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07:克拉肯聖殿(中)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9-08-21 17:23:53│巴幣:20│人氣:442
下半部大概又要拖到9月初了


同步發表於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EP會等整個案子完結才更新


~*~

    「這下我們有了兩個委託。」理查在黑色雪弗蘭停下時說道。

    「找到潘蜜拉她爸最要緊。」帖木兒甩上車門走進旋轉奶子舞酒吧。「至於她的管家,我懷疑媒體會比我們早一步發現真相,然後條子就會被新聞引來抓變態教主了。」

    「但管家的女兒已經向他求救。」

    「我知道。」

    「我們不能坐視不管。」

    「嘿……冷靜點,小混蛋。」帖木兒抓住他的肩膀輕搖。「我知道你痛恨那種骯髒事,但我們現在全都毫無頭緒。」

    「那感覺……令人不快。」他在酒保走來時撥開老搭檔的手指。

    「養傷養得如何?」酒保指指金髮殺手頭上的繃帶。

    「不算太差,頂多因為破相而失去不少約會機會。」他逕自坐進吧檯椅。

    「少一隻耳朵不會怎樣啦,你可是多次逃過屁普魔掌的幸運兒。」酒保遞給他一杯牛奶。「帖木兒需要什麼嗎?」

    「咖啡就好。」

    「是啊,屁普這下欠我很多約會。」金髮殺手不悅地笑著,但現在的他也只能在腦中幻想要如何扭斷王吉米那顆該死的鳥頭。

    「反正你已經有男友了不是嗎?那個神經兮兮的外國學者?」酒保順便準備起自己的早餐──新鮮麥片,佐以唐人街最香醇的豆漿,加上咖啡一杯。當然,絕對不是出自那台貌似千年沒洗的咖啡機,那是帖木兒專用的,世上不會有其他人走進旋轉奶子舞酒吧只為了喝咖啡。

    「分手了。」他聳肩回應。

    「噢……我很遺憾。」

    「或許只是暫時的?」帖木兒試圖安撫他,他回以感激的微笑。

    「或許你們能說明大白天跑來我這兒的原因?又接到委託了?」酒保一邊咀嚼早餐一邊問殺手們。

    「你對宗教感興趣嗎?」帖木兒反問道。

    「當然,我信奉資本主義。」

    「很實際,但你最近有聽到任何宗教團體的傳聞嗎?行跡可疑的團體?」

    「你知道峽灣什麼怪咖都有,就算哪天出現吃嬰兒的邪教也不奇怪。」

    「或是像以前在飲料裡下毒的那種瘋子?」

    「你也看了那則舊報導?」酒保終於放下早餐。

    「沒錯。」帖木兒拿起鹽罐把玩。「比所有恐怖片恐怖百倍。」

    「我剛才也看了。那時你只是個小嬰兒,我在你家廚房聽到廣播時差點嚇死,我爸在信徒成群搬去南美時還猶豫了一下,幸好他沒跟去。那可是你爸的功勞,他當時勸我爸別跟著攜家帶眷跑去,不然你現在就看不到我了。」

    「原來我爸人這麼好。」

    「峽灣居民欠了老道格拉斯不少人情啊。」酒保回憶道。「『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唐人街的諺語,容我這麼說。」

    「他可是讀過大學的職業殺手。」帖木兒無奈地笑著。「諺語的下半句比較適合他。」

    「說到行跡可疑的宗教團體……我聽說當年造成集體自殺的那個教派最近復活了。」酒保若有所思地說。

    「不無可能,畢竟他們信徒眾多,相關人士也有不少還活著。」

    「約莫在……唔……應該就是在放屁飛天魚怪出現後吧,而且改了名字,但我懷疑那不過是借屍還魂下的產物,就連教主都是我從沒聽過的傢伙。」酒保走回廚房拿出一個紙盒,裡頭裝了一枚硬幣。「員工送我的,說是教徒的信物,想進他們聚會所就得帶著,但我可沒興趣跟他們一起去發神經。」

    「你的哪些員工?」

    「幾個脫衣舞孃。」

    「這是……偽幣?」理查拿起硬幣端詳,發現幣面刻有不應屬於貨幣的圖案。

    「比真幣厚了點,上頭刻了怪東西,小島海浪之類的,這樣亂搞沒被警察抓起來才真是奇蹟來著。」酒保遞給他放大鏡。

    「等等!這圖案是……」

    「什麼圖案?」帖木兒湊向理查。

    「……殘片。」

    他見過那圖案。在一幅畫裡。

    亞歷克斯的書房。

~*~

    「您能否多談談您的兒子?」坐進沙發後,吉米目不轉睛地盯著安東尼奧的母親。

    「當然……」安東尼奧的母親,同時也是前健美小姐的黛比‧「重砲」‧岡薩雷茲,正不安地掃視海港偵探事務所裡的一切,這讓翁肥連忙擋在魚缸前佯裝餵魚以免裡頭的小屁普被對方發現。

    「別緊張,岡薩雷茲女士,我不會咬人。」

    「我想也是。」岡薩雷茲女士回以緊張的微笑。「我丈夫過世得早,安東尼奧從小就跟著我四處奔波,他就像我丈夫一樣直腸子、富有正義感又熱情過頭。你知道熱情過頭的意思,王吉米偵探,女人家最怕這種男人,但往往落到被耍得團團轉,就像我掉進我丈夫的圈套一樣,哈哈。安東尼奧小時候總是滿身傷回家,驕傲地向我炫耀他今天又和哪些喜歡霸凌人的小混混幹架呢。」

    「他真是個精力充沛的老好人啊。」吉米發出嘖嘖聲。

    「可不是?總像個靜不下來的大男孩。我很抱歉他在市長夫人的案子裡造成你們麻煩,他那時根本聽不進我的話,滿腦子只想幫那位可憐的女士伸張正義。」

    「伸張正義?」人類眼珠骨碌碌地在鵜鶘眼眶裡轉動。

    「我不清楚實情,只聽說市長夫人和丈夫處得不好,結果我兒子竟想設計市長讓他誤以為老婆搞外遇。」

    「嗯……事實上他妻子真的有出軌,但這不是重點。您只知道這些?」

    「我還有健身房要經營,沒太多時間管安東尼奧在幹什麼,他都已經是成年人了應該要對自己負責,你不能總把男人當男孩養,我丈夫就是被我寵壞才會成天做蠢事然後賠上性命。」岡薩雷茲女士扳了扳手指說道。

    「很健康的教養之道,那安東尼奧最近到底怎麼了?」

    「說來荒謬,他加入奇怪的宗教團體想拯救世界,而且經常待在那團體的聚會所不回家,但我懷疑他又是因為相同理由才加入。」

    「女人?」

    「是……也不是。他在聚會所認識一個叫海倫的年輕女人,她人不錯,原本在我的健身房打工,就是她介紹安東尼奧加入那個叫克拉肯聖殿的宗教團體。」

    「克拉肯聖殿?」吉米故作驚嘆地開口。「聽起來活像洛夫克拉夫特(Lovecraft)的小說。」

    「洛夫克拉夫特是什麼?」

    「當我沒說。」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海倫成了他們行跡詭異的教主的情婦之一而且還被控制行動。我見過什麼叫行跡詭異,那教主鐵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能理解,岡薩雷茲女士,您年輕時差點在一件與宗教有關的大案子中喪命,您的顧慮十分合理。」

    「安東尼奧想謀殺教主。」岡薩雷茲女士握住吉米的手。「他厭惡教主的行徑,想幫助海倫脫離控制,我很擔心他會被對方發現意圖而受到傷害,他這幾天根本音訊全無啊!」

    「所以您要我們找到安東尼奧、確認他的安危,然後勸他別又魯莽行事嗎?」

    「是的,王吉米偵探,求求你幫助他,無論多少錢我都能……」

    「付款的事您無需擔心,您只需要留下資料就好。」吉米輕拍她的手背。

    「我真的……真的不知該如何感謝你!」她哽咽道。

    翁肥在岡薩雷茲女士離開事務所後緊盯她留下的資料,吉米則是翹起二郎腿繼續抽菸。

    「你認為她的話句句屬實?」

    「根據我放出去跟蹤安東尼奧的屁普,我願意相信她,她確實所知甚少。」吉米吐出過於完美的煙圈。「這樣也好,不然她要是知道我們想宰掉安東尼奧就糟糕了。」

    「但你沒藉由跟蹤安東尼奧而獲得任何關於克拉肯聖殿的資訊?」翁肥輕戳資料問道。

    「不多,但目前找到的確實如岡薩雷茲女士所述,克拉肯聖殿和那位神秘的教主顯然大有問題。」

    「那安東尼奧現在還活著嗎?」

    「你早上已經問過我了,他很好,但人的確還在克拉肯聖殿的聚會所。」吉米把菸蒂扔進馬克杯,從口袋掏出兩枚硬幣。「或許我真的對翹鬍子隱瞞太多,我手邊也有警方在鯡魚幫老巢發現的偽幣。」他把其中一枚拋向翁肥。

    「真假?!你何時拿到的?」翁肥驚訝地接住它。

    「克拉肯聖殿的信徒有些來自峽灣,幾個微不足道但曾和鯡魚幫有過交涉的罪犯,我在幾天前不小心吞掉他們時發現的。」他捏起偽幣解釋道。「厚度相同,裡頭也有空腔,不同之處在於幣面還刻了海浪中的小島,或許這是克拉肯聖殿的宗教圖像。」

    「聽起來真不妙,難道克拉肯聖殿背後其實是鯡魚幫殘存的人馬?或者……那件偽幣案依然與千年會有關?我們那時的確見到千年會成員殺害楊傑夫,而且還是化成鬼魂的班尼‧史雲頓殺的。」

    「天知道,反正我們終究得去瞧瞧是怎麼回事。」

    「但我們要用什麼名目叨擾克拉肯聖殿?參加教友活動?」

    「你手上那枚偽幣就是通行證,但我們有更棒的理由。」吉米發出竊笑。

    「總不能說是去抓猴吧?呃……別跟我說你有委託人剛好也……」

    「誰說虔誠信徒不來偷吃那套?嘻嘻。」

~*~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亞歷克斯站在租屋處門口時這麼想,班尼‧史雲頓的鬼魂仍在身旁飄盪著。

    「你知道案發現場在哪。」史雲頓對他耳語。

    「我當然知道……」

    「我們得回去那裡。回到塔緹雅娜喪命之處。如此我才能為你揭開真相,亞歷克斯。」

    「我方便再問一次你的能力是什麼嗎?」上樓前他轉身詢問。

    「我能喚回已死之人。」史雲頓解釋道。「找出他們、跟他們對談,類似靈媒但比靈媒更強大。說真的,身為歷史學家你應該很需要這種能力……或你的父母,他們真的很優秀。」

    「歷史學家從來不是靈媒。」他回以冷酷的瞪視。「只可惜我父母沒從潛艇意外中得到任何東西,除了不必要的死亡。」

    事情在他抵達書房門口時有些異狀,他不記得血跡有散佈到書房外。一些半透明影像與現實不協調地重疊抖動著。

    走廊傳來奔跑聲。

    「這就是你想讓我見到的?」他對史雲頓大喊。

    「有點耐心,亞歷克斯,這需要點時間。」

    「這裡……是我家?」

    他伸手觸摸牆壁,一切突然靜了下來。

    「亞歷克斯?

    那是他母親的聲音。

    「……媽媽?」

    他不敢置信地轉頭。

    接著是槍響。

    她倒了下去,鮮血轉瞬間淹沒絨布地毯。

    「很快你就會知道答案,她會再站起來的。」史雲頓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不……」他快要無法站立。「為何我能看見……」

    「她會告訴你兇手是誰。」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蒙面的槍手走向自己。

    他認得那走路方式。

    史雲頓突然感覺一股異樣波動。照理說他只能喚回鬼魂,兇手如果沒死怎麼可能一起被叫出來?

    這不太對勁。

    「……亞歷克斯?」

    他看了亞歷克斯一眼。

    在槍手脫下面罩前,眼前所見再度扭曲起來。

    亞歷克斯發現自己回到租屋處書房,懷中緊摟塔緹雅娜被剖腹的屍體,一個老女人拿著殘片與一截腸子蹲在他面前對他笑著。

    「妳知道畫中小島上的屋子叫什麼嗎?我們在海底找到了那間屋子。」老女人瞇起眼睛。「它就是克拉肯聖殿。

    「不──」

    史雲頓的鬼魂爆出大吼,所有影像消失無蹤,他驚魂未定地瞪著仍然跪坐在地的亞歷克斯,半透明雙手不由自主地打顫。亞歷克斯站了起來,視線在原本掛著殘片的牆面與史雲頓之間游移。

    他似乎理解了什麼。

    「你……你……不……原來他們並不是沒得到能力……」史雲頓在亞歷克斯走向自己時呻吟道。

    「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亞歷克斯掐住他。如果鬼魂有心跳,史雲頓早就心臟病發了。

    「他們的能力竟然轉移到你身上!這不可能!我們為何從沒發現……」

    「什麼能力?

    「你似乎把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給叫了出來!」史雲頓絕望地哀號。「那女人是莉茲‧達爾頓!她是我們的舊識!是她殺了塔緹雅娜!求求你!亞歷克斯!我們都是千年會的敵人!快放開我──」

    「千年會的敵人只有一個!」亞歷克斯把他摔回地上。

    「不不不……亞歷克斯,拜託相信我……」

    「你和布蘭姆,還有其他千年會成員,你們全都會付出代價!」

~*~

    「你確定是這裡?」翁肥停下老野馬時狐疑地盯著車窗外的景象。

    「我很確定。」吉米跳出車門走向被鐵皮與封條覆蓋的廢墟。「信徒不走這邊,他們從三條街外的新大樓進入聚會所,我放屁普跟蹤安東尼奧時發現克拉肯聖殿的幹部會從這裡進出。」他掀起陳舊的鐵皮說道。

    「那個驚天動地教派的辦公室舊址?」

    「對,兩個地點有通道連結,走這邊比較不容易被發現。」

    「但這下我們的抓猴理由不就不成立了?我們根本在他媽的私闖民宅。」

    「別這樣說嘛翁肥,我們又不是每次都光明正大抓猴,鑽馬桶是家常便飯,私闖民宅根本不算什麼。」

    「那是對你來說吧……但這次未免太偷偷摸摸。」翁肥只好彎下腰,跟在吉米背後爬進廢墟。

    廢墟內堆滿雜物,過去造成集體自殺的教派似乎在事件爆發後就遺棄了這裡,但在兩人推開一扇小門後,門內的空間顯示有條不知通往哪裡的通道正被人好好維護著。

    「為何沒半個人?」翁肥四處查看,深怕有監視設備藏在通道裡。

    「現在是他們的崇拜儀式,所有人大概都在聚會所裡。」吉米摸摸藏在風衣裡的鋼筆手槍確認扳機沒有問題,相同的錯誤可不能一犯再犯。「安東尼奧的母親有在資料上抄下幾個時段。」

    「很好……不然我真的超怕被抓去活人祭,天知道那群怪咖會怎麼做?」

    「你看起來不像多合適的祭品。」

    「你也是,彼此彼此。」翁肥吐槽道,在一個轉角時聽見腳步聲從遠處傳來。「該死!」

    吉米聽見背後也傳來腳步聲。

    「老天,我還在想你們怎麼沒請保全呢。」他轉身注視一群手拿槍械的男女。

    「抓住他們!」帶頭的傢伙大吼。

    「吉米──」翁肥在紫色煙霧瀰漫時被信眾們撲倒在地。

    吉米早已不見蹤影。

    「咳咳!媽的!把他綁去見教主!」帶頭的傢伙在煙霧消散後對眾人怒吼。

    「鳥頭偵探怎麼辦?」一個信眾問他。

    「對啊,總不能讓他跑掉吧?」另一個信眾也跟著發問。

    「我們有人質!快走!別讓教主乾等!」

    腳步聲遠離通道後,一團色澤灰暗、幾乎融入發霉水泥牆的黏液開始在天花板上緩慢爬行。

    這會相當有趣。

    吉米暗忖道。

~*~

    「所以就連那個莫名其妙的宗教團體都和千年會有關?」帖木兒快抓狂了。

    「這不可能是巧合,偽幣上刻的圖案就是我在亞歷克斯書房裡看到的畫。」理查放下偽幣,順便對酒保投以「我很好請別擔心」的眼神。

    「而那圖案也出現在殘片上?」

    「對。」

    「在我們掉進莉茲‧達爾頓那個死老太婆的陷阱時,你從她老公的鬼魂變出的幻象中看到的?」

    「沒錯。」

    「幹!這到底是哪門子狗屎爛蛋啊?!」帖木兒捏住鼻樑哀號。

    「聽起來你們更不能隨意行事了。」酒保提醒道。「宗教和大麻煩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我們需要更多關於克拉肯聖殿的資訊才能有所行動。」理查準備走出旋轉奶子舞酒吧,但手機再次不是時候地響起。「亞歷克斯?」

    「嘖!說魔鬼魔鬼就到。」

    「我不知道現在告訴你殺死塔緹雅娜的兇手是誰有多少幫助!」亞歷克斯嗚咽道。

    「冷靜點,親愛的,到底怎麼了?」理查跌坐回吧檯椅,帖木兒只好不快地湊近偷聽。

    「是莉茲‧達爾頓下的手!她殺了塔緹雅娜!

    「達爾頓女士?噢……該死!」

    「她留下一個地名,我查了一下後發現有個新興宗教團體擁有相同名字!兩者說不定有關連!」鍵盤敲打聲從金髮殺手的手機傳出。

    「說吧。」

    「克拉肯聖殿。你在哪?峽灣嗎?我們能見面嗎?

    理查看了老搭檔一眼。

    「待在布蘭姆家,亞歷克斯,別隨便出門。」他掛斷電話。

    「克拉肯聖殿的聚會所在哪?」帖木兒問酒保。

    「喂喂喂,你們該不會真要去……」

    「走吧小混蛋,我們需要來趟心靈洗滌之旅。」

    帖木兒踏出粉紅色大門時這麼說。

    酒保只能搖頭以對。



~待續~



結果翁肥又被抓走了wwwwww

(翁肥:這已經不是加薪能解決的問題了,我恨我的工作orz)

(吉米:別擔心我會來救你^V^)

(翁肥:你他媽根本把我當誘餌=_=)

(吉米:哎喲幹嘛講這麼難聽~這叫分散對手注意力~~~~)

(翁肥:QAQ)

(帖木兒:我要抗議一下,世上也沒人進酒吧只想喝牛奶好嗎="=)

(理查:就是我啊ˊ3ˋ)

(帖木兒:沒錯就是你@皿@)

(酒保:你們根本把我家當早餐店吧...)

至於亞歷克斯還是逃不過在這系列中原力覺醒的命運,搞不好有機會黑化ˊ艸ˋ





縮圖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7/09/13/11/43/octopus-2745286_960_720.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29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鳥頭俠|驚悚|推理|小說|黑暗|搞笑|鵜鶘|靈異|kraken|Jonestown

留言共 2 篇留言

ilwiKAMINA
而且,問題還有,現在的保險雖然意外險醫療險的什麼都有,就是翁肥的這種潛在職災不知道要保哪一種XD

08-21 23:03

黃勤(金絲眼鏡)
所有種類的險都要保,而且還要加保惡老闆險XD08-21 23:07
ilwiKAMINA
保險公司表示:這個穩賠的case不接!

08-21 23:37

黃勤(金絲眼鏡)
幫翁肥哭哭QQ08-21 23: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鳥頭俠 C... 後一篇:《地獄鼠俱樂部》贈書活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0k0r0乙女向愛好者
姆姆姆~~~喜歡Q版圖圖還是BG乙女向小說別錯過我這個廢棄小屋『N久回訪一次的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