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JOJO同人】十年錯身 第三章 詭影重重

作者:鯤島囝│2017-09-22 23:25:42│贊助:10│人氣:801
※本作使用之人名、地名、機關名皆不代表實際人事物及情況,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為求貼近語意,部份常用詞句使用英、日原文
※因寫作當時隨性,引用、考察資料零散,若有誤用之處歡迎指正,也歡迎提問






第三章、詭影重重

深夜,麻省總醫院一處加強警備的病房,幾名重裝武警咽喉割裂,無聲無息地倒在地上。頸部裝著固定器、四肢都打上石膏的凡格,正腫著臉、惶恐地說著義大利語,「錯不了,那個亞洲人一定也是(註一)……我眼皮眨也沒眨,突然之間我們的槍都壞了──全部都歪掉了!那和老闆一定是一樣的能力──」

長著雀斑的少年的臉色蒼白,「什麼能力?你說什麼能力?」

「我不知道!一瞬之間──恐怖的破壞力──」

少年失控的抓住凡格脖子粗魯的搖晃,「我是問你你知道老闆的什麼能力啊!!」

「嗚哇哇!多比歐哥,放手、放手啊!我的脖子又要斷啦!」

多比歐失魂落魄的放開掐住凡格的手,「這……不應該這樣,我多比歐才是老闆最信賴的部下……就算是家族的幹部,也不會有人知道,為什麼在美國的甘比諾家族下層的角頭都知道──」

「一定有人叛變了……一定有人……可惡……該怎麼辦?本來只是來驗貨而已,現在不能就這樣回去了……老闆,你都聽到了嗎?」

『多虧你的擴音,我都聽到了。聽好,我的多比歐......甘比諾上繳的年貢越來越少,我就懷疑他們打算在美國自立門戶,竟然還知道從不露臉的我的能力,可見在美國有高人指點──』

『多比歐,家族是靠血和絕對的信任聯繫的......波士頓的甘比諾家族離開義大利太久,喝了一百年查爾斯河的水,我們體內流的血早就不同。就像被敵人盯住的壁虎自行斷尾一樣,你知道該怎麼做。』

多比歐神情慘然,「是、是,我知道了......」

「多比歐哥......你,你從剛才就在幹嘛?那台黑金剛......那台黑金剛從頭到尾都沒開機啊?」凡格毛骨悚然,「我只負責『工作』......上面的和老闆怎麼樣,不甘我的事,我只是知道而已──如果你生氣了,我跟你道歉──」

凡格緊張的陪笑,「對,對,多比歐哥,你剛到美國,還沒去布魯克林嚐過我們小姐的滋味吧?我在那裡吃得開,你還想知道什麼,全部告訴你──」

三個小時後,布魯克林、由義大利黑手黨經營的三歐酒吧,遭到滅門式的屠殺。包括酒保、女伴,死者共有三十七人,全部都是幫派關係人。

波士頓下城十字區的英式酒吧JJ FOLEYS Bar & Grille,承太郎看著報紙邊用早餐。他看到雅各。福山在對街死巷停好車,提著公事包過來。

「不起訴的公文正式下來了,雖說這是當然的。」福山將一份公文封拿給承太郎,承太郎連看也沒看便收進書包。他等福山點好餐,將自己的剪報資料攤在福山面前。

「那五個義大利人全死了。」承太郎神情嚴肅,比起自己差點在美國留下前科,他顯然更關心的是其他事情。「義大利黑手黨在這裡的甘比諾家族的老闆,保羅。甘比諾,昨晚也死在曼哈頓(註二)。」

承太郎指的是紐約日報斗大的頭版標題,上面寫著「黑手黨教父遭四名槍手擊斃」

「警方說是黑手黨的內鬥,因為目前死的都是他們自己人。」福山解釋,「黑手黨在他們的大父卡羅去世後,就有保羅和約翰。高蒂兩個派系,因為繼承問題時常矛盾。」

「那個叫做凡格的,是高蒂的角頭。保羅一直都是比較穩重的人物。警方認為可能是保羅為免愛爾蘭人報復,自行到醫院清理門戶,高蒂的手下被殺,趁機和保羅算這筆總帳。」

承太郎心想,比較穩重的黑派人物,會連警察的人也殺嗎?「那個愛爾蘭人呢?」

「目前對他的保護已經升級,聽說FBI有介入。」服務生將福山的餐送上,「他是冬山幫的老大,『白毛』的打手……『白毛』的作風太強硬,和義大利人的衝突已經很久了,這次也是因為爭奪地盤惹出來大事……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只是純粹的黑幫鬥爭嗎,」承太郎蓋住右頸後的星型胎記,「這幾天,總覺得心裡不平靜。直覺告訴我喬斯達的血統又有麻煩上身,看來是我多心了。」

「我倒是覺得你的直覺和判斷一樣準,」福山拿出另一疊資料。「喬斯達先生和保羅。甘比諾是球友,兩人常約去芬威球場打球呢。但是保羅似乎也不知道軍火走私的事。」

「於是他們兩人交易,保羅幫喬斯達先生全面清查家族的軍火生意,喬斯達先生幫他揪出內鬼。」

「!?......這老頭都幾歲的人了,還幹這麼危險的事......」承太郎暗自捏把冷汗,「他用了『隱者之紫』的『念寫』嗎?」

福山點頭,「這些是喬斯達先生念寫的照片。高蒂打算做掉保羅的事情才會曝光。」

「人都死了,知道這些也沒用。」承太郎冷淡地翻著文書。對於這些惡徒,他從來沒有多餘的同情。

雅各。福山初入業界就曾以民法專長受雇於喬思達家,曾為此到日本處理過承太郎的家務事。後來成為SPW財團的法律顧問團之一,花京院死後,有不少法律上的程序多賴他處理。後來承太郎到美國念書,他更是在承太郎的語言、文化科目擔任重要的家教指導,是承太郎順利畢業並考取哈佛不可少的助力。

他是日裔美國第二代,儘管沒有經歷過二次大戰期間,美國政府對無辜的日裔移民反人權的集中營管理,但他的成長過程不乏遭遇各種因為他的膚色、身分的歧視。努力用功的福山從高中起就受到SPW財團獎學金的協助,從而和喬斯達家族結下不解之緣。現在的他除了在SPW的正職,還從事有色人種的人權促進工作,包括義務性的為有色人種被告做公設辯護人。也因此,他不只對拉丁裔、亞裔、非裔的社會處境感觸相當深刻,對於幫派也有一定的認識。

「承太郎,我知道你擔心你外公……但是在我看來,這些幫派仇殺和替身能力沒有什麼關係。」福山拿起一塊麵包,「喬斯達先生雖然個性淘氣,但他知道分寸。倒是你,哈佛的平均績點很重視課堂的互動討論,你在格羅頓都在補學分和練題目,沒什麼機會多體會那樣的學習氛圍……沒問題吧?」

「這是誰?」承太郎指著一張光線灰暗的照片,唯獨這張沒有註記任何人名和資訊。依稀能見到那是個昏暗的房間,其中有條模糊的人影。

「喔……這個……」福山回憶片刻,「據我所知,黑手黨裡面沒有人能認出那是什麼人……這已經是SPW鑑識部輸出最清晰的影像了。」

承太郎的白金之星瞳光閃爍,飛快的判讀影像。從身高和體型,甚至判斷不出是男人還是女人,是老是少。手上拿的錐形物品,是鑽子?還是短劍?這個人比迪奧更加小心,就連在這樣封閉昏暗的室內,也處於遮蔽最多的地方。擺設也沒有什麼特別,除了這是由喬瑟夫念寫出來令人毫無頭緒的照片,實在沒有更可疑的地方了,但同樣在陰影中面目不清的人影,承太郎心中的不安並沒有減少。

「我要把資料送回SPW檔案室。」用餐畢後,兩人一起出來。「順便送你到學校?」

「不用了,我自己搭車……」承太郎陪他走到停車處,終於忍不住問,「那個女孩後來怎樣?」

「你是說『聖派翠克』的工讀生?」福山開著車門的手停下來,「警察問完事,就放她回去了。她可是比你還早脫身呢。」

車門打開的瞬間,射入死巷狹小天井的陽光,在後照鏡折射的路徑中,承太郎看見地毯到車門把手間,有一條尼龍線。那條線的另外一端是一個魚鉤,鉤在一顆手榴彈的保險銷上。

震天爆炸聲穿過好幾個街區,多比歐在公共電話亭裡,看著人群驚叫逃散,火光、玻璃、地磚、垃圾桶 ......以非常混亂破碎的姿態交雜散落在突然失去平靜的下城十字區,「那個黃種律師開了車門......我得去確認他死了沒……」

『我的多比歐,這樣就可以了。如果連不相干的人也牽扯進來,只會引起警察不必要的警覺......多虧你的行動,警方還以為只是甘比諾家族的內鬥而已......警告已經完成,你必須趕快離開。』

「混帳!」承太郎從地上爬起來,拍掉身上的玻璃碎片和粉塵。他的臉上有幾道不深的割傷,手肘和膝蓋因為摩擦和撞擊,而開了些縫,擦出些傷口。

福山的眼鏡不知道飛到哪裡,公事包此刻捲入燃燒的車體。他正面遭受爆炸餘波的衝擊,一時之間不醒人事,幾乎在保險銷拉開的同時,承太郎發動「世界」暫停了五秒,才得以反手拽住福山的脖子往後沒命的逃。

消防車、警車、救護車先後來到,趕來的蘇爾警長,對著協助救護人員將福山送上擔架的承太郎吹鬍子瞪眼睛,「又是你!?」

承太郎臉上貼著ok繃,進入萊斯教授的研究室。

「你遲到了一個小時,我想應該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朋友的車被人放了炸彈,信不信隨妳。」

這名非裔女教授只是莞爾,「喬斯達的血統總是伴隨奇妙的命運,這一點我常聽我父親提起。你看起來無礙,我希望你的朋友也平安無事。」

「腦震盪,沒有生命危險。謝謝。」

「那麼,我就在我的能力所及之處來為你的命運盡一份心力吧。」

德黎莎.萊斯,是承太郎一年級必修哲學通識的授課教授。她是喬瑟夫。喬斯達的故交,史摩基。丁金斯的女兒,也是荷莉的手帕交。她取得了耶魯大學歷史與英國劍橋大學哲學博士,現任職哈佛大學哲學系,嫁給黑人運動員,並育有一個就讀波士頓大學政治系的兒子唐納文。就跟SPW財團與喬斯達家族的淵源一樣,萊斯教授也用她的方式支持著喬斯達的後人,例如,協助承太郎融入美國高等教育。

萊斯教授翻開自己的課程日誌,「承太郎,我非常尊重你的學習態度,比方說,我可以理解脫不脫帽,和你是否能與古今中外偉大的心靈交流,是兩回事;但是,」萊斯教授口氣一轉,「你的兩篇期中寫作,顯然不能充分的表現你的睿智與獨到的見解。」

「當然,我的評分是根據你的內容所呈現的思考深度,而非鑑賞品評徒具華麗的詞藻。」萊斯教授嚴肅的說,「但是下學期本課程將由另外一位同事任課,我想我有責任確保你令人驚艷的才華,不會被於你不利的文化條件所掩蓋。」

承太郎沉默。雖然從小荷莉就與他雙語交談,和外公外婆定期的夏日假期或國際通話,也都全英對話,到埃及打倒迪奧、應付在美國的日常生活是綽綽有餘,但說到要達到像哈佛這種水平的學生的寫作程度,寫出一篇文法精準,語感通順又文筆流暢的文章,實在是他這種母文化非英美的學生的硬傷。

別說英文寫作了,光是日文,即便荷莉日語說得非常流利,他的日語文基礎還是靠自己大量閱讀來的。從小就被父母有計畫的栽培全方位外語能力的花京院,搞不好還比他強。

「你要給我建議?」

「是的。」萊斯教授說,「你應該找些朋友,幫你潤飾接下來的期末報告。那對你們來說會是需要投入的工作,但我相信你們雙方都會獲得顯著的成長。其他留學生也會這麼做。」

「當然,同儕的文化交流和學習也是本課程的目標之一,我會依照你的寫作成果,也給與那些協助你的朋友一些學期額外的紅利。」萊斯教授鼓勵般的微笑,「我期待你的成果,承太郎。」

承太郎很難不懷疑,萊斯教授的關照不只是因為他苦手的寫作,還有他的課堂表現和人際互動非常孤僻寡淡的關係。儘管在萊斯教授會談前,他認為自己有興趣的海洋研究調查,強調的是對領域專名的掌握以及操作研究工具,並不在意文科課程英語文寫作的提升──無論如何,既然作為家族世交的長輩和修課的老師都親自這麼說了,他都得想辦法克服寫作這一關。

他一直想到珍妮。瓊斯。她主修文學系,也在同一個哲學通識課,承太郎告訴自己,只是因為萊斯教授的要求而已,和那個女孩有更多接觸絕對沒有其他理由。

「嗨,空條承太郎,我是珍妮的同一層樓的樓友,羅貝卡。那天幫你開女宿的門,還記得嗎?」

「我是凱西,是珍妮的室友。在這裡遇到真巧呢!」

承太郎被兩個看起來很外向活潑的女孩搭話。他對這兩個女孩沒什麼印象。

羅貝卡吃驚的打量他的傷口,「我的天......不過幾天沒見,你的臉怎麼了?」

「出車禍了嗎?你還好嗎?」

「沒什麼。」承太郎調頭就走。雖然他是來等珍妮下課的,但他並不擅長應付熱情的女孩。

羅貝卡和凱西卻吃吃笑著跟上去。

「JOJO,你吃午飯沒?要不要一起吃?」

「附近有家不錯的酒吧,我們去喝一杯如何?」

「你平時做什麼樣的運動?游泳?籃球?還是網球?你的體格實在很好!」

「週末要不要一起去兜風?」

承太郎用殺人的眼神冷冷的瞪了兩個女孩一眼。天知道他要多大的耐性才能不口出惡言。為什麼女人總是可以連珠砲似的一直說話?她們不知道什麼叫三緘其口嗎?不講話會死嗎?

然而羅貝卡和凱西並非知趣的女孩,對她們來說承太郎的目光,哪裡是隱忍理智瀕臨極限的恫嚇,而是電流竄身的驚艷體驗。

承太郎的目光忽然隨著腳步移動。

十公尺左右的迴廊下,珍妮。瓊斯抱著課本進退維谷。她往左,那個男人就往左。她往右,那個男人就往右,兩人爭執著。

「啊,查理。畢伯。」凱西也注意到這個情境,她生氣的說,「瑪莉警告過他,竟然還在煩珍妮。」

羅貝卡怒氣沖沖的勾住姐妹們的手,「我們去幫她。」

但她們身旁高大的身影更快。

「我不知道妳和瑪莉說什麼,但顯然我們之間有點誤會,」查理急切的說,「我很抱歉那樣對妳,珍妮,但我以為我們是男女朋友──」

「那樣對我?」珍妮憤怒的發抖,「如果你對一分鐘前才答應交往的女孩,下一秒就想做那種事......那我們還是吹了吧,我不適合你。」

「再給我一次機會,珍妮。而且,我們難道不是認識很久了嗎?我只是犯了一次錯誤……」

「不要碰我!」

「珍妮......」

承太郎突然橫入正在爭執的兩人之間。195公分的壓迫感讓查理嚇得往後退一步,只能看到像山一樣背影的珍妮也嚇了一跳。

羅貝卡和凱西更是傻眼。

「嘿,兄弟,禁止暴力(No violence.)。」查理認出這個人,腦袋被磕到牆上的記憶讓他帶點緊張,但他似乎想用理性對話的風度扳回上次落荒而逃的顏面。「我們正在講話,尊重,好嗎?」

「暴力?尊重?」承太郎不打一處來氣,「對付一個聽不懂人話,對女人死纏爛打的人渣,尊重是多餘,暴力只是剛好。」

查理的臉色很難看,「聽著,這裡不是亞洲。你在美國,就得用美國人的方法解決問題。」

「如果不在美國,我早就把你那張沒品味的臉,打得跟你作為人的水準一樣爛了。」承太郎食指威脅性的直指他眉心,「現在,就用你的美國方法,解決問題。」

查理錯愕的說不出話,承太郎如炬目光仍盯著他,話卻是對珍妮講,「你明明很會帶球過人,怎麼這個癟三就過不去呢。」

「這個男人,重要的話要講三遍。妳說吧。」

珍妮楞了一下,承太郎讓開。查理那張讓珍妮感到噁心、害怕、惡夢連連的臉,出現在她面前。

珍妮忽然充滿勇氣和信心。「我們結束了。結束了,結束了。」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因為你根本沒有反省。我對你也無話可說,別再,打擾,我的生活。」

珍妮心跳劇烈,說完轉身就要走,承太郎微微伸臂一攔,沒有碰到珍妮。「只有做錯事的人該羞愧離開,該走的不是你。」

承太郎冷冷逼視的目光,比起壓倒性的力量更讓查理在精神上膽寒。他逞強地邊說邊退,「你會後悔,珍妮。你應該選擇我,我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的。你以為其他人怎麼想?包括這個亞洲人,他們都只是想上你──」

承太郎驀地正面擊出一記重拳,查理飛摔出三四步,在地上翻滾哭喊著「鼻子!鼻子斷了──」才連滾帶爬的狼狽逃走。

「我剛才忘了說,第四遍要用拳頭說才會懂。」承太郎沒有看震驚呆立的珍妮,只是手插口袋轉過身去。「這個距離的話,那個男人的器量就一覽無遺了吧……親熱的時候,那麼近的距離是什麼也看不到的……」

「那天,我想說的只是這個。」承太郎稍微偏個頭,「謝謝你的漢堡……」

他自顧自的走掉了。兩個女孩跑過來,「我的天啊!」凱西震驚的說,「我不敢相信他真的動手了!這真的會是在哈佛發生的事情嗎?學校會允許這種事嗎!」

「雖然我也嚇到了,但是他果然很帥啊!JOJO!」羅貝卡興奮的拉著珍妮的手,「你沒事真是太好了,珍妮。但你跟JOJO是朋友嗎?他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

「我……我不知道,太突然了──」珍妮現在才遲鈍的感覺到撲天蓋地襲來的緊張,她的心臟撞擊胸膛的力道,劇烈得就像剛踢完一場比賽。「我也不敢相信我竟然敢那樣講話……我……」

珍妮摀著釋然地笑容,卻哭了起來,「我現在覺得好多了……」

「承太郎!」珍妮追上來。明明只是幾步小跑,她卻覺得要喘不過氣來。

承太郎回頭,他有點納悶這個女孩為什麼喘成那樣,但他很高興珍妮叫住他。他還沒有合適的機會問那件事。

「尤金,我打工的老闆,他說,下個禮拜一就會正常開業,」珍妮的神情充滿強烈的盼望,「你還會來嗎?」

「嗯。」承太郎覺得自己似乎太冷淡了。「......我很喜歡那裡,很安靜......」

「我們也要去!」羅貝卡興奮的湊過來,「珍妮,如果我幫忙做一些木工修復,老闆請客嗎?」

「我可以粉刷!」

珍妮笑著說,「我請妳們啦。」

承太郎見眼前這歡騰的氣象,嘆口氣,「やれやれ,但我可不喜歡女人吵鬧啊。」

「啊,你這話被瑪莉亞聽到,她會批判你性別歧視喔。」凱西笑道。

承太郎信心想,哲學通識的期末報告,還是下次再問吧。


附註

註一:凡格此處所指為「承太郎一定也是替身使者」,才會擁有奇怪的力量捏壞槍管幹掉義大利黑幫五人。因為是不嚴謹的故事所以後面劇情並不會在再解釋故附註說明。

註二: 1985年真有其事,此處杜撰為本作時事。參考資料




隨記

  1. 老闆真的只是插花而已,我沒有足夠的能力架構更完整的五部劇情,只能勉強給五部角色的故事找理由搭上線。
  2. 汽車爆炸案,高中承太郎會比大學承太郎更憤怒,並且可能立即採取行動,比如在現場尋找蛛絲馬跡揪出犯人。但大學承太郎已經沉穩許多,並且他從這樣的布置知道不是致命的警告,且和白道無關。承太郎對幫派鬥爭沒有任何興趣,況且他當下的情報不能判斷有替身能力的介入,否則他不會有更積極的行動。
  3. 福山律師就是個又被喬斯達血統帶賽的可憐人。因為SPW機構的關係,工作和私交都跟喬斯達家匪淺,其實很尊敬喬瑟夫,把承太郎當弟弟一樣照顧,是喬瑟夫少數不討厭的日本人,或者應該說福山律師只有膚色是日本人,骨子裡已經是完全的美國中產精英。
  4. 羅貝卡和凱西對承太郎的好感比較像是高中生對待風雲人物的逗弄玩鬧。
  5. 承太郎真的平時不太注意身邊的人。
  6. 承太郎討厭女人吵鬧,但是他對人本身沒有偏見。
  7. 珍妮本來對承太郎只是一般女孩對帥氣男孩的好感。承太郎揍查理有嚇到她,她並不同情查理,也沒辦法為承太郎的暴力拍手叫好。但她還是在這裡浪漫的愛上承太郎,因為承太郎讓她能充滿勇氣的面對女性的受迫情境──約會強暴的責任歸屬、抵抗並拒絕男性的語言和肢體暴力。
  8. 承太郎還不太能完全同理珍妮的心情,但是他知道任何以強制或暴力的方式對待無力抵抗的人是邪惡、錯誤的。承太郎把珍妮當成需要保護的弱者,這是他的刻板印象,但可貴之處在於他認為「弱者」也擁有值得尊敬的力量,所以他並沒有全部介入,並採取具體的行動捍衛珍妮表達她的抵抗意志。儘管最後還是揍了查理,他無法忍受那麼卑劣的人格。
  9. 承太郎跟珍妮講的話會在心裡先想過一遍。他其實一直很在意那天午餐惹珍妮不愉快,但他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搞懂問題可能出在哪裡。他不認為自己講錯話。
  10. 因為查理本質是個渣孬,所以承太郎沒有因為暴力被追究任何事,這件事就這樣成為校園傳說,還有珍妮八卦周邊的一部分。珍妮很困擾,承太郎則沒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31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JOJO的奇妙冒險|空條承太郎|迪亞波羅|多比毆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idealist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JOJO同人】十年錯身... 後一篇:[達人專欄] 【JOJ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