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噩物語】仿若仙境的鬼島? 第二話

作者:月華│2013-07-20 14:15:56│贊助:8│人氣:484
  穗芳聞聲後隨即放下手邊的工作,跟隨在沈寧的一旁。沈寧瞄了她一眼,只見穗芳微笑以對。穗芳就是這種個性的女子,在隊伍中充分扮演著令人感到安心的角色,不過知道內情的他卻可笑不出來。
  眾人向北邁步八餘里,抵達一個較為寬廣的平原,才出森林,血氣直逼鼻息,令人難以忍受的腥味直衝腦門,這不禁讓隊員們紛紛皺眉掩鼻。映入眼簾的不是一望無際的翠綠平原,而是染上鮮血的的殺戮平原。
  這就是剛才那纖瘦的揚武男子所會報的情報──「失蹤的數名隊員葬生於西北八餘里的平原,疑似船難後與妖族纏鬥,由於有傷在身而力不克敵,無半名生還者。我等不敢在往內探查,以免進入妖族境地引來殺生之禍,甚至牽連小隊。」
  媽的……這是什麼狗屁情況!
  弟兄們的屍體屍不成塊,平原上凹凸不平,多處有爆破的跡象,但是範圍又顯過小,不像是一般的炸藥。
  這個到底是什麼……?沈寧湊近坑洞仔細探查,發現這小小的坑洞裡有一個較為中心的爆炸點,以此為中心向外作圓爆炸。而這坑還會殘留一支箭頭微焦的箭矢,就像是以此箭矢做為媒介使其爆炸一般的設計……?
  沈寧蹙眉斥喝:「全員聽令,整屍!看看有沒有倖存的生還者,持續保持警戒,一有風吹草動,就往中心點靠齊,不要有僥倖的心態,開始動作!」
  大伙默默地動作,每個人臉色自然都好不起來,相處多年的兄弟,現在竟然躺在血泊之中,更別談現在要替他們收屍。
  凝重的氣氛中,西方忽然一聲狼嚎,隨即喘息聲愈發湊近,只聞聲響愈大,從西南的森林裡穿高速竄出一道白光。士兵們立馬爆炁衝到沈寧的四周,各個舉起雙鐧運炁防守。陣勢一出,對方竟毫無停住之意,直接往炁牆上撲來。只見一道白色物體趴在炁牆上,後頭不知何物,感覺潔白且毛茸茸的物體東甩西甩的。
  一聽那妖物輕柔地「嗷嗚~」一聲,眾人才卸下心防、鬆了口氣。
  「羅琴!」穗芳一認出眼前的妖物,興奮地往前撲去,見她抱著巨大的狼頭蹭呀蹭的,不免為眾人減輕了不少內心的壓力。被喚為羅琴的白狼,露出幸福的面容,狼嘴咧咧地笑,看起來頗為可怕,但是眾所皆知,這是白狼族也就是犬科動物的笑法。不少士兵也湊過去,摸了摸那滑順的白毛藉此輕鬆一下。氣氛剎那間活絡了起來,沈寧也不板著臉,露出久違地微笑。
  穗芳偷瞄沈寧一眼,見沈寧嘴角上揚,不禁莞爾,再度將頭塞進羅琴那舒適柔軟的白毛裡磨蹭。
  不經幾分鐘,士兵們又紛紛重回自己的工作,這幾十分鐘內倒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羅琴趴坐在沈寧身旁不時打著哈欠,甩甩尾巴,煞是悠閒。她並非第一次經歷戰場,在這個小隊裡她可以說是經歷最多次戰場的老兵。儘管她不是從軍最悠久的,但是縛妖派在總體數量上實在是偏少,所以一個縛妖派通常會派給數個隊伍使用。也就是,縛妖派的士兵,無時無刻都是在戰場上行走,故這種情景早已司空見慣。
  所謂大將,即需氣沉、神寧以應萬事,沈寧現在就是這種狀況。從妖雨到被甩進這座島嶼,許許多多的事情都不合常理,這讓他陷入了思考。思考中他仍不停嘗試著使用輕疾,發現實在是無法連結。
  小隊將昔日的戰友安葬後,各個聚在沈寧四周或坐或站地休憩。沈寧想起了任務的中心內容──「尋獲消失的島嶼,將失蹤的人民尋回。」這個任務宗旨聽起來實在是強人所難,就連士兵都戰死了,更別說一般沒有修煉的百姓。媽的,這次任務存心想要整死我們?
  經過百番思考,沈寧實在無計可施,最終決定再次回到河道旁紮營休息,等度過一日,明日早晨再重新行動。在幾次跟穗芳與隊員的確認之下,如果沈寧沒有臆測錯誤,這座島嶼是真正無法使用炁息感應的能力,或許這個問題與這座島忽然出現在鐵甲船前有關。如果能夠突破這個問題,或許是個大發現。
  沈寧雖然無心從軍,但是對思考卻格外有興趣,倘若不是沈復申強迫他變體,他倒可能會去當學者。
  唉……這樣子的任務到底要從哪邊下手,才有可能有所進展?這次任務可是考倒我了啊……老頭子。
  沈寧為了清醒而解了束住深藍長馬尾的紅繩,他將頭埋進河川裡。隨後一甩水珠,在陽光之下水滴折射光芒顯得耀眼,他俐落地擰了擰長髮,接著用白布擦拭。微濕的藍髮從左肩隨著鎖骨披散至胸前,擁有東方面容的他,現在倘若在外人眼裡,或許會誤認為哪個正沐浴結束的少女。不過他那寬廣的肩膀與一米八的身長,倒是讓人否決了這個臆測。僅聞他輕嘆一口氣,用手遮住了陽光,從樹林間窺視著天空。
  島嶼隨著西落的太陽陷入沉寂,挾著青草氣味的風而吹起,一聲聲宛若銀鈴般的輕音響起。這可不是令人感到舒服的情境,在西下的落陽形成的靛紫夜空,響起細鈴聲,反倒令人毛骨悚然。不出一分,夜色奪取了天空的主權,成了當下的霸主。彷彿在慶祝即位一般,西南面轟轟作響,猶若鞭炮一樣。接著,像是要響應這般慶典一般,河流被渲染成血色,殘破的衣服隨著河面漂流下來。
  ……喂喂!這什麼狗屁玩笑!
  沈寧立馬綁起馬尾,將手定在左腰長刀上往隊伍中心快步走去,喊道:「整隊!搜查小隊先行往西方探查,本隊收拾後也朝目的地出發,遇到如果受難方是本隊隊員,立即支援戰鬥,動作!」
  眾隊員都有聽到方才的鈴聲,不難體會那毛骨悚然的感覺,而幾個從河畔回來的隊員對其他人解釋情況後,各個眼眉難舒。偵查小隊在接令後毫不猶豫地往西方奔去,剩下的每個人迅速地收拾東西後列隊,較為嚴重的傷患讓羅琴所載。
  按照前例,失蹤的隊員可能會摔出較遠的距離,但是實際上應該是沒有差太遠,也不懂為什麼會落到那兒。如果速度夠快,或許還有機會能夠去會合。
  隊伍出發後,轟炸聲持續不斷,黑煙裊裊升起。派遣出去的的偵查小隊遲遲沒有歸返,眼下在聲響仍在的情況下,只有一種可能──持續交戰中。
  當大伙接近會戰區域,卻沒有想到除了與下午在北方平原看到的類似坑洞外,似乎沒有什麼更為激烈的戰鬥跡象。卻見隊員們在叢林裡戰鬥且莫名其妙地在空中宛若撞到牆一般而墜落,這場景看起來十分的詭譎。混蛋,到底發生什麼事?
  沈寧一時間摸不清楚狀況,更別說要清楚敵人的真面目長得如何。不過他馬上就在交戰線的前線找到熟悉的身影,那橘橙色的光影在前線不停地閃避,宛若殘影一般,一下消失在這頭,一下消失在那頭。而另一端,戰線的最後端則是形成一顆靛紫色的球型移動堡壘在緩慢地移動。戰線幾乎沒有前進,在凝訣堡壘外的隊員似乎都不知道受到什麼阻撓一般,一下停頓一下踉蹌,剎是詭異。我方就像是防範著什麼一般,時而承受莫名的攻擊。
  雙方發現彼此,那橙光一閃馬上高速閃至了正趕於此的沈寧身旁。那是一名面露燦爛笑容,臉掛些微汗珠的陽光少年,金髮在銀月下反而較顯銀灰,手中一甩銀光長劍上的鮮血,隨後收入純鋼劍鞘之中。只見他站得直挺,行禮後說道:「隨官蔣泉、曾伊陞歸隊。呀!隊長,來的真是及時,如果沒來,我們或許會滅團呢!」
  自喚蔣泉的少年伸了伸懶腰,在戰鬥中還抽空跑了出來,似乎仍游刃有餘的樣貌。看樣子在他的認知裡,要碼是這個戰線在小隊匯流後可以有所改善,不然就是這陽光帥哥是完全樂觀主義者罷了。
  蔣泉看著交戰的那方,露出不明所以其道理的表情,困惑地說道:「不過真是奇怪,為什麼靠近隊長的時候,好像穿透了什麼薄膜一樣,結果從這邊看向戰況那邊的情景跟在前線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完全不一樣?難道他看到的跟我們看到的有什麼差別嗎?
  「小隊開始支援,醫官帶傷患往伊陞那接受保護,撼山小隊分四三去前線及後援。」沈寧眼看現況尚可,索性與蔣泉高速回返前線,並要求道:「蔣泉,匯報情況,你們在防範什麼?為什麼士兵們會屢屢撞樹?」
  只見蔣泉苦笑了笑,邊控炁加速邊匯報現況。
  當初蔣泉與曾伊陞著落的時候莫名地落在西南方的沙灘上,他們以天參照方位,開始向東搜尋本隊,亦發現無法使用輕疾以及察覺炁息。他們也認為在廣闊的沙灘上行進並不太妙,傷患眾多,如果島上的妖物也與他們的情況相似,無法感應炁息,那麼森林之徑將是首選。
  不料,行進當中忽然遭到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馬的妖族襲擊,其箭矢飛快但並非難以閃躲,困擾的是射中目標之後會猶如炸彈一般爆破開來,慶幸的則是人馬每箭的準備時間出乎意料的久。正當他們以樹身做擋箭牌,抓準空檔時間要上前去反擊時,卻發現妖樹宛若活物,伸出樹幹抵擋著眾人,有些來得突然使得隊員紛紛撞上。斬去之後,卻發現無來由的鐵甲傀儡突然其來的纏上,害得士兵們每次都驚險閃躲那飛快的箭矢而遲遲無法放手一搏。
  作為隨官所講的話一定一句話都不能欺騙上司,意即蔣泉所講的句句屬實,但是他所謂的事實卻與沈寧眼前的景象大相逕庭。見鬼了!像是活物的妖樹?鐵甲傀儡?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這陽光帥哥難道腦子燒壞了?
  蔣泉似乎不明擺沈寧為什麼擺出無法置信的表情,但他倒也不在意,所以只好加快速度,趕回前線。
  出乎意料的是,進入區域的眾人卻傻愣在那。
  當他們接近戰場時,就像是穿透過什麼妖炁薄膜一樣,雖有感但卻不阻礙。結果一穿過薄膜,場景有如幻燈片一樣,一瞬間改變了全貌。夜月顯得明亮,四處的妖樹東倒西歪,多數因爆破而傾倒,有得則是因蔣泉他們兒被斬斷。鐵甲傀儡就像是敢死部隊一樣,不顧性命地奮力向前阻攔著想要靠近人馬的前線士兵。森林被破壞殆盡,視野一瞬間拓寬開來,遠方的人馬展露無遺,正拉弓蓄力瞄準著我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沈寧等人發呆的一瞬間,眼前突然冒出一整隊的鐵甲重裝部隊,眾人陳列於前,就像是展示品一般,各個舉劍面前。接著,每個鐵甲士兵就是像是四隻被鋼絲懸吊的傀儡一般,舉劍迅速地飄浮而來。士兵的量光是目測就近五十隻士兵,不約而同地朝著沈寧等人突進。
  宛若早已習慣這種突然襲來的窘境一般,蔣泉拔刀上前,毫不猶豫地斬下眼前的鐵甲傀儡。被斬傷的傀儡就像是斷了弦的木偶一般,匡啷一聲跌於地上,一蹶不振。
  「這些到底是什麼!」
  輕嘖一聲的沈寧,顧及不了什麼原因,只管拔刀斬敵。所有的士兵,都開始就定位,羅琴將傷患置於曾伊陞周圍後就衝出炁牆,開始進行作戰。
  鐵甲士兵似乎強度並不強,大夥要清除這些傀儡也不感難度,但是麻煩點在於不斷增加的數量。無論斬殺多少傀儡,在不遠處,就會無限再生。要斬殺並不難,但是這下戰線可推不出去,只能前後迂迴行動。更別說,偶爾會有突然其來的箭矢射來。
  沈寧眼看前方的傀儡海,剎那間不知所措,雖然隨著蔣泉等前線士兵在斬殺傀儡,但是這樣子的無限循環可不是辦法。
  沈寧穩了穩站姿,收刀後手指扣住鱺口姆指輕推切羽,準備拔刀架勢。忽然!一支銀矢穿透鐵甲傀儡的身軀,直直朝著我方射來。沈寧眼見銀矢迫近,立馬鼓催爆炁向左噴飛。銀矢擊中妖樹之後轟然一聲四炸開來,僅留下妖樹中空的一顆凹槽。
  沈寧背脊嚇出冷汗,雙唇亦因驚嚇而微開,他的視線落於方才被穿透的鐵甲傀儡,只見它全然無恙,正舉劍朝自己擁來。
  沈寧微皺眼眉,沉住氣後接續先前的動作,鼓催炁息的同時向著傀儡海躍進。一道橘紅刀炁橫向斬出,眼前魁儡瞬間少去大半,但是後頭的剛再生出來的傀儡卻全然無恙。
  後頭明明應該斬到的傀儡,如今卻安然無恙的模樣令沈寧感到詫異,他微瞇深邃的藍眼。那些剛生成的傀儡似乎有些透明,光能穿透他們,亦尋無其影。砍不著……?
  「隊長,這傀儡的數量似乎比你們來之前還要多上數倍了……」金髮帥哥也不免露出一臉苦笑的表情,看樣子現下的情況,連他這樂觀主義者,也都覺得不妙了……
 

   呃 ... 抱歉因為下一話的設定有諸多矛盾,在阿廃的賤嘴之下,咱遲遲生不出來Q_Q
  第二話目前的設定是沒有問題的了!有些設定雖然可以在更詳細的去描寫,但是……
  我怕會太多戲,一整個會失去我原先預定的劇情 xD
  在此先跟各位報告一下,我 07/22 將去北海道遊玩五天!
  也就是說,如果我這幾天沒有生出《第三話》的話……你們又有五天沒有文可以看了 QAQ
  所以,我會……在讀書之餘,盡全力的去寫文……(((雖然最近有偷懶在上色 ((苦笑
  那麼,之後見囉!下集預告--可愛的懷夜(下圖右方)要出來了

    

如果你喜歡作品請按下「喜歡」,如果喜歡作者的系列作請按下「訂閱」,如果有熱血的衝動請「留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925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月華|噩盡島|同人文|噩物語

留言共 4 篇留言

光之翱翔
喔耶耶,頭香

07-21 12:37

月華
我這沒人搶啦 xD
07-21 12:59
嶽貓
我想搶的說~
ww

07-21 15:58

月華
哈哈哈~等下下禮拜吧~[e5] ((摸頭

我要去北海道五天!明早四點出發 Oω<b
掰掰 Q_Q07-21 19:01
嶽貓
哪呢!((被摸頭
掰掰QQ
祝你玩得開心^^

07-21 19:04

月華
回來了ˊωˋ07-29 17:21
嶽貓
歡迎你肥來~~ˊˇˋ

07-29 20:19

月華
XDD ~ 偶肥來了ˊˇˋ07-31 1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lue410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噩物語】... 後一篇:【遊記】北海道五日賞花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反方向攻略史上最大的地下城07》七月中旬出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