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似是故人來-53 幫助(上)

作者:馥閒庭│2019-09-17 17:40:02│贊助:26│人氣:118
  後宮是女子的天下,也總是充滿著各種八卦流言,畢竟宮人的娛樂,也只剩下這些了。
  
  「最近俞昭容那不太平,聽說了嗎?」
  
  「什麼意思?俞昭容又鬧起來了?」
  
  「不是,是有人看到,有個白影在雀樓那徘徊,是那個…跳樓宮女的靈魂!」
  
  「別說了,這麼可怕的事情!」
  
  宮女的絮語飄過耳邊,坐在涼亭裡的人卻陷入回憶。
  
  是阿!她也曾經是個宮女。
  
  從小時候就被賣進宮裡了。
  
  「農家孩子,幹活要力氣,女孩子沒用。」她爹是這樣說的。
  
  因此她被賣進了宮,並不覺得很糟,反而有碗安心飯吃。
  
  跟她一樣的姑娘成千上百,大家一起進了宮,像是錦鯉池裡無數的魚,她優游自得,直到她認識了久華。
  
  她以前的名字就叫來弟,一直到俞昭容前,因為太難聽,才被改為翼雲。
  
  但久華不一樣,她原本就叫久華,安靜而沉默的個性,讓她溫吞的承受那些零星的欺負。
  
  宮女之間也是會攀比的,久華的容貌,翼雲第一眼看到,就知道她可能會成為躍龍門的錦鯉,只要她想要的話。
  
  可是久華不想。
  
  她很好奇,兩人越走越近,她漸漸了解這個人,她們一起站在俞昭容背後,從俞才人到俞昭容。
  
  曾經她以為這個只有女子的後宮,即便有風浪,也是那些權貴的掀起的,她跟久華會一直安穩待在池子底,當兩隻無憂無慮的小魚。
  
  她們甚至說好,出宮後,若沒有喜歡的人,就乾脆一起住,開一間店,久華懂字會算,她熱情,若是做個小生意,兩人也能活。
  
  但她直到那天才知道,既然在後宮這個池塘,她們就注定沒有平靜,權貴的一顆石頭,落到池子掀起的漣漪,總會變成驚滔駭浪吞噬她們。
  
  那次她如以往,去替娘娘採買民間的水粉,只是回來時,她親眼看到久華如同石子掉落池底的摔在她眼前。
  
  血緩緩的從她腦後滲了出來,她只覺得很痛、很怕,手指都發涼了,等她意識到那個跳樓的人可能是她認識的人,她驚恐的衝上前,她想確認,那真的是久華嗎?
  
  是她常穿的裙子、她的髮式,還有她的面容?
  
  「久華!」她尖叫。
  
  久華睜開眼看著她,溫婉中帶著憔悴的面容,不只是疼痛跟死亡的原因,她的手緊緊扯著自己「阿雲,我…我…好累…好怕…」
  
  翼雲不懂,她累什麼?又怕什麼?
  
  但還是下意識地抱著她,看著地上血漫出來,她心很痛,那個多年的好友就這樣突然的消失了。
  
  留下一具殘破的空殼。
  
  殘破…
  
  想到這,翼雲總忍不住看著自己的手,已經清洗乾淨的手卻還是能聞到那日鐵銹般的血腥味,久華的血好多,多到染了她的裙子,都沁滿了那種朱色。
  
  她忘記不了,她請俞昭容讓自己親自替久華收埋,俞昭容打量自己後點頭,沒有為難的給了她一個小間,讓她替久華清洗。
  
  但當她脫下久華的血衣,她卻尖叫出聲。
  
  「阿!」
  
  她渾身發冷,她從沒看過一個女子身上,會有這樣多的痕跡。
  
  久華蒼白的屍身,滿是青紫的咬痕跟傷痕,還有著她只在俞昭容身上看過的,吻痕。
  
  久華跟誰歡好了嗎?
  
  可若是偷情的魚水之歡,為什麼她還要跳樓?
  
  翼雲想不通,只是打水替久華處理起來,而越讓她驚心的是,越是私密處,久華身上的傷痕就越多,她手抖到幾乎無法繼續。
  
  這樣的久華到底承受了多少傷痕,那些傷痕是新舊交疊的,代表久華長期受到這樣的虐待。
  
  而自己這個最親近的姊妹,卻不知道久華遭受這樣的對待,翼雲感覺內心的自責湧上來。
  
  久華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到底是誰對你做這樣的事情?」翼雲喃喃的問。
  
  這樣的傷痕,傷害的不是皮肉,而是心靈,若是久華跟哪個太監、侍衛看對了眼,有什麼魚水之歡那就罷了。
  
  但對方為何這樣傷害久華!傷害她的好友!
  
  就在她痛苦時,背後卻傳來吸氣聲。
  
  「天啊!」俞昭容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翼雲趕緊替久華蓋上白布,然後到俞昭容面前叩頭行禮「娘娘,請您止步。」
  
  俞昭容卻沉痛地看著她說:「翼雲,久華是我的貼身仕女,我當然要來送一送她,可是…她的身上…」
  
  「奴婢也不清楚,只是久華或許就是因為被人如此對待,才…自殺的。」翼雲握緊拳,她不會讓自己的好友就這樣不明白的死。
  
  「看來必須要查清楚,到底是誰這樣欺負久華。」俞昭容也皺著眉說,她拿手帕掩著鼻子。
  
  「娘娘也不清楚嗎?」翼雲問。
  
  「我若知道,是不會讓人欺負久華的。」俞昭容皺起眉,有些自責的說:「畢竟你們是我的心腹。」
  
  「那怎麼辦?」翼雲不解,她的世界很小,只在宮牆之內,她下意識的等著昭容娘娘的指示。
  
  俞昭容想了許久「這人竟然能在我眼皮下做這種事情,一定是比我的權力更大,這樣的話,恐怕…」
  
  「娘娘?」翼雲擔憂的看著俞昭容。
  
  「不,我們另尋辦法好了…」俞昭容搖頭,她似乎有什麼主意,卻無法對翼雲說。
  
  「到底是什麼辦法?娘娘您就說吧!」翼雲卻急於尋求解答。
  
  俞昭容嘆息「翼雲,這宮裡,權力最大的人,是誰你知道嗎?」
  
  「是皇后娘娘嗎?」翼雲謹慎的回答。
  
  「對,我猜,傷害久華的人,就是皇后娘娘。」俞昭容點頭咬牙「苡蘭兒這女人,搶了我的聖寵還不夠,居然對久華…」
  
  「可是久華只是一個小宮女,皇后娘娘為什麼要欺負她。」翼雲不懂,難道久華在皇后面前犯錯了?
  
  「不一定是皇后,有可能是她的親人,本宮剛剛問過,最近進了後宮的人,除了陛下,就是皇后的姪子,苡將軍。」
  
  「苡將軍?」翼雲皺眉,難道是那位大人傷害久華?
  
  「其實本宮查過,他幾次來糾纏久華,也怪本宮為了對付閭丘家,所以無暇顧及,只是…」俞昭容勸她「翼雲,對方畢竟是將軍,你一個小小宮女可對付不起!」
  
  「娘娘,我一定要替久華報仇!」翼雲卻不肯,久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願意讓她就這樣死了!
  
  「翼雲,你若想要對將軍報仇,恐怕只有一個人可以幫你。」俞昭容見她這樣堅持,她垂眼的說。
  
  「是誰?」翼雲焦急的問。
  
  「就是陛下,只是我怕你不肯…算了,我們用別的方法吧!」俞昭容轉頭,她默默看著別處。
  
  翼雲卻跪在俞昭容面前「我肯的!娘娘,只要您告訴我要做什麼!」
  
  「那你就…」俞昭容貼在她的耳邊說出了自己的計畫。
  
  翼雲睜大眼看著俞昭容「娘娘,這樣…」
  
  「你若不想,本宮也不會勉強你,畢竟你再一年就可以放出宮了…」
  
  「不!娘娘,我願意!」
  
  翼雲沉重的點頭,她不能讓久華白死,她要替久華報仇!
  
  「翼雲你要想清楚,你跟久華不過只是同樣在我宮裡,其實不必為了她如此的。」
  
  「我願意,我要替久華報仇…況且,久華是我最重要的姊妹。」
  
  「那…好吧。」
  
  翼雲送走俞昭容後,她看著久華的屍體,替她上了妝,她貼在久華的耳邊,像是她們以前的親密「久華,你放心,我會給你報仇的。」
  
  她蓋好白布,看著太監把久華送上板車,蓋上草蓆,然後送去燒成骨灰。
  
  她轉身準備去俞昭容那邊覆命,就在她轉身時,板車上的手露了出來,像是久華對翼雲的依依不捨,而她化好妝的臉上,留下了兩行血淚。
  
  像是求她不要去。
  
  可惜這一切都被白布蓋住,翼雲都沒有看到。
  
  翼雲站在殮房外,看著公公拿著一個白色的瓷瓶給她。
  
  「真是晦氣,第一次看到有人要這個的。」
  
  翼雲沒有說話,收下久華的骨灰,只是把錢給了公公,自己就回去了。
  
  她看著懷裡的瓷瓶,在心裡偷偷的喊「久華,我帶你回去。」宮裡總是太冷,現在你在我身邊,我們總是一起的。
  
  她一邊走在宮裡,眼淚卻滴答的落下。
  
  「等我報了仇,我帶你出宮…我開一個舖子,我們一起…」她啞著聲音說不下去。
  
  這時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她們不可能出宮的!
  
  她恍惚地站在廊前,看著廊簷外,曾經在那個陽光下,有兩個姑娘的身影,拿著要送俞昭容的東西聊天。
  
  那是叫久華跟翼雲的宮女,她們的背影還在自己眼前,那時傻傻的翼雲說著許多美好,那些她們以為自己能做到的,並不困難的夢想。
  
  她還記得久華笑的那樣乾淨簡單,對自己點頭時,她以為她們可以這樣乾淨的出宮,可以靠著自己活下去,當一對異姓姊妹。
  
  她還記得兩人相約了無數次,甚至她們偷偷存了一筆錢,她說過,盤下舖子要花錢,還有許多細碎,她總是這樣細心的,替自己完善了出宮後的生活。
  
  直到這一次,她去替俞昭容買辦東西。
  
  翼雲不懂為何自己出去一趟,久華就從雀樓一躍而下,為什麼她會說累跟怕。
  
  那些美好的,屬於年少乾淨的夢想,也隨著久華的落下,碎了、沒了。
  
  這世界只留下自己一個人,那個約定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只有自己了。
  
  心口疼痛的流下眼淚,翼雲回過神,她看著廊簷外陽光下的身影,也只是兩個路過的宮女而已。
  
  有一瞬間,她有點後悔,自己這樣做真的對嗎?
  
  「你在哭什麼?」一個男子的聲音出現,翼雲驚慌地轉頭,然後腿軟的跪下。
  
  「陛下!」她抖著聲音跪下,心裡忐忑不安,這是昭容娘娘安排的嗎?
  
  不對!娘娘根本就來不及。
  
  「起來吧!你在哭什麼?還有你叫什麼名字?不知道宮內落淚是在咒寡人嗎?」陛下穿的尊貴而威嚴,只是看著翼雲的身段,打量起來,似乎是俞昭容身邊的宮女?
  
  「奴婢…奴婢的姊妹意外,所以奴婢傷心。」翼雲小心地說。
  
  陛下卻沒有如她想像的發怒,反而讓其他人退下「你們都下去吧!我跟她聊天。」
  
  「是。」
  
  侍衛都退了下去。
  
  翼雲看著眼前的陛下,她把瓶子藏進她的袖中,並準備面對她的命運。
  
  服侍的過程並沒有很美好,或許因為她是第一次,她的動作非常生澀,完事後,翼雲穿好衣服,她主動跪在地上請罪。
  
  「你想求什麼恩典阿?」陛下的聲音森冷。
  
  翼雲卻還是強撐著身體,只是跪下是腿痠軟,下體更是疼痛不堪。
  
  「奴婢…求陛下賜奴婢一死。」她勇敢地說。
  
  「怎麼?朕的臨幸,你不願?」陛下莫穎顥看著自己眼前的宮女,他一直有個隱密的癖好,就是喜歡折辱這些宮女。
  
  「奴婢願意的。」翼雲跪在地上叩頭「只是奴婢是昭容娘娘的仕女,犯下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傷心失了判斷,但是背主事情是事實,奴婢自知該死,所以求陛下一個痛快。」
  
  良久之後,陛下卻沒有答應她的要求。
  
  「你太傷心了。」陛下看著她「你是後宮的人,自然是朕的人,受到朕的照顧有什麼不對。」
  
  翼雲還是跪在地上。
  
  陛下看著她「大監,賞她。」說完就離開了。
  
  太監有些害怕的追上去「陛下…這留嗎?」他的意思是,是否要留下龍種,如果陛下不要,他們就要擊打穴道讓龍精落出來。
  
  陛下抬頭看著俞昭容的宮門冷笑說:「留。」
  
  就這樣,翼雲成了如今的襄才人。
  
--------------------
  
後宮劇情開始啦 :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2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原創|古代|百合|小說|愛情|女女|長篇

留言共 5 篇留言

黑神
我怎看完這篇心情有點複雜……
好想把兇手吊起來虐……(*^ω^*)
((欸?

09-17 18:49

馥閒庭
別虐某就好 (X09-18 01:01
退隱的緣~/銨銨
竟...竟然是這樣!(迷糊中)

09-17 19:18

馥閒庭
是的!! :D09-18 01:01
軒轅緋月
我看到翼雲這個名字ㄉ時候,想說之前是不是出現過,可是又想不起來,結果看到最後面…竟然是襄才人><

我看到哭是怎麼回事,我哭點越來越怪(?

好想虐爆兇手哦……

09-17 20:20

馥閒庭
大大的記憶力真好www
有喔~~ 第48章宮女(H)那章某在下面說明的時候有提到~
她的過去某在寫的時候也覺得好哀傷 (x
ps.幸好不是虐爆馥某 :D09-18 01:05
小松
看完有種哀傷感呢OAQ

09-17 23:08

馥閒庭
襄才人的過去 :D 接下來就靜待後面劇情發展囉~09-18 01:05
xf2014
嗚嗚嗚…QAQ各種心疼…
話說最近太忙了,都啥沒時間看(つд⊂)好可惡

09-18 07:23

馥閒庭
沒關係啊,忙完再說,反正文章會在 :D09-18 08: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