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灯珸.#終:理性之眼嗚咽哭泣.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5-08-15 00:30:47│贊助:8│人氣:176
  盲信者跳起舞,激情而又脆弱。

  01.

  他的形跡敗露,有誰發現了那躺在血泊中被啃食的殘缺不堪的男子屍體,他立刻就成了嫌疑犯。在地球上,殺人可是大事情。

  他並不是什麼忠義烈士,相反的他可以為了生存不擇手段。如果說殺人也是生存手段之一,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出手。



  樁婪勉強走到了一個類似商業貿易的場所,但這裡陰沉黑暗,不像一般人會來的地方。其中一個女人看到了他,可能是接待員之類的角色,湊過去詢問他需要些什麼幫忙,態度很諂媚,然而他管不了那麼多。

  他說他要離開地球,那女人愣了愣,隨即叫過來一名看來粗曠的中年男子,蓄著短短的鬍鬚,完全不像是有認真打理過自己的外表的模樣。

  「偷渡者是嗎…」中年男子看看他,他垂下眼去,手不自覺的壓住腹部。水滴落的聲音傳來,他下意識看向他的腳下,有一灘難以名狀的液體,顏色是紅色混雜著濁綠色。「…那是什麼?血嗎?」畢竟人類的血…都是紅色的啊。

  他點點頭,想直起身體,但一牽動傷口便使他全身無力,連帶踉蹌了幾步,「…稍微、失手了。」他的手壓住腹部上的傷口,黑色的蟲子從裂口伴隨滴落的液體鑽出,啪搭幾聲掉落在血池中不停蠕動。

  「……」男子看了他幾秒,這沉默並沒持續很久。他走過去要掀起少年身上的衣物,少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表情及眼神雖沒變,卻不容反駁。於是他不死心,硬是將手伸進纖薄的衣物中,觸上少年的身軀。

  樁婪沒有多餘的反應,如果是一般同年齡的孩子的話,早已驚叫出聲;別說是尖叫了,他連嘴角都沒動過一下。



  「抱歉、可以把你的手……拿開嗎。」那已然變成螳螂的鐮刀狀前肢的手臂緊緊的抵著男子的前額,少年金色的眼瞳依舊死氣沉沉,凌亂的前髮遮去他部分的視線。「如果弄髒了、的話……我會、很難過的喔。」

  當然,他會難過,並不是單純因為被弄髒了什麼的,還有更深沉的意涵。

  見男子似乎是被嚇的沒有反應,少年沉下眼,又說了句,「拿…開。」他的表情並沒有變,但音調卻變的沙啞陰沉,像是有什麼雜音混雜在裡頭,逐漸成為嘈雜的蟲鳴,從他喉間溢出。「現在。」前肢的尖端稍稍刺近男子的前額,他確實不高興了。

  男子認份的將手從少年衣服中抽出,他摸到的並不是這年紀的男性該有的柔軟身軀,那觸感噁心的令他難受;是彷彿披上一層盔甲般的肉,外頭是堅硬的,但壓下去卻是貨真價實的肉體的感覺。



  少年轉過身體走上通往希望星的商業船,他隨意的找了個不會被質疑但也不那麼容易被發現的地方坐下,接著掀開自己的上衣。「……」他揪著衣服邊緣的手有些發顫。

  ——還沒……還沒好,還沒結束。這個身體、不屬於牠的軀體……排斥著牠這個物種,擅自入侵他的身體。

  在搖曳閃爍的燈光下,少年的腰部兩側延伸到腹部,覆蓋著一層酷似昆蟲的外骨骼的物質,白色的底子上頭有著鮮豔的斑點,像是夏季那猛烈綻放的花朵一樣。其中一邊因被利器割開而撕裂,鮮紅色混雜濃綠色的液體噴濺而出,沾濕他的手。

  他用手肘頂住膝蓋,雙手抱住自己的頭。



  02.

  聽商業團的總管說,從地球到希望星要一段時間,但絕不是一天以內就會到。船上的人們都有伙食,但礙於他是偷渡者,理所當然的被排除在外。

  雖然有食物,但對於本質上並不算是人類的他,實在是難以下嚥。因為那些人塞給他的東西,竟然是因為之前因商貿失敗而起衝突、在混亂中被殺死的人。只因為他說了一句「什麼都好」,讓那些人興起了想捉弄他的念頭。

  他看到屍體時,面部肌肉很明顯的抽搐了下。不知道為什麼,一股酸臭的味道直撲鼻腔,盤踞在嗅覺神經上,饒是連他都一陣反胃。丟給他屍體的那個小弟無所謂的看著他,還問著「沒問題吧」。

  怎麼可能沒問題。他雖然很想這麼說,但眼前也沒什麼可吃的,他只好認份的點點頭,然後將屍體拖進自己躲藏的地方。

  他看著那具屍體,戰戰兢兢的執起屍體的手,僵硬冰冷。他吞了口唾沫,嘴角旁突然伸出一雙大顎,將肉與骨頭分離。收起那雙大顎,他撿起那被撕裂的肉,放進嘴裡咀嚼。

  「…果然…不行,」咀嚼了幾下後吞進腹中,他做出這結論。「是人類的話,很麻煩呢……」

  變得狹窄的視野、只有兩隻腳也跑得不快、嘴巴不夠有力無法直接咬穿獵物、靈敏許多的味覺跟嗅覺……以前覺得是山珍海味的食物,現在成了無法以言語形容其詭異的口感的東西,包括現在他在吃的東西。

  明明以前還是那種東西時,覺得能夠找到人的屍體的話,就是走運了,即便他不愛吃死屍……他不自覺握成拳頭的手正在顫抖。

  不行,不能吃這個…得去找些人類能吃、昆蟲也能吃的東西…

  他跌跌撞撞的站起身體,有什麼東西在腹部的傷口處騷動。他嫌惡的皺起眉頭,這才想起傷口還沒處理。

  「…嗚…」他掀起衣服下擺,不得不將手伸進裂口,感覺到肉體被撐開而手伸了進去,卻不痛。裡面一片濕黏溫熱,指尖摸索到一團蠕動著的什麼。「…唔…!」他抓住了那團東西,猛地將手拉出,一團黑呼呼的物體就在他手上。

  鐵灰色的蟲子互相糾纏著,形成一個不規則的球體,牠們不安分的扭動著。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那是位居食物鏈下層卻足以將身為掠食者的螳螂逼上死路的寄生蟲「鐵線蟲」。他有些驚恐的震了下,隨即將手上那團物體往地上砸,發出黏膩的撞擊聲。

  人類的身體理當是不會被鐵線蟲寄生的那麼嚴重,不至於跑到腹部去,而且數量多的誇張;最大的可能就是當初他在進化時,身體裡鐵定殘有鐵線蟲卵,剛出生時吃了太多兄弟姊妹,過於龐大的熱量一下子促使他們全部孵化。

  想到這邊,他抿緊蒼白的嘴唇,又將手伸進傷口之中摸索。如果裡頭還有蟲卵的話一定得清乾淨才行,不然人體這麼營養的話,一定馬上又會孵化出來的……但幸運的是,裡頭已經沒什麼東西了,除了人體肌肉組織的觸感很奇怪以外。

  好恐怖啊……他驚魂未定,地上那仍在扭動的蟲團引出原本躲在陰暗角落裡的蝗蟲,牠跳了出來,樁婪低頭看著那隻蝗蟲,是肉食性的那種。他頓了頓,想到了什麼,蹲下身去撥弄那些蟲子,那隻蝗蟲動了動觸角。

  對了、是蟲的話…人類能吃、昆蟲也能吃,沒什麼…沒什麼…因為、是同類的緣故、而不行…之類的。

  因為昆蟲本來就是…自相殘殺的物種。

  腦袋依稀回想起剛出生時就做出的暴行,飢餓感又湧上,他一把抓住了那隻肥大的蝗蟲。蝗蟲驚惶的踢著後腿想掙脫,腿上的倒刺劃傷他的手,留出混雜濃綠色的透紅液體。

  看著蝗蟲徒勞無功的想逃脫,他有點愧疚,想想自己曾經也是這種存在。會害怕著明日的到來、擔心著自己的生命究竟能延續到何時,不像人類或其他種族,昆蟲界沒有道德規範亦無法律條文,能依賴的只有自己的能耐。

  很可憐……但是也很可愛,這副模樣。啊啊,活不下去了,卻還在掙扎呢。他開始顫抖,不是因為罪惡感,而是因那難以名狀的興奮。

  生命的逝去固然令人難過,然而在那瞬間的美卻也異常的艷冶;這是……人類才能體驗到的快感。

  「對不起呢…雖然曾經、跟你一樣…」他用指腹摩擦著蝗蟲的頭,蝗蟲感覺到危機似的顫動那對觸角,發出鳴聲,「但是、真糟糕哪……」



  身為螳螂的話……一定是會這樣的。他沒有錯,這不是他的錯,不是、不是。像是為了隱瞞內心的罪惡感,無情冷血的話語瞬間成了鎮定劑,壓下他燥動的心臟。

  那道聲音又出現了,低沉沙啞的彷如用砂紙互相摩擦的聲音響起,卻不是在他腦中,而是自他喉間溢出。

  螳螂,是那種會吃掉同類的昆蟲啊。

  他咧開嘴角露出了扭曲的笑容,那是位居食物鏈上層的生物才會有的表情,殘暴而無情,是屬於掠食者的。



  他張開嘴巴,一口咬下了蝗蟲的頭,發出了咀嚼的聲音。



  03.

  深夜時他做了個夢。夢境中透著昏黃的光線,場景在個木屋之內,他是坐在地上的,而他面前的椅子上就坐著個人。是個白髮、金色眼瞳的少年,外表看起來大概才剛成年。

  他們之間沒有多餘的問候,彷彿他們本該就熟識彼此。

  「你還恨我嗎?」與他有著相同樣貌的少年問,他與他長的極像——不,他們是同個人。然而他的身上並沒有那些奇怪的紋路,皮膚白皙而乾淨,尖長的耳朵彰顯著他是光精靈的事實。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愛與恨的分別;愛亦是恨,恨亦是愛,兩者之間的界線太過模糊。樁婪抬頭看坐在面前的椅子上的他,低下頭,「嗯。」他點點頭。

  「即便是現在這副樣貌也是嗎……」少年的口氣無奈,他傾斜身子,將手掌覆上他頭頂,輕輕的來回撫摸著。樁婪頓了頓,他明顯有所停滯的舉動讓少年勾起嘴角,溫暖的動人心魄。「但是你看吧,你還是一樣。」

  「你討厭被摸頭,因為頭上的觸角很敏感。」少年用那熟悉的口吻說出了他藏在心底最深處的話語,是惟有那個人才知道的事情。「也只吃活著的東西,已經死掉的肉還是難以下嚥,對吧。」

  樁婪沉默了下,許多秘密被說出的感覺令他難堪,他不能隱瞞什麼。「對…」

  少年瞇起眼睛笑了笑,發出了細碎的笑聲。樁婪低著頭不敢說些什麼,感到愧疚的他坐到對方跟前。「小樁?」少年疑惑的出聲,喊出的是天底下只有那個人能喊的暱稱。

  「對、不起…不是故意的、」他伸出手,抱住了少年的腰,臉埋在對方的衣服中。少年啞然失笑,手臂環住他的肩膀,另一隻手還是摸了摸他的頭,說著「好乖好乖」。「…如果、我是人的話…就能夠做更多事情…」

  少年微微垂下眼簾,依舊微笑著,眼神中多了些無奈,彷彿大人教導不長進的孩子般那莫可奈何的態度。「……不需要啊,小樁。」

  「畢竟我們就連活下去,都嫌麻煩呢。」溫柔的語調卻說出了世界的殘酷,那個被他殺死的人反過來安慰他,讓樁婪更加自責與無助,他開始顫抖。

  「那時我看見你,覺得很高興。」少年的這句話讓樁婪用力的顫抖了下,他嘗試回想一些關於過去的記憶。雖然身體已經不再排斥,但那畫面仍然很模糊。「但我也覺得很害怕。」

  面對樁婪的沉默,少年任由他抱住自己,冰冷的早已不再柔軟的手撫著他的頭髮。不知為何,這使樁婪稍微冷靜了下來。「因為我…絕對絕對、會的吧。」

  回想起那瞬間,少年並不會說後悔,只是想繼續活著而已,畢竟如今的「」就生存於此。就像臨死之前並沒有多少人會說後悔這麼冠冕堂皇的話,有的只是想生存下去的慾念。

  少年在說些什麼,樁婪並不是毫無頭緒,但也不是全然知曉;腦海中隱約有誰露出了懷念的神情,由下而上的仰頭看他,而當時的牠扮演著猶如死神的角色,揮下了那鐮刀。畫面自此之後便染上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

  「不過,既然你執意這麼做的話…那、身為主人,我不能反對什麼。」少年的聲音變的虛無飄渺,忽近忽遠;樁婪一驚,收緊了手上的力道,即便那不能挽回什麼。還讓少年發出唉唷唷你抱的太緊啦之類的哀嚎。

  「不是、不是…」他好像想起了什麼,抬起頭看著少年,嘴唇顫抖著,連說出一句話都顯的那樣困難。「是、是我不乖……對吧?是因為我不好、才…會發生那種事情…!」

  他想用自己遜色的表達能力傳遞想法給對方,然而少年只是稍微別開眼,仍舊抱著他,溫柔的像在對待自己的親生骨肉。「那時候、對不起。」少年撫摸著他的頭髮,說了這麼一句。

  「活著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單純只有呼吸、進食、睡眠這些事情而已。」話中有話,少年並沒有刻意講出什麼,僅僅像是勸諫的口吻。這是作為這個軀體殘存的記憶,他唯一能作到的事情。「所以別後悔啊,如果你執意想要……以這副模樣活下去的話。」

  他輕輕的鬆開樁婪抱著他的雙手,樁婪坐著看他,金黃色的眼瞳有些驚疑的收縮,模樣像是看到父母即將離開自己的孩子。「啊、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樁婪伸出手還想碰觸對方,然而換取到的只有對方的微笑。

  「我是灯珸。」這句話分明輕如鴻毛,少年只是輕輕的帶過,在樁婪的耳裡卻如同敲鑼打鼓般的作響,深深的在心口壓下重量。「這次,即使是死,我也找到你了。

  他最後看到的只剩下少年燦爛的笑容。



  一道光線突然照進狹小且黑暗的空間,他下意識抬起手遮擋視線,勉強找到平衡感之後站起身,打開了窗戶,光線從縫隙中滲進這個原本沉悶的空間。

  原來已經早上了……意識到這點的樁婪頓了頓,他無事可做。

  他想起那個夢境。雖說是夢,卻又真實的彷彿那曾經發生過。於是他摸索著牆壁,總算摸到了一片光滑的表面。

  那是片鏡子,光滑的表面不沾塵埃,完整的映照出他的容貌,那個與夢境中的他一模一樣的長相。



  ——活著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單純只有呼吸、進食、睡眠這些事情而已。



  「…嗯…這次、是即使死、也都不會…再離開的了。」少年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喃喃自語。緊接著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歪斜、扭曲而病態,「啊啊…對、吧?」他伸出手,觸碰鏡面中倒影的臉龐。

  傳上指尖的冰冷堅硬觸感提醒著他,碰觸到的不過就是鏡面。那裏面的人並不會有任何多餘的行為,然而只是看著這副像極了他的軀體、裡面裝載的是牠的生命,就足以令他開心的露出笑容,同時也令他悲傷的無法自己。

  他咧開嘴角笑了出來的同時,滾燙的液體也從他眼眶滑出,順著臉龐滑下,自下顎滴落。眼淚是沒有感情的,但幾乎灼傷他冰冷的臉頰。



  「灯、珸。」

— ※— ※ —※— ※— ※—

後記:

好久沒發文了啊

這是「灯珸」這個系列的番外篇的最後一篇(應該是吧
以灯珸與樁婪的相遇做為開端、樁婪殺死主人而進化做為延續,及灯珸的死亡做為終結的故事。
這系列總算寫完了,我好感動(感覺不出來

這裡補充一些小細節的設定…
●開頭是接續上一篇「續」的結尾。
●樁婪的身體還有被外骨骼包覆,是因為身體暫時還無法接受他的侵占,才會出現這種像是幾乎反噬的效果。
●鐵線蟲對螳螂而言是一等警戒對象,除了因為會被寄生以外,鐵線蟲還會分泌一種昆蟲才感測的到的蛋白質,使宿主腦部失去自我控制功能,而使宿主跳水自殺身亡。千萬不要去Google鐵線蟲圖片,我鄭重告誡大家!
●螳螂只吃活的獵物,基本上死屍是能避免則避免的最糟選擇。
●螳螂之間並沒有互信互愛,打從卵鞘出生就是競爭對手的牠們甚至在食物短缺時會狩獵同伴做為糧食,所以他才認為「昆蟲是自相殘殺的物種」。

文章裡面的灯珸並不是人格也不是鬼魂,他是殘留在那副身軀裡面的記憶的合成物,所以夢境的場景才會是在他們以前的家裡,那代表著他跟樁婪之間共同的記憶。
他對於將樁婪拋棄一事耿耿於懷,他並不認為樁婪是那種恐怖的寵物,所以不是無緣無故跑去舊世界的活遺跡,而是有所預謀、想找到樁婪,而這個行為一直到樁婪將他殺死為止。
所以他才會說「這次即使是死,我也找到你了」這句話。

樁婪跟灯珸的關係跟感情大概就是這樣,
我實在沒辦法用言語形容,所以就這樣吧(哪樣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30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2 篇留言

Cruens
(蜈蚣嚼嚼螳螂腿

08-31 01:43

冬將軍™伊薩
(螳螂嚼嚼蜈蚣觸角08-31 18:04
Cruens
來交尾吧?(#

08-31 18:54

冬將軍™伊薩
兩隻公的不行(捏住蜈蚣(#
不過可以來牽個關係(###08-31 19: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審判... 後一篇:【手繪】近期塗鴉#9...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_(´ཀ`」 ∠)_
這兩天忽然降了十度左右,感覺快感冒了_(´ཀ`」 ∠)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