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12): 沒有壞人,也沒有好人

冰鳩 | 2021-01-11 19:13:20 | 巴幣 48 | 人氣 194


前一個時間點:


寒冷的早晨,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會趕快起床,將柴薪與燃料重新添加進要燒完的爐火中,婦女們開始在火邊做飯,由此開始,大家各自進行一整天的忙碌工作,但是這戶人家中的壁爐並沒有生起火。
 
緩慢有節奏的敲門聲從一樓的大門外傳來,家中的男主人從佈置奢華的房間內開門走出來,下樓的動作之中有些遲疑。
 
是誰一大早在敲他的門?帶著疑惑的心情他碰觸了大門的把手。
 
瞬間,墨色的玄妙文字環繞刻印於門上,刻印彷彿是被蟲蟻蛀蝕般漸漸擴大,一路延伸到他的手上,宛如遭到電擊,他立刻將門把甩開後退,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名短髮騎士破門而入,綠色的劍光直指他的心臟,男人在千鈞一髮之際用手甩出他身旁的花瓶阻擋攻擊,縱身躍上樓梯,表情猙獰又帶著點吃驚。
 
他被發現了,怎麼可能?是誰上報冥神殿那些雜碎的。
 
他的眼睛已經變成石灰般的灰白色,抓握樓梯扶手的手指,指甲深深的陷進扶手內部,他緊盯著騎士的一舉移動,靈魂之火在心臟的位置不斷顫動。
 
「果然已經是高階不死生物了」這時從他身後傳來幽幽的男人聲調,傑佩托宛如鬼魅般出現在男人身後,一巴掌按在他的後背,距離靈魂之火的位置不到一指寬的距離。
 
冥力透過靈魂之火衝向意識,一股巨力撞擊他的神智,食屍鬼的精神一陣震盪,他大驚,立刻認識到這是冥神殿祭司的「死靈操縱術」,回身往後一爪,爪子卻被一道黏膩的白影擋住,手就這樣莫名的懸在空中,白影漸漸從虛空中浮出水面,張開數十隻不同顏色的眼睛,彎起眉眼,惡劣的譏笑著。
 
是高階惡靈,這個黑暗祭司操縱著高階惡靈。
 
對方也擁有高階惡靈對他不利,眼看攻擊失敗,食屍鬼立刻想要逃跑,腳突然傳來一陣空虛感,剛剛的騎士並沒有中斷攻擊,綠色劍光已經劍斬斷他的小腿。
 
眼前的騎士以螢綠色的眼眸瞪視自己,眼底沒有絲毫的情緒,長劍的劍尖抵他的胸口上,只要再刺入幾公分就剛好位於靈魂之火中央,沒有誤差分毫。
 
「怨氣如此之重,連附近的黑暗元素都在躁動了,殺完人還想跑啊,嘖嘖」傑佩托邪魅一笑,另外空出的那隻手往虛空一握,手指收攏於掌心,還在掙扎的食屍鬼意識立刻感受到無形的擠壓。
 
「好了,我看你也沒那麼聰明,那麼是誰在指使你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嘶…」
 
「還是先把你從頭到腳慢慢切碎,到時候再用『搜魂術』問問你的靈魂也是可以的喔,畢竟對待你這種殺人鬼我可沒多少耐心」傑佩托黃色的眼眸閃動著殺意,身旁由他所控制的惡靈,六隻扁平的白色手掌也興奮的扭動起來。
 
「我不相信食屍鬼這物種的智商會有多高,能在沒有靠山情況下在奧羅拉四處狩獵,拐走小孩,還能獲得這些村民的信任」
 
食屍鬼嗤嗤一笑:「你們到現在還不明白嗎?比起信任你們,那些村民更信任我這個奪走他們孩子的不死生物,根本沒人會相信你們,因為你們只是一群冥神殿養的狗」
 
傑佩托抬腳將食屍鬼踹到一樓地板上。
 
「我勸你嘴巴最好放乾淨點,會少吃點苦頭」傑佩托一腳踩住他的後背,低頭用有些恐怖的神情對他說:「我們是來為冥神殿執行公務的人,至於那些村民信不信任我們,我根本不在乎」
 
「啊哈哈哈哈,看來你們這些冥神殿的狗也蠢得可以」對於食屍鬼都被踩在地上了依然很有底氣,傑佩托像是想到什麼,朝後方的二樓陰影處看去。
 
他在拖延我們,爭取時間聚集惡靈。
 
「啊啊啊啊啊嗚—」數十隻形貌不一的惡靈從二樓走廊上浮現而出。
 
「奧伊特」
 
奧伊特化為黑色虛影踩在樓梯扶手躍上二樓,接著他的身體像失去重力般在牆上疾走,無數擋在他前方的惡靈爪牙被輾成碎屑,一時間惡靈的血肉橫飛,食屍鬼的得意神情在他看見奧伊特輕而一舉的洞穿巨型惡靈的靈魂之火後,終於完全崩塌。
 
這兩個傢伙強得跟鬼一樣!根本不普通時候冥神殿會派出的黑暗祭司。他在大墓地周圍花了數十天辛苦製造出的中高階惡靈們根本不堪一擊。
 
食屍鬼這時才發現自己踢到鐵板了,這兩個冥神殿的傢伙絕對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會死!
 
「這跟說好不一樣,請救…救救我啊…洛」
 
食屍鬼還沒說完接下來的關鍵話語,突然開始抽搐起來,張開嘴巴從口中吐出大灘黑色液體,液體像是具有生命似的朝傑佩托發動攻擊,保護傑佩托的惡靈立刻用手抵擋讓傑佩托能安全退開。
 
惡靈的手卻被黑色液體給染黑漸漸腐蝕成碎塊,惡靈甩甩手,眼珠子充滿嫌棄,自己將沾到液體的兩條手臂截斷,才沒讓黑色液體繼續蔓延到它的身上,黑色液體似乎沒有繼續攻擊的意思,包裹住食屍鬼全身,被黑色液體包住的食屍鬼慢慢縮小,最後成為一攤黑水。
 
「嘖,為了不透漏身分,在手下體內刻印自殺的保密機制嗎?真夠噁心」
 

「傑佩托,我這邊結束了,有問出什麼嗎?」奧伊特全身都是惡靈噴出的各色液體,頭上還頂著一隻章魚狀的觸手走下樓。
 
「食屍鬼後頭的主使者讓他自爆了,沒問到什麼有用的內容,不過我大概心裡有底」傑佩托抬手將奧伊特頭頂上的觸手用手指尖夾起來,扔到樓梯邊。
 
洛…,只有那個神明惟恐天下不亂,仇視聖神與冥神,想要看到全世界瘋狂。
 
「是邪神洛基」
 
「洛基不是被巴爾德爾打成碎塊了嗎?」奧伊特還記得追魂祭司曾經跟他們說的故事。
 
洛基當年陷害霍爾德爾大人,害得舊世代神族毀滅,結果他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在諸神大戰之中生還。
 
洛基在人間逃竄時,被盛怒的光明神巴爾德爾追殺七天七夜。不管變化成海裡陸上的動物或無生命的石頭樹木都被巴爾德爾一一識破,把他揪了出來,最後洛基的神體被巴爾德爾打成碎塊,靈魂碎成無數小塊落入人間。
 
「洛基的靈魂碎塊還活躍著,儘管已經分散在大陸上,但是都在想辦法要重新聚攏起來,雖然我們冥神殿封印了大部分,可是還有不少的碎塊躲在暗處,現在我們遇到的大約是其中之一」
 
奧伊特嘆了口氣:「情況好像更麻煩了,我本來來以為這只是個簡單的任務的說」
 
「至少這座村子裡的人短時間內不會再受害了,十一天前拐走的小孩有六人,食屍鬼的胃口沒大到能一天吃一個,我們在房子裡找找或許能發現倖存者」
 
奧伊特和傑佩托在房子中搜索,終於在一間空臥房的地毯下發現暗門,將門打開後是一個木製梯子,臥房下有一個狹小的地下空間,空間裡頭有兩個害怕的孩子,被救出的孩子們不相信自己已經獲救,小身板仍不斷顫抖,全身髒兮兮的。
 
「還有其他人嗎?」怕孩子們受到更多驚嚇,奧伊特輕聲細語的問。
 
其中一個孩子害怕得低下頭,另一個女孩看向漆黑的牆角,此刻,奧伊特多麼討厭起自己出色的夜視能力,牆角邊赫然是一整堆分不清誰是誰的白骨,數量多達十三人,看頭骨大小,多半都是小子。
 
他摀住嘴巴,偏過頭去,幫孩子們從梯子爬上去。
 
從地下空間出來後,奧伊特關起暗門,一拳捶到旁邊的牆上,牆壁呈現蜘蛛網狀的裂痕彷彿是代表他心中的愧疚感。看到奧伊特哀傷的神色,坐在辦公椅上的傑佩托暗自嘆了口氣。
 
奧伊特身為不死生物依然太過善良,其他不死生物可是怨恨人類、憎恨這個世界,冷血冷到骨子裡的殺人機器,他老早必須適應這種場面,不然在跟不死生物們對決的時候只會落入下風。
 
而他自己也是。
 
「令人作噁到想吐?我也很討厭這種時候,明天通知冥神殿的祭司來這邊為這些孩子好好埋葬吧,別讓他們再帶著怨氣成為不死生物了」

奧伊特抬頭看向傑佩托,綠色的眼眸充斥著錯愕與無助,傑佩托壓下心裏想去安慰奧伊特的衝動,起身帶著兩個孩子先去浴室梳洗。
 
傑佩托明白,如果他忍不住去安慰奧伊特,那麼他們就無法成長。
 
 
天空又開始降下鵝絨般的細雪。
 
傑佩托與奧伊特帶著兩個孩子從鄰村仕紳的宅邸徒步走回他們的村莊,兩個孩子被罩上保暖的皮草,讓奧伊特一手牽一個,因為仕紳衣櫃的皮草大衣尺寸過大,奧伊特只好揮劍裁掉兩邊的袖子和下擺,才勉強讓孩子們能穿著走路。
 
村民大概都不知道過去對他們彬彬有禮的鄰村的仕紳先生早就被食屍鬼給吃了,他的皮被扒下來讓食屍鬼偽裝成他的模樣,骨骸被棄置在家中後院的草叢裡。
 
「別握的那麼用力嘛,走快一點,我不會丟下你們跑掉的」奧伊特感受到兩個孩子手的拉扯,偏偏孩子們步伐跨度小又走的很慢,變成像是自己在拖著他們似的,只好無奈的說。
 
「哥哥,我們真的能見到爸爸媽媽嗎?」小女孩怯生生地開口。
 
「我好想爸爸媽媽」
 
「真的,不騙你們,你看前面就是你們的村子了」
 
兩個孩子也看到前方熟悉的村莊,紛紛加快腳步,四人卻在進入村莊前的路口停了下來,因為路口前方是一群拿著火把的憤怒村民,每人都拿著農具和刀當作武器,用殺人兇手的目光瞪著冥神殿來的兩人。
 
怎麼回事?
 
奧伊特有些不明白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傑佩托倒是想到什麼皺起眉頭,讓奧伊特放開孩子們的手,手剛被放開時孩子們還有點弄不清狀況,直到看到人群中自己的父母親才開心地跑回去。
 
父母親看見失蹤的孩子們立刻將他們護在身後,但是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傑佩托望向人群中央長著白鬍子的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村長,我們是冥神殿派來除掉不死生物的使者,剛才除掉了在村莊附近肆虐的食屍鬼,將兩名幼童營救出來,請問你帶著這麼多人,難道是想找我們興師問罪嗎?」
 
「傑佩托…」奧伊特想說句話被傑佩托制止。
 
「怪就怪在你們是冥神殿的人吧」老者說完這句富有深意的話後,轉身對村民說:「這兩個人就是指使不死生物綁走你們孩子的死靈法師」
 
「村子裡還有個小男孩看到你們企圖想收買村中的孩子,為自己打聽村莊的情報」
 
聽到村長的話後眾人向失去理智般開始對兩人叫囂,有大點的孩子撿起石頭往奧伊特的身上丟。
 
「等等,這其中有誤會,是我們把孩子救回來的…」奧伊特話都沒說完,一顆石頭砸在他的腦門上。
 
「死靈法師滾出去!」
 
「不死生物滾出去!」
 
彷彿將一顆石頭投入湖中帶起的漣漪,激憤的村民們開始有樣學樣撿起石頭,大大小小的石頭朝奧伊特飛襲而來,錯愕的他來不及閃避就被傑佩托護在身後,傑佩托不顧自身被石頭攻擊,冷冷地看著那些村民,開口質問。
 
「菲雪呢?」
 
村長像是想起什麼,用令人不快的語氣說:「她被處死了,昨天我們將她帶到教堂,聖神教庭來的祭司宣判她跟死靈法師勾結,沒想到她年紀小小就跟死靈法師勾結,真是太令她的父母失望了」
 
村長有意無意地看向後方的商道,商道邊的路樹上,一個嬌小的身影在樹下隨風搖曳,冷風拂過她的面容,帶走了點眉毛上的細霜,她還穿著那件新買的白色絨毛衣,但這件衣服已經被在地上拖行的痕跡弄得坑坑疤疤的,不再保暖。
 
菲雪的父母所在的人群,菲雪的父母站在人群中,兩人抱在一塊,神色哀傷,但表情冰冷如霜,完全沒為自己的女兒留下半滴眼淚。
 
沒錯,沒必要為叛徒流眼淚。
 
「你們居然為了維持貴族仕紳的名譽,處死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就為了把救你們的人當作兇手,好推卸責任?」
 
「噗」
 
「哈哈哈哈哈,你們這些人類,簡直太讓人噁心了」
 
傑佩托的心中充斥著作噁的感覺,比他看到食屍鬼吃剩的殘骸更加令人作噁,這些人簡直是腐爛到了極點。
 
為了他們心中的正義,連做為人類的基本道德都不顧了嗎?
 
那個女孩只是個還不到十來歲的孩子,她的人生就這樣被扼殺在了一群只想討好貴族,息事寧人的村民上。
 
怎不叫人感到噁心?


「夠了,住手」

上方天空出現少年特有的聲線。隨之而來的是猛烈的強風,將沒站穩的村民吹得東倒西歪。
 
追魂騎士―迅火拍動老鷹般的翅膀降落在兩方中間。
 
「冥神大人有令,因為賽納區居民的品德問題,今後冥神殿再也不會幫助奧羅拉王國賽納區周邊的村莊除掉任何一隻不死生物,你們就去向聖神教庭苦苦哀求吧,看看他們會不會有那麼多時間跟不死生物玩捉迷藏」迅火把公布命令的狀紙砸在村長臉上。
 
村民們依舊滿臉憤慨高喊「不需要冥神殿的幫忙」,但是村長的臉色已經變鐵青。
 
他明白命令的嚴重性,聖神教庭一向是以貴族為優先幫助對象,對於他們這類邊境城鎮根本不會給多少資源,每個城鎮設立一座教堂讓初階祭司來看管,花點錢治療小傷小病,就已經是聖神最大的慈悲了,更別提要他們狩獵不死生物。
 
森魔納大墓地邊境可是最容易出現不死生物的地方,更何況現在是不死生物橫行的「災厄年」,教廷根本沒多少人力能派來這裡幫助他們。
 
冥神殿不再馳援,簡直就是放著他們等死。
 
噗通一聲,村長跪倒在地上,手抓著胸口,差點喘不過氣來
 
等他終於反應過來開始想跟冥神殿的使者求饒時,他們已經利用傳送魔法陣回去了,只留下那張決絕的命令狀隨風搖曳。
 

拉達斯曼斯城,冥神殿主殿。
 
剛回來的兩人靜靜地跟在迅火身後,奧伊特跟傑佩托的心裡憋了很多話和疑問,但是出於尊重兩人都沒有開口,最後還是奧伊特忍不住問前方最資深的那名冥神騎士。
 
「迅火大人…」
 
迅火早料到他們會問,轉身開始解釋:
 
「好啦好啦,我明白你們心裡有一堆話想問,總而言之,就是我看你們去奧羅拉邊境那麼久還沒回來,我就偷偷跟過去找你們,然後我很不爽那些村民的行為,所以就跟霍爾德爾大人打小報告瞜」
 
「就…」那麼簡單?
 
顯然這種話別說是傑佩托,就連奧伊特也不會相信。
 
「你們也知道霍爾德爾大人是最討厭看到我們被欺負的,偶爾像這樣任性一下也不錯,不是嗎?」迅火飛在空中,手肘搭在兩人的肩膀上。
 
「你們是冥神殿的使者,而沒有一個人能在我面前動冥神殿的使者,之後還能好好走在路上的」迅火的表情一度猙獰起來。
 
火哥好可怕…。
 
雖然很讓人安心,但還是很可怕。
 
兩位『天魂』在心中默念。
 
「好了,現在快點去向BOSS報告吧」迅火落到地面上催促兩人往圖書館前進,門關上後的那瞬間,迅火少年的臉孔變得有些深沉。
 
 
 
「看來…是遲早的」
 
 
 
【待續】
 



最近畫的小屋新年兼聖誕節賀圖,祝各位2021新年快樂



補充碎碎念:
奧羅拉王國的人有個很奇怪的問題,就是他們把貴族跟自己的面子看得比誰都重要,因為從建國開始的貴族制度和宣揚貴族是高人一等的國民,王族則是被聖神所認可的神之子民,變成說他們拉不下臉來承認自己的貴族會吃小孩,敵國的人才是好人

只要被有權有勢的人一煽動,就會群情激憤地罵那些原本要幫忙的人,就因為不同國籍

村長他其實是想透過這種方式來鞏固權勢,順便為人口消失問題給其他貴族一個合情合理的交代,不然他很難去跟領主報告居然是食屍鬼披著當地仕紳的皮在吃人,因為這絕對不會是貴族喜歡聽到的答案,還不如推給冥神殿跟赫卡爾王國更令人信服


之後的時間點: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好好地幫忙卻被視為敵人QQ
這些可惡的村民等遇上不死生物肆虐之後恐怕連後悔都來不及了
2021-01-11 21:32:18
冰鳩
奧羅拉有個很奇怪的問題,就是他們把貴族跟自己的面子看得比誰都重要,變成說他們拉不下臉來承認自己的貴族會吃小孩,敵國的人才是好人
2021-01-11 22:42:04
冰鳩
只要被有權有勢的人一煽動就會群情激憤地罵那些原本要幫忙的人,就因為不同國籍
2021-01-11 22:43:10
冰鳩
村長他其實是想透過這種方式來鞏固權勢,順便為人口消失問題給其他貴族一個合情合理的交代,不然他很難去跟領主報告居然是食屍鬼披著當地仕紳的皮在吃人
2021-01-11 22:46:44
冰鳩
這絕對不會是貴族喜歡聽到的答案
2021-01-11 22:47:36
那隻哈士奇 ≧ω≦
先幫村民QQ
2021-01-11 21:42:57
冰鳩
村民老實說不值得同情,他們可以不出聲聲援,但不能使用暴力攻擊對方
2021-01-11 22:43:58
御安鴨鴨
我需要吃胃藥一下QQ
2021-01-11 23:21:23
貴族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不奇怪...但真正的面子不是謊言和扭曲...而是勇於承認錯誤和負責...
至於村長和村子......呵呵...既然那麼討厭...那就斷絕關係好了...
2021-01-11 23:28:56
冰鳩
其實這是一種人性的問題 心理學有種心理狀態叫做 代理人狀態 通常是有權威的人讓下級做事時 下即會進入那種狀態 不管做什麼都會覺得自己做的很合理 因為是高層要我做的
2021-01-11 23:40:19
冰鳩
心理學家研究過當年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時 那些士兵也很多具有類似症狀 就是進入這種狀態無法或不想擺脫
2021-01-11 23:41:09
冰鳩
所以即使是錯的 即使殺人 他們還是會因為村長是"權威人士"而照做 而且他們貴族高人一等的觀念已經深入骨髓 要他們改變可能還會被他們認為是刻意煽動自己反抗貴族
2021-01-11 23:42:42
說句有政治意味的...不覺得這份解釋和大陸很貼切嗎...b
2021-01-12 00:00:48
冰鳩
我們小說就是不談真實政治才放得開押0w0
2021-01-12 00:15: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