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勇氣的笑容

作者:阿虛│2017-09-16 18:17:24│贊助:2│人氣:102
「才賠個禮券有什麼用!」

「我上班遲到你們怎麼陪啊!」

「我們全家旅遊行程被打亂怎麼辦啊!」

乘客們的抱怨如狂風暴雨那般地強襲過來。

「那個很抱歉,我們會盡快排除落石,讓大家可以搭車,請再等一下。」

我急忙一邊鞠躬道歉,一邊試著安撫大家高漲的情緒,但──

「你們就是這種態度!給我再拿出點誠意來!」

「只會道歉有什麼用,不會快點想辦法喔!」

「真是受不了,所以我才討厭台鐵!」

乘客已經無法溝通了。

「真的很抱歉!」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能不斷地道歉到道路搶通為止了。

我覺得自己好像快到臨界點的時候,他突然闖進我的視線裡,頓時心裡鬆了一口氣。

他會出現那就代表鐵路已經搶修完成了。

他是我的左右手,名叫陳六光。

「站長,他們說道路已經搶通了。」他到我身邊小聲地說著。

我拉高分貝,大聲道:「大家聽我說一下,道路已經搶通,接下來會安排大家上車,請大家配合。」

原本吵鬧不斷的乘客一聽到可以上車瞬間安靜下來。

雖然已經看過很多次,但還是會覺得很不是滋味。

「大家請移至櫃台,我們會有人員為你們處理。」

乘客們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開始默默地往櫃檯移動。

「真是一群現實的傢伙。」

他那句話完全就是我的心聲。

「站長妳辛苦了。」

「叫我名子就好,那樣太陌生了。」

「還是站長比較習慣。」

「真事的……我們也過去櫃台看看。」

我正要移動的時候,他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肩膀。

「妳剛才已經被罵到狗血淋頭,過去只是再被罵一次還是交給我們吧。」

「我……」

「別什麼事都攬在自己身上,偶爾也要給我們一些表現的機會吧。」

「真是說過不你……」我對他露出笑容,對他道:「交給你們了。」

「交給我們吧,站長。」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小聲的道:「不是說過叫我名子就好嘛,六光。」

我拿起手機看一下時間。

還有時間。

我回到站務室拿起自己的保溫瓶,喝口水坐下來休息一下。

片刻後一道鈴聲響起。

是多良伯伯來了。

我整理一下儀容,將最重要的帽子戴正,走出站務室。

我來到第四月台,立刻就找到多良伯伯的身影。

我走過去,道:「多良伯伯早安。」

「唷,小忻早喔。」

我走到多良伯伯的後面,握緊他輪椅的把手,輕輕地往前推。

「歹勢,今天也麻煩妳了。」

「那裡,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哈哈。」

「多良伯伯你今天是要去屏東看兒子嗎?」

「是啊,說到我那兒子……最近景氣不好,公司拿他們開刀,一下子就失業了。」

「那真糟糕。」

「當初叫他直接接我的店他就不要,結果哩……現在搞到沒工作了。」

「這樣啊。」

「這次去我一定要好好唸唸他,然後叫他回來這裡工作。」

「我相信你的兒子也有自己的想法,還是別唸得太兇比較好。」

「說得也是,我那兒子脾氣跟我一樣硬,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還會跑去更遠的地方,我還是克制點吧……畢竟老了想有個伴。」

我們走到以前所留下來的昇降梯上,我拿出遙控器按下開關,緩緩往上上升。

「我們到了。」

「還好有這個升降梯跟妳們,不然我可頭痛了。」

「那裡。」

「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

「好的。」

「小忻,再見。」

「多良伯伯,再見。」

我送完多良伯伯再次回來站務室。

「站長。」

聽到開門聲跟呼喊聲,我就知道又有工作了。

看來今天又是椅子很難坐熱的一天。







『我打算轉行去開店。』

我按下開關,鐵捲門緩緩地降了下來。

「唉……」

一想到六光下班前說的那句話,我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我們這一行的流動率本來就很高,尤其是最近因為一例一休對加班有所限制,使得大家的新水變得更少了。

會想轉行也是很正常,但是……這句話從六光口中說出,令我非常驚訝,還有震撼。

鐵捲門完全降下,我再次檢查所有的電源開關與門窗有沒有關好。

好,沒有問題。

這樣我一天的工作才算結束。

我踏上回家的道路上,繼續想著剛才的事情。

我一路走來,同期的夥伴幾乎都轉行了。

我在來到這裡後,也有許多夥伴離開。

只有六光沒有離開,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如果連他都走了,那我就真的沒有夥伴了。

為什麼?

都堅持了那麼久,為什麼現在要走?為什麼是現在?

『我只是不想再繼續下去,這種日子……』

我很明白他口中的「這種日子」是指什麼。

每天都有好像做不完的工作、每天都有乘客的抱怨、每天都會覺得好累。

但為什麼這麼突然呢?六光是什麼讓你動搖了?

我是不是也要──

──不行!我怎麼可以放棄……我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

我……為什麼不能放棄?為什麼要堅持?

我──

──到底是為什麼才想做道鐵員呢?







「你這混蛋!」

「你給我客氣點,你已經毀謗了喔,小心我告你!。」

「盡量告啊,看我PO網你就完蛋!」

「誰怕誰!」

又是這種情況。

「兩位乘客你們已經妨礙到其他乘客了,如果還要繼續吵下去的話,那我只好報警處理了。」

他們兩人不滿地瞪了我一眼後,再次互嗆對方。

「算你好運。」

「你才是勒。」

這才各自離開。

明明是你們不對,為什麼我還要被瞪?

「唉……」

算了,幸好警察這招還有效,不然就會很麻煩了。

「站長,辛苦了。」

我轉身一看,是六光。

他拿一罐飲料要給我。

我伸手收下飲料,同時說:「就說了叫我的名子就好。」

「叫站長比較習慣啦。這罐我請妳。」

「嗯,珍珠奶茶?這個也有鋁箔裝的喔?」

「有啊,還不錯喝。」

「是蠻好喝的。」

「一早就遇到這個,真是辛苦了。」

「你也一樣。」我提起精神,道:「今天還很長,我們要努力點。」

「是啊。」

感覺六光的回應有些心虛,是因為昨天他向我說了『轉行』的事嗎?

「那個……你真的不做了嗎?」

明明知道問了這個會讓氣氛很尷尬,也會影響今天工作的心情,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再確認一次……

我低下頭,我沒辦法想像他是什麼表情,不對,我是不願想像更不願看到,他的表情。

他的沉默讓我非常難受。

「對,我是認真的。」

如預想的答案,但聽到的這一刻,卻超乎想像地──痛。

「這、這樣啊……」

我拼命地勉強地擠出話來,但我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定要說話……

「抱歉。」

我不想聽到這種話……不想聽到!

「你不用道歉,這是每個人的自由……我去巡視一下。」

我立刻轉過身去,不等他的回答就往前走。

這時我明白了為什麼。

為了讓自己可以快點離開這裡,所以說話。

為了讓自己可以不再聽到那些話,所以說話。

為了讓自己可以不再看見他的表情,所以說話。

我要離開,非離開不可,如果繼續在那裡,我一定會做出連自己都沒辦法想像的事情……

「唉……」

這大概是我嘆過最沉重的一次氣。

大家都要離我而去嗎?

一想到這個我的心情就覺得好沉重。

不行,我要振作點。

我抬起頭來,眼前正好是窗戶,那一片玻璃映照出的是頭髮凌亂、服裝不整、一臉疲態的自己。

糟透了……

我重新調整一下儀容,將那頹廢的模樣一掃而空。

現在要專注在工作上,其他的問題之後再想。

我看了一下時間。

快到多良伯伯來的時間,我小跑步到第四月台,而多良伯伯已經在那邊了。

嗯?今天的多良伯伯怎麼感覺不太一樣?他好像來了一段時間了?

算了,總之先打招呼。

「多良伯伯,早安。」

「喔,小忻早。」

我抓起他的輪椅把手。

「多良伯伯你來等很久了嗎?」

「應該也沒很久吧。」

我推著他的輪椅前進。

「人老了總是比較重感情,而且想多看看這裡,所以就早一點過來了。」

「這樣啊。」

談話到這裡就中斷了。

我們平常的互動,多半是由多良伯伯起頭,而我則負責回答,但今天卻不一樣,多良伯伯沒有再提起話題。

之前都還會說他的兒子怎麼樣或是聊一些他以前的經驗,很少像現在這麼安靜。

我偷瞄了一下他的表情。

他認真地看著這裡的風景,認真到好像想要把這裡永遠記在腦海裡似的。

今天的多良伯伯感覺特別有感情,那就好像……好像……

我搖搖頭。

我不願意再想下去,在現在這個時間點,真的不願意再想下去,我怕真的會……

我們到了昇降梯,緩緩升起。

「小忻,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妳。」

昇降板停止,我的心頭也跳了一下。

「什麼事?」

我推著輪椅前進。

「那個……我那個兒子說要回來接我的店,以後我可能不會再搭這裡的火車了……」

啊……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雙手有些紅腫還帶有微微的刺痛。

是自己太用力了……

「這樣啊。」

沒有很奇怪吧?我的語氣……應該沒有很奇怪吧?

我聽不出自己的語調是怎麼樣……我也不敢去看良伯伯的臉……

「唉……」

他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要嘆氣?我的語調有那麼奇怪嗎?是那裡怪了?

「小忻,可以把手放開嗎?」

「嗯……好。」

他自己將輪椅轉了一百八十度,正面看我,一臉認真地道:「這些日子,謝謝妳的照顧。」

糟糕,我覺得我快要哭了……

不行,現在不能哭……忍住,給我忍住。

我走到他的後面,再次握住輪椅手把,道:「那裡,這是我應該做的。」

「嗯。」

他只輕輕地回應了一聲,卻令我感到無限低迷沉重。

「到這裡就可以了。」

平常已經聽慣了的話,在這一刻卻成了最令我驚心膽顫的一句話。

「讓我送你上車吧。」

真笨……明知道留不住,明知道毫無意義,但我還是……

「嗯,麻煩妳了。」

我明白,正因為以後可能不再見面,所以才會讓我送到最後。

喀喀聲音傳來,火車進站的身影,吹起了結束的聲響。

車門一開,如天涯與海角,以後或許相見遙遙無期。

雖是不甘但時間卻不會停止。

「小忻,真的很謝謝妳,有妳真好。」

「那裡,我才要謝謝多良伯伯讓我有服務的機會,請你要多多保重。」

「我會的。」

這時車門緩緩地關上,喀喀聲再次響徹天空,同時也劃下結束的起程。

看著遠去的車影,這一刻的時間,慢了。

自己的下一刻,已經過了數十分了。

我知道這是必然的經歷、結果,但為什麼我現在卻覺得自己好像快要過不了了……

『來是偶然,走是必然。』

這是前輩們所留下的一句話,現在看來,真是貼切的一句話。

那我呢?







「站長妳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精神,是有什麼心事嗎?」

我猛然抬頭一看,結果並不是我心裡所想的人。

「站長,我的臉上怎麼了嗎?妳怎麼一直看我?」

「沒事,請不要在意,謝謝妳的關心。」

「是喔,我知道了。」

我心中還期待著我們能像之前一樣嗎?

在我問了那句話後,就已經注定是這樣的結果了。

我與六光的關係已經回不去了。

現在我跟他只剩下工作上的交集。

我很沒精神嗎?

我拿出小鏡子,看著裡面的自己,但卻感到十分陌生。

『這是誰?是我嗎?』

我的眼神……感覺好像死魚眼……這真的是我嗎?

現在的我真的還適合做這份工作嗎?

我到底是為什麼做這份工作的?

我已經想不起來為什麼要鐵道員了。

我可能已經不適合這份工作了……

「唉……」

一往那裡想,我就忍不住嘆了口氣。

嗯?那個是──小孩?

怎麼有小孩子一個人坐在那裡?該不會是跟父母走失了?

我搖搖頭甩開雜念,提起精神,小步跑過去。

我蹲下身體,眼神平視著她,輕聲地道:「小妹妹妳怎麼了?」

「嗚嗚……」

大概因為我是陌生人的關係,用糖果安撫她吧。

我從口袋裡拿出糖果給她,道:「不哭不哭,大姐姐這裡有糖果。」

「嗯?」

果然成功吸引她的目光。

我將糖果的包裝紙拆開,道:「妳看,這個外形很可愛吧。」

她點點頭。

「這個還很好吃喔,妳吃吃看。」

「好吃?」

她看了看糖果,一口吞下。

「嗯!有蘋果的味道。」

看到她的笑容,我也跟著高興了起來。

「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子?」

「日薇風。」

「嗯,妳的爸爸媽媽呢?」

「……不知道……一下子媽媽就不見了……」

「嗯,大姐姐知道了,大姐姐先帶妳去站務室,好嗎?」

「嗯。」

我牽起她的手,道:「放心,大姐姐會陪妳找媽媽。」

「嗯!」

我緩緩站起來,牽著她的小手往站務室前進。

她的手讓我感到一股溫暖還有懷念,總覺得跟自己忘記的事情有關,不過還是想不起來。

忽然我看到了某道人影。

我停下腳步,蹲下來跟她說:「大姐姐一下子就會回來,妳在這裡等大姐姐,好嗎?」

「好。」

「嗯,很乖。」

我站了起來,小跑步向前,到那道人影的身旁。

「老婆婆,讓我幫妳拿吧。」

我伸手拿起她的行李。

「謝謝妳。」

「不會,這是我們應該的。老婆婆妳的座位在那裡?」

「那裡。」

「嗯。」我把老婆婆的行李放好後,問:「這樣可以嗎?」

「可以,真的很謝謝妳。」

「那裡,祝妳乘車愉快。」

我在做什麼?明明不需要多管閒事,但身體卻自己動了起來……

我明明不適合這份工作……

我小跑步回到她的身邊。

「我回來了,妳有沒有乖乖呢?」

「有,我有乖乖地等大姐姐。」

「嗯,很好。」我牽起她的手,道:「那我們繼續走吧。」

「嗯。」她點頭回應著。

幾分鐘後,我到了站務室。

「我們到了。」

我伸手轉開門把,牽著她的手一起走進去。

「站長?」

「六光?」

這個時間六光怎麼會在站務室?

完全沒有預想過,瞬間我感到尷尬,同時也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我感覺有人拉了我一下。

是薇風。

我低頭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她的表情彷彿問我「不走嗎?」。

對啊,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將多餘的情緒一掃而空,牽著她的手向前走去。

「六光現在只有你嗎?」

「是啊,站長,那位小朋友是?」

「她跟父母走散了。」

「原來如此。」

「妳先坐一下。」

「嗯。」

她坐了下來。

我轉身準備去拿飲料的時候──

「喝這個吧。」六光已經拿好飲料站在我面前說著。

是珍珠奶茶,小孩子應該都喜歡吧。

我把珍珠奶茶拿給小妹妹,道:「妳口渴了吧,這個給妳喝。」

「嗯。」她拿起吸管一戳,喝了一口後,笑著說:「好喝。」

「嗯,跟大姐姐說說妳是怎麼跟父母走散的?」

「我沒有跟媽媽一起下車……所以才會走散……都是我的錯……嗚嗚……」

「大姐姐知道了。」我伸手摸摸她的頭,道:「不哭不哭,妳看白白浪費了這麼可愛的臉,來,笑一個。」

她慢慢地停止哭聲,並露出笑容。

「就是這樣。」

我也對她露出笑容。

「能告訴大姐姐妳媽媽的名子?」

「曉風,日曉風。」

我轉頭想叫六光幫我查一下乘客名單,結果他卻──

他看著我,而且還流露出強烈的感情。

我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有那樣的舉動,是我剛才有做了什麼嗎?

「什麼事?」

他終於從那狀態回來了。

「你能幫我查一下前一、兩站的乘客名單嗎?」

「好,交給我吧。」

嗯?怎麼感覺他情緒好像有點高?是我的錯覺嗎?

「在大姐姐找到妳的媽媽前,妳要乖乖的待在這裡,好嗎?」

「嗯。」

「很好。」我再次輕輕摸著她的頭。

「呵呵。」

看來她很喜歡摸頭。

突然一道鈴聲響起。

嗯?是身心障礙者的求助鈴……是多良伯伯嗎?

不,應該不會是他……

我搖搖頭,甩開那個雜念。

也有可能是其他的身心障礙人士,總之先去看看。

「六光麻煩你顧一下,我去看看。」

「好。」

「大姐姐要離開一下,妳要乖乖的喔。」

「嗯。」

我轉身走出站務室,往大廳售票處小跑步過去。

結果──

「小忻。」

竟然真的是多良伯伯……

很複雜……總覺得現在的感情……很複雜……

我應該用什麼表情才好?我要怎麼反應才不會奇怪?

才一段時間沒見面,我卻覺得很陌生,陌生到好像第一次見面那樣,完全不知道要該應對才好。

不行,我是站長要振作一點。

我走到多良伯伯的面前。

「多良伯伯……」

「抱歉,我明明沒有要搭車,卻要請妳幫忙。」

「別那麼說,能為你們服務是我的榮幸,是什麼事情要幫忙?」

這樣的互動,讓我感到懷念,也感到溫暖。

「是這樣……我媳婦帶著孫女要下來找我,結果卻不小心跟孫女失散了,到現在都還找不到……真是太粗心了。」

「孫女?」

「聽她說孫女沒有一起下車,跟著火車繼續前進,所以想請妳幫忙找看看,說不定她會到這裡。」

我瞬間明白了一件事情。沒想到有這麼巧的事情。

「嗯?妳怎麼在笑?是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一切真是巧合,也許是上天安排好的。」

「什麼意思?」

「多良伯伯你不用擔心,妳的孫女正在站務室很安全。」

「什麼!真的?」

「是的。」

「真是太好了……」

「我帶你過去。」

「麻煩了。」

我走到多良伯伯的後面,雙手握著久違的輪椅把手。

好懷念……這推輪椅的感覺,真好……

我靜靜地推著輪椅前進。

我或許是有太多話想說,才會連一句話都想不出來、說不出來,不過現在我卻覺得這樣也不錯。

雖然沒有談話,但卻感覺我們又回到以前,這讓我心裡熱烘烘的。

光是沉浸在這樣的情感裡,就令我無法再留意其他的事情了。

時間一下子就過去,我們已經到了站務室前。

「我們到了。」

「嗯。」

我將門打開,把輪椅推進去。

「小風!」

多良伯伯一看到薇風,便激動地大喊著她的名子。

「爺爺!」

薇風也是,同時跑步過來抱住多良伯伯。

「妳真是嚇到爺爺了,不過沒事就好……」

「對不起……都是小風的錯沒有跟媽媽一起下車……」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嗚嗚嗚……」

看著這一幕,我感覺整個身體都熱了起來。

忽然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轉頭一看是六光,我開口問:「什麼事?」

「我已經聯絡到她的媽媽了,等一下就到了。」

「我知道了。」

能看到這一幕,真是太好了。

我打從心底這麼覺得。







「真是給妳們添麻煩了!」

她九十度鞠躬向我們道歉。

「請不要那樣,這是我們應該的。」

她是日曉風,多良伯伯的媳婦,日薇風的媽媽。

她到了之後,我便送她們到大廳售票口。

「真的很謝謝妳們。」

她再一次地感謝著我們。

「別那麼說,這是我們應該的。」

「小忻,我也要謝謝妳幫我找到孫女,下次送點什麼回禮吧。」

「多良伯伯,真的不用那麼客氣。」

「爸爸說得沒錯,要送什麼才可好。」

「啊哈哈……」

我已經不打算說服她們,只好以苦笑帶過。

嗯?

我發現薇風正看著我。

我蹲下身體,摸摸她的頭,說:「下次要乖乖的跟著媽媽喔。」

「嗯。」她點頭回答著。

我將手移開,站了起來。

「大姐姐。」

她突然叫了我一聲。

「嗯?什麼事?」

「我未來也想要跟大姐姐一樣。」

「跟我……一樣?」

「我也想幫忙很多人,我未來也要成為鐵道員,就跟大姐姐一樣。」

她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著,同時舉起右手向我敬禮。

我被她的話、她的笑容、她的動作所震撼,同時我也想起自己忘記的東西。

我也舉手對她敬禮,笑著道:「大姐姐會期待妳成為鐵道員的那天。」

「嗯!」

那笑容、那回答、那聲音,彷彿有魔力一般,讓大家都笑起來。

「我們也打擾太久了,該回去了。」多良伯伯看著我道:「小忻,我想我以後有空還是來這裡走走,妳應該不會介意吧?」

「當然,能見到多良伯伯,我很歡迎。」

「能有妳這樣的鐵道員,真是太好了。」日曉風輕輕握住我的手,道:「改天我也會來,真的很謝謝妳。」

「那裡。」

「大姐姐我也會再來。」

「好,大姐姐等妳。」

「大姐姐拜拜。」

「嗯,拜拜。」

我目送著多良伯伯他們一家離開。

我也曾經被鐵道員幫助過,所以我也想要幫助別人,以鐵道員的身份。

這就是我做這份工作的理由、做這份工作的初心。

那笑容給了我勇氣,讓我繼續走下去的勇氣、讓我繼續面對困難的勇氣。

我要堅持到底。

「好,我要加油!」

「站長。」

「哇!六光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才。」

「喔,這樣啊……」

他該不會看到我剛才的動作吧……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站長,我有事情要跟妳說。」

我心頭一緊,他終於要離開了嗎?

「現在嗎?」

我實在有點害怕聽到那樣的結果。

「是,現在不說我覺得自己一定會後悔。」

「好吧……你說吧。」

「我……」六光深呼吸,然後再度開口道:「我喜歡妳!」

「欸……什麼?」

「我喜歡妳,我會做鐵道員其實就是因為喜歡妳愛妳。我一直都暗戀著妳,也有好幾次想對妳表達,但妳總是工作工作完全沒有察覺我的心意,原本我想要放棄了,不過今天看到妳的笑容,讓我再一次地確定,我喜歡妳,喜歡妳喜歡到不行。」

等一下……他在說什麼?

他是說我?是我嗎?

「妳的笑容讓我獲得了勇氣,讓我能大膽地向妳告白,我啊……我決定留在妳的身邊,不對是我想待在妳身邊。」

不行,我完全反應不過……

他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喜歡我?愛我?

啊啊啊啊啊……

「還有,我要重新叫妳的名子。」

小忻?要叫我小忻?這沒關沒──

「小忻。」

「嗯……」

我在害羞什麼?身體好熱?

「你打算放棄開店嗎?」

「我現在想要的是待在妳的身邊,而且退休後再開店也行啊。」

嗯……感覺他好狡猾喔……

我並不是沒有發現他感情,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所以才會刻意閃避。

快樂的時候,你陪我一起歡笑。

痛苦的時候,你跟我一起走過。

困難的時候,你跟我一起跨過。

我們這樣一路走過來,關係早就超越了……

「妳願意接受我的告白嗎?」

不過現在我卻不想說出那句話。

「這樣……」

我對他露出笑容。

「可以算是回答了嗎?」

他也對我笑。

「嗯。」

他接受了我的回答。

我轉過身去,偷偷地瞄了他一眼,然後小步地往前走去。

我聽到後面響起腳步聲。

我知道是他的聲音,也知道我們回到了以前的熟悉感,同時我們都往前邁進了一步。

不管是對這份工作的熱情,還是對彼此的感情。

能當上鐵道員真是太好了。

我打從心底這麼慶幸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41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n01131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練習壹...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歡迎來參觀老僧的純潔屋,內含獨立遊戲作品、3D角色模組、Line貼圖~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d8893112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