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太平洋上事件視界-六十月:前往.地中海。>>

| 2024-05-06 03:33:23 | 巴幣 12 | 人氣 72


[六十月:前往.地中海。]

減壓艙內,工程師好言相勸。
     「將軍我沒事,沒有關係的…」
     「什麼叫沒關係!我它媽的只有一位工程師,你們兩支艦隊幾百個輪機員操它媽怎麼不去找別人!」
     「服從是軍人的天職…況且你是個囚犯他不歸你管。」男爵抽著菸。
     「勝利才是軍人的天職啦!」
     「打不了勝仗的指揮官成天叫部下拚命,這麼喜歡死人你怎麼不舉槍自殺。」
男爵被罵得嘴角抽動隱隱動怒。
維護部主任也幫腔說。
     「抱歉指揮官!但黃山中尉是11架電漿機的負責人,他若犧牲了沒有人會維護新型戰機。」
     「若他這麼重要,你怎麼不找人分擔他的工作?」男爵冷回道。
     「…………」
     「指揮官,輪機員也有受傷。我想知道為何不在紅海灣捕捉。」輪機長問道。
另一位指揮官出面解釋。
     「我明白各位的不滿,但這次任務有瑕疵。」
     「圖靈的木馬硬碟有巢湖龍上浮的程序,他們應該先進入主機房安裝木馬病毒,然後才爆破反應爐室。」
輪機長、主任、將軍三人沉默後接著抗議。

     「對對對,但這次就是沒鑽開主機房,怎麼保證一定上浮…」
     「這不重要,你們鑽個洞需要飛機工程師嗎!?」
     「媽的!柯芬你居然幫敵人說話,你就這麼想要巢湖龍嗎?」儘管好話說盡,主管們依舊無理狂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7日,埃及賽德港。

  賽德港(Port Said)作為蘇伊士運河上最重要的中轉港口,它是埃及第二大港,全市面積1294平方公里皆為特別經濟區與自由工業區,能夠泊靠4萬6千個標準貨櫃、17萬立方米穀倉、28公頃煤堆場、油艙容量106萬噸是當前全球最重要港口,沒有之一。從生命圈到亞伯拉罕同盟,二十多座城市在此建立軍事基地。

  兩支艦隊歷經一週6300公里的航程,穿越蘇伊士運河抵達賽德港,現場已經等候數百名生命圈工人。由於行程滿檔大小問題號無法入塢大修,起重機吊掛全新的SRX陣列雷達現場更換,拆下來的壞損雷達會在當地工廠拆解回收。大小問題號除了主陣列雷達損壞,頭頂掃描陣列雷達以及干擾高頻發射陣列都受損。

  至於最後堅持號的壞損設備被分撿,焊工與怪手鏟平倒塌的艦島,港口工人吊來無線電塔安上暫時解決母艦通訊問題。由於最後堅持號整座指揮塔毀損,最好讓它先蛻殼再安裝建築物。但美國東岸唯一的造船廠在新奧爾良,該地頻繁遭受CANS攻擊。最後堅持號返港前戰機、內裝都必須拆除,一艘沒有戰機的航母跟靶船沒兩樣,倫敦計畫跟厄夜號會合再護送最後堅持號返回美國。

  這時難民船的小型滾裝船從船尾卸下來自印度的200輛電動汽車以及上百貨櫃的家電,有洗衣機、電視、冰箱、微波爐。這些二手電器出自斯里蘭卡的回收站,透過島上工人巧手修復後送往地中海出售。

港口油船為難民船補給燃油與食物。美洲難民靠在船舷目送岸上的人,14艘難民船的8艘將駛向黎巴嫩貝魯特,100位難民孩童在岸上與父母道別。

     「我向馬基馬基神發誓將帶他們回到玻里尼西亞。」復活島神父承諾說道。

     「等教會他們寫字我會親自送信到貝魯特。」

作為族長法希耀則拔出自己的匕首,以英文起誓。

     「獵神馬拉道見證,我會保護他們就像保護自己的孩子。」

     「倘若食言將來獵物見我轉頭,魚群碰我影子就下沉,願我被野豬獠牙刺死就像這顆剖了半的檳榔。」說完連剖五顆檳榔一半自己嚼食一半贈與孩子母親。

美洲難民在神父解釋下疑惑咀嚼檳榔被辣了一嘴。現場遙族忍不住偷笑,蘋妮兒與嫩嫩被祭司塔卡拉瓦狠敲腦袋,這種場合雙方語言不通不要隨便發笑。

這時一枚救生圈被扔上碼頭,船上傳來西班牙文的咒罵。

     「為什麼不能下船!為什麼是她們?」

     「我在Atacama工作九年!你們答應我可以去火奴魯魯。」

男子咆嘯造成船上騷動,人群鼓譟起來。

     「*中國人不是要去Niyaro’?為什麼是她們下船。」(*難民認為遙族與中國一夥)

     「Tangata manu妳如果有翅膀何不直接飛走,去哪裡都可以!?」

     美洲難民怒吼「對啊!妳們為何不現在就離開!」

但也有婦人高舉剛滿月的孩子哭喊。

     「Tangata manu!看在這孩子的份上也帶我們一起回去吧!」

  有人脫掉上衣拍打身上刺青。一對黑色翅膀印在以夏威夷、紐西蘭、復活島構成的波利尼西亞大三角,這樣的閃電狀三角形彷彿一種信仰反覆出現在美洲難民身上。船上西班牙文、毛利語混著原住民語的咆嘯與哭喊,遙族全聽不懂,她們手按在獵刀上準備保護法希耀。

哈德遜指揮官挑眉問倫敦。

     「你把配額給女孩們了…?」

     「不…從利馬港(秘魯)前往火奴魯魯不需要繞道中國,遙族加入是抵達中國後的事情。」

     「今年沒有配額嗎?真遺憾…」哈德遜低頭點煙。

  這時甲板騷亂加劇,人們對著船員推嚷衝撞船梯,生命圈船員堵圍無效,就連嘗試勸說的神父都遭到難民唾罵。這時遠處傳來落水聲有難民從五公尺高船頭跳水,其他人接二連三跟著跳水,突然船邊槍聲大作,子彈滴滴答答打在船殼與水面上。埃及海警用簡單的西班牙文咆嘯。

     「安靜!全部回船上去!」

     「全都回去!」現場再度開槍,船殼上子彈劈哩啪啦亂飛。

埃及海警完全不慣著難民,船梯上美洲難民嚇得往回跑,跳海的人也只能乖乖上岸。
生命圈士官猛吹哨子免得他們被巡警打死。

     「長官拜託別打船身,防鏽油漆會脫落。」船員為難說。

埃及海警收起槍口,難民們一邊哭泣一邊被拖上岸。
這一幕全被中國難民看在眼裡,旗手號躲在船艦隊伍末端不敢吱聲。

     「前面為什麼開槍?」金山艦長小聲問道。

     「有人跳船吧,每年到了地中海都會上演。」第二艦隊補給官抬頭看了一眼。

     「我們還能去越南吧…」

     「油料給你們加滿了,到時跟著迫切號走就行了。」

     「你們很幸運…」補給官遞給金山一份物資清單。

中國難民可以來去自如是南京討來的,否則他們就是一群待宰羔羊。既不能像遙族在天上飛翔;也沒辦法跟倫敦討價還價。說到討價還價,現場有位軍官大吼大叫也被士兵架著。

     「我要去看金字塔還有人面獅身像!好不容易來趟埃及,我要求享有指揮官待遇!」

南京興奮像吵著去遊樂園的小孩,哈德遜只能哄著說。

     「你已經是指揮官待遇了…待會上飛機就能看到金字塔。」

     「不要,我要騎駱駝看金字塔!我只有在小學課本看過金字塔耶!」

前面難民們才咆嘯怒吼又跳海,南京出海關只是為了去玩,這叫難民面子往哪擺?
眼見哭鬧模式沒用他又開啟三寸不爛之舌。

     「這樣吧,邱吉爾…我們冷靜談談。」

哈德遜板起臉「稱我的軍銜,我跟你沒這麼親密!」

     「不不不,你想我可是千年來第一位踏上埃及的中國人。」

     「你帶我去金字塔拍照,這件事會留傳千古。將來每個學生課本都印著:第一艦隊司令與他的中國指揮官。就像拿破崙與人面獅身像!」南京聳動形容。

     「拿破崙用大砲轟掉獅身像的鼻子…」埃及海警冷漠補充。

     「謝謝你的提醒!警衛。」

     「當然我不會這麼做!但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沒有馬可波羅,誰會認識忽必烈。或許你在地中海非常出名,參加過亞德里亞海戰、守衛科西嘉島,雖然我不知道那在哪裡,但你還需要一位馬可波羅才能讓世界記住你。」

     「中國人常說: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Since no one lives forever, Why not inscribe your loyalty in history.)

花言巧語下哈德遜也陷入思索,但他隨即給出答案。

     「你…真的很會講話,我差點被說服了。」

     他轉頭對手下說「通知行控中心我們半小時後起飛,不會去看金字塔。」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呦~~!」南京失望跺腳像極超市裡的熊孩子。

第一艦隊安全人員押著南京準備前往機場。

  這時兩台黑頭車駛近港口碼頭,前方有埃及騎警鳴笛開道顯然是衝著艦隊來,對方掛著穆斯林兄弟會的綠色清真言旗幟,賽德港現在有兩支生命圈艦隊,政府機關造訪並不意外,但對方沒有事先通知,艦隊不打算在港口會客。

車隊在眾人面前靜止,穆爾西一襲白袍走下車,漢莎團女孩護衛左右。
南京認出他與阿富汗尼興奮高喊。

     「喔喔喔~!哈米德你們來的正好,好久不見!」

     「我需要你們幫忙!」他轉身亮出自己的手銬,穆爾西則微笑著回應。

     「哈比比,南京將軍!許久不見,希望我沒有來遲。」

哈德遜無奈吐菸,第一次押送囚犯怎麼這麼多鳥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命圈賽德港基地百年來皆由羅馬城管理,上世紀亞伯拉罕同盟時期,阿根廷出身的教宗方濟各十六世積極修復與伊斯蘭聯邦的裂痕,為生命圈爭取蘇伊士運河的通行權,此後生命圈在中東地區的基地都與天主教區共用。

穆爾西的出現出乎意料卻在情理之中,因為臨行前文明先生就建議找他幫忙。但艦隊不能讓他登船,哈德遜從未見過這位倖存者不知道他葫蘆賣什麼藥,幾位指揮官就窩在軍事基地大門旁的小會客室湊數。兩支艦隊指揮官與穆斯林兄弟會使者到訪,驚動駐地的羅馬指揮官。

羅馬少將帶著一隊海軍官兵前來。

     「各位不用屈就,我們有更大的會客室。」

倫敦小聲解釋「不不不~這不是你們的緣故…」

     「邱吉爾不想讓穆斯林兄弟會進基地,我們借用這裡就行…」這時大門外還站著一隊漢莎團護衛。

     「明白,有任何需要請通知我們。」少將心領神會。

警衛會客室,倫敦剛進門就見到穆爾西用文件轟炸第一艦隊。
他打開皮箱遞出一沓又一沓公文解釋。

     「這是傳染病檢查表、這份是船舶疫檢表、還有船員自我檢查表…我們需要船員輪流下船受檢,所有船隻都要消毒。」

哈德遜大叫「神經病…那有上萬人耶。」

     「什麼時候多了這些東西啊?我之前來埃及從沒填過這單子!」他拿起一張天書般的公文表。

上頭幾百行填空還是拉丁文表格,誰會懂這些啊!?

     「上個月是上個月,你們載過中國人,*清真局擔心你們把疾病帶進地中海。」(*相當於衛生局,全名:細菌、傳染病與潔淨品檢查局。)

見穆爾西公務員式的回應,哈德遜指著他鼻子威脅。

     「你是醫生嗎!?我聽說過你穆罕默德!你是來幫這小子的吧?」

     「我警告你,就算是倖存者也別想找我麻煩!」

     「哈哈哈~還不快放了我,不然你們今年別想離開埃及了。」南京放聲大笑,哈德遜不悅的將他推到旁邊去。

  他叼著菸斗焦慮的吞雲吐霧都快把會客室變成燻肉房了,打仗作戰也就算了,文書工作是哈德遜最討厭的。生命圈公文只有英文跟西班牙文,拉丁文是天主教聯邦通用語,第一艦隊也會使用。往常給環球艦隊的公文都會翻成英文,直接扔原文過來就是要第一艦隊負責。

但穆爾西刁難有理有據。

     「這是非常嚴肅的事件,埃及有一千多年沒接觸過中國人了。」

哈德遜指著南京說「哪來的中國人啊!?除了這傻子,中國難民都在斯里蘭卡!」

     「什麼?」穆爾西錯愕瞪大眼睛。

這不可能,傳教士說親耳聽見同奈允許中國難民定居胡志明市。如果難民全留在斯里蘭卡,南京當初為何冒險搶奪救援協議,又為何向同奈索取居留權?

看著南京一臉呆又望向倫敦,他不敢置信追問。

     「等等,難民應該有一位受傷的中國傳教士,還有位昏迷不醒的女孩。」

倫敦尷尬解釋「他們也在斯里蘭卡,第二艦隊實在沒辦法帶著傷患…」

這時南京開始裝病。

     「咳咳咳!我有點不舒服,頭還有點暈。」

     「這可能是中國病毒,傳染力很強整艘航母都感染了…哈米德別放棄我啊!」

     「身體檢查是吧?我就讓他們下船檢查,這表你自己帶回去慢慢填吧!」哈德遜氣得把將文件扔在穆爾西身上。

他只覺得穆爾西在刁難他,用力摔門頭也不回離開。
倫敦替穆爾西收拾文件道歉說。

     「是文明先生請你來的吧…我們有婉拒他,沒想到還是打擾你了。」

     「不要緊的~這是標準程序誰來做都一樣。」穆爾西毫不在意。

他本來就是為了任務前來,阻止難民定居奪回救援協議。用正常方式接近第二艦隊不容易,這樣的距離剛剛好,不太突兀也不會自來熟。

     倫敦好奇問「你能把雨花直扣留多久?」

     「兩年吧~如果你們有需要可以在開羅安排住處。」

若能阻止南京回到胡志明市那也算阻止中國難民定居了,同奈對第二艦隊的信任建立在南京身上。根據同奈自己的說法,第二艦隊原本先與九龍江接觸,南京獨排眾議勸說倫敦接觸邊和難民營,因此才有後來的綁架九龍江。

     「雨花直,你想留在這嗎?可以去看金字塔喔。」倫敦問道。

南京搖頭拒絕「不要!我要跟著艦隊

穆爾西收拾著說「我建議你在埃及待上一陣子,等生命圈副司令回到馬拉卡波。」

     「她目前在直布羅陀自治區。他們不像在為起訴做準備,我不認為你在西班牙法庭可以得到公平的審判。」

倫敦與南京特地做效果給穆爾西看,之前他們懷疑穆爾西是諜報員處處試探。但對方特地來救他們,這裡完全不做表情也太可疑了。南京本來就瘋瘋癲癲,做什麼決定都不奇怪;至於倫敦幫助難民就是為了招募南京,更不可能將他扔在埃及。

倫敦說道「感謝你的幫助,但我們沒有東西可以報答。」

     「不用在意,這是答謝你們之前邀請我去斯里蘭卡,很抱歉當時太忙了。」

穆爾西這裡表現就有些味道了。作為倖存者他可以提出以救援協議為代價,即使被拒絕也比完全不收報酬合理,但他急於讓南京留在埃及,擔心報價太高會被拒絕。

一個月前南京邀請他來斯里蘭卡,那是因為所有倖存者都被邀請了,作為在印度認識的新朋友,不邀請穆爾西是完全說不過去,況且兩地距離如此接近。

南京那時做的表情意思是:
我知道你的秘密,但第二艦隊還不知道,我也沒告訴其他人。

但由於穆爾西能預知死亡:
他知道前往斯里蘭卡會沒命只能婉拒,導致這狀況只可能是南京一回去就告密了。

  穆萊蒂武不是那種為了做表情放過仇人的領袖,只要穆爾西一上岸那怕現場有70多位倖存者都很難保護他。即便現在斯里蘭卡迎來第二批倖存者,穆爾西仍舊上不了岸。

至於中國傳教士,穆爾西也不相信他們被留在斯里蘭卡,穆萊蒂武性格睚眥必報,傳教士說過他們在斯里蘭卡引發神民屠殺,是南京拚了命才保住他們。別說傳教士了,這種狀況那怕中國人留在斯里蘭卡,身邊有幾十位倖存者都稱不上安全。

只要穆萊蒂武覺得可以動手,迎接他們就是集中營與種族滅絕。
(南京:說好的以懷柔政策著稱的領袖勒?)

[六十月:前往.地中海(完)。]
====================================================================
關於波利尼西亞大三角長這樣。

這部作品如果有原畫會經常出現在船員身上,第二艦隊許多人都是美洲難民。
官兵們會刺上夏威夷群島或Aumakua圖騰,鯊魚齒狀的稜紋刺青。

拿破崙打掉人面獅身像鼻子是軼事。
實際在拿破崙征服埃及前獅身像就已經沒有鼻子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