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原創長篇小說】煌夜 - 第二話「煌夜的神社」(未完)

作者:神奇碳│2018-09-02 13:34:57│贊助:6│人氣:195
歐齁,過了四年終於把第二話貼出來惹(幹
不過這不是完整的第二話,只有大概三分之一。

這個作品一定會完結,整體世界觀有再修改與統合,
大致上維持原本預計的,四本單行本的文字量(也就是約40萬字)會把夜琉跟光的故事結束。故事的主軸、結局其實大致上四年前就都想好了,就差中間的細節描寫。
預定追加一個前傳「煉獄之花綻於逢魔(煉獄ノ花ハ逢魔ニ咲ク)」,前傳主角會換人,不過換誰這件事是嚴重劇透。
預定追加外傳輪迴之宿命徬徨於永久(輪廻ノ定ハ永久ニ彷徨ウ)」,主角是久遠寺櫻花,故事主線中尚未登場的角色。她在本篇只是重要配角,因為並非煌夜的巫女,而是屬於另外一個勢力。

世界觀雖然修過,但是大方向不變:
作品中不會有「奇蹟」的出現,這是一個否定奇蹟存在的故事。
所以人死了就不會復活,即使復活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另外配合這個世界觀,有產出一些原創BGM,就放在故事中間穿插ㄅ

BGM:煌夜の神社
BGM:夜の光(なみだ)の中で
「光」的發音「namida」原本的漢字是「淚」,而夜晚的「夜(yoru)」與女主角夜琉的名字發音相同。這首第一次出現的場景預想是在光被詛咒後即將死去時、夜琉為了拯救他而訂下刻印那邊。所以「夜晚的光芒」同時可以解釋成那個場景下的「夜琉的眼淚」,也同時可以將這個「光」解釋成訂下契約時的煌之式所綻放的光芒。曲名「在夜晚的光芒之中」同時也有刻意取夜晚&光芒這兩個詞矛盾的意義有點跟「夜の向日葵」那首類似的感覺

印象BGM:舞い散る花びら~夜を煌(て)らす者~
原曲「舞い散る花びら」取其義,透過高速的節奏以及梆笛配上五聲音階所帶來的感覺,營造出巫女持長刀穿梭在一片落花之中的身影。
鋼琴版曲名後綴的「夜を煌らす者(照耀黑夜之人)」則是與劇情作連結。這首設定上是女主角的主題曲,而煌夜的巫女在作品中的設定即為「照耀黑夜之人」。
「煌らす」發音為てらす,原本的漢字應該為「照らす」,配合劇情而更改為「煌」字。「煌く」在日文中也有光芒閃耀之意。

鋼琴版則是預想可以放在標題畫面,盡量讓整體有比較完整的段落呈現。為了同樣營造出無數花瓣(個人喜好是櫻花←)飄舞而下、散落整片天空,而巫女的身影在那片花瓣雨中徬徨的感覺,多處使用了六連音及16分音符。最後那次的上升音是試圖帶出忽地一陣強風將所有花瓣吹往遙遠蒼穹之中的畫面感,而一切最終又回歸寧靜。
編到一半我就沒有在管平五了…最後那段則是為了讓整個樂曲空下來,外加簡化演奏,而全部用了平行五度。另外就是和弦走向與原曲稍微有點不一樣。


--------------------------------------
第二話 煌夜的神社
 
*(BGM:夜の光(なみだ)の中で)
 
  幸虧神樂殿與拜殿的部份並沒有受到明顯的損傷,我連忙拿出用具清理木屑與其他被破壞的地方,而吉良則是一臉疲勞地坐在社務所前的石椅上看著賣命打掃的我。
  才剛撿回一條命又參與戰鬥的我,實在沒有過多的體力可以處理這些,卻也不好意思開口要她幫忙。畢竟在剛才的戰鬥中,她已經消耗了在我之上的更多力量,現在也正按著自己的側腹部皺起眉頭,大概是剛才被打中的地方還很痛吧。
  「你不累嗎?」
  「明天還有祭祀,沒辦法啊!」
  「……如果你求我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幫你。」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謝謝妳的關心。」
  「誰、誰關心你了!」
  我一邊與吉良進行著這種沒有意義的對話,一邊善後戰鬥過後的現場。夜晚的山裡只有從四周山林傳來的蟲鳴聲,有如風鈴一般清脆的聲音隨著夜風在空蕩的樹林裡迴響,令人感到寧靜安詳。
  究竟過了多久呢,當我再次往吉良看去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吉良垂著頭,瘦小的身軀緊緊抱著自己的長刀,就好像是害怕著什麼。灑落在她身上的月光溫柔地照耀著她的臉龐。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一語不發地盯著那名保護了我的巫女。明明她戰鬥時的身影是顯得那麼可靠而讓人放心,為何她的睡姿看起來卻如此寂寞。
  眼看打掃得差不多了,我將工具收拾整齊,回到吉良的身邊。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嘴裡還喃喃說著夢話。我將手放上她的肩膀,輕輕地搖醒她。
  「別睡在這種地方,會感冒的。」
  「不要、不要……」
  「好了,站起來,社務所裡面應該有可以休息的房間。」
  由於我們神社並沒有其他巫女或神官,基本上社務所並沒有在使用,所以裏頭的房間就成了休息用的空間。前幾次來到神社打掃結束後,我也會先在這裡小憩一下再回家。只是現在已經接近半夜了,就算想回去也沒有交通工具,今天勢必得留在這裡過夜。
  「妳——哇啊啊!」
  吉良突然睜開眼,用大動作揮開我的手,甚至準備拔出自己的刀。最後似乎終於發現是我,她才停下動作,整個人脫力地跪坐在地上,驚魂未定地喘著氣。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我還是跑上前去,蹲下身觀察她的狀況。
  「是……光嗎……?」
  「冷靜點。妳、妳還好吧?臉色很差喔?」
  「我沒事……不要緊。」
  那根本就不是沒事的樣子,不過這句話我終究壓在自己的肚子裡沒說出來。我半強迫地拉著稍微冷靜下來的吉良進到社務所裡,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木頭長廊上尋找平常休息用的那間和室。
  我拉開門,榻榻米的味道撲鼻而來。
  「妳大概是累了吧?總之今天就委屈一點,在這裡休息吧,要離開等明天早上再說。」
  「……嗯,那就明天再回煌夜神社好了。」
  「那妳就在這裡休息吧。我就在隔壁房間,有事再過來找我。」
  見她沒有回應,我決定當作對話已經結束,準備轉身離去。但就在我轉過身的那一刻,一股微小的力道卻揪住了我的衣角。是吉良,她背對著月光低下頭,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確實是這位巫女伸出了手,緊緊抓著我的衣角。
  這動作簡直就像是在說——
  「——不要走。」
  巫女以微弱的氣聲所說出的話語,與我的思緒同步了。
  我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只能呆然站在原地。就在我打算說些什麼時,吉良猛地抬起頭來,用清晰的聲音再度開口。
  「不要走。」
  「不、不。什麼不要走啊?我只是到隔壁的房間而已,並沒有要回家。」
  「我的意思是要你留在這裡。」
  「咦……咦?」
  她好像做了什麼很不得了的要求?
  「這樣還沒辦法理解嗎?難道你的腦袋連這麼簡單的話都沒辦法明白?那還不如變成鎮守神社的狛犬像算了。」
  「我為什麼要被說得這麼慘啊!而且妳知道這、這是什麼意思嗎!」
  「不要、走……」
  「我——」
  我原本想繼續反駁,畢竟男女還是別共處一室會比較好,吉良卻在此時放開了手,再次低下頭,沉默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我知道了啦。我會待在這裡,所以妳趕快休息吧。」
  我走向角落,就地坐下,靠著純白色的牆壁。眼光餘角可以感受到吉良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過來,過了數秒後才走到我替她打好的地舖躺下休息。寂靜降臨在這小小的空間之中,明明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約幾公尺而已,卻令人感覺像對方就在遙遠的另一端,即使伸出手也抓不到。我想試著說些什麼,但找不到適當的話語,只好什麼也不做。
 
  看到那對徬徨的瞳孔中流露出的不安,讓人怎麼放心丟著妳一個不管。
  沉重的疲勞感拉下我的眼皮,將我的意識推往黑暗的漩渦之中。
 
*(BGM:神社の東雲)
 
  當我睜開眼時,吉良已經不在和室裡了。榻榻米上的被褥也已經收進壁櫥中。
  儘管從雲隙間穿射而出的陽光十分微弱,但夏日的悶熱卻從清晨開始就能明顯感受到。我驅使著因為整晚坐著睡覺而僵硬的肢體,走到化妝間,用冷水往臉上潑了潑,想讓自己有精神點。
  我來到社務所外,大口吸進山中清新乾淨的空氣。此時,耳旁傳來有人在揮動東西的聲音。我走到拜殿前,看見了煌夜巫女的身影。她雙手持刀,以一定的規律練習揮刀,如稻穗般金黃的長髮隨著她的動作舞動。直到我來到她身旁,吉良才突然回神似地停下雙手看向我。
  「呃……妳還真早。」
  話才說出口,我就意識到自己實在是個不太會找話題的人。
  「妳的傷不要緊吧?可以這樣練習揮刀嗎?」
  「不要緊。而且揮刀才能把迷惘、疑惑之類的情緒一掃而空。」
  我走到一旁的階梯坐下,從側面欣賞著反覆揮刀的吉良。即使是我這種外行人,也能感受得到她姿勢的正確度,那是十分漂亮的動作。吉良的目光有一瞬間投向我這裡,但很快地又專注於自己的練習。不過,她的節奏卻開始出現了些許紊亂。
  巫女忽地停下半空中的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接著以銳利的眼神瞪向我。
  「不要盯著我不放,很不自在。」
  「咦?不,我只是……」
  「只是什麼?」
  「……覺得妳揮刀的動作很美麗而已。」
  「……」
  對於老實說出感想的我,吉良沒有做出任何回答。她收起刀,緩緩地走到我面前。正當我還在疑惑時,她突然抬起穿著草鞋的腳,一腳往我的臉上狠狠踢了過來。我向後撞到石階梯,後腦杓傳來強烈的疼痛感。
  「哇!妳做什麼啊!好痛!」
  「你、你、你——你才是!」
  「我怎樣了啊!」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冷靜地說出如此丟人的話呢!笨蛋!」
  我只是講出率直的感想而已耶!
  兩人的戰鬥經驗與實力差距實在太遠,要是繼續反駁只是自找麻煩,於是我乖乖閉上了嘴。但吉良似乎也沒有再做揮刀的打算,只是坐在與我有些距離的同階階梯上,深邃的雙色眼眸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的鳥居。
  關於昨天的事,我還有許多想問的。關於影的事、關於項鍊的事、關於我的事——還有關於吉良的事。快問啊,我告訴自己,快點問出口。不然煌夜的巫女很有可能就會再度離開,而我仍會一無所知地就這樣被她保護了好幾次。我想問,但一看見吉良的側臉,原先在腦中構築好的語句就破碎散成毫無文法與邏輯的碎片,瞬間一片空白。
  太陽逐漸從雲朵間露臉,天空開始明亮起來。
  「——你有話想說吧?」
  吉良看著遠方說道。一陣微風吹起了她的長髮。
  「你很容易把心情寫在臉上,一目了然。我也看過不少人,但是像你這麼簡單的就能看穿的還是第一個。」
  「我這麼容易被看穿嗎……?」
  「你想問的事情,我會讓你知道的。但不是在這裡,也不是由我來告訴你。」
  「……」
  她明明是在與我對話,卻一直沒有正眼看我。不可思議的是,我卻不會感到不愉快。
  「今天是祭典吧?你不用去準備一些東西嗎?」
  「啊,對耶。」
  因為發生了太多事,我差點就忘了今天還有重要的祭典得忙。要先把神樂舞會用到的神樂鈴、扇子之類的物品先準備好,還有神樂殿的清掃工作等等。
  「吉良妳也是巫女吧?在神社的時候也會跳祭祀舞嗎?」
  單純的準備工作相當無聊,我便將腦中一閃而過的疑問提出來當作話題說道。
  「煌夜神社並不是正式的神社,你可以當作是一個組織的名稱。」
  是這樣喔?
  「確實也有人會負責神樂舞的祭典,但我並不是負責跳舞的人。反正等等會帶你過去一趟,在那裡說明應該會比較清楚。」
  「原來如此……嗯?」我放下手中的祭器。
  「怎麼了嗎?」
  「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我並不是負責跳舞的人。怎麼了?昨天的戰鬥中耳朵受傷了嗎?」
  「不是這句啦!妳剛剛說要帶我去哪裡?」
  「煌夜神社。你想知道的事情都會在那裡告訴你。」
  巫女蹙起形狀姣好的眉毛,表情嚴肅而認真,她繼續說道。
  「我並不想把一般人捲進危險之中……但是,你的情況已經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也就是說,我不是一般人,對吧?」
  她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我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回應,只是無言地繼續著祭祀的準備。這段時間,吉良只是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的動作。
  對於自己不是個普通人,我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實感。直到昨天首次親身體驗到死亡的恐懼前,我不曾思考過活著與死亡這兩件事。人生第十六年的夏天,我依舊做著已經持續了數年、早已習以為常的準備工作。並沒有特別用心在學業上,卻也不會讓自己成為吊車尾。不會積極地去認識新朋友,但最低限度的交際還是有。我並不知道普通的標準是什麼,但我想,自己應該離普通不會相距太遠。
  吉良坐在石椅上抬頭仰望藍天,百無聊賴地踢著腳,不曉得在想些什麼。那動作就像孩童般天真可愛……不,看到她嬌小的身材,不論是誰都會認為是小孩子吧。我放下從神樂殿拿出的祭器,稍微停下來喘口氣。
  「呃,抱歉。吉良妳應該很無聊吧……?」
  我對吉良說道。她從剛剛開始就跟在我後面繞來繞去,不過都只是在一旁看我工作而已。
  「平常的生活也算不上有趣,現在這樣反而有種新鮮的感覺。」
  妳明明是個巫女,居然對這些祭器與神社感到新鮮嗎?
  「還有,不要叫我吉良,叫我夜琉就好。」
  「咦?啊、不、等等……喊妳名字嗎?再怎麼說這也太……」
  太令人害羞了!
  「我不也直接喊你光嗎?」
  「不一樣啦!」
  她偏了偏頭,一臉完全不明白的樣子。都被這樣要求了,我也只好適應了嗎……
  我深吸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
  「那……夜、夜夜、夜……夜、琉。」
  因為害羞而撇開視線的我。巫女則是淺淺一笑,看來這樣她就滿意了。
  與此同時,就像是計算好時機似的,熟悉的聲音從參道、鳥居的方向傳來。
  「小——光!你在嗎——!」
  草鞋在石子路上摩擦的聲響愈來愈近,聲音的主人終於出現在飄蕩著微妙氣氛的我與夜琉的面前。
  是由瑠。她身穿整齊的白衣緋袴,只是挽起了袖子,配上她短而俐落的髮型,給人一種精明幹練的感覺。
  「人家昨天入侵到小光家,獨自一人在桌上擺好蛋糕、插上蠟燭,帶著派對用的帽子,孤單地唱著生日快樂歌,就為了等小光回來一起享用美味的蛋糕。結果你卻整晚都沒回家,也沒有打電話給我——咦?」
  由瑠捕捉到了夜琉的存在,停下了連珠砲似的質問,帶著充滿疑問的神情往我們走來。等等,妳是怎麼進我家的啊?還知道我把巫女服收在哪裡?
  「小光,這孩子是誰?」
  她充滿好奇心的眼神盯著夜琉。糟了,我在心底想,不能把由瑠牽扯到危險的事情裡,但是這樣卻很難解釋夜琉為何會出現在我們家神社。必須想個好理由。
  「她……她是我們家最近新請來打工的巫女!」
  「不會吧?真的嗎?好可愛喔!」
  「等……住手,我可不是玩偶!這是怎麼回事!不要再看了,快來幫我,光!」
  由瑠緊緊抱著夜琉不放,還開始磨蹭起她的臉,一點都沒有懷疑我臨時捏造的藉口。夜琉則是一臉很難受的樣子,卻也動彈不得。因為美少女穿著巫女服互相擁抱的場景並不常見,所以我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把這賞心悅目的風景記錄在腦袋之中。
  「不過這孩子沒有穿千早耶?所以今天也只有我一個人要跳嗎?」
  「啊……是那樣沒錯,因為她還沒學會。」
  千早是穿在巫女服外的服飾,上頭會有不同的花紋,一般在祭祀等等重要儀式才會拿出來。夜琉剛剛有說過她並不是負責舞蹈的巫女,我這個回答應該也不算說謊吧。
  一般來說,神樂舞的重要工作大多是交給正巫女。但我們家並沒有聘請過任何一位正巫女,以前這些事情是由母親擔當,在母親去世後一直以來都是讓由瑠幫忙。老爸似乎還是有好好算工資給她,即使如此,由瑠也只能算是打工性質。
  「妳先去社務所拿千早穿上吧。」
  「小光不用換上神官的裝扮嗎?」
  「不用了啦,反正老爸晚點也會過來,這次就交給他吧。」
  「嗯,我知道了。」由瑠終於放開了快要喘不過氣的巫女。「準備好了再叫我一聲喔!」
  看著由瑠走進社務所後,我轉向夜琉。
  「她是我的青梅竹馬,很開朗的人吧?」
  「快去告訴她,我不是布偶!」
  她整理著凌亂的巫女服,眼角含淚紅著臉罵道。因為感覺這畫面非常危險,我只好撇開視線。
  東方天空的太陽散發著溫暖的光芒,照耀了原本被雲朵遮住的大地。
  「光,有人來了。」
  整理好儀容的巫女壓低聲音,左手提著的刀似乎準備好隨時都能出鞘斬殺敵人。畢竟是在非常時刻,會提高警戒心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不過現在的太陽這麼強,影還能夠出現嗎?記得她曾說過影無法忍受太過強烈的陽光。
  從鳥居那側傳來的腳步聲聽來,對方應該有好幾人。夜琉蹲下身體,擺好了戰鬥的架勢。我將手放上她的肩膀,對她搖了搖頭。距離祭祀的時間也不遠了,很有可能是來參觀的民眾。
  緩慢的隊伍步伐聲隨著清脆的神樂鈴聲,一點一點地靠近神聖的本殿。一群身穿白衣緋袴的巫女們捧著樂器排列成隊,從參道的方向過來了。而在隊伍最後頭的則是高瘦的人影,那是……
  「……收起武器吧,那些是我們神社聘請來演奏雅樂的巫女,後面那人是我老爸。」
  從我身旁經過的巫女,每人都像我微笑並點頭致意,隨後走進社務所。
  老爸站在拜殿前方,抬頭看著屋頂。大概是發現建築物有些破損吧,那是昨天戰鬥後留下的痕跡。
  「喂,兒子。」
  「可以不要用這麼沒有常識的打招呼方式嗎!」
  他終於正眼看向我,然後朝我們走近。
  「那個可愛的女孩子是誰啊?女朋友嗎?」
  「聽人說話!」
  「我這兒子沒什麼出息,往後就拜託妳了。」
  「你在胡亂說些什麼啊!」
  夜琉似乎是被這樣的發展嚇到了,一動也不動地呆呆看著我們兩人。接著她全身一抖,終於回過神來。
  「話說回來,拜殿的屋頂是怎麼回事,缺了個角。是你弄壞的嗎?」
  「不是那樣。……其實,昨天晚上,這裡發生了一場戰鬥。」
  「什麼啊?現在世界這麼和平,我跟你們年輕人可沒有脫節到那種程——」
  視線轉移到夜琉身上的老爸突然閉上嘴,他正在打量夜琉的巫女服。
  「……妳身上穿的衣服,好像不是我們神社的呢。」
  「初次見面,我是吉良夜琉。」
  她深吸一口氣——
 
  「——是煌夜的巫女。」
 
  老爸眼中的懷疑轉變為確信。
  「我知道了,到社務所裡面談吧。光,你也過來。」
 
 
  「……大致上是這樣。」
  從不遠處的房間傳來由瑠與其他巫女嬉鬧的聲音。我跟夜琉跪坐著面對老爸,由她將最近幾個星期內發生的事與昨晚的戰鬥,都鉅細靡遺地告訴老爸。他只是皺著眉聽著,中途一句話也沒說。
  與平常的樣子形成反差,這種氛圍的老爸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嚴肅的氣氛令我不禁拉直背脊,動也不敢動。
  「也就是說,影已經開始行動了吧。」
  「老爸早就知道這些事了嗎?」
  他微微點了點頭。
  「畢竟也是繼承了這個血脈的三本家之一啊。原本想等你成年後再告訴你的,沒想到又過了一百年……」
  「因此,我可能需要帶他去一趟煌夜神社。」
  「我明白了。兒子啊,你就和這位巫女走一趟吧。」
  「可是今天的祭典……」
  「這邊的事不用你擔心。」
  老爸罕見地用了有些強硬的口氣。
  我與夜琉離開社務所,神社外頭開始漸漸出現參加祭典的人潮與販賣食物的攤販,從今天開始恐怕會忙上一整週吧。身穿巫女服的夜琉招來了人們的目光,她抓起我的手、加快步伐,來到神社後方寶物殿前無人的綠地——也就是昨晚最後打倒影的地點。
  夜琉在四周東張西望,最後像是同意著自己似地點著頭。
  「這邊應該就可以了。」
  「嗯?可以什麼?妳不是說要去……去哪裡嗎?」
  「所以才要找個安靜點的地方。過來,站在我身邊。」
  儘管摸不清狀況,我還是用小跑步向前跑去。她拿出一張符咒,放置在草地上。接著抽出自己的刀,直直地刺破符咒。
  「煌之式伍——」
  以符咒為圓心,草地上浮現出某種圖案。忽然,強烈的光芒化成了法陣,光的粒子有如夏夜的螢火蟲般,圍繞在兩人周遭。
  漸漸地,光芒愈來愈強烈,讓我不由得閉上眼。當我再次張開眼時——

*(BGM:煌夜の神社)
 
  眼前是巨大的樹木,身邊飄落著無數的粉色花瓣。是季節外的櫻花。巨大的櫻花樹將上方的視野遮蔽,染成櫻色的畫布。
  腳下的石步道筆直地向前延伸,而步道的前方是一座神社。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愣在原地,腦中還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
  「歡迎來到煌夜的神社。」
  巫女清澈如風鈴般的嗓音,將我的意識拉回現實。
  「咦?發、發生了什麼事?剛剛不是還在我家神社嗎?這是哪裡?」
  「這裡是『幽世』,我們已經離開屬於人類的『現世』了。」
  夜琉伸出手,一片花瓣恰巧飄落在她的手掌心。
  「在靈力充沛的地方使用符咒,就可以來到這裡。這是萬年櫻,現世絕不可能存在的神樹。」
  「……」
  我轉過身向後看,後方是一座的朱紅色鳥居。鳥居的外層圍繞著厚重的雲霧,但隱約可以俯瞰到遠方有城鎮之類的東西。也就是說,我們是在高處嗎?
  就在我想證明自己的想法、往鳥居走去時,夜琉拽住了我的袖子。
  「你可不是來觀光的。」
  「對、對不起。」
  我跟在巫女的身後,兩人不規則的腳步聲發出沙沙的聲響,朝著神社的方向前進。我想,即使是現在,自己恐怕還是沒能完全接受眼前所發生的、非現實的所有事情。而身旁飄落的櫻花雨,更是虛幻到會令人誤以為是夢境的美景。
  直到走近一看,我才發現,儘管稱之為神社,但整體建築似乎並不是傳統的神社構造。大階梯下,還矗立著一塊告示牌。我忽然才想起夜琉曾經說過,煌夜神社嚴格來講,只是一個組織的名稱而已。
  「現在要去哪裡啊?」
  「最裡面的本殿。」
  就在我們走上木質地板時,前方的轉角處冒出一個身穿巫女服的人影。對方手上抱著一疊紙張,很快地也發現我與夜琉。
  「啊,小夜。」
  聽起來十分稚氣的嗓音。不知名的巫女有些手忙腳亂地走到我們面前,她有著一頭棕色及肩的頭髮、綠色的瞳孔,身材與嬌小的夜琉相差不多。她放下自己手上的紙張,接著將夜琉抱入懷中。
  「哇!」
  「哎嘿嘿……現在大家都不在,終於有一個人回來了。」
  她一邊撫摸著夜琉的頭,一邊露出溫暖的笑容、以放心的聲音說道。這景象似乎剛剛才看過……
  「和歌,不要鬧了!快放開我!」
  被喊作和歌的巫女釋放了夜琉。此時,她才將視線轉向我。她的面容就和聲音給人的印象一樣,充滿了孩子般的氣息,會使人湧起一股想保護她的感覺。和嬌小卻可靠的夜琉是相反的類型。
  「咦?男孩子?男孩子怎麼會在這裡?」
  「宮樂大人在嗎?」
  「小夜交男朋友了嗎?」
  啪!
  忽地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響。直道臉頰傳來一股熾熱感,我才發現是自己被夜琉打了一記耳光。
  「妳做什麼啊!」
  「不、不要臉!」
  「什麼不要臉!又不是我說的!」
  超痛的耶!
  「這個東西是煌之子!我只是帶他來見宮樂大人。」
  「煌、煌之子嗎?」
  棕髮的巫女瞪大了她翠綠色的眼眸。這個東西是什麼意思?真沒禮貌。
  「她是椿原和歌,負責管理神社的圖書室。」
  「你、你好,失禮了,我是椿原和歌。」
  她雙手交握在前,微微地點了點頭。
  「我是……神野光。呃……」
  「突然來到這裡,一定感到很困惑吧?小夜快帶他去宮樂大人那裡吧。」
  椿原拿起放在地上的紙堆,慌慌張張地朝著與我們相反的方向走去。
  「感覺是個很親切的人呢。」
  「為什麼不管走到哪裡,總會有人把我當成布偶呢……」
  我倒是可以理解。
  跟在巫女的身後穿過迴廊,我們來到了後方的本殿。一般來講,本殿是安置神位的地方,但既然煌夜神社並非正式的神社,我猜應該也未必有供俸的神。此外,從剛才的對話來看,裡頭應該有人——就是夜琉口中的「宮樂大人」。
  走到本殿的門前,夜琉單膝跪下。
  「宮樂大人,我是吉良。我將煌之子帶來了。」
  「進來。」
  從門後傳來女性的聲音。夜琉站起身,緩緩推開門,我跟在她的後頭走進本殿。
  裡頭是小小的房間,榻榻米的氣味撲鼻而來。房間的正中央坐著一位身穿巫女服、有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女性。她轉過身來,可以看見她白皙的肌膚與深邃的黑色瞳孔,有著驚人的美貌。儘管容貌給人柔弱的印象,卻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魄力。夜琉走到她的面前,再次單膝跪下。受到那股莫名的魄力影響,我也跟在她身旁跪下。
  「做得很好,成功保護了煌之子。」
  「這是我應該的。」
  我抬起頭來,正好與女性四目相交,反射性地又低下了頭。
  「煌之子成為了妳的刻印之人嗎?」
  「是的,當時情況緊急……」
  「無妨,並不是責怪妳。這次就由妳負責守護煌之子的任務吧。」
  「明白了。」
  黑色長髮的女性站起身,來到我面前。
  「抬起頭來,煌之子。」
  我誠惶誠恐地將視線往上移。
  「我乃率領煌夜神社之人,宮樂。」
  她伸出手撫摸我的臉龐,纖細潔白的手腕從巫女服中露了出來。

  與她對望時,時間彷彿暫停了一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64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yu39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屋置頂】索引... 後一篇:【考生日誌】研究所考試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大家
各位好~本人小屋有四格漫畫,單格漫畫以及彩圖繪畫等,如果有興趣的話就來看一下吧~(´・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