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三千流連載】戰爭精靈 第一章 光母真祖的信徒 第五節

愛天使亞夜 | 2020-12-28 19:00:02 | 巴幣 114 | 人氣 123

連載中戰爭精靈
資料夾簡介
戰爭精靈是改寫人類戰爭歷史的強大存在,誰能掌握更多的戰爭精靈,誰的威懾力就越強。因此,戰爭精靈就成了各個組織間角逐的對象。

戰爭精靈 第一章 光母真祖的信徒 第五節
Feino ~The War Machine~ Episode 1 The Acolyte of Patrindiino Part.5

 由於戰鬥拖慢了行軍速度,抵達目的地時已經天黑了。然而眼前的景象已與之前拉皮羅的印象截然不同,儘管建築物都還在,但都只剩下崩毀的殘骸廢墟。

 眾人保持警戒緩慢進村,仔細確保廢墟裏沒有潛在威脅。然而村裡完全不像是有住人的樣子。

 「摧毀老夫防衛線的傢伙就是你們嗎?」

 從一座半毀的建築物中,走出了一個人影。當他走到月光之下後,呈現出了老態龍鍾的樣子。

 「赫羅老師!」

 拉皮羅一眼就認出了他。儘管已數年不見,但還是能認得出來。

 「哎呀呀,這不是拉皮羅嗎?今天帶學生來遠足呀?」

 看到拉皮羅後,赫羅說道。

 「這個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嗎?」

 亞迪問道。

 「拉皮羅大人都這麼稱呼了,錯不了吧!」

 路嘉回應道。

 「唷?年輕人找我有什麼事?」

 赫羅聽到了亞迪跟路嘉的對話,於是插嘴問道。

 「老師,是這樣的。」

 拉皮羅將王子的委託告訴了赫羅。

 「原來如此,庫拉札那小子,好幾年不聞不問,一出事就要找我?回去吧,除非那小子親自過來,不然免談。」

 然而赫羅不給王子面子,不僅直呼王子名號,還直接拒絕邀請。

 「老師,這件事影響重大。千翠現在正遭到諾達軍的侵略,王子殿下為這件事焦頭爛額的同時,北方的貴族們卻不願出兵助戰,現在第七騎士團被釘在佩西科市動不了,雖然派遣了第一騎士團北上支援,但這也使得千翠的防守出現漏洞。」

 「千翠的事情與我何干?我已經退休了,自從先王駕崩之後,我與千翠就沒有任何瓜葛了。再說,我還沒跟你們算手下的帳呢!你可知道我布置那些幽靈劍士花了多少心血嗎?」

 「原來襲擊我們的幽靈劍士是老師召喚的?」

 「怎麼?礙著你們啦?要不是你們開槍吸引他們注意,怎麼會被襲擊呢?明明是你們自找的,我還沒找你們算帳已經很客氣囉!」

 赫羅轉過頭去,揮揮手試圖打發拉皮羅等人。

 「嘿,這老頭可真夠頑固的。」

 提格羅發難道。

 「結果我們大老遠走到這來,卻只能無功而返嗎?」

  雅克拉也說。

 「行啦,這件事就算了,反正這鳥不生蛋的地方諾達軍大概也看不上眼的啦,你們趕緊回去,別打擾我做研究了。」

 赫羅說著,然後往建築物走去。

 「快走啊。」

 他站在門邊,見眾人沒有行動,又催促了一次。

 「赫羅老師,在下領著王子的命令,一定要帶您回去。如果老師不答應,那在下不走。」

 拉皮羅說。

 「哼,隨便你。」

 「唉,老爸,你會擔心就說唄,何必這麼拐彎抹角?」

 此時門後走出一名女子說道。女子亭亭玉立,留著跟赫羅一樣顏色的長髮,卻跟赫羅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但又有幾分神似。

 「請問這位女士,您是?」

 拉皮羅問道。

 「初次見面,我是前國師赫羅的女兒,名叫巧克拉蒂。老爸他只是不滿布波搶了他的位置而已,其實他還是很關心王子殿下的。」

 自稱赫羅之女的她回應拉皮羅道。

 「少多嘴,只派個退休騎士跟一群學生過來而不親臨的,稱不上好國君哪。」

 「人家王子殿下日理萬機,還要看布波的臉色,好不容易殿下就要登基了,偏偏諾達軍這時跑來攪局,這時還派使者過來就表示真的情況相當緊急了吧!阿對了,各位也別站在外面吹冷風啊,進來寒舍坐坐。」

 「巧克拉蒂!」

 「老爸你就別賭氣了。各位進屋吧,招待不週還請見諒。」



 從地表上看確實是廢棄建築。然而進屋後往地下走去,卻是一個整齊乾淨的地下空間。空間之大,跟一個客棧有得比。

 赫羅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只留下巧克拉蒂來招待眾人。

 「寒舍沒什麼好招待的,這些剛燒好的金魚燒,大家就趁熱吃吧。」

 巧克拉蒂端進貴賓室的,是一整盤烤得金黃色金魚燒,而且是巧克力口味的。

 「哇!是金魚燒!」

 「我不客氣了!」

 還沒等巧克拉蒂端上桌,包括安在內的精靈們紛紛上前先搶了一份,

 「金魚燒小隊吃金魚燒,光想就覺得有趣。」

 蕾歐娜說。

 「妳不要嗎?」

 潘緹拉多拿了一個在蕾歐娜面前晃著。

 「要要要!當然要了!哪能讓妳多搶一個啊!」

 蕾歐娜連忙搶下潘緹拉手上的另一個金魚燒。

 「精靈們也就算了,蕾歐娜女士請注意禮節。」

 拉皮羅說。

 「……好啦!」

 蕾歐娜小孩子氣地說道。

 「我想各位會出現在這,也是希望老爸能再次出馬,只可惜,老爸他不是不願意協助千翠,而是真的有重要研究而離不開。老爸他暫停研究出門迎接各位已經是他能拿出的最大誠意了,雖然他老人家就是不老實。」

 巧克拉蒂將剩下的金魚燒拿到桌子中央,一一發給座位上的神射手們。

 「巧克拉蒂女士說的有理,我們沒有事前預約就擅自拜訪確實是多有冒犯。然而在下有任務在身,實在是……」

 「我理解,所以老爸要我代理他出面。」

 「抱歉女士,然而……」

 「請別小看我了,騎士閣下請儘管放心吧,雖然沒有老爸那麼在行,但謀略這檔事我還算有自信。再說,如果只是要擊退諾達軍的話其實根本不是問題,帕查城南面一開始就沒有防禦工事,以千翠現在的兵力而言要強行突破根本不困難,只是殿下個性比較保守,因此北方貴族們不配合的話殿下暫時不敢行動罷了。」

 巧克拉蒂直接點破了題。

 「而且站在貴族的角度想就好,千翠從開戰至今始終捏著第一騎士團不放,直到最近才開始北上支援,這是為什麼呢?道理很簡單,殿下在第一時間不願意將第一騎士團送上戰場的原因,單純就是因為他們是負責保衛千翠的部隊。然而,要求貴族們出兵不是一樣的嗎?對千翠而言,貴族軍或許只是千翠軍中的一部份,但對貴族而言,那可是他們用來保護領地的守備部隊,萬一在戰鬥中折損掉了,肯定會影響到自己的領地維安。」

 「這點我不認同。貴族們的權力是千翠賦予的,貴族們自然有義務守護千翠的安全。如今國難當頭卻依然擁兵自重這種自私的做法,實在不配成為千翠的貴族。萬一千翠淪陷,那他們的領地自然也會跟著淪陷,那結果還是一樣的。跟那群只懂享受權力的腐敗貴族相比,這一群挺身而出的平民才是真正的忠臣。」

 拉皮羅否定了巧克拉蒂的論點。

 「騎士閣下,恕我冒犯。但是,千翠王國能夠千年不倒,並不是因為國王,而是因為百姓們。歷代國王的政策固然對於千翠的發展有著很大的影響,一直以來的先賢聖君們當然也功不可沒,但請閣下別忘記,中央的所有政策都需要錢,這些可都是民脂民膏,如果捨棄了百姓,那麼根本也不用什麼侵略戰爭,千翠一夕之間就會分崩離析了。」

 「千翠軍保護著國民的安全,制定了公平的法律以保護國民的權益,那麼繳稅就是理所當然的義務。如果千翠軍在此敗陣下來的話,那麼各區的百姓一樣會完蛋,有什麼差別嗎?」

 「當然有。也許住在千翠的居民是如此,但對於居住在千翠以外的村民們,就算千翠被諾達征服,也只是換個國王罷了,換個管理自己的人罷了,換個繳稅對象罷了,這才是真實的情況。請閣下別忘記,諾達聯邦原本也是分散各地的少數民族,他們只是走上了千翠的老路,團結起來組成聯邦罷了。諾達可以統一整個北方的所有民族,那麼要統一千翠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然而只有千翠城的市民是被千翠騎士團保護者的,其他貴族領地裡的居民靠的都是貴族軍而不是騎士團,所以就算他們投靠諾達,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然而北方貴族們並沒有這麼做。如果真要倒戈早就投降了不是嗎?」

 「那是因為千翠還在持續抵抗著諾達軍。貴族如果此時表態了,萬一諾達戰敗的話,他們的下場閣下應該也很清楚吧?所以他們當然不可能現在就倒戈。」

 巧克拉蒂的氣勢完全凌駕了拉皮羅,完全不像是個晚輩該有的姿態。

 「閣下是個忠臣,千翠能有這樣的騎士真的是幸運中的幸運。然而百姓就是百姓,不當官就不是臣子,請記住這點。」

 「好吧,那麼巧克拉蒂女士,千翠現在就只能放任領地內的諾達軍不管了嗎?」

 「當然不是,能做的事情還不少。只是,殿下現在該處理的不是諾達軍,而是叛軍。」

 「叛軍?」

 「諾達軍的部分,只要第七騎士團還守在佩西柯,那基本上諾達軍就下不來。如今第一騎士團也北上支援了,那就更不用擔心諾達軍會南下了。同時,如果戰況繼續膠著,北方貴族也會受到牽制。他們如果貿然出兵有可能遭受到諾達的報復導致折損,但如果宣布投降的話,萬一到時千翠贏了的話他們的日子也會過不下去,因此這種狀態反而算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平衡點。」

 兩軍對峙固然會有所消耗,但佩西柯是商城,本身雖然沒有完善的防禦工事,但卻有著無比的後勤能力。有著兩支騎士團鎮守,諾達軍一時之間絕對攻不下來;相反的,帕查是要塞,基本上沒有生產能力,消耗掉的物資必須從諾達本國運補的話,對諾達軍而言反而更容易入不敷出。而且帕查南部並沒有防禦工事,要取回帕查只是時機的問題而已。因為千翠目前勝算較大,因此北方貴族們自然更不可能倒戈,按兵不動仍是最有利的做法。

 叛軍的問題,主要還是布波功高震主的問題。庫拉札王子再過幾個月就過生日,屆時將依法登基為王,而攝政王布波將會失去權力。但因為布波的施政非常優秀,使得他貴族及百姓間的評價很高,儘管中央有刻意壓制消息,然而希望布波繼續執政的勢力依舊日趨龐大,甚至出現了為了阻止王子登基而打算除掉王子的極端組織。

 ——而這些勢力都在南邊,甚至就在千翠城裡。

 布波雖是攝政王,但其與庫拉札王子的關係,就像是赫羅與先王的關係一樣。只是,赫羅負責指導,但宣布與執行政策的是先王本人;但現在布波是攝政王,這使得庫拉札完全失去舞台,甚至連作為魁儡的資格都沒有。

 但就算王子登基了,布波依然可以以國師的身分繼續留在中央,因此布波確實沒必要對付王子。然而如果王子未能登基就駕崩,那麼布波自然會順理成章地被推舉為國王,這對布波而言也是利多。布波雖然沒有必要承擔風險去動王子,但他也沒有必要刻意保護王子的安全。

 布波肯定知道反王子勢力的存在,而現階段布波也確實利用著這股勢力在國內順利施政。雖然推測布波枚必要參與其中,但依舊只是推測,無法確定布波不存在私心。

 「我認為布波不至於對王子出手,但他沒有理由阻止反王子勢力的行動。今天如果換作是我,我會假裝不知道該勢力的存在。如果該勢力失敗了就當沒這回事,成功了的話也只要抓幾個嫌犯來興師問罪並做出切割,這樣自己不但能順利取得王冠,還不會弄髒雙手。」

 「推理很精彩,但沒有證據。我在千翠城內確實有感受到貴族們有點不安份,但我沒有證據。我們到底該如何是好?」

 「這個問題我跟老爸都已經想好了,所以目前也在做著準備。現在的研究就是準備的一環。」

 「能透漏一下令尊的研究嗎?」

 「跟精靈有關,但我只能說這麼多了。總之,老爸目前正在研究最後的部分所以抽不開身,但在這之前我可以先陪你們回千翠,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至於詳細細節,就到時候再說吧。任務的部分,如果讓我親自跟王子殿下說明的話應該沒關係吧?」

 巧克拉蒂似乎胸有成竹,但卻守口如瓶,一直賣著關子。

 「放它一個老人家在這裡沒問題嗎?」

 「放心吧,樓下倉庫還有幾年份的乾糧夠他吃的。少了我跟他搶飯吃,至少餓不死的。」

 「這麼說來,巧克拉蒂女士一直跟老師相依為命囉?」

 「算……是吧?嘛,這裡原本如你所見,曾經是個有幾百人的小村子。只是老爸的研究失敗,一系之間就把村子給毀了,大家都死了,只有當時身在地下的我們逃過一劫。老爸非常自責,但他認為不能放棄,否則這裡的居民就白死了。不過放心,這不是什麼禁忌的東西。如果想要維持永久和平,這東西是絕對需要的。」

 「唔……感覺很可怕呀……」



【後記】

4300字,
4個小時左右。
重新開始積稿,
不然幾天後跨年說不定又沒時間更新了。

赫羅(Heroo/ヘロオ)
千翠王國前任國師,60歲,跟在先王身邊20餘年,是先王的老師同時也是宰相,在先王駕崩後選擇退休。
本身也是精靈學者兼高等魔術師,雖然旅居山林,但實際上仍非常掛念千翠。因為研究失誤而不小心毀了整個村子,為了不讓村民的犧牲付諸流水,而更加努力想要將研究完成。
然而王子需要他卻不自己來求他,因而賭氣中。

巧克拉蒂(Cxokolado/チョコラード)
赫羅的女兒,38歲,但臉上看不出歲月的痕跡。人如其名,甜黨。
在奧羅拉村滅村後,就與赫羅兩人相依為命,靠著山林採集與小規模農耕來自給自足。在村子毀滅後,變開始收集村民遺留下來的物資並製作成罐頭存放。算是常識人,主要作為外人與赫羅之間溝通的橋樑。

封面圖片:pixiv id = 70356462

*三千流連載:每回以三千字為一個單位進行的小篇幅連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