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一合居-50 女媧(下)

作者:馥閒庭│2020-07-24 19:14:36│巴幣:8│人氣:107
  「啊啊啊啊!」
  
  一聲淒厲的尖叫從房中傳出,吳錦聽到不對勁,拉開屏風靠到床邊,就發現芷藍雙眼發紅,而且掙扎著要起身。
  
  她馬上壓住芷藍的雙肩,只是經過十年的苦練,芷藍的力量卻已經不是一個人可以壓住,加上袁白跟蕭飛塵三人,才勉強將芷藍壓住。
  
  「芷藍怎麼了,是不是夢占出了岔子?」袁白擔憂的問。
  
  他們使用這個夢占已經四五天了,現在突然出事,每個人都嚇了一跳。
  
  吳錦先制住她的肩膀,因此臉也是最靠近她的,她喊著芷藍的名字「陶芷藍!你清醒點!」
  
  「放開我!你們想幹什麼!」陶芷藍瘋狂的掙扎,而且好似不認識他們一樣。
  
  「陶芷藍!你發什麼瘋!」蕭飛塵咒罵,但芷藍卻好似沒聽到的瘋狂掙扎。
  
  「該不會是夢占發生變故吧?」袁白擔憂的問。
  
  但芷藍卻咬了吳錦,趁著她痛呼的時候跑了出去。
  
  她一跑出去馬上就往某個方向,外面的天色是黑的,她卻似乎很清楚自己的目標在哪。
  
  幾個人也顧不得通知,馬上追著芷藍的背影出去。
  
  芷藍找到一個地方,就拼命的挖,而且是用手指刺入土壤的方式挖,就算指甲裂了、痛了她也好像沒有感覺一樣。
  
  「芷藍!」袁白緊張的要扣住她。
  
  但蕭飛塵卻發現她對自己的名字毫無反應「袁白,她不是芷藍,讓她挖!」
  
  吳錦也對袁白點頭,袁白卻遲疑起來「她都流血了!」
  
  但這時芷藍已經刨出一塊玉璧。
  
  蕭飛塵看到玉璧的當下,下意識的喊了一聲「完了!」他馬上轉身將吳錦跟袁白推倒。
  
  漫天的黑氣沖了出來,往他們站的地方撲過去。
  
  幸好蕭飛塵推倒了兩人,所以所以他們除了衣衫弄髒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芷藍卻整個人站在瘴氣中。
  
  「芷藍!」袁白爬起身要過去,但卻被蕭飛塵扣住。
  
  因為陶芷藍的雙眼是發紅的,她惡狠狠地瞪著蕭飛塵,她雙手長出了尖銳的指甲並向蕭飛塵攻擊。
  
  「陶芷藍!」蕭飛塵怒吼了一聲,他打出一發靜心符。
  
  這舉動讓陶芷藍冷靜了一會,她僵硬的舉著要攻擊的手,表情卻很為難「快…走!」她似乎在跟體內的什麼東西抗爭。
  
  蕭飛塵也抓住這個空檔,拉著吳錦跟袁白走。
  
  「不行!芷藍還在瘴氣裡!」袁白驚慌的說。
  
  蕭飛塵卻直接打暈他,跟吳錦合力將他拖走。
  
  他們驚慌的逃回蕭氏的營地,三人都是滿頭的汗,吳錦看著蕭飛塵「飛塵,芷藍她剛剛怎麼回事?」
  
  蕭飛塵咬牙說:「她著魔了!」想到陶芷藍剛剛的模樣,她的體內一定被什麼侵入了。
  
  他著急的掏出那本古籍,翻找著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但一隻手卻伸過來抽走他手上的古籍。
  
  蕭飛塵正要憤怒的罵是誰敢搶小爺的書,但看到來人時,他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寒、寒光女士?」蕭飛塵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完了!
  
  顧靈煙剛從四方府回到營地,她找了一圈沒看到芷藍,以為她跟蕭飛塵幾個少年修士去探險了,就找過來蕭飛塵的營帳。
  
  但又看到蕭飛塵掏出的書,那上面糾纏著些微的瘴氣,因此她皺眉將書拿過來翻閱。
  
  但是越翻眉頭就越皺「這是本禁書,你怎麼把封面撕了?」
  
  顧靈煙看著那書的內容,都是一些危險扶鸞攝魂之術,而且書中還把危險的部分隱瞞了,這是什麼居心?
  
  蕭飛塵僵硬的問:「女士說…這是禁書?」她怎麼知道?
  
  然後蕭飛塵看到了更讓他僵硬的人。
  
  九夜。
  
  九夜原本是在忙別的事情,後來他收到妖主說讓他來找蕭飛塵一趟,於是就動身過來了。
  
  只是他走在顧靈煙身後,剛好一前一後的進了蕭氏的營地。
  
  蕭飛塵看到他一臉邪魅的樣子,光是他的存在,就夠自己僵硬了。
  
  該死!為什麼早不來、晚不來,他偏偏這時候來?
  
  「我看。」九夜聽到他們在討論禁書,他將書拿過來掃了幾眼「這裡面的都是禁術自然是禁書,用不好都會致人死地呢!」
  
  他看著裡面的附身一則,嘴上嘖嘖兩聲才說:「人族真是非常大膽呢!居然不怕死的去研究附身?這種方法若是用了,恐怕被附身之人都要死了…還記錄下來真仔細呢!」
  
  一片安靜。
  
  感受到這片安靜,九夜看著蕭飛塵僵硬的臉色,突然臉色沉下來「飛塵!你對誰用了這書裡的術法?」
  
  因為九夜整個人進入備戰的狀態,他身上的妖氣也洩漏出來。
  
  「我…」蕭飛塵害怕起來。
  
  吳錦也噤聲不敢說話。
  
  原本被打暈的袁白,卻因為九夜漏出的妖氣刺激轉醒,他馬上坐起來喊「芷藍!」
  
  蕭飛塵暗罵袁白壞事,尤其旁邊顧靈煙射過來的眼神,那冰椎般刺入心臟的銳利殺氣。
  
  他死定了!
  
  九夜突然欺近扣住蕭飛塵的手,將他扯過來搭著他的肩搖「你快說!別耽誤!」
  
  聽到九夜這樣說,蕭飛塵只能硬著頭皮對寒光女士說:「我們是為了找瘴氣的來源才用的!」
  
  顧靈煙眼神緊盯著蕭飛塵,她冰冷的視線巡梭著帳內的眾人後,低聲的怒問:「芷藍呢?」
  
  人群中沒有芷藍的身影,加上袁白剛剛的模樣,一股不好的念頭在心中。
  
  心口突然緊縮起來,以往只要她在,芷藍一定是第一個迎上來,現在她卻沒有看到芷藍。
  
  九夜感受到顧靈煙的殺氣,他扯著蕭飛塵催促「快帶我們去找那個小姑娘!快點!」
  
  蕭飛塵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他運起飛劍帶著其他人來到瘴氣洩漏的地方前。
  
  剛剛他們只顧著逃命,也沒有空去管那黑氣的範圍,現在再回頭,才發現那黑氣壟罩著一個小村落,現在他們倒是找到了那個小村莊,但陶芷藍卻在那混濁的黑氣裡生死不明。
  
  隨著蕭飛塵交代事情的經過,顧靈煙的表情越來越冷,她握緊手上的劍,臉色也陰沉可怕,等到蕭飛塵說完,她已經如雪山般蘊著冰冷的怒火。
  
  「胡鬧!」她氣的眼眶發紅。
  
  那什麼夢占法,根本就是招靈攝魂之術,他們怎麼能用這樣的禁術!
  
  甚至招來了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尤其芷藍是負責被附身的那個,那種術法弄不好就會出人命!
  
  她氣得發抖,恨不得將這些人揍一頓!
  
  「你們為什麼不找人商量,為什麼要這樣莽撞!」她瞪著那幾人。
  
  吳錦害怕的低頭,寒光女士一直都是冷靜的,但她現在生氣起來,卻有股可怕的威壓,她感覺自己頂著寒光女士的憤怒,她的眼光掃過時像是可以殺人一樣。
  
  袁白卻還是嘴硬的嘀咕「還不是想要快點找到那個瘴氣的地點!芷藍她也想趕快找到瘴氣之地給女士看…」
  
  顧靈煙聽到這話,她抿了抿唇沒有說話,只是周身的寒氣更冷了。
  
  蕭飛塵也一臉歉疚,那本書是他帶來的,他也不知道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顧靈煙深吸一口氣,她其實已經咬破了舌尖,血味跟疼痛讓她冷靜了一點,直到她看到瘴氣的情況。
  
  濃濁的黑色瘴氣包圍了小村莊,跟蕭氏營隊紮營的位置只差了百步的距離而已。
  
  他們之前卻都沒有發現,這表示有人設下了結界!
  
  「芷藍挖出了一個玉璧。」吳錦用靈力撿起那個被丟在地上的玉璧,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環。
  
  顧靈煙看到玉璧一愣「這…」
  
  「是玉符!」九夜也驚訝的說,然後馬上皺起眉。
  
  用玉符設下結界的方式,是很古老的術法,甚至要追溯到上神的時代,現在還有人有辦法設下這樣的結界?
  
  「芷藍在那邊!」袁白要往下衝,卻有人比他更快。
  
  顧靈煙已經比袁白更早進入瘴氣中。
  
  看到顧靈煙離開,蕭飛塵才稍微鬆口氣「呼,嚇死小爺我了。」他從沒看過顧靈煙的表情這麼可怕。
  
  吳錦皺眉低聲說:「芷藍跟她師父的牽絆也太深了吧!」
  
  袁白也贊同的點頭。
  
  九夜在蕭飛塵旁邊,卻古怪的盯著他一會才說:「若不見的人是你,我會更兇。」然後他跟著顧靈煙的背影進入那瘴氣形成的黑氣中。
  
  九夜身影消失後,留下蕭飛塵一臉複雜的楞在當下。
  
  只是慢了幾息的時間,九夜要往下衝卻已經找不到顧靈煙的身影,而顧靈煙此時卻在一片黑霧中,她努力往芷藍的方向去。
  
  但很快她發現自己就撞入幻境之中。
  
  她雖然持著能抵禦瘴氣的符咒,但她卻沒辦法抵抗自己在的地方變成幻境,她聽到女子的尖叫從某個小屋傳來,她馬上衝進去。
  
  卻看到了芷藍人壓在床上!
  
  她幾乎是本能的反應,揮刀斬殺了那個人,卻發現那只是幻化的人形,很快就變成煙霧消失。
  
  但這是顧靈煙第一次對凡人揮刀,不問緣由的殺死一個人,只因為這人在傷害她的小徒。
  
  「你不是很清高嗎?最後還是動手了…」
  
  『芷藍』一邊說一邊從床上坐起身,衣衫不整的看著她,神情卻有些詭異。
  
  她穿的不是平日的衣服,而是農民的粗布衣。
  
  顧靈煙愣住,以為是在跟自己說話「芷藍…」妳怎麼變成這樣?
  
  「我只是失手,我…沒辦法…」
  
  另一個鬼魂的聲音從顧靈煙背後傳來,她才意識到『芷藍』不是對自己說話。
  
  突然四周湧現的許多的雜語,像是這個空間擠滿了人,但目力所及之處卻沒有任何形體顯現,讓人毛骨悚然。
  
  顧靈煙突然感覺臉前一陣溫暖,芷藍紅著眼睛一副著魔的模樣站在自己面前,她雙手捧著自己的臉。
  
  她開口喊「芷藍?」你現在是清醒的?
  
  「讓我對妳撒個謊好不好?」芷藍看著她。
  
  周圍的竊竊私語不停傳來,聲音多到顧靈煙無法辨認她在跟誰說話。
  
  「我好喜歡你,我知道我們都是女子,但是就沒辦法控制自己。」她喃喃自語的說,但紅著的眼睛卻落下兩行清淚。
  
  這句話到底是芷藍的心聲,還是那些鬼魂的話語,顧靈煙已經分辨不出來了。
  
  「芷藍,我帶你回去。」顧靈煙說,她伸手要拉住芷藍時,卻被人打斷。
  
  「你們不應該在一起!」
  
  男人的怒斥聲傳來,然後是無數隻手扣住了芷藍,密密麻麻的將她的臉遮擋起來,似乎要將芷藍拖往深淵。
  
  而芷藍沒有任何掙扎,就這樣被那許多的手拖往更黑沉的瘴氣。
  
  「不!」
  
  顧靈煙在芷藍即將被那些手抓走時,她扣住芷藍的手,無數的手伸出來要拉開兩人,只是顧靈煙有靈氣護身,但她身上的披掛被扯掉了。
  
  可是她無暇關心那件衣物,只擔心眼前的芷藍,一但放手可能就會失去她。
  
  此時房間的幻境卻很像被人傾斜,顧靈煙感覺自己拉住芷藍,但芷藍正被人往下拖,她背後的土地也開始移動,她可能也會跟著掉下去。
  
  「芷藍!」她想喚醒芷藍,但回應她的只有芷藍空洞發紅的眼睛。
  
  顧靈煙念咒將自己定住,然後手緊拉住芷藍,她很害怕,現在腦海有一堆問題,為什麼她不回應自己,為什麼芷藍變成這樣。
  
  引以為傲的冷靜不在,她慌張起來。
  
  從沒有想過只是離開一趟,芷藍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現在自己只能緊緊扣住芷藍的手,但她隱隱有些害怕,她會不會扯斷芷藍的手,會不會傷害了她?
  
  然後她感覺到眼睛一陣濕熱,這時顧靈煙才意識到,自己哭了,因為害怕失去一個重要的人。
  
  心口的劇痛的感覺催促她緊抓芷藍,眼淚就這樣滴落到芷藍的臉上。
  
  或許是顧靈煙的聲音,也或許是她的眼淚。
  
  那一點冰涼,讓芷藍僵硬的在那一堆手中轉頭,有一瞬間她好像回神了!
  
  但她只是突然把手一扭從顧靈煙的手中抽走,然後帶著一種訣別的微笑消失在黑暗中。
  
  …因為不能讓師父被拖入那黑暗中。
  
  芷藍迷糊的想,然後她就徹底失去意識,人也消失在那團黑暗中。
  
  「不!」
  
  顧靈煙爬起來抽出寒光劍,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劈砍什麼。
  
  隨著那團瘴氣消失,顧靈煙愣在原地,她看著自己的手,恨起自己怎麼沒有抓緊。
  
  只要再用力點,說不定她就能拉回芷藍了!
  
  這時九夜終於衝破迷瘴出現在她身邊「你們修道人不是最擅長驅散瘴氣,還楞著幹嘛?」
  
  顧靈煙這才驚醒似的起身施法。
  
  「說不定把瘴氣清除,還能救回芷藍姑娘。」九夜提醒顧靈煙。
  
  他記得陶芷藍這個小姑娘,當年飛塵進入顧靈煙的府寶,她為了不讓自己進入,甘願斷了一隻手也要守住,這樣倔強的姑娘不可能放棄求生的!
  
  當然九夜最主要的心思,是希望顧靈煙不要與蕭飛塵計較。
  
  「…」顧靈煙紅著眼這拿出自己的符咒開始驅散瘴氣。
  
  所幸在九夜的提醒下,在她將瘴氣驅到一定區域後,她居然在某個角落找到了昏迷的芷藍。
  
  但即使她與九夜合力,也只能將瘴氣先封印在小村莊的邊界,全力淨化需要大量的人力跟時間。
  
  但她現在卻無心去管,只是關心懷裡的芷藍,她的小徒還活著嗎?
  
  雖然還有呼吸,但沒有清醒前,她無法探知芷藍的魂魄是否完整。
  
  「芷藍!」袁白看到顧靈煙抱著芷藍,他想衝上去,但肚腹卻猛然被踹了一腳,導致他摔倒在地。
  
  「滾!」顧靈煙抱著芷藍臉色極差的轉身,將芷藍抱到她們在蕭氏的帳篷內。
  
  看到桌上的招魂器具,她瞪了一眼,將桌上的東西都掃落,發出可怕的聲音。
  
  蕭飛塵站在遠處不敢靠近,吳錦安慰的輕拍袁白將他扶起來「芷藍找到了,應該沒關係吧…」
  
  蕭飛塵煩躁又不敢上前打擾,直到九夜扣住他。
  
  「你先告訴我,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事?」他表情嚴肅的看著蕭飛塵。
  
  「你們到底讓陶芷藍做了什麼?」
  
  ※
  
  另一邊,顧靈煙把芷藍安放在床上,她把脈後發現芷藍肉體應該無恙,可是她卻還在昏迷不醒。
  
  看著地上的法術符紙,只是簡單的附身術,芷藍剛剛甩開她的手,那應該是有回魂,只是現在她還不敢肯定。
  
  看著芷藍蒼白的臉,顧靈煙感覺一陣心疼,她按著自己胸口,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披掛沒了,但已經不重要了。
  
  心口很痛,痛的像是有人挖了一塊,她看著床上的芷藍,握著她的手,害怕自己一放手芷藍就會消失在她眼前。
  
  「寒光女士,芷藍到底怎麼了!」袁白抱著肚子在帳前說:「至少讓我們看一眼吧!」
  
  之後袁白就衝進營帳裡。
  
  顧靈煙強迫自己冷靜才從床邊離開,替芷藍蓋好被子後,才繞出屏風轉身瞪著蕭飛塵他們「你們先講清楚,到底是哪裡拿到這本書的?」
  
  吳錦害怕的往後退一步,袁白則咬著唇看向蕭飛塵,蕭飛塵眼神游移了下才開口。
  
  「我們在過來的路上,遇到一個算命的…他說我此行必會找不到東西,說給我這本書讓我用上面的方法找,所以才帶著這本『禁書』…」
  
  看到顧靈煙面色森冷,他強調「我們也真的探問出村里的事情!那裡有個村長把村里的姑娘抓來囚禁,村長經營私娼與外人交易,但是還沒問到,芷藍就…被附身了。」
  
  說到這蕭飛塵也反應過來,這本書就是個陷阱,要讓他們的某人自願被附身,最後可能會被害死。
  
  顧靈煙寒著臉,倒是九夜先替他開口「看來他們是被騙了。」
  
  蕭飛塵、吳錦跟袁白歉疚的低頭,而顧靈煙握著寒光劍,手上的青筋都出來了。
  
  「那個算命師長怎樣?可有特徵?」九夜問蕭飛塵。
  
  「就是算命師的模樣…有鬍子穿袍子,手上好像有什麼印記,可是不記得樣式…嘶!好痛…」蕭飛塵抱著頭,九夜馬上過來按住他,施法讓他冷靜。
  
  「看來這是刻意安排的。」九夜看著顧靈煙認真說:「飛塵恐怕是想不起來的,對方不會留下線索的。」他看著顧靈煙內心卻戒備著。
  
  顧靈煙緊緊握著劍沉默一會才放鬆,就算她想施法探問蕭飛塵的記憶,恐怕九夜也不會肯的。
  
  「寒光女士,至少芷藍有救回來,您就別生氣了。」吳錦細聲說。
  
  顧靈煙卻聲音低沉的開口「這種附身術,輕則喪智,重則喪命…你們為什麼擅自讓芷藍用!」
  
  她說完把桌上的殘存的法陣也毀掉,發出巨大的聲響。
  
  幾個人除了九夜都唬了一跳,誰也沒想到因為芷藍,一向高冷的寒光女士會生氣。
  
  這讓他們都很害怕。
  
  「我們真的不知道阿!」吳錦嚅囁的說:「誰會想到這麼…嚴重。」
  
  袁白摀著肚子表情不服的說:「女士是怪我們讓芷藍用吧!不然如果今天是別人,女士至於這麼生氣嗎?」
  
  顧靈煙又握緊劍,之後才用沉冷的聲音開口「你們身邊都有在乎你們的人。」
  
  顧靈煙看著他們,一個個的看過去「如果今天是你們其中一個躺在這,他的家人難道就不追究你們?」
  
  「如果今天躺在這的是蕭飛塵,九夜公子難道不會生氣?」她直接的說。
  
  九夜沉默,而蕭飛塵卻能感覺他扣住自己的手重了下。
  
  「如果是你呢!吳錦,你的家人就不會生氣?」顧靈煙看著吳錦。
  
  幾人都低下了頭,只有袁白不甘心的看著顧靈煙,他是孤兒,並不懂蕭飛塵跟吳錦的沉默,或者說他本就沒有家人的牽絆,所以他不懂。
  
  「你們都出去吧。」顧靈煙說「芷藍沒有醒之前,我就不會去處理瘴氣的。」
  
  九夜領著蕭飛塵先走出去,後面跟著吳錦拉著袁白,袁白卻甩開她的手走上前。
  
  袁白看著顧靈煙說:「芷藍是自己同意的,女士為什麼總要拘著她,之前不讓她留在琉光閣就算了,這幾年什麼活動都不讓她出席…」
  
  「滾!」顧靈煙猛然抽出寒光劍指著他怒吼。
  
  其實袁白說了什麼,顧靈煙是沒有聽清的,只是她很憤怒,為什麼是她的芷藍受到了傷害,其他人為什麼可以這樣無傷無痛的在自己面前?
  
  袁白看著眼前的劍,他錯愕看著顧靈煙,這是芷藍口中高冷如月的師父?
  
  九夜在帳外舉著營帳等袁白出來,看到兩人對峙的樣子皺眉提醒「女士,別欺負小輩。」她拿著劍指袁白這樣有失身分。
  
  但對顧靈煙而言,芷藍都出事了,她還要什麼身分?
  
  想到這,手上的劍又握緊了幾分。
  
  能留下蕭飛塵一條命,已經是她極力忍耐了,現在…
  
  就在袁白跟顧靈煙僵持時,芷藍虛弱的聲音從床上傳來「師父…」
  
  「芷藍!」袁白馬上激動的想上前,但被顧靈煙擋住。
  
  顧靈煙也放下劍馬上回到床邊,看到芷藍睜開眼她擔憂的確認「芷藍?」
  
  芷藍看到師父沒事,她才放心微笑,太好了!
  
  一旁的袁白看著芷藍跟她師父,內心想上前卻發現沒有他的位置,只能沉默的退出去跟吳錦他們會合。
  
  顧靈煙沒有管袁白只是擔憂的問:「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
  
  芷藍看著顧靈煙說:「師父沒事就好,幸好…師父沒被拉走。」在她心裡,師父沒有受傷就好。
  
  顧靈煙心裡一軟,嘆息的將芷藍按在床上「你先好好躺著休息。」
  
  她看著帳外「我先跟他們談一下。」
  
  芷藍卻拉住顧靈煙「師父!」
  
  顧靈煙看著她表情詢問。
  
  「師父…那個法術是我自願的,不要為難他們。」芷藍軟軟的說,剛剛她迷糊間也有聽到他們爭執的內容。
  
  但是自己太心急了,想要替師父完成找到瘴氣的任務。
  
  顧靈煙看著芷藍,袁白的話卻飄過心頭。
  
  芷藍是自己同意的,女士為什麼總要拘著她
  
  顧靈煙伸手摸著芷藍的臉「為什麼不等為師回來?為什麼要擅作主張?」
  
  芷藍咬著唇一下才小聲的說:「若能早點處理完,師父就能回四方府了,掌門也會覺得師父辦事俐落,所以…」她看著顧靈煙寒冰似的表情,低下頭表示自己知錯了。
  
  我知道自己跟師父差著四百多年的修行,可是我也想照顧師父,想要讓她覺得驕傲…
  
  她忍不住的紅了眼,但顧靈煙已經走出去,她想開口卻不敢說話。
  
  師父一定對我很失望吧?
  
  為什麼我就不能好好表現呢?
  
  芷藍躺在被中,眼淚從眼角流出落在旁邊的枕上。
  
  實際上顧靈煙走出營帳時,眼中也是帶著水光的。
  
  她一直把芷藍養在身邊,卻沒有想到芷藍也看透她最想要的東西,她急切想要替自己完成事情的心意,這份心意讓她很感動但又後怕。
  
  萬一她沒有及時回來,萬一芷藍死了…
  
  光是想到這,她的心口就傳來陣陣的痛,這時她才意識到比起那些虛名,她發現自己更在乎芷藍的性命。
  
  因為我已經…
  
  有個答案幾乎要從內心破出,但這終究是違反倫理的!
  
  她強壓下那可怕的想法,嘆息一聲後收拾好情緒,才走向蕭飛塵的帳篷。
  
  既然芷藍醒了,她還是要處理瘴氣的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98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女女|小說|百合|原創|古代|愛情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馬
好可怕的招魂術,還好寒光的眼淚喚回了芷藍。

07-25 2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kc62RG489z喜歡推理作品的人
正式版1.0.4更新!無血腥驚悚要素! Maplestory謎題煉金術士~瑪迦提亞殺人事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