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腐草化螢(02)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07 23:38:07│贊助:2│人氣:332
    侷促的向同袍道別,螢是在大概傍晚回到家的,也許路上太過匆忙,他到了家裡才意識到自己竟沒在路上就順路吃晚餐,好說歹說也該去買個晚餐之類的吧,但他完全忘記了,忘得一乾二淨。
    
    但是,一旦回到家裡面後,就有點兒懶得出門了。不如等等再出去吧,順便把身上這身衣服換下。抱著這個心態,螢長長地嘆了口氣,脫下自己身上厚重的軍服,換上了輕便的衣物。
    
    桌上擺著的電腦似乎忘了關機,他看著閃爍的開機鍵,懊惱自己的記性,興許是昨天洗過澡後就直接關燈睡覺,壓根忘記自己用過電腦這回事吧。
    
    他盯著電腦許久,才打開了螢幕,沒什麼緊急的事情,就是有些訊息而已,不急著回應。
    
    於是,螢坐到客廳的沙發上,靠著椅背,完全放鬆的身子幾乎要陷進柔軟的沙發中,勞累過久沒休息足夠後,根本沒有任何稱之為疲累的感覺。
    
    有段時間沒回老家了。
    
    真正放鬆下來後,原本亂成一團的思緒漸漸沉澱下來,終於紓解開了緊密的死結,螢的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並不是晚餐該吃甚麼這類家常便飯的事情。
    
    不像其他出門在外的遊子,總是會懷念在故鄉的那段歲月,螢不常,甚至可以說,很少,會萌生起想回家的想法。
    
    該如何說起呢……
    
    他一個人在異地,不也生活的蠻好的嗎?有了穩定的工作,找尋到生存的意義,盡責地照顧著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人。
    
    再說,那樣子龐大、勢力眾多的家族,即便只是少了他一個……
    
    「第二個人…」空曠的房子裡沒有其他人,他看著天花板呢喃著,燈泡的亮度有些扎眼,刺激的溢出了淚,「不就是候補嗎。」
    
    說著尖酸刻薄的話語,狠狠地自我毀滅,那語氣完全是肯定的,就像強硬的主宰著一切的絕對權威者一樣,不容任何人反駁。
    
    就像他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他的生活圈之中任何一切能夠微妙的聯繫著而保持平衡的事物一樣,螢同樣不接受這個想法被推翻。
    
    或者該說,害怕被推翻。
    
    他必須這樣子,時時刻刻地提醒著自己,即使身為上官家族的二少爺,但也終究是「第二個」,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若要說的話,那鐵定是種病態而可悲的心理了吧——維繫著一切平衡的,便是這樣子惡毒乖戾,持續了幾十年的自我否定。
    
    人都是有劣根性的,一旦意識到自己在舒適的地方沒有容身之處,才會甘願離開。
    
    螢也是的,只有從不斷的否定之中,潛移默化的使自己接受自己在家族裡是「不必要」的存在,才能在這個地方待的長久。
    
    黑城,至今為止,這座後來崛起的大城市,分明不是他的故鄉,卻佔據了他人生大半時間。
    
    叮。擺在桌上的電腦發出一聲提示音,他撐起身體去看了眼,顯示在對話框裡的名字——「玹」。
    
    玹,上官玹。上官家族的大少爺,現任的當家,強硬卻也柔軟的商業交際手腕,巧妙地把上官家族的龍頭位置維持的極好。
    
    這樣子的,一個優秀、聰穎、霸道的男人,卻是與他有血緣關係的兄長。
    
    雙眼又開始有些模糊而隱隱作痛,他在電腦螢幕的倒影中看見了自己,看見了那雙有別於一般黑色行者所擁有的紅色眼眸的異色雙瞳,毫不避諱的瞅著他瞧。
    
    他多久沒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忘記。
    
    即使在外揚棄了自己的身分,內在屬於龍之子的自尊卻不允許他丟下自己的血緣,所以他才無法完全的拋棄,拋棄上官凝這個名字,拋棄上官家族壓在他身上如影隨形的重擔。
    
    是的……他是螢,也是上官凝。
    
    他抬起無意識地微微發顫的手,點開了閃爍著提示標記的訊息,裏頭沒有多餘的問候,用字簡潔的近乎冷淡無溫,如果不是有同樣的姓氏,同出一個血緣與家庭,要說他們之間的相處像是個認識不到幾天的陌生人,螢大概也會點頭稱是。
    
    接下來幾天的假日,回老家一趟吧——裏頭只有這樣,短短的兩句話,像是懇求又像是告知,但文字是看不出語氣或溫度的,他也只能瞎猜測。
    
    誰知道傳來這封訊息的那個人,現在用著什麼樣的神情,打出這一字一句的?
    
    儘管他實在不願意這樣思考。
    
    ——但是,負面的不好思想卻像潮水般源源不斷地湧出,淹沒了僅存的一點平靜。又有誰不知道在海水之下的,往往是可怕洶湧的暗渦。
    
    所以,他咬咬牙,「啪」地一聲闔上了筆電,一把抄起被他扔在一旁座椅上的外套,匆匆忙忙地套了上去,開了門便走出去。
    
    
    
    說起來,螢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分明就只是一句再也普通不過的問句,為何在他眼裡看來會那般刺眼?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往人性最惡劣的方向去思考,即使他心底深處是明白的,即使是罪無可赦的惡人,也並非打娘胎出生那刻就是背負世上一切之罪。
    
    可恨的人也曾經低下卑賤的活著,如螻蟻般活著,渴求上蒼放過他們一馬。
    
    他意識到了,空洞瘋狂的並不是那個人,並不是那個被稱作上官玹的他的親生兄長。
    
    而是被現實狠狠傷害過,如同年邁而即將老死的獅子般,執拗的咬著傷口,縱使嘴裡已經充滿血腥味仍不肯放開的他自身。
    
    是啊,他是被他傷害過,殘酷冰冷而不留情面地。不管是兄弟之間該有的手足情誼,還是身為龍之子或是上官家族的成員的自尊,在那瞬間就破碎得一乾二淨。
    
    疼痛又算得上甚麼,傷疤可是一輩子的事情。一旦留下就再也無法忘懷了。
    
    不知不覺,他早已走進了較為繁榮的市區,道路上人群熙熙攘攘,幾乎要把他的身影給淹沒,談笑聲很快地就蓋過了他糾結難纏的思緒。
    
    相較起早上或午間,已然進入了一天之中難得的休閒時刻,晚上的黑城市區更顯得熱鬧非凡,夜生活悄悄地拉開了低調的序幕,靜靜地等待訪客到來。
    
    螢從來不會是那些訪客之一。
    
    他極少享受所謂的夜生活,即便本身是黑色行者,被譽為潛伏於暗夜之中的種族,他卻很少在外頭待到三更半夜,除非工作必要,不然從不這麼做。
    
    螢承認自己是個興趣有些貧乏的傢伙。菁英教育之下的悲歌,便是甚麼都有所涉獵,卻未必甚麼都有興趣,也僅僅是「精通」罷了,與有心無心無關。
    
    他只是出來吃個晚餐而已。也許回家路上去買些日常用品,差不多就可以回去了。
    
    這麼想著,篤定了主意,螢自然而然的混入人流之中,成千上萬移動的人群之中,並不少他這樣單獨一人的,即使更多是成群結隊的。
    
    隨著人潮移動了一段距離,途中也經過了不少店家,但是他最後卻在一間酒吧前停下了腳步躊躇不前。
    
    外貌並不張揚,能夠看出裏頭是木製的裝潢,頗為乾淨,招牌上只簡單地寫了兩個字,也是這家酒吧的店名——燈塔。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不久前才跟他交談過的那位白髮的少年,金色的瞳孔,臉上有像是刺青的黑色紋路,個性卻相當乖巧的一個孩子,就在這間酒吧內工作。
    
    螢伸出手推開酒吧的木門,走了進去,迎面而來的並不是臆測中的酒味,而是植物的清香,還伴隨點花的香味。
    
    神奇的是,這家酒吧雖掛著酒吧之名,卻沒有刻板印象中龍蛇雜處的糟糕環境,反而相當清爽潔淨,也怪不得能在黑城這種大城市生存下來。
    
    門檐上掛著的鈴鐺隨著搖晃,叮叮噹噹地響了起來,原本待命於櫃台後方的服務生幾乎是下意識地抬起了頭,看也沒看的就朝外頭喊了聲「歡迎光臨」。
    
    稍微環視了下店內的空位,螢選了個兩人的座位坐下。他才剛坐下,原本待在後頭的服務生便走了過來,禮貌地微笑著開口。「有需要甚麼嗎?」
    
    螢稍微受了些驚嚇,抬起頭來看那位服務生,同時又有些疑惑,納悶的情緒化為鎏光在他眼中閃爍著,一瞬間無法被忽視。
    
    來人是一名少年——但不是前幾個月跟他交談過的那名白髮少年,而是一名有著棕色頭髮與青藍眼眸的少年,略過肩頭的半長髮微微帶點捲度,看來十分柔軟。
    
    「唔…那個…」螢頓了頓,他支吾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眼神不自覺的向旁邊的吧檯看去。「我……」
    
    那名白髮少年就坐在吧檯後面,手支著頭,桌上還擺著一本有些厚度的書,眼神從來沒有移開書上的文字分毫,異常認真的沉浸在文字之中。
    
    棕色頭髮的少年尷尬地笑了笑,也許只是出自緩解這莫名的難堪氛圍,他說道,「抱歉,需要幫忙您把他叫過來嗎?」
    
    可能是他認識的人吧…雖說就算不認識,也還是能夠問服務生一些不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就是了,但螢卻在腦子意識到對方言下之意前,身體就先搶一步拒絕了。
    
    「啊、不用了!」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僅造成對方困擾,可能還十分無禮,螢一下子就亂了手腳,比白皙更顯白的膚色微微泛起顯眼的嫣紅,支吾其詞的勉強才說出一段話,「我…我想點個餐。」
    
    臉頰上的熱度一時半刻無法退去,螢幾乎不敢抬頭看服務生,他含糊地點了餐,根本也不記得自己點了些甚麼,連自己想吃甚麼都沒想法,只是想緩解那種尷尬的氣氛而已。
    
    但是…果然還是忍不住有點在意。
    
    只要接觸過的人,就多少會湧起一股想要深入瞭解的衝動,如果不是這樣子的想法,那至少是在意的。在茫茫人海中若看見了,會稍微佇足多看幾秒,大概是這樣子微不足道的程度。
    
    大概是職業病吧。螢自嘲的想著,內心覺得好笑,卻又笑不太出來。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最近很非洲的伊薩
雖然說每次歐氣爆發前都會有一段非常非洲的期間(21天一周期
但就在剛剛,24抽只有4SR的我學習到甚麼叫做「跟運氣妥協」

在此奉勸大家,當你運氣很差的時候,不要嘴硬,相信自己真的運氣很差。
(從0開始的存藍票生活(明明還剩7張
3122勾玉→122勾玉,46張符→7張符,我覺得我不能再抽下去了
呃對,我就只是想要萬年竹跟一目連而已(´・_・`)

沒有靈感真的就很煩,但靈感一來又開始爆字數
我能不能夠平衡一點……(各方面來說

目前字數:5318/10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9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lalin連假仔
小屋偶爾發費雯 偶爾PO隨筆的小說 要在留言騷擾我也很歡迎(x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