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GL中篇】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 08

作者:馥閒庭│2018-04-29 11:39:28│贊助:42│人氣:256
花幻甄回到了房間,卻沒有看到景筳筠。
 
她大概是跑去偷聽了吧?
 
花幻甄把那疊身契收好,整個人累的趴在桌上,腦子還是凌亂的,她閉著眼在腦內整理今天收到的資訊。
 
雖然夫人給了她一名單,但她可以肯定,這個人也只是個被安排過的局外人,自己要是傻呵呵的回去趕走這個人,恐怕真正花夫人埋的眼線會笑死。
 
只要換位思考,如果我是花夫人,肯定也不可能只安排一個眼線,景王府代表著是巨大的富貴跟權力,自己這樣不受寵的女兒嫁過去,為了花府的後來,她肯定有後手,甚至三手、四手。
 
但她也必須趕走那個人,如果不能對花府一擊必殺,她就必須當個傻子,或者有足以撼動整個景府的寵愛。
 
她不可能拿景筳筠是景王這件事情,來威脅景筳筠配合自己。
 
一方面,她不能,景筳筠肯定也有自己的勢力,不可能這樣簡單的被自己控制。
 
另一面,她不想,講實在,不管虛情假意也好,還是靜待觀察,景筳筠從沒做過傷害自己的事情,甚至在她回門這日多有維護,因此她不願拿這件事情,來傷害景筳筠。
 
現在她要做的就是過濾名單,用刪去法,今天花夫人給的奴僕可以刪掉了,而在景府有年資五年以上的奴僕也可刪去,剩下的,就是她要找的人。
 
然後再從這些人找到有跟花府接觸過的,甚至是有親戚在花府工作的,但這些名單,她必須跟景筳筠要。
 
她嘆息,一切要等到回景府才有辦法動。
 
想著想著,花幻甄就睡了過去,不曉得過了多久,有人點點她的頭。
 
她原本不想理,突然有聲音在她耳邊傳來「有沒有人說過,你是春申之材?」
 
春申?是指羋月傳裡的春申君嗎?
 
花幻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景筳筠一臉有趣的表情,她撐著臉懶洋洋地看著她說:「回來啦,晚上還有宴會呢。」只是對她而言又是一場硬戰。
 
景筳筠看著她,揉揉她的額,語氣輕柔的說:「累了就去床上躺。」
 
下午聽到幻甄與花夫人的話,如果說對她還有什麼疑慮,那剛剛的偷聽中,她已經放下一半的心,因為她聽到了幻甄極欲為自己找到那個眼線的心意,也驚嘆她的急智。
 
不論出於什麼目的,至少幻甄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尤其聽到她為自己找婚配對象時,或許是權宜,但她真的有想過。
 
光是這點,就值得她維持幻甄景王妃的地位。
 
尤其聽完那兩個女人惡毒的算計景府。
 
景筳筠垂眼,臉色陰暗,膽敢撩虎鬚就要有被老虎殺死的準備。
 
花幻甄並沒有注意到景筳筠的陰暗,她真的累了,只是點頭,就走去靠著床柱閉眼休息,不是她不想躺,只是躺了又要重新化妝跟盤髮,太麻煩了。
 
過一會,可欣走過來,提醒她時間到了,她才點頭起身梳妝,而景筳筠已經先去外面等她了。
 
看著鏡子裡的可欣欲言又止,她說:「可欣,想說什麼就說吧。」花幻甄弄好頭髮,在髮間別了一根雲紋銀簪。
 
「姑娘,剛剛姑爺說什麼春申,那是哪一年?還是開春的哪個時辰?」可欣不懂的問。
 
花幻甄微笑,幸好她看過羋月傳,她糾正「她說我有春申之材,春申指的是黃歇。」
 
「黃歇又是誰?黃色的蠍子?」可欣不懂的問。
 
花幻甄給她解答「黃歇是屈原之徒,王爺這樣說我,是指我有口舌功夫很好。」
 
可欣還是不懂「為什麼王爺會知道姑娘口舌功夫很好?」
 
「誰知道,可能是她偷聽吧。」花幻甄笑說。
 
可欣嘟嘴嘟囊「姑娘怎麼這樣說,王爺哪是會偷聽的人?」
 
她就是阿!
 
花幻甄微笑的想,但沒有說出口,她走出門,就看到景筳筠還是那一身碧玉色的衣袍,兩人一起緩緩往宴請的廳堂去。
 
景筳筠主動的牽了她的手,低聲的跟她說:「你還沒回我呢!」。
 
花幻甄想起下午的對話,她笑說:「春申之才?是指我諂容卑跡賴君門?還是說花府不知馬作牛?」兩個都不是好詞呢!
 
諂容卑跡賴君門,指的是春申君的門客李園,前面慫恿春申君將妾嫁給楚考烈王為妃,亂了皇族血脈只為了政治地位,後來春申君被李園所殺,就是個恩將仇報的。
 
另一句,東晉那知馬作牛,被她說成花府不知馬作牛,拿馬當牛,這種事情,表示才能沒有被看到,她會出口諷刺就是因為,她的才能要是真的被花府看到,才是她的喪命之時。
 
花府怎麼可能容許她這種異端毒種的存在,她活得太任性了,不是她沒有家族使命感,而是人家從一開始就不把她當人,她幹嘛要掏心掏肺鞠躬盡瘁?
 
景筳筠看著她,難得看她露出一點諷刺,她有趣的彎起嘴角,趁著替等待通報的時候,替她勾了頭髮「有人知道你這樣一面嗎?像個小辣椒似的」
 
花幻甄瞪著景筳筠「今天下午聽得過癮吧?」
 
景筳筠看著她微笑,果然幻甄知道了,既然自己會稱讚她有辯才,就是知道自己偷聽了她跟花夫人的對話。
 
那一刻兩人有些心意相通的味道,讓周圍的人都有些羨慕,王爺很寵王妃。
 
一旁有人進來引他們入座,這次晚宴,雖說是家宴,但景王畢竟有王爺爵位,又豈能怠慢,連帶著花府的眾人也必須對花幻甄好一些。
 
「娘子,消消氣。」景筳筠夾了一隻蝦放到她碗裡。
 
花幻甄看了她一眼,俐落的剝好『還』給她「閉嘴。」
 
「是。」景筳筠說,笑笑地吃了幻甄替她剝的蝦子。
 
一旁的花環彩看著她們小夫妻似的甜蜜,默默握緊筷子,花幻甄那女人絕對是故意的,她不高興的想,不過就是新婚麻,至於這樣現眼?
 
可偏偏一股妒意又攪得她心口疼。
 
花老爺倒是沒有察覺女眷們的暗潮洶湧,拿出陳釀給景筳筠「王爺,我敬你!」
 
一旁花府的幾個兒子也紛紛敬酒。
 
花夫人也舉杯,花幻甄無奈,只能乖乖跟著舉杯,一旁景筳筠悄聲說:「沾唇就好。」
 
花幻甄點頭,她只是做了做樣子。
 
酒都讓景筳筠拿去喝了。
 
看到景筳筠居然還替花幻甄擋酒,花環彩垂下眼卻握緊手,深深覺得,自己的位置被花幻甄搶了,她居然能嫁到這樣好的郎君。
 
她心裡有個計劃,她轉頭,吩咐了幾聲。
 
看到有人偷偷摸摸的左顧右盼,花幻甄看在眼裡,卻沒有說話。
 
「等等你注意些。」景筳筠叮嚀花幻甄,看著那人離開,花幻甄卻似乎一無所覺。
 
「是你該注意吧!」花幻甄笑說:「你可是塊小鮮肉,有人垂涎得很。」
 
景筳筠看她「講什麼!輕浮…」
 
花幻甄卻壞笑「你信不信等等就要有人投懷送抱,晚上還會去你房裡拜訪?」
 
「我有娘子了,不見。」景筳筠低聲地說,惹來花幻甄低笑。
 
卻也讓花環彩氣紅了眼。
 
果然,花環彩就找了理由把花幻甄約了出去,她拍了拍景筳筠的手,給她一個看吧!的眼神。
 
景筳筠低聲的叮嚀她「小心點。」
 
「我盡量。」花幻甄說,看著景筳筠不快的皺眉,她壓著景筳筠的手,用眼神告訴她,有人要害我,我也沒辦法呀。
 
景筳筠想幫,卻有人開口調笑,她只能轉頭繼續應酬著,但眼角餘光還是追著幻甄的背影擔心。
 
一會有人說要去玩投壺射箭,反正就是測試她到底是不是男的,比力氣、拉弓之類,她日日在軍裡操練,又怎麼會難倒她?
 
「想必景王日日在軍營,這種雕蟲小技肯定是不入眼的,我這有一張好弓,想請景王鑒賞。」花文曜說。
 
「喔?」講到武器,景筳筠來了興致說:「拿出來看看。」
 
花文曜轉頭,吩咐一會,讓兩名僕人搬了一個盒子過來。
 
「傳聞有開元弓,小弟也做了一個仿弓,想請景王一試。」花文曜說,但眼神中卻透漏著挑戰。
 
景筳筠看著他也不慌,她朗聲:「那各位可試過?」
 
這時有另一個男子上前「小弟,花梵杰願意一試」他微笑走上前,拿起那弓說:「這弓力道莫約是一石二,重四十斤。」
 
他拉弓往遠處的草垛射。
 
一箭中的。
 
花梵杰看著景王「聽說花府最好的射手,可以滿弓如月,百步穿楊。」他看著景王邀請。
 
景筳筠微笑,走上前接過這弓端詳「這種弓弦距短、速度快,以楓木、白水牛角、駱駝骨製成,確實是張好弓。」
 
嘴巴上稱讚,但景筳筠卻心裡有些沉,因為她認出這弓是邊軍所用,目的是為了破甲殺人,拉重大,弓臂粗壯,但她煩惱的,不是自己拉不拉得動,而是這樣制式的弓,為何花府會有。
 
景筳筠看了看弓弰處的落款,卻空白一片,這弓是何人所制又是怎麼來到花府的?
 
她握著弓,用箭貼好,舉起弓後,拉弓固定,定眼看著遠處的靶心,輕鬆射箭,剛剛花梵杰拉個弓還要瞄準半天,現在她卻輕鬆就射出三箭。
 
遠處的僕從舉著靶心過來,卻沒有看到任何弓箭,但靶心有個洞。
 
花文曜看著靶心問「沒中?」
 
一旁有僕人跑過來說:「大公子,箭...」
 
「快說!」
 
「箭釘在牆上,頭一箭,已經釘穿了墻了。」
 
眾人這才看著向景王。
 
景筳筠困擾的說:「倒是給大舅子添麻煩了,可還有其他武器需要本王品鑑?」
 
所有人都慫了,一石二的弓,景王卻輕鬆簡單的舉起,拉弓如滿月,射完三箭不動不喘,那箭還射穿墻阿!
 
說是劈山破石也不為過。
 
幾人紛紛轉了話題,在絕對的武力面前,他們也認了,如果景王是女子假扮,又怎麼可能真的能做到?
 
景筳筠冷笑,一群酒囊飯袋的公子哥,還好意思要測試自己?
 
光是軍裡的規定,就是六十步射一石二鬥力,箭十二,六箭中垛為本等,她也只是發揮臨場考的基本而已。
 
算了,比起這個,她更擔心的是花幻甄,她被自己的姊妹帶走也太久了。
 
這時花梵杰突然說要去看涼亭,她只好跟著,卻看到了讓她不快的一幕。
 
--------------------

---------------------

關於春申君的相關典故,某盡量符合資料了,如果還是怪怪就當作是平行時空吧!((某不會承認,打這篇時,某有在追羋月傳...

馥某:幻甄阿,我也要幫我剝蝦...
筳筠:(冷笑)好啊,來杯鶴頂紅的酒、用十幾斤辣椒炒的蝦、含水銀的米飯、毒藥種的青菜,最後來點加了砒霜的雪冰元子,如何?
馥某:小的知錯、小的該死...Or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17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原創|愛情|小說|長篇|古代|穿越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默默兔
春申?是"只"羋月傳裡的春申君嗎?<-是"指"吧?

景王好帥啊!肌肉一定很美!!(流口水
不快該不會是幻甄小寶貝被甩了一巴掌吧~~

04-30 12:10

馥閒庭
對,感謝兔大!((磨蹭 小助手:你給我克制些!(-`ェ´-╬)

筳筠的身材是有鍛鍊過的喔(擦口水)當過軍人麻~
不快...就是,原本花環彩要設計花幻甄被表哥接住,不過有咱家筳筠在,應該是沒表哥什麼事了( ゚∀゚)o彡゚

筳筠:幻甄是我的,誰都不能搶!(霸氣)04-30 2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明如翦 16... 後一篇:【GL中篇】王爺,是否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同學們
首先我們把鍋燒熱,接著加入50克的寬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