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美人魚【東離 殤浪/凜殺】

作者:費迦納的誓約│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 2│2018-12-31 03:51:19│巴幣:2│人氣:476
浪巫謠是隻人魚,一隻跟海洋異色的人魚,一頭熱情溫暖的橘紅色長髮在海洋中遨遊時就像一團不滅的火焰,一雙藍綠色的雙眼總是冷冷的,這時候才會覺得他確確實實是隻生於海洋的生物,看似清冷卻又蕩著漣漪,一圈一圈地不知道會擴散到哪去,他魚如其名,天生自帶一副好嗓門,可惜不能上buff ;他還有一隻好gay蜜,名叫殺無生,殺無生便是從外表冷到心扉,不說還不知道殺無生擅長吹笛子。兩隻人魚經常一起浮出海面,一奏一唱,遙望地平線彼端的參天堡壘,對著陸地王國有著無限憧憬。
有一天,殺無生不見了,浪巫謠找不到不告而別的殺無生,一隻魚孤伶伶的好一陣子;直到某天,殺無生又回來了,那次之後,殺無生便不愛跟浪巫謠一同吹笛歌唱,不愛與他遙望彼岸的陸地王國。
殺無生對浪巫謠說:「長腳的人類都是狡猾的,別跟他們接觸,萬一接觸了也不可跟他們對話,萬一他們認為你是可以對話的對象,就逃不出他們的手掌心了。」
浪巫謠沒有深究殺無生離開的時候經歷過什麼,他不說、他也不會問。


一日,海面上駛來好幾艘船艦,船艦上人聲沸騰,還有演奏音樂,不過浪巫謠覺得還挺難聽的,時不時的還放煙火增加pm2.5指數,浪巫謠不禁祈禱他們不會亂丟什麼塑膠垃圾才好。
就在浪巫謠覺得無趣想要離開的時候,主艦船頭上的一抹身影莫名勾住他的視線,以人魚族女美男也美的顏值而論,那男人實在是相貌平平,可是浪巫謠就是不由自主的想看著他。
想告訴他…………
「喂!小心點,這海域暗流很多,小心不要摔下來。」
那人似乎對突然出現的聲音感到詫異,一時分神,居然真的從船頭摔下來了wwwwww
他很快就被海潮暗流吞噬,浪巫謠快了一步將他救起,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將他送去距離城堡最近的沙灘。
這時候的他看起來已然昏迷,對人類研究透徹的殺無生曾告訴浪巫謠,人類溺水是有致死的可能性,要救活只有如此的方法……
CPR!!
殺無生曾經畫圖給浪巫謠看,在浪巫謠對人類社會不熟的模糊印象裡,魚嘴對嘴是打架,人類嘴對嘴是親密外,現在又多了救人的意味存在。
浪巫謠心臟DokiDoki 的,將自己柔軟的唇瓣貼上那人冰冷的嘴唇,他不懂所謂的CPR,也不懂人類的親吻,就連現在牙關被人撬開、津液相和、舌頭跟別人糾纏在一起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正常程序。
一直到附近傳來吵雜的吆喝聲跟腳步聲,難分難捨的唇舌才分開。
「聽說皇子殿下那裡出了點意外。」
「那位大人居然會落水?」
「侍衛隊已經派出船隻搜索救援,希望能傳出好消息。」
原來這個人是陸地王國的皇子啊?
浪巫謠摸了摸那人一下巴的鬍渣,粗刺的鬍渣扎得浪巫謠柔軟的指腹與蹼有些生疼,但他毫不在意,拾起一塊殘破的螺貝精準打在一名侍衛兵的腳邊,然後迅速躲在礁石後面。
浪巫謠看著侍衛們手忙腳亂的救援那人,這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殺無生覺得不妙。從那天浪巫謠看到陸地王國的海上筵席後就失了魂、不再歌唱。
「浪,吃螃蟹不?」
「嗯,你吃吧。」平常美到能說話的眼睛沒有看殺無生。
「但我扳不開蟹殼。」
殺無生將作為晚餐的螃蟹放在浪巫謠旁邊的珊瑚礁上,浪巫謠看也不看,手起手落,一聲爆擊,螃蟹連同珊瑚礁一起化為齏粉,成為海洋微生物的糧食。看到這裡殺無生已然明白,浪巫謠失去往昔的優雅,得了一種叫犯相思的病。
「跟你說過多少次,絕對不能愛上人類嗎?」殺無生不迂迴,開門見山的說了。
浪巫謠也不否認,一雙寶石般清澈又坦蕩的眼睛看向殺無生,後者嘆一口氣,他的好友話不多,卻一個眼神就能讓人折服。
「說吧,對方是誰?」
「不知道,但似乎是陸地王國的皇子。」
聽到“皇子”的瞬間殺無生立刻跳起來,聲音高八度的否定浪巫謠。「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喜歡那種混蛋?也不能喜歡他!」
「為什麼?」
「……………………」殺無生焦躁地在好友身邊游來游去,最後終於停下,似乎要將胸腔的空氣全部吐出的長吁。他已經決定這要是他今天的最後一次嘆氣。「那麼你要去嗎?」
「去哪?」
「陸地王國。但是,此行回來,或許會成為身心都傷痕累累的浪巫謠哦。」
浪巫謠微愣,然後似乎下定決心似的,美麗的容顏堅定地點點頭。


很意外地,殺無生說要陪浪巫謠一起去,他喝下殺無生給他的一瓶藥,總泛著水光的魚尾就成為一雙白皙的大長腿,他難以適應走在地上的感覺,每個步伐都帶來微微的痛楚,然而為了看到那個人,浪巫謠咬著牙還是忍下了。
對陸地王國早已熟門熟路的殺無生,靠著他以前的關係跟粗殘的手段,很快就替浪巫謠做好接近皇室的安排。浪巫謠聲如天籟,連敲蟹殼的動作都像跳舞一般優雅,所以殺無生替他安插一個歌舞伎的活兒,而他自己……就只是樂團裡一個吹笛子的而已。
到了表演的那天,浪巫謠頭戴寶石冠,穿著紅蓮舞衣,甫一登場,其不似人間的絕美容貌惹得兩旁文武驚呼連連,浪巫謠將含瞋帶怨的眼神拋給好友殺無生,殺無生一派悠閒的模樣,當作沒看到。
直到看見主位上坐著的那人,浪巫謠的眼神從含瞋帶怨變成眼神死。“您哪位啊?”浪巫謠心裡問。
主位上的人一頭銀絲,俊美的容顏帶著欠扁的笑意,饒富興味地看著浪巫謠。浪巫謠這時候只懷疑為什麼自己還有呼吸,如果能失去意識該有多好?
浪巫謠絕望的看向左右,終於看到那個讓他能重新燃起希望的人。那人身穿輕甲,佩有長劍。浪巫謠這才明白,他一直搞錯那人的身份,但與他的身份無關,浪巫謠在乎的是他的人,而非他的身份。
浪巫謠輕歌曼舞,整個大廳裡只有殺無生沒有盯著他,被全場注視的浪巫謠一雙眼含情脈脈地瞅著殤不患,而殤不患的視線也隨著浪巫謠的舞姿漂移,跟其他人只在意浪巫謠的表象之美不一樣,殤不患眼中的情意又深又濃,直接望進浪巫謠的靈魂深處。
而殺無生看著的人是主位上的皇子凜雪鴉,凜雪鴉早看見殺無生卻又刻意忽略,緊盯著浪巫謠的赤眸似有打算地含笑,與浪巫謠的紅不一樣,如果浪巫謠的紅是像太陽與花蕊那樣帶來溫暖與美麗,那凜雪鴉的紅就如同血海,讓人凝滯無法呼吸。
受到全場注視的浪巫謠,雙腿的痛楚已到頂點,他忍耐輕舞至殤不患身前,腳下踉蹌,順勢跌在殤不患結實的懷裡。同一時間又是滿座驚呼。
好一個心機計劃通!!殺無生沒想到好友會搞這種狐媚手段。
殤不患摟著浪巫謠肩膀,也不避嫌,在皇子凜雪鴉跟文武面前將浪巫謠抱在懷裡,對凜雪鴉微一頷首就要舉步離去。
「好!非常好!如此國色天香的大美人,擇日不如撞日,便今晚侍寢吧!」凜雪鴉此話一出,嚇得浪巫謠差點心跳漏了一拍,而殺無生手上的笛子,也倒霉地被掐出裂痕!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侍寢!?



「我老實地告訴你吧,當初我突然消失,就是獨自來到陸地王國,偶遇凜雪鴉,他讓我喝下能夠變成人類的藥,於是我與他曾經過上一段生活。」
凜雪鴉精通藥理,不知為何研究出能讓人魚化為人類的藥物,熬製困難只得三瓶,解藥也有三瓶,後來殺無生決意離開凜雪鴉,喝下解藥重回人魚之身,也把剩下的四瓶藥液都帶走。知道浪巫謠為了見意中人,殺無生只好將暗藏已久的兩瓶藥拿出來。
殤不患是直屬凜雪鴉的侍衛長,同樣也是一起長大的拜把兄弟。如果凜雪鴉是白目白目再白目的人,那殤不患就是老實老實再老實不過的人了。
如果浪巫謠想跟隨的人是殤不患,殺無生倒是雙手加魚尾舉起來贊成啊,浪巫謠眼光好,看上那麼可靠的人,不像自己,與凜雪鴉在一起的那天一定是被海洋弧菌入侵腦部,被蛤仔殼打到眼睛,才會做出那種趴帶的決定。
「凜雪鴉一旦看上的目標,除非是被他整得傷痕累累,否則他是不會放手的。」殺無生從袖子取出兩個白色瓷瓶,將其中一只遞給浪巫謠。「恢復人魚的身份,回到海裡,我們還可以做回原本的殺無生跟浪巫謠。」
浪巫謠打開塞子,放在鼻尖嗅聞,好看的眉頭蹙出皺紋來。這凜雪鴉一定是個計劃通,同樣是藥,怎麼這解藥就噁得©®^αΔΦ~™%¢¥?
海風很大,吹得浪巫謠的舞衣飄揚,他看來單薄,卻意外堅強。浪巫謠將那瓶解藥朝海面扔去,藥液在天空灑出一個不算難看的弧度,然後盡數落入海裡,那是他出生的海域,但是他已經不會再回去了。


當晚,殺無生換上凜雪鴉為浪巫謠準備的服飾,代替浪巫謠前去侍寢;而浪巫謠則是去找殤不患剖白真心,明知道是殺頭行為,兩人還是義無反顧地做了。浪巫謠對皇宮內部並不熟悉,加上閃避宮人,於是他就迷路了www
浪巫謠在同一個雕塑的屁股畫上第49個正字時,一個強而有力的手臂將他撈起,扛在肩上,他還來不急出聲,就被那人帶進一處房間,不甚溫柔地扔在一張柔軟的大床。
「咦?殤……」
「噓。這是我的房間。放心吧!」殤不患微傾將浪巫謠壓在身下,耳語道:「不會有事的!你朋友也沒事,嗯……不對……現在的他可能被凜那傢伙弄得很有事……」
「欸?那要趕快去救無生!」
「別去啊!有事也是好事,別打擾他們。」殤不患將亟欲起身的浪巫謠重新壓回身下,說:「我們也是。」
「欸?」
看浪巫謠一臉懵懂的樣子,殤不患只好老老實實的全招了。
在那說久不久,但也不近的時候,像哥兒們一樣經常在海邊漫步的殤不患跟凜雪鴉,不小心瞥見在海面上遊玩的浪巫謠跟殺無生,當時殺無生吹奏著笛子,浪巫謠吟唱歌曲,海面的粼光在浪巫謠秀麗的面容映照出影影綽綽的陰影與微光,也在他那雙碧潭似的雙眸漾起漣漪,一圈一圈地,蕩進殤不患的心裡。
從那次後,殤不患跟凜雪鴉經常跑去那裡,偷偷欣賞來自海裡的兩位嬌客。
不知何時,殤不患已經在心裡理出一個位置,將浪巫謠放了進去;與他一同長大的凜雪鴉,身體比思想還快,運用自身所學以及貴為皇子的豐富資源,製作出讓人魚成為人類的藥劑,在一次凜雪鴉跟殺無生的邂逅裡,凜雪鴉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讓殺無生喝下藥劑成為人類,但最後殺無生還是離開了凜雪鴉。
那次之後,不只殺無生,連浪巫謠都甚少出現。
以為不會再見到浪巫謠的殤不患,意外地在那次船上夜宴看到在海面出現的浪巫謠,他欣喜若狂,也捨不得走,他發現浪巫謠與他對話,卻聽不清楚,想湊過身聽個明白,結果就落水了www
幸好浪巫謠救得快,他還沒吞進幾口水,就讓浪巫謠救回岸上,他意識清楚,卻痛得無法動彈,殤不患也不知為何,這美麗的人魚就突然獻吻。
再後來看到他倆,他們已經潛入樂府,失而復得的凜雪鴉已不想再錯過,打算這次就搞定殺無生,甚至還潛進殺無生的房間偷出解藥,不讓他們有回到海裡的機會。
「所以那不是解藥,是什麼?」浪巫謠問。
「是那天晚餐的醬油……」
「………………」

殤不患感覺到身下人傳來的怒火,他還是不要告訴他,其實凜雪鴉想放的是春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44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 2|殤浪|凜殺|浪巫謠|殤不患|殺無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nianxkurapik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黑法】日本國最強的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更新741回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更新囉,來看看我們無厘頭的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