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奧托傳 25(完結)

作者:密納發的貓頭鷹│2017-11-05 16:19:27│贊助:6│人氣:55
  那兩場大火把什麼都燒掉了。沒有人知道此人的來歷:霍普利‧傑瑞,或許那只是個虛假的名字,沒有一個奧森大學的學生對這個名字有半點印象,他是誰?他的過去是什麼?只有那本寫著童話、寓言的筆記能窺探一二。最後,警方將他的照片登載在報紙上,不過最後他的父母沒有一個人出來承認。
 
 
 
  「該是把這個密室封印起來的時候。」麥奎爾拍拍雙手,拿了個掛軸把半身像擋住。「這個地方被遺忘也許不是巧合。所以,以後打算怎麼辦?」
 
  這時奧托也在這社團庫房中。
 
  「先拿到這裡的學位,接下來……」
 
  他們關上庫房大門。
 
  「瞧,位子都幫你擺好了。」麥奎爾指著方桌,社長席右手邊的位置。「就算證據擺在我眼前,我還是很難相信,那個來這裡打掃的傑瑞真的是炸彈客。」
 
  「他用了許多假身分證,所以也不能確定那真的是他名字。」
 
  「沒有人來確認嗎?」
 
  「沒有人。承認了也會使家族蒙羞吧?」
 
  他走出社團大門,哲人泰勒斯的噴水黑色頭像望著他。
 
  「這就是他為什麼要燒掉那些資料的原因囉?」
 
  「依我之見,」一直以來只掛個名,躲在宿舍的卡謬出現在社團門外,抽著菸。
 
  「卡謬?」麥奎爾訝異著。「我還以為你不會再來了咧,位子都幫你收起來了。」
 
  「沒這回事,我偶爾還是要簽到一下的。」他重重嘆口氣,好像很不願意這樣出門似的。「依我之見,應該是出於憎恨吧。」
 
  「誰恨誰?」麥奎爾問。
 
  「他自己,那個傑瑞。」他說。「所以他才把這些能確定身份的文件丟進火裡。他不是那個他想成為的人。我當初怎麼沒看出來呢?」
 
  這一刻,沒有人講話。
 
  「等你考上了,我們就來辦個慶功宴。不然現在辦也可以,反正都一樣。」
 
  「還是等到塵埃落定吧。」奧托笑道。
 
 
 
  報紙的頭條寫著關於炸彈狂魔的始末,警局裡,大伙忙著恭賀著文森特。
 
  艾莉絲在角落環著手,笑而不語。
 
  「妳有看到奧托嗎?我到處都找不到他。」安珀龐大的身龐擠過人群。
 
  「沒。喔,對了,他要我把這個轉交給你。啊,我的也順便一起。」說完,她就把外套脫掉,隨地一丟,揮手走人。
 
 
 
「我真認為醫生很煩,還要定期回去檢查,我是覺得自己已經好了差不多啦,藥也不需要吃了。」
 
  「你確定是這樣?」
 
  奧托和父親兩人走在門口的那排街樹下,奧托的父親說。「呃,自從你拿到那筆錢之後,我又不是那麼確定了。唉,其實我以前想當醫生的,但那時發生戰爭,你爺爺從軍,後來就再也沒回來,所以我就成了一個公務員。我不想你重來一次這種經歷,小子。」
 
  「謝了,爸。」
 
  「所以,決定要再復學。」
 
  「我夢見我自己是個受人景仰的教授。」
 
  「我希望那個夢不壞,對了,上次你說的那個和你買彩券的小姑娘……」奧托父親眼睛往前看出。「看來有人要找你。」
 
  奧托往父親看的方向看去,那龐大的身影,是他的上司丹尼爾‧安珀,手上還拿著一個袋子。
 
  「要我上去和他說說嗎?」
 
  「不,我自己來。」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父親一走,安珀就緩步上來。
 
  「什麼事嗎?探長。」
 
  「那是你父親嗎?」
 
  「是家父。」
 
  「喔,我還帶了禮物來。呃……我收到你的辭呈了。你確定要離開嗎?」
 
  「我確定。那個地方沒什麼值得好留的。」
 
  「我想……也是這樣。你本來就是為了錢才進來了,我應該替你高興才是。我不怪你。你之後打算做什麼?」
 
  「教學、研究、傳承。」
 
  「是啊,聽起來很像你會做的事。我想……我就不用親自到府上了,這東西拿好,很貴的。」
 
  奧托接過時,發現裡面是酒。「不需要……」
 
  「需要。畢竟是你解決了炸彈客事件嘛。我為局長和整個警察局的行為向你道歉。」
 
  「我想……」奧托說。「這大概就是警察吧?說真的,和我當初想的不大一樣。」
 
  「唉,這也是沒辦法的,這就是社會。」
 
  「不過,」他看著安珀的眼睛。「至少有一個人沒有讓人失望,我可以大聲的告訴世人,這人做的不錯。」
 
  兩個男人背著手,相視而笑。
 
  「謝謝。」安珀伸出手。「祝你考試順利。」
 
  「我會的。」
 
  「記得,這酒道進杯子裡要趕快喝掉,趁泡泡消失之前……」
 
  「好、好。啊,班森‧歐爾的事你解決了嗎?」
 
  「都這麼久了,也很難找到他了吧。我們已經用盡全力,上面要怪罪也沒辦法。」
 
  「不,音樂。你們要去聽音樂,仔細地聽,這是我最後的提示。」
 
 
 
  送走了安珀,奧托把酒放在家裡,然後愉快地出門。
 
  就在昨天,他們家才收到一個包裹,上面寫寄給雷克斯‧奧托先生。那時正吃飽飯,他好奇是誰寄的,那個名字他從沒見過,打開一看,有一本自行印刷的書,還有一封信。
 
 
 
  親愛的奧托先生:
 
  我想說,感謝你。
 
  從我出生開始,我就期待,有一天,我會變成一個了不起的有名人士。但我是注定失敗,我的好玩,心性不定,注定荒廢我的才能,我當我醒來,我只是個凡人,一個普通不過的凡人,根本不該承受那種期待。這樣的人生沒有意義,沒有意義的人生跟死沒什麼差別。
 
  請別為我難過,在我死前,我應該會跟你說我無藥可救,但我應該沒機會解釋。我的錯,已經無法自拔,深入血液、骨髓,已經不是想走就走的回去的。
 
  可是,我還是希望,有那麼一天,那個願望能夠實現,也許,有那麼一天。
 
  當我再次、在偶然的機緣下見到你,你知道我有多狂喜嗎?
 
  然而,你已經變成警察了。卻沒沒無聞。
 
  於是我想到這個計畫。
 
  一個引路者,完成他最終的使命,一個罪大惡極的惡棍,被一個注定的英雄擊敗,英雄揚名立萬,引路者功成身退。
 
  謝謝,讓我註定毀滅的日子有了它存在最後那麼一點價值,完整了它。
 
  希望那些錢能幫上些忙,那是我戶頭裡所有的錢,多數是從我父母那來的。請讓我在最後的最後,指證你的錯誤,我曾寫過,我是你的盟友,傷害你的父親這事是萬萬不可能做的。
 
  麥塔斯基絕筆
 
 
 
  他把信收起來,忽然看到一條老狗,應該是他附近不知道是哪個鄰居的。那條老狗垂著尾巴、披散著毛,老態龍鍾,沒有人知道它以前是否風采。好奇心使然,奧托跟它來到一個打開的庭園,這是別人家,不過主人並不在,只留了一張躺椅、露天桌子和洋傘。那條狗已經不見了。
 
  正當奧托準備離開,還不經回望,卻看到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幻影。一個老人,坐在那張躺椅上,悠悠哉哉,杯子裡裝著冰涼的啤酒,半閉眼休息,奧托注意到老人身上穿著跟他在警局裡同樣的西裝,只是非常、非常、非常舊了。老人滿足的抽著菸,奧托不知道這老人是否結婚,是否有孩子,還是孤身一人?此時,一個年輕人找上他,也是名警察,懵懂、稚嫩。年輕人問他一些問題,老人把他打發掉。出去時,年輕人是豁然開朗,老人眼裡充滿滿足,然後閉上眼。
 
  奧托笑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9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水聖|推理|艾莉絲|AL221|冷門|寫寫寫|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奧托傳 24... 後一篇:奧托傳 序 報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懷舊 RPG 《魯蛇轉生》已於 Steam 上發行!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27920/ 看似惡搞、暗藏玄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