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地獄鼠俱樂部 番外2 Because I Got High (下)(完) & 遲來的情人節賀圖XD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2-15 01:42:34│贊助:16│人氣:583
結果還是慢了一天XDDD

邊寫邊覺得自己也要ㄎㄧㄤ掉的下半篇已完成,這樣第二部就整個完結囉~

小說第三部《嘯日之犬》將在月底開始連載,之前畫的宣傳封面在此→連結



~*~


    當阿福與戴爾的父母從小禮拜堂回來後,他們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

    「這鐵定不是溫室裡那隻小妖精。」翠西亞皺起眉頭。

    「除非那東西分裂生殖了。」馬修嫌惡地瞪著正在吞雲吐霧的小傢伙。

    「你能解釋嗎…哈雷先生?」阿福看起來快抓狂了。

    我看著他們無言以對,因為這實在是荒謬到極點。

    自從上周在溫室發現這隻神似格姆林但毛色不同的森林妖精後,依然沒人(和鬼魂以及地獄來的天竺鼠)能解釋這傢伙的來歷,而嫌疑最大的蘇洛也哀號著他從來沒把任何活體植物帶進霍特伍德莊園。

    根據我們對格姆林的了解,這些森林妖精似乎誕生自年代久遠的植物,但是大麻這類的東西似乎不是多年生植物,所以這傢伙以及那堆樹叢的出現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更詭譎的是,這隻小妖精的能力除了讓大麻蓬勃生長外,似乎也能使植物快速乾燥,這讓霍特伍德莊園頓時變成地下果菜乾兼毒品工廠,萬一被發現就完蛋了。

    「他們終於從禮拜堂回來了。」我推開戴爾的房門。

    「唉,我能感覺到。」他懶洋洋地從棉被裡鑽出來。

    「你應該…已經沒事了吧?」我坐上床沿看著正在揉眼睛的戴爾。那隻該死的小妖精昨天竟然烤了一盤「加料」布朗尼請他吃,當我從超市回來時只能張大嘴看著戴爾癱在沙發上吃吃傻笑。那畫面實在太極品了,大學時慫恿他吸個幾口都沒這麼誇張。

    「嗯,沒什麼事…大概用吃的效果更明顯吧。」他靠在我的肩膀上發出嘆息。

    「顯然。」我實在沒慾望回想戴爾昨晚一臉蠢樣然後滿嘴屁話的樣子。雖然那副德性其實挺可愛的但總有些不習慣,況且我還是擔心他的力量會因為攝取過多精神藥物而失去控制。他不像我跟蘇洛一樣曾經有過糜爛的惡習,希望那隻小妖精的惡作劇不會讓他太不舒服。

    「我昨晚是不是一直在講話?嘴巴好乾。」他接過馬克杯啜飲著。

    「是啊,你不停碎念相同的事情好幾小時。」

    「相同的事情?」

    「像是不該把貓養得這麼肥,還有董事會成員都該用馬桶自我了斷之類的。」我應該把那堆屁話錄下來,那真的有夠好笑,但聽久了會很想請他閉嘴。

    「天啊…我到底都在說些什麼鬼話?!」

    「可不是?我跟蘇洛可是緊張到不行。」我們得還想辦法阻止暗影試圖用他所謂的民俗療法讓戴爾恢復理智,天知道那會不會把莊園夷為平地。

(作者的OS:榭爾溫,我看你也嗑了不少吧=_=)

    「我真是太失態了,真的…非常抱歉。」他懊惱地低語。

    「你沒事就好,不然阿福鐵定會把我宰掉。」我想起大學時的慘痛教訓*,那次不只讓自己差點葬身霍特伍德莊園(誇飾法),還害得戴爾挨了阿福一巴掌,不過身為罪魁禍首的蘇洛竟然沒被開除,這真是奇蹟。

(*作者註:小說第一部有提過這件蠢事。榭爾溫在大學時曾經和蘇洛在莊園裡哈草,還順便把戴爾邀來一起享用,結果才剛回家的阿福誤以為他們想迷姦戴爾,氣得差點把這兩個罪魁禍首宰掉XD)

    「話說回來,我媽對於那隻古怪的小妖精有什麼看法?」戴爾放下馬克杯,冰藍色雙眼直盯著我。那對漂亮過頭的眼睛已經恢復往常的冷冽,昨晚那雙眼不只茫然,似乎還隱隱透出過度的情慾,彷彿用眼神就能燃起燎原慾火。

    不過那堆屁話對於澆熄慾望還真有效,用馬桶自殺那句害我笑到差點被口水嗆死。

    「當然不是很高興,因為溫室現在莫名其妙長出一堆大麻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唉,看來翠西亞又會把這樁怪事怪在我頭上了。

    「那傢伙…難道不能控制自己的能力嗎?」

    「牠每天都嗨成那樣,我懷疑牠有辦法做到。」我第一次見識到有生物能嗨茫成這樣,就連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都沒辦法像牠這麼茫吧。

    「不過我現在倒有好消息要告訴你。」戴爾露出放鬆的微笑然後坐到我身上。

    「什麼好消息?」我趁機嗅聞酒紅色睡袍上殘留的古龍水味。

    「我想做愛。」

    「唔…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

    沒過幾天,我發現廚房裡的麵粉都沒了,就連食物儲藏室的存貨也所剩無幾。看來那隻小妖精烤了太多大麻蛋糕,冰箱快被牠的傑作塞爆了。

    「首先,請不要隨意跑進廚房。」我板起臉對那個正在吞雲吐霧的小混蛋訓話。「還有拜託別再做那種蛋糕了,你快把麵粉用光了!」

    「呵~想說你們都很需要放鬆一下啊~~」

    「無論如何別做就是了。」我懷疑這傢伙有聽進半個字。

    「你們都很喜歡不是嗎?」

    「但這一點都不OK,我可不想害任何人被扔進勒戒所!」

    「說得像你沒吃半塊一樣~~」

    呃…好吧,我承認自己有吃幾塊加料布朗尼,但這種事本來不可能發生的好嘛!我老早就戒掉了!!

    「總之你得停止製造出那些東西,你應該有辦法控制力量才對。瞧瞧格姆林,牠就辦得到啊!」我的眼角餘光注意到路德和法蘭茲似乎在咀嚼著什麼。「欸等等,你們在吃什麼?」

    「小妖精烤的太空糕(space cake)。」

    「喔我的天啊拜託你們住手!!」

    「呵呵~我就說你們會喜歡的~~」小妖精愉快地跳下沙發。「這地方充滿悲傷、抑鬱和說不出的厭世,我就是來幫助你們脫離這些…唔…該怎麼說呢…啊~我想到了,有如藍色獨角獸放出來的屁般的憂鬱氣息,我真有創意啊呵呵呵~~」

    我的EQ快要消失無蹤了。

    「所以…這就是你出現的原因?」我按耐住性子想套出答案。「但植物呢?那些大麻總不會無中生有吧?」

    「呵呵~這就要問問你們人類自己了,我可幫不上忙~~」小妖精吐出一團煙霧回應道,一邊隨著收音機傳出的雷鬼音樂搖晃腦袋。

    問問我們自己?難道莊園裡有人說謊?我不想懷疑任何人,但那幾叢大麻不可能憑空長出來而且還在沒被留意的情況下生長茁壯吧?

    噢…但願洛文在這裡,他對這種事最在行了。

~*~

    「蘇洛說你這幾天…都在鬼鬼祟祟地跟蹤進出莊園的人。」戴爾輕捏我的肩膀一下。「你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嗯…跡象嗎?難道地獄裡那些惡魔又開始…」

    「呃…不是這樣的……」我放慢速度好讓自己能順利開口。

    「那又是怎麼回事?」他閉上眼喘息。

    「那個整天哈草的小妖精…我在想…可能還是有人偷偷把植物帶進溫室…那些東西不可能憑空冒出來。」

    「你的意思是…有人不承認自己做了那件事?」

    「也許吧…但要把罪魁禍首找出來似乎有點傷感情。」我決定先結束這回合以免興致全失,看著戴爾扭動身軀陷入狂喜的樣子讓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

    「榭爾溫!這實在太…嗯…算了……」他軟綿綿地倒回枕頭上。

    「舒服嗎?」我愛死他欲仙欲死的樣子。

    「…當然。」他笑了出來。「我愛你,榭爾溫。」

    「我也是。」我趴在他身上等待心跳恢復正常。

    戴爾伸手搓揉我的頭髮,修剪完美的手指在頭皮上規律撫著彷彿正在鍵盤上彈奏,也許像是在演奏鋼琴,或是某種叫不出名字的樂器。這讓我備感放鬆,近乎忘卻剛才的激情。

    我幾乎聽見樂聲從耳邊傳來。

    不,那的確是樂聲,但似乎是異國風情濃厚的笛子和鈴鼓等打擊樂器組成的聲響。

   或許記憶早已風化,但烙印在靈魂深處,那片刻的喜怒哀樂又怎能隨死亡消逝?

    那道聲音又出現了。

    我睜開眼,四周已變成一間昏暗的酒館,燈光全都集中在火紅的舞台上。

    布幕抖動幾下,暗示著表演者即將出場。

    我聽見人們低語陌生的語言,但有個不斷重複的字卻勾起我的記憶。

    厄里亞德。厄里亞德。厄里亞德。

    厄里亞德?

    等等,我聽過這個字,那不就是附身安東尼的惡魔稱呼戴爾時使用的名字嗎?

    布幕一分為二,有人走了出來。

    那是身上纏著蟒蛇的戴爾而且一絲不掛。

    「榭爾溫?榭爾溫?」戴爾的聲音傳入腦海。

    「呃…戴爾?」我眨了眨眼然後發現自己依然趴在他身上。

    「你睡著了?」他有些擔憂地看著我。

    「對…還做了奇怪的夢…」

    「奇怪的夢?」

    「我夢到你全身光溜溜然後身上纏條蛇在台上跳舞。」我肯定是吃了太多大麻蛋糕。

    「聽起來你做了個挺撩人的夢啊。」他無奈地笑著。

    「沒辦法,你剛才太性感了。」我把那個詭異的夢拋到腦後,捧住他的臉頰讓彼此陷入深吻。「再來一次?」我放開他發紅的雙唇。

    「求之不得。」

~*~

    「所以…你這幾天的跟蹤成果如何?」戴爾放下涼菸看著我。

    「我發現賈德最近常在溫室附近閒晃,尤其是入夜之後。」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抽事後菸,那樣子真是迷人到不行。

    「但賈德是我們的園丁啊。」他皺起眉頭,順便把蓋在身上的毛毯裹得更緊。

    我們做完愛便到壁爐前窩著,一邊享用阿福送來的熱可可一邊安靜地抽菸,薄荷味、沐浴乳的香氣伴隨巧克力帶有酒香的餘韻讓我的思緒快要進入休眠模式。

    「我不認為我們的園丁會花這麼多時間在夜晚的溫室附近走動。」我打起精神回想最近對莊園裡所有人的觀察,除此之外還花了好幾個晚上仔細檢查監視器畫面,確認那些進進出出的訪客沒有嫌疑。

    新的一年竟是以這種荒謬的偵探工作做為開始,真不知要感到高興還是難過。

    「他和老史密斯通常都在前院修剪樹籬。」戴爾咬著下唇,眉頭深鎖彷彿正在思考高深哲理。「經你一說倒是挺奇怪的,那兩個園丁平常的確很少在林子裡活動。不過…當你發現他在溫室附近閒晃時,他手上有沒有拿著什麼東西?」

    「我想想看…鏟子?」史密斯父子在我的印象中很少整裡後院,因為自從格姆林搬來後,管理那片林子就變成牠的例行工作。

    霍特伍德莊園的廣大後院基本上是片凌亂的人工林,經過一大片草皮後就是那個陰森的林子,加上十九世紀初期建造的人工湖和旁邊的小禮拜堂。有陰陽眼的人最好不要太常涉足後院,因為那兒有一大群動物鬼魂,有些到現在都還學不會如何把槍傷*藏起來並且厭惡人類…除了戴爾。跟死掉的動物快速建立友誼似乎是他的專長,不過目前和他合拍的活體動物似乎只有貓和天竺鼠而已。

(*作者註:因為霍特伍德家族有不少成員愛好打獵與製作標本,例如戴爾的父親馬修)

    「鏟子?聽起來不太令人意外。」

    「對,小鏟子。」我記得翠西亞有跟我說過那種小鏟子的名字*,但一時真的想不起來。

(*作者註:移植鏝[trowel],用來挖洞放置肥料與移植的小型園藝鏟)

    「大概要去那一帶挖東西…或是幫植物換盆之類的。」他抬頭看著我。「或許就連格姆林也沒有實話實說,牠可能知道些什麼。」

    「看來得再次查證了。」我嘆了口氣。

~*~

    我們躡手躡腳走進溫室所在的林子,沿途還得勞駕戴爾安撫那些被路德和法蘭茲驚嚇的動物幽靈。蘇洛沒好氣地拿著稻草叉走在最前頭,一邊小聲抱怨這場荒謬的冒險和冷颼颼的天氣。這地方千萬不能使用他的噴火魔法,不然絕對會把動物(死活皆然)通通嚇出去讓整座莊園注意到林子裡的騷動。

    這次我們特地選了翠西亞和老公與管家回到大宅幽會時溜進林子,不然那三個鬼魂肯定會搞砸一切,除非…連他們都對這件事有所隱瞞,但願真相不是如此。

    「你們應該知道賈德今天不在莊園裡吧。」蘇洛趕走一隻僧帽猴(capuchin monkey)幽靈時對我耳語。

    「我知道啊,跟他爸去買新樹苗。」那隻死猴子差點跳到我臉上。

    「所以你期待找到什麼?」他不安地望著四周。「你該不會懷疑他把大麻偷渡進來吧?那小子是個乖乖牌,應該不至於幹這種事。」

    「我知道,但行跡最可疑的人真的是他啊。」我知道賈德是個性格憨厚的傢伙,前年才離開學校和養父一起在霍特伍德莊園工作,但他這陣子也未免太常在溫室附近活動了。我不相信他是為了觀察那隻嗑藥小妖精才跑來這兒探頭探腦,因為那傢伙平時都待在大宅裡而不是格姆林棲居的溫室,只有在收集大麻葉的時候才會過來。

    「還有你知道要支開我爸然後跟你們溜出來有多困難嗎?」他小聲抱怨著。

    「那又不是你的功勞,是因為他的學徒突然跑來找他。」戴爾白了他一眼,肩膀上蹲坐著調皮的僧帽猴幽靈。看來喵喵陪咪咪去減肥還真不是好選擇,牠的寶座現在被一臉猥瑣的靈長類佔據了。

    「阿宅父母來的還真是時候啊。」他語帶諷刺地笑著。說來好玩,暗影的那兩個學徒竟然是宅詹的親生父母,當我們搞懂這段孽緣時簡直快要說不出話來,但宅詹卻被這件事氣到不想和拋棄他的父母有任何往來。

    我們抵達溫室時聽見歌聲從裡頭傳來,玻璃透出的燈光顯示格姆林還在聽著音樂忙上忙下。我抓住差點撞上玻璃牆的路德和法蘭茲,在格姆林往我們的方向看時蹲下身躲進石楠樹叢。

    「有兩道嬌小的人影在裡頭。」戴爾狐疑地瞇起眼睛。「那隻嗑藥小妖精不是應該在大宅裡嗎?」

    「對耶…我剛才明明聽牠說要待在房子裡看電視。」我在他重心不穩時搆住他的腰。

    「看來格姆林和那鬼東西變成朋友了。」蘇洛噘起嘴望著裡頭晃動的影子。

    「牠們似乎在…聊天?」戴爾在我耳邊低語。

    「再觀察一下吧。」我把他摟得更緊,這讓蘇洛看著我們露出無奈的微笑。

    「我真為你們感到高興啊。」蘇洛聳肩說道,但隨即警覺地捏緊稻草叉瞪著遠處的樹林。「有動靜。」

    「不是幽靈,小心點。」戴爾示意我們蹲得更低。

    那是抱著一疊厚書的賈德‧史密斯。

    「怎麼可能?!那傢伙不是出門去…」我不敢置信地瞪著朝溫室走來的賈德。

    他推開玻璃門走進去,兩隻小妖精竟然舉起手和他打了聲招呼。

    「直接闖進去吧,看他會如何解釋。」戴爾沮喪地起身。

    我只好跟著他離開樹叢,面無表情地推開玻璃門,賈德發現我們時驚訝地張大嘴巴。

    「嗨,賈德,你今天不是跟奧圖去買樹苗嗎?」我瞄了他手上的厚書一眼,似乎都是植物學之類的書籍。

    「哈雷先生?!你們…你們怎麼在這…」賈德結結巴巴地問道。

    「飯後散步,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遇見你啊。」戴爾露出狡黠的微笑看著他。

    「我…我父親他說他自己能應付…所以就叫我先回來了…」他吞了口口水,害怕地看著蘇洛手上的稻草叉。「你們…不是來散步的對吧?」

    「看來你跟這兩隻小妖精交上朋友了啊,賈德。」蘇洛把稻草叉倚在門邊。

    「我對於沒有說出實話感到抱歉…我…我能解釋!」賈德把那疊厚書粗魯地堆到一旁。「真的!老爺!我能解釋!」他盯著正在搓揉下巴的戴爾哀號著。

    「什麼解釋?我剛才沒問你任何問題吧?」戴爾像隻貓一樣漫步到他面前。

    「我…那些大麻…」他頹喪地低下頭。

    「那些大麻怎麼了?」

    「那些大麻是我…」當他準備繼續說下去時,那隻嗑藥小妖精跳上他的肩膀露出嗨茫的蠢笑。

    「喔呵呵~別嚇壞賈德嘛~他又不是什麼壞人~~」小妖精伸手戳了戴爾的鼻子一下讓他緊張地瞇起眼睛。

    「我能自己解釋,拉斯(Ras),請從我的肩膀上下來。」賈德被煙捲冒出的煙霧嗆得皺起鼻子。

    「拉斯?原來這傢伙有名字?」我驚訝地瞪著那隻小妖精。

    「是我幫他取的。」賈德終於受不了地把名叫拉斯的小妖精拎起來放上一旁的工作檯。「牠頭頂的毛色很像拉斯達教派*的代表色。」

(*作者註:拉斯達教派[Rastafari]是20世紀初於牙買加興起的黑人基督教宗教運動並對雷鬼音樂[Reggae]有深遠影響,而吸食大麻則在拉斯達式的儀式中被廣泛使用,作為淨化與進入出神狀態的精神性藥物,牙買加政府已在2015年將儀式性的大麻使用合法化)

    「呃…說的也是。」我想起一些雷鬼歌手似乎很常使用這個顏色組合。

    「我一開始只拿了兩盆大麻,趁溫室沒人時偷放在這裡。只是研究使然,想用來申請研究所,有個我很仰慕的教授正在做相關研究。」賈德滿臉歉意地向我們解釋。「不想讓你們知道這件事…就連我爸也不知道。」

    「不過這倒是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麻煩啊。」戴爾瞟了仍在吞雲吐霧的拉斯一眼。「格姆林的力量能讓植物蓬勃生長,不過這似乎也使你偷渡進來的植物產生了變化。」

    「我真的非常抱歉,老爺,我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他懊惱地搔著腦袋。「過去以來,我都是在父親和您的幫助下活著,我不想…繼續成為你們的負擔。」

    「所以你希望能藉由這份研究離開這裡?」

    「呃…是的。本來已經快完成了,但不知為何跑出這傢伙,而且牠突然冒出來後就打亂了我的進度。」賈德有些不情願地指著正在傻笑的拉斯。

    「我知道你向來是個渴望獨立的孩子,賈德。」戴爾輕撫他的臉頰說道。「你做得很好,別弄傷自己就是了,取得這些植物有沒有讓你惹上什麼麻煩?」

    「沒…沒有,老爺,絕對沒惹上麻煩。」賈德被他的碰觸弄得滿臉通紅。

    「那就好。」他輕拍賈德的臉頰然後放鬆地嘆了口氣。

    「呵呵~真是皆大歡喜的結果啊~~」拉斯愉快地吐出煙圈。「話說這地方已經開始溫暖起來了,就像藍色獨角獸逐漸長出粉紅色體毛一樣~我的任務也要告一段落了呵呵~~」

    「你的任務?」蘇洛狐疑地看著牠。

    「小妖精是森林草木的孩子,人類從來離不開這片翠綠,而有時植物能感知人類世界的喜怒哀樂,我們便是在那感知下孕育而生。」拉斯終於說出沒有呵呵笑的句子。「植物告訴我這地方充滿憂鬱,但你們能讓這裡變得更快樂,那不是我能辦到的,就像人類對自然的消耗終究得親自還債。」牠吸了一口手上的煙捲並發出愉悅的嘆息。

    「像環保人士一樣。」蘇洛小聲吐槽著,格姆林在一旁無奈地聳肩。

~*~

    「那隻嗑藥的小妖精呢?」阿福一邊推著吸塵器一邊問我。

    「昨天把自己寄到荷蘭去了,說什麼要見識這個廣大的世界。」我懷疑拉斯只是想去阿姆斯特丹度個假而已,希望那兒有跟牠一樣嗨的小妖精。

    「很有牠的風格。」

    「真的。」

    我用雞毛撢子彈掉窗框上的灰塵後便往東翼走去,戴爾才剛換完衣服準備走下樓。

    「準備去面對那群討厭的董事會成員了?」我摟住他的腰。

    「是啊,我還真想用馬桶解決他們。」他頑皮地笑著。

    「那一點也不像你的風格,太不優雅了。」我湊向乳白色頸子嗅聞新鮮的古龍水味。「對了,關於賈德的計畫,你真的要讓他獨自一人去面對…」

    「那個大男孩能做到的。」他挽著我的手臂說道。「他已經長大了,奧圖也對他很有信心。」

    「說得像他父母一樣。」我只能莞爾一笑。

    「我們隨時都在尋找能視作榜樣、宛如父母的模範,但也隨時都在尋找那個彷彿兒時般迷惘的自己,過於樂天地希望能幫他們找到方向。」他抬頭看著我,眼神透露出微弱的悲傷,但隨即被滿臉笑容取代。「那是種超越血緣的情誼,讓人類不再任意傷害異己。」

    我低頭親吻他,眼角餘光注意到灑落薄雪的晨光讓整座莊園彷彿像金銀寶石打造般閃亮。

    像座王宮一樣。我這麼想著。

    我在地獄時也是住在這種金碧輝煌的地方嗎?那戴爾呢?他那時又是如何?

    我們又為何被逐出那個地方?就連路德和法蘭茲都得三緘其口,那到底又是什麼樣的複雜麻煩?

    算了,那都已經成為過去,如果那堆過去的幽魂還要繼續糾纏我們的話我可是會抓狂開扁的。

    踏出東翼後,暗影正好迎面走來,手上拎著一份報紙和咖啡,身旁跟著正在猛打哈欠的蘇洛。他看了我們一眼,臉上再度露出那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要送你家老爺上班嗎,不是人的東西?」他打趣地問道。

    「當然,順便去超市尋找晚餐材料。」我對他吐了吐舌頭然後搭上戴爾的肩膀往車庫走去。



FIN



各種ㄎㄧㄤ和各種放閃的一篇orz

有關史努比狗狗、大麻使用與合法化以及太空糕請自行估狗,我可沒有鼓勵吸毒的意思喔XD~了解這些藥物在人類歷史上的使用與交流是非常重要且有趣的議題,遠比只用我們這個時代的道德標準來胡亂批評有用許多,也能藉此了解政治、法律、文化甚至宗教如何規訓這些精神性藥物甚至作為統治工具。

相關資料可參考David Courtwright的《菸草、咖啡、酒:上癮五百年》(Forces of Habit: Drugs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2002)這本有趣的小書。

最後是遲來的情人節賀圖,畫完只想罵句「閃屁啊」X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11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驚悚|BL|小說|奇幻推理|貓咪|天竺鼠|奇幻|推理小說|插圖|毒品

留言共 5 篇留言

喵芭渴死姬
暗藏許多閃XDD

02-15 08:35

黃勤(金絲眼鏡)
之前沒得閃,現在通通能量釋放了XDD02-15 17:16
大漠蒼鼠
情人節受的傷又加重啦~~~~XDD

02-15 20:03

黃勤(金絲眼鏡)
蒼鼠的感情路上發生了什麼事XDD02-15 21:55
五夜的午日
情人節快樂(送友情巧克力

02-15 20:38

黃勤(金絲眼鏡)
謝謝>///<
讓我想到之前做的巧克力不小心油水分離了XDD02-15 21:55
大漠蒼鼠
單純被放閃傷害XDD

02-15 22:39

黃勤(金絲眼鏡)
好吧XD~
我昨天被閃夠了就去幫親戚整理舊書,跟老書度過愉快的一晚~~02-15 22:43
珀伽索斯(Ama)
沒關係,還是說一聲,情人節快樂,黃勤[e34]

02-15 22:43

黃勤(金絲眼鏡)
哈哈感謝XD02-15 22: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 情詩兩首... 後一篇:[新詩] 雨中盆地...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