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一章 《不可思議的相遇》

作者:江楓の小夥伴世界。│2017-06-02 14:40:10│贊助:74│人氣:553

        遊樂園,每天都擠滿人群,非常歡熱,充滿著愉悅的氣氛還有熱情,同時,也代表著一種危險,而這樣的危險,卻產生如同電視劇般,男女主角的初次邂逅,那是在現實中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然而.....

  「公主的轎車已經停到遊樂園外的門口了」。

  「全程有十位保鏢近距離陪在公主身邊,遠距離有二十位,另外還有十五位守在遊樂園各個出入口巡邏以防」。

  「了解」。

       透過掛在耳邊的麥克,傳來來自四面八方夥伴們的聲音,就跟計劃一樣,已經確實地掌握了整個遊樂園的動向與情況。

       天氣晴朗,風和日麗的好日子,這樣如此美好的假日,孰不知,在這個歡樂遊樂園的另一面卻暗藏著不可輕易藐視的危機....

  從有些遠的屋頂上方,一名身著黑衣西裝的男子駐守在那裡,他有著高大雄偉的背影、渾身散發著一種冷酷、一種冷漠,無法令人輕易接近的孤傲感,深褐色濃密的頭髮在風中隨即遙遙吹動著,剛毅的臉龐上沒有任何笑容,一臉過於嚴肅的陰沉,雙眸充滿深不可測的光芒,炯炯有神的落在遠方的目標,看到公主和一群保鏢不緊不慢的走進來,身旁圍繞著許多歡呼的民眾。

  「小心那些民眾,別讓他們干擾我們的工作」他低沉的嗓音平靜的說,聲音低沉而充滿磁性。

  遊樂園啊…真不曉得公主在想什麼…

       男子眼神銳利的盤旋在公主四周,觀察著,像是俯瞰地面的老鷹一樣。

  被圍繞在一群黑衣保鏢中間的金髮公主,神態優美,笑容可掬溫和的向身旁熱情的民眾揮揮手示好,開始遊街示眾。

  「公主說想要去中央大道的噴水池廣場上看表演,請問該怎麼辦?」不久,另一道聲音透過麥克傳了過來。

  「既然是表演應該會有更多人吧…?只能追加保鏢了,我也會親自下場去公主身邊守衛」他想了想,平穩地說。

  「已到達摩天輪附近,周圍除了民眾之外沒有任何異狀」另一個聲音馬上接過來。

  「繼續下去,不要停止還有鬆懈」男人嚴肅的說下去。


       此時,另一方面也開始有了動靜。

      一頭有著飄逸牛奶巧克力色長髮、笑容如陽光般燦爛、如花蕾綻放般甜美的笑容,她渾身散發著一股自信、一股堅強與毅力。
  
  一位散發燦爛陽光的少女急急忙忙的從大卡車上跳下來,跳下來的時候還差點跌了一跤「謝謝你送我來這裡!大叔!」。

       她笑容開朗,卻帶著一點少根筋,有點笨笨的,卻意外地給人很有親切感。

       我叫高楓星!今年十九歲!是就讀設計學院的準大二生!最喜歡的就是畫畫,最討厭的就是體育還有數學,總而言之,是個個性很開朗的女孩。

       因為家庭有一些事情,我在幾年前就一個人搬出來住,靠打工半工半讀的方式,努力賺錢生活著!

  她從遊樂園的後門進入,那裡應該是已經被封閉的出入口,楓星完全沒有遵守遊樂園進入的優先程序。

  「啊啊!快遲到了!」她穿過又暗又窄的小巷,越過不平坦的草叢拐了一下,成功到達熱鬧的廣場,那邊已經正在準備表演的最後階段,許多工作人員早已駐守在那裡發DM、指引還有拿大型廣告招牌。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她慌慌張張的跑過去,立即跟負責人雙手合十的道歉。

  「你又來了?」真是的....

  「啊…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設了六個鬧鐘但還是睡過頭了」楓星內疚的說,她不好意思的笑了,「不過現在應該還來得及吧?」隨即,她馬上露出開朗的笑容,很有自信的說「我今天已經準備好百分之兩百的心情好好努力工作了!領班!」。

  「百分之兩百就不用了,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你還記得嗎?」負責人無奈地應聲,提醒著。

  「重要的日子…?」楓星微笑著然後遮掩心中的疑惑,「這麼說感覺今天的民眾比平常還要多呢…」。

  「沒錯」負責人頭痛的說,「今天可是有個大人物來到我們遊樂園,來!你的證件還有工作服裝」。

  「謝謝!」楓星充滿朝氣的說,她想了想,大人物…?是誰呀?

  
  「公主已到達噴水池廣場的前方入口!」一個聲音嚴肅地從耳邊傳過來。

  「周圍的民眾越來越多!該怎麼辦?」另一個聲音明顯有著緊張的激動聲。

  這個我也知道!這些民眾是沒看過公主嗎?他看到許多民眾接二三的衝上來,想靠近公主,閃光燈不停響亮在她四周,儘管保鏢努力在公主身旁阻撓民眾的接近,還是阻擋不了接下來要發生的慘劇。

  和藹和親的英國公主不失氣質還有笑容的和周圍熱鬧的民眾揮揮手,這場面就像是總統出境來到平民地區一樣,人潮熱鬧的自然湧了上來。

  「我馬上就到!到達噴水池廣場之前的遠距離守衛呢?!」那名男子保持著一直以來的理性與冷靜,迅速的思考做出回應與對策,顯然就是經驗很多,沒有被突如其來的狀況給混亂了。

  「已經到達!周圍除了過多的工作人員之外沒有任何異狀」。

  「過多的工作人員?」男子感到不對勁,「為什麼會有過多的工作人員?」。

  「據說是為了迎接公主所以特別安插許多工作人員來幫忙」。

  「為什麼今天才說啊!」男子開始有點緊張嚴厲的口氣,他眉頭一緊,「前幾天就準備並且篩選好所有相關的工作人員,突然變多到底…」他忍著著急,努力保持平靜,「馬上增加公主身旁的保鏢人數!我馬上就到!」。

        男子沉穩的一吼,並立刻動身,高大的黑色影子靈巧敏捷地穿梭在人群之中。  

  「歡迎來到我們遊樂園!」楓星在大熱天下穿著紅色的工作服,懷裡抱著一疊遊樂園簡章,耐心的微笑將簡章遞給周圍的遊客。

  「媽媽!等等會有放煙火還有舞龍舞師的活動嗎?」小男孩興奮地拉著身旁的母親問道。

  「是啊,簡章上面是這樣寫的」。

  「喂喂!公主就在前面呢!英國來的公主啊,快去看看!」。

  公主?楓星被吸引到,回過頭望向前方擠滿人群的城牆,前方充滿歡呼聲還有熱鬧的尖叫聲,像是有超級巨星特別降臨到這裡來一樣。

  「啊…!」楓星被周遭想過去看戲的民眾撞開,手中的一疊簡章毫不留情的揮灑出去,她沒有看見是誰撞到了她,只知道自己慘兮兮的摔了一絞。

  「啊…真是的!到底是誰要來啊!有什麼好看的呀!」楓星沒好氣的叫著,然後笨拙的起身,匆忙的剪著地上散落的簡章,看起來有點狼狽。

  「大家注意」從楓星耳邊的連接麥克風傳來負責人的聲音,「公主和保鏢已經到噴水池廣場正前方,所有工作人員別去人群那裡以防打亂干擾那些保鏢,全部都到後臺集合準備等一下最後結尾的表演」。

  才剛說完,楓星隨意的抬頭,就看到和她一樣身穿紅色工作制服的幾位正小跑步的擠進人群裡面。

  「那個…!領班說了不可以進去呀!」楓星在遠處叫著提醒,但她的聲音狠狠的被四周民眾那熱情的歡呼聲給蓋住了,「真是的!」她生氣的說。

  「要是違反領班的規定,同組的成員會受到連做法一起被扣薪水啊!」又氣又急的楓星停止撿地上的簡章,匆忙的跑步追上那些工作人員,一路上一面喊著一面跑步。

  「借過!借過!」楓星笨拙的使出吃奶的力氣,試圖從城牆般的人群裡擠進去,她被絆倒了一下,然後從後面被用力撞了一下,又被擠來擠去,無奈辛苦的她用狗爬式的方式在擁擠的人群之中找了個洞鑽了出來。

  楓星倒吸一口氣,以公主還有保鏢為中心圍了半弳三尺的一個大圓,圍繞在公主還有保鏢身邊的是穿著布偶裝還有紅色制服的工作人員,金髮美女公主熱情的和這些穿著布偶裝的工作人員拍照。

  「那位公主…好漂亮啊…」楓星頓時深深地被吸引,陶醉的看著。

  江睿英不知何時的出現在公主身邊,用著麥克風和其他保鏢聯絡,「公主,這裡人太多了,我們還是別看表演,趕緊回飯店吧」他語氣平穩卻帶著一點不容違抗的感覺。

  「那怎麼行?聽說那個叫舞龍舞獅的表演很有趣」。

  江睿英無奈的嘆氣,一臉嚴謹的神情,「失禮了」他快速和其他保鏢交換了意味深藏的眼神,然後一手牢牢環抱住公主的腰身,示意她馬上轉身離開。

  正當這個膜門特,楓星看到一個穿著布偶裝的工作人員緩緩從公主身邊走過去,她看到在那布偶絨毛毛的手中閃現一道銀光。

  「不行!」楓星大驚失色的跑向公主,引起四周保鏢的注意,同時,布偶手上亮出一把銀刀,往公主門面急速砍去,江睿英瞬間格擋在公主門面,而楓星立刻從後面死死抓住那個布偶,周圍發出驚愕的連環尖叫。

  「不可以!」楓星連想都沒想,她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奮不顧身地衝了上去和布偶糾纏在一塊,其他保鑣也一同上前試圖攻擊公主,手持武器,所有身旁公主身邊的保鏢也同時跳出來格擋,剩下江睿英和兩個保鏢緊緊陪在公主身邊,場面一片混亂。

  「有緊急狀況!噴水池這裡!」江睿英冷靜的透過麥克風聯繫,沒忘記身旁驚慌失措的公主,他一手抓住公主,「公主!請馬上離開這裡,你們兩個馬上帶公主去和最近的A點會合!」 。

  「啊…!」楓星狠狠被推開,一道銀光從她肩上劃過,她慘烈的跌在冰冷的地上,江睿英眼神銳利,眸光一閃,注意到眼前不遠處有一個嬌小的女孩倒在前面。

  「快點!」他命令著,並上前再攻擊楓星的工作人員再度動手前,跑向他一個急速轉身,兩人擦肩而過,然後工作人員手上的刀子卻不見了。

  「在找這個嗎?」江睿英手上拿著他的刀子,上面還殘留一絲血液,他冷冷的看著工作人員,毫無感情的說。

  正工作人員一絲失措之時,一扎眼,江睿英就閃現在他門面,一道如疾風掃開落葉的迴旋踢,瞬間將對方踹出去,狠狠的跌落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同時,其他保鏢也制伏了其他同夥。

  「公主已到達集合點,受到保護中」。

  透過麥克風傳來的無線電,江睿英趕緊上去看看還躺在地板上疼痛的楓星,他輕輕俯身抱住她,楓星臉色慘白,身子好虛弱得發抖著。

  「小姐!你沒事吧?!」江睿英看到楓星沿著左手上肩處流下許多紅色的液體。

  「好痛…」楓星苦苦哀求著,「我要死掉了…」她微微顫抖的,求助的眼光看著眼前的男子。

        他也深深地看著在他懷裡顫抖的女孩,這個瞬間卻比任何時間還要漫長。
        
         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周圍的一切紛爭都與他們無關了。

         江睿英,是個散發成熟魅力的男子,一頭深咖啡色的旁分層次瀏海短髮,穩重冷靜的神態,五官端正英俊、堅毅的臉龐上有著一絲焦慮與擔心。

  「這裡有民眾受到波及了,只有一位,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江睿英趕緊透過麥克風的無線電聯絡,「請求附近的警察還有救護車做支援!另外,確認公主的安危之後,馬上護送公主回機場!」。

  楓星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只是一直看著眼簾裡映照出這位英俊的男子,最終,她失去力氣般的閡上了眼皮。

  
  刺鼻的藥水味、溫暖如羽般的棉床、楓星嘴角自然上揚,她微微張開眼皮,由朦朧的視線慢慢轉為清晰。

  「醒來了嗎?」一個陌生的聲線,楓星看到熟悉的男子坐在她的床邊,輕鬆的翹著二郎腿,手上拿著報紙。

  「你、你是誰呀?」楓星皺眉的問他,她看了看四周,「這裡是醫院嗎?」。

  「你還記得遊樂園的事情嗎?」男子平靜的問著,放下手邊的報紙。

  楓星愣了一下才開始回想,她猛然驚醒,大叫了一下,後者小小的驚嚇,以為對方要開始為那件被攻擊的事情產生害怕還有不安,正要試圖安慰對方時。

  「我的打工啊!」楓星絕望的慘叫。

  「什麼?」男子愣住,奇怪的看著她。

  「我的打工啦!」楓星沒好氣的叫,她翻了白眼,「啊…真是!這年頭很難找到工作的你們不知道嗎?幹嘛還來給我送到醫院啊!」。

  男子看女孩著急如焚,他嘆了一個無奈的氣,「失禮了…」平靜的說然後輕輕伸手按住楓星受傷的左臂。

  「啊…!」後者慘重的哀號,「放手!放手!會死掉啊啊!」男子這時才立刻放手,他平靜的看著楓星,「現在想起來了嗎?你受傷了,所以才把你送來醫院」。

  「好像有些印象了…」楓星揉著左臂,疼痛的說,迷惘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是誰啊?」。

  「江睿英」他從自己的西裝外套裡面抽出自己的一張名片遞給楓星,「我是外交部防衛隊的保鏢,主要幹部,這張名片上有我的聯絡方式,這次事件多虧了你有即時發現,才可以不讓公主受到傷害,關於你的醫療費還有住院的費用都會由我們來幫你出,請不用擔心」。

  楓星巡視了這個單人病房,然後又看了身旁的男子,她沉重的嘆氣,「其實我覺得…我已經沒有問題了....」。

  「不行,在傷口恢復之前還是住在醫院比較保險,你放心,錢會由我們出的」江睿英固執的說,大概是害怕這位女孩備受到了牽連,會害怕之後會對防衛隊的評價有連帶譴責的影響,所以一定要好好解決這次這個女孩受到牽連的事情,不得馬虎。

  「我真的不會覺得痛了啊!我還有很多打工要去做,如果真的想要報答我,就乾脆別給我住院,給我錢就好啊!給我錢!」楓星鼓著雙頰,有點任性的說。

  江睿英意外的看著女孩,頓時說不出話來,大概是被嚇著了,他開始意味深藏的打量楓星,「怎、怎麼樣啊?」後者不自然的質問。

  「沒事」江睿英說,她的事情,他不想深入與多管,他看了一下錶上的時間,「總之,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和我聯絡,包括要求賠償費也可以,那我還有事情,先走了」男子簡單明瞭的說完自己要說的話就掉頭離開,剩下楓星一個人在這空蕩蕩的病房裡。

  「啊…真是…我今天怎麼這麼倒楣啊…」楓星煩悶著看了一下時間,倒吸一口氣,「已經這個時間了?我下午還有課要上啊…!」不能待在這個鬼地方了,說什麼錢由我們付,搞不好一轉身就拍拍屁股走人呢!誰會相信啊!
  
  江睿英開著高級的黑色轎車停駛在防衛部大廈公司門外,他將鑰匙遞給大門左右側的守衛然後直接進入裡面,馬上有兩三個同樣也是身穿黑色西裝的辦公人員跟上男子身邊。

  「英國公主遊樂園遇害的事情,新聞媒體已經出現了,包括有一位民眾遇害牽扯進來的事情」。

  「上頭很生氣,說是怕那位民眾會告我們,或是向記者大眾說我們的不是,害怕造成不必要的輿論」。

  「公主不是沒事嗎?」江睿英忍著不悅,「真是的…他們都在辦公室吧?」。

  「是的,正在開會討論」。

  江睿英點點頭,「你們都待在外面」他說,然後一身冷然的走向辦公室的走廊,周圍路過的公司同仁都鞠功向他問好,但江睿英完全沒看在眼裡。

  叩叩!

  江睿英直接轉開門把走進來,會議室裡面,兩側坐滿至少三十幾位左右到高官,他打斷了他們的會議,會議室裡面一陣寂靜,所有人的目光苗頭都轉向江睿英身上。

  「你們好」他平靜的問好,我是江睿英防衛保鏢隊長」。

  「你知道你打斷我們的會議了嗎?睿英老弟」。

  「有什麼急事是一定要說的嗎?」。

  「是關於昨天遊樂園事件的事情」他說,氣定凝神的態度,「那個女孩已經被安置在醫院,沒有任何生命危險」。

  「重點是你們保鏢治安的問題不是嗎?」。

  「雖然英國政府方面沒有任何說辭」。

  江睿英眉頭深鎖,「讓我聲明一下」他嚴謹的口吻,「工作人員是在今天突然增加的,昨天就已經完全確認好所有相關單位的出場名單,犯人共有二十位,,我們護衛保鏢派出五十位,有二十五位負責待在公主近距離護衛,有十五位貼身護衛,包括我,對方每人持有刀子,他們攻擊的時候,我們只花了十分鐘就制伏了犯人,並且將公主毫髮無傷的送到安全地點,那個女孩雖然是第一時間發現,然後自己向前壓制要攻擊公主的犯人,我可以很有自信,就算沒有那個女孩我們也可以順利完成護衛任務」。

   所有上頭長官全部都被江睿英一個人堵住了嘴巴,他的氣場是如此強悍而嚴厲。

  「我想…你的說辭不可能會被大眾接受的,最重要是大家看到的結果」。

  「那位女孩有說要要求什麼嗎?」。

  「要求賠償費」江睿英簡單的說,「我想我會再去和她進行調解,要是付了錢的話就等於承認是我們的錯誤了,所以千萬不能付錢」。

  「可是要是那個女孩到處亂說又該怎麼辦呢?」。

  「我會負責來想辦法的」江睿英說完自己的話,得出了結論就一個簡單不到十度的鞠功,然後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電話震動,江睿英接起電話,「你好,我是江睿英,啊…祥瑞醫院啊,有什麼事情嗎?」。

  「什麼?!」他驚愕的大叫,神色急急如焚,「她離開了?」江睿英生氣的重重嘆氣,「我明白了」。

  他又掛上電話然後撥打另一個號碼,「是我,幫我找昨天遊樂園受害女孩的聯絡資料,我馬上就要」。

  
  高楓星離開醫院之後,騎著腳踏車穿過大街小巷,台北都市人來人往,交通最繁忙的時刻,車子穿梭來去,提醒著都市那緊張的步調,高楓星騎著腳踏車竟闖進馬路裡面穿梭在大型公車和小客車之間。

  「喂!很危險呀!」。

  叭叭!車子的喇叭聲和開車駕駛人的不悅叫聲形成一個極度不協調的音律。

  「對不起!我的上學快遲到了!」高楓星不顧左右,繼續雙腳用力踏著腳踏板,行駛前進,小隻的她巧妙的穿來穿去,成功從大馬路上的分之口騎出來,周圍的路人對那女孩不可思議的指指點點。

  終於到了她所就讀的大學,高楓星笨拙的將腳踏車放好之後就快速跑下長坡道往大樓跑去。

  「美術史上面的巴浩斯分為三個時期,每個時期也都有一位代表的校長,巴浩斯學校的老師包括了伊登、密斯凡得羅還有……」。

  在廣大的教授中,教授在最前面的中央舞台做為美術的講解,學生們散落在各個座位,教授的樣子就是像是看表演的長條形桌子,分個好幾個階梯漸序往上,楓星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移動自己的身子,不讓教授發現,然後隨意找了一個離教授最遠又不容易被看到的座位來坐,她成功後鬆了一口氣。

  「欸…」這時才發現自己旁邊坐了一位披頭凌亂的黑髮女孩,皮膚比一般人還要白肌,身穿輕便的運動型風格服裝,水藍色的系列。

  「你、你好呀…」楓星不自然的和她打招呼,黑髮女孩撇過頭看她,一雙水靈靈的黑眸,她只有淡定點點頭。

  「那個…我沒有帶課本,可以一起看嗎?」楓星愉悅的說,雙手自然的結合形成一個請求的手勢。

  「恩…」黑髮女孩一個小聲的回應,然後將自己門面的課本往楓星推過去一點,她看起來是個非常安靜沉默的女孩啊,楓星硬擠出笑容,她最不會應付這樣類型的人了。

  中午吃飯時間,楓星拿著自助餐的餐盤在人海茫茫的餐廳尋找空空的座位好讓她吃完午餐。

  拍…!

  盤子摔落的聲音,在場的目光通通轉向聲音的來源處,楓星訝異,是剛剛的女孩,那個黑髮女孩靜靜的坐在座位上,有兩三個女孩圍住她。

  「啊…真是,你別坐在這裡好嗎?」。

  「不知道這裡是我們專門的座位嗎?」。

  面對他們銳利的咆哮,黑髮女孩沉默的沒有說任何話。

  「真是…」。

  其中一個女孩頑劣的拿起黑髮女孩桌上的水杯,無情的倒在黑髮女孩身上,四周人都驚訝著,冰冷的水滴無情灑在女孩的臉上,她也不為所動。

  「喂!」楓星看不下去的上前,拿著自己手上的紅茶毫不留情的往前灑出去在三個女孩身上,後者驚慌的尖叫。

  黑髮女孩嚇到了、三個女孩嚇到了、其他人也都嚇到了。

  「你這是做什麼呀!」。

  「這句話是問你們吧?」楓星沒好氣的回應,「自助餐的座位什麼時候被規定了?上面座位有寫你們的名字嗎?還是這個座位是你們出錢買的?」她倔強的瞪著明亮的眼睛直視他們。

  三個女孩翻著白眼,厭惡的看著楓星,高傲的說「你知不知到我們是誰啊?」。

  「不知道」楓星說,「我也不想知道!」。

  此時,江睿英推開餐廳的門,冷然的走了進來。

  「那個好帥啊!」。

  「會是誰呀?」。

  他的出現引起了轟動,蓋過了三個女孩的聲音,江睿英變成現場的焦點,他很帥氣、理性與平靜的臉龐上帶著一絲冰冷,與不顧周圍眼光、不被周圍影響的傲氣,走了過來,抓住楓星的手腕。

  「…是你!」楓星驚訝的看著他。

  「為什麼要離開醫院?」江睿英冷冷的問,有點生氣地開口「不是說了不可以離開的嗎?」。

  「關、關你什麼事情啊!」楓星莫名其妙的看著他,「給我放手!沒看到我現在很忙嗎?」想收回手,卻發現這個男人力氣好大。

  「在你的傷勢完全恢復之前我是不會走的」江睿英堅決的說,「明白的話就馬上跟我走」他的語氣依然是那樣,很平靜卻帶著不得違抗般的聖旨。

  「那個啊…!三個女孩中的其中一個女孩打叉,「你是她的男朋友吧?看起來年紀相差有點多呢!」。

  「什麼?」楓星錯愕的大叫。

  「有什麼事情嗎?」江睿英冷冷的問。

  「你的眼光真的不是很好呢!這個女孩惹惱了我們,還在我們身上潑了飲料,不應該向我們賠罪嗎?」。

  「賠罪?」楓星生氣的質問,「真是笑死人了!你們在她的身上潑水就不用賠罪嗎?」。

  身旁的江睿英,從自己的皮包隨手抽出一張支票,楓星驚訝的抽過來看,「天啊!」她驚訝的大叫,「十萬元!」江睿英抽過來隨手丟在三個女孩面前。

  「夠給你們買衣服、買午餐了吧?」江睿英冷道,不看她們一眼,然後霸道的將楓星拉走,後者掙扎試圖甩開他但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這樣被拖走,在場的學生都驚訝著。

  
  「你瘋了嗎?幹嘛給他們十萬元啊!」楓星被江睿英邊拉著邊生氣的說,「你知不知道十萬元可以買多少東西啊,如果一個便當一百塊錢,十萬元就可以買一千個便當欸!」。

  到達停車場附近,江睿英才遲遲放手,斜視看著楓星,「你的數學能力挺好的嘛」。

  被誇獎的楓星不好意思的笑著,「還好啦!」。

  「只有對於錢的算法才特別清楚吧?」江睿英說,楓星立刻收起臉上的笑容,瞪著他,「男子打開車門示意楓星上車。

  「要去哪?」楓星問,「我等下還有一個打工的工作要做啊!」。

  江睿英不耐的叫了一下,「哪來那麼多打工啊!」。

  「我和你這種有錢人是不一樣的!」。

  「總之先上車,先回醫院,之後再說」。

  「不要!」高楓星說完,然後轉身想逃跑時,江睿英同時抓住高楓星的手臂,後者大叫,被按進後車位裡面,江睿英冷然的從另一頭方向坐進駕駛座的座位,誰知,調皮的楓星馬上打開另一頭的門,從車裡跳出來跑開。

  「喂!」江睿英傻眼看到女孩又急急逃跑的背影,又驚訝又生氣的,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孩,他生氣的隨手捶了一下車子的喇叭,「被我抓到試試看…!」江睿英生氣的說。

  
  「啊…真是!都是因為那個該死的神經病害我打工都快要遲到了!」楓星跑向自己的腳踏車旁邊,她要拉出腳踏車時,左臂突然一陣刺痛,楓星小小的哀叫,無力的蹲在地上,右手按住自己的左肩,「好痛…!」。

  她感覺到有一個濕熱的東西沿著她的左臂滑落下來,當她回過神,紅色的液體從她左手臂沿著手腕滑落手指而低落下來,「啊…不會吧…」傷口裂開了!楓星絕望的。
  
  「聽說了嗎?皇室家族的那個江氏集團的孫子,聽說就是昨天擔當英國公主的保鏢」。

  「這麼說江氏集團的孫子似乎根本沒有人知道他的長相還有名字」。

  病房外的走廊,許多護士在那隨意的討論。

  「啊…好痛!」楓星臥病在床,依靠著枕頭坐著,「這些記者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她又痛又看著報紙。

  「所以為什麼要那麼快出院呢?明明傷口都還沒有養好...」江睿英平靜的說,無奈的搖頭。

  「正常的人都不會隨便去相信一個路人說的話啊」楓星低聲說。

  「什麼?路人?」江睿英感到不可思議般的無言,「到底是該生氣還是怎麼樣,「我看起來像是路人嗎?多虧我有給你名片好讓你有我的聯絡方式,不然看你要怎麼辦?」。

  「別再說了啦」楓星疼痛的按著自己的左臂,「我也不知道原來我傷的那麼重嘛」她說完,「不過,你真的很有錢啊!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麼高級的醫院呢…」。

  第一次?江睿英不以為然,平靜地看了她一眼「生病的時候不是都會來醫院嗎?你很少生病啊?」。

  「也不算是啊!不過就算生病也沒錢來這種設備齊全、環境高級、等級優秀的醫院」她可惜的說。

  「不過看你還在讀大學,你幾歲?」江睿英隨意的問。

  楓星微笑,「你猜猜看!」她調皮的。

  「那算了」。

  不配合的江睿英,一副不在乎的神諾自然,楓星瞪了他一眼。

  「十九歲!」她沒好氣的說,「你呢?」。

  「二十三」。

  「比我大好多啊…」肚子咕嚕了一聲,楓星尷尬的抬起頭看著江睿英,擠出笑容。

  「肚子餓了?」江睿英疑問著,楓星可憐兮兮的點頭,「想吃什麼?我叫人去買」。

  楓星眼睛發亮,「我可以隨便點嗎?多少錢都可以嗎?」。

  江睿英看她這樣,不經露出無奈的笑容,「是啊,都可以,說吧,想吃什麼?」。

  「牛排!」楓星肯定的說。

  「什麼?」他遲鈍住,「牛排?」。

  楓星眉頭微皺,「不是說什麼都可以嗎?」。

  「你有看過有人外帶牛排的嗎?」江睿英質問的口氣。

  「那…鐵板燒?」。

  「換一個!」。

  「火鍋!」。

  「你沒有正常一點的菜單嗎?」江睿英苦笑傷腦筋的說,「而且為什麼都是肉啊?」。

  「啊…真是,我看你根本是騙我的,說什麼我想吃的都可以給我」楓星斜視的瞪著站在病床旁的男子,低聲抱怨著。

  「啊…知道了、知道了!我馬上去叫人幫你買」江睿英掏出手機給她看,然後走出病房撥打手機,等到他離開,楓星笑了出來,免費的肉!真好啊!我乾脆就這樣假裝一直受傷或許也不錯呢!

  叮叮!

  「我的手機響了?這個時間會是誰打給我呀?」楓星隨手拿起擺在旁邊床頭櫃的手機,「哦,是恩華呀!」。

  「楓星啊,你最愛的日本插畫家,昀瑾開了畫展來到台灣你知道嗎?」。

  「那個啊…」楓星馬上一臉失望,「說到這個我真的很心痛啊!那個昀瑾畫家的畫展只有收到邀請函到人才能進去呀…」。

  「那…如果我跟你說我有邀請函呢?」。

  「邀請函?!」楓星過度驚訝,一不小心沒主意音量的叫了出來,又馬上摀住自己的嘴,她起身,笨拙的拿起掉點滴帶,偷偷溜出病房,跑進最近的女廁裡面,「喂,你確定你有邀請函?你怎麼會有那個東西呀?」。

  「我的父親不是在財團工作嗎?雖然是最底層的員工,但我父親人緣還算不錯,透過關係拿到的,反正我對那種東西沒興趣,就給你嘍」。

  「謝謝!」楓星感謝的叫著,臉上滿是開心的表情,「真的太謝謝你了!」。

  「不過,聽說那個昀瑾插畫家和江氏財團有密切的關係呢!明天的展覽上,搞不好會出現江氏財團的人呢!」。

  「那個倒是沒關係…」楓星不太在意的說,「不過那個江氏財團到底是甚麼呀?」。

  「你不知道嗎?他們江氏財團呢,是亞洲數一數二有錢有地位有身分,以創業科技公司聞名的財團呢!,家裡有錢的不得了之外呢,地位也是,還結交了世界各地許多的貴族,就連總統也對江氏財團畢恭畢敬」。

  「欸…簡單來說就是有錢嘛…真好呀」楓星羨慕的說。

  「對了,票在我這裡,你要來拿嗎?不過你好像還在住院…」。

  「沒關係的!那個比較重要!」。

  
  江睿英提著熱騰騰的便當走進病房裡面,他驚訝,病房一個人影都沒有,在病床上只留了一張紙條。

  「我已經沒事了,午餐就算了,謝謝你的照顧,楓星上」。

  「真是…又亂跑…」江睿英低聲說,他拿起手機撥打電話,「是我,遊樂園的那個女孩事情已經處理完了,這樣上頭就不會再追究了吧?」。

        但是掛上電話的時候,睿英的腦袋裡卻又不受控制的浮現,那個叫做高楓星的女孩,她充滿開朗的笑容,一直在腦袋裡面揮之不去....

       這個時候,他們彼此雙方還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命運早已產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68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火影喔!!...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p603309玩過巴哈姆特RPG的你
即將推出新遊戲"非常魔王",敬請期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