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BL連載】那場精心策劃的戀愛,我陪你 第七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病懨懨│2019-04-06 21:47:30│贊助:12│人氣:212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更新時間:每周六晚間七到九點。

  前篇連結:〈第六章〉
  ──────────────────────────────────────────
   快穿‧遊戲‧NP主受‧六攻‧九成1v1‧精明受‧走腎又走心

  「人就像一棵樹,種子決定先天品種,生長經歷決定後天成敗,曾經的狂風暴雨都為生命留下痕跡,有些體現在外、有些刻入骨髓,成就出今日之樣子。」

  牧謙,活生生的天才,習於事事機關算盡,但從未料到難得答應竹馬的邀約,參加新款神經連接遊戲《偕路相逢》封測,竟被具自主意識的主系統AI囚禁,必須通關十個劇本才能離開。
  為了和同困於此的竹馬回到現實世界,牧謙不得不全力以赴,豈料這遊戲打從根本就跟他不對頭,竟是個標榜讓玩家體驗七情六慾的情感模擬遊戲?!
  被竹馬害慘的牧謙,連憤怒的時間都沒有,要如何讓處處把他往死裡坑的系統大唱征服?

  冰山攻、帝王攻、忠犬攻、腹黑攻、溫柔攻、深情攻,我擅長的都在這了(*゚∀゚*)ノ
  作者親媽,糖門出身萬年棄坑(尤其這是個大坑),怕是比系統還不靠譜,注意安全。
  ──────────────────────────────────────────
  惠來客棧,天字號房。

  這日天氣極佳,陽光一早便灑入房內,暖意如同要驅盡一切寒冷般恣意蔓延。

  甚是適合辦喜宴的日子。

  一名外型出眾的少年靜靜坐在靠窗的陰影處,一手支著臉頰,一手持著茶杯,心不在焉地望著外頭。

  才過晌午,對街的酒鋪老闆提早打了烊,穿了身喜氣洋洋的酒紅色,攜家帶眷出門,想也知道是去哪裡。

  「時辰還沒到,是趕著去曬太陽嗎……」估計是根本沒有收到請帖,以為提早去就會被放進門?

  今天正是葉家四少爺成親的日子,本該是他與琴子麒分道揚鑣之日,但今早琴子麒忽然說,會在蒼凌城多待上半月,可以再帶他四處逛逛。

  這自然是留在他身邊的藉口,但牧謙也不可能戳破。

  畢竟,唯有待在琴子麒身邊,他才有完成任務的可能。

  那日起,琴子麒果真兌現承諾,特地聘請一名當地人作導遊,帶他參觀蒼凌城。

  是個不逾二十的年輕小夥子,小名阿泰,父母經營城內唯一一間茶館,有對劍眉星眼,光看面相就知性情活潑,也確實行動力極高,像是擁有用不完的精力。

  阿泰不愛讀書,喜歡與人結交,平時不是與貧窮人家的孩子放紙鳶、鬥百草,就是泡在酒樓找旅人聊天,因此消息極其靈通,熟知蒼凌城內大小事。

  多虧他,那些在旅人間流傳的熱門景點無一落下,也成功避開誆騙外地人的黑店,最終,除了妓院倌館外,連後山那片竹林與墓地都逛遍了。

  這段時間過得實在清閒,搞得牧謙都有些思緒錯亂,覺得自己似乎是來異世界旅遊的。

  不過,他也非毫無進度,目前已能肯定琴子麒對他確有企圖。

  至於那個企圖……他多少有頭緒,只是找不到適當的時機進行驗證──琴子麒幾乎寸步不離,唯恐一個不注意,他就會消失無影。

  撇除這點,琴子麒對他很好──太好。

  他大概能猜到琴子麒的想法。

  這是種「建立良好關係」的策略,對目標溫柔以待,直到對方無以回報,再告知目的,使之難以拒絕。

  說穿了,就是打算在當事人不知情的狀態下賣人情。

  既然已猜到此,牧謙便不會繼續接受琴子麒無端的好意,讓自己落於更加被動的位置。

  於是他變得客氣,甚至可說是疏離,試圖不讓事態繼續按琴子麒的劇本走。

  問題出在「錢」上。

  一般情況下,錢的問題要比人情債好處理,可這次卻讓牧謙傷透腦筋。

  雖然身穿一襲華服,但這副身體畢竟是妖,而非能恣意揮霍的小少爺,身上那點碎銀連天字號房一晚都住不起,更甭提自行擔負吃住費用。

  這段時間,琴子麒一點也沒有與他計較這些的意思,反而更令他不安。

  小恩小情若聚沙成塔,終究能將他壓垮,到時候他手裡有再多籌碼,都不可能與對方平等。

  ……更何況如今他連自己手裡有沒有籌碼都無法肯定。

  「牧謙,能進去嗎?」

  聽聞突如其來的呼喚,牧謙驀然回神,立即放下茶杯,清嗓子說了聲「請進」。

  話音方落,只見俊美無儔的男人推門而入,穿的是一套他沒見過的白色華服,樣式比平時的裝束繁瑣、正式,卻更給人不近塵囂的疏離感。

  他怎麼記得參加婚禮忌諱白衣……也罷,想必沒人敢對堂堂東雪宮宮主指指點點。

  「你準備好了嗎?」

  「宮主,我就一件衣服,沒什麼好準備的。」牧謙有些忍俊不禁,「只是……你確定要讓我一起去?」

  「名門結親乃是難得一見,你既然想見世面,就該去看看。」

  牧謙點點頭,心底說不出地五味雜陳。

  一個謊言必須用更多謊言來掩飾,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當初他撒謊前往蒼凌城「為了見世面」,就沒辦法拒絕琴子麒以此為藉口的邀約,就像琴子麒說是為參加葉家婚宴而來,便不可能事到臨頭反悔。

  雖然這幾日琴子麒亦步亦趨的行徑,就令他提前猜到事態會這麼發展,但事情真的發生,還是令他感到意外。

  一來,他原以為參加葉家婚宴只是琴子麒隨口說說;二來,他實在沒想到琴子麒竟然這麼放不下他。

  原以為能迎來久違的自由呢。牧謙心想,他還有很多事情必須單獨驗證,看來又得拖延了。

  
  黃昏。

  一到城西,牧謙便感受到空氣中瀰漫一股歡欣鼓舞、熱鬧哄哄的氣氛,人潮熙攘嘈雜,令人難以聯想平時的幽靜寧謐。

  愈是靠近葉府,笑語哄鬧愈是沸沸揚揚,遠遠便看見皎白的石製外牆,掛有喜氣洋洋的大紅燈籠,每隔數尺搖曳輝映,將橙紅光芒延伸至極遠極遠。

  葉府門口更是一片人聲鼎沸的景致,漆成大紅色的門扉敞開,能夠直接看入綠意盎然的庭院。

  牧謙環顧四周,聽見前來湊熱鬧的民眾正在議論紛紛,加油添醋地對葉家、對這場婚禮說長道短。

  他們說,這是場看似門當戶對,實則葉家高攀的婚姻,新郎葉真雖貴為四少爺,但也掩飾不了身為庶出的事實,還是個弱不禁風的藥罐子,對象卻是兵部尚書的掌上明珠,據說是個大美人,卻是以「沖喜」之名下嫁。

  很多人用羨慕的口吻感嘆,說這根本是糟蹋難得的美人,譏諷那葉家四少身子虛弱,怕是一輩子不能人道,給不了對方幸福,換作是自己……

  牧謙聽著聽著,忍不住彎起嘴角。

  這世道就是充滿不公平,哪裡有什麼如果、假設、換作,尤其在這種階級流動率極低的時空,先天背景幾乎能決定人這輩子的生活。

  即便到了現代,世道仍是貧者更貧、富者更富,只是教育普及,令有心向上爬的人有了勉強可用的管道。

  思至此,牧謙忍不住發出一聲不屑的笑。

  「怎麼了?」

  「沒事。」牧謙收斂嘴角。

  好看又整齊的弦月眉一下皺得更緊,盯著少年清秀的臉蛋好一會兒,才舒展開來。

  下一刻,琴子麒伸手攫住盈盈一握的細腕,阻止牧謙走向葉府大門。

  「這裡。」男人淡淡地說,同時帶著牧謙沿著葉府的石牆向外走。

  他們越走越遠,牧謙忍不住挑眉,好奇又覺得有趣地打量男人美好的側臉。這是打算帶他翻牆進去?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測錯了。

  不遠處的林子裡有道纖細修長的人影,佇立在片片陰影中,是位仙姿玉色的絕代美人,一身與琴子麒相似款式的純白服飾,頂著冷若寒霜的面色,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出她是東雪宮門人。

  似乎注意到他們的到來,美人明顯放鬆心神,三步併兩步朝他們走來。

  「師伯,你捎來信息時可嚇壞……」

  琴子麒瞬間銳利的視線,使她話說到一半便噎了回去,隨即發覺身後還有個陌生的少年。

  牧謙揚了個無辜的微笑,眼神透露出「不用顧慮我」一個意思,琴子麒略微蹙眉,覺得少年此刻的眉眼有一絲諷刺。

  「冬凌仙子。」琴子麒拉住欲要離去的牧謙,向他介紹道,這才又轉身,「牧謙。」

  冬凌仙子面露詫異,也不知是出於對自家宮主敬重他的表現,還是看見牧謙的模樣,櫻桃小嘴微啟,不知呢喃些什麼。

  「你好,久仰大名。」冬凌仙子從驚訝中回神,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同時對他露出個和善的微笑。

  牧謙與之握手,一時之間感覺自己好像重回現實世界,去參加上流社會的香檳酒會。

  他回以淺笑,黑眸眨了下,「仙子誤會了,我可沒有大名。」

  餘光瞥向琴子麒,面色說不出的僵硬與難看,嘴角笑意莫名深了些。

  冬凌仙子也發現了,朱唇微啟,似乎是想詢問,一對上琴子麒如鷹的眼眸,又趕緊闔上嘴,將手裡拎著的布包遞出。

  從東西的大小、形狀及自然落下的幅度看來,定然不是衣物類,似乎包裹著一個長方形的小箱子。

  賀禮?牧謙心忖,默默看兩人敘舊,才說沒兩句,冬凌仙子便與他們告辭。

  他抬眼看琴子麒一眼,又看向漸行漸遠的身影。

  「席次不多。」琴子麒解釋,也循著他的視線目送冬凌仙子,「況且,她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那還能帶我去?」

  冷灰色瞳眸挪了回來,少年似笑非笑的表情映入眼底,使他沉默了好半晌。

  這些日子來,少年面上的表情比初見時要多,可無論是什麼樣的表情,都讓他感覺無心、不真切與疏離,像是帶了各式各樣肉做的面具。

  少年面色平靜時,反而最是真實。

  「我說可以便可以。」

  牧謙笑了。霸氣歸霸氣,卻與前句矛盾呢。

  他們重回葉府門口,琴子麒從懷裡摸出喜帖,接待人員似乎認得他們,趕緊派人去裡頭,不一會兒,竟是戴如嫣親自出來迎接。

  「琴宮主,許久不見,沒想到您真的來了。」

  「夫人、恭喜。」

  戴如嫣今兒顯然有特別打扮,比前次見面時還要端莊穩重,先是向琴子麒行了個萬福禮,這才接下琴子麒手中的賀禮,一看向牧謙,忍不住發出吃驚的聲音。

  「這不是……」驚訝並沒有停留太久,戴如嫣很快收聲,「沒想到公子竟是琴宮主的友人,著實讓我意外。」

  「只是有幸與宮主結伴。」

  戴如嫣來回打量他們,都是一身出塵的白衣、頂著古井無波的面色,相仿的氣質令人感覺他們似乎同個模子刻出來的,一對仙人兄弟。

  她不禁掩嘴輕笑幾聲,「這麼看來,公子那日讓我留意素白布,原來是為了宮主嗎?」

  牧謙嗯了一聲,「可有消息?」

  「這……」

  戴如嫣苦惱地搖搖頭,細聲道歉,看不出一絲做作的痕跡。

  她帶領他們走在石舖的道路,一路上瓊樓玉宇矗立,依山傍水,猶如世外桃源,最終抵達設席的空地。

  就像琴子麒說的,席次不多,鋪著大紅布巾的桌席並沒有擺滿,被一路從門口延伸入喜堂的紅毯分為左右。

  他們被請到相當靠前的位置,充分體現葉家對琴子麒的敬重。

  「葉家布莊不賣素白布。」待戴如嫣離去,琴子麒忽然說道,但也不問來龍去脈。

  「為什麼?」

  「已故二夫人素愛白色。」

  「所以一見白色便覺觸景傷情?」牧謙把琴子麒沒說完的官方理由接下去,然後輕笑一聲。

  「你早有聽聞?」

  「說是猜的……宮主會信嗎?」牧謙再度輕笑,視線忽然在琴子麒身上溜過一圈,「說起來,宮主也喜愛白色。」

  少年的笑很好看,聲音也很好聽,琴子麒不自覺多瞧一眼,看那黑白分明的眼眸流露一絲掩飾極好的譏諷,唯有如此之近,方能捕捉一絲。

  薄唇蠕了蠕,是想開口問出一直以來的遲疑,又覺時機與場合都不對,於是闔上,循著少年的視線看去。

  牧謙正望著處處洋溢喜氣的裝飾擺設,多數賓客並不像他們一樣待在位置上發愣,而是三五成群,相互攀談。

  儘管一個穿得比一個華美富貴,嘴裡聊的也沒比那些在門口湊熱鬧的民眾高尚,都在人言籍籍,只是懂得壓低音量。

  他們在說,這場婚禮會很快結束,畢竟葉家四少爺身子極差,恐怕處處得開先例,去掉一切細枝末節的禮儀。

  然後又說,美人嫁藥罐子多麼可惜,一陣嗚呼哀哉。

  更討論著如何巴結葉家,誰帶來的賀禮更珍稀名貴,或一些皇子間權力鬥爭的八卦。

  牧謙默默聽著、看著,整個宅院分明充滿熱鬧的氣氛,卻莫名令人感到陰冷。

  沒有人真心祝福這場婚禮,或是關心四少爺能不能在沖喜後康復,一個個戴著笑顏的假面,不是藉這個場合巴結拉攏,就是聊些毫無價值的風涼話。

  這麼一想,一股悲哀油然而生。

  「嘿!」

  肩膀忽然被輕輕一拍,牧謙扭頭,看到一張令人意外的臉龐。

  「怎麼?不會已經不記得我了吧?」一身華服的青年笑了笑,見他沉默,露出慌張又不甘心的表情,指了指自己一張好辨識的俊臉,「是我啊!就是把你認成姑娘的那個笨蛋啊!」

  牧謙剛要開口回話,忽然看見後頭有個小姑娘急急忙忙跑來,一把揪住青年衣角。

  「五少爺、您別亂跑啊,這樣夫人會責怪我的……」

  五少爺?牧謙重新打量青年,終於將傳聞裡不可一世、天天跟鏢師混在一起的葉家五少爺做起連結。

  說起來,這五少爺葉宵也是受到居民口舌「關注」的話題人物。

  葉宵並非大夫人或已故二夫人之子,體內甚至沒有葉家骨血,而是家主一位戰友的遺子,直來直往的性子尤其不討居民歡心,也就變本加厲對他品頭論足。

  暗笑他沒讀過多少書,整天不務正業,惡毒點甚至當面譏諷他是穿華服的土包子,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知上輩子燒了多少好香,才被揀入葉家。

  「該稱呼你林少,還是葉家五少爺?」

  「還是叫我林少吧,我聽了比較習慣。」葉宵不以為意笑起來,拉開椅子,霸佔牧謙一旁的位置,「那你呢?怎麼稱呼?」

  「牧謙。」

  聞言,葉宵低喃了下他的名字,再度露出直率的笑容,「真是個好名字!」

  「五少爺,您這樣……」

  「好了,我想坐哪就坐哪,你別打擾我跟朋友敘舊。」葉宵說道,揮手驅離丫鬟,見丫鬟還是不肯走,厲聲叱了聲「滾」,對上煞白的俏臉,面色才稍稍緩和,「……若夫人真要責怪,你就說是我屢勸不聽。」

  牧謙從旁觀察,看見葉宵猖狂的眉眼裡有一絲沒能掩好的厭煩,不明的眸光一陣閃爍。

  「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東雪宮琴宮主嗎?」葉宵看向牧謙身旁面色冷漠的男人,眼底只有好奇,沒有害怕。

  琴子麒沒有回應,反倒看牧謙一眼,問道,「朋友?」

  牧謙沉默。他也不確定這位算不算朋友。

  「你好,我是林宵,朋友們喜歡稱呼我『林少』,請多指教。」葉宵自來熟地主動接話。

  才抬起手,就聽見一連串鞭炮聲,如雷的鑼鼓聲隨即加入演奏,音量大得像是擊打在心頭,賓客紛紛回席。

  花轎到了。

  ──────────────────────────────────────────
  下篇連結:〈第八章〉
  ──────────────────────────────────────────
  後記:


  上個禮拜開始發現自己長濕疹,在學校附近實在沒有醫生可以看,忍了很久終於回家了,但已經是一個又痛(手賤忍不住爆抓一頓)又癢的狀態,現在擦了藥雖然比較好,但心超煩的。

  之前原本想在這篇前面在加一個段落,寫了一半又氣到刪了(真的有夠氣

  刪完過兩天又覺得不該刪,更氣了。

  修修改改,發現過時間了,乾脆先發了。
 
  現在一整個就是沒辦法靜下心的狀態,估摸一下,覺得明天有可能發不了(這個狀態下真的有夠煩的

  我盡量,如果沒有更新,那就是明天沒有更新(原諒我,這個狀態我真的不太行ˊˋ


  比起更新,可能會偷偷把這篇修改一下(應該看得出很多銜接有問題的地方,嗯、畢竟是分割很多日寫的,總之會做修正,然後加幾句話),可以一兩天後再看沒關係,但大意不會變。

  如果大意變了,那會刪除重發一篇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05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BL|系列|連載|原創|長篇

留言共 2 篇留言

狠心先生
覺得梅勒的文筆真的蠻適合寫古文類的呢。

04-07 00:48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真的假的QQ
謝謝狠心先生 雖然我真的不擅長,寫對話的時候特別痛苦(本來就不太擅長寫對話 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不擅長了嗚嗚QQ04-12 21:49
虛無
過度章節本來就容易有寫了刪、刪了寫的無奈狀況

畢竟不是每段故事寫起來都酣暢淋漓,只能盡量調適一下了

04-07 11:56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發覺自己這兩周真的是懶癌發作
修了又修 又覺得算了(幹WWWWW
好煩喔 虛無救我04-12 2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那,我陪你》 ...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lo18
來看我VLOG 感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