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艾莉絲 10 就隨便的取名叫教徒,但是主線和內容卻相差甚遠

作者:西河│2016-11-21 21:48:44│贊助:2│人氣:95
  看著別人吃飯對荷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味蕾被咫尺之遙的香氣所挑逗,即使刻意忽略,食物的味道仍在舌尖上打轉。結果用餐的時間比我預期還久。我的通心麵解饞之旅正進行到一半,雅薇絲還開始數落:不是說有人在跟蹤嗎?
 
  臨走前,雅薇絲還多叫一份外帶。然後兩人走在瑞馬可鎮的街道上。
 
  「反正我們待在外面這麼久了,五分鐘十分鐘差別不大。」
 
  「你怎麼變得如此豁達?」
 
  「本來就是嘛!」我說。「如果妳沒在怕,那我就沒什麼好怕的。那陌生人,你們倆認識?」
 
  「算是。」
 
  「妳怎麼會跟那種老頭搭上關係。」
 
  「胡說,他沒那麼老。」她對著我哼氣。「我認識很多人。他威脅過很多人,但只要我在,他不會對你怎麼樣。唉,就像小蟲一樣在別人頭上繞啊繞。」
 
  仔細一想,他們兩人給人的感覺有許多相似之處。
 
  「我從沒聽妳提過家人。」我說。
 
  「我不是很想談論這件事。」
 
  「他們讓妳失望嗎?」
 
  「不。但談起來也沒什麼好光榮的。我想即使是壞蛋,他的道德標準也與其他人無異。」
 
  「是嗎?我不太確定。」
 
  「我們知道我們自己做了不好的事。如果我們搶了人,我們不會說我今天幹了件好事,不是嗎?」
 
  「妳是說幹壞事不會使妳快樂?」
 
  「真是的,傑生,那都只是惡作劇。而且說實在,又沒有人受傷。」
 
  我略帶藐視的眼神使她嘴軟。她又說。「不算太過份啦。誰叫他們要擋在路中間?」
 
  「妳看,還是有差。一般人會繞道而行或換個方式,而你們一言不和就打。」
 
  「傑生,你不會了解我們生活的難處。」
 
  「其實妳可以說妳盡力了。對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說什麼話?我都收了錢,當然要想辦法做到最好。再說我們現在沒沒無聞,米爾頓太太要是把我說成是不做事的騙子,以後我們還能有客人上門嗎?」
 
  我真討厭她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而行為卻一點也不光明磊落。「想想李察神父,妳真的忍心嗎?」
 
  她發出漫長又無奈的嘆息。「他還能撐幾天,你看他這麼壯。你覺得他會乖乖照我的話做嗎?」
 
  「我聽說他們已經開始要解散教會了。」
 
  「很好、很好。」
 
  「那就是妳的目的!」我恍然大悟。
 
  「沒錯。」
 
  「那莎拉怎麼辦?」
 
  「跟著神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我們來到一間破舊的房舍,旁邊另外有兩棟,另一個與之相聯的顯得豪華許多。雅薇絲敲了右邊的門,一個老太太出來。她看見我不是很愉悅。「威廉小姐,不管怎麼說,帶男性房客來實在是……」
 
  「我付清一個月的房租,可不是為了聽你告訴我該怎麼做,衛斯太太。我希望我姑媽受到良好的照顧。」
 
  「這鎮上的人還沒有人敢對我這麼無禮。現在人真是……越來越沒有禮貌了!」
 
  她很快地離開,哪怕多一刻,也不願待在這裡。雅薇絲意會到我的眼神,她解釋。「放心,她就是愛唸,可她不想錯失一筆橫財。」
 
  「我看她像極了喜歡在別人背後說不是的長舌婦。」
 
  「我同意。但是,只要用對方法,你就能從她身上知道這個鎮上的任何事。」
 
  「為了錢?」
 
  「她的錢都被她兒子騙光了。」
 
  「像她那種人?」
 
  「每個人都有她的罩門。嗨,莎拉,妳還好嗎?」
 
  「妳怎麼這麼晚?我的飯呢?」沙菈開心的蹦跳,就像小女孩一樣撒嬌。我不知道她竟然有這麼活潑的一面。「妳問了李察了嗎?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她憂傷地說。「他說再過幾天,遠方來的主教要傳授很多知識給他。」
 
  「希望他能趕快學完。」莎拉嘆了口氣。「我不喜歡衛斯太太,她好兇,整天一張臭臉。為什麼其他人不能跟我們一起呢?」
 
  「這是一種考驗,莎拉。上天賜下苦難給妳,就是為了使妳更加堅強。如果妳能做到,妳將能超脫自我的侷限,變成一個全新的妳。李察神父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她嘟嘴。「好吧。我想趕快出去玩,待在房裡好無聊喔。」
 
  「妳一個人上街太危險了。這樣吧,接下來這幾天就由我旁邊的傑生來陪妳,你們見過面。」
 
  她好像剛才注意到我,一下子,她又退回了她怕生嬌弱的本性。我擔心她會不會排斥我的陪伴。「嗯。」
 
  「妳好。」
 
  「好好相處。你可以打地鋪,傑生,我會叫衛斯太太準備。她就在隔壁。」
 
  「妳要跟我說故事了嗎?」她兩眼發光的問。
 
  「當然好,親愛的,但我得先去要棉被。喔,對了,傑生有些話要問妳,妳記得上次妳給他的一張畫嗎?」
 
  她困惑地搖搖頭。我心裡一寒,門一關上,變得無話可說。
 
  「就是這一張,」我拿出紙卡。把整件事來龍去脈以及它怪誕之處都一吐而盡。「……所以,妳能告訴我,為什麼要給我這張紙卡嗎?」
 
  她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一種感覺,我沒辦法解釋得很清楚。啊~~」
 
  她忽然摀住頭,像要甩掉顱中的疼痛般。我趕緊問道。
 
  「妳還好嗎?」
 
  「沒事,我一動腦就會這樣。好痛好痛,它一下子被塞了好多東西。這是我畫的嗎?」
 
  「這是妳畫的。」
 
  「嗯~~」她仔細打量。「有可能,我不記得了。」
 
  「妳不記得什麼?」
 
  「哦,就是不記得了。」
 
  「可是,這是妳畫的啊。」我著急道。「妳為什麼要畫這個?妳為什麼要把它給我?」
 
  她好像被我忽然激昂的情緒嚇著了。「我……就有一點靈感……然後……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就畫下來了。它們就出現在我腦袋,我睡不著。但只要畫下來,就可以好好睡覺了。」
 
  我直視著這張卡片。心中問題反而更大。「妳是說,妳是隨便畫的?」
 
  「也不能那麼說,它出現在我腦子裡。」
 
  「它一定有某種重要性吧?」
 
  「我也不清楚。啊,上次羅莎就驚訝的問我是怎麼知道她會在派對上親到一個男人。她因為我給她看我畫的東西,幾天都在生我的氣。它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我無力地避開她的目光。要是醫生在,他也許能問出更精闢的問題,就能解釋為什麼了。
 
  「沒有,只是一切太神秘了。」
 
  她困惑的眨眼。沒想到會是這麼令人失望的答案,迷霧還是迷霧。這張畫也許就只是未來時間的快照,它的存在不過是中性的物質,但是人們往往喜歡過份註解,超出這些畫面的本來色彩。或許從來沒有什麼客觀的討論,當我們說出來時,那東西已經不是原本的物體了。我們為什麼要去糾結一個理所當然的事實?而且爭論不休。而我們爭論的東西,原先不存在,是我們後來加上的。
 
  雅薇絲抱著棉被回來。「你真該付我錢的,傑生。衛斯太太凌厲的嘴上攻勢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架。你問出什麼了嗎?」
 
  「什麼也沒有,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畫了什麼。」
 
  「是嗎?」雅薇絲放下棉被,來到莎拉的面前,拉住她的手。「那麼,莎拉。妳的靈感隨時都會出現嗎?」
 
  「不是,我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這被子有霉味。」
 
  「撮合著用吧,今晚可有的熬了。我去跟傑生弄點咖啡和牛奶。」
 
  步出了外頭,我說。「我記得妳不喝咖啡啊。」
 
  「沒關係,反正莎拉不會記得這些小事。結果這古怪的謎底真叫人失望。我忽然相信要是人類真的解開大腦的謎團,那一定很無趣。」
 
  我問。「妳覺得那個偵探會怎麼採取行動?叫警察嗎?」
 
  「那正合我意,因為他找不到任何能夠證明我綁架的證據。」
 
  「但那封信呢?」
 
  「別人故意要嚇李察神父寫的惡作劇信。上面唯獨沒有我的指紋,而且筆跡不一樣。嚴格來說,莎拉是自己跑出來跟我走的。杜信教會裡的房間可沒有打鬥痕跡,莎拉也能作證。我現在唯一想到的就是他以同樣的方式把人綁回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22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黑幫|艾莉絲|雅薇絲|水聖|AL221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莉絲-教徒 到目前為止... 後一篇:艾莉絲 11 (教徒)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t7904288u們
這次畫可可蘿 孝心逐漸變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