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未命─白的蛀牙大恐慌?!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8-03-04 23:14:27│贊助:2│人氣:54
「來來來!今天的甜點是主人留下來的蛋糕喔!」

一如既往,沙羅曼達與一番隊宿舍中的蘿莉少女們於賽拉爾為工作奔波勞碌時留在家裡看家。

雖然說看家的期間可能是種極其無聊而乏味的時光,但對於身邊有一大群玩伴們陪伴嬉戲的她們而言,看家基本等同於平時愉快的遊戲時間了。

而現在,下午三點,是她們玩樂了一整天後短暫的休憩時間,所謂的下午茶時間。

為了在這段珍貴的時間給女孩們有辦法享受美味的點心,賽拉爾總會留下居民或友人贈送的甜品作為家裡的孩子們的茶點,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在冰箱裡那包裝精美的紙盒中裝著的是香甜的草莓慕斯蛋糕,是日輪丸有名的蛋糕店中的人氣商品。

為了購買這個特別的糕點,通常要預購長達數個月的時間,排隊購買也需要排上數個小時之久。

「人家等了這下午茶很久了呢,琉璃幫忙倒茶吧?黑蒂絲拿一下那邊的糖罐……」

為了享受這段悠閒片刻,女孩們可是悉心準備了許久。看起來風雅的茶具、裝著不少方糖的糖罐、黑蒂絲私藏的高級紅茶等,若是外人看起來,就像是英國皇室的公主們精心準備的高級茶會。

「啊!忘記先準備餐巾了!」「不過事實上我們也沒什麼用到不是嗎?」「好像也是……那人家就不去拿囉?」

當然也為了方便省略不少步驟,雖然說是為了看起來高貴,可惜這些女孩兒還是有些怕麻煩的,尤其是放鬆時間。

「……草莓蛋糕,好好吃的樣子。」

而負責將蛋糕切成數小塊的白,盯著偌大的蛋糕許久,口水都要直接流出來了。

是的,身為甜點愛好者的她,對眼前這強力的誘惑沒有任何抵抗能力,迫不及待的想將眼前的限量大蛋糕一口吞下。

「……不過,還是先切好。」

但可能是種族為狂天使的關係,她不會因為自己的食慾而讓朋友們下午茶時間只剩下茶可以喝,老老實實的把蛋糕等分成數盤。

「……小沙,白切好了。」「辛苦囉,妳忍不住的話就先吃點吧,一人有七塊別吃太多喔,要留點給主人的。」

允許已獲得!眼睛已經變得如閃爍的星星般,興高采烈的將草莓奶油蛋糕一口吞下。

「……嗚?!」

天雷轟擊。

這是白目前心中唯一的想法,宛若被天雷擊中般震撼……不過,指的並不是蛋糕的美味,而是……

一陣如同雷擊的疼痛。

「白妳的表情好誇張喔,真的那麼好吃嗎?而且平常妳都會狼吞虎嚥的才對,今天怎麼愣住了?」

或許是注意到異狀,已經完成準備階段的沙羅曼達飛回座位上,用叉子輕輕切下一小塊送入口中。

「呼姆∼好甜好好吃!不愧是名店的手藝,口味綿密但也不會甜過頭,奶油霜也冰冰涼涼的,太美妙了!大概知道為什麼白妳會震撼這麼久了。」

不不不,白並不是因為太好吃才停下來的,不過那個感覺是怎麼一回事?

腦中保持如此想法的白,試探性的又咬了一小口……

「嗚咕……?!」

更加明顯、劇烈的疼痛襲擊。

「喔呀?」

原先始終擺著撲克臉的白,明顯的露出因疼痛略顯扭曲的神情,這情況都被艾米看在眼裡了。

「白,妳是不是……蛀牙了?」

──蛀牙?!不可能吧!白一直都有好好刷牙……

然而,在經歷過方才那猶如雷擊的牙痛後,白很清楚若真是蛀牙的話,問題是出自哪裡。

是的,刷牙的方式過於片面,位在牙床末端的「臼齒」始終是容易被遺漏之處。

白雖然有因為賽拉爾的提醒而在每餐飯後刷牙,卻沒有學習到最正確、最確實的刷牙方式,加上本身極度愛吃甜食的雙重作用下,便得到了蛀牙。

「真的嗎?白,嘴巴打開人家看看!」

隨著緋火的舞動,沙羅曼達變化回小精靈的模樣,畢竟如果要用肉眼去觀察位於深處的臼齒,不變成小型妖精的樣子實在難以觀察。

「啊……真的呢,在最裡面的地方蛀了個洞。」

確定了症狀後,茶會宣布中止,女孩們開起了緊急的對策應變會議。

「白現在嘴巴裡的應該還是乳齒吧?如果早點治療或是拔下來應該還有救?」「……拔掉太恐怖,不要!」

白瘋狂搖頭否定了艾米的計畫,這也難怪,除了對拔牙有生理上的恐懼感之外,還對那直接亮出龍之指甲打算施行蠻力拔除法的蒼髮少女感到心理上的畏怖。

「呵呵呵,天使小姐妳居然也會因牙痛所苦,這可真是笑掉妾身的大牙了,喔呵呵呵!」「……再笑白就讓妳的牙齒也感受到物理上的痛苦。」「哎呀呀,真是萬分抱歉,因為妾身這等『高貴的』惡魔一族是不會為區區牙痛就畏縮的像隻小綿羊似的,因此沒有考慮到天使小姐妳的感受呢,喔呵呵呵呵!」

火藥味超重。

雖然平時這兩人就常常拌嘴,但被黑蒂絲這樣性格惡劣的小惡魔抓到把柄嘲笑起來,恐怕因疼痛失去自制能力的白會直接就拿出武器大打出手……

「好了好了,妳們要開的是對策應變會議,可不是天下第一武道會喔,都給奴家自重些。」

身為最討厭暴力解決爭端的琉璃拍了拍手,從她回到賽拉爾身邊之後就始終擔任這樣的居中調停角色……畢竟她從未亂過陣腳,始終擺出那優雅高貴的舉止。

「齲齒的毛病奴家也不是沒有見過,小妖狐們要是沒有定期清牙也會有這種情況,這種時候奴家就有個有用的特效藥了。」

她自寬大的巫女服中掏出一個相當巨大的甕,上頭還用了紅色的漆寫上了大大的「秘」字,似乎是某種很厲害,且流傳了許久的神秘靈丹吧?

正當少女們保持著如此期待的同時,琉璃緩緩地將甕的口打了開來,眾人疑惑的向裡頭一看……

「……?!」「這、這什麼啊?!」「好……好黑!這真的能喝下肚?」「妾身在源界也沒見過這種奇異的飲品啊……」

在那口大甕裡頭,裝滿了黏稠的、黑漆漆的,還冒著奇怪泡沫的不明流體物,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什麼仙丹靈藥,反而像是將各種奇怪的藥劑混合亂燉之後的妖異產物……

「嘛,賣相確實不怎樣,喝起來當然也是,但良藥苦口,為了治療齲齒也只能咬著牙關喝下去了不是嗎?」

「不不不不,這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賣相不好的問題,怎麼看都不像是生物能喝下去的東西啊?!」

沙羅曼達忍不住吐槽,這奇怪的物體怎麼都不像是個藥劑,估計喝下去都要不省人事,從看牙醫變成要送加護病房了吧?

可下一秒琉璃說的話更是讓全場堅定她們的推測是正確的……

「沒事兒沒事兒,那群孩子們喝了頂多是躺在地上抽搐了約莫三個時辰,靜待牙齒掉光後再憑藉個人的靈性修練,最快一周就能長回一口好牙了。」「……艾米,白錯怪妳了,妳的方法應該才是最有效的……」

最後,經過沙羅曼達與艾米的強力勸說,琉璃的不明藥物療法被徹底否決了。

「奴家覺得這是好方法的說,妳們沒有充足的靈性生長牙齒或毛髮真是太令人惋惜了。」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妖狐一樣嘛……不提這個了,現在還有什麼有用的辦法嗎?」

女孩們面面相覷,看樣子艾米的蠻力及琉璃的秘藥雙雙失敗後,兩人已經沒有什麼能拿的出手的主意了。

「是呢,真沒辦法,如果天使小姐能夠跪在妾身面前恭敬的行臣下之禮,並說出『黑蒂絲大小姐,請賜予卑微的小人從我愚昧行徑帶來的痛苦中解脫的方法吧』只要肯這麼哀求妾身,妾身也不是不能動用到迷夜的秘術……」「駁回。死都,不要。」

白按壓著隱隱作痛的臼齒,原本的撲克臉上似乎帶有深刻的怒意……

「啊啦?真有骨氣呢?明明妾身都大發慈悲願意出手呢。」「……妳所謂的解脫不就是用盡闇黑魔彈把白的臼齒轟爛,解決源頭就沒有痛苦的野蠻方法嗎?」「哎呀?天使小姐,原來妳不是笨蛋呀?」

……不行了這兩個人,完完全全是水火不容的兩個極端啊。

「不過即使不是天使小姐得了這毛病,妾身也沒有辦法協助呢,畢竟妾身是源界的惡魔,與智人或其餘種族的身體構成本就不同……」

黑蒂絲依舊是抿嘴笑著,雖然和平常不無二樣,但早在聽聞白有了蛀牙的當下,沙羅曼達便敏銳地發現她的眉頭有那麼一瞬的皺了一下,並翻閱過手上的黑色書籍。

或許,嘴上不饒人的她也有自己的關心方式吧?雖然方法很拙劣就是了。

「那麼,還有其他人知道怎麼解決白的蛀牙問題嗎?」

會議瞬間進入沉默,這也沒辦法,畢竟在場的女孩子全都不曾苦於蛀牙之苦。沙羅曼達身為未命不會有肉體上的疾病、艾米身為龍族恐怕一有牙齒上的毛病都是直接拔除、黑蒂絲為源界的規格外存在也不會因這種理由頭痛、琉璃……雖然有處理方式但是不適用智人種。

「目前也只剩下看牙醫這一方式了呢。」

最後統整出的,便是最有效、同時也是現在這種情況的唯一解答。

「……白怕,牙醫會用鑽孔機,鑽掉壞掉的牙齒,過程會痛到生不如死……」

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流傳的傳聞,也就如此正好的傳到了白的耳裡給予她深刻的印象,使得「牙醫很可怕」的概念已經深植於她的內心,已經是形同下意識反應般的暗示了。

「不過,人家有聽裴爾哥說過,如果蛀牙長期沒有經過治療,那麼牙齒會持續地被蛀蝕、腐壞,最後不僅僅是整顆牙齒壞了,牙床也會因此生病喔。最重要的是……」

稍稍賣了個關子,接著以些微火光照在臉部下方,以光線影響後看起來相對恐怖的臉孔對還在瑟瑟發抖的白說出:

「這段不治療的過程,牙齒會一天比一天更痛、更痛,那可不是一個鑽孔機就能說明的痛,而是被數十台挖掘機瘋狂地……」「嗚咿咿咿!白看牙醫!白會乖乖看牙醫!所以小沙不要說了!」

嗯,心理壓迫法非常有效,雖然白已經摀起了耳朵縮在了餐桌的角落,但還是開口說出了要看牙醫的宣言。

「小沙妳的勸誘技巧越來越好了耶……是在店裡當服務生久了之後訓練的嗎?」

艾米悄悄地湊到沙羅曼達耳邊,以不讓白發現的微小音量問道。

「算是吧,白可是我們最重要的朋友和玩伴,因為畏懼而耽誤病情什麼的……人家可做不到這種事,況且要是她不看醫生可就頭痛了。」「怎麼這麼說?」

沙羅曼達竊笑,望著手中火紅的契約紋印。

「早在知道白是蛀牙時,人家就透過心電感應告知主人要去預約牙醫診所了呢,這就是高效率!」

「不愧是小沙,行動力非比尋常啊……」

琉璃輕聲笑著,拿起桌上的紅茶杯將飲品緩緩倒入口中品味。

「雖然與其行動力相對的思考力相當低下就是了,如果莽撞的毛病稍微改改或許會更完美唷?」「哎呀,琉璃……這種時候一定要損人家嗎……」

經過一番討論(實際上大部分時間都在嬉鬧就是)之後,結論出爐,在賽拉爾返家帶白看醫生之前,茶會依舊繼續。

自然的,身為患者本人的白是無法參與的。

「……酷刑,這是種不人道的酷刑,拷問……」

或許對暴食怪蘿莉來說這確實比酷刑還要酷刑,但為了牙齒健康,三位蘿莉少女也只能暫時施予禁食令了。


「嗚嗚……白,還是害怕。」「別怕,牙醫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

下午,賽拉爾下班後便直接穿越空間門帶著白前往預約的牙醫診所,也帶著沙羅曼達負責安撫她不穩定的情緒。

從現在坐在診療椅上依舊瑟瑟發抖的模樣能知道,她確實對牙醫有著未知的恐懼,怎麼看都像極了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然而以一個十餘歲的小孩子來說,會怕看牙倒是很正常的,畢竟牙醫手上的工具看著都會覺得實在像極了某些不適用於看診的恐怖科技。

因此安撫情緒很重要,要是看診時亂動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診療錯牙齒可就糗大了。

「沒事的沒事,白要想想,經過這次治療之後就可以繼續吃甜點了喔!很多很多甜點喔!」

甜點!

好像打開了心中的勇氣開關似的,白的雙眼頓時變得如絢爛的寶石般閃閃發光!

「……治療完就可以,吃甜點?」「是呀,甜甜圈、奶油泡芙、巧克力棒、千層蛋糕……各式各樣的甜點等著妳看完牙後……」「醫生,現在馬上幫白治療。」

好快,這變臉變得也太快了。

不過,這樣也能讓治療變得順利許多,牙醫趁著這段時間打了局部的麻醉,迅速地開始處理白的牙齒。

「嗚嗚嗚嗚……這是為了甜食、這是為了甜食,為了甜食……啊嗚嗚嗚!」

*

「治療完畢之後也不能一口氣吃太多甜食,吃完飯後記得刷牙,幸好妳還處於換牙階段我比較好處理,之後就要注意囉?」「……好的,謝謝醫生。」

經過了如同地獄般的診療過程,白的牙齒總算恢復健康,不會再因牙痛而苦,也因此被告誡不能吃太多甜的東西。

「辛苦了,以後記得仔細刷牙,不要再遺漏內齒囉?」「……知道了,尼桑。」

賽拉爾輕輕摸了摸眼前的柔順髮絲,白便舒服的瞇起眼睛,相當享受的樣子。

「真是的,讓人家也跟著擔心了老半天。」

沙羅曼達坐在主人的肩膀上,好似放心了不少,輕輕擺動著纖細的雙腿。

「不過這次真的多虧了沙羅曼達的提醒,我才有辦法盡快去預約牙醫,如果沒有妳立刻告訴我,或許惡化後我們得花上更多時間治療白的牙齒。她有些膽小,應該是不會主動說要看牙醫的。」

看著在肩上的小未命,從原先的有些傲氣與羞澀,逐漸變得可靠又為朋友著想,作為主人……不,做為同伴,他感到無比欣慰。

「人家也知道白很怕未知的事物還有容易受謠言影響而害怕,才會採這種半勸誘半欺騙的手段啦……嘻嘻,不過效果拔群呢!」

紅髮的少女比出了勝利手勢,那自信的笑容與比出的v字,已是形同象徵她的代表動作了。

充滿著自信與活力,艾露的影子在她身上體現無疑。

雖是不同的存在卻有相似的良善與個性,沙羅曼達的存在無疑是對賽拉爾的一種救贖。

一種,不讓他繼續走上復仇者道路的救贖。

「是啊,真的得要好好謝謝妳呢,今天晚上我買個螃蟹,做道芙蓉炒蟹給妳們吃如何?」「真的嗎?!萬歲!人家好久沒吃螃蟹了!螃蟹螃蟹!」

哥哥與妹妹,屬於兩人的情誼已在那次事件後斷絕。

主人與未命,卻又在相同的世界線上延續不絕之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93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沙羅曼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未命─食慾之... 後一篇:【強襲學院(新)】0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剩一天就放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