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異誌⑧-兩人份的過去

作者:橘みかん│2017-07-17 01:26:47│巴幣:12│人氣:623
想藍-人物異誌⑧-兩人份的過去


  「非……非常抱歉……請饒恕我!」

  約四年前深夜,於歐洛巴特首都聖尤尼斯,一名侍女癱坐地上,面露驚恐。謁見室內暗無燈火,她卻直視黑暗,奈何手腳發軟,想逃也逃不了。

  一道閃電打下,與轟隆聲一同驚現的,是怒顏瞋目地國王,與雷電似的一閃即逝,其手上的劍光卻散發褪之不去地妖異光芒。

  「請饒恕我……國王陛下!」

  侍女的求饒聲只是讓面前的國王愈加腦火,他舉起手中長劍,才要揮下,不遠的門邊便傳來稚嫩地聲音。

  「──有誰在嗎?有沒有看到潔米?」

  從門邊探出頭來的,是年僅十三歲的露莎琳德公主,她穿著睡袍,雖然雙眼已經蒙上睡意,卻還是堅持走出房門找人。

  ──潔米,那名癱坐在地上的侍女。

  「──公主殿下!請快──」

  潔米語句未完,咽喉便被一把長劍刺穿。

  露莎琳德初次見到人被處死的場景,睜大雙眼順著刀身看去,只見到父親亨利王將染血的長劍扔到一旁,嚴詞道:「毫無倫理的下人!──去睡吧!過幾天我再派新的侍女給妳。」

  潔米的屍身已不再起伏動作,無法再閉上的雙眼還含著淚珠,張開的雙唇像要訴說什麼,卻已經無法再辦到了。

  ──公主殿下!請快──

  那句話的後意,露莎琳德時至今日也猜想不出。




  歐洛巴特魔法研究院,設於首都聖尤尼斯,盛行於布魯辛克大陸的魔法存封即是該研究院研發而出,近年來更是將其延展至裝備研發上。

  克莉絲汀便是被分發至「魔法護盾」研究室的新成員,作為剛從魔法學校以第一名畢業的她,應該還有很多實務上的事項需要學習。本來該是如此,但自從她被分發至該研究室,前輩們卻紛紛求去,數個月後,原本有十數人的研究室,竟然只剩兩人。

  那個人明明是前輩,不論是魔法學校還是研究室中,年紀、資歷都比克莉絲汀多些,但如今卻是她的下屬。

  克莉絲汀從宮殿中步出,冷峻地臉上帶著疲憊。魔法護盾是為國家的魔導士們所研發,原因是在詠唱咒文時的這段空檔,容易被敵人趁機攻擊,毫無防護的魔導士們在早前的幾場爭戰中,早就不知逝去多少。

  魔法護盾便是克莉絲汀在學期間思出的方案,被教授呈上之後,受到皇宮內大臣們的大力讚賞,更是給克莉絲汀安排好了畢業之後的出路。

  但是理論與實作中卻存在著一條壕溝,實驗不但進行地不順利,更不時有人受傷。當初搭著她的肩、親暱喚著她「天才」的前輩們以各種理由求去,最後連「室長」一職也落在她的肩上。


  歐洛巴特的北方就是火山大陸,從那塊大陸吹來那股帶有魔法氣息的風炙熱難耐,位於它正南方的歐洛巴特受此影響,人類肉眼所看不到的「精靈」在歐洛巴特各處徘徊,使居民們使用魔法易如反掌,但土地嚴重沙漠化,再怎麼招喚水精靈,形成的綠洲也撐不了幾年。

  步出皇宮時已經是過午,克莉絲汀並未在宮內用餐,她抱著一紙袋向上頭報告的資料,直接回到研究室。

  被迫搬遷的研究室佔地狹窄,即使每個月到皇宮報告時,總是得到「我們期待著」的鼓勵,克莉絲汀卻很清楚,這個研究早就被放棄,只是沒有正式的解散理由。

  克莉絲汀打開了研究室的門,昏暗地室內傳來晰晰唆唆的聲響,克莉絲汀嘆了口氣,將兩邊的窗簾拉開,並在對面的窗簾下找到聲音來源。

  「……我不是說『我去報告的時候你就先去睡一覺』嗎?」

  她看似沒有變化的表情,聲音語氣卻顯露了怒氣,這使藏在散亂紙張下的那個人更加不敢輕舉妄動。於是克莉絲汀只好先將手上的資料放到桌上,只是非本意地力道稍微重了點。

  「傑瑞!」

  隨著放下資料的聲音,還有克莉絲汀的叫喚聲。傑瑞,那名躲藏於資料堆中的男子,因為驚嚇而移動了一下,不得已只好小聲回道:「……我在睡啊……」

  「那現在回我話是在說夢話嗎?」

  「人、人睡覺時會說夢話是……是正常的喔!嗯!」

  克莉絲汀聽了,終於忍不住將手伸向那堆紙張,為了抓起那個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人,借了風精靈的力量,紙張也一同四處飛起,而那個男人,就被她輕易地抓了起來。

  雖然是被克莉絲汀抓了起來,但比她高的男人還是必須半蹲著身體,只是用著無比尷尬地表情對著她揮手道:「唉呀──天這麼亮啊!我還以為我只是睡到晚上呢!早啊!小克莉絲。」

  克莉絲汀鬆開抓住他的那隻手,瞪了他一眼後道:「別頂著黑眼圈說這種瞎子都能看出的謊,現在還是下午,不過我看你連睡個十分鐘都不到吧?」

  「別……別這麼說嘛!對了,這回上頭有什麼指示?」

  「上頭指示你現在回床上去睡覺。」

  對於克莉絲汀的回答,傑瑞愣了一會兒,才帶著苦笑道:「不……我說的是真的指示……」

  「我說的也是真的指示,我是你的上司,現在命令你去補眠!」

  「唔……可是我剛才才想到一個……」

  「去.睡.覺!」

  迫於克莉絲汀的威嚇,傑瑞心有不甘地拿了幾張報告紙要往休息室走去,但還是被克莉絲汀一把搶走。


  傑瑞是真正的天才,即使他在學校及研究單位中沒沒無名,教授及前輩們卻提醒她別被傑瑞的步伐牽著走,與他相處的這數個月來,克莉絲汀才完全了解理由為何。傑瑞埋頭於實驗,卻不做任何記錄,因為所有東西他都記在腦海裡,又嫌寫報告太花時間,最多會在思考的時候,於手邊的紙上信手留下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的記述。聽學校的教授所言,延畢了三年之後,才讓他以口頭報告的方式代替論文,在某種程度上,才總算趕走了這個問題學生。

  進入研究室之後也一樣,因為交不出研究報告,一直處於單位最底層,雖然如此,傑瑞仍樂於自己的研究。有時會忽然提出名案,但依然只是口頭上的自言自語,如要實踐,還得要克莉絲汀自己趕緊記錄起來才行。

  除了年紀以外,在研究室內的上下關係根本完全顛倒,克莉絲汀有時不得不想:那些前輩們該不會是被傑瑞嚇跑的吧?

  搖搖頭揮去自己的胡思亂想,克莉絲汀繼續整理被傑瑞弄亂的研究室──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剛才自己招喚風精靈所致。


  某些報告紙上陳列著傑瑞那有如暗號的記述,克莉絲汀趁著傑瑞(被迫)補眠的時候,將看得懂的記述分類編寫,至於看不懂的部分,只能等他醒了之後再行訊問,即使那也是一件大工程。

  當克莉絲汀將記述的資料整理到一個段落,時刻也來到了黃昏,雖然兩人幾乎以研究室為家,飲食方面還是得出去張羅,克莉絲汀才放下手上的筆,想著要去哪裡買兩人份的飲食,傑瑞便抓著一頭亂翹地毛髮、打著哈欠從休息室走出來。

  雖然看起來還沒睡六個小時,但至少有讓他補到眠,克莉絲汀不打算阻擋他繼續研究,因為阻擋也沒用。

  「早啊!小克莉絲!」

  「現在是傍晚。」克莉絲汀秒回了之後,如負釋重地嘆了口氣,站起來伸展身體,然後說:「我去買晚餐,如果方便,幫我把這些『暗』……『空格』填上。」

  為防止傑瑞又拖著她問東問西的,克莉絲汀丟下這句話便出發前往快收攤的市集採買這週食料。回到研究室門口,還沒開門就聽到從裡頭傳來傑瑞興奮地叫聲。

  「──原來如此!對呀!還有這一手!太厲害了!小克莉絲真不愧是天才!哈哈哈哈!」

  正要開門的手忍不住縮了一下,克莉絲汀心想:「我有做了什麼嗎?不過是把他的那些『暗號』整理排列一下而已啊……」

  才偷偷開啟門扉──雖然克莉絲汀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偷偷地──傑瑞便一臉清爽地站在門前道:「妳回來了!小克莉絲!」

  克莉絲汀在心中大叫了一聲,仍故作鎮定地說:「無論有什麼事,等吃飽了再──」

  「妳聽我說!小克莉絲!妳簡直是天才!這種排列組合我想都沒想過!」

  傑瑞手裡拿著克莉絲汀稍做重寫的記述,不僅打斷克莉絲汀的說話,還把她硬是拉到桌邊,對著桌上已經排列好的空存封石繼續口沫橫飛地述說著:「這之前都只是把『光』或『暗』當中心做實驗,做為攻擊魔法來說雖然是很強力,防禦上卻很可能會傷到自己。但是像這樣把風當作中心,外圍佈上其它屬性的存封石,固態攻擊可以用肉眼清楚看見……啊……不過如果敵方也用魔法的話可能就要另想對策。在那之前要先找媒介物呢!雖然是護盾可是太大對施術者也是個負擔──」

  進入講解狀態的傑瑞沒那麼簡單就能停下來,克莉絲汀只好把手上剛買回來的食料放置在桌上,帶些無奈繼續聆聽。

  「嗯……果然還是用戒指吧!戴在手上不佔空間,我記得戒指型的存封格在……」

  「右上第二格。」

  為了避免傑瑞再把研究室弄亂,克莉絲汀索性坐下等到他「講解」結束,這個晚上八成又要餓肚子了。

  「啊!真的在這,不愧是小克莉絲!」

  無視傑瑞稱讚這種小事,克莉絲汀只是面不改色地繼續看著他的「報告」,手邊還不忘拿起紙筆替傑瑞記錄起重點。

  「這樣的話就得要用高純度的約魯瑟晶石才能接收這麼多種魔法呢!我看看……只有兩個啊……經費申請不下來也沒辦法……」

  後半段的記述幾乎都變成傑瑞的自言自語,當克莉絲汀正在思考要繼續等他自言自語完,還是自己先行用餐時,傑瑞突然施展了魔法,強烈地波動使室內的物件產生震動,八種不同顏色地光芒吸收進他手上的戒指後,震動才緩和下來。

  雖然跟他相處的這段時間,已經習慣傑瑞各種突如的無厘頭,唯有像這樣在室內使用魔法克莉絲汀無論如何都無法認同,即使這個研究早就被放棄,裡頭仍有許多貴重地研究資料,要是因為傑瑞的隨興而毀於一旦,絕不是任一個研究者所樂見的。

  「這樣就準備完成!──嗯?怎麼了嗎?小克莉絲。」

  但是每每看到那張樂天地表情,克莉絲汀又把要說的話給吞了下去,只是嘆口氣道:「沒事。」

  所倖傑瑞這個「天才」在力度的控制上都很有分寸,克莉絲汀所擔心的事情一次都沒發生過。

  「嗯!那就開始吧!」

  「呼……是啊!先吃飯吧!餓著肚子也不能思考……」

  「妳在說什麼啊?小克莉絲!當然是開始實驗啊!」

  「……啊?」


  事情不到一個段落,這個實驗狂是不會善罷干休的,克莉絲汀只好硬著頭皮,勉強配合著他。

  傑瑞看克莉絲汀不時瞄向周邊的資料,自信地笑道:「放心吧!妳上次說的保護研究室裡資料的事我沒有忘記!我在屋內設下了防護結界,絕對不會毀損到這些資料的!」

  「有這種閒暇的話不如早點去補眠把精神補起來!還有實驗時應該去屋外啊!」

  「好啦!好啦!下次吧!現在想到的事情不馬上做覺得很可惜啊!──來吧!就先從『火』開始吧!」近乎無視克莉絲汀對他的抱怨,傑瑞戴上那枚封入了八種屬性魔法的戒指,擺好架勢這麼對她說。

  「好好聽人說話啊!」

  克莉絲汀大喊著,手卻已經畫上火焰咒的陣式,隨著她小聲地疑惑,一顆低階火球向傑瑞射出,才想對他喊「快躲開」,一陣強風把火球阻擋在風壓外,不到一秒的時候便像燭火般熄滅。

  寂靜降臨於室內,這股小小的騷動並未吸引他人前來關切,實在是這間研究室位置偏遠,平常各種實驗引發地震動也讓周遭的人習以為常,更別提時刻漸晚,其他研究室的人早就回家休息去了。

  「──成、成功了!看到了嗎?小克莉絲!成功了!」

  傑瑞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像個大孩子般又叫又跳,滿意地撫摸著手上的戒指,一邊自豪著:「我就知道!我知道一定會成功的!我知道我們的努力不會白費的!」

  相對的,克莉絲汀有總不切實際的感覺,就好像一場虛幻的夢,一早起來就會消散無蹤。她思前想後,緩口氣道:「是啊……但是還有一些地方很讓人在意,今天就先這樣,明天再──」

  「對啊!我也很在意呢!一種成功不代表全部都能適用,還是要逐項實驗才行!」

  「……所以我說先吃──」

  「這次就試用『水』吧!不要客氣!來吧!」

  「拜託你聽我說話啊!」


  魔法研究院的大部分房間都已熄燈,只有最邊角的那間依然燈火通明,天空中的光球柔和地照耀著大地,這是夜幕低垂的證明。

  吊著「魔法護盾研究組」的木牌歪了一邊,從門框的隙縫處不時散發出五顏六色的魔法氣息,裡面的兩人也有著不同程度的疲憊。

  克莉絲汀邊喘息,一邊懊悔著:「為什麼他叫我做什麼我就會照作啊……」

  在她對面的傑瑞身子已經有些搖搖晃晃,因為某些魔法並不能防禦完全,就像他們兩人先前所疑慮的。所倖傑瑞之前就先在室內做了些許防護,這些失誤並未損毀任何資料。只是傑瑞以自身接受魔法的攻擊,雖然都只是輕傷,加上長期睡眠不足仍讓他有些吃不消。

  即使如此,傑瑞也很滿意這些成果,嘿嘿地笑著說:「果然『光』跟『暗』是無法吸收、消散的啊……要想別的對策才行!剩下的是……只剩『風』了吧!同屬性果然有點……不管了!先試再說!」

  克莉絲汀一聽,怒道:「還試什麼?先別提剛才的實驗中你已經受傷了,再加上睡眠不足、精神不穩定,更何況發生『同屬相斥』的話,別說研究室了,你也會有危險……反了……別說是你了,研究室也會有危險!」

  克莉絲汀難得地紅了雙頰,只是在內心祈求傑瑞像平常一樣無視她所說的話。但是傑瑞臉上失去了平常的那份傻笑,半晌,才面露微笑,像個真正的前輩認真回應:「克莉絲。」

  不是「小克莉絲」,也不是「克莉絲汀」,是從前只有家族親友才會呼喚的暱稱。

  「這次的實驗成功的話,就沒人再能嘲笑我們毫無用處,也能證明妳提出的不僅僅是一篇天方夜譚的論文,我們日以繼夜的努力,不會白費!」

  「傑瑞……」

  與傑瑞相處快一年,克莉絲汀初次見到他像個正常人般認真的臉孔,也才知道,原來平時別人的譏諷他也只是笑著聽在耳裡。

  「嗯!開始吧!我答應妳,這回做完之後,就好好吃飯、睡覺!」

  傑瑞擅自做了個如孩子般的約定,雖然克莉絲汀覺得這絕對維持不了幾天,仍只是正色回應:「好,那開始囉!」


  克莉絲汀默念招喚風之精靈的咒語,腳下也出現了淡綠色的魔法陣,由於只是在實驗,又是在室內,她使出的只是最初級的風咒,就算正中目標,最多也只會是在身上多出一道小傷口。

  ──原本應該是這樣。

  但是,戒指型的護盾起作用之後,張開的結界反而將單純的風咒予以增幅,不僅如此,與戒指自身發出的風壓產生交互作用,發現到的時候,已經成長為無法阻止的巨型魔法。

  克莉絲汀急喊:「不行!傑瑞,快避開!」

  克莉絲汀蹲低身體以維持重心,雙足仍支撐不住頻頻被推後,眼看研究室內的資料也要毀於一旦,更重要的是,傑瑞不想眼前的人受到傷害。他在結界內再製造一個小型旋風,想要像以前一樣,所有傷害都由自己吸收……

  一陣強烈地震動再次從研究室傳出,不僅是魔法研究院的範圍,連外圍的人都能感受到,知曉又是傑瑞在做實驗的人無不謾罵他們又在製造騷亂。

  震動停了下來,研究室桌上的那盞魔法油燈也閃爍著,疑似受到剛才魔法亂竄的影響。

  克莉絲汀跌倒在地,雖然有些頭昏眼花,除了左臉頰上多了一道傷口之外,並沒有受到其他傷害。她看看四周,紙張有些散落,但是受害不大,比起之前被傑瑞弄亂的場景還要整齊一些。

  她尋找著製造出這些混亂的另一名當事者,卻是先在對面的書架下方聽到一聲咳嗽與喘息。

  一看,傑瑞半躺在地上,口裡吐著鮮血,並用沒戴戒指的那隻手按壓著傷口,那是在腹部的一道切裂傷,如同被人用大刀狠砍。

  「──傑、傑瑞!」

  克莉絲汀急奔至他身旁,解下自己的披風,用力壓住傷口,道:「你覺得怎麼樣?撐著點!我馬上去找人……」

  「沒……沒事……」傑瑞青著一張臉勉強笑道:「報告跟……戒指都……沒事……」

  「還管什麼報告跟戒指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嚴重的傷?」

  克莉絲汀著急得眼淚都掉了下來,傑瑞卻伸手輕撫她的臉頰,不捨地道:「啊……臉上……有傷,不行啊……女孩子……的臉上……怎麼能有……傷呢……要快點……去擦藥……」

  「還在說什麼傻話!不要再管這些無聊的事了!我現在馬上去找人──」

  「沒事的……只是小傷……跟平常一樣……睡一覺……就好了……」

  傑瑞笑著,辛苦地拔下手上的戒指,輕輕執起克莉絲汀的手,道:「我……休息的時候……剩下的就……麻煩妳了……放心……等我睡醒……會好好……輔佐妳……室長……」

  那枚封有傑瑞魔力的戒指,戴在克莉絲汀的無名指上,而魔力的主人,卻在微笑中,停止了喘息。


  第二天,傑瑞在實驗中身亡的事情傳開,但是只剩一人的「魔法護盾研究組」並沒有解散,克莉絲汀費時一個月,解讀傑瑞留下的資料與記述,再加上自己的努力不懈,終於完成了魔法護盾的開發,並將其命名為「風之護盾」。

  然後,該研究組解散了。克莉絲汀並未受邀到其他單位,直至某天,亨利王召見,但卻不是分發到魔法研究院的其他單位。

  「公主殿下的護衛?」

  克莉絲汀心懷疑問,亨利王只是點頭道:「沒錯,她的侍女先前犯上處死,身為我唯一的子嗣安全堪憂。妳是我魔法學院首席畢業生,又開發魔法護盾有功,本王現在就提升妳為露莎琳德公主的導師兼護衛,妳們年紀相仿,必能好好相處。」

  「──是!」

  其實做什麼都無所謂,自完成魔法護盾的那天起,自傑瑞逝去的那天起,克莉絲汀便覺得日子過得渾渾噩噩,所有動力連同那剛萌芽的初戀一同消散。

  剛開始,與露莎琳德的相處如履薄冰,她的飲食習慣都要從零開始了解,又不時耍弄著公主脾氣。一同走在路上,還會被人指指點點。

  「妳看!就是她……犧牲自己的屬下開發出魔法護盾,還因為這樣當上了公主的護衛!」

  不算小聲地批評時不時傳來,有一天,露莎琳德開口問:「妳,認識傑瑞.莫伊茲嗎?」

  克莉絲汀疑惑著停頓了一下,才老實回答:「是,他是我以前同組的組員。……是非常聰明的傻瓜……」

  看著克莉絲汀難得流露出感情地笑臉,露莎琳德只是撐著下巴,意義深遠地呢喃道:「嗯──是這樣啊!原來是妳……」

  之後,露莎琳德的態度逐漸好轉,告訴她,被處死的那名侍女名喚「潔米.莫伊茲」,是傑瑞.莫伊茲的姊姊。潔米以前曾驕傲地告訴露莎琳德,自己有一個聰明的弟弟,雖然個性有些古怪,但是兩姊弟感情好,放假時會約到街上小聚。傑瑞告訴她,新升上室長的新人是個認真的好女孩,那還是她第一次看到傑瑞談論研究以外的事這麼開心過。

  「緣份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啊!妳說是嗎?克莉絲。」

  露莎琳德喝著克莉絲汀泡好的紅茶,半帶懷念地笑著這麼說。

  「──是。」

  如今,克莉絲汀無名指上依然戴著那枚戒指,雖然經過她的改良,傑瑞的魔力也依然封存在裡面,替她擋去所有傷害。




  三年後,亨利王召來露莎琳德及克莉絲汀,交予她一封蓋有王室烙印的信件,囑咐露莎琳德要親手將這封信交給賽比恩斯.亞歷山卓.薩艾斯嘉。露莎琳德謝絕所有護衛陪同,僅帶著克莉絲汀一同前往。

  出了伊西頓門(於伊西頓跨河大橋上建造而命名之),剛踏入吉爾農村,克莉絲汀再度詢問:「公主,恕屬下多言。現在還來得急,可以向曼士貝方請調護衛,也許薩德拉殿下會讚同,您真的不考慮嗎?」

  薩德拉迷戀於露莎琳德,如若她真的發出如此請求,薩德拉必定二話不說地照辦。

  「不需要!」露莎琳德回答她道:「好不容易逃離父王的眼線,還叫來另一個麻煩,我何必多此一舉?」

  從走出關所起,她們便發現這個吉爾農村四處傳來不舒服地視線,雖為農村,卻好像每個人都張大眼睛盯著她們瞧,尤其是一名正在田裡種菜的白髮老頭,斗笠下的視線極其凜冽。

  雖然天色已然不早,再過不久那座「森林」就會被封鎖,露莎琳德仍表示:「真是讓人待不下去,我們繼續趕路吧!動作快一點的話,說不定還能直接進到他們城裡呢!」

  露莎琳德打著如意算盤,在森林入口前與士兵起了一番爭執,雖然成功進入森林,卻差一點命喪林中,在千鈞一髮之際衝出結界,開始了另一段邂逅。


  但是她們並不知道,在進入薩艾斯嘉領土之後,隨後監視的眼線雖然消失,那人卻是回到歐洛巴特向亨利王報告:「陛下,已目睹公主殿下及克莉絲汀閣下進入薩艾斯嘉領土。」

  「很好,這樣……就可以開始了!吾之愛女啊!妳可得好好表現啊!」

  亨利王的笑臉讓人不寒而慄,手上的另一封信件,不久後便差人送往某處。

  這篇(的前半)克莉絲汀的內心OS大概是:讓我當室長無所謂,給我個正常的組員。

  而且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克莉絲汀的過去,她的形象好像也崩了XD

  沒辦法,露西所經歷的事跟主線有很大關係,不能劇透XD

  然後居然超過七千字……老實說本來還想再接回現有故事的,還是就此打住吧(汗

  克莉絲汀的部分,主要是想描述她臉頰上紅色飾紋的由來,這個部分我也有做在遊戲裡,應該說是全部遊戲做完了之後,才作為特別番外篇加上去的。

  劇情結連:
  • 在主線中提到克莉絲臉上的紅色飾紋請參考3-5
  • 另外在10-3第一段所提到歐洛巴特魔導士的防護,就是這個「風之護盾」。
  • 此篇最未段可以連接到3-4
  • 外傳-4末段有提到,吉爾農村是吉爾爺爺在退下族長之位後,帶婦孺及一些青年去建立的,本文中也許沒有明確提到,主要作用是在第一線防敵及偽裝。此篇中提到的種菜的老者,也是指吉爾爺爺。

露莎琳德.坎蒂絲.歐洛巴特 女 13→17歲



  暱稱露西,歐洛巴特第一公主,受其父命與克莉絲汀前往薩艾斯嘉作為傳信大使。母親及其雙胞胎弟妹於參訪薩艾斯嘉途中皆死於異國盜匪之手,卻連屍首也無法迎回。其父亨利王自此性格大變,解除她與薩艾斯嘉王室的婚約,並與曼士貝聯合進攻薩艾斯嘉。之後,更將她許配給曼士貝第一王子薩德拉,允諾併吞薩艾斯嘉後便讓二人完婚。


克莉絲汀.班克 女 16→20歲



  暱稱克莉絲,與薩艾斯嘉的克里斯多夫併稱天才,隸屬歐洛巴特魔法研究院的高等魔法師,不擅交流,受同儕排擠。一起研究魔法護盾的魔法師用各種理由求去,唯一能信任的伙伴在實驗中身亡,卻留下保貴的資料。克莉絲汀以一人之力獨力完成研究,被亨利王提升為露莎琳德貼身護衛,實則視為棄子,欲將公主被擄之事歸咎於她。

  克莉絲汀的紙娃娃臉上沒有飾紋,因為找不到合適的(つ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472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6 篇留言

吳旻( °∀°)
呂孩子QWQ

07-17 09:35

橘みかん
什麼?
有錯字嗎?(@[]@!!)07-17 09:42
吳旻( °∀°)
不 不是錯字QQ

07-17 12:54

橘みかん
可是我自己有找到錯字XD07-17 18:46
大漠倉鼠
魔法護盾可以隔絕風和水,如此一來就能保持食物乾燥了(X

07-17 15:41

橘みかん
不要吐嘲這種地方(掩面07-17 18:47
吳旻( °∀°)
這樣啊W
原來魔法護盾是這樣用的嗎W (錯字阿W 不在意拉XD 投稿再修就好 (?

07-17 18:55

橘みかん
都發在網路上了還投什麼稿XD07-17 19:33
吳旻( °∀°)
诶诶诶诶~~~對喔 公開平台QWQ

07-17 20:21

黏土小落
有人沒在聽人說話XDDD

07-30 22:55

橘みかん
嗯?
你是指故事中角色還是樓上吳X還是我?XD07-30 2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要寫一個慘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小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niel30306各位巴友
歡迎大家來逛逛我的小屋,有各式遊戲、影劇心得分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