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PG公會】螺旋之宴 未採用劇本文稿

作者:寶爺│2017-04-26 04:27:40│贊助:32│人氣:231

※※超弩級劇透※※


以下是在不眠魔法使【螺旋之宴】的劇本之中最後因為玩家選擇而沒被採用的片段
或者是因為時間刪剪掉的文字動畫(?)
內容橫跨了 第三夜~ 第六夜的劇情。
害怕被劇透的人可以右上角X脫出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次回到阿斯嘉特城的時候,已經看不到熟悉的景象了。

那並不是地獄般恐怖的景象,而是成為了一座絕望灰色的沉睡之城。

■■■眼神凝視著銀星閃爍不再的都市無語,飛翔的魔法順著風向,來到了阿斯嘉特學院區。

男人的目的地也已經成為了斷垣殘壁,他停在一座廢墟鐵門,伸手便啟動了鐵門還剩下的機能──魔法傳送陣的水藍色光芒漸起了漣漪。

■■■!你回來了!」待在埃吉斯學院的年輕女魔法使,看到歸來的男人,臉上露出了一點光彩。

「黃金賢者跟館長呢?我找到門了.....門就在忒修斯王國的遺址....」男人邊走邊疾言詢問著,看起來十分的倉促。

「......館長,她.....」女魔法使垂下眼睫。

「......是嗎。」

「她為了救我們幾個人......明明......」女魔法使的聲音開始顫抖。

「.......」

「黃金賢者在等你喔,■■■,我只是想要留在這裡看到你最後一面的。」看著男人的臉龐,女魔法使勉強擠出笑容。

「妳接下來打算.....?」

「去金幣塔,去支援賢人會議的作戰計畫......阻擋流星雨的墜落。」

「........作戰計畫的概率演算,還是....」

「嗯嗯,還是無窮小數.....不過,至少不是零,所以很多魔法使都要去支援。」

「......嗯。」

「這樣說,好像有點太不負責任了。」女魔法使眨眨眼,露出了靦腆的笑容,「不過啊,我們其實都還是期待著.....■■■可以跟夢境詩人的預言一樣.....」

「.....嗯。」

「.......真是的,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說點甚麼安慰一下才是嗎?」

「.....對不起。」

■■■…..再見。」

男人沒有叫住對方,他用了自己像是玻璃珠般滄桑的眼神,目送著女人這樣帶著一點情緒的擦身,兩人交錯開來,很快的男人已經意識到了對方已經從這個空間之中消失。

走廊只剩下他一個人,學院被施展的空間魔法已經隨著圓陣魔女的逝去而粉碎,這讓男人沒辦法再利用空間的演算魔法,直接前往黃金賢者的所在。

原來學校這麼空曠,男人第一次這麼覺得。

「你來了啊。」

「找到了......門在忒修斯王國遺址。」

黝黑留著白色鬍鬚的男人微笑點點頭,「似乎經歷很多場激戰了呢。」

「......我沒能保護好其他同伴。」

「.......老夫也沒能保護好卡思朵,」老人嘆息,拿出了一把金色的鑰匙,「這是卡思朵交給老夫的....而老夫,要把這東西交給你了。」

「......阿喀夏之門的鑰匙。」

「你的魔法,已經完成了吧?」

「......嗯,【箱庭】已經完成了.....」

「雖然這麼說很荒謬,不過,■■■,其實你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在剩下的一點時間裡,可以任性的.....做你自己也好。」

「.......我已經決定好了。如果成功的話,失去的生命.....都能夠被拯救....新的未來......在毀滅的流星雨降落之前......」

「你會失去一切的,要進行這種事情改變未來的話,你就再也無法回到任何地方去了.....你的名字,你的生活....你的....」

「教授。」男人唐突地打斷了老人的話語,「我曉得.....」

「如果是因為預言.....」

「........如果只是因為預言的話,」男人收起了鑰匙,緊緊地握著,「我早就已經不在了,歐勒教授。」

老人抬起眉頭,有些意外地望著那個男人。

「因為....約好了,」男人說道,「成為魔法使......就是為了要保護重要的人,創造出誰也沒創造過的奇蹟啊....」

男人的眼睛目視著前方,露出了倔強的微笑。

※※※

再次想起那時的回憶時,
男人十分詫異如同自己的理論一樣,

無論如何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的名字了。

對大家的記憶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開啟箱庭以及穿越時間的代價,比男人想像的還要大。

自己對自己的認知,一切被無形的因果律給輾壓,變成了碎末。

於是,

男人試著把所有自己的事情都謄寫在腦中的運算列中。

任務的目的、

自己所珍愛的納些人事物的名字、

那些不想被忘記的美好時光,

變成了單純的數字與文字,儲存在自己的記憶中。

每天男人除了維持箱庭的運算之外,都在努力記憶著那些過度遙遠的事物。

不過無論如何,

那個女孩跟他在孩提時代的約定,

男人總是能在迷失時,像是燈塔那樣找回自我。



只要如此,男人就能繼續前進.......
他必須這麼做才行,
為了被毀滅的未來,
絕對不能失敗───


───拯救埃吉斯院長泰勒瑪的計畫失敗了。
男人發現自己無法有效率的在不屬於自己的時間軸中使用瑪納,
或許是因為因果律正在排斥自己這樣的存在。

要是一個不留神,就會無法穩穩地踩踏在這個世界之中。
會被狠狠地甩出去,然後消失......男人已經了解到這個魔法帶給他的詛咒。

戴著面具的屍體讓男人腦海閃過了解決辦法。
於是,男人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完成了喬裝成泰勒瑪的工作。

從現在起男人成為了泰勒瑪,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得到了身分,連結了新的因果,男人發現自己又能再次使用魔法。

已經沒辦法再失敗了,
既然無法拯救被男人視為挽回一切的關鍵的男人。
男人只能依靠自己,
這樣的事情,男人也已經習慣了。

只要在那場晚宴上,
拯救那場悲劇,
一切就有辦法挽回。

為了被毀滅的未來,
絕對不能失敗───


───阻止晚宴悲劇的計畫失敗了,
沒有辦法在一小時內,於這76位魔法使之中尋找到真相。
男人只剩下最後的辦法,
就是再次開啟箱庭。

因果的箱庭,
只要在箱庭之中演算出新的結果,覆蓋在既定的事實上──
那是男人最偉大也是最可怕的魔法。
唯一的缺失,就是能在箱庭之中推進因果的人,只能是這個時間軸上,擁有在箱庭中關聯一切因果的人物。

男人已經失去了自己跟世界的連結,
將自己在這幾年內得到的力量來施展這個魔法。

他只能賭一把,
用最消極卻也是唯一的辦法。

那就是隨機的將這76位的魔法使拉進箱庭之中,
請求這些魔法使的協助。

因果驅動最大運算數,4位魔法使。

男人反覆不斷的嘗試著──

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失敗.......

在粗魯的魔法使試著在箱庭中殺害自己時,
男人曾一度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憎恨。

一百二十八萬兩千九百七十五次,令他作嘔的次數。

為了不能被失敗的情緒感到挫敗,
男人下了一個殘酷的決定。
為了精確的不被情緒影響,
男人必須成為一個機械才行。

雖然違反了過去所學的魔術倫理,
但對男人來說,這些已經不再重要了。

知覺,必須抹滅掉。
不用再進食,不用再對五感的享受有所眷戀。

感情,必須抹滅掉。

不用再為了每次死亡結局時,每個人的屍首感到挫折與畏懼。

即使那是他認識的人,珍愛的人。

男人變成了一個演算的機器,
直到演算到成功為止,他都會持續運轉著。

運轉著.....



※※※

終於成功了。
男人的意志從死寂中甦醒,
眼前的四個魔法使──

金幣塔的芭蕾忒,
權杖之門的賽萊納德,
魔女茶會的蘭謳,
寶劍之座的恩凡妮緹。

■■■不由自主地唸出了她們的名字,
由衷地向他們致謝。
那是,從地獄之中探進來的光芒。

不過男人卻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在胸口激起情緒的起伏了。


※※※

第二夜

優蜜兒垂下眼睫,露出寂寞的笑容。
「我來自一個偉大的國度,雖然他很偏遠......也有點小。不過如果你們願意來的話,一定會了解它的優點的。」

「真是刺耳的謊言,忒修斯的鷹犬。偉大......是踩著誰的屍體之上的,你可曉得?」
黑髮的女人打斷了優蜜兒的話語,闖進了雙方之間。

※※※
第五夜

「你打算站在那一側嗎?賢龍....」
「當然。」
「身為善龍之王的你.....你打算要背叛你的本性,加入叛逆的行列嗎?」

「正好相反,審判者。因為故事會為我寫下的,關於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而你,在這個故事之中,是扮演了邪惡魔王的角色呢。」

「年輕的金龍.....也會做出輕率的決定......」
「年輕正好,不是嗎?審判者.....我已經快受不了你從高處看著我了,俯視眾人是我金牛座的唯一的特權喔。」

※※※
第六夜

「......芭蕾忒,謝謝你。」泰勒瑪露出帶著疲憊的微笑。

「在夢境之中吶喊的人,是妳的聲音吧......我想我應該沒有認錯。」


「恩凡妮緹,這次.....會成功的。」
「妳已經......和我一樣,經歷了相同次數的失敗以及死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இдஇ 不甘寂寞的還是貼出來了。 主要是因為覺得泰勒瑪的心境轉則還滿重要的,

但因為畢竟劇本還是以玩家為主角,也不適合在劇間撥放這麼長串的文字,

最後選擇用這種形式張貼ㄏㄏㄏ

總之就這樣啦  

第二章見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63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頭香!

04-26 13:47

寶爺
窩喔喔喔喔04-26 13:56
泥花病原體のVic.
இдஇஇдஇஇдஇஇдஇ最喜歡讀文本ㄌ

04-26 13:47

寶爺
劇本草稿而已 04-26 13:57
八重霧の渡し
இдஇ大大大大感動!

來破壞點氣氛

一百二十八萬兩千九百七十五次,被問是不是處男的次數。

04-26 13:50

寶爺
令他作嘔的次數....! 04-26 13:57
Joy
知覺,必須抹滅掉。
不用再進食,不用再對五感的享受有所眷戀。

......原來膝枕無效ㄇQQ

04-26 13:53

寶爺
正經說的話,
劇本中的泰勒瑪應該已經沒辦法享受那些東西ㄌ(?

不過魔法使....是很厲害的對吧? (煩死

他遺失的感情也被你們找回來了...! இдஇ
得到一點精神糧食它也可以航行幾光年(學丹丹04-26 13:59
賽菲洛斯
看完惹⋯⋯!

04-26 13:54

寶爺
謝大大04-26 13:59
黑土丹丹
இдஇ...!!!!!(我就發哭哭不說話

04-26 14:11

寶爺
哭屁04-26 14: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twobao12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忘記穿衣服... 後一篇:【RPG公會】螺旋之宴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各位
歡迎路過小屋戳戳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