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鴉羽主線三:獨自入侵的怪盜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7-04-07 21:51:34│贊助:2│人氣:64

「站住!不准跑!」「哈哈哈哈哈!不跑是小狗啦!」

手中拿著大量的財寶,飛快地從大樓一躍而下。

沒錯,一如往常的,夜晚正是怪盜「鴉羽」出現犯案的時間。

不過要連續犯案還不被發現必須做足功課,但這對於犯案經驗已有千餘年的超級老手的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首先,除了戴上面具之外,假的臉皮也必須準備好,以免有人從照片中的骨骼、面容形狀來判斷出他是誰。

因此,怪盜「鴉羽」每次犯案時的臉形、身高、身材在外人看來都是不同的,甚至有人說「鴉羽」並非一個人,而是不為人所知的犯罪集團。

甚至有人推斷那是如同「哈桑」般的龐大教團之一,針對這種謠言,鴉羽本人則是一笑置之。

只要別讓他的身分曝光就好,管他什麼謠言,自己單單只是看那群擺嘴臉的有錢人欺壓善良百姓不爽而已。

鴉羽逃亡到了事先安置好「那個」的定點,將偽裝用的垃圾箱逐一搬開,便露出了轉送器的本體。

沒錯,鴉羽每次犯案不被發現的理由正是因為花費重金打造了位置轉送的儀器,雖然有時候不大穩定,不過只要偷盜行動結束後,總是能順利的逃脫。

雖然說不知道會被傳送到哪裡是硬傷,不過事後再請管家開直升機來接送就可以了。

要是僅僅單純的跑走或飛走,行走路線肯定會被人摸索出來的吧,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而且既然都成為那群惡劣富豪的眼中釘了,那麼不小心他們來陰的也不行。

雖然如果要玩心理戰與策略的話,他們遠遠比不上這個心機重的要命的絕代怪盜就是了。

啟動開關,轉送器立刻發出炫爛奪目的光芒後,隨著傳送用的光束一起被燒滅了。

沒錯,這個轉送器是一次使用過就無法再使用的拋棄式物品……也不能說拋棄式,因為用完之後馬上就給燒光光了,連個灰都不留的那種。

雖然他很想開發出節能環保用的連續傳送機器,不過事與願違……沒有足夠的素材情況下能做到這樣便是最大極限。

再說了,傳送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不然大家都來瞬移就好了……雖然有些蛻變者或許真的辦得到,例如某個開空間門的刀客。

不過說句實話,自己的能力似乎也沒完全覺醒,好像還有部分卡片的力量是被封印的……那還是等到之後再說吧。

環視四周,又是個不知名的詭異地方了。

要說到這個傳送儀的缺點大概也就只有每次都把他送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去了,有時候出現在熱帶雨林、有時出現在極寒冰原,更有一次跑到煉獄的入口去了……

啊不就還好沒有傳送到墮落之森,不然以現在的他來說……被傳送進去就只剩下一堆骨骼出來了吧?

自己跟愛人席安娜可還沒有正式辦結婚典禮啊,要是就這麼掛了讓對方守寡可不好!非常不好啊!

「好的,冷靜,看來這還不算太奇葩的地方,至少看的出是條暗巷……」「什麼人?!」

運氣很不好呢……自言自語的時候被發現了,這該不會是別人家裡吧?

也不是沒人住在暗巷裡頭,既然有像自己那般富可敵國之人,自然也有因為貧困而難以生存之人。

自己偷來的財寶有很大一部分都會這樣贈與給這些生活困難的人們,所以鴉羽清楚的很……可是照他的理解,這裡應該沒有那樣需要幫助的人吧?

如果這裡真的有生活困難的人,自己應該會對這個暗巷有一定程度的理解,而不是一頭霧水的搞不清東南西北。

「那副打扮……你是在希望上頻頻犯案的怪盜鴉羽吧?」

一名穿著奇怪服裝的男性從暗巷內部走出來,打量著鴉羽的怪盜服。」

「是的,掠奪富人的財寶、懲戒惡人的暴行、擄獲美人的芳心,為了達到這三點而四處奔波的怪盜鴉羽,請多多關照。」

稍稍行了一個標準的禮,他倒也不擔心對方會對己怎麼樣,既然都知道了「怪盜鴉羽」的名號,那麼應當也知道自己實力強大這點……雖然很大部分是倚仗神秘作風的虛張聲勢啦。

要是對方是比自己強大的傢伙,那可真是下下籤……只能使用智謀方式與其對抗了。

「為何你會在希望星各地犯案嗎?難道說……你的理念跟我們相同?」

出乎意料,男子並沒有劈頭就將他扭送警局……而是問了個奇怪的問題。

要說理念……自己是秉持著將惡者一個不剩的殺光,還這片世界一塊小小淨土的「斷罪」之使者。不過這傢伙之前在沙灘上可完全沒有見過,印記也沒有反應,證明他並非與自己相同的教徒。

也罷,姑且聽聽對方想說什麼也沒關係。

「理念?你說的是什麼呢?說起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哪位。」

對方聽見之後驚訝了一下,隨即鞠躬道歉。

「抱、抱歉了,這可真是失禮,我叫文森特,隸屬於『逆光』的小小成員。」「……?!」

聽見「逆光」兩字,鴉羽渾身的怒意頓時油然而生,就差一點就要把持不住立刻把對方的頭砍下來了。

要說為何他這麼憤怒,那是因為……他所愛的少女席安娜就曾經是被逆光改造為恐怖行動工具的人造人,若非她遇見了鴉羽,可能一輩子都會淪為沒有感情的工具被其擺佈一生……

而現在……罪魁禍首的一員居然斗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然而鴉羽並沒有立刻便被怒意沖昏腦袋,而是迅速的讓腦袋冷卻釐清當前情況……

從這名少年有禮的行為來看,似乎他並非參與像對待席安娜那群人渣一般是爛到骨子裡的人,或許還有得救。

而且從他那種崇拜自己的眼神裡,看出了一絲屬於年幼的孩子特有的天真……難道說……

「逆光?沒聽過的組織呢,他們是幹些什麼的,要是太拖我後腿影響到我的怪盜人生可不行喔!」

總之擺出對這組織既有興趣,又擔心會影響自己的一貫行動之矛盾,驅使對方透露出更多情報。

「不會的不會的,逆光是因為當初被希望遺棄的人們組織起來自保的團體喔,人數其實不少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雖然從希望偷渡資源過去是壞事……但這一切都是為了生存的。」

等一下?這個孩子……難道從一開始就被蒙在鼓裡嗎?

從他那無暇的眼神之中看不出絲毫說謊的跡象,而且從他只負責運送資源且自稱小小成員這點,毫無疑問是被欺騙了吧……被逆光的高層。

他百分之百不會知道逆光私底下做了多少骯髒的勾當,包括對席安娜做的事也是……

「怪盜鴉羽……可以讓我叫你鴉羽嗎?加入我們的行動的話,至少會有個照應吧,大家都很友善的……嗚?!」

話還沒說完,一柄飛刀便直接刺入男孩的背後……且瞬間又多了好幾把!

「多話的孩子,所以我說高層到底為何要培養一些多於的死小孩。」

倒在鴉羽的胸口,少年身上緩緩流下了鮮血……已經是沒救的狀況了。

「文森特?!該死……」

刀刀命中要害,眼前的傢伙顯然跟之前的傢伙不是同個等級的。

飛刀的技術過人,且靠近時能夠隱藏氣息,毫無疑問是技術老練的殺手。

遇上這樣的對手可不好對付啊,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下下籤嗎?

「怪盜鴉羽……是嗎?不過就只是一介小賊,居然忘想知道逆光的詳細嗎?」「不過就是這麼一個小賊,能夠在各地橫行數百年不被逮捕歸案喔。」

雖是虛張聲勢的這麼說了,可要是兩個人真打起了了必然是場苦戰啊……身上的東西真的沒剩多少啦!

「那麼今天就請你死在這裡吧。」

數十柄銳利的飛刀就這麼射了過來,我的天你還真是說打就打毫不拖泥帶水耶?!就不能再多閒聊幾句嗎?!

卡牌從原本空無一物之處發射回去,將飛刀正面彈開,且又發射了不少張往敵人那攻擊!

「撲克牌的把戲?無聊。」

飛刀接連襲來,迅速而又刀刀將鴉羽步入險境,目前的他只能以卡牌風暴阻擋,雙方皆處於僵持局面。

「所以我說你不打過來嗎?只在遠處丟刀很遜喔?」「閉嘴,玩牌的小丑。」

你來我往的射擊宛若彈幕,密集的格擋、彈射,不過這對鴉羽而言相對有利。

要說為什麼的話,自己的卡牌可是能力,比起會消耗的飛刀來說,無數的卡牌更是屬於無賴的存在。

能夠隨心控制、阻擋、發射、彈開攻擊,這便是鴉羽之所以會跟他採取遠距離戰的原因。

老謀深算的他,如果認知沒錯,對方的存貨差不多也快見底了……

「等一下……」

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飛刀會耗盡,應當是建立在對方也是「普通人」的情況下。

如果,逆光之中也存在著……「蛻變者」組成的殺手的話?!

「你似乎跟我一樣是同樣的存在啊?」

天空中突然一口氣出現了大量的飛刀,瞄準了鴉羽的心臟處飛射而來!

「去你的!真是啊?!」

飛出的卡牌瞬間返回鴉羽的身邊形成卡牌風暴保護自身,將接連襲來的飛刀逐一的彈開。

這下麻煩了,如果同樣都是操縱發射體的蛻變者,肯定會僵持不下。

而在敵人的大本營附近與對方僵持是一件麻煩的事,因為肯定會有援軍來助陣啊!

也不能使用音量偏大的槍械,如果是這樣……

周圍的卡牌開始微微發光,鴉羽開始掐指進行了他能力的正體……「算命」。

自每張擁有特別力量的卡片之中隨機抽出一張,將卡片的家戶師與自身,能夠維持十分鐘的效力。

「這種場合要是抽到驚喜或是自爆可就一點都不好玩囉!拜託來個有用點的卡啊!」

隨著璀璨光芒的籠罩,對手似乎也發現到其中的異樣,瞬間增加了約兩倍以上的飛刀,一口氣往鴉羽的方向射出!

然而,一道比剛才更為強力的卡牌旋風把刀刃全都吹散了,一瞬之間。

「威力……比剛剛更強了?」「啊不就還好我的運氣挺不賴的?真是符合現在局面的卡片啊!」

鴉羽帶著自信的笑容飛起,圍繞的卡牌旋風中心那張散著金光卡片被他拿在手中……

一張上頭寫著「King」的卡片。

「國王,象徵領導者的力量,能夠領導著國民、士兵走向富強的卡片……雖然我現在沒有隊友可以一起強化,不過光是讓我自己增強就足夠了。」

飛刀逐漸開始被卡片所壓制,國王所賦予的能力提昇讓鴉羽開始能夠壓制對方了,以卡牌的擊破壞對方攻勢的同時,也封絕了對方能夠逃脫的路線。

「不妙……」「別以為你能夠撤退喔,不會給你有機會的。」

將飛刀的射程距離隔離兩人,同時牌卡風暴也將周圍困住。

逆光的殺手可能也明瞭自己的不利吧,依照逆光的原則──這種情況必須自裁。

然而當他打算自我了斷時,卻被卡牌五花大綁!

「不會那麼簡單讓你自殺的。」

鴉羽已然來到他的背後,改造後威力更大的沙漠之鷹槍口已經對準了他的腦門。

「首先,把有利的情報給我吐出來吧……」「不說。」

嗯,意料之中的回答呢。

「那我自己想辦法去問,掰掰。」

果斷的開槍,完全不留情的擊殺了對方。

鴉羽的眼中沒有憐憫,因為這傢伙剛剛也殺了不知情的孩子,惡者就應該殺掉。

隨後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刀做了一件驚悚的事……割下他的臉皮。

「用這傢伙的臉應該會好行動很多,然後他的這件衣服裡有些什麼……賓果。」

看起來像是意義不明的磁片卡,大概是通往大本營的通行證吧。

不過在那之前,有件事必須先做才行……

帶著被他所殺那人的屍首與文森特的屍體,回想起那熟悉的地點之後,跨出了一步……


「喔?烏鴉,怎麼了,又是幹什麼蠢事了嗎?」

才剛來到自己組織「斷罪」的據點,便看到身為宗教的至高神白夜悠閒地喝著酒。

「我找到讓席安娜痛苦的組織了。」

將其中一具屍體找了一個適當的地方給埋了,接著開始對另一個屍體進行加工。

臉皮製造成容易偽裝的面膜樣式,身體的骨架塑造為類似衣物的身材偽裝服。

這種事他已經做了不少次了,因此手法極其熟練。

「要去滅掉他們我不反對,不過……不留活口對你一個人而言似乎有點難,只要別讓他們知道你的真實身分,以及斷罪的存在就好。」

鴉羽微微一笑,確實那麼龐大的組織要全滅是不可能的,而且裡頭也有蛻變者的存在……

或許難以全身而退吧?但即使如此也是要去。

鴉羽無法原諒,讓自己摯愛的女孩子被當作兵器、殺掉天真且效忠他們的孩子、對希望發動連續恐怖行動的逆光。

或許自己信奉的是扭曲的正義,不過即使如此也總比裹足不前要來得好上許多。

確認自己的扮裝相當完美之後,以方才那位殺手的樣貌準備出發。

「那麼我走了,白夜大人。」「回來的時候幫我買點烤肉回來,上次那個烤雞翅超下酒的。」

看來自家至高神完全不擔心呢,難道是信任自己絕對能夠活著回來嗎?

「知道了,我會多買一點的。」

說完之後便從沙灘中離開,看來是回到原本的地方去了。

「……」

白夜稍微看了一下離去的鴉羽,低頭思考了一下。

輕輕啜飲一口酒,腦袋裡似乎在想著什麼。


以不同的模樣回到方才打鬥的地方,鴉羽看了一眼方才殺手出現的入口。

看樣子,敵人的大本營是從那裡進去的吧?

等等?那個東西真的是大本營嗎……?

停泊在這座港口的是,一個龐大而又有些眼熟的金屬載具……

──這不是太空船嗎?!

雖然說聽聞賽拉爾所說,逆光的總部在地球……不過這次前來只打算把這裡的分部清掉而已啊!

「該死……不過來了都來了,還能怎樣呢?」

迅速穩定精神與呼吸,從入口準備搭上太空船。

「請出示一下證件,雷納德先生。」

一如慣例,船艙口必然有看守的人員,不過或許是這人他們已經很熟悉,警惕已然少了很多。

鴉羽將「雷納德」的證件交付給對方供確認,稍微檢視一下後便交還回來。

「不過真令人意外,你居然會回到地球去,雷納德你平常不多喜歡待在這附近隨手殺幾個傢伙的嗎?」

看來真的殺對了人,這個人根本就是個王八蛋啊。

而且這兩個能把「殺掉」這種話當作一種問候,詢問、談吐之間運用的如此自然,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忍著用卡牌將兩人的砍下來的衝動,用對方應該會有的冷淡語氣淡淡地回答兩人的問題。

「我有我自己的考量。」「又來了,每次都這麼說!」

看來是正確的語氣,沒讓對方起疑心便是最大的成功。

不理會後頭那兩個根本像是跑龍套串場的小卒,鴉羽自顧自的前往船艙內部。

──以一個在地球上收集一些殘缺資源、同時搶奪希望可用資材壯大的地下組織而言,這發展也真夠快的。

進入其中的感想就是如此,如此廣大的太空船真是讓他難以想像。

代表在這段時間的發展下,逆光已經開始變成了相當不簡單的組織了……

──不過我還是不能退縮……那群人渣那樣對待席安娜,必須付出代價。

開始在船艙各地晃悠晃悠,一面收集可用資料或是片段資訊,一面等待太空船的發動。

獨自前往地球嗎?自從搬來希望之後就比較少去關注地球的事了,不過聽說已經變成了相當貧瘠的地方了。

也不是擔心有什麼問題,反正只要自己還能動的話,隨時能夠躲進逐光沙灘。

即便單人潛入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意外發生……尤其逆光的人們絕對不會發現自己已經「偽裝」成其中一位成員,大搖大擺地在太空船上晃吧?

也在此刻,太空船開始震動起來,想必是發動了吧?

然而晃動與噪音卻沒有太大,果然是因為秘密行動的原則,使得消音效果做得如此卓越嗎?

「總算可以休息了。」「我說,真的不用不用注意剛剛那一閃即逝的東西?我總覺得那怪怪的……」「你站太久看到幻覺了吧?沒事沒事。」

一閃即逝?難道說有什麼東西也跑上來這個太空船了嗎?

不管那是什麼東西,只要別影響自己接下來的行動,似乎都沒什麼關係吧。

接下來的時間,必須好好擬定計畫……雖然逆光可能是個麻煩的分子,不過只要有完善的計畫即可。

「說是這麼說,不過如果要針對這次的襲擊行動來做準備,地形圖或許是必要。」

如果在不熟悉對方基地地形的狀況下貿然闖入,死在哪裡都不知道啊。

話雖如此,但也不能就這麼直接的抓著一個人去問地圖在哪吧?這樣一來肯定會被發現有鬼,完美的偽裝就白費了。

一邊思索一邊在船艙各地晃晃……說起來,似乎有點尿意,去趟廁所好了。

緩步走向船內的洗手間,幸好現在的有模擬重力裝置在太空船上,比起以往的時代方便很多呢。

「所以我說,你到底聽不聽的懂啊!叫你抵達之後把貨物放在這個地方!」「我懂啊!可這貨艙有六、七個耶?!我哪會知道是哪個?!」

似乎是負責搬運的成員與負責統籌的人起了糾紛……等等!那不就是地圖嗎?!

壓低了聲響偷偷靠近兩人,將眼前所見的地圖構造迅速記錄在腦海之中。

快步走入洗手間,挑了一間廁所蹲在裡頭。

隨後拿出隨身紀錄的鋼筆與廁所用的衛生紙……是的就是那種衛生紙,開始在上頭迅速繪製地圖下來。

即便運筆如飛卻沒有傷及紙體,讓人不禁讚嘆這人到底記錄過多少東西……或可能是因為資歷之深而百般精通呢?

將地圖記錄完畢後,才將面紙地圖收進衣服內,繼續自己的小解。

「好多了,不過距離抵達似乎還有一陣子,多收集一點情報好了。」

話雖如此,不過竊聽需要的工具沒有帶上來,只能最低限度的收集情報呢。

在這一小時內,必須抓緊時間能偷聽到多少算多少,同時不要暴露的等到船抵達目的地吧。


「各位成員注意,船已抵達地球,請各位成員立即執行自己分配的任務,指揮官層級請到A-3甲板集合……」

在鴉羽繼續遊走在觸的同時,船身隨著震動開始進行廣播。

下一瞬間,逆光的成員快速的從自己的房間步出,各自執行自己的職責。

有調派軍火的、有偷渡毒品的、也有押送人質的……什麼?

「去你的,這群渾蛋還綁了人嗎?」

鴉羽咋舌,雖然想去救人,不過這種場合似乎不該如此大動作的出手。

「表演的時刻未到……貿然出場無疑送死。」

自顧自地拿了一把倉庫裡的步槍,裝成是武器部隊的一員隨大隊進入基地之中。

「不簡單啊,這個地方。」

以一個恐怖份子而言,這可真是個相當龐大的大本營啊……這群渾蛋究竟從希望星拿了多少東西啊?

「那麼,為了來驗收你們的偷渡成果,差不多也該去大鬧一番啦。」

華麗的計畫開始,與以往的怪盜行動不同,這可是在恐怖份子的大本營裡進行恐怖行動啊!這可是最高等級的藝術!

「顫抖吧,逆光!為怪盜華麗的身影著迷,以及為你們執行的萬惡懺悔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68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蛻變之聲|鴉羽

留言共 1 篇留言

芯玥兒
怪盜果然無時無刻都要華麗

04-07 22:37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華麗,乃美學也04-07 2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副本番外─地... 後一篇:【蛻變之聲】賽拉爾番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各位巴友
今日小屋更新繪圖了~~歡迎各位巴友進來看看> 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