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08:怪胎秀(中)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20-02-22 07:55:34│贊助:22│人氣:442
遲到兩個月的中半部終於生出來了~


同步發表於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另外,EP的鳥頭系列連載目前已經和小屋同步囉,如果喜歡直行格式請移駕至EP


~*~

    「所以你們發現了什麼?」吉米坐進沙發後這麼開口。

    「一些可疑之處。」翹鬍子遞給他咖啡,順便拉下百葉窗隔絕同僚們的窺視。「關於你的說詞的可疑之處。」

    翁肥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崁蒂則是裝作事不關己地聳肩。

    「而你認為我能給你合理解釋?」人類眼珠在鵜鶘眼眶裡骨碌碌轉動著。

    「我相信你,吉米,你是S市最優秀的私家偵探。」

    「感謝稱讚,我們不如先來複習一下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好了……」

    翁肥瞥見窗縫閃過一小團粉色物體,小屁普偷偷摸摸從翹鬍子堆滿雜物的書櫃爬上天花板,輕而易舉地包住監視器鏡頭將它融化。

    這下最好別出什麼亂子,這裡可是他媽的警察局。

    他感到冷汗從頸背流下。

    「讓我想想,你說你在那三個痞子挾持所有人時剛好返回事務所?」翹鬍子倚在辦公桌旁問道。

    「對。」吉米點了點頭。

    「而市長秘書和其中一個痞子當時就已經中槍死了?」

    「沒錯。」

    「所以你才對剩下那兩個痞子開槍?」來自辦公室外的玻璃碎裂聲讓翹鬍子警覺地挺直身體。「……搞什麼?」

    接著是成串尖叫與槍響。

    一個滿臉血的小警察闖了進來。

    「死人──活死人──」他哀號著倒地,隨即被一雙腐爛的手拖出辦公室。

    更多腐爛的手撞破玻璃從百葉窗縫伸出。

    「幹!」翹鬍子連忙開槍反擊,絕望地瞪著活屍堵住所有去路。「怎麼又來了?!」

    「這下該怎麼辦?」翁肥對吉米大吼。

    「我們還有一扇對外窗。」看來小陳真的想逼我乖乖就範啊。吉米掏出鋼筆手槍暗忖道。

    「你要跳窗逃生?」

    「對,順便帶上翹鬍子。」幾根黏液觸手從吉米的袖口探出,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纏住翹鬍子和崁蒂往窗外扔。

    「吉米!」翁肥尖叫著看著吉米化為一大坨屁普並將他包裹其中,一陣天旋地轉後,他發現自己躺在警局後門的垃圾桶裡,身旁還有同樣狼狽的翹鬍子警官。

    「這邊!快過來!」恢復人形的吉米抓著崁蒂鑽進一台警車。「晚點再跟妳解釋!」

    「我很期待喔。」崁蒂死瞪著他,身體仍不由自主地打顫。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翹鬍子被翁肥拖拉上車後對他們怒吼,隨即被小屁普嚇得不停尖叫。

    「市長秘書和其中一個痞子死時手無寸鐵。」吉米踩下油門讓他摔回後座。「我先是撂倒他們,然後才在腦門補上子彈。」

    「有屁普在車子裡!!」

    「我確實是故意殺死他們的。」

    「你到底和市長在盤算什麼?」翹鬍子仍在歇斯底里地尖叫。

    「你需要冷靜點,警官。」吉米轉進一個死巷後轉身注視他,黏液觸手再度從袖口探出。「我可不想吃了你。」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感覺自己快瘋了。

    小陳從血跡滿佈的牆壁浮出,對仍在啃食死警察的活屍搖頭,不禁感謝起吉米當年把他給消化到只剩骨頭。

    「他們逃了,達爾頓女士。」他對隨後出現的莉茲說道。「叫出之前死於克拉肯聖殿的信徒來抓人確實不是好方法。」

    「我不認為你的方法有好到哪去。」莉茲優雅地把一個半死不活的警察剖腹。

    「我比你們更清楚王吉米那顆扭曲的腦袋是如何運作,抓走他的助手並不會對他造成多大威脅,他不會在乎的。」

    「但性暴力受害者不太可能聽進兇手的隻字片語,陳約翰,由你來說服吉米加入我們是不可能的。」

    「聽起來妳並不認同普羅米修斯‧湯普森選擇我來負責徵招王吉米?」小陳無視她的嘲諷繼續巡視四周。

    「當然,那男人就是搞不懂這點才會叫史雲頓把你弄回人間。」

    「妳要撤退了?」

    「如果王吉米不可或缺,我認為有更好的籌碼。」她抽出倒楣警察的腸子低喃起咒語,暗紅色黏液再次從腳邊漫出。「把監視器影像銷毀再跟我們會合。」

    「活死人怎麼辦?留在這裡驚嚇民眾嗎?」

    「別擔心活死人,他們現在是我的財產,會和我一起移動。」

    「真方便。」小陳在莉茲與活屍們消失後露出狡猾笑容。

    銷毀監視器影像太便宜吉米了。

(鴛鴦中菜館,S市,二十年前)

    「到頭來你還是相信那些宗教狗屁?」小陳不滿地把裸男雜誌闔上。「像你爸媽和教會那堆瘋子一樣?」

    「不,我從不相信。」吉米仍在望著夜空發呆,彷彿能從光害嚴重的空中找出被文明遺忘的星斗。

    「是嗎?真看不出來,牧師還說你很有潛力進神學院呢。」

    「我只相信愛,愛能讓這世界變得更好,僅此而已。」

    「你愛我嗎,吉米?」

    「我愛你就如同我愛露西一樣。」

    「多麼模稜兩可的回答。」

    「你想聽真話嗎?」

    「求之不得,我已經等很久了。」

    「我爸媽會殺了我。」吉米湊向他。「但我確實更愛你,陳約翰。」

    小陳頓時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

    「他們要是想殺你得先經過我這關!我隨時奉陪!」他用力抱住吉米。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吉米無奈地笑著。

    「當然!」他搓揉吉米的頭髮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明天見囉。」

    「嘿……你可以留下來,我們可以看整晚的漫畫或打整晚電動,反正我爸媽最快也要明天才回來,他們的班機好像又延誤了。」深褐雙眸在眼眶裡骨碌碌地轉動,這讓小陳產生一股扭曲的佔有欲,他恨不得挖出那雙眼裝進罐子,這樣就沒人能和他搶奪最珍貴的寶物。

    他的吉米。

    他的。

    「還是不要好了,反正我明天還是要來你家洗菜,況且我爸媽不喜歡我住朋友家,他們總覺得那很不好意思。」他起身時順便把雜誌塞進對方手裡。

    「這是……」吉米翹起眉毛。

    「怕你太想我,先借給你但不准弄髒就是了。」

    「噁!」吉米故作嫌惡地吐舌,但突如其來的門板嘎吱聲讓男孩們瞬間止住所有動作。

    「你們……在做什麼?」

    王老闆驚駭地瞪著他們。

~*~

    帖木兒再次踏進泳池時發出嫌惡的低吼,肌膚接觸海水時迅速被鱗片覆蓋,比利則像個小孩一樣愉快地跳了進去但又馬上竄出水面。

    「我聽見了!」他對慘遭水花濺滿身的潘蜜拉大喊。

    「來自大海的聲音?」潘蜜拉嘆了口氣。

    「對!就像我剛才說的一樣!『陸地令你命絕,汪洋予你新生,大海會告訴你答案。』我又聽見了這句話!」

    「我什麼屁都沒聽見。」帖木兒攤手說。

    「因為你又不是我。」比利回嘴道。

    「隨便啦,所以我能離開泳池了嗎?」

    「你想上來就上來吧。」潘蜜拉對他聳肩。「比利的情形確實值得繼續觀察,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機會錄下那段聲音。」

    「感謝上蒼,我終於不用變成那群科學家的焦點了……」帖木兒碎念著爬出池子,接過理查遞來的浴巾把自己擦乾,對金髮殺手陷入沉思的神情感到疑惑。「怎麼了小混蛋?不舒服嗎?」

    「……只是有點疲倦而已。」理查撒謊道。

    「你的臉色確實有點蒼白。」

    「別擔心我,帖木兒,我不會有事。」

    「理查還好嗎?」潘蜜拉走向他們。

    「我帶小混蛋去休息一下,他看起來不太OK。」帖木兒指指理查。

    「你們可以用我的客房。」她翻了個白眼。

    「嬌滴滴的殺手女王。」比利在泳池裡吐槽道。

    「閉嘴啦!」

    理查在帖木兒沖第二次澡時看著德‧拉以克莊園客房裡的魚缸發楞,仍在思索比利剛才聽見的那段話,那和他在克拉肯聖殿被未知X抓進水裡時聽見的有重複之處。難道這與安卓亞斯告訴他的真相有關?他的生父真是來自汪洋的怪物?所以他也是個怪物嗎?

    他甚至沒注意到魚缸裡的小丑魚全都往他的方向聚集。

    「你會找到答案,孩子。

    陌生嗓音讓他猛然抬頭。

    他終於發現那群盯著他看的小丑魚,牠們不斷開闔的嘴彷彿正在言語。

    「大海會告訴你答案。

    他感覺顫抖席捲全身。

    「媽的沒熱水!」帖木兒憤怒地走出浴室,這讓理查瞬間被拉回了現實,小丑魚也一哄而散。

    「我來聯絡潘蜜拉的管家。」他連忙拿起話筒。

    「算了沒差,我以前也碰過,莊園這一側的浴室經常這樣。」帖木兒阻止他的動作。「消炎藥吃了嗎?」

    「吃了。」

    「在更多線索出現前都不需要我們動身,所以你最好給我好好休息,潘蜜拉要是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準會把我們給操死。」

    「我知道。」

    「振作點小混蛋。」帖木兒捧住他的臉頰。「我需要你,你可是我搭檔。」

    理查有些無助地凝視對方。

    他多想告訴老搭檔他確實不太對勁。

    「我想我還是先睡一覺好了。」

    他瞇起眼笑著,這讓帖木兒著實放心不少。

    然而,理查的小歇並不平靜,克拉肯聖殿的慘劇不斷在夢裡循環播放,鮮血、斷肢、身首分離的魚怪,所有影像如刀刃逐漸將他的理智刮刨殆盡,直到那陌生嗓音再次出現。

    他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有著捲曲褐髮與翠綠眼珠的男人面前。

    「大海會告訴你答案,理查。」

    男人對他說。

    「你是誰?」他鼓起勇氣發問,眼前所見立即被浪濤覆蓋。

    「你他媽在幹嘛!」帖木兒奮力抓住他。「你竟然在夢遊?!」

    「……我在夢遊?」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傾倒的魚缸,小丑魚悽慘地在地毯上扭動。

    「該死!我從來沒看過你夢遊!」帖木兒把他抱進浴室。「我要跟密醫說他開的藥會讓你產生副作用!」

    「那些魚……」

    「嘖!你還有時間關心那些魚!」

    「牠們快死了……」他喃喃自語。「離開海水……會殺死牠們……」

    「好啦好啦我去救魚。」帖木兒無奈地搓揉金黃色亂髮。「快把自己弄乾淨!」

    「……嗯。」

    他扭開蓮蓬頭讓溫度尷尬的水花灑滿身軀,腦海已無法將夢中所見的男人從記憶中洗去。

    但他確實在夢醒前聽見那男人的名字。

    「阿芒德。」

    他輕聲低語。

~*~

    露西在一隻手搭上肩膀時驚跳一下,發現是同學後鬆了口氣。

    「凱文!你嚇了我一大跳。」她努力擠出笑容。

    「抱歉。」名叫凱文的大男孩回以靦腆微笑,似乎對露西頗有好感。「有人在找妳,應該是妳的訪談對象。」

    「喔?在哪?」

    「系館樓下,一個老太太。」

    「老太太?」

    「頗有氣質的老太太。」

    「頗有氣質的老太太?」

    「大概是妳最近訪問的電影院老闆娘。」

    「這……啊!我想起來了,她上次說有舊海報想拿給我,應該是她沒錯!」她恍然大悟地說。「如果我沒進教室就幫我跟教授說一聲囉!感謝!」

    「沒問題!」凱文對露西的背影傻笑著。

    露西走下樓梯時沒見到任何老婦人,老小丑痀僂地站在暗處對她微笑。

    她想尖叫,但一隻手摀住了她的嘴。

~*~

(鴛鴦中菜館,S市,二十年前)

    王吉米死了。

    小陳確信這才是王老闆夫婦亟欲掩蓋的事實。

    「他不可能一聲不響就離開S市!」他對王老闆怒吼。

    「吉米只是想旅行一陣子,沒什麼大不了。」王老闆面無表情地回答。

    他回家後甩上房門,把臥室裡所有東西全都砸了一遍,最後癱坐在一片狼藉中發出嗚咽,被木屑刮出血痕的手指不斷顫抖。

    他無法想像為何有父母能對孩子做出這種事情。

    他們瘋了。

    「他們殺了你……他們該死的殺了你……」

    「他們確實殺了我。」

    他感到寒意爬上背脊。

    「……吉米?」

    「我回來了,約翰。」

~*~

    「所以你要告訴我你向警方隱瞞市長幹掉好幾個小王?」翹鬍子對吉米哀號。「天啊王吉米,你有沒有丁點職業道德?」

    「你似乎對於我就是屁普反而一點也不驚訝?」吉米又吐出一個完美過頭的煙圈。

    「我驚訝幹嘛?你又還沒把我融掉!」難怪對屁普這麼了解,該死的鳥頭偵探。翹鬍子不快地倒回座椅。

    「你確實不用擔心,你看起來跟翁肥一樣不怎麼好吃。」

    「欸。」

    「抱歉啦翁肥。」

    「我確實該感謝你在那次事情中救了我……雖然你把始作俑者連人帶船吞了。」崁蒂不情願地開口。

    「知道妳還活著是整件案子裡最美好的事情。」吉米對她眨眼。「妳很堅強,沒有多少人能比妳堅強。」

    她只能回以無奈笑容。

    「我們先整理一下剛才發生了什麼鳥事吧……」翹鬍子把湊熱鬧的小屁普拍到一旁。「我把你們請到警局,好讓我們知道市長先生這下準備吃不完兜著走,接著是群活死人闖了進來大開殺戒,吉米現出原形把我們救出來,偷了台警車躲在死巷裡避難,我有漏掉什麼嗎?」

    「那群活死人的穿著。」吉米提醒他。

    「那群活死人的穿著?」

    「他們穿著克拉肯聖殿的信徒長袍。」

    「你竟然還有時間注意他們的穿著……好吧,這下是群復活的嗝屁信徒跑來襲擊警察局,我們有哪裡惹到他們?我甚至懶得去聚會所門口開違停罰單啊。」

    「你真想蹚這場渾水嗎,警官?」吉米湊向他,順便阻止試圖插嘴的翁肥與崁蒂。「誠實回答我。」

    「噢……我非得點頭答應才能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對吧?」他惱怒地搓揉太陽穴。

    「沒錯。」

    「好吧,我願意蹚這場渾水,王吉米大偵探,告訴我實情。」他嘆了口氣。

    「這些混亂都與千年會有關。」

    「該死又是千年會!」

    「你還記得我們在卡斯楚區遭遇的活死人與鬼魂攻擊吧?」

    「我怎麼可能忘掉?」

    「很好。我們現在和一群擁有特異功能的老人槓上,弄出活死人和鬼魂之類的恐怖東西只是其中一位的專長,這群老人想用來自亞特蘭提斯的失落海底科技統治全世界,順便把人類基因用放屁飛天魚怪血液提煉出來的藥物改造得更強大,這絕對會造成大規模死傷。」吉米向翹鬍子解釋。「基本上就是這樣,綠丘療養院的非法實驗、鯡魚幫的崩潰,還有楊傑夫的謀殺案都是千年會的傑作,史雲頓的案子則是他們自相殘殺的結果。」

    翹鬍子的表情像是遇到神經病一樣。

    「你確定……那就是我們將要面對的事情?」

    「嗯哼,如果我們沒及時阻止那群老人家就會演變成那樣,挺不好玩的。」

    「那你為何不趁早告訴我!」翹鬍子揪住他的衣領。

    「這不是條子能應付的事情。」他聳了聳肩。

    「你這個怪物又能自己應付嗎?」

    「或許,不能再有更多無辜之人犧牲。」

    「我不是無辜之人!我是警察!我不會讓你這抓猴的單打獨鬥!」就在翹鬍子粗聲喘著氣準備繼續飆罵時,翁肥的手機不是時候地響了起來。

    「是露西!」翁肥發出驚呼。

    「大家安靜,我的合夥人要跟女友講電話囉。」

    「真甜蜜。」崁蒂調侃道。

    「露西?」翁肥無視眾人嘲諷接起電話。

    「好久不見啊,史密斯先生。」

    莉茲‧達爾頓的聲音飄出手機。



~待續~



喔不露西被抓走惹

(帖木兒:小混蛋快要壞掉啦幹Q皿Q)

(理查:我沒有快要壞掉,我只是快要變成水行俠了ˊ3ˋ)

(潘蜜拉:閃屁閃啊你們兩個="=)

(比利&崁蒂:GET A ROOM)

(殺手好基友:閉嘴啦)

(小丑魚:我們才是快要壞掉了QwQ)

(翹鬍子:嗚嗚嗚這個世界好殘酷QAQ)

(翁肥:小陳根本有恐怖情人屬性吧=_=)

(吉米:哎呀你怎麼知道^V^)

(小陳:到底誰才是恐怖情人啊...)→和翁肥一起被黏液拖走

有空來畫畫小陳的人設好了~

從這段只有五千多字來看,下半段可能又會將近破萬吧ˊ_>ˋ






縮圖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7/05/14/08/54/clown-2311538_960_720.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936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鳥頭俠|小說|驚悚|黑暗|推理|搞笑|鵜鶘|靈異|馬戲團|freak show

留言共 1 篇留言

ilwiKAMINA
所以,對抓猴這職業而言,告訴警方客戶幹掉小王這項"隱私"跟不告訴警方,到底那個才是違反職業道德?XDXDXD

屁普的人肉美味判定標準,跟鳥頭生前的飲食喜好有關嗎?

02-23 00:54

黃勤(金絲眼鏡)
吉米一定認為後者才比較有職業道德(翹鬍子表示崩潰

翁肥:他都能把監視攝影機吃掉了,我才不相信他有味覺=_=02-23 01: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 Diptyqu... 後一篇:SEVEN漫畫劇本 人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國產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