小說

《最終災禍少女組合Ⅱ》5、屬於自己的王道(上)

無胥 | 2021-03-08 14:15:11 | 巴幣 4 | 人氣 59

連載中最終災禍少女組合
資料夾簡介
為了取得「世界盡頭的財寶」, 夏法洛與同伴踏上了旅途。 然而同伴們卻不斷引發災難, 成為所有冒險者心中的噩夢。




  ------

  「魔法師!」

  我們還未開口說話,對方便馬上舉起手來大喊。

  只見大殿當中各處竄出魔法的光芒,原來早已埋伏著重兵。

  「拉芙!」

  「啊?」

  儘管被無數的攻擊魔法所夾擊,她仍瞇著眼睛露出些許不耐煩的表情,似乎這一波攻擊還沒有幾個星期前被大量魔法卷軸伏擊那次來得讓她有反應,不必用上像靈視那種耗費體力的技術。

  也是,魔法卷軸是事先將咒文刻印在紙張上,才能夠以無詠唱的方式使出強大無比的魔法。實際上像他們現在這樣突然發難,多半用的都是威力較小的速攻魔法,採取的是積少成多、大範圍打擊的效果。

  不過就算她懶得動手,這種注定會波及到她的攻擊,她也不可能完全不回應的。果然馬上就看到她拿起魔杖,隨手便往地上點了兩下,倒像是叫人多瞄準點的態度。

  在她魔杖敲擊的位置,冒出了類似水波紋、呈圓球狀迅速向外擴散的魔法力量。那股力量雖然看起來平淡無奇,但襲擊而來的攻擊魔法在碰到水波紋的瞬間全被逐漸被擊散、被吞噬,成為水波的一部分,使得波紋愈來愈深、逐漸化為浪潮──重新向那些施法者席捲而去。

  轟咚──!

  嗚哇──!唉唷──!

  沉重的悶響伴隨著哀號聲自四處傳來,只見大半躲藏在角落的魔法師全都撞上了背後的牆面,摔倒在地。

  不過其中也是有不少還能針對拉芙的反擊進行防禦的人,他們開始念念有詞地揮舞手中各式各樣的魔法具,準備進行下一波攻擊。

  前一波無詠唱的速攻魔法既然無法奏效,他們自然各自使出了看家本領來進行攻擊。反正就算詠唱到一半就被打斷,只要其中有人能成功將魔法施放出來就算是贏了一半──這也是魔法師的團體戰法之一。

  「莉依布!」

  雖然拉芙只要用魔杖遠遠指到誰,誰就會像剛才一樣被平淡無奇的波紋擊倒,但顯然面對需要詠唱的魔法,就沒辦法像剛才一樣瞬間擺平。於是我只能將戰局交給莉依布來處理。

  儘管一度被漫天的魔法阻擋,但她早已蓄勢待發,在我還沒喊出她的名字之前就已經奔了出去,在寬廣的大殿中穿梭,將躲藏在暗處的魔法師一個又一個送回了重生井。

  兩名災禍少女眼看就要擺平埋伏的魔法師大軍,但一名站在華服青年們背後的人卻向前踏了一步,揮手高喊:

  「就是現在!放!」

  說時遲那時怪,大殿的左右牆壁掀開了數道暗門,一條條粗壯的黑影從中竄出,像是靈蛇般襲向莉依布。

  她不會輕易被這樣的機關擊倒,這時也是揮著手中的劍斬向黑影。

  然而那些黑影卻在撞擊的瞬間發出「誆!」的巨響,竟沒被莉依布那甚至能斬斷整座城堡的攻擊斬落,而只是稍稍彈開,落在她的腳邊,甚至還影響了她的身體動作,使得其他沒被擋住的黑影纏向她的身子。

  莉依布就這麼被吊掛在半空中,動彈不得。

  「縛龍鎖!?」

  公主的驚呼讓我從驚愕中回過神。

  對方既然安排了連續機關,想必接下來也還有會有其他招──果不其然,正當我快步走向公主與拉芙的身旁時,頭頂上的天花板也開了幾個小洞。

  這時落下的就不是黑影了,而是熊熊燃燒的火球。

  拉芙雖高舉魔杖掃過頭頂的火球,但那些火球不是魔法產物,因此波紋便直接穿了過去。於是我立刻高舉雙手,迅速凝聚魔力。

  「嘿!」

  兩道冰牆旋即出現,化作盾牌承接住了火球,但在那團火球當中似乎有什麼液體存在,火焰落在冰上仍未被融出的水分熄滅,反而爆出了更大範圍的火焰與濃煙。

  ──是燃油!

  平時見到的多半是魔法製造的火焰或者炭火,我倒是沒料到對方或出這樣的陰招。因為油水不容,被蒸發的水氣反而會進一步讓油氣擴散。

  完全是中了陷阱。

  「殿下!請幫我抑制煙霧跟空氣流動!」

  眼見冰牆即將要被融穿,在我身旁的公主立刻接力使出了魔法──劇烈的狂風忽地颳起,由外而內包覆了烈火與濃煙之後猛烈的向內擠壓、封鎖,同一時間我也趕緊製造出大而薄的冰殼,在颳起的風成為火焰的養分之前將氣流與火焰全部包覆在內。

  只見火焰猛烈的閃爍,我也不停將冰殼向外疊加,以免火焰破殼而出,而劇烈的火焰也瞬間將冰殼內殘存的氣體燒盡而熄滅。

  但等到我們將陷阱解決之時,身旁已經被不知道從哪邊竄出來的士兵包圍了──這些士兵與剛才遇到的城堡侍衛不同,盔甲上描繪的並非明確且單一的皇家徽記,反倒與保護了公主的貴族私兵一樣,是國徽加上族徽的圖樣。

  不僅僅是我跟公主,就連拉芙的面前都架著兩把劍,讓她嚇得直發抖,連防身的魔法都突然不會用了。

  「呵呵……」

  那名從華服少年背後走出的男子忍不住笑了。

  我定睛一看,那人倒有點眼熟,原來竟是昨日在鬥獸場裡面指示要放出幼龍的那個貴族。公主低頭「嘖」了一聲,推開士兵向前走了兩步。

  「這不是威森子爵嗎?你將私兵帶入王宮之中,難不成想造反了嗎?」

  「哎呀呀!」被稱為威森子爵的男子啞然失笑,「這話輪得到您來說嗎?公主殿下,您今日可是帶著華德伯爵的私兵攻打王城呢。」

  「你──」

  公主一時之間回不了嘴,只能憤恨的瞪著對方,而士兵們見自己的主子佔了優勢,也不顧對方公主的身分,用長槍將她推回了原先的位置。

  雖然莉依布中了似乎是用來對付龍的大型陷阱,而拉芙又因為近在眼前的威脅而沒辦法靜下心來反擊,但我身上的魔法卷軸仍足以自保,只不過暫時先觀察狀況罷了。

  這個時候,自以為穩操勝券的威森子爵,一臉興奮地從身旁的士兵手上接過了一柄華貴但顯然只是裝飾品的長劍,笑吟吟的走向了公主。

  「公主殿下,現在認輸還來得及,我可不想要多沾染血腥。」

  「哼!說得真好聽。」

  公主忍不住頂了回去,但威森卻輕佻的用長劍抵住了公主身上武者服的衣帶,讓公主也忍不住輕輕的倒抽了口氣。

  不過由威森子爵這種開設鬥獸場的人來說這些話的確十分滑稽,我差點也笑了出來。

  「殿下,不如這樣……您也到了適婚年齡,不如我把正妻的位置空出來給您,我們一起來為兩位王子殿下們的國家賣力如何?」

  「你以為我──瑟蕾‧蘭‧奧茲薩格‧科羅邁,堂堂一國公主,豈是輕易受人威脅就會就範的嗎?威森子爵,你也太瞧不起人了點。」

  「哼!」

  威森子爵被公主殿下這麼一激,手中長劍一挑,將公主殿下的衣帶割斷,使外衫失去了固定與支撐,頓時敞開,露出內襯衣物與一大片的肌膚。

  但這反而激起公主不服輸的心,強忍著羞恥感站挺了身子,不讓子爵意欲讓她在眾人面前出醜的企圖得逞。

  「我身為王國公主,沒有見不得人的東西──我以自身的血與肉為傲,豈是你能輕易詆毀、輕視的?」

  公主這番話講得凜然激昂,倒是讓我十分佩服。

  眼看再這麼僵持下去威森子爵又不曉得會做出什麼事情,我害怕他一個腦充血,真的打算做出讓公主當眾受辱的事情,只好趕緊摸向背後的卷軸……

  不過,一道威嚴肅穆的聲音卻從後頭的長廊傳來:

  「威森子爵,殿堂之上,是誰准許你將武器指向王族成員的?」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昨日曾見過的那名騎士團首領。

  他穿著與昨天相同的一套重裝甲,在三名騎士團員的簇擁之下快步走入大殿之中,並且來到公主的面前,不客氣地伸手直接將威森子爵推開。而他手下的騎士團員也粗暴地將私兵驅趕,絲毫不在意私兵人多勢眾。

  「瓦坎將軍!」

  公主看起來有些驚喜,似乎沒想到昨天還在奉命追殺自己的將軍這時竟然已經轉變了態度──但顯然公主開心得太早了。

  瓦坎將軍徒手撕下了一截披風交給公主,不過隨即便與騎士團員們分站前後左右將公主圍住,讓公主的笑容頓時凝結。

  「貴族插手王族事務屬重罪,依王國律法,王族事務該由王權擁有者或其指定之王族成員指揮騎士團進行處置──公主殿下,您一而再的做出對自己不利的行為是沒有好處的,還請您立即配合騎士團的調查。」

  若說對手只有私兵與威森子爵,我手上的魔法卷軸也許還能控制場面,但現在多了這個幾乎可以看做是另一個莉依布的將軍,我顯然是無計可施了。

創作回應

八千子
N年沒更新耶
2021-03-08 14:19:49
無胥
n沒有>2就好啦......(X 之前狀況不太好,最近有空要開始補這邊了
2021-03-08 14:21:51
Hikari Yun
哇更新了
2021-03-08 14:31:22
無胥
謝謝YUN的殘念道具研究所,助我三分鐘神速上架文章免排版
2021-03-08 14:35:21
Hikari Yun
你自己現在也寫得出來了吧
2021-03-08 15:08:05
無胥
寫得出來,但有現成的就不用自己再多做了XDDDDDDDDD
2021-03-08 16:41: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