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少年符咒師》第9回春風得意

作者:玉龍文│2020-08-05 17:38:54│贊助:6│人氣:141

第9回     春風得意

「上官殿下,您要休息一下嗎?」
往年四大弟子後人都參賽時,可以二對二,先比試的兩人可以休息一下,換另兩人比試,等四人都比過一場後,在休息一晚,隔天再進行彼此的最後一場循環賽。然而,打自白虎閣後人缺席聖堂鬥法大賽之後,三人之間的循環賽就難排了,不論誰先誰後,總會有一人面臨連比兩場的情境。因此,一是為求公平,再來也是身為代掌門的古青風該有的風範。

「古代掌門,謝謝您的體貼,不過,我還沒老到如此不濟。」
莫名輸了一場的上官龍,在說完之後,立刻釋放修練多年的氣,意圖來個先聲奪人。然而,身為三人最老的古青風,用膝蓋想也能知道上官龍的意圖,於是乎,古青風也依樣釋放自己的氣,早些時刻被李雨凝打斷的靈氣較勁再次重現,更甚者,李雨凝和老張兩人赫然發現,兩人精純的氣,各自凝聚成青龍和玄武的形態,讓本該擔任的裁判的雨凝,在驚嘆之際,忘了宣告比試開始,直到老張的提醒:「李樓主,他們兩位在等您宣佈啊!」

雨凝在得到老張的提醒之後,先是對老張致意,接著右手立刻比成劍指狀,將氣凝聚有指尖上,接著在左前臂上一畫,白皙的左前臂開始浮現出一隻畫功精細的朱雀,朱雀最終也隨著右手的劍指離開左前臂,飛向天際,而當朱雀再次化為絢麗火光時,就是宣告古青風與上官龍兩人鬥法,正式開始。

古青風順手往大衣內袋一伸,拿出四張金黃色的符紙,相對地,上官龍則是將手上的青龍杖一揮,龍口處依續吐出四顆神祕湛藍的電氣球。
「果然如師尊所言,上官家果然是走在時代的尖端;玄武壇則是符籙門的最正宗的嫡傳弟子。」
「敢問李樓主,那朱雀樓和白虎閣呢?」
雨凝看了老張一眼,緩緩說到:「善變和叛逆嘍,否則我怎麼能代表朱雀樓參賽呢?而白虎閣又為何連續缺席三屆大賽。好了,別吵,看戲吧。」

「這次又是什麼新發明嗎?」古青風以一種欽佩的表情看到上官龍眼前的四顆電氣球,「青龍殿,果然是最有創意的門派。」
「時代不一樣啦,再說,不論是符或是咒,都只是媒介,是我們符籙門弟子操控天地靈氣的工具,我所做的改變,也只是改善製咒、唱咒的流程而已。」上官龍解說完自己的創意發明之後,再次舉起青龍杖,像是打高爾夫球般,將眼前的四顆電氣球揮出,只不過,揮動的方向並不是古青風的方向,而是無垠的蒼穹。

「小心我的詭雷啊,古老。」
上官龍提醒之言猶在耳邊,晴郎無雲的天空,憑空出現一道閃電,直直地往古青風劈去,古青風內心慶幸自己並沒有解開之前靈氣較勁的玄武真氣,藉由玄武真氣的感應,讓自己能有充足的反應時間閃避上官龍所稱的「詭雷」。

「我最大的能耐是七顆,不過,自家人比法,四顆應該就足夠了。」
上官龍看似體貼的陳述,在雨凝聽來,怎麼聽都像是在炫耀,看著仿彿有意識的詭雷,一直追著古青風跑,雨凝不禁替這位老教授擔起心來,一顆就夠狼狽了,若再加上另外三顆,那真不知道古教授要如何應付。

果不其然,在另外三顆電氣球加入戰局之後,古青風就顯得有些左支右絀了。四顆詭雷,各有其意識,在分工之際,還能互相配合,上路、中路、下路之外,就連外圍都將古青風封死,而身處雷電交錯核心的古青風卻依然是手持四張符紙,靠著玄武真氣的靈氣連動,靈活地閃避詭雷的攻擊。跳躍、側身、伏地,甚至是如功夫電影般的鐵板橋後仰閃避,讓在一旁觀戰的李雨凝大感佩服,年過半百的古教授,竟然還有這般的體力和能耐。

相較於古青風的瀟灑愜意,上官龍的臉色就愈來愈鐵青,本以為靠著自己十年來苦心鑽研的新法術,能克制玄武壇的絕學-玄武鐵壁。怎知比試至今,古青風依舊只是手持符紙,玄武鐵壁還沒施放。上官龍內心無比悔恨,早知就將七顆詭雷一次施放,如今話已出口,礙於面子問題,怎麼樣也不能再次放出剩餘的詭雷。

「小心,那是死位。」
旁觀者清的雨凝,一眼就看出古青風即將閃避的位置是一個死位,蟄伏的詭雷,早已守在關鍵位置,就等古青風踏進這個死位,同步發起最後的攻勢。
雖說本應維持中立的雨凝,出言提醒,不過看在古青風已無路可閃下,上官龍也不計較,終於能一改陰霾神情,笑臉迎接即將來到的勝利果實。

「玄武鐵壁」,古青風昂然無懼地唱咒,同時將手上的四張符咒往空中一灑,四張金黃符咒分據東南西北,形成一個立方體的空間,將古青風包覆其中,上官龍那多變的詭雷也被這個空間擋下。

「看樣子,我差點玩過頭了。」古青風側身對雨凝點頭致意,感謝雨凝的提醒,接著再次面向上官龍,緩緩說道:「精采、真是精采,每次看到青龍殿的奇異術式,都讓我覺得我們符籙門的復興是有希望的。」

看著上官龍的詭雷絲毫無法穿透玄武鐵壁的防禦,雨凝站起身來,準備宣佈此次鬥法為和局時,上官龍卻是大手一揮,阻止了雨凝的動作。
「比賽還沒結束呢,李樓主」。
「玄武鐵壁,乃符籙門最強的防禦術式,一旦發動,就連有最強攻擊力的白虎閣都不一定能突破,此局若非和局,莫非上官殿下,您還有奇招可施?」
「上一屆我就是敗在玄武鐵壁之下,你們以為這十年我都在混嗎?而且我可沒說過,詭雷一定來自空中。」

上官龍話剛說完,一顆詭雷竟然出現在玄武鐵壁空間內的土面,同時直直地射向古青風,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局,古青風也只能棄守玄武鐵壁,改以雙臂交叉的方式發動玄武盾來抵擋眼前這顆詭雷,只是這樣就是瞻得了前,卻顧不了後的窘境了。

「我認輸了,太漂亮、太精采了」。
古青風認輸之際,上官龍的詭雷也是應聲停止,並且一一消失化為靈氣回到青龍杖裡。
既然從外部無法突破,就改由內部攻破嗎?」
「正是,這是我十年生聚所得到領悟。」
「原來是我著了你的道啊,詭雷無差另的攻擊只是花絮、是煙幕,都是為了這關鍵一擊而準備的,看樣子,玄武壇也要向青龍殿學學了。」
「古老,想必您也累了吧,就休息一晚吧,明日。」上官龍看了看李雨凝一眼,接著再轉回古青風處,繼續說到:「明日就輪到兩位表演了。」
§§§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身為理工宅男之一的張曉山,古文詩詞向來不是他的強項,但符宇書照三餐哼唱下來,張曉山雖然背不出整首,但這幾句到也念得齊。為了不再聽這整首的《將進酒》,張曉山決定來到先聲奪人,以念經的語氣,把《將進酒》最為關鍵、最為人知的四句念出來,好斷了符宇書吟整首的意圖。

張曉山有如念經般,沈悶的語氣,加上漠然冷眼的表情,符宇書再怎麼遲鈍也知道這個好兄弟,已經聽了自己的《將進酒》。符宇書不死心,再次看張曉山一眼,嘴剛張開,就換來張曉山的怒目相視,仿彿宇書再說出《將進酒》內的一個字,兩人就要絕交般。對此,符宇書只好閉嘴不言,改用哼的。

「說,你和芙蓉發生了什麼好事?在我離開之後,從實招來。」
看著張曉山猥瑣的表情,加上雙手亂比的動作,符宇書知道自己若是不能發表嚴正的聲明,用來以正視聽,將來絕對會被這個最佳損友情感勒索
「就……幫芙蓉畫了張自畫像。」
「就這樣?」
「是啊。」
「那你是在爽什麼啦?」
「因為芙蓉稱讚我畫得很像、很好啊。」
「就這樣?」

看著符宇書欲言又止的神情,張曉山知道自己必需乘勝追擊,不給符宇書喘息的機會。念動行,張曉山左手一揮,先是勾住符宇書的脖子,接著使勁一,符宇書就這樣被張曉山帶來他的胸前,再來就是右拳來回摩擦頭髮的酷刑了。
「說不說、說不說……」。
「我說、我說。」受不了張曉山的酷刑,符宇書只好決定來個坦白從寬,以免換來抗拒從嚴。

編註:
縮圖來源:pixabay
作者:HeungSoon2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26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年符咒師|符籙門|詭雷|玄武鐵壁|將進酒|春風得意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將進酒、君莫停,喝到罪才能買單XDD

08-05 19:58

玉龍文
然後單子隨我寫,可以敲竹桿了…XDD08-05 20: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peterwen1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一輩子的... 後一篇:拆字說文44...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