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地城救援者,厭世中。】00-3

零零三零 | 2024-04-22 19:52:56 | 巴幣 112 | 人氣 62


「伊恩,剛才這些技巧應該是聖教軍的作戰方式吧?」
艾琳畢竟還是受過教團訓練的神侍,身為後排的支援單位,他們必須學習不少與教團戰士配合的戰術。根據狀況施展加護,或是趁戰士們撐住戰線時集體施展信仰系的範圍法術,對大量的敵人進行壓制。
總之,比起冒險者們的單打獨鬥,教團的聖教軍以及王國常備的皇軍大部份都是以團隊為核心訓練作戰,在面對大規模遭遇戰時有著無法比擬的優勢。

「這只是很基本的團隊合作,有經驗的冒險者團隊也能做得到,差別只在怎麼獲得這些經驗而已。」
伊恩平淡地回答,並在手中運起法術,一股溫暖的力量漸漸充盈艾琳四周,讓她疲憊不堪的身體獲得了些許的恢復。

一行人來到一個昏暗的大廳,就連引路提燈也沒辦法完全將整個廳堂給照亮。

「地下室能蓋出這麼高大的禮堂嗎?」
梅莉高舉提燈,勉強能看到天花板上的殘破水晶吊燈。

「交給克倫弗約德的矮人工匠們都不一定能造出來。」
伊恩走到大廳中央,站在幾乎看不見盡頭的紅地毯上望向深處說道。
「但如果是某個亡靈記憶中的空間,那就不是問題。」
話音剛落,周圍樑柱上的火把依序從門口往內點燃藍色的火光,周圍破敗的桌椅和散亂的餐具凌亂地散落在各處。

「稀客啊!看看是誰來了?」
禮堂最盡頭的高台上,一名身著鎧甲的騎士說道。披在他身上的家紋已經磨損得幾乎無法辨識。
「在皇家遠征之後,終於想起要來參加我的婚禮了嗎?侍衛長。」
騎士抬起頭,藍色的火焰從頭盔面罩的縫隙中竄出,就像駭人的目光一般緊盯著伊恩。

「梅森,當初叫你不該說的話就別亂說,現在知道後果了吧?」
出乎新人冒險者們意料,伊恩似乎對死亡騎士的問題顯得一派輕鬆,甚至有點閒話家常。
「八年了梅森,什麼風把你吹到艾德卡近郊來的?」
伊恩繼續追問道,並扛著長槍走上前去。

「什麼後果?哈哈!你該不會是嫉妒我要舉行婚禮,特地跑來揶揄我的吧?」
被稱為梅森的死亡騎士大笑著,那渾厚的聲響充斥整個廳堂,除了伊恩以外的眾人被震懾得低下身子。

「小心!這是威壓!」
傑米高舉盾牌試圖保護身後的隊友們,但強烈的壓迫感還是讓他忍不住跪在地上。

「梅森,你沒能從遠征活著回到梅羅蘭德娶她,我很抱歉。」
伊恩表情沉痛地說道,剛才梅森的笑聲並沒有帶給他多少影響。

「我不懂你的意思,你不是號稱曙光之盾的神殿侍衛長嗎?在你麾下的我是不可能戰死的!」
梅森的語氣有些難以置信,雙眼瞇成一條線,藍色的火焰似乎更加令人膽寒。

「我被曙光教團驅逐,記得嗎?在他們發現我使用祕法補充魔力,以及自然法術解毒後,就被視為異端放逐了。」
伊恩站在離梅森幾步之遠的地方抬起頭,眼前的死亡騎士早已不是他當年那位俊俏爽朗的戰友,從破損的頭盔下甚至看不見容貌。

「不!不可能!只有抱持最堅定信念的人,才有資格,以女神之名成為曙光教團的神殿侍衛長!他們怎麼有膽驅逐你!」
梅森的怒吼吹熄了廳堂中的火把,伴隨著艾琳和梅莉的驚叫,死亡騎士握緊了雙拳。

「事實上在我離開不久後,就從冒險者們口中,聽到你的部隊在為主力軍斷後時被殲滅了,我很抱歉。」
伊恩從腰間掏出一顆透明的水晶並注入魔力,一股難以名狀的壓抑感頓時席捲而來──那是面對死亡的恐懼,又或者說,是生者遇見那些逝去之人時,所承受到的那種不協調感。

「你說我戰死了?那莎菈呢!?難道我們沒有守住村莊!?」
梅森悲傷地吼道,廳堂的吊燈都為之震動,而他巨大的身軀跪在地上,一隻手激動地朝伊恩伸去。
「侍衛長!你答應過我!在遠征結束後要親自為我和莎菈證婚的!」
比起怒斥,梅森的聲音更接近哭號,而緊握著的拳頭砸落在距離伊恩不到幾公分的地方,形成一個巨大的窟窿。
「你答應過我。」

伊恩沒有正面回應,只見握在手中的水晶漸漸發出悠悠白光,將因為火把熄滅而陷入昏暗的大廳再次點亮。
隨著亮度增加,一個女性人類輪廓的身影站在伊恩的身前,話雖如此,那也只是徒具外型的某種非人之物罷了,甚至無法看到她臉上的五官。
「梅森,事實上,我是前來赴約的。」
他緩緩舉起銀槍,上頭金黃色的水晶閃爍起耀眼的光芒。
「很抱歉沒能與你一起守住莎菈所在的村莊,所以我只能把她帶來了,這是我現在唯一能為你做的事。」
水晶散發的金光在白色的影子上成形,那是一套鑲著金邊的婚紗,潔白的裙擺披散在大廳的地板上,周圍的地毯、磁磚甚至桌椅餐具,在亮光的照射下漸漸恢復過往該有的無瑕樣貌。

「降靈術!?最神聖的神殿侍衛居然會使用靈魂祕法?」
艾琳感到難以置信。降靈術一般被認為是死靈法師所使用的一種祕法,與信仰系的神聖法術不同,是一種直接以靈魂為媒介所施展的魔法,作為聖職者的一員自然不允許使用這種術式,甚至應該說,聖職者們打從甄選之初,擁有對這類祕法的適性就理應當被汰除。

畢竟聖職者就該保持著對崇高信仰的絕對忠誠。

「不,不對。」
一旁的梅莉仔細掃視一遍伊恩手上的水晶。
「是那個水晶,那東西將某人的靈魂收納在其中,是另一種秘法術式。」
即使如此,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一名聖職者的手上?莫非是有其他強大的魔導士將水晶交給了他?
竊法者,難道這個稱呼就是這麼來的嗎?利用法術結晶,駕馭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力量,規避智人種掌握魔法的極限。

「莎菈?莎菈是妳嗎?」
梅森雙手緩緩伸向白影,小心地將對方捧在手心,雙眼散發的火焰因為激動的情緒而更加旺盛。
飄逸的焰絲,像極了淚水。

將存放靈魂的水晶慎重地交給梅森後,伊恩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地向在場所有人行了神官禮。
「按照婚約的律法,有效的婚姻必須要一位具有神言代行資格的神職人員舉行。」
他逕自走向大廳中央的講台,一邊拉起長袍的罩帽。
「不過這次的對象皆為非人之身,因此讓一個被革職的聖職者來證婚,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
說得一派輕鬆,伊恩還是盡可能地整理自己的儀容,並用罩袍的帽沿遮住雙眼,這代表著聖職者接下來的話語,皆為神言的代行,每句話都是尊奉神的旨意而非自身的意識,藉以象徵絕對的公平無私。
「新人請上前。」
伊恩伸手示意,而右手持握的長槍,代作神職人員的權杖直立於身旁。梅森則是讓莎菈的靈魂側坐在自己巨大的手臂上緩步向前。
待二人來到講台的階梯,梅森向伊恩獻上莊嚴的騎士禮,右膝觸地代表著對神權的服從,挺直的左腳代表對王權的忠貞不二,坐在他手臂上的莎菈則是象徵性地撩起裙襬致意。
「二位請上台階。」
在伊恩的指引下,梅森帶著莎菈繼續前行。
「第一階,以曙光女神的忠貞之名,你們是否無論傷痛病苦和寒霜風雨,彼此相伴;至死不渝?」

「我願意。」
梅森堅定地答道。

「第二階,以曙光女神的慈愛之名,你們是否願意珍愛與保護彼此,尊重對方的身體與心靈,從一而終?」

「我願意。」
廳堂裡飄盪著空靈的女音。

「第三階,以曙光女神的光輝之名,你們是否願意,將彼此作為此神聖誓約的唯一,直至永恆?」
梅森緩緩看向莎菈,而他也感受到對方隔著面紗的視線,似乎直到這一刻,梅森才終於看清了這一切,接受自己已經死去,以及摯愛的未婚妻也去世的事實。

「我們願意。」
或許這樣的婚禮,是許多過往之人永遠盼不到的遺憾。梅森用他巨大的手輕輕地掀開面紗,方才還是白影的莎菈,終於顯現出了過往姣好的容貌。

「我宣布,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伊恩脫下罩帽,宣示著儀式的結束,而當梅森的臉即將碰觸到莎菈的那一刻,強烈的白光照射得讓眾人睜不開雙眼。

「那麼,一路好走啦!兄弟。」
白光之中,站在這一頭的伊恩微笑道。
他看著眼前的二人,梅森臉上的火焰已經散去,取而代之是伊恩所熟悉的,那位昔日戰友的英俊臉龐。

「侍衛長,我先走一步,你可別太快來找我。」
梅森爽朗一笑,轉身抱起莎菈,便頭也不回地朝光源走去。
「感謝你,完成了我們的約定。」
一縷傳聲撫過伊恩的耳際,之後便再無聲響。

這是他們生命的結束;也是他們的開始。

隨著梅森和沙菈的離開,周遭的空間開始扭曲,還處在廳堂中間的傑米等人因為不平衡的暈眩感踉蹌地跌坐在地上,待一切恢復平靜後,眾人已經來到的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我們......出來了?」
艾琳怯生生地問著,只見伊恩扛起長槍,一邊搔弄著格瑞佛的胸羽輕鬆地朝他們走來。

「當地城的核心,也就是怨念的源頭被消滅或化解後,它所造成的扭曲便不復存在,所以是的,我們平安出來了。」
伴隨著爽朗的笑容,伊恩朝著三人豎起了大拇指。
「恭喜你們,攻略成功。」

就算是再驚心動魄的冒險,也不過是整座大陸某處一件微不足道的日常罷了,伊恩心中很清楚,即便是現在,仍然有許多冒險者抱持著對未知地城與冒險的嚮往,舉起武器大步向前。
他們有些身經百戰;有些初顧茅廬,而無論在這片大陸上經歷著什麼樣的歷險,每時每刻都有著無數人們身陷危機之中,他們有些憑藉自身本領化險為夷,有些人靠著上天眷顧的好運險象環生,而剩下那些,可能再也不會有人記得他們的故事了。
即便如此,這位被自己的信仰所驅逐的聖職者,今天也依然在為了拯救這些運氣不好的陌生人們努力著,一邊期盼下次別再遇到有勇無謀的冒險者團隊。
畢竟所謂救援者這種工作,說穿了就是在幫別人的魯莽收拾爛攤子的苦力活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