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2024/4/13

kxcdzov | 2024-04-13 16:17:00 | 巴幣 102 | 人氣 76

    初至附中時,我曾在附中青年社社團辦公室中翻翻找找,東看西看挖掘出了許多往昔附子所留下的手記,即所謂社誌。整整三排的書櫃放了滿滿的陳年而發黃的筆記本,各種花樣的外皮,內頁訴說著附子這數十年來的青春記憶。憑依著操場的藍天社辦裡更能看到好多年來附中青年們費盡心血所創作出的附中青年校刊、附中人刊物,與幾年前草創的payoff刊物,散落在社辦理各個書櫃和桌面上。

    最引我注目的便是社誌這個存在。附青與附中的許多社團一樣都存在著社誌的傳統,而就我所知因為附中青年是附中現存最早的社團之一,社誌也是流傳最久也最豐富的被記載的。我曾聽聞過工研社(躲貓貓社)的社誌三十幾年來都只共用了一本,而現在的社長正是書寫工研社誌最勤勞的一人了。附青的社誌並不只是一般的記錄下什麼開會之類的事情,而是流轉在社員之間的共同日記。現在在附青社辦可以找到的最老的社誌是1993年出現的,也不知道社誌傳統從何而始?在這本社誌第一頁我們就可以發現這本社誌是某位學長所贈送的,而那位學長寫著他很開心終於可以送附青這樣一本細心挑選的本子作為社誌使用,可以猜測更早之前或許就有社誌的出現了?細看社誌中的行文,期間不外乎是各個社員們記下的一些心情日記。

    無數本社誌中比較怵目驚心的大概是一位字裡行間透露著憂鬱的學姊,然其大多數時候優美的字體和文風透露著即使在數十年後也依然可以感受到的溫柔。幾經打聽,現在的學姊在台大社工系畢後成為了一名專欄作家(其實應該也過很久了啊),學姊對女性主義和對父權相關的見解與批判也頗為深刻。我和現任的附青社長討論過:靜學姊是不是變了很多?社長認為沒有。細思之後我想,或許現在的靜學姊已經不是三十年前那樣懵懂的少女了,而已經對自己深入了解的領域可以侃侃而談——本著那份溫柔又善良的初心。

    社誌可謂是忠實記錄了台灣年輕世代數十年來的改變。從最早的社誌中我們可以發現那時的學生關係是很緊密的,是很融洽的。學生們總是不帶姓氏的以名字相稱,互相問好,更使用社誌記錄下了當時附青社辦的狀況。社辦這數十年來的位置都未曾變動,他們和當時的友社、隔壁社,附中人社,現已改名附中人大傳社的關係亦是非常深切,許多附青社員和附中人社員分別在二個社團是正社和地社。那是聯考的時代,曾有學長抱怨不希望讓附青社辦被認為是大家聚在一起鬼混的地方,也有學長用顫慄的字體,顯眼的「聯考前五天」這樣的標題訴說著自己不想長大的心情,依稀還看的見淚水的痕跡。有學長自己架設了網站作為社誌電子化之用,然而現在已經不可使用了。甚至還有身為畢典籌備人員的學長寫下了為太陽花運動加油的文字。

    附青社辦的牆面上、門上有許多人的簽名,也有許多人留下的祝福和鼓勵。社辦某處可以看到清峯的簽名,有趣的是社誌裡也曾有人寫下他在天韻獎得獎和為青峯加油的文字,甚至可以看到青峯作為社長的抱怨。當然,附中優秀和知名的校友多不勝數,許多在附青歷史中留名的人物現在也大有作為的。

    近日我從一位高三的學長手中接下了一個要拍攝附中美景觀察雜記的工作。和學長見了面之後便接收了學長作為交接禮的附中野史一書。附青社辦中只能找到附中野史的第二部,卻不見第一部的部分。我們邊走邊聊,學長還教我怎麼設定學生證,用來偷偷地搭電梯。我們聊到了學測,聊到了彼此的興趣和未來的志向。我們又提到了這麼個拍攝的工作將要傳承三十年的夢想。和學長的對話有些惆悵,有些淡然,不害臊的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學長所遞給我的,拍攝附中一些奇聞軼事的工作也有著附中人特有的怪,我想這也是附中精神的體現吧。

    從附中野史中我學習到了附中一些不為人知的歷史,包含了附中精神的奠基者是來自於西南聯大畢業的校長、附中各棟樓的興起與拆除、附中曾經有兩個操場、附中在日治時期的故事。有感於附中的歷史和最近的地震,以下是一首事實上有些時代錯置的詩:

大地熱烈地晃動與這塗鴉的樓
少年們一大早從狹小的宿舍裡
低低矮矮的雙人間
驚醒
日治時期的老靈魂
巍巍地祂拄著拐杖
守著心裡半世紀的
來自少年們
徬徨又高傲
塵埃散落掩住了的夢
祂微笑的將它們藏著
等著少年們冒冒失失的把它們拭淨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InDer
乾,太陽花原來也十年了......
2024-04-13 18:31:42
kxcdzov
是啊!
2024-04-15 16:59: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