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寵物番外、稻荷奇譚(02)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28 00:38:44│贊助:6│人氣:428
  睜開眼睛時,上官凝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格外的真實清晰。映入眼簾的光還有些刺眼,黑色行者的雙眼天生對強光就脆弱,硬生生逼出了幾滴淚水。
 
  是在室內,身體依稀記得外頭相當冰冷,而這裡的溫度明顯高了許多,光線映照出了這裡的環境。整體而言的色調相當令人舒適,是用木頭所搭建起的。

  查覺到自己似乎身處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上官凝腦內的警鈴就開始作用了,他直挺挺的坐起身,蓋在身上的薄被也滑了下來。
 
  看來並不是夢。不知為何,他腦中第一個出現的仍然是這樣子不痛不癢的感想。
 
  醒來之後思路也通暢的多,腦中清晰記得一切,走在街道上、遇見那名似乎是迷路了的金髮少年,最後竟然進入森林中,然後……
 
  然後……似乎就在這兒了。明明之前沿途都有一股奇妙的青草味,如影隨形的跟在身邊,這裡卻完全沒有那股味道。

  取而代之的是食物的味道,還有柴火燒的劈啪作響的聲音。
 
  上官凝頓了頓,最後還是選擇離開床舖,感覺繼續待著不會發生甚麼好事,他將床鋪整理好後,向著門口的方向走。
 
  當然,他是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敢直接走出去的,在門口徘徊了好一陣子,才敢探出頭去看外頭是甚麼狀況。

  醒來時,他身處的應該是客房之類的地方,外頭無庸置疑的便是客廳。但說是客廳也相當的簡陋,沒有沙發、沒有椅子,更不用說電視、電腦跟冷氣之類的高科技電子產品,一概都不存在。
 
  只有幾個像是小孩子的玩具的東西,比如說色彩繽紛的球,還有幾個整整齊齊地舖在木地板上的坐墊。
 
  相當統一的木製裝潢構成了這裡的一切。通往外頭的是兩扇拉門,門上還貼著障子紙,隔著並不厚重的門,外頭的風聲鳥鳴顯得格外清晰。
 
  難道沒人嗎?這個想法很快的又被上官凝自己推翻了。不可能沒有人。他很篤定的這麼想著,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莫名的自信。

  這種裝潢…即使看起來相當簡陋,卻相當整齊劃一,該有的東西卻還是有的。
 
  喀啦——這樣子的聲音傳來,將上官凝嚇得不輕,是甚麼東西發出了聲音都沒看仔細,立刻就轉過身子躲回了原先待著的客房。
 
  他的心臟明顯還不能負荷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嚇,跳的可激烈了。
 
  貼著門沿探出了頭,他像個做錯事情害怕被發現的孩子似的,躲在暗處偷偷觀察。拉門被打開了,外頭的天色漆黑如墨,沒有半點光亮,已是入夜的樣子。
 
  正想著是誰打開了拉門,一名男子就走了進來,穿著顯然很不符合現在這個時代的衣服——
 
  上官凝似乎想起來了,那種衣物他在書上看過,是「地球」這個現在已經廢棄的星球上,一個名為「日本」的國家的傳統服飾。
 
  銀色的半長髮微微翹起,卻不像是乏於整理的模樣,體膚相當白皙。即使從側面看,男子的五官還是精緻的令人驚豔。
 
  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是頭頂上的那對與髮色相同的尖長耳朵吧,不僅會抖動還毛茸茸的,看不太出來是甚麼動物,身後的尾巴蓬鬆柔軟,光用看就覺得手感必定相當的好。
 
  因為美的超乎想像,給人一種超脫世俗的虛幻感,簡直不像是這世界上會存在的「人」。
 
  男子似乎沒有察覺到他,或是因為手上端著一個鍋子而無暇顧及其他的事,他將鍋子放在客廳地板預先放好的一塊木板上,應該是類似隔熱墊的東西。
 
  鍋子裡裝的應當是食物,雖難以形容或猜測是甚麼食物,卻不留情面的勾起了上官凝的食慾,硬是讓他想起了他沒吃晚餐這件事情。
 
  動作俐落地將餐具都擺在坐墊前,男子拍了拍乾淨的不像是有沾上灰塵或髒汙的手,頭冷不防的一轉,就轉向了上官凝的方向。
 
  儘管知道自己躲不了,上官凝在被看到的那一瞬間卻還是膽怯的躲回了客房,連帶將整個身子都縮回去。
 
  一定被看見了,躲不了的——這樣子的想法一旦出現在腦袋,就怎麼樣都無法冷靜下來,這時候如果坦然一點的走出去,會不會比較好?
 
  腦子又亂成一團,思緒猶如被貓玩弄過的毛線球,在上官凝能明確地做出一個正確的反應時,男子已經走到了客房的門口,近乎是俯視的看著坐在地板上,還有些瑟縮發抖的他。
 
  「你應該餓了?先來吃點東西吧。」
 
  說完這句話,男子將他從地板上拉起來,不符合他纖細柔美的外觀或是帶著磁性的低沉嗓音,明明外觀上一切都只能與溫柔二字聯想,力氣卻出奇的大。
 
  男子領著他走到客廳,示意他在坐墊上坐下,又替他舀了碗鍋中的食物,然後遞給了他。
 
  懷抱著忐忑不安又感謝的矛盾心情,上官凝啜了口碗中的食物,是煮的軟爛的米飯混著香濃的湯汁,他從沒吃過這樣的料理。
 
  「請問…」他還是忍不住想開口詢問,太多的疑問像一團濕掉的棉花堵在胸口,又悶又難受。
 
  「等等再向你解釋。」早就預料到他要問些甚麼,男子搶先一步截斷他的話語,又再次站起了身,朝向另一個方向走去,「老夫去叫徒弟來,稍等一下。」
 
  老夫?這是一個明明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歲的男人該用的自稱詞嗎…噢,不對。在那之前,上官凝更該注意的是「徒弟」這兩個字。
 
  徒弟…上官凝聽得一愣一愣的,頭不自覺的歪了下。然後才想起來,他自從醒來後就沒看到那名金髮的少年了。
 
  「玉緒,出來!」接著是男子的叫喊,不只提高了音量還拉高了分貝,對著裡頭的房間就是一陣連珠炮似的責備。「讓你出去閒晃又捅出簍子,虧你的道行還有六尾!」
 
  男子具體而言在罵些甚麼,上官凝也聽不太懂,感覺是沒有甚麼太大的干係,並且還離他非常遙遠的事情。
 
  一陣詭異的沉默過後,男子才走了出來,面容依舊冷淡,彷彿方才的怒氣全是虛假的,後頭跟著的正是那名引他進入森林的金髮少年——只要再仔細看看,就會發現有哪裡非常不對勁。
 
  上官凝頓了頓,眨眨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確實沒有錯,無論是那頭略帶捲曲的金髮與水藍色的晶瑩眼眸,都與他記憶中的少年一模一樣。
 
  與男子一樣,金髮少年的頭上有著一對毛茸茸的尖長耳朵,身後也拖著一條蓬鬆的大尾巴,毛色與髮色是相同色調。
 
  領著少年坐下,男子正襟危坐的樣子與少年看來促狹又緊張的模樣成了明顯的對比,一陣令人有些尷尬的沉默過後,男子才開口。「…是他把你帶進來的吧?」
 
  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是盯著上官凝的,不知為何,上官凝卻明顯的有所感覺到男子所指的是坐在他身旁的金髮少年。
 
  「呃…應該是?」實在不太能確定,上官凝的口氣極其狐疑,眼神也在少年頭頂的那雙耳朵上遊走。
 
  畢竟他記得很清楚,少年的頭上並沒有耳朵,除去服裝很奇妙以外,感覺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
 
  「是我沒錯啦。」沒想到少年自己承認了,皺著眉頭噘起嘴,顯得既不情願又難堪。
 
  上官凝在心裡想,方才男子大喊時,稱這名少年為「玉緒」,那應當是他的名字吧。
 
  「唉…虧你的道行還有六尾。」同樣的話語又說了一遍,銀髮的男子擰起好看的眉宇,嘆了口氣。「好在你帶回來的這人類並不危險。」
 
  其實……不是人類。上官凝很想插嘴,黑色行者除了皮膚蒼白與一族特有的紅色眼眸之外,外觀上與人類就沒有太大差異了。但是,如今的他已經沒有能夠看出最大差異的那雙紅眸。
 
  上官凝忍不住心想,若不是把他誤認為人類,那就是眼前這名男子的認知中,智人種與人類是劃上等號的名詞。
 
  「話說回來,就算危險,銀漣光靠一根手指頭就可以解決了吧。」被稱作玉緒的少年忍不住如此回應,耳朵抖了抖,身後的尾巴有精神的掃著地板。
 
  在他們談話的過程中,上官凝的腦子中不停的在思考著同樣的一件事情,少年頭上的耳朵與身後的尾巴是怎麼來的?
 
  雖說這世界上有一種名為「混血獸人」的獸人亞種,純獸人與非獸人的種族之間通婚誕生的智人種,全身上下僅有微量的動物特徵,這樣子在獸人間倍受排擠的特徵,在人類之間卻非常受歡迎。
 
  不過,獸人的耳朵跟尾巴似乎是不能自由控制收放的……畢竟那可是身體的一部分,就像黑色行者也不能控制眼睛是否畏光,因為是「天生」,是與生俱來就擁有的。
 
  「那個…」他還是決定開口詢問,有氣無力的聲音幾乎把他自己要嚇了一跳,他指了指自己的頭上,「耳朵,是天生的嗎?」
 
  可能一時之間聽不懂他在說甚麼,少年還對他歪了歪頭,直到他將手覆上自己的頭,才意會到他在說些甚麼。
 
  「喔,你說耳朵啊,當然是天生的!」對自己的耳朵及尾巴非常自豪,少年精神奕奕的挺起胸的樣子與方才判若兩人。
 
  沒想到少年的回答更讓上官凝陷入混亂了。既然是天生的,那又怎麼能收放自如,更何況他記得非常清楚,在他昏過去之前,少年分明沒有獸耳與獸尾,外觀明顯就是個普通人。
 
  「你是否在想…吾等是那種名為『混血獸人』的種族?」
 
  看出他眼底的疑慮,被稱作銀漣的男子在他開口問出下一個問題時先說出了他的疑惑,只見上官凝頓了頓,接著才緩緩的頷首。
 
  這回輪到玉緒感到驚訝了,他看著身為自己師父的銀漣,忽然意識到他要做甚麼,耳朵跟尾巴上的毛都像是受了靜電似的豎起,「銀漣你該不會要說吧?」
 
  銀漣淡淡的瞥了自己的徒弟一眼,不疾不徐地向上官凝說道。「吾等是妖狐。」
 
  妖狐——上官凝還是在書上看到的,知道他們的起源地並不在希望星,而是在如今已經廢棄的地球上。
 
  牠們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魔物,大多居住在森林,其中又以日輪丸的森林為妖狐最大宗的集散地。本身是一群具有靈性的狐狸,經過上千百年的修練,獲得了各式各樣的能力,甚至能夠化型為人。
 
  「老夫已經知道你是玉緒帶進來的了,請你簡單的說一下當時的情況吧。」
 
  顯然沒有要在自己的身世上多加贅述,銀漣分明非常有禮,卻又不溫不火的語氣讓上官凝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就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啊…對,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記憶中最清晰的莫過於那股奇妙的青草味,上官凝恍然大悟似的說著,「像是青草的味道…而且越來越濃郁,然後就…」
 
  然後就——不用多說,接下來的話即使不用說,在場的三位也都知情了。
 
  「真多虧你還能撐到進入森林才中招。」不曉得是褒是貶,銀漣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點弧度,「那是玉緒所使出的幻覺。」
 
  幻覺。這兩個字如五雷轟頂般打在上官凝的心頭上。
 
  「雖然只是巧合,再加上一點運氣……不過,能夠撐這麼久才昏倒,這樣子好運的人類大概也只有你了。」又重申了一次他的情況有多特殊,銀漣這次是真的笑了出來,「所以玉緒才會想把你帶回來。」
 
  「因為以往很少有能夠中了我的幻覺還撐這麼久的人嘛,」玉緒在一旁說著,尾巴跟著擺動幾下,「感覺很有趣,我才想帶回來給銀漣看看。」
 
  「要不然的話——」銀漣的那雙燦金色的冷冽杏瞳猛地收縮,氣氛突然嚴肅了起來,瞬間降到冰點,「你大概就會像先前數以百計個中了幻覺卻撐不了多久的其他人類那樣,成為他修煉過程中的糧食了。」
 
  銀漣這麼說著,上官凝沒敢抬頭看他,額際滑下一滴冷汗。
 
  天知道他原來離死亡這麼近,幾乎差一點就要沒命,自己現在能夠安然無恙的坐在這邊,竟然只是僅靠著那一點點些微的好運跟意志力。
 
  既然要修練,就不可能不付出代價,而妖狐們為了修練,最常會做的即是獵捕,並吸食人類的精氣。
 
  每修練過百年,狐狸就會再長出一條尾巴,方才銀漣說玉緒是擁有六尾道行的妖狐,這意味著玉緒至少有將近六百年的歲數,在這之間他所殺害的人類,恐怕是難以估計的了。
 
  「吾等妖狐是喜歡作亂的種族,下次可別再受害了,人類。」
 
  言下之意即是,除去獵捕人類並吸食精氣以外,妖狐對人類也會產生除了殺意以外的想法與情緒。前提是要足夠特殊,引起他們的興趣。
 
  所以……自己這樣算是,無意間跟一群非人的種族搭上干係了嗎?上官凝暗自思忖。
 
  「不過,既然會相遇,自是有緣份在。」銀漣從一旁的茶壺倒了杯熱騰騰的茶水到杯中,色澤澄黃的液體反射著漂亮的光澤,「老夫會帶你離開這裡。在那之前……」
 
  「作為交換的條件,老夫想聽聽你的事情。」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快寫完文的伊薩

第一次嘗試這種偏老氣的非人角色,各方面來說都不太順手
光是那個自稱詞就讓我反覆採用了不少方案,後來還是決定這個了
聽他一直喊自己是老夫,我也跟著覺得自己很老了(講三小

目前字數:9095/15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06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a4au6cj6大家
小屋會圖更新 歡迎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