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腐草化螢(05)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20 23:25:11│贊助:4│人氣:415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不要特地打扮,螢卻乖乖的照辦了,他只是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儀表,也就穿著相對較為休閒的裝扮出席了宴會。

  宴會上太多人了,雖然本義上是父母因為他要回蓋伊,所以舉辦了這場宴會。儘管如此,人這麼多,他也沒特別想要受矚目,安安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在不打擾別人的前提下吃飽喝足。

  不過,事情總是沒有那麼順利的。

  就在他獨自一人吃著食物,眼看就只剩那麼一些些,吃完就可以離開了的時候——一道年輕女孩的聲音從背後響起,由遠而近的快速接近中。

  「凝哥哥——!」

  根本是幾秒中之內發生的事情,伴隨這道女聲而來的是撲到背上的重量,幸好螢雖不是什麼壯碩的男子,但還不至於被一名女子一撞就失去平衡,他只是低低的發出悶哼聲。

  只見那女子——外表看來是大約只有二十出頭的歲數,說年輕是年輕,舉手投足間又有成熟女人的氣質與嫵媚,烏黑的長髮飄盪,纖細藕臂大方的勾著他的脖頸。

  「梅莉安…啊,不,小梅啊。」身為一個身心健全的男人,被這樣一個美女如此親密接觸是不太可能不害羞,但無奈的心情卻也不少。「妳年紀也這麼大,就別再像以前那樣看見我就抱著了。」

  女子既然是他的親戚,就必定也是黑色行者,在上官家裡頭,沒有不是黑色行者的。只是這位叫做梅莉安的女子,是母方那邊,隸屬於鮮血少女的派系。

  就像絕大多數的鮮血少女,梅莉安喜愛自行狩獵,若要螢來說明的話,大概是名與嫵媚氣質外表不太符合,相當活潑且自由奔放的女孩吧。

  梅莉安從以前就顯露出喜愛狩獵的一面了。

  他猶記得,在自己的眼睛才剛恢復一段時間時,梅莉安還是個年紀剛滿十二歲的小女孩兒,卻每次都在看到他時就撲上來想咬他。

  可能是因為他那時候安靜呆愣的像個木頭,蒼白又顯得病懨懨,特別沒有還手之力的模樣。

  「因為凝哥哥身上的味道特別香呀,就是這個味道容易激起食慾。」

  說完,被暱稱小梅的梅莉安又嗅了嗅螢身上的味道,說認真的,螢並不覺得自己身上有甚麼特別的味道,更沒有甚麼血的氣味,他不清楚梅莉安說的「味道」,是怎麼樣的。

  「不過我已經長大啦,不會再動不動就想咬你了,放心吧。」

  螢偷偷地嘆了口氣,雖說如此,他並沒有生氣。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他的好脾氣,果然也不是天生俱來的。

  「真是…這麼喜歡這個味道的話,去找玹啊。」他無奈地說,「他是我親兄弟,味道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咦——才不要,比起凝哥哥,上官玹一點也不好親近。」顯露出了意想不到的嫌惡,甚至直呼全名,梅莉安如此說道,「那個人又冷淡又高傲,除了錢跟事業的事情,半點別的東西都不提。」

  雖感覺話語中多少有誇耀的成分,似乎又不是那麼虛假,卻不是那麼真實。

  這樣複雜的矛盾感是從哪裡來的?

  螢思考著,陷入思緒的迷宮之中,無法脫身。

  因為……他印象中的上官玹,似乎不是梅莉安說的那樣,冷淡、高傲是正確的,除此之外,他也有柔情而充滿親和力的一面,只是用堅硬的外殼包裝著。

  畢竟他是一整個家族的當家,沒有點強硬的手段跟態度,那是無法在家族中生存,更別說守護一整個家族的企業。

  「啊,說到上官玹,凝哥哥跟他和好沒?」梅莉安湊過來問,突然竄進鼻腔的香味讓螢嚇了一跳,硬是往旁閃躲了些。

  螢有些微愣,「甚麼和好不和好的?我們不是一直都這樣……」

  「才沒有『一直都這樣』,你明明都不怎麼跟上官玹說話的。」梅莉安說著,「雖然我也不是很喜歡上官玹,當然也知道他做了甚麼很過分的事情。」

  螢依舊眨著眼睛,現在提起這件事情,他已經沒有任何憤怒或哀傷,剩下的大概只有恐懼與對黑暗的害怕。

  上官家族擁有近千百年的歷史,希望星上開始出現名為「試煉」的奇怪夢境入侵十歲孩童的夜晚,並大量出現能力者時,上官家族卻始終沒跟上這股新興的風潮,家族裡一個能力者都沒有。

  但就在四十幾年前,一個例外出現了,打破了可怕的桎梏,這個為上官家族帶來了突破性的發展的孩子,便是上官凝。

  他跟上官玹……嚴格來說,可以說是從那一刻就形同陌路了。

  螢永遠記得,不可能會忘記,利刃在燈光下反射著森冷的光芒,直直刺穿眼球的那瞬間。

  「雖然是這樣,不過凝哥哥也盡快跟他和好會比較好。」梅莉安收起原先那副調笑的口氣,態度十分認真,「你看,雖然不是自己的,但你的眼睛也還是在,而且還是那麼漂亮。」

  梅莉安繞到螢的旁邊,在螢還沒反應過來時,雙手就拍上他的臉頰,硬是將他的頭轉過來與之對視。

  「漂亮?妳是這麼覺得的嗎…」反應稍微有些慢,他看著梅莉安那雙透徹的鮮紅色眼珠,彷彿石榴子般水潤晶瑩。

  他已經忘記自己原本的眼睛是甚麼顏色了。

  一定也是紅色的,但是紅色有那麼多色調,誰知道是會像母親那樣的石榴紅,還是像父親那樣的粉珊瑚色?

  這麼一說,確實也很奇怪。

  明明沒有任何忿恨或悲哀,他卻仍然有意無意的排斥著上官玹。

  他對上官玹的情感,也許從頭到尾就不是厭惡,而是恐懼,來自於他曾經對他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害,在心口狠狠烙下一道傷疤。

  所以才會一直避不見面——並不是厭惡,而是來自心底最深層的那股陰影,潛伏著的恐懼。

  「嗯,凝哥哥的眼睛不管是以前的、還是現在的,都一樣好看。」梅莉安放開了手,點頭稱是的說道。「我是這樣覺得的。」

  語畢,梅莉安又恢復成原本那充滿活力的女子,不知屬於哪邊的遠房親戚來向她邀舞,卻被她一個充滿鄙夷的斜睨給嚇得落荒而逃。

  螢看見了也只能尷尬地笑著,為那個被嚇跑的男子默哀,梅莉安是很隨興的孩子,不引起她一點興趣,她連碰觸都嫌浪費時間,還要怪罪對方髒了她的手。

  「總之,凝哥哥快去跟上官玹那個人和好吧。」也不曉得有沒有起到激勵的作用,梅莉安自己心裡不清楚,但螢的心裡卻很明白,自己確實舒坦多了。

  她瞇起眼睛笑道,「雖然我很喜歡凝哥哥,但我實在不喜歡看到你們兄弟這樣尷尬的狀態呢。」

  說完,她踏著步伐又混入宴會場中央。

  螢心想,不得不在心底佩服一下,明明穿著高跟鞋,步伐卻輕盈的跟貓兒似的。



  結果,去日輪丸這回事,原來是一群親戚跟著來,是這樣子的一回事。

  雖然螢喜歡安靜的地方,比起熱熱鬧鬧的,他更喜歡獨處;但那不代表他不喜歡偶爾的吵雜與氣氛熱絡,所以這樣也不賴。

  「唉呀…人可真多。」

  好不容易找到個適合賞花的地點,哪知道人還是多的可怕,連沒有人群恐懼症的螢都覺得這人數多的太過詭異,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看向口氣不溫不火的吐出一句感言的上官玹,有些無奈,湛藍色的那隻眼睛微微歛起。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現在可是花季啊。」當然,他沒有責備的意思就是了,只是心底深處無法忍住吐槽的衝動。

  話雖如此,日輪丸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個極度陌生的城市。

  相較起蓋伊或黑城,日輪丸相對封閉而不對外開放,僅有觀光季節才稍微多了些人,整體而言的格調也彷彿停留在過去的歷史洪流之中。

  復古的建築與與眾不同的節慶,連信仰也統一,甚至還保留著傳統祭典,也有相對嚴謹的一套祈神典禮。

  即使上網找,資料也不怎麼齊全,彷彿有意無意地被攔截住了。

  「算了,不說那些,來,坐下吧。」隨意地找了個空位,鋪了個足夠大的墊子能夠讓將近六至八個人坐著,上官玹倒是很直接地坐了下來。「只有一天可以消磨,再慢可就沒時間了。」

  上官玹對螢笑了笑,他這麼一說,螢才想起再過兩天假期就結束了,他又得提早一天回去黑城多休點息,才有精力應付身為禁衛軍得面對的各種突發狀況。

  所以,嚴格來說,他們確實是只剩下一天的時間可以消磨了。

  螢一言不發,在上官玹旁邊坐了下來。

  只要這麼一想,原本連待在同個空間都如坐針氈,如今坐在一起卻有些說不出的微妙感,既有慶幸亦難捨難分。

  也許真的就如同他所想的那樣——不是厭惡,而是恐懼。理解帶來一切困擾的源頭,所有的事物都變得寬廣起來。

  粉色的花瓣片片落下,似曾相識的景象使他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打片粉色花海,向雲朵一樣壟罩在人群上方,連接著蔓延至天際。



  啊,對了。這樣的景象,好久以前也曾經看過——

  不是在日輪丸,而是在東丁吉。

  那時候他還不滿十歲,身材矮小、體態羸弱,連最基本的微笑點頭都做得不好,更不愛開口說話。

  那個時候,他最愛做的事情,無非是跟在父母親的身後。

  有誰笑著俯視他,張開了嘴卻沒有聲音,伸出了手像是催促著他過去。



  「說起來,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看見叫做櫻花的這種花。」上官玹突然開口,喚回了螢的神智,後者看向前者,眼神中帶著複雜的情緒。

  他也是記得的。

  「那個時候,凝的眼睛還是紅色的——」停頓了半晌,上官玹才如此說著,卻始終沒看向他。

  彷彿要他說出這些話就已經足夠強人所難,螢從那雙遺傳自母親的石榴紅眼眸中,看見了與上官玹一向高傲的行事作風大相逕庭的矛盾情感。

  「但是,凝的眼睛卻與我的不太一樣。不是兇猛狠戾、殺氣騰騰的那種猩紅。」

  說著,上官玹只是看向樹梢叢生的花絮,幾乎無法察覺的嘆了口氣,才接下了自己開的話題。「是像櫻花那樣的顏色。」

  「是那種,說其妖艷、靈妙、陰森,都難以界定的顏色——」



  螢看著眼前粉色的櫻樹林,朝陽與旭日中融入了亮麗的粉色,他閉起眼睛,讓黑暗籠罩著自己的視野。

  其實,似乎也沒什麼可怕的……這樣子的黑暗,竟顯得有些親切可愛起來。

  因為那種事情怎樣都好,都已經成為過去了。

  這樣也好,沒什麼不好的。他呢喃細語。螢的嘴角近乎無意識的勾起一抹弧度,他是當真如此認為。

  「不說了……」他溫和的莞爾,短短三個字就制止了上官玹繼續這個話題,隱約是察覺到他心態在短短幾天內的轉變,上官玹顯得驚訝、錯愕,卻又欣慰及悲傷。

  痛也許是一時的,傷疤卻是一輩子的事。



  螢看著眼前的櫻樹林,想起了上官玹所說的、他們第一次看見這種花的場景。

  粉色的花叢夢幻的像泡影,相連著蔓延至天邊,年紀尚且幼小他穿梭在樹與樹之間,怯生生地不曉得該做些什麼才好。

  那個時候、那個模糊的,俯視著自己,口裡還以唇型似乎是在呼喊著他的名字的那個人影——



  「嗯,不說這些了。」螢下定決心似的,又重複了這麼一次,但卻是面帶著笑容的,陰霾都一掃而空。

  他的視線移到上官玹的身上。

  僅僅是那一瞬間的事情罷了,像是幻覺卻又真實的不可思議,在他眼中,那俯視著年幼的他的身影,毫無違和地與上官玹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螢停頓了半晌,臉上的笑靨依舊沒有消失。

  ——現在這個樣子也很好。

  螢是真心這麼認為的。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現在還在趕妖狐文的伊薩
要在10天內寫完15000字,相當於一天要寫1500字,我已經好久沒這麼趕了(x

總之這篇既不歡樂也不美好,賞櫻完全只是一個媒介,
而且還有一些私設的賞櫻文就這樣結束了

我…我沒什麼感想(x)只是想寫一下兄弟和好,就這樣…

字數:14140/10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29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火焰
玹你根本不討厭螢吧wwww
怎麼感覺就只是溝通問題(ry

05-20 23:38

冬將軍™伊薩
玹現在不討厭螢是真的(#
兩個人關係這麼尷尬確實是溝通問題,還有以前的事情造成的(ry

但是以前玹很討厭螢(#
只是後來兩個人都長大了,以前的那種厭惡感就漸漸的沒了,慢慢的變成一種很深很深的愧疚(玹知道自己對弟弟做了很糟糕的事情
但是螢還是很怕玹,所以搬去黑城後就一直找藉口不回家,一直避不見面
潛意識裡他對哥哥是害怕,而不是他所認為的厭惡,但是又很懷念以前兄弟感情還很好的時候05-20 2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喜歡洛克人的可以來看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