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梅達奈雅(艾莉卡)生日紀念2024

被遺忘的二號玩家 | 2024-05-16 01:41:53 | 巴幣 1002 | 人氣 91


「那麽,接下來就是最終測驗了,用你前面幾天學到的東西全力上就行了。那麽,準備好的話就來吧。」

梅達站在三人面前說明道。

「那,那個,全力上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有甚麼想幹的事情趁現在這機會一次過完成,就這樣簡單。」
「等等,前幾天我們下午的課不是都在廢域探險嗎?所以內容並不需要跟廢域生物打架或者躲機關之類……」
「沒有那種東西,這樣講吧:我就是你們這次考試的對手,用任何想到的方法達成目標是了。」
「艾,艾莉卡竟然大庭廣眾下說要修……」
「顯然人家指的是「幹架」的「幹」而不是「修幹」的「幹」啊……話是這樣講,真要我們3個打1個總應該有辦法吧。」
「只是總感覺今天艾莉卡哪裡不太一樣,就是那個……現在的艾莉卡好像異常地認真。」

梅達繼續對議論中的眾人說明道:

「或許是我講得不夠清楚……這樣吧,先告訴你們等等要做甚麼讓你們有個心理準備好了。」

梅達脫下外套,在幾人面前揚了一下後再披回自己身上。

「只要能把我身上的外套拿下來然後披在自己身上就當你們通過,這樣應該比較直接?別太緊張,當成你們那個叫做體育測驗之類的東西,或者……總之,祝你們好運吧。」

……

梅達回憶起偶爾作夢會看見自己在這種莫名的場景裡,然而奇怪的是這畫面總會在有所進展前就隨著自己醒來而斷開。

「所以你說你睡覺時都在作這種畫面搞得像前往赴死的怪夢嗎?」

一道淑女的聲音把梅達的思緒從回憶中拉來。

「還不是你因為平常老是喜歡想些有的沒的。」

旁邊的淑女只是坐在一邊悠閒地喝著茶,旁邊放著另一個白髮女孩子的娃娃坐在兩人中間。

「至於你說,一直跟伊諾相處的這個娃娃算是你的一部份……我這樣講對嗎?」

梅達沒有講話,只是點了一下頭。

「所以這傢伙才會說「忘了自己到底是怎樣來到這裡」,然後天真的同時又總是多愁善感的娃娃其實都是你控制。」

「雖然不完全對但也可以這樣講。至於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也跟你們有點不一樣是了。」

梅達把目光從淑女的位置移開並繼續講道:

「我算是目前唯一是自主來到這地方的人……當然能達成這點的前提是這裡有能跟我接頭的對象。最初我並不能在這裡行動,只能多少看見裡面的東西……然後就找到了這個娃娃,通過把娃娃恢復成女孩的樣子來換取我來到這地方的幫助。」

淑女略帶興致地繼續聽著。

「至於你說,最後記得的是你追著男……你的「親愛的」,然後墜入深淵後就來到這裡。」

……

在伊諾維亞被許配給某位公子前,曾經接受過對方的考驗。在了解對方喜好和相處等等一路為止都順利通過,唯獨在最後一關出了差池。

「該死,怎麼她在最後關頭居然失敗了……」

白髮男子看著原本把兩人隔開的深溝歎氣道。

「明明到了這一步只要想清楚應該能看出問題才對,看來她並不是我所尋找的「戀人」……」

在男子苦惱著同時,他不知道的是手上的書本似乎仍對深溝的某些東西起反應。

「真是激烈的示愛方式呢……你說是吧,親~愛~的~?」

男子顯然沒有想到對方能夠從深溝爬上來的狀況,他想要後退卻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被某些東西阻擋了。在能夠有進一步的反應前,男子的胸前已經被對方巨大的半邊剪刀貫穿。

「不論生命或死亡,疾病或健康,始終都會伴在身邊……伊諾對你的愛,始終不變。」

男子在斷氣前,看到手中掉落在地上的書本打開的那一頁,才明白自己面前的景象是怎樣一回事,伊諾維亞此時則是像定格般沉迷於自己的幻想中,並沒有注意周邊環境的改變。

……

回到兩人一娃娃的茶會那裡,梅達繼續說明道:「我跟你以至其他人,能來到這地方總得有某個原因,而我目前能夠想到,在這裡的人的共通點是……執念。」

「所以伊諾跟這個娃娃都有著「想要找到某個人」的強烈願望而來到這裡。那你呢?要是你真的沒有任何執著或者在意的東西的話,應該在最一開始連這裡的事也不知道才對。」

「我到底還有甚麼自己仍在意的事情……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因為娃娃似乎跟你還滿要好的,所以就想著試試尋求意見……或者幫助。」

「看在娃娃的份上,就聽聽你的要求好了。」

「我打算試著令我看見的場景成真,準備工作會需要你一定的幫忙。然後……如果事情向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的話……我想你幫忙阻止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