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三千流連載】戰爭精靈 第一章 光母真祖的信徒 第二節

愛天使亞夜 | 2020-12-24 19:00:04 | 巴幣 6 | 人氣 73

連載中戰爭精靈
資料夾簡介
戰爭精靈是改寫人類戰爭歷史的強大存在,誰能掌握更多的戰爭精靈,誰的威懾力就越強。因此,戰爭精靈就成了各個組織間角逐的對象。

戰爭精靈 第一章 光母真祖的信徒 第二節
Feino ~The War Machine~ Episode 1 The Acolyte of Patrindiino Part.2

 七人座的馬車,由精靈駕駛,奔馳在尼伯拉村往返千翠的路上。扣除駕駛座,六人座的車廂內坐著三個人類與三個精靈。

 「沒想到拉皮羅大人也是神射手。」

 坐在馬車上的路嘉如此說道。

 「千翠王國貴為千年王朝,自古以來便有著專門訓練神射手的機構,因此在首都千翠裡遇到神射手並不是太稀奇的事情。反而是因為精靈的數量比神射手的數量要少些,因此能得到一位專屬精靈陪伴的原則上都已是高官,像路嘉大人這樣能夠有兩位精靈隨行的神射手,在在下記憶中還真是絕無僅有。」

 拉皮羅回應道。

 「依照光母真祖的典籍中記載,『神射手是被精靈選上的人,因此數量極為稀少。能成為神射手的人,必是背負天命的神選者。』拉皮羅大人所言的人為訓練的神射手,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在說明這個之前,兩位能分享一下,自己覺醒為神射手的過程嗎?」

 「嗯……我是在小時候與維蕾塔認識的。那個時候我們身高還差不多高。當時我們一群小孩子在山上玩耍時遇到她,陪她一起玩,但當我碰到她時,她就消失並變成了手槍的樣子,孩子們當場嚇得鳥獸散,而我覺得不能把她丟在山裡所以就把她帶了回來,然後就被村長封為神射手並開始接受訓練了。」

 這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情。現在的路嘉,身高明顯比維蕾塔要高出一大截。

 「然後我跟路嘉認識,是路嘉在練習打獵的時候。他受到了黑熊的攻擊,是我保護了他。唉呀,說來害羞,那個時候還是小鬼的他,竟然揉了人家的胸部,沒辦法,我必須要讓他負起責任,所以我跟定他了。」

 接著是茉莉安插嘴道出自己與路嘉的邂逅,

 「喂喂,那是不可抗力,我又不是故意要性騷擾妳的。都快十年了妳還在記仇。」

 「沒有記仇呀!這是一見鍾情。那時候的路嘉好可愛,可愛到一不小心我可能就會把他吃掉呢!唉,可惜路嘉當時太菜,死抓著維蕾塔不放,害我沒辦法變回原來的樣子,真是令人生氣。」

 安繼續把路嘉不想去回憶的黑歷史給一一說出來。

 「路嘉先生真是受精靈們的歡迎。那亞迪先生呢?」

 「我、我也必須說嗎?」

 「先生不嫌棄的話。」

 「好吧,說來話長。我那時候只是個私人傭兵,幫老闆運送一些『貨物』。我記得那時候陣仗很大,十幾個人守著五大箱貨物的馬車車隊,根本就是在昭告天下說『這裡有寶物喔快來搶喔』這樣,然後我們還真的就被搶了。」

 「那真是遺憾的故事。」

 「搶劫的盜賊很厲害,尤其是有一個拿弓的幾乎是百步穿楊,我們的部隊很快就被殲滅。我幸運地沒有受到致命傷,但也快了。或許是他們急著帶走貨物,沒有仔細檢查屍體,於是我逃過了一劫。」

 「嗯哼。」

 「盜賊們將集裝箱一個一個打開,倒在地上的我才注意到,裡面裝著的不是金銀珠寶,而是活生生的人。」

 「原來亞迪先生之前是做人口買賣的,這下罪加一等了。」

 「唉,等等,不是。我只是個傭兵好嗎?我只是拿了人家的錢辦事而已,誰知道裡面裝什麼啦?」

 「在王國法律面前,亞迪先生的行為就是協力犯罪行為的共犯。不過今天就當閒聊吧,亞迪先生請繼續。」

 「盜賊們對女人沒興趣,他們只拿了財物就走了,放著那些女人自身自滅。肯普法是那些女人中的其中一個,她似乎發現我還沒斷氣,於是她主動來找我,問我想不想要力量。身為傭兵,怎麼可能不想要力量?然後,肯普法就變成了手槍的樣子,這一切發生得好突然,我當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是。」

 「所以亞迪先生就成了山賊?」

 「啊啊,對啦!任務失敗了,當然就拿不到錢,同伴也死光了,雖然我也不認識那些所謂的同伴就是。受傷了也沒錢找大夫,只能山上採點草藥敷著。又餓又累又沒錢,當下我也只能跑了啊怎麼辦?然後沒地方可去,為了生存,只好也幹起盜賊的勾當。肯普法雖然只有一發子彈,但各種附加功能實在太強大,這實在是太迷人了。」

 「肯、肯普法只是報、報答亞迪主人的、救命之恩……亞、亞迪主人只是想要活下去,請求大人放過亞迪主人……」

 亞迪說完後,肯普法也出來為亞迪求情。

 「感謝兩位的分享。兩位是否注意到,兩位能夠覺醒為神射手的過程,都是精靈主動找上你們的。然而事實上,神射手的能力是與生俱來的,如果某人具有神射手的天分,卻沒遇上精靈的話,那麼他的才能就會被埋沒。」

 拉皮羅將話題拉回神射手訓練機構的部分說道。

 「恕我不能同意拉皮羅大人的說法。如果沒被精靈選上,就不能稱為神射手,所以沒有埋沒的問題。」

 路嘉跳出來反對道。

 「噁,我才不想跟看不上眼的神射手在一起,光想就起雞皮疙瘩。維蕾塔妳說是不是?」

 「安很難得地說出了正確答案。」

 「唉,妳這傢伙!」

 「停!我們不是來吵架的。」

 安與維蕾塔同為路嘉讚聲卻吵了起來,令路嘉不得不阻止兩位繼續吵下去。

 「路嘉大人所言甚是,這是『光母真祖』典籍中記載的內容,在下也略知一二。然而在下不是要否定這種認知,而是,沒被精靈選上,有時並不是因為神射手沒有天分,更多的情況只是運氣不好。」

 「這怎麼說?」

 「路嘉大人,如果您當年沒有遇見維蕾塔女士的話,您認為之後會如何呢?」

 「恕我直言,命運沒有如果,拉皮羅大人。這一切都是光母真祖安排好的。」

 「路嘉大人說的是,是我失言了,對不起。那麼,亞迪先生如果當年不做傭兵的話呢?」

 「我嗎?我還真想不到我如果不當傭兵能當什麼。我也許會在故鄉那裏種種田,或做點小生意?」

 「嗯。如果亞迪先生當年這麼做,那麼就無法與肯普法女士見面了。肯普法也許會遇到另一個神射手,但亞迪先生則很可能一輩子就這樣過,而無法覺醒神射手的才能。」

 「我是沒想過這麼多啦……光為了生活就操得半死了,要不是為了錢,我也不會離鄉背井到這裡當傭兵。」

 「所以說,路嘉大人跟亞迪先生都是特別幸運的人。然而對大部分的潛在神射手來說,其實一輩子都碰不到精靈才是常態。按照光母真祖的解釋就是,他們有修行,但修行還不夠,因此無法背負天命。然而對我們來說則是,既然修行不夠,那就修行到夠就可以了。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些適合修行的人,讓他們能夠勝任天命。」

 路嘉是光母真祖的祭司,因此拉皮羅換成路嘉能接受的說法。

 路嘉低頭沉思,沒有回應。

 「我是能夠理解拉皮羅先生說的啦。也許我能與肯普法見面是神的旨意,但從我看了路嘉先生跟兩位精靈的配合過後啊,其實我也感受的到我們之間天分的差距啦。路嘉先生在村子裡也有接受過神射手訓練,但我可沒有這份好運。我認為教育機構還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也有幸接受訓練的話,我說不定也能像你那樣華麗地戰鬥。」

 亞迪則對拉皮羅的說法表示認同。

 「夢裡什麼都有,但大白天的少作夢行嗎?」

 「不不不,路嘉大人這話有點過份了。『教育』乃是千翠王國千年不搖的根本。亞迪先生沒有受過訓練就能得到精靈的認可,那麼如果受過正規的教育訓練,亞迪先生肯定能獨當一面,也就不用為了生活而淪為山賊了。」

 「對啦!要是能好好過日子,傻子才想當盜賊。」

 「這就說明了你就是傻子,好好日子不過跑去當山賊,要不是你覺醒了神射手的才能,你早就死在維蕾塔的槍口下了。」

 「冤枉啊祭司大人,我真的是走投無路才當盜賊的啊!我發誓!我今後會好好善盡神射手的義務的!」

 「你去跟王國的法官說吧。要不是『神射手特別待遇條例』,你哪能活到現在?」

 「對不起嘛!但我真的真的不會再當盜賊了啦,只要給我一份能夠活下去的工作的話!」

 「罪犯還想談條件嗎?」

 「好了好了,路嘉大人先冷靜下來。我很高興聽到光母真祖的祭司仍願意尊重王國法律,面對真心懺悔之人,我們確實應該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拉皮羅出面緩頰。

 此時,馬車停了下來。

 「教官,我們到了。」

 前方的窗簾被拉了開來,映入眼簾的是宏偉的城牆。下落的城門跨越巨大的護城河,連接著進城的道路。

 駕駛著馬車的精靈透過車窗向拉皮羅報告道。

 「辛苦妳了,史緹拉。路嘉大人、安迪先生,以及眾女士們,該下車進城了。」


【後記】

3000字少一些,
4小時。
寫作速度時快時慢的情況也是會有的。

這篇都在鋪設定,
沒有寫到戰鬥也沒有推進劇情,
可能會有點悶(汗顏

拉皮羅(Rapiro/ラピロ)
出身千翠的神射手,退休騎士,目前在中央擔任神射手學校教官,除了教育神射手外,在國內四處巡迴並挖腳神射手也是他的工作。
由於王國陷入空前的危機,因此不得不快馬加鞭,尋找能夠直接投入作戰的即戰力來應付諾達聯邦的侵略。

史緹拉(Stella/ステラ)
與拉皮羅搭檔的精靈,型態為「Steyr SSG69」,精確步槍精靈。步槍精靈原本就屬於不易操作的類型,而精確步槍更是當中最嬌貴的,因此非常挑主人,這也側面應證了拉皮羅的實力。
史緹拉在人形狀態下作為拉皮羅的助手,負責幫拉皮羅處理一些生活上的旁枝末節,讓拉皮羅能夠專心處理工作。而戰鬥方面,史緹拉除了保有步槍精靈所自豪的大威力外,在拉皮羅的巧手之下已經過多次的進化升級,更成為擁有20發容量、自動瞄準、威脅警示及遠距離監視(透過槍身上方的瞄準裝置)等多用途的精確步槍,被譽為千翠第一精靈。

封面圖片:pixiv id = 70356462

*三千流連載:每回以三千字為一個單位進行的小篇幅連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