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稻荷奇譚(03)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29 01:27:04│贊助:2│人氣:585
  老夫作為妖狐,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歲數了,要說這段性命究竟持續了多麼長遠的話,那是連自己的名字是何人起的,都已經記不清。
 
  只記得有那麼一個人,說老夫的毛皮相當好看,銀白色的閃閃發亮,像是水面上激起的漣漪,替我起了個名字,喚作銀漣。
 
  也許比起人類,老夫是好運多了,性命長久,見證了無數的歷史。當然,也見證了家鄉的毀滅,於是隨著同族的腳步,遷徙到了這名為「希望」的星球之上。
 
  也許比起早已荒蕪的家鄉,儘管充滿了未知與危險,這顆星球依然迷人而充滿希望吧。
 
  吾等妖狐的家鄉,是在一個名為「日本」的島國之上。四面環海,文化長久,飲食豐富,神話故事更是亙古流傳,成了後世創作蔚為流行的題材。
 
  人類有思鄉病,妖狐也是有的,於是到了希望星上,選了一個與日本較為相像的城鎮,作為新的根據地——老夫沒記錯的話,叫做日輪丸。
 
  日輪丸的百姓對萬物生靈都有種與生俱來的崇敬心態,聽了日輪丸這座城市的傳說由來,老夫想這大概就是原因所在了吧。
 
  多虧了這些百姓,妖狐在這座城鎮郊外的森林中,住的是越來越心安理得了。
 
  起先,老夫在日輪丸過的是很不錯的。好在有那些百姓們善待妖狐,還有一名叫做天上院琉璃的空狐維持了絕大多數的秩序——不得不說,那姑娘做的倒是不錯。
 
  老夫畢竟也是個道行千年以上的天狐了,沒道理要學一群小狐狸那樣跟著那姑娘,但是呢,年紀大了,又對年輕氣盛的同胞們之間爭奪地盤的打打殺殺的行為興致缺缺。
 
  不過,儘管如此,老夫渴望的,這樣子既無趣、也微小的一點寧靜,在日輪丸大抵是無法得到的了。人多嘴雜,太多同胞想要占地為王,即使只是多出那一塊芝麻綠豆般大小的土地,也會令他們狂喜不止。
 
  這樣下去大概是不行的了。
 
  後來,老夫帶著當時仍執意跟著一同修練的玉緒離開了日輪丸的森林,到了這座城市——明顯還沒有太大的起色,進步卻飛快的黑城,定居在郊外的墮落之森內一座已經廢棄的獵人小屋中。
 
  與日輪丸的森林不同,在這裡不必擔心有同胞會無緣無故來攻擊,卻少了人類對吾等所有的崇敬而造就的庇護,相對的……這裡完全沒有與老夫相等的同類,就是連道行像玉緒一樣的小狐都不存在。野生的普通狐狸倒是有的。
 
  當然,它叫墮落之森,自然有它的原因在。這裡十分危險,存在許許多多這個星球上特有的魔物,而且還會變種,但若不主動出手挑釁,被盯上的機率算是微乎其微吧。
 
  問老夫這樣子的生活無不無聊……若要說的話,這確實是找回了老夫嚮往的寧靜吧。但是,無聊卻也是無聊透頂。
 
 
 
  今日,玉緒帶回了一名人類,一名據那孩子所言,相當特別的人類——喔,不,不是人類。在老夫不知第幾次喊他人類時,那小子終於開口否認了,他說,他是一種名為「黑色行者」的種族,出乎意料的才剛滿十八歲不久。
 
  「黑色行者——唔…簡單來說,就是吸血鬼。」也許是覺得吾等大概不瞭解智人種到底有哪些種族,看他用簡單明瞭的話語解釋著複雜的東西,也挺有趣的。「只是不久前要求正名,才改為黑色行者。」
 
  「因為歷史緣故,有分成三個派系,龍之子、鮮血少女跟被詛咒者…」他如此說著,可能是想起什麼,尷尬的笑了起來。「派系之間又會產生衝突,非常複雜而且麻煩。」
 
  產生衝突啊,那確實是相當麻煩呢。
 
  「不同派系之間有什麼差別嗎?」玉緒搖了搖尾巴問道,「比如……像我們妖狐這樣,尾巴數量不同會的東西也不同。」
 
  與老夫不太一樣,玉緒他對這些事情似乎非常感興趣。老夫想知道的,卻是眼前的人在外頭的世界的經歷。
 
  「不如說是…一些認知上的差異吧。」他思考了半晌,才回答了這麼一句有些引人遐思的話,「龍之子認為自己是血統純正的後裔,鮮血少女排斥現今食用血包的飲食方式,被詛咒者則是…主張自己是來自另一個祖先的純正血統的後裔。」
 
  明明食性都一樣,都必須吸食血液才能活著,卻會因為這一點感覺無關痛癢的事情而反目成仇……那人這樣說著,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卻還是硬撐著笑容。
 
  那種令人難堪而厭俗,卻又有些無奈的笑容,實在不像是一名才十八歲的年輕人會有的表情。
 
  太成熟了,若要比喻的話,就像垂掛在枝椏上搖晃著卻遲遲不肯落下的熟透的果實,明明是如此顯眼突兀。
 
  「那…要怎麼分辨人類跟黑色行者的差異?」玉緒顯然對於自己一直將他誤認成人類而耿耿於懷。「畢竟在我們眼裡,實在沒多大差別。」
 
  只見那人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眼神飄移了下,才緩緩道出,「膚色…還有眼睛的顏色。」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吸血鬼非常怕光,這是真的,但沒有嚴重到一被陽光曝曬就會化成灰燼的程度,頂多就是感到不舒服而已。」一邊說著,他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包裹在衣物之下蒼白的手臂。
 
  若是留心觀察的話,會發現那雙手臂的膚色確實比起常人來的更加蒼白,幾乎到了病態的程度,彷彿被強光照射就會發紅那樣脆弱。
 
  「還有,黑色行者的眼睛,天生就是紅色的。我們是血統比較強勢的種族,即使父母只有一人是黑色行者,所生下的孩子也必定是黑色行者。」他笑了笑,眼睛瞇了起來,「不過,現在也有很多其他種族的眼睛會呈現紅色,所以比較不好分辨。」
 
  這樣子的種族聽起來很野蠻吧。即使他笑著這麼說,老夫卻是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其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必定是因為他那雙不知天生還是後天的異色雙瞳了吧。
 
  「不過,你的眼睛……」趁著空檔開了口,他睜開了眼睛。果真如此,右眼是水藍色,左眼卻是金黃色的。「卻不是紅色的呢。」
 
  不管怎麼說,就是沒有任何紅色的影子。
 
  哪知道這樣的話一說出口,他的瞳孔便猛然縮小,還吞了口唾沫,喉結明顯的上下滾動著,緊張的表現完全被老夫看在眼底。
 
  過了半晌,他才說了這麼一句話,氣若游絲的。「…我以前出了點意外,傷到了眼睛。」
 
  他只說了這麼一些些,頭又垂了下去,沒再打算說下去的樣子,似乎說出這麼一些些線索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氣氛因為碰觸到了他內心最為脆弱的那處而降到冰點,玉緒敏銳的查覺到氣氛不太對勁,耳朵跟尾巴都垂了下來,乖巧的喝起自己的茶。
 
  「嗯哼…如果不想聊這些的話,不妨說說你自己的故事如何?」
 
  畢竟老夫無意傷害他,對他身上發生過甚麼意外沒有義務要深入了解,如果有些事情注定得一團糟的話,那就讓它持續一團糟下去也沒什麼不好。
 
  「我…不,我身上…沒什麼好說的。」他平放在自己雙腿上的手悄悄地抓緊了自己的衣物,仍然低垂著頭,「我家是黑色行者中有名、而且相對富貴的商人世家…而我是家中的次子,體能還在訓練階段,眼睛復原之後就一直待在家裡休養。」
 
  「來到這座城市……還只是剛滿一個禮拜的事情而已。」這麼說著,他始終沒有抬起頭看向老夫或是玉緒。
 
  這樣子的人,要說其空虛是相當的空虛,也許他直到現今為止的生命,都如同一個傀儡般的活著;不過就另一方面來看,他就猶如一片晾在畫架上的空白畫布,隨著年歲流逝必然會鋪上色彩。
 
  可能是因為能夠活著走到吾等面前、外頭而來的人相當的少吧,能夠像這樣與老夫交談的更是稀少,不知為何,這個孩子令老夫非常期待——
 
  「呵…沒有關係,你要知道,你還相當年輕。」儘管看不見他的臉,卻能夠想像被深綠色短髮遮掩住的面容是怎樣的愁苦或煩惱,光是用想像的就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多的是時間去體驗那些事情。」
 
  「師父說的也是,不必為此感到沮喪喔。」玉緒的尾巴又搖了起來。
 
  持續了好一陣子的緘默,他終於抬起頭了,眼神中沒有方才那樣迷惘,即使還帶著點茫然與難堪。「謝謝你們。」他抿了抿嘴唇,才又露出略嫌苦澀的微笑。
 
  「啊…對了,你的家中有其他人嗎?」
 
  「其他人…沒有,家裡只有我一個人。」看他愣了一下才回答的樣子,應該是對這個問句感到很訝異吧。
 
  因為像這樣無憂無慮的閒聊著,時間不知不覺就已經邁入深夜,他醒來時也已經是傍晚時分了,雖然答應了會帶他走出這座森林,但是在深夜貿然行動相當危險。
 
  前面說過了,這座森林裡的物種跟以前老家的妖怪完全不是同個層次的,有的雖然溫馴,也有的異常兇猛,每年都會出現幾次的變異。麻煩程度是連老夫都不想招架的等級。
 
  當然,我並沒有否認這裡頭的因素,有包括我本身懶得與他們費力。老夫年紀大了,這也說了不知幾十遍。
 
  「好吧,既然你家裡沒人,那你就在這過夜吧。」
 
  「咦!」反倒是玉緒的反應比那人還要更大,後者只是微微的歪了下頭,過了幾秒鐘才意識到方才說了些甚麼,有些遲疑的點了頭。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點了頭可就不能反悔了。」思考了下,決定不去理會玉緒驚訝的情緒,「就是被老夫吃了也不能有怨言啊?」
 
  很顯然地,他被嚇著了,身子微微向後縮了下,喉間發出低沉卻軟綿的嗚咽聲。不過他這次表現的勇敢多了,至少敢抬起頭來,堂堂正正地說話。「嗯…不會反悔的,銀漣先生跟玉緒先生都不是那種個性卑鄙的妖怪吧。」
 
  「唔…勸你不要這麼容易相信師父喔,以前在日輪丸的時候,他可是騙了一群資歷比他淺的同胞呢。」
 
  這麼愛說閒話。罷了,反正這也是實話,隨他說。
 
  「不過…玉緒先生跟銀漣先生不但沒有把我吃了,還把我帶了回來,不是嗎?」他看向仍然在擺動著尾巴,滿臉擔憂的玉緒,只是莞爾。「我覺得…就算只是我覺得好了,銀漣先生跟玉緒先生絕對不會把我吃了吧。」
 
  不曉得為甚麼,被他這樣一說,玉緒似乎很糾結的模樣,也許原先想惡作劇的心態在對方的話語之下變成了難以負荷的罪惡感吧。
 
  也許…老夫能從這個人身上,得知到一點什麼奇妙的事物吧。
 
  畢竟,他——是個相當空虛,卻也充滿了可能性的傢伙。
 
 
 
  一整夜過得相當安穩。老夫安排玉緒與他同住一間房,他在睡夢中似乎會下意識的抱住東西,玉緒的尾巴因此遭殃了幾次,起來時看見已經化為一隻金色毛皮的六尾妖狐的玉緒時,他還嚇了一跳。
 
  化為妖狐的玉緒拖著沉甸甸的腳步走到客廳,尾巴掃開了地上的一些雜物,清出一個足夠大的空間便趴伏下來,張開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將頭枕在自己的前腳上。
 
  早晨八點,這是個不錯的時間點。夜行性的魔物都回到自己的巢穴之中,外頭的魔物也沒有太多,正好是他們陸陸續續要出來活動的時間。
 
  此時將他送出去,是一個良好的時機。
 
  「玉緒,你看著這裡。」小心的不要踩上尾巴尖端,稍微伸出手順了順金毛妖狐柔軟的毛皮,「我送客人出去。」
 
  玉緒沒有吭聲,可能是前一晚睡的不怎麼好,有氣無力的擺了擺尾巴當作是回覆。
 
  於是,老夫領著那人走出了被當作棲身之所的,不知是誰留下的木製小屋,外頭還瀰漫著一股草木與泥土的濕潤芳香,草地上還凝著露水,踩過還會發出略嫌滑膩的聲響。
 
  墮落之森相當茂密,但比起日輪丸的森林,是陰森的太過頭了。即使現在是上午,森林裏頭也還是陰暗無比,樹蔭造成的影子鋪天蓋地的遮蓋下來,僅有少許陽光能夠穿透層層遮蔽。
 
  「唔…這裡早上就看起來還好,也沒有甚麼可怕的生物。」冷不防地說了這麼一句,一直跟在身旁的他東張西望著,不過現在暫時沒有甚麼生物出沒,就算有,也是一群較為溫和友善的生物吧。
 
  至少比夜行性的那些好上太多。
 
  「是啊,但是這邊一入夜,就會瞬間變調。」看他既然有如此的想法,那不妨就來聊聊吧,「長的奇形怪狀的生物,有的狡詐、有的殘暴不堪,多少旅人在這座森林遇難…隨便一座洞穴中就能找到骸骨。」
 
  「所以…才叫做『墮落之森』嗎?」他這麼回應。
 
  「大概是吧。我不是命名者,不過這裡確實就像地獄一樣可怕呢。」
 
  漸漸的能聽見除了蟲鳴鳥囀以外的聲音,耳朵下意識的抖動了幾下,在森林外的聲音變的稍微清晰起來,大概是接近黑城的郊區了吧。
 
  果不其然,繼續向前走了沒多久,前方的光亮變的顯眼起來,那邊就是昨晚玉緒引他進來的地方了——在那外頭就是黑城,一座充滿了來自希望星各地的智人的新興城鎮。
 
  送他到入口處,腳步便停住了,老夫對這座森林已經可以說是挺清楚這裡的狀況了,超過千年的道行也不是修練著好玩的。「在這外面就是黑城了,你知道怎麼回家吧。」
 
  「嗯…我知道。」他的認路能力還是沒問題的吧,只見他張望著,似乎在回想自己昨天是怎麼誤打誤撞來到這裡的。
 
  在張望了一陣子之後,他又轉過頭來,眼神是直瞅著瞧,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那個…銀漣先生,不打算出來看看嗎?」
 
  他的眼神彷彿寫著簡單明瞭的幾個期望。
 
  「不了,穿成這樣可不是能隨意走出去的,稍不留神就會引起注意。」委婉而簡單的拒絕之後,他的眼神明顯帶著黯淡的落寞神情。實在愛莫能助,但老夫本就沒打算要走出森林。
 
  送他出來僅是為了履行前一晚所說的諾言,吾等妖狐雖喜愛惡作劇,但對諾言這種事情卻是相當看重的。畢竟,諾言若沒有效的話,那些古老的詛咒傳說又要怎麼流傳至今。
 
  「那、銀漣先生,我——」他似乎被逼得有些急,話語到了嘴邊卻又硬生生的沒了聲音,緊抿著嘴唇思考著該不該說出口,最後還是過了十幾秒鐘,他才壯著膽子說出來,「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嗎?」
 
  「…為甚麼呢?」
 
  據以往的認知來說,非常少人會想跟妖狐有再更深一步的接觸或認知。
 
  他們聽過許許多多關於妖狐這個種族的傳說,好壞參半,然而糟糕的那面卻被無限放大,最後造成許多無知的人以為,許多妖狐就是像那些可怕的傳說中的乖佞惡劣。
 
  眼前的人非但沒有,反而還像這樣子主動詢問。
 
  「昨天晚上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一場夢一樣,雖然很夢幻、而且有些超脫現實的可怕,可是很棒。」他緩緩說著,手又不自覺的揪緊了自己的衣服,「銀漣先生說,我還有很多機會去體驗世界上的許多事情。」
 
  「雖然聽起來可能有些誇張…不過,銀漣先生是第一個對我說這種話的人——」這麼說道,他露出了極為複雜的笑容,能夠說是苦悶,卻也快樂的笑靨。「所以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之後我想再跟您一起聊天。」
 
  聽起來是相當孩子氣,卻也帶著現實面悲哀的理由。思忖了片刻,老夫在內心做了點小打算。
 
  「那把你的名字告訴老夫吧。」
 
  他可能對這個要求有些傻住,掙扎了一時半刻就是沒有說,老夫才想起他是名門世家的子嗣,身家好說歹說也是相當值錢的,隨時都有外聘的人正虎視眈眈著他的性命。
 
  他可能被千叮萬囑,絕對不能將本名說出口。
 
  「若是不能告訴老夫真名,也無妨,我替你取個名。」備用方案多的是,沒必要為了這些事情而操心,「你之後來見老夫,就用這個名字。」
 
  他點了點頭,似懂非懂的模樣,跟當年剛跟隨老夫修練的玉緒有些相似。
 
  要從最有特色的地方命名——明明應該已經遺忘了很久、連名字與長相都記不得的那個人,他的聲音又猛然出現在腦海之中。
 
  他最特別的地方,無非就是那雙後天的異色雙眸了吧,金黃色與水藍色的雙眼,以及那頭深綠色帶點淡黃的短髮。
 
  「螢…嗯,螢。」螢火蟲,想起來了,夏日時會在草叢間嬉戲的可愛的小傢伙們。「就這個吧。」
 
  「螢…嗎?」
 
  他怔怔的聽著,不出幾分鐘後就接受了這個提議,只見他揚起了一個堪稱燦爛的笑容。
 
  「嗯,螢。一定會再見面的。」看他如此放心的模樣,原先有些陰鬱的心情也一掃而空似的,「這是我倆之間的諾言哦,要牢牢記著啊。」
 
  說過了吧,妖狐一族是相當看重諾言的——
 
  在他的背影正式消失之前,老夫都一直注視著他,不曉得他是否有理解那句話的意義。諾言這種話一說出口,是不可能不去實現的。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又忘記過了12點,所以在凌晨發文的伊薩

這篇是妖狐的視角,老實說這種角色真的不太好抓感覺…
一邊打一邊覺得自己也很老…(講三小
明明以前寫APH同人文時什麼樣的角色都覺得很好描寫,果然風格不一樣就會有差(死

這裡再跟史萊道一次謝,因為想說要寫到回憶部分可能會稍微寫到日輪丸
所以就借了他家的琉璃,不過似乎沒有寫到多少…覺得有點可惜…

目前字數:14956/15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17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 ◕Д ◕ ༽⎠
⎝༼ ◕Д ◕ ༽⎠⎝༼ ◕Д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