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十一章 布魯辛克的哀歌①

作者:橘みかん│2018-04-23 07:45:48│贊助:12│人氣:454
第十一章 布魯辛克的哀歌
 
 
  蔚藍的天空消失了,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更沒有太陽,除了地上的星火發出的微光,世界,只剩一片漆黑。

  這些是,現世存於地上的人們所不知道的過去──
 


 
  過了一晚,艾魯達城及其下城鎮、森林口,乃至於伊西頓河跨河大橋前皆已重新佈陣,艾爾文及瑪莉提絲與堡壘的人們被派到前線守備,除了偵查方面善於城裡的士兵,若是發生什麼事,熟悉森林的他們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城報告。

  唯歐洛巴特的人們被露莎琳德帶進城裡,除了被安置在偏房的一角,並未被派予其他任務。

  但是,這裡卻混入了幾名新月堡壘的人。

  無法作戰的老弱婦孺,有的在城下關懷難民,有的在城裡幫忙,蓮娜便被安排在城中。而如今,她卻莫名被捲入一場男人間的糾紛。

  那名為吉姆的歐洛巴特魔法師正滿臉殺意地瞪著她身邊的男人──菲力克斯。

  「──你這混蛋色狼魔法師,想對我的蓮娜做什麼?」

  菲力克斯把蓮娜拉到身後,雙手放在腰間的存封槍上,一旁的湯碗已被打翻,滾滾熱氣緩緩飄起、消溶於空氣中。

  被護在他身後的蓮娜滿臉疑問,嚇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倒是對面的那個男人咋舌,揮著被湯撒到的右手鄙視道:「你這蠢貨才是想做什麼?好好的一碗湯都撒了!」

  「你這種畜生吃地上的食物正好啊!」

  「──啊?」

  吉姆一聽,低聲發出加了怒意地疑惑,拍著桌子站了起來,連身後的歐洛巴特魔法師們也聚集了過來。

  「幹什麼?有……有種出去外面我們一對一來一場啊!」

  聽菲力克斯這麼說,吉姆又哼了一聲笑道:「哈!憑你?用那種半調子存封槍能比得上我們正統的歐洛巴特魔法師嗎?」

  「什麼?只會逞口舌之快的傢伙,你們這些只會躲在曼士貝軍後面吟唱咒語的傢伙我連存封槍都不用動到就能──」

  「──你們在做什麼?」

  菲力克斯和吉姆的互相叫罵正熱,人牆的外圍卻傳來了一個冷靜的女性聲音,他們聞聲轉去,並自動讓出了條路。

  「克莉絲汀閣下……」

  克莉絲汀略帶嚴厲地掃視了眾人,並在菲力克斯和吉姆前停下腳步,問道:「非常抱歉,我們的魔法師給您添了什麼麻煩了嗎?」

  「有沒有搞錯啊!克莉絲汀!是這傢伙莫名其妙進來打翻我的湯!」

  「你這混蛋不要以為我沒看到你對我的蓮娜毛手毛腳!」

  「她端湯進來我伸手去接有什麼不對嗎?啊!」

  眼看兩人越罵越近,就要一觸即發,克莉絲汀再度伸手阻擋。

  「快住手!吉姆,別忘了我們是來做客的!」

  吉姆聽了又不滿地咋舌,正當菲力克斯露出勝利地笑容,克莉絲汀又轉頭歉道:「失禮了,但我記得閣下是新月堡壘的人,此刻不是應該在前線待命嗎?」

  瞪著吉姆猙獰地臉龐,菲力克斯回道:「是沒錯啊!我們收到印有你們王室烙印的信函,那個人說要給公主的。艾爾哥就叫我送過來啦!──誰知道我才趕到城裡,就看到這傢伙非禮我的蓮娜!」

  被菲力克斯伸手無禮地指著,吉姆差一點衝上前,只是在眾人的阻攔下回罵道:「什麼叫『非禮』啊!人家端湯給你的時候你不會用雙手去接嗎!」

  「你放屁!我明明就看到你在摸她的手──」

  「辛苦您了。」菲力克斯和吉姆的叫罵再度被克莉絲汀阻斷,她移動了腳步,把吉姆擋在身後,道:「既然是給公主的信件,交給在下即可。」

  但是菲力克斯並沒有立即拿出信件,而是不滿地皺眉道:「那就不好意思了,艾爾哥說,這封信要先拿給奧利弗卿,要怎麼做,是由小悠……我們王子決定!」

  吉姆聽了頭冒青筋,怒問:「為什麼給我們公主的信要先拿給你們王子啊?」

  「哈?你們還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嗎?那我就──」

  「說得沒錯!」

  這個略帶威嚴聲音的主人正是該封信件的受信者──露莎琳德公主,她站在房間門口, 不動聲色地從旁觀看,僅在走進人群時小聲嘆道:「真是的,我以為這種小騷動克莉絲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了……」

  克莉絲汀聽聞,只是低頭致歉,並恭敬地退到一旁;而吉姆及其他魔法師則抗議著。

  「是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

  「請恕我失禮,公主殿下。」魔法師們交頭接耳,其中一人站出來問道:「我們受命前來支援曼士貝,最主要的是任務是將您救出,但是您為何卻帶領我們自願被軟禁於此?」

  「沒錯!而且為什麼署名給您的信件要先上交給薩艾斯嘉,簡直欺人太甚啊!」

  「通通閉嘴!」露莎琳德一聲令下,這些人雖然心有不甘,仍是乖乖地安靜下來。她皺眉輕嘆,解釋道:「那個時候我就說過了,『我並沒有被囚禁』,何需拯救?再者,我方曾背信於薩艾斯嘉,如今受人質疑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那是薩艾斯嘉先……」

  「關於這件事,本公主亦有疑問,需要薩艾斯嘉協助尋出真相。」

  魔法師們各個咬牙切齒卻又不敢反駁,只有在她們身旁的菲力克斯目瞪口呆,過了一會兒才驚嘆道:「好厲害的公主!真的……各種意義上。」

  雖然聽不懂菲力克斯話中之意,露莎琳德仍按捺下來,對他說道:「我跟你一起上去吧!正好我也有事要與你們王子商量。」
 


 
  賽比恩斯已經解下戰甲,換上乾淨的衣裳,他與重臣們的所在位置,是自卡克蘭城建成以來,謁見室裡那張無人坐過的大紅椅四周。雖然如此,上頭卻是一塵不染,賽比恩斯坐上位,心中卻是泛起一陣惆悵。

  ──八年來,城裡的人們是如何面對這張無人的王座?依之前在城下的所見所聞,人民並不知道賽比恩斯不在位。要嚴防這個秘密外洩,一定花費了不少精神及犧牲吧!

  在與羅奈爾德步入謁見室前,吉魯克已將前線發生的事情大略與克里斯夫多簡單彙報,克里斯夫多低眉嘆氣道:「是嗎……簡直像閃爍一瞬的火光啊……」

  薩艾斯嘉的雙翼──天人「希亞萊娜」及龍魂「瓦布爾」,這對被繪在國徽上的傳說,在「這一天」之前,全世界都認為那只是一個傳說,沒錯,在「這一天」之前。

  但是這個傳說卻如驚鴻乍現,實際上,於戰場中他們也未傷任何一人,他們只消在軍陣上張開雙翼,即可起到威嚇作用,當敵方的軍心動搖,賽比恩斯出現便能勢如破竹。

  只是誰都沒想到,連龍魂都隨著天人一同離去。那幾個空中的身影,就如同幻影一般消失無蹤。

  「也就是說……『那個女人』和牢裡的『那個男人』都消失了嗎?現在該怎麼辦呢?殿下。」

  在一旁的萊多聽聞,向座上的賽比恩斯這麼問道。對萊多來說,「女人」只在房裡有過一面一緣,「男人」更是未曾得見,但賽比恩斯卻是低頭不語,唯眉間的皺紋展出他心裡的憂鬱。

  克里斯夫多建言道:「雖然失去『他們』著實可惜,但是殿下,如今我們應該將重心放在抵禦外敵。雖然曼士貝軍已撤到國境外,難保近期不會再犯,而且……歐洛巴特方的意圖也尚未明瞭……」

  「這種說法可真是無禮,虧本公主還特地前去帶回我軍呢!」

  不巧這時菲力克斯正帶著露莎琳德和克莉絲汀前來──雖然對城裡不熟的他是走在兩位女士後方。

  克里斯夫多亦轉身行禮歉道:「在下失禮了,但我所指的是您的父王。」些許停頓後,又不客氣地挑眉道:「但是照約定,您不是要負責在城中的許可範圍內看管貴國魔法師嗎?」

  露莎琳德聽聞,僅是高傲地揚起下巴,笑回:「當然!剛剛就阻止了一場無聊的紛爭!」

  正當他們以為露莎琳德是特地前來炫耀「她阻止了一場無聊的紛爭」時,她身後便傳出了菲力克斯稍稍腦火的聲音。

  「……已經到了就不要擋我路啊!還有那哪裡無聊啦!那傢伙竟敢牽我的蓮娜的手耶!可惡……下次見到他一定要把他的手轟成──」

  估且不論他所認識的菲力克斯會自行把看到的畫面腦補成什麼樣,看到菲力克斯邊推開兩位女士、邊向前走還不忘碎碎念著與某人的新仇,賽比恩斯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在克里斯夫多的眼神壓迫下收歛笑容,續道:「原來是帶菲力前來,辛苦二位了。」

  他身旁的羅奈爾德卻是哼一聲笑道:「明明告訴他怎麼走就行了,我看是嫌無聊才會趁機跑來吧!」

  或許是這些人之中與她相處最久,曾經有過一段短暫的旅行,羅奈爾德隨便想想就可以猜出這位任性公主的行為模式,可惜的是,這回他猜錯了。

  露莎琳德才剛噘起嘴,一旁的克莉絲汀便鞠躬歉道:「真是抱歉,未經許可便擅自走動。但是這位信使手中的信件是吾王差人送達,說要交予露莎琳德公主,只是在前線的維因卿指示,需交予奧利弗卿定奪。」

  她簡單扼要地敘述讓菲力克斯也汗顏,只得交出信件說道:「嗯、就是這樣。」

  克里斯夫多收下信件,上頭的確印有歐洛巴特的王室印記,他拿著那封信,看了露莎琳德一眼,然而後者並沒有急於拿回,只是站在原地靜待。

  ──或許露莎琳德公主也想以此示友好。克里斯夫多心想。但他轉過身,卻不是打開信件,而是再將信件上陳,交到了賽比恩斯手上。

  「請殿下定奪。」

  簡直是信件傳遞賽,羅奈爾德前去收下信件,然而賽比恩斯亦未拆封,低眉半晌,抬起頭笑道:「既然是亨利王要給露莎德公主的信件,他人斷無拆封之理。」他將信再交給羅奈爾德,然而後者才接下,一旁的萊多急阻道:「請等一下。──殿下,您久居它處多年,尚不清楚國際情勢,恕臣直言,亨利王的作風已與先王時代不同,不可不防。」

  說著,萊多瞥向露莎琳德,她只是若有所思地皺起眉,並未如先前一般跋扈反駁。萊多這才一驚,雖然事態緊急,卻在該國公主面前貶低其父,自覺仍屬不當,遂歉道:「我……我失禮了,那個……爺爺說『殿下心胸寬厚,天真仁慈,恐易遭人陷害』,所以要我替殿下注意不會注意或難以注意的事,那個……」

  萊多縮瑟著身體,然而越解釋卻又越覺得自己在往死胡同裡鑽,沉著臉的解釋越來越小聲,卻引來賽比恩斯噗嗞一聲地笑。

  王座上的他輕拍萊多的肩,好似要他放鬆心情,只是說:「沒關係的,萊多,沒關係的。」

  克里斯夫多心裡明白,亦感安慰。這聲「沒關係」是信賴、也同時是試探。信賴著露莎琳德公主,也同時試探著她。

  最終,信件還是交到了露莎琳德手上,她不慌不忙地開啟信件,僅僅數秒的安靜,卻讓萊多緊張得冷汗直流。而後,露莎琳德更是哼笑一聲,將信交給克莉絲汀邊說道:「克莉絲,把信拿給賽比恩斯王子他們看。」

  當信件輾轉傳遞到賽比恩斯手上,萊多仍是一臉驚訝。然而賽比恩斯看了,信件內容極為簡短,不外乎是在責備露莎琳德辦事不力,還自作主張帶走魔法師,要她立刻帶著自家軍隊返國,其餘則隻字未提。

  「羅恩,賜座。──啊……」賽比恩斯對羅奈爾德如此吩咐,才想到菲力克斯在一旁等待,他一臉疑惑加上些許地不耐煩,賽比恩斯才趕緊對他說:「菲力,你辛苦了,前方有沒有缺人手物資?需不需要調派一些過去?」

  「啊?這個艾爾哥是沒說啦!人手就我們堡壘的人為主啊!吉爾農村又本來就有備糧,物資食糧什麼的我想大概不缺吧!」

  如果有需要的話,艾爾文應當也會先行吩咐吧!賽比恩斯更加派一隊以前艾爾文親自訓練的士兵給菲力克斯帶去,也運上一些物資、食糧,待菲力克斯離開謁見室,賽比恩斯的目光又重回露莎琳德身上。

  在此期間,羅奈爾德已經搬來一張木椅,那封信件也被克里斯夫多和萊多瀏覽了一遍。

  「好了,露莎琳德公主,妳可以說──妳的意圖了。」

  賽比恩斯在位上,笑著如此說道。

  「說『意圖』就有些太過了,本公主可是很誠意要和你合作。」她噘起嘴,話中依然略帶驕傲,停頓了一會兒,才續道:「剛才說的『無聊的紛爭』還記得嗎?」

  「是指菲力吃醋的事情?」賽比恩斯苦笑著,他幾乎可以想像菲力克斯護著蓮娜的吃醋模樣。

  露莎琳德點點頭,繼續說:「底下那群傢伙雖然聽從本公主的命令,不參與戰事,對諸位仍是抱有敵意,賽比恩斯王子,你認為原因何在?」

  對於這個問題,賽比恩斯看了看克里斯夫多等人,然而周圍的人卻不語,他思考了起來。

  「因為是敵國,自然會抱有敵意。不……若非八年前的事變,兩國應還交好。所以……公主是指巴澤爾公爵遇害的事?」

  一提起兩國間最敏感的問題,其他人也都變了臉色。但露莎琳德非但未顯恨意,反而點點頭。

  「虧你還記得,我還以為那時你還小,會只記得我國陣前倒戈呢!」露莎琳德有意無意地嘲諷著,羅奈爾德更是咬牙瞪了過去。

  相對賽比恩斯卻是感嘆道:「無可厚非啊……那場迎賓宴是我和雙親最後的快樂回憶……」

  氣氛沈澱了一會兒,露莎琳德開口:「賽比恩斯王子,八年前,你們加派的護衛被審問時,我在一旁偷看著,因為那人害死的──是我的親叔叔啊!」
 


 
  從那一天開始,世界就是同一片顏色。

  人們不知道,環繞於天空中的紅色是什麼,星星已不再出現,若非代表太陽和月亮的光球交替白天和黑夜,這個世界的人們,或許早就被禁錮在同一片絕望中,乃至一片死寂。

  女性一身潔白,背上伸展著雪白的翅膀,及腰地長髮染著淡藍色,她像尊石像飄浮於空中一動也不動,張開的右手上頭飄著一個光球,握緊的左手流瀉出黑暗。

  身後有人接近,她張開眼,右手緩緩握起,光球被收於手中,天空也逐漸轉暗;左手則緩緩張開,黑暗中藏著另一顆光球,於夜裡散發柔和月色。

  對布魯辛克的人來說,一天又即將要過去了。

  女性放下了手,光球依然飄浮於空中,只待暮色漸晚。

  「族長,」她身後的人同樣背著一雙翅膀,向她敬道:「已將災禍製造者抓回。」

  女性聽聞,身子震了一下,似要穩定內心似地吸了一口氣,轉過身道:「我知道了。」

  ──那是一名與從前的希亞萊娜有著相同面孔的女人。
 


劇情連結:
 

 
  我看看……上一篇(10-5)是在什麼時候發佈的……

  哇!是去年11月初耶!(被打

  我得承認,寫完那篇之後除了各種懶病發作,也先專注於寫完壹站系列,那期間家裡又大小事不斷,心情備受影響。

  實際上現在心情還是低落的……

  壹站系列寫完之後,又感覺完成一件大事(並沒有),想好好放鬆一下,於是又求了別人的小說看,雖然只有先看完曲媽的阿玉傳奇(掩面

  之後又補完了自己年初挖的推理坑(短篇),之後又東摸摸、西摸摸,每次開起檔案要寫……就已經要早上了,只好去睡覺XD

  一邊也思考著後續要如何更改,才能劇情合理又據張力,之後的發文速度可能會慢下來……(雖然也有靈感大爆發的可能性)
 

  對了,想問問讀者,我知道大家都對黑歷史很有興趣(偷笑

  我也本來就想在想藍寫完之後,貼上以前參賽版的黑歷史想藍,當然那時標題是個更中二的東西(遠目

  雖然前半段很多東西相差不遠,頂多是改一點小地方,但是到中後期,全部都是砍掉重寫的。

  你們想等目前版本寫完再看,還是現在就想看黑歷史版?

  (順帶一提,那時為了縮減成限制的字數,一直修大概有五、六種版本。)

  (嘛、我只會挑其中一個版本貼出來就是了。)

  現在就貼黑歷史版……我是說參賽版的話大概一星期貼一次,還可以順便假裝有在乖乖寫文,不過不會掛上達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5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想藍更新啦!倉鼠來挖黑歷史啦~(X

04-23 13:01

橘みかん
挖!挖!都挖!04-23 21:34
吳旻( °∀°)
新ㄉ (吃

04-23 22:32

橘みかん
枯的!(折04-23 22: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聞翻譯】堀井雄二氏,... 後一篇:[短篇][黑][BL]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人
【因果故事】自殺之業,自殺之果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2678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