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26 《禁忌的仲夏夜之夢》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8-20 11:19:10│贊助:16│人氣:393
情慾就在這一瞬間一發的不可收拾....
頃海臉色鐵青的看著電視,手中緊握著遙控器,眉頭重重壓著眼眶,眼眸裡滿滿都是怒火,一排手下站在旁邊絲毫不敢輕舉妄動,成了一排如石頭的雕像,此時,無雙大姐頭不緊不慢的從走廊走進來。

  她看起來在看戲一樣的神秘兮兮的笑容,「看來我家的女兒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她愉悅的說,但聽起來卻是給人不安的感覺。

  頃海將目光從電視上移開,轉向無雙大姐頭,「你打算幹嘛?」他陰陰的問。

  無雙大姐頭沒有回答,只是笑,那是個充滿企圖、傲慢而神秘得意的笑容,她非常強勢,無人能猜到她的想法。
  
  瑞希將一袋橘色資料袋緊緊抱在自己的懷裡,輕快的腳步走進郵局裡面,「請寄到恆光科技公司,限時掛號」。

  「好的,請稍等一下」。

  簡單的寄了東西之後,從郵局走了出來,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只要等待就可以了,「我來看看接下來的行程那個到龍本師傅設立在上台中的藝術品展示做最後的展場確認、去高中做一日美術講師……好!加油嘍!高瑞希!」她為自己打氣,散發著光芒的女孩。
  
  「龍本師傅總共要展出的藝術品有二十八件,在台中展完後就會搬去上海做最後的展覽,上海那邊也想邀請瑞希老師的畫作到那邊展覽,除了上海之外,還有來自香港、廣東等等的邀約」。
  「展覽的商品都已經到達了嗎?」。

  「是的」。

  瑞希將高級的黑色手提箱平放在桌上,身旁站著兩三個助手,她按下開鈕,打開手提箱,一個精美的雕塑品放在裡頭,瑞希雙手帶著白色的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雕塑品,不緊不慢的走到展示櫃前,放在展示台上,她向周圍的助手一個眼光,他們立刻拿了長型透明玻璃罩,輕輕蓋上那展示台上的雕塑品。

  「確認燈光」瑞希說。

  「是!」。

  「請把師傅要展覽的作品名單給我,每一個作品的名字還有內容簡介都要附在展示台上,作品濕度保養也都不能馬虎」。

  「是!」。

  「另外,來參加展覽的貴賓也要進行篩選,邀請函這裡由我進行發送,第一天展覽龍本師傅會親自到場,上海那邊得和舉辦單位說龍本師傅那天要去參加英國的藝術家講習活動,會由我這個弟子代替她出席,恩目前就先這樣」。

  瑞希看起來就是個散發女強人公務員魅力的主管,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擺脫以前那遲鈍、笨拙的印象了,她指揮的很帥氣,很有自信、剛柔並濟的強悍。

  「瑞希老師!請問這個藝術品該放哪裡呢?」一個助手小心翼翼的將藝術品捧在手上,瑞希只瞄了一眼。

  「這是龍本師傅去年的作品啊!就和今年的作品擺在一起進行對稱好了」。

  「瑞希老師!請問這幅山水畫該擺在哪裡呢?」。

  「龍本師傅的山水畫喜歡和油畫進行強烈對比的比照,就擺在油畫區的對面吧!記得,山水畫要按照尺寸、長寬版、時間進行排列順序哦!」。

  「瑞希老師!A區要擺放一些龍本師傅其他正在修行的徒弟之作品,可以幫我看看該如何擺放篩選嗎?」。

  「好的,請等我一下,我這裡調整完就馬上過去」。

  「瑞希老師!這裡打光的光線會不會太亮眼了呢?後面佈景的布簾該用哪一個好呢?」。

  「光線不能太搶眼,這樣會讓看的人感覺到眼睛不太舒服,我要的是暖暖的感覺,布簾的話用後者碧綠色的好了!」。

  忙碌了一個早上,終於全部處理完。

  「大家,辛苦了!」瑞希愉快的說。

  「辛苦了!」助手各個都對瑞希投入敬佩的眼光,整個展場完全渙然一新,時尚摩登的風格,隨意舒服的風格不帶隨便,取而代之一些嚴肅,瑞希滿滿的成就感,抱著一疊貴賓邀請名單離開展場,她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位,將資料放置旁邊的位置上,瑞希先喝一口水讓自己喘口氣休息一下,隨意的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什麼消息之類的,來自一封冠詠教授的未讀訊息。
  
  咖啡店,服務人員走過來,拿著菜單,客氣有禮貌的詢問客人。

  「我要一杯焦糖瑪琪朵,少冰中杯」。

  「一杯摩卡咖啡,半糖少冰」。

  瑞希從台中上來一回到台北就和以前大學的教授,廖冠詠教授見面。

  黑色捲髮的男子經過了三年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變,他先輕輕酌一口咖啡,輕鬆自在的神態,「怎麼樣了呢?」他簡單的問,「恆光科技公司的活動報名」。

  「今天將報名還有定案稿都送出去了,可是我能被入取嗎?」瑞希手上捧著焦糖瑪琪朵,臉上露出一絲絲沒有什麼信心的表情。

  「要對自己有點信心,你忘記了嗎?」冠詠說,「你已經和三年前不一樣了,這點我是最明白的」。
  「嘿嘿」瑞希大咧咧的笑容,「被冠詠教授這樣鼓勵,真的感覺好多了!」。

  「那就好,哈哈」。
  
  回到飯店,服務人員將一封信交給瑞希,說是今天下午寄送過來的,瑞希拿著信好奇的走回房間。

  「慈善拍賣會邀請函?」瑞希打開信封,大概看了一下,「由幾個財團舉辦的慈善拍賣會,救救那些失去家園的弱勢團體……」她看到了關鍵字,「慈善拍賣的三分之一獎金會贊助給朝比奈孤兒院?!」。

  看到這幾個字眼,瑞希又是開心又是驚訝,沒想到會有這麼棒的慈善拍賣會,那些財團也是很有良心的嗎?既然是拍賣會,是不是也要捐一些東西出來呢?瑞希輕快的腳步走到書桌前。
  「我把畫展的其中一幅畫捐出來好了」她愉快的說,拿著一本資料夾翻閱,「既然是上流社會不能捐一些太過簡單的,但是太隆重好像也……」。

  這就讓瑞希得好好篩選考慮一下,不能隨意馬虎,不過也讓瑞希提起了那冒險的鬥志,拍賣會讓她興奮不已。
  
  拍賣會當天,瑞希決定拍賣一張全開大小的麥可筆畫作,是一張有些悲傷感嘆的畫,畫面勾勒起那些溫馨幸福的畫面,說明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面前,而你卻看不見,給予彼此的祝福珍重再見,以新一代設計師兼畫家出生的她,最低的畫作拍賣也是三十萬起跳的。
  
  千惠穿上一件雪白色蕾絲花邊的優美洋裝,身旁跟著阿彪還有睿英以及瑪莉亞,玫瑰女士也在場,拍賣會場上都是有錢的富家子弟少爺、大小姐。

  「真是的沒事幹嘛來參加什麼拍賣會」千惠低聲埋怨。

  「千惠,玫瑰女士還在,少說兩句」瑪莉亞說。

  睿英和阿彪聊天著,他不經意的看到,站在不遠處的熟悉身影,「楓星?」他開口說。
  千惠聽到這兩個字跳起身來,往睿英的視線看過去,和千惠穿著同一種款式的洋裝,黑色的,瑞希站在那裡和周圍的人愉快的聊天著。

  「楓」阿彪止住話,玫瑰女士真的讓高瑞希小姐出現在這裡……

  確實但是睿英想想,唯一有可能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玫瑰女士……千惠看到就有氣,可是她今天不能發火,因為玫瑰女士在場,唯有今天絕對不能出亂,睿英他們在出門前鄭重的提醒她。
  「高瑞希小姐」。

  「是!」瑞希轉過身,倒吸一口氣,玫瑰女士出現在自己面前,而千惠和她的三個保鏢也走過來,瑞希的臉色變得僵硬...

  「好久不見了,瑞希」玫瑰女士見她,像個如此和藹和親的老奶奶。

  非常尷尬,瑞希不忍注意到千惠那樣冰冷的眼光。

  「我很期待等一下的拍賣會,聽說你有拍賣出自己的作品呢」玫瑰奶奶說。

  「只是一件畫作而已」瑞希不自然的說,她當下真的想要趕快扭頭就走,可是她不能這樣做,但是瑞希也不知為何無法正視睿英他們。

  「睿英」玫瑰女士說。

  「在,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這裡拍賣會人多勢眾,你今天就負責保護高瑞希小姐,擔任她一天的保鏢吧」。
挑了這首歌來搭配今天的劇情,希望大家會喜歡:)

  瑞希倒吸一口氣,她震驚,千惠也震驚,睿英看起來倒是很平靜,「不、不用了,玫瑰女士,保護什麼的太誇張了」瑞希現在就像趕緊掉頭走人,怎麼可能還讓睿英待在自己身邊呢?

  「怎麼?你想違抗我這個老奶奶的請求嗎?」玫瑰女士雖然面帶微笑,看起來很和藹,卻有著不能違抗的嚴厲瑞希沒有再開口說話。

  「睿英,交給你了」玫瑰女士說,「阿彪,瑪莉亞,我們走吧,去見見其他老朋友,千惠也來吧,我幫你介紹介紹」她似乎刻意帶走不相干的人,尤其是千惠,留給瑞希還有睿英一個單獨相處的空間,雖然是這樣,但四周圍都是有錢人,也不能做什麼。

  瑞希感覺到十分彆扭,睿英只是站在自己身邊,沒有說話,只是站著而已,表情依然十分凝重,讓瑞希感覺到更加的彆扭,可是又有點莫名的熟悉感,彷彿回到三年前...睿英是她的貼身保鑣的時候,為甚麼...心裡會有一陣莫名的辛酸呢?她決定轉過身默默離開,沒想到睿英安分的跟上。

  「你、你不要跟過來啦!」。

  「你沒聽到玫瑰女士說的話嗎?」。

  「我要去廁所,怎麼?這樣你也要跟呀?」。

  「……」。

  瑞希扔下睿英加快腳步的走向廁所。
      睿英..只是聽從玫瑰女士的話而已,如果能有重新選擇的餘地,睿英還會陪在自己身邊,當我的保鑣嗎?怎麼可能..因為他現在已經不在我身邊了..他現在是千惠的保鑣壓....瑞希照著鏡子,鏡子裡的她,臉上流露悲傷的表情,彷彿又回到了三年前..我擔任千惠的影武者的時候...睿英是怎麼想的呢?
  
  拍賣會即將開始,瑞希跟著睿英走進拍賣會場,所有人陸陸續續找了位置坐了下來,瑞希四處看看。

  「那裡有位置!」瑞希開心的說,要向前走過去時,一個重心不穩,差點要跌倒時,睿英一把將眼前的女孩拉入自己的懷裡,瑞希重重的貼在他結實的胸膛。

  「過了三年怎麼還是這麼粗心?」睿英口吻加重嚴厲的說,那深眸的眼睛直視著女孩,「你不能好好保護自己一下嗎?」。

  「抱、抱歉」瑞希抬起頭近距離的看著睿英俊帥的五官,不忍紅了臉,她輕輕推開睿英,害羞的撇開視線「那個那裡有位置,我們趕快過去吧」。
        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麼笨拙又少根莖,總是讓人不得不為她擔心,睿英眉頭深鎖,又無奈又憂心的神情,望着那嬌小的背影,有些疼惜。

  拍賣會開始,前方舞台上,主持人開始進行第一件物品的拍賣,模特兒依照主持人的口號將拍賣物品亮出來給所有人競標。

  「一百萬!」。

  「一百五十萬!」。

  「三百萬!」。

  瑞希輕輕用手肘打了一下旁邊一臉平靜的睿英的手臂,「欸!」她輕聲呼叫。

  「怎麼了?」睿英同樣也小聲的音量,「又要去廁所?」。

  「不是啦」瑞希面有難色,「這裡的拍賣金額怎麼都是百萬起跳」。

  「那還要問嗎?有錢世家財團都是這樣,一百萬就像是丟個一百塊一樣」睿英突然想起來,「你不是也有拍賣一件畫作嗎?競標價是多少?」。

  「三十萬」瑞希低聲說,面有難色。

  「接下來拍賣第五件作品,是由今年來自美國新一代設計師,高瑞希小姐的畫作,名字為思念的水彩畫,起標價是」主持人頓時愣了一下,瑞希臉色更加重,她嘆氣,大概是覺得三十萬是個小錢吧?

  「厄起標價是一百塊!」。

  震驚!瑞希抬起了頭臉色慘白的錯愕,不僅是這樣,現在許多人也都是又驚訝又好笑。

  「新一代的設計師畫作竟然是一百塊?」。

  「八成是故意打著新一代設計師的名號吧?」。

  「怎麼會有人把一百塊的作品拍賣出來啊?真是太好笑了」。

  瑞希聽的臉色更加慘白,雙手自然的握緊成拳,「不可能的不可能是這樣的啊我明明是設定三十萬呀」為什麼會變成一百塊?她低聲下氣,充滿氣憤卻無可奈何。

  睿英看到遠遠貴賓席座位的千惠,露出得意的笑容,不出所料,果然是她搞得鬼……

  「那一百塊、一百塊的商品有誰要呢?」。

  瑞希的頭低的更深了,眼睛緊緊的閉著不敢抬起頭看。

  「一百萬!」一道熟悉敦厚的聲音打斷了瑞希所有負面的情緒,她抬起頭,驚訝的看著身旁的男人,拿起手中的號碼牌子叫道。

  「一、一百萬?」。

  「太誇張了」。

  「我的媽呀」。

  大家都傻眼了,一百塊的畫作被叫道一百萬,翻了好幾倍呀!

  瑞希拉著睿英的袖子,「你幹嘛?」她緊張的問。

  「在幫你啊」睿英低聲說

  「一百萬太多了,而且你為什麼要幫我?我沒有叫你這樣做呀?」瑞希切急的說。

  「安靜啦!這個時候你只要乖乖看著就好」睿英強硬的說。

  「一、一百萬一次、一百萬兩次、一百萬三次!恭喜五號作品由三十三號買家得標成功!」。

  睿英看到遠遠的千惠露出氣憤不已的神情,沒有讓她得逞,睿英不自覺嘴角上揚。

  拍賣會結束,所有人移動到餐廳用餐,睿英才去個廁所一下,回來就看到瑞希一個人在位置上喝酒,他趕緊跑過去將瑞希手中的酒瓶搶過來。

  「你幹嘛呀?現在連喝酒也不放過我嗎?」瑞希瞪著他,不滿的說。

  「你又不會喝酒,學別人喝酒幹嘛?而且你不能空腹喝酒」。

  「你管我呀!」。

  睿英看了一下這酒瓶,是很強烈的威士忌,「這酒瓶是你從服務台那邊拿過來的嗎?」。

  「不是,是剛剛有一位服務人員自動送過來的」瑞希手撐著頭,無力的說。

  睿英眉頭一皺,「你是笨蛋嗎?服務人員送來的酒你就喝,不怕下毒嗎?」男人提高了音量。

  「關你什麼事情啊?」瑞希沒好氣的回應,「你不把酒還我,我自己再去拿一瓶」她起身,醉醺醺的走路不穩,睿英趕緊將酒品丟到一邊的攙扶住她。

  「我的頭好暈」瑞希不舒服的說。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睿英緊張的說。

  「不要我不要回家!回到家也是一個人我要喝酒」。

  「好、好,我不送你回家」睿英抱起醉淘淘的瑞希離開餐廳,還好這裡就是一個酒店,他向服務人員開了一個房間,好讓瑞希休息休息,進到房間裡來,睿英才用腳將門關上。

  「你不要碰我啦!」瑞希推開身旁的男人,自己無力的向後跌在地上。

  「喂!你沒事吧?」。

  瑞希不知道怎麼搞得,頭暈淘淘,全身覺得熱呼呼的,她不知道自己被下了迷藥,加上酒精的催化,瑞希已經……

  「好熱好熱呀」她陶醉的喊叫。

  「熱?我幫你開冷氣,你趕快起來,去洗個澡之類的,或許會好一點」睿英轉身找著冷氣遙控器時,瑞希承受不住的起身脫下洋裝,黑色的洋裝滑落下來,睿英一個轉身回來,看到瑞希衣衫不整的身體。

  「你、你!」睿英紅了臉,反射性的撇開視線,瑞希嘆息曖昧的喘息聲,分分秒秒都在吸引著旁邊的男人,睿英眉頭深鎖忍耐著,紳士的將自己的黑色西裝脫下來遞在女孩面前。

  「喂把衣服穿上啦!」睿英臉紅的說,「看你這樣像什麼?真是」。

  「我、我像什麼還要你管嗎?!」瑞希緩緩起身,想要走向前時,一個不穩要往撲倒在地上時,睿英又一個箭步向前,抱住女孩,瑞希導入那結實的懷中,雙手自然的按在那硬梆梆的肩膀上,而睿英不知道雙手該放哪裡的不自然。

  「你還好嗎?」睿英溫柔的問。

  「不要裝的好像一副很溫柔的樣子好不好!」瑞希在醉醺醺的模糊意識下,氣憤的瞪著男人,酒後吐真言,「你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呀?我是在玩弄你!你知不知到呀?」。

  睿英平靜的表情產生了一絲細微的變化,他冷冷的驚訝,近距離注視著女孩的臉,瑞希紅著臉,曖昧的喘息在睿英的耳邊。

  「因為你說你不相信愛情,所以我很想知道,當一個冷酷的保鏢談起戀愛會是什麼樣子?你以為我是真的喜歡你?不要笑死人了!我沒有把你當一回事所以」瑞希緊緊的抓著睿英的西裝衣服,「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她氣憤的大喊。

  迷藥的藥效開始,瑞希控制不住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覺得身體熱呼呼的。

  「所以你還是在騙人是吧?」睿英冷冷的問,低頭看著瑞希羞澀的臉,「回答我呀?!」他大叫,雙手用力的抓著瑞希纖細的雙手,氣憤的瞪著女孩。
       原本不相信愛情這種東西的睿英,第一次有人心動,真心的喜歡並且死心踏地的愛上一個女人,聽了這一切這一切的話,睿英感覺心如刀割般的痛苦,憤怒的深冷眸子氣憤地瞪著她。

  「睿英」瑞希自動向前,投懷送抱,曖昧的吻了他,粉嫩的唇熱情的吻睿英的唇,軟綿綿的胸貼著睿英的胸口,聞到甜美的香味,睿英眉頭一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有些慾望,他任憑瑞希吻著自己,努力忍著自己內心的慾望,輕輕推開瑞希。

  「你很大膽嘛」睿英刻意假裝平靜的說,試著隱藏自己內心的動搖。

  瑞希受不了,因為迷藥,她失去了所有忍耐、所有理智,陶醉的投入男人的懷裡,雙手攙扶在他的肩上,熱情的吻著睿英的唇,沿著唇一路下來到脖子然後那性感的鎖骨。

  「這就是你想要的?」睿英低聲地詢問著。

  瑞希沒有回答,只是緊緊依靠在他結實的懷中。

  「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睿英強硬的將瑞希一把拉入床上,雙手緊緊按壓瑞希那纖細的雙手,壓在她身上,霸道粗魯的強吻她,睿英高挺的鼻尖近距離的貼靠自己的鼻尖,熱呼呼的鼻息還有感覺到彼此心跳聲。

  瑞希無力招架和反抗,被睿英觸碰身體的每一處都像是被火灼燒一般的滾燙,那樣霸道、強硬、輾轉的吻,彷彿試圖將自己所有的情感都激發出來宣洩在她的身上,睿英再也無法控制,他脫下自己一身的西裝。

  赤裸裸的兩人在冥冥黑暗之中纏綿,然後,一個堅硬的東西刺進瑞希的體內,曖昧之液從小徑流了出來。

  「啊哈!」女孩受不了的曖昧吟聲,如潮水般情緒湧上,睿英不忍哼了一聲,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無法停下來的快感。

  瑞希激烈的喘息聲完完全全引出睿英做為男人的獸性,那春光的氣息彌漫整個房間。

  
  千惠吃完了晚飯,和阿彪、瑪莉亞還有玫瑰女士一起到了大廳。

  「睿英呢?不等他一起回去嗎?」千惠問。

  「這麼說剛剛好像都沒有看到睿英前輩」也沒有看到瑞希,瑪莉亞和阿彪交換了一個覺得疑惑的眼光。

  「睿英可能送瑞希那丫頭先回去了,我們回家吧!我累了」玫瑰女士說,阿鏢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總覺得玫瑰女士好像策劃了甚麼,她那充滿莫名自信的表情讓阿鏢覺得相當不安......
  
  太陽升起,暖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有些刺眼,瑞希躺在凌亂的大床上,她微微睜開眼睛,一片白濛濛的,她感覺到全身上下每一處都有種莫名的疼痛或是酸痛感。

  「水」瑞希無力的呼喊,感覺到喉嚨飢渴般的乾渴。

  睿英從浴室走出來,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礦泉水倒在玻璃杯中,不緊不慢的走向床邊,一手溫柔扶起瑞希一手將水杯遞在她的唇邊。

  瑞希喝下冰涼的水,喉嚨是如此舒暢,她無法自拔的越喝越勇,直到將水杯裡的水都喝完為止。

  睿英輕輕拍拍她的背,「怎麼樣?還要再喝一杯嗎?」溫柔的聲音迴盪在瑞希耳邊,是如此曖昧誘人。

  瑞希緩緩搖頭,抬起頭看到睿英那張俊帥的臉龐,她倒吸一口氣,嚇得往床頭移動,「你!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

  「你的房間?你要不要仔細看一下?」。

  瑞希緊張的看了四周,「這裡是哪裡?」。

  「酒店的房間」。

  「酒店?」瑞希注意到自己的身子,只用白色被單遮住,可以隱約看到那身體動人的苗條線條,她大叫,抱著自己的身體,臉紅的跟蘋果一樣。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瑞希氣憤的瞪著他。

  「對你做了什麼?」睿英冷冷的重複她的話,「你裝什麼清高?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江睿英!你說話客氣一點!」瑞希大怒,沒好氣的朝他吼道,「你把我當成什麼啦?!明明就是你非禮我!」。

  「是你主動勾引我的」睿英強調的說。

  「我怎麼可能!」瑞希話突然止住,雙手按著頭,臉色難熬,睿英看的一絲不忍。

  「這就是你喝那麼多酒的關係,快點起來去梳洗,我去請人拿早餐過來」睿英離開床邊走出房間,瑞希顫抖的雙手輕輕抓住白色被單,緩緩打開看著,白色床單上有著一塊紅色的暈染。
  
  睿英端著早餐回到房間時,看到瑞希已經換好衣服,梳洗打扮好了。

  「吃早餐吧」。

  瑞希抬起頭,一上來就是滿是怒火的眼神,「吃早餐?你還有心情吃早餐?也對被受傷害的人是我像你這種堂堂在上的保鏢怎麼可能理解!」。

  「夠了沒?」睿英不耐的回應,「說的好像自己多委屈,你以為你就沒有傷害我嗎?」。

  「你受到什麼傷害呀?!」瑞希從床上跳了起來朝他大吼,「這、這可是我的」她越說越想哭,越充滿委屈,我怎麼可能拿我的第一次淚珠已經擠在眼眶搖搖欲墜,她紅潤的眼眶惹得睿英再次感到心疼,睿英向前一把將瑞希拉入自己的懷裡,後者試圖掙扎抵抗,雙手不停的拍敲睿英厚實的胸膛和硬梆梆的肩膀,可是她越掙扎卻讓睿英抱得更深更牢,被男子緊緊禁錮在懷裡,瑞希沒有吃早餐,又因為昨晚喝酒宿醉根本沒什麼力氣,最後放棄了抵抗。

  叮!手機響起,是千惠的電話號碼,是睿英的手機響起。

  睿英緩緩放開瑞希,不緊不慢的從口袋抽出手機,「喂?有什麼事情嗎?」。

  瑞希站在一旁用袖子擦拭自己臉上的淚珠,肚子誠實的發出咕嚕的聲音,睿英馬上看向女孩,她紅著臉雙手環抱自己的肚子,看的非常可愛。

  「我還有事情,先這樣」睿英匆忙的掛上電話,再次將目光放在女孩身上,「要吃早餐了嗎?」他平靜的問。

  瑞希不服輸的瞪著他,「那當然!你對我做的事情我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看我怎麼吃垮你!」。
  
  酒吧的餐廳。

  「我要一份沙朗牛排七分熟!還有一份生魚片!還有」瑞希看著菜單意氣用事的點餐,服務人員一臉茫然。

  「現在是早上,哪有什麼牛排?」睿英沒好氣的說,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

  瑞希埋怨的瞪了他一眼,粗魯的放下菜單,「那我要這家餐廳所有的菜色都來一份!」。

  「」服務人員一臉茫然。

  睿英充滿無奈,他闔上菜單,「給我一份沙拉、一份意大利麵還有一碗奶油玉米濃湯」。

  「是!」。

  瑞希睜大眼睛,「你什麼意思呀?」她沒好氣的問。

  「我知道你有多氣多不滿,但不用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吧?」睿英說,「我幫你點了濃湯,喝一點,會讓身體舒服一些,等等吃完我送你回家」。

  「我有腳!我自己可以回去!」。
  
  瑞希將結帳的睿英丟在服務台,一個人有氣的走出來,她拿起手機看到將近五十通的未接來電,大驚失色。

  「喂?高頃海?你打給我那麼多電話幹嘛?」。

  電話的另一頭,「這是我問你的吧?你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頃海兇巴巴的吼道,瑞希嚇了一跳。

  「你有病呀!我為什麼要接你的電話!」瑞希沒好氣的回應,而江睿英正從她的後方走過來,
  「喂!高楓星!」睿英走過來喊道,電話另一頭的頃海聽到他的聲音,臉色異變。

  「走開啦!誰叫你碰我的!」瑞希推開他,「還有!我叫高瑞希!請你不要一直叫以前的那個名字好嗎?」。

  「又不是沒碰過!」睿英道,「不是說我要送你回家嗎?」。

  「你聾了啊?我有腳我自己可以回去!誰要你的幫忙啊!」瑞希提高了音量,她看到睿英那氣憤的情緒隨著她的音量不停地提高中。

  「你一個人要怎麼回去?做計程車嗎?這個酒店外面都是山路,根本叫不到車!」。

  酒店?頃海眉頭深鎖,瑞希她忘記切掉電話,沒有注意到頃海他正在偷聽自己和睿英的對話。

  「怎麼?你是擔心我?還是可憐我?」瑞希冷笑,「我就算用走的也會走回去!不需要你的施捨!」。

  「這是你逼我的」睿英冷冷的說。

  瑞希尖叫。

  睿英一把將瑞希扛到自己的肩膀上,睿英身子高大,瑞希在他寬敞的肩膀上顯得特別嬌小。
  「喂!江睿英!你找死呀!放我下來!你放我下來啦!江睿英!」瑞希不停的掙扎卻完全沒用。

  電話突然斷掉,頃海臉色氣憤而沉重,他再次要撥電話過去時卻轉入語音信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906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膽顫心驚初次挑戰的砰然心... 後一篇:失控的人格分裂!24個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9210494大家
(・∀・)つ⑩小屋日常繪圖更新,歡迎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