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未命─奇異的比試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7-03-28 15:50:42│贊助:6│人氣:88

在一個天氣不甚好的午後,陰雲將溫和的太陽光線遮蔽。

賽拉爾來到了黑城附近的廢墟,至於為什麼要來到這種地方,原因是收到一封來自迪凡德……他的拜把好友的電郵。

似乎是有相當重要的事想與自己商量。不過電郵內對於相關的訊息卻隻字未提,而且約定的地點亦非常去的便當店或咖啡廳。

雖然賽拉爾感覺事有蹊蹺,卻也沒時間顧慮那麼多,但最基本的警戒心還是有的。

但說到這片荒廢之地……黑城的君主似乎沒有絲毫重建這片廢墟的打算,已然崩塌許久的建築物就只能隨著時間流逝而緩慢地風化著。

如果是在日輪丸,看到這種情況還不改善,被罵的肯定是自己啊……賽拉爾有些介意黑城沒有進行廢墟重建的緣由,但這好像也不怎麼關他的事。

「所以我說迪凡德…叫我來這麼荒涼的地方是要我重建這裡嗎?我也不會蓋房子啊!」

穿著正裝來到此地,看到的卻是如此殘念的景象,這要人不發火也真難。

自己可不是什麼建築師,是在前線戰鬥的戰士啊!姑且也算是日輪丸的統帥階級一員……但不兼職室內,不,室外裝潢啊!

「或許是要主人當免費苦力喔?」

沙羅曼達坐在主人的肩膀啃著餅乾,她只是閒來無事陪著外出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她不大想睡午覺。

而且不管怎麼看,周圍都沒有像是迪凡德的傢伙在,自己該不會被耍了……嗯?

「什麼鬼?人嗎?」

瞥見一個黑影出現在賽拉爾身後已成廢屋的建築物屋頂上,似乎很有閒情逸致的坐著。

仔細的看清後,黑影底下卻是一張雖然熟悉,但有點不大想去理會的人的臉孔。

「……什麼鬼?」

略顯不悅的挑眉,為什麼迪凡德叫自己過來,看到的卻是這傢伙?百思不得其解……還是打個打電話問問看嗎?

但還沒給自己拿出手機的時間呢,劍士便從屋頂上站起來,然後緩緩舉劍。

毫無疑問,那是戰鬥姿勢。

「幹什麼幹什麼?!這比叫我來當建築師還麻煩啊!」

輕輕咋舌,以意念示意沙羅曼達先虛體化,自己則是非常不爽的抽出虎撤。

「怎麼老愛找我打架呢……」

比試賽拉爾並不討厭,但他非常討厭沒有靈魂間碰撞、無趣又令人想打瞌睡的挑戰。

但現代願意與自己進行白刃對刀的人少之又少,開始讓他厭倦這種挑戰行為。

往往激不起他戰意的挑戰,他會使用寶物隨便的應付一下……眼前這個好幾次溝通無效的傢伙就是每次都要找他打架,卻一次次都無法讓他拿出實力的應付名單。

而且更火大的是,這傢伙現在居然沒有回話!

「……」

所做的動作僅是只是舉劍然後往下一揮──一道黑色的劍氣毫無預兆地順著他的刀作而形成月牙,往賽拉爾的方向飛過去!

「真是。」

隨意側身閃過刀氣之後脫掉外袍,貌似很無趣的打了個哈欠。

老實說這有點阻礙戰鬥,若不是認為重要場合要穿上掛袍,自己還真不喜歡戰鬥時穿著。

隨即手持虎徹踏步一瞪,以高速逼近對方。

然而劍士仍然沒有移動,只是又迅速地向自己的方向揮出數道劍氣。

賽拉爾開始察覺到了,眼前的人似乎不太對勁。

這種戰鬥方式跟原本的他比起來,似乎有很大的落差。

而一而再再而三的釋放刀氣,終讓賽拉爾發現了其中的脆弱之處。

能量的中心被破壞就會立刻散逸,利用了這點……搭上這招可行!

「秘劍,秋風掃落葉。」

高速衝刺同時以刀刃的風壓擊破對方攻擊的脆弱處試圖擊散,一方面圍繞著疊加刀閃的高速暴風席捲過去!

對手立刻利用由異變體所形成的左手往旁邊一伸,然後利用瞬間的爆發將自己從屋頂拉到地上以閃過攻擊。

更令賽拉爾詫異的是,在移動的瞬間,他頭也不回地往後揮出一道刀波。

「?!」

平常只會無腦接下的傢伙懂得閃了?不對勁……這種「不是本人」的感覺讓賽拉爾逐漸收起應付的心理。

照常理而言,不是翼人的黑色行者沒辦法在空中移動,恐怕除了硬接之外就沒別的方法了吧……不過呢。

及時在前進方向的位置開了幾個空間門,從門內伸出武器的柄作為移動踏板,高高一躍而起躲開刀波,並在高空以空間伸出武器柄當作踏板立於空中。

「呼,嚇了我一跳呢。」

仔細觀察了一下對方的行動……利用異變體迅速地在地上形成一層如同膜狀的東西,在空中的賽拉爾可以看見眼前的泥地很快地就被變成一片由黑色及紅色紋路所形成的平滑地板。

站在地上的劍士抬看向賽拉爾,然後舉起手中冒著黑煙的刀刃,以刀鋒指向空中的自己。

「沒辦法隨意著地……問題真大啊。」

速度性質的攻擊,沒有穩定的施力點與踏板是無法成立的。

將武器作為階梯走下來,雖然說自己藉由這些武器高速移動不成影響,不過應付起來還是有點棘手的啊……這冥頑不靈的傢伙用腦的話。

距離地面一段位置的武器作為著點,賽拉爾站在半空,單手持刀對峙著。

劍士又再向自己揮出幾道刀波,且異變體不但將地面覆蓋,更開始擴大覆蓋範圍中……

「根本不打算讓我著地吧?」

第一次,遇上這個人的時候露出了「微笑」,終於是一場有價值的戰鬥了。

再度針對刀波的較弱處攻擊打散,同時雙腳再次蹬步直接逼近對手揮出一發返回一字斬,而地面附近則運用能力開始扭曲空間。

眼見始終背對著自己的劍士即將被一文字斬擊中之時……

一片有著紅色紋路的漆黑之牆倏地出現。

刀刃砍在牆上,而這似乎不能並非能夠擋下你刀刃的東西,刀刃像是砍在金屬薄片一樣將牆壁切開了。

「蹡──!」

虎徹卻被擋下了。

但並非異變體的功勞,從手中兵器傳來的觸感來看,似乎有異物藏在黑牆裡了。

「果然…你不是那個不開化的笨蛋對吧。」

對刀了幾次便知道,兩者的戰鬥風格如同天壤之別。賽拉爾抽回虎徹,架刀於身體上段,專注於周遭的任何動靜。

「回答我,你是什麼人?為何以迪凡德的名義叫我出來?」

既然是另一位夠格的對手,那麼就使出這招吧……

『你是說,這個嗎?』

然此時,劍士伸手打了個響指。

那隻由科技物物質覆蓋的手,手心發出一道藍光,一個如同全息投影的螢幕隨即出現在半空中。

賽拉爾透過螢幕裡看見一個身穿黑城禁衛軍隊長盔甲的人影正困在一個由異變體形成的監牢裡,不過因為那人戴著頭盔,所以沒辦法看到他的樣子。

『你是說,這個嗎?』

劍士仍然毫無生氣地問道,不過賽拉爾卻絲毫沒有動搖的意思。

「……好,我可以確信你不是那個傢伙了,如果是那個講不聽的笨蛋根本打不過迪凡德。」

賽拉爾穿越了佈下的空間門之陣進入了地面,藉由通道轉移到另一處開口。

轉瞬間,在對手的背後出現了近乎同時揮出的三道刀痕……他驕傲的招牌劍技的身影,攻擊結束後應當也能馬上潛回空間蓄勢待發。

這是做好完善準備的一擊!

「秘劍,燕返斬!」

不過沒料想到的是,空間門展開的一刻,劍士的腳底隨即凸起來;揮刀的時候,地上的異變體像彈簧一樣使劍士整個人從原地彈起。

刀刃透過空間門穿越到對手背後的時候,身影已然停滯於半空,而燕返斬則將劍士原本位置上的異變體給切成三段。

在空中的他借力打了數個跟斗……又是數道刀波呈直線形的射向賽拉爾。

而藉由空間噴射使得現在處於飛行狀態的賽拉爾再次藉由鑽入空間後躲避刀波並關上門,再度開門的時候速度更為驚人,而且是使用了方才使用過一次的劍技打過來!

「秘劍,秋風掃落葉!」

『嗯哼。』

劍士輕笑一下,然後再次用異變體所形成的手臂將自己拉離招式的範圍內。

在拉開距離以後,劍士再次回到由異變體覆蓋的地面上,擺出如同教科書一樣正確的舉劍姿態。

──以為這樣就沒了嗎?!

攻擊尚未結束,刀刃暴風再度進入空間,又在距離相當近的地方已比剛剛更快的速度捲了過來,問題是刀刃旋風居然大了一倍!

藉由長曾彌虎徹的特性──長度延伸將攻擊範圍擴大,同時經過空間門的循環累積加速行動,將秋風掃落葉的劍技更為昇華!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展開再度讓賽拉爾感到驚訝。

劍士像變魔術一樣將手中的刀一分成二,眼前披著弱者偽裝的劍士,以幾乎兩倍的速度揮手中刀刃。

轉瞬間,可以看見一片密集得如同雨點一樣的黑色刀波飛向自身。

「哈哈,有意思呢。」

高速的繼續堆疊更多的高壓風刃,既然要比拚威力的話,就讓我看看這個冒牌的傢伙有多少力量吧!

「你能夠讓我更加盡興嗎?!」

每當劍氣與風刃交碰時,雙方的壓縮的力量都會因為破碎而產生一陣小型衝擊波。

但這種密集程度的衝擊疊加時,產生的威力會變得很可怕。

沒被異變體覆蓋的建築物及物品的表層都因為衝擊波而出現裂痕。

劍士似乎沒有絲毫疲倦的意思,看來會是一場持久戰……這是賽拉爾還沒使出「那個技巧」的前提下。

「看來……必須要這麼做了啊!」

銀白的刀刃流星突然多了黑色的刀波作為點綴,速度猛然提升。

賽拉爾在攻擊時趁勢鍛造出村正,右手緊握虎徹,左手揮舞村正,同樣以和對方相同的雙刀流迎擊!

『看來麻煩了呢。』

劍士揮動的時候如此說著,似乎自知以目前速度嬴不了的賽拉爾,在對方持雙劍的一刻起就已經注定會輸掉。

風刃慢慢地壓過了對方的刀波,最後吞噬了對方的攻擊,無數的風刀砍在劍士的位置上,頓時引起了一陣巨大的聲響和濃煙。

「如此而已?我不認為。」

不過賽拉爾卻不因此滿足,原本灰暗的雙眼早已泛紅,那是已經在戰鬥中充分享受的模樣。

「強大的戰士,你應當不只如此,現出你的原樣吧,不然對於這次的比試我無法滿足。」

可對方沒有給予回應。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以後,沙塵散去了,放眼看下,只見地面刻下了無數的斬擊。

而原本覆蓋在上面的黑色物質似乎與劍士一起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點血跡都沒有留下。

「……消失了嗎?」

賽拉爾眼神變回暗灰,嘆了口氣並收回雙刀。

「真可惜,難得有一個用那傢伙的力量也能讓我打得痛快的人出現。」「人家也很久沒看過主人那麼愉快的對刀了呢。」

沙羅曼達於此時鑽出空間,不過因為是虛體,什麼都摸不著就是了。

「打給迪凡德問問看他知不知道是誰好了。」

賽拉爾望著天空發呆,卻發現雲朵似乎比之前來得多。

忽地,你感到雙眼的眼皮非常沉重,而且身體也感到一陣強烈的倦意。

「不可能吧……因為這樣就疲勞?」「主人?!這是……」

雖然覺得狐疑,但倦怠感逐漸侵蝕而來……

「算了,回去休息吧。」

打了個哈欠後,賽拉爾打開了空間門,準備就直接在這裡稍微睡一下。

但在他打哈欠的期間,卻沒留意到自己的空間門被動了小手腳,一道一模一樣的空間門出現覆蓋在原先的空間門外。

進入「闇神殿」之中,卻並非是自己當初創造的那個熟悉的心象空間。

「什麼東西……有點詭異,沙羅曼達,我睡覺的時候看著我,有危險妳立刻喚醒我。」「等等?!主人?!」

睡意實在過深,自己又沒握起能夠驅散任何狀態的潘達瑞斯聖劍,只能敗在睡意之下,讓最信任的夥伴看好毫無防備的身體。

「哎啦。」

黑色的人影再次出現在「闇神殿」內。

「還真沒防備。」

話中混雜了各種詭異的雜音,像是電子機器一般。

「因為有人家守著呢,人家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主人的身體一絲一毫。」

沙羅曼達守候在主人身旁,眼中似乎有著戒備。

「是這樣嗎?」

黑影的聲音慢慢清晰起來,但讓她不解的是,對方的聲音居然非常耳熟……

隨著黑影愈來愈接近,可以看見一位有著紅色長髮,身上穿著只有富家千金才能穿上的華美服飾,面容姣好的女孩子。

單是表面,已經可以感受到她身上那優雅的氣質了,但令人詫異的卻不是為何這裡有這麼一位女性……

「什麼?!等等……這個女孩子……?!」

沙羅曼達驚恐的大喊,原因無他……那一個年齡看似與自己相同,面容、髮型甚至是象徵性的絲帶也與自己完全一樣的少女──

理應死去已久,且連墓碑也無法立下的賽拉爾的親妹妹:艾露‧斯佩特拉。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人家會出現在這裡。」

「艾露」看看自己的手和身上的衣服。

「不過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呢。」

「艾露」緩緩走近,然後蹲在賽拉爾的旁邊,輕撫他那銀白色的長髮。

「看在長得一模一樣的份上……要替艾露把哥哥照顧好哦。」

她抬頭看向愣在原地的沙羅曼達,然後伸手摟了她一下,無奈地笑了笑。

那笑容是否代表她已經知道自己悲慘的命運呢?並沒有人知曉。

語畢,四周的空間開始逐漸崩壞……回神過來,賽拉爾與沙羅曼達都回到了熟悉的闇神殿之中。

「艾露……果然是主人的親妹妹嗎?雖然跟人家一模一樣,但氣質完全不同呢。」

若是主人還清醒的話,看到她出現在自己眼前,恐怕累積已久的情緒會爆發出來吧?

已逝之人,早已無法繼續陪伴她所摯愛的兄長……

即使眼前所見的是宛若泡沫之夢虛幻的景象,然而將賽拉爾託付給自己的那句話中帶著的無限思念與悲傷,卻是如此的真實。

『要替艾露把哥哥照顧好哦。』

她的話語迴盪在沙羅曼達的心中,她帶著微笑,雙手交疊於胸口。

「放心交給人家吧!會替妳把主人……妳最愛的哥哥照顧好的!」

對著無盡的蒼穹,對著虛無的天空訴說著同樣不存於世界之人的承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59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沙羅曼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企鵝少女:瑪... 後一篇:【蛻變之聲】鴉羽主線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七龍珠 FighterZ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