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RPG公會】重返榮光(九)

作者:銀風月希│2014-07-15 17:33:55│巴幣:8│人氣:214
上一章

  她還是回到了這個比任何海洋深邃的國度。

  早在收到二哥姍姍來遲的來信,就留意到名為戰爭的野火已經點燃,隨時都有可能蔓延。

  並非是不明白一切的莽撞歸來,似是鬼魅的女子那明確警告,即便此時狼族中各有聲望的大老逼迫著她離去,但那樣話語在喉中打了幾轉,卻生生說不出口的滋味太過難受。

  「『真的』沒有頭緒嗎?卡珊德菈」

  她嘴角抽動了一下,言靈向來是可怕的能力,不論是她的好友們,亦或是眼前背負著重大神恩的銀髮女子——Caster,當然對方的本名在那般神恩浩蕩下,幾乎是成了一種禁語,現在她更多的時間稱呼對方為——卡珊德菈‧Chloe(克羅伊)。

  「『沉溺在謊言所編織的國度中的女王』,若非您所言真實,我倒想到另一人了。」

  卡珊德菈無比優雅地放下裝有溫茶的瓷杯,在那之前時間仿佛停滯般,太過寂靜的夜晚向來不適合這個紅月高掛黑夜的國度,對方總是帶有死寂的穩重氣質,若非同樣經歷過三生三世,只怕她也會將此視為一種嘲弄,對方那有些偏紫的深藍瞳孔,似毫沒有透露出任何恍若神志。

  雖然那也非是她能夠看懂的神情,卡珊德菈就跟她的友人一樣,總是無意間避著所珍惜的幸福,但那對母女卻從不避著面對因果、面對命運,這也是她如此信任這二人的主因,同時夾雜了羨慕與畏懼的信任。

  縱使那一切不如她所想的簡單,卡珊德菈也有她的責任無法道清,至少她——賽莉耶・冰霜・赫拉列斯識人的眼光,仍然未有失準過,過去冰雪女王如此,現今的不老不死之人亦然。

  「『湖面、湖中亦然。』,哪怕身分多變,樣貌在踏入混沌漩渦的那一刻,就不再變化。」

  這樣的話語,更像是在形容她們共同的先祖——露米薇雅‧帕蘭特,她來到這個漆黑太陽壟罩在天空的國度前,是帕蘭特的獅鳩公主,也是未來的女王,在一場意外後,她成為了在南域西方的血族們口中的漆黑公主,接著的是作為「棄冠者」妻子的微妙身分,可是絕對神祇的意識終究將她逼入瘋狂,甚至是懇求「棄冠者」的一劍,才能夠面對屬於她的終焉。

  


「屬於我們那種幸福  別人不會懂
就是走過太多苦澀  能牽手才感動
無論再苦你也只是  眺望著天空
怕我擔心  就沉默」

吟遊詩人的口耳相傳,讓這段悲傷的戀曲流傳下來,而知曉部分真相的狼族也不曾介意過,到底若無這二人,今日的弒日狼族不知會是如何,但命運從未有過如果,有些話她也無法當著對方的面說出口,更別論探知當年真相。

「無情世界有妳一個  深情相信我
還有什麼值得難過  值得想不通
要拚了命痛快證明  他們都看錯
妳才看得到  未來的我」

接應著的唱著低沉男聲,令她想到了那在歷盡了無數歲月的滄桑——侍奉數代赫拉列斯家主的鬼魂管家,描述起多年往事,仍是帶有份無奈,或許當年對方年少,但輕狂這二字是套用不了的,正因當時的袖手旁觀,也使對方更為了解赫拉列斯家族。

「陪你奮鬥 以強悍的溫柔」

「為妳去衝 以呵護的怒吼」

「天地搖晃  流星墜落  不回頭」

遠在英雄世紀之時,那時的狼族之首,征服者伊耿越過黑海,本國環境使得他一日比一日殘暴,但對犯錯部下會賞予一次機會,對於不成才的長子也是如此,但在棄冠者眼中,他對狼族
所作出的改變遠不及他的父親,同時也追不上。

「頑強的  在狂風裡擁抱
相愛的  最勇敢的微笑
幸福的  坎坷著  是烈燄讓淚光閃耀」

「忘情的  在狂風裡擁抱
放肆的  為了我們驕傲
浪漫的  固執的  拿生命互相倚靠」

棄冠者也曾期望過留在達美迪奇納會是他,而非日後漸忘的姐妹,但能夠在異國土地遇見一個
付與真心相愛的人,或許終有一天得面對死生契闊,但他絕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狠狠跌到  生命低谷  才會看透徹
誰在躲開  誰在左右  為了我心痛
從此以後  只想為妳  和命運搏鬥
贏得妳渴望有的所有」

「為妳而戰 以固執的意念」

「天地搖晃 日月噬吞  不回頭」

這樣的一份執念,若要以言語形容,便是『對愛無悔』,但也代表著棄冠者作出這一次的抉擇與捨棄,將會影響的也從不只有整個弒日狼族。

「忘卻的  在狂風裡獨立
放肆的  為了我們驕傲
放浪的  固執的依存」

「頑強的  在狂風裡獨存
相愛的  最勇敢的強笑
悲傷的  坎坷著  是冰冷讓淚光閃耀」

曲畢,本來她仍稱得上白皙的臉頰開始發燙,到底一個人把這首需要二人以上的歌曲一口氣唱完還是太過勉強了,雖然過程中卡珊德菈也有幫她合女聲部分,但隨著編曲循序轉為大器激昂的雙人對唱部分,讓情緒不斷堆疊到高點,倒也沒再聽到對方的合聲。

  「賽莉耶老師還是很厲害呢,那樣的爆發力,聽了我也很震撼到......」

  卡珊德菈雖然控制得當她的情緒,可到底半陷在柔軟座椅中的身軀,與那以鉑金髮絲所遮掩的神情,這一次她還不會讀不懂,畢竟對方是個心思敏銳,也相對敏感的孩子,在對方還沉浸於那份震撼之於,她悄悄起身。

  「我想這話題還是留到明日再談吧,你我都需要一個休憩的時間。」

  正如她們第一次在在這座宅第相見,仰起頭所能看見的,是被屋內的燭火照亮的,遠在綻開的窗外由厚厚的云層堆積而成的穹廬,以及撕破開它的……

……皎潔的滿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133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萬魔殿||【RPG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瑪珂.傑羅亨
遠在時間盡頭的前艾恩——傑斯貝連,他查覺到湖面世界異常。

異界人踏入湖面世界的自由之都及葛加瑞。

異界人不屬於湖面或湖中的人,換句話便是「第三法則」創作世界的人。

第三法則亦是指使用違天擇方式,模仿眾神開天闢地,必要時可棄之的世界。

混沌神官、葛加瑞白先知、理想鄉殿主,化名為該隱的神秘男子。

一個已經奪取到「命運之輪」夠棘手,現在又出現一個企圖干涉葛加瑞戰役的女子,讓時間之旅人傷透腦。


07-16 22:11

銀風月希

「即便是絕對神,也只有在自己權能遭於干涉時出手,何況我只是一介神使。」

跨越了世界的差距,仍能觀測得到那名作為絕對神祉的宿主,Caster將塊鑲著金邊的鮮紅布料蓋在散發著神性的水晶球,就向她所觀測的人還無法控制神的權能,她也相同。

按照女神的記憶,在遠比葛加瑞英雄世紀更為古老的世代中,她的先祖確實是侍奉著命運女神的神官,直到女神被那絕對神的權能侵蝕前,先祖都保持著那樣的身分。

帕蘭特一族是純種的精靈,到她父親誕生前一直是如此,當然那樣的壽命仍無法與神相比,不可能長踞女神的記憶中,所以先祖多半跟她一樣,成為了神的使者。

成為了神使,幾乎是與太古神裔擁有相同的壽命,但相對的她們也與女神背負共同的責任,或許她們還能存在於現世,可是終其一生絕不會成為"先知"的存在。

因為拆解下了命運之網的絲線,必當付出代價補回,這便是"等價交換"。07-17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bbb59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手繪】名為歷史的塵埃... 後一篇:【夜暮之曲】菲莉雅.布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ath5201314大家
大家好,歡迎來看我寫的小說《丨》,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