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台東超載-10:熱島Club

作者:大理石│2020-08-10 03:11:03│贊助:16│人氣:146
※布丁加醬油吃起來就會有布丁跟醬油的味道,最近突然想到了這樣的事情。



----------《台東超載》-10:熱島Club

  東珍鑽大樓是一棟三十五層樓高的地標建物,它的外形有如兩片聳立的扇貝,夾在中間的綠水廊道孕育著看不見的綠島黑珍珠。

  最開始它是一個正經的商辦大樓,當年東珍鑽還被譽為是台東的心臟,所有最精華的科技與金融企業都在這扎根。接著經過幾次易手後,這顆心臟終於意識到自己被換掉了,都市的大動脈已經接往了寶桑區,血液流向了真正的台東之心,結果這顆無用的心臟便把豐樂與東海的殘渣剩料全裝了空盪盪的心室,它寄望那些斑雜不純的液體能取代消失的血液,重啟屬於東珍鑽的心跳。

  就結果來說這種作法確實有用,多樣化成了它的新特色,同時底下夾著幾串象徵混亂與不知所謂的便條紙,偶爾還會提醒訪客們大樓裡馬桶種了一批品質良好的大麻。要是你想挖寶,無論挖著哪邊來的奇珍異品,老台東的是首選絕對是造訪一趟東珍鑽,但也小心別拿錯了傳單,那裡雖然都掛著正派經營的牌子,內容物有沒有長尾巴連媽祖婆都不敢向你掛保證。

  李桑有可能出沒的地點是位於東珍鑽南館大樓四樓的熱島Clud,熱島Clud以中低階的客群為主,那裡同時也是許多移工熱愛的娛樂聖地。

  一言以蔽之,熱島Clud就是個龍蛇混雜的鳥地方,南館大樓的一至十層幾乎都是以這類夜店為核心發展出了聲色場所,至於十一層之後就又是另一個國度了,上層樓被一些私人會所以及特殊行業所分租分購,是絕對嚴禁無關人士遊走的黑色區塊,很難想像在一條綠帶之外的北館大樓竟開著擁有新貴指標之稱的百貨商號以及各類文藝商店,但反正大夥都不是特別關心彼此的生活步調,就當這只是一場巧合吧。世界上的巧合如此之多,也不差這麼一回事了。



  小豐樂公園距離東珍鑽大樓莫約兩公里遠。其實東珍鑽的位置相當接近舊馬蘭,也就是現今台東寶桑精華區的西半側,所以街景比豐樂內部要活潑許多,頂著五層樓房的騎樓中可見人流來往,裡頭多的是些正在逛街的普通民眾,剛離開補習班的學生們也穿插在裡頭。

  阿煦一度想過要混在裡頭,可是他並不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有低調到能在人群中走動的地步,於是他就沿著大街後方的橫巷移動,如此一路繞到了南館側才走到外頭,現在這個區塊附近又更加熱鬧了,此地盤據一間間的熱炒店與酒吧,酒勳的街燈令行道樹也不經搖曳。

  有那麼一會兒,阿煦想隨便走進一間酒吧買醉,然而不知怎麼回事,一直生活在酒精中的他突然對酒味感到噁心,這就好像他這輩子都沒碰過酒一樣;阿煦迅速地越過斑馬線,他帶著對酒的恐懼與對酒客的憤怒離開了那條街區,走進東珍鑽南館大樓前的小廣場。南館入口處擠滿了永遠散不去的人潮,那些人的皮膚上刻劃著他們生命片刻留下的驕傲,五顏六色的衣著與頭髮彷彿樓外的霓虹燈柱,將自己浸染在這個拒絕白晝的國度,不知不覺也成了照亮夜晚的一枚小燈泡。

  人潮有如大海、大海隨音樂起浪,浮油的彩光躺在汙濁的太平洋西岸,黏稠的浪花把它帶來又帶走,後山之國永無安寧。

  但以前的台東市又怎樣?阿煦已經沒印象了,或者說他根本不知道台東市本來應該長怎麼樣。這地方本來應該要很安靜嗎?不,阿煦根本不認識台東,他只是個無知的寄居者。

  在十一歲之前阿煦只覺得台東很大、很多新鮮事,那時他很喜歡在海濱公園面對沒有極光的太平洋吃著廉價的叭噗冰淇淋,接著他會和姐姐一起尋找綠島的幽影,大人們說島上有座專門關重刑犯的監獄,但阿煦從來沒上過綠島親眼見證過那座監獄的模樣;他放假的時候常常跟著同學到中華路上的電子遊樂場打發時間,那附近不分平日假日都很熱鬧,只是他們對琳瑯滿目的店家沒興趣,相較之下還不如十枚代幣更有吸引力;從申家人住的公寓到兩姊弟的學校分別距離兩公里和三公里,那條通勤路徑上總是堆滿了車子,無所不在的各式車輛被路邊的高樓全程盯著,坐在後車座上的阿煦有時懷疑這些車到底是哪來的,以及台東到底哪邊能塞得下這麼多車子,還有關於觀光客的事情,阿煦不懂怎麼會有人想來台東這種充滿工業廢氣的地方中閒晃,也許他們也會想在海濱公園的寶桑塔上尋找綠島與綠島監獄的影子也說不定。

  在他十一歲前的台東市就是這麼一個膚淺卻又充滿未知數的空間,無論如何,至少還算有趣。等過了十一歲的那天後,他成為了一個外人,一場車禍結束了阿煦的童年,而後暫時他一度離開了台東市搬進住在知本的姑姑家,接著他又回到了台東市開始了獨居生活。他並不是真的喜歡台東市,阿煦只是覺得自己應該要熟悉那裡才對,畢竟再怎麼說他都已經在市區生活這麼久了,從出生到小學畢業前夕,當時的他在短短的人生中至少有三分之二都屬於台東市,一個生活十一年的地方被稱之為家並不過分吧?

  結果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台東市早就已經不是阿煦的家了,他甚至不曾深刻地回憶起關於他的父母與姐姐的事情,連童年留下的記憶都顯得可笑。

  這就是阿煦心中的台東市,和平、曖昧、毫無紀念價值,只是個場所,不屬於申仵煦的場所,如今他還要給這幾個形容詞上多加上個具體的比喻。今晚阿煦會說:台東簡直就是個垃圾場。

  「不對,媽的......我可不會講出這種話......」阿煦低頭自言自語。

  他繞著綠籬與花台匆匆走到西側後門,有別大扇貝的正門門面以及那一排熱鬧的店鋪,被排氣井等構造物遮蔽的西側角落顯得相當冷清。所謂的後門其實也就是南館其中一座消防逃生梯,也因為這裡夠隱密,所以這座逃生梯外的空間也成了絕佳的碰頭點之一,好比說這時就有幾個人在附近逗留,他們看起來像是才從樓上下來的客人,其中有三個人躲在裝置藝術與綠帶牆面夾成的死角中交談,可能是在進行交易抑或商談不能張揚的事,另外還有兩個人站在防火門邊閒聊,他們一個是穿著休閒西裝與金項鍊的高大男性、一個穿著則是穿上七分牛仔褲與空軍外套的瘦子,冷冽的路燈讓兩人的褐色皮膚變得灰沉沉的,看起來就像個殭屍。

  當阿煦靠近時,他們並未停止談話,兩人正用著奇怪的方言溝通,阿煦了一會兒才知道那是參雜了閩南語的原住民語,只是不曉得那是哪個部族的語言就是了。

  帕佩琳叫我來找菲哥——阿煦本來想這麼說的,然而他卻忘了要怎麼說話。

  穿西裝的男人看到渾身繃帶的阿煦呆愣在一旁,這才終於停下了對話並說:「跨蝦啦!」

  什麼?他在講原住民語嗎?——阿煦搖搖頭,使勁把自己的意識扭回正常世界。「......帕佩琳......」他緩緩揀選自己必須說出的字句,「.....要我來找菲哥......」

  阿煦的話讓那兩個男人充滿困惑。

  「我要來找人!」阿煦再次強調。

  西裝男聽了露出冷笑,他對瘦子說:「這傢伙看起來真慘,是被哪家人蛇送進台灣的嗎?」

  雙方一時間沒了交集,阿煦聽不懂那兩個人的話,那兩個人也聽不懂阿煦在講什麼。既然沒得談,西裝男也不認為大夥有啥好講的了,所以他準備用一個拳頭把眼前那名落魄的流浪漢給打跑。

  不過穿著空軍外套、頭髮染成咖啡色的瘦子比一旁的夥伴更有耐心,他用自認和善的語氣用國語問了:「兄弟欸,你在供三小?」

  「帕佩琳......」阿煦重複著飼主的名字,同時他撥打了帕佩琳的電話,打通後他把電話交給了瘦子,並又重複了一次「......帕佩琳要我來。」

  瘦子終於聽懂了帕佩琳這個名字,那可不能算是好兆頭的代名詞。他對電話的另一頭問道:「喂喂,你是那個殘廢北七的誰啊?」

  ("唉唷,真巧,這不是凱凱嗎?")

  「啊......帕佩琳大姊。」凱凱和顏悅色地回應著,同時他向西裝男使了眼色,要對方冷靜一點。

  ("那個殘廢北七是我的助理,麻煩帶他去找菲哥。")

  「大姊,我今天一整天都沒看見過菲哥捏。」

  ("嘖,真倒楣......算了,那就麻煩你帶他上四樓去找一個叫貓頭的供貨商,我要把一個叫做李桑的逃犯從他身邊給抓回來。")

  「貓頭?當然,沒問題,可是我不能保證貓頭一定在那喔。」

  ("沒有關係,有你帶路就是幫了個大忙!為了表示感謝,下次你進診所的時候我會溫柔一點點的唷!")

  「笑死,我才不想整天跑診所咧!對了,啊你那個......」凱凱看了一眼身心俱疲的阿煦,「......你那個助手,他一個人ok嗎?那傢伙好像不是台灣人,也像不是從東南亞或大陸那邊來的。」

  ("他是有多外國?")

  「至少是我們沒辦法對話的那種外國,他好像在講英文還是什麼的,劈哩——啪啦的,我有聽都沒有懂!」

  ("好吧,讓我跟他談一下。")

  凱凱把手機還給了阿煦,並用動作表示要他聽電話。阿煦照著對方的意思做,接著他急忙像帕佩琳問:「帕佩琳,你們怎麼都不講中文?」

  ("噢,你這是,")帕佩琳一邊嘆氣一邊換了個現在的阿煦聽得懂的語言說,(" 小陽,你正在用姆島語說話!")

  「你他媽的在開什麼玩笑!」

  ("你他媽的冷靜一點,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了?")

  阿煦警戒性地望著凱凱和他的夥伴,隨後他向外走遠了些才又說:「我覺得......不,我沒事。但,但這裡沒有人聽得懂,我也聽不懂他們......我他媽的就這樣變成一個外國人了是怎樣......」

  ("還好你還挺機靈的,知道要打電話向我求救。計畫不變,但菲哥似乎不在,所以一會兒就讓剛才那個接電話的人會帶著你去找貓頭,路上你戴著耳機保持通訊,如果有重要的事情我會替你即時翻譯。")

  「你怎麼不乾脆自己來就好了?」

  ("我懶,可以嗎?現在把電話交給那個人。")

  阿煦沉沉地換了呼吸,他臉部的動作稍微大了點,傷口滲出微微刺痛。

  凱凱又一次接手手機,這時帕佩琳說:("那傢伙是個蠢蛋,他緊張到忘了怎麼講中文了。")

  「唉唷,帕佩琳大姊,你怎麼會收留這種人?」

  ("不然你就來當我的助手好唄。")

  「這就免了。」

  ("好棒,我們達成共識囉!反正你就帶他去找貓頭和李桑,如果能順便找到菲哥就更好了,總之快去吧。")

  凱凱碎嘴了一兩句後便把電話還給了阿煦。

  西裝男也跟著凱凱一起行動,他們倆心不甘情不願地帶了阿煦進去,路上也沒搭理過他,兩人把阿煦當空氣一樣繼續稍早還沒談完的話題,中間還插入了和物理治療師帕佩琳有關的事,西裝男懷疑剛才電話裡的不是帕佩琳本人,但凱凱很明確地表示只有帕佩琳會用這種語氣說話,那個女人豪氣的聲音太容易辨識了,天底下大概也找不到第二個像帕佩琳這樣能把耳膜給捅爆的硬嗓子,可是西裝男疑心很重,說什麼都不相信凱凱的結論。至於不相信的原因並不是出於任何直覺判斷,西裝男僅僅是很不高興這件事耽擱了他們接下來的行程,所以想找個事情來遷怒罷了。

  樓梯間的避難燈下掛著樓層標示,每層樓幾乎都有人窩在梯階上或靠近樓梯間為角落幹些鬼鬼祟祟的事情,那些逗留者好比落在這片黑暗的塵埃,他們不關心別人、也不被人關心,也許這座渾沌不明的密閉空間能帶給那些同樣混沌的人一點安慰,至少在這裡不會被打擾,也不用擔心打擾到任何人。

  有些樓層的逃生梯門是開放的,那些開著的地方多半是分租型的樓層,而有些門則會額外裝上電子鎖,這就表示該樓層全屬於同一個單位,熱島Clud就是上了鎖的那種地方,而且除了上鎖外,門後還有專門監視人員。

  凱凱透過門邊的對講機呼叫了當班的溫哥,溫哥透過監視器看見了站在凱凱身後那位活像是喬裝成木乃伊的男人,他便要兩人解釋一下阿煦的來歷。

  凱凱說:「他是帕佩琳大姊的小弟,來找人的。啊那個菲哥出現了嗎?」

  ("菲哥在倉庫清點貨品,他發現藍酒好像少了幾瓶,心情超不爽。")溫哥回答。藍酒不是真的酒,那是深潛劑的代號,深潛劑是一種用於強化虛擬實境體驗的控管藥物,熱島Clud除了是個大舞廳外,裡面也提供了各種合法與非法娛樂,而在深潛作用下的實境體驗就是屬於非法娛樂的其中一環。

  阿煦不想花力氣去重新理解自己本來該懂得話,凱凱和溫哥的言語對現在的他而言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發音。阿煦沒有像帕佩琳詢問眼前的人究竟在談論甚麼,他直覺自己也不會想知道那些話題的細節,於是在等待的過程中阿煦對帕佩琳談起了別的事,他說:「帕佩琳,你不訝異我說起姆島語嗎?」

  ("當我把你裡撿回來之後就沒啥東西好能讓我訝異的了。")

  「我倒是很訝異你也會說姆島語。」

  ("我有不少姆島客戶,他們都是工廠的幹部,雖然那些人也會一點中文,但果然還是語言相通的對象比較能抓住他們的心啊。")

  就像現在只有帕佩琳能跟他溝通,在這個困頓的時刻裡,阿煦非常明白有人能對話、有人能聽得懂自己的話這是多麼珍貴的一件事情。「......你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你對我而言唯一真的就是一個人情債。要記得,那傢伙隨時都會回來把你要走,而我會當作你從來沒出現過。")

  「那可真好。」

  ("嘿,當你用姆島語說的時候性格也變了,感覺就像個紳士,也許你該一輩子都用姆島語說話。)

  「我只想當個普通的台灣人。」

  ("普通的台灣人不會被人開鎗,同時也沒有普通人能像你這樣才花了一個月就從半死不活的狀態變成一隻大猩猩。放棄吧,你天生就不普通!")

  「啊哈哈。」

  溫哥終於開門了,凱凱沒好氣的示意要阿煦走進去,進門後阿煦隱約能聽見牆外的音浪起起伏伏,他沒四處張揚,因為那個男人只憑進門時的眼角餘光就記住了空間內的狀況,不過說起來也沒甚麼可看的東西就是。

  那座吊著日光燈泡的小空間中擺著各種私人物品,左牆上的電子白板寫上了各種行程,微微閃著雪花的畫面讓人眼睛發痛,而白板前方有張堆了菸與宣傳單的大桌子,宣傳單上寫了《熱島音樂祭》,看起來最近這裡要辦大型活動的樣子;前面的牆有鑲著一座通往正廳的單開門,以櫃子與貨品砌出右側小矮牆後面似乎就是放置監視系統的地方,而溫哥正好從那走出來。

  那個滿身刺青的中年人正嚼著檳榔,檳榔汁把他的嘴唇內側染成了紅色;他炯炯的雙眼眼白略為黃濁,看起來生活習慣不太好。溫哥讓阿煦想起了他的保全同事,對方也是個喜歡吃檳榔的人,那個人的生活非常單調,就是酒和牌之間打轉,所謂的生活隊那位同事而言就是昏昏沉沉地混過一天,雖然聽起來很可悲,但他似乎過得滿自在的,再怎麼說也比阿煦過的要自在,也許這樣的人生終究是一坨屎,可是有些人連屎都不如,好比阿煦本人。

  溫哥將檳榔渣吐進塑膠杯中,接著他用混濁的客家口音對著阿煦說:「你這傢伙,現在可不是萬聖節啊!」

  阿煦露出困惑的眼神,他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剛才對講機中的那個人,只是他不曉得對方到底想和自己說些什麼話。

  溫哥見阿煦沒回話,怒氣不經湧上喉嚨,他罵道:「啞狗哩!」

  「抱歉,我聽不懂。」阿煦用姆島語回答。

  對方楞了一會兒,他轉過頭問凱凱:「帕佩琳從哪找到一個外星人當她的助手的?」

  凱凱聳肩回道:「帕佩琳大姊有她的門路,是說那個菲哥現在真的沒空嗎?大姊本來是要把這傢伙丟給菲哥去帶路,說是要找那個什麼什麼的.....貓頭啦,還有一個叫李桑的人。」

  「你現在過去是要準備被他丟到太平洋喔。」

  「好啦,那我就親自帶他去找貓頭。啊家豪,你要不要先回去。」

  名為家豪的西裝男不耐煩地說:「我不差這一點時間。」

  「好喔,現在每個人都在對我發脾氣。」

  「我沒有發脾氣。」

  「唉唉唉,你現在不是在生氣了嗎?」

  溫哥插嘴說道:「你們小倆口可以不要在這邊吵嗎?凱凱你快點帶這個外星人去找人,接著不管找到還是找不到都把他直接從正門給轟走。家豪,幫我折傳單。」

  家豪瞪大眼睛,但沒出聲抗議。他默默拉了張椅子開始折起傳單,隨後凱凱拉著阿煦進去了熱島Clud的大熱鍋中。

  鍋中的迷霧裡擠滿了影子,轟炸的旋律與鬼魅的幽燈讓他們的臉全都消失了,有如那片迷霧本身看不清界線。在那個地方,誰都想從誰的身上榨取快樂、同時誰也不關心誰,他們是本能的動物,為追求唯我的麻痹而陷入了鍋中讓黏膩的霧氣反覆蒸煮。

  擺動軀體、張嘴咆嘯,影子們在DJ的指揮下化為野獸;不為誰、不為任何事,夜夜不眠HIGH到末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7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台東|科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桜井メイル
原住民語呀……

吼吧咘咘!!

08-15 23:15

大理石
(っ´ω`c) <ㄉ啦08-16 14: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oka1346喜歡小說的你
終於,可以完整的寫一篇故事了,歡迎來指教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