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美男革命】最後的茶會

幻瓏 | 2024-03-29 15:00:05 | 巴幣 2 | 人氣 155


食用注意:
※小白文筆有。
※OOC有。
※私設有。
※第二人稱視角。
※結尾部分內容化用自「X番目のアリス」歌詞,超好聽超喜歡的一首歌,大家可以去聽聽看!
==========
  「愛麗絲!」
  「我在這裡!現在就過去!」
  聽見呼喚的你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草屑,確保儀容沒有問題後就往聲音來處走去。
  今天傍晚,將有一場茶會要舉行——說是這樣說,但由於聽到風聲的紅黑軍士兵們都表示很想參加,於是原定計畫修改,本來要預計在庭院舉行也改為在公會堂內部舉行,茶會也就這麼成為掛著茶會之名的宴會。
  提早到的你原本想要去幫正在事前準備的大家的忙,不過大家堅持不讓你插手,你只好爬到庭院來打發時間,就著麼睡著了——希望沒有錯過時間!
  走沒幾步,便看到賽斯掛著大大的笑容朝你跑來,牽起你的手,「快快快!露卡做的餅乾真的超好吃的!」
  被賽斯牽著走的你一聽這話,眼睛立刻亮了起來:「真的?那要快點才行!」滿腦子都是美食的你不禁加快腳步,然而下一秒——
  「嘿咻!」
  「賽、賽斯先生!?」被公主抱的你因為突然的騰空而有些慌亂。
  賽斯抱著你跑了起來:「這樣更快嘛☆」
  確、確實,也不知道賽斯先生怎麼能扛著個人還跑那麼快的。
  邊跑著,賽斯一邊抱怨:「真是的,愛麗絲太輕了啦!雖然小小的也很可愛,但還是要好好吃飯跟照顧自己喔,不然我會傷心的。」
  你抬眼,逆著光看不清賽斯的表情,但你感受到了話語中的掛念,輕輕「嗯」了一聲。
  二人要進入會場的時候,撞上了天狼星。
  「小丫頭?賽斯你在幹嘛?」天狼星為你別致的出場方式微微驚訝了一瞬,很快找到針對的對象。
  「賽斯牌馬車,為了讓可愛的公主殿下準時參加舞會,使命必達!」
  「……」天狼星無語了一下,「離開場還有一些時間……是說,你還不打算把人放下來嗎?」
  「好嘛好嘛,你是愛麗絲的爸爸嗎?」賽斯把你放下的同時還不忘挑釁。
  「喂。」
  你連忙插入他們之間:「天、天狼星先生,怎麼會到門口這邊來呢?我以為你應該要在會場裡面了。」
  「原本訂的幾盆裝飾花有點蔫蔫的,想說換一下。」天狼星看向不遠處花瓶裡的黃色玫瑰,你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果然看見有幾朵玫瑰的邊緣微微蜷起。
  「賽斯,既然你來了,幫我把那邊的花換一下,我負責門口這邊。」天狼星將手上的粉色的花遞給賽斯。
  賽斯雖然嘴上說著「大叔真會使喚人呀」,但還是接過花,笑著和你揮揮手:「等我一下喔愛麗絲!」
  「這是什麼花呢?」賽斯離開後,你好奇地看著天狼星手上的花。
  「麥桿菊。」天狼星手上動作著,一邊回應你。
  色澤鮮豔、中心花蕊部分很大,乍看稚氣樸實,然而花瓣層層疊疊,仔細賞玩後又覺得可稱得上一句精緻美麗。
  「是天狼星先生種的嗎?」
  「啊啊,喜歡嗎?」
  「喜歡!」
  「我也喜歡,今早看到這些花不知為何突然就想到你了。」
  「咦?」
  「啊,沒頭沒尾的這麼說很困擾嗎?」天狼星整理好花,站起身搔搔臉頰。
  「沒有,只是在想自己有那裡和它很像呢?」
  「嗯……」天狼星沉吟了一會,「大概是,很有生命力吧,麥桿菊的顏色飽和度很高,彷彿永不褪色,花瓣層層舒展的樣子也優雅漂亮,然而莖筆直粗壯,堅強得好像不管什麼風雨都沒法摧折……不論外在條件如何,都能粲然綻放——這點非常棒。」
  明明是在說花,但自己卻被誇得又高興又羞恥——
  於是,邁著輕快步伐往這邊走回來的賽斯在你眼中彷彿鍍上了一層金光。
  「天狼星,小愛麗絲,我回來啦——」
  「不管在哪裡,保持這份堅強,努力盛開吧。」天狼星摸了摸你的頭,轉身對回來的賽斯說:「辛苦了,賽斯。」他笑著拍拍賽斯的肩膀。
  「小事啦小事。」賽斯擺擺手,而後轉向你,「我們進去吧,愛麗絲。」
  「嗯、嗯。」你慌忙點頭,「好期待賽斯先生剛剛說的,露卡做的好吃餅乾呀。」
  聽見你們談話的天狼星敲了賽斯一下:「賽斯,你不會趁露卡準備的時候偷吃了吧?」
  「討厭啦,露卡的廚藝就算沒有事先嘗過也能確認吧?」
  「……偷吃了。」露卡從天狼星身後冒出,毫不留情的揭發了賽斯,臉上表情那叫一個正氣浩然。
  頂著天狼星譴責的凝視,賽斯理直氣壯道:「那叫試吃啦!而且人家拿的都是烤得沒那麼好看的!露卡也有吃啊。」
  「露卡是主廚,試吃是理所當然的吧。」
  看著天狼星跟賽斯開始拌嘴,在一旁的你忍不住笑了起來。就在這時,露卡拍拍你,「走吧,要開始了。」
  「嗯!」你回頭叫了天狼星跟賽斯一聲,聽著跟在身後的二人吵吵鬧鬧的聲音(主要是賽斯),你跟著露卡來到長桌邊,桌上的餐點都還沒有動過,康沃爾餡餅、牧羊人派、烤牛肉、奶油濃湯、司康……看著就色香味俱全。
  「這次的餐點都是露卡負責的嗎?」
  「大部分,天狼星也有分攤一些,還有一些是賽斯跟愛德華他們商量著去中央地區的甜點店買的。」
  啊,難怪有一些看起來和其他料理不太相襯、但混在各式不同美食之間卻也算不上突兀的彩色零食,感覺得到愛德華的私心,以及賽斯先生覺得很有趣就這麼放行了的心態……
  「不過真的很厲害呢,這麼大量的食物,每一樣看起來都很美味!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完成吧。」
  露卡看著你展露的笑顏,嘴角也不自覺帶上弧度:「嗯,因為想看到你開心的樣子……不,應該說,希望你想起今天時能夠帶上笑容,非讓你開心不可,抱著這樣的想法……」
  說著說著,他便紅了臉。
  為了緩解他的害羞,你四處張望,想要扯開話題。
  會場內,大家三三兩兩站著聊天,氣氛輕鬆,紅黑雙方、弗蘭與奧利佛、哈爾和洛基、達利姆跟迪恩……
  你咦了一聲,「慕斯先生呢?」
  「嘖,雖然有寄邀請函給他,但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他人。」本來站在你們不遠處正和零說話的尤納聽見你的疑問,撇著嘴回應,而後轉頭對露卡露出大大的笑容:「露卡,好久不見,剛剛都沒機會說到話呢。」
  「……」露卡微微撇開頭,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似乎很不情願的回了一句:「好久不見。」
  而後對你說了一句:「我去找雷。」就迅速撤退了。
  尤納嘟囔:「露卡,難得見面,不和哥哥多說一點話嗎?」
  嘆了一口氣後,尤納重新對你說:「愛麗絲,你居然讓蘭斯洛特大人等那麼久……算了,至少比那隻笨鼠好。」看見你露出歉意的笑容,尤納頓了一下,繼續說:「你那什麼表情,我也就說說,本來你就是今天的主角,更是紅Queen尤納認可的人,無論何種境況,我都不允許你愁眉苦臉的,要給我好好享受!」
  面對這霸道的、拐彎抹角的溫柔,你不禁失笑著點頭,尤納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就對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隨時都可以來找我,你只需要繼續露出傻呼呼的笑容就行了!」
  「那個『傻呼呼』是多餘的……」然而尤納已經往露卡的方向去了。
  你看向本來站在尤納旁邊的零,正思考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先開口了:「慕斯的話,應該在哪裡睡覺吧。不過不要擔心,真正重要的時候他絕對不會缺席,應該會勉勉強強趕上。」
  「重要的時候……」
  「嗯,重要的時候。這是為你而舉辦的茶會,你對格雷德爾、對我……不,不只是我,對我們來說,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零認真的對你說,你被他說得有點飄飄然——
  「哎呀,你們似乎聊得挺開心呢。」
  「愛德華。」零朝對方點點頭。
  「雖然打擾你們很不好意思,」愛德華笑咪咪地向你伸出手,「時間差不多了,蘭斯洛特大人讓我來護送今天的主角過去。」
  聞言,零向你伸出手,掌心躺著幾顆五顏六色的糖果,「今天路過糖果店時看到的新品,覺得你應該會喜歡……」
  你接過並向他道謝,他露出靦腆的笑容,向你道別,說是要去入口看看慕斯來了沒。
  「哼——」愛德華看著這一幕洩出一聲打趣般的哼笑。
  你將手搭上愛德華伸出的手,雖然隔著手套,仍然能感覺到手心的溫暖。
  愛德華並沒有立刻把你帶往主位,而是就著麼扶著你的手,好像無論何時都帶著笑意的綠色眼眸倒映出你的模樣:「今天的髮飾,非常可愛,很適合你。」
  「謝、謝謝,是奧利佛做給我的……」
  「哼——帽子屋啊。」他若有所思,隨即語氣輕快地說道:「愛麗絲跟誰的關係都很好呢,好厲害。」
  「嗯……與其說是我厲害,不如說是格雷德爾的大家都是親切的好人呢。沒有大家,我肯定不能像現在這樣帶著笑容站在這裡。」
  「呵呵,果然是愛麗絲會說的話呢。」愛德華瞇著眼睛再次綻開笑容,「不管對方是誰,都溫柔看待,我認為這也是一種才能,我啊,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愛麗絲喔。」說完,不待你回應——事實上,你被他過於直接的告白給弄得腦袋一片空白也沒有能力反應——就這樣牽引著你至蘭斯洛特面前。
  「吾主,我把愛麗絲帶來了。」愛德華鬆開你的手,對蘭斯洛特行了個軍禮後便退下了。
  「愛麗絲。」蘭斯洛特望著會場,面無表情的突然開口叫你,聲音聽不出情緒,一如既往的冷淡。
  「怎麼了嗎?蘭斯洛特大人。」時至今日,你已不會再為了這位大人冷酷的氣質和威嚴而感到懼怕,蘭斯洛特大人是個溫柔且稱職的掌權者,你對此深信不疑。
  與魔寶石顏色相似的眼睛直視著你,臉上是不加掩飾的真摯,「我一直期望著一個所有人都能歡笑的世界……謝謝你將我所期盼的未來帶到這個國家。」說到這裡,抿直的唇角微微上揚,彷若冬去春來的冰雪消融,你為這份美麗滯了呼吸。
  「這是我應該做的,蘭斯洛特大人的期望,也正是我的期望。」你回想起來到格雷德爾的點點滴滴,黑軍眾人的熱情、紅軍性格迴異的大家卻同樣擁有的體貼、格雷德爾住民給予你的幫助……你希望他們,從此以後都能夠歡笑度日。
  蘭斯洛特聽著你的話,眼角眉梢都帶上些許柔色,「嗯。我會守護這份拚命得來的『未來』——或許該說是『現在』——並且將它延續至更遠的以後……這也是我的職責。」
  「蘭斯洛特大人的話,肯定能做到!」你對蘭斯洛特笑得燦爛。
  蘭斯洛特注視著這張笑顏,伸出手,指尖綻放光芒——一朵紅玫瑰出現在他掌心。
  他把那朵玫瑰別再你的耳邊鬢髮,「好了,愛麗絲,你差不多該去開場了。」
  他向你伸出手,顯然是想護送你到沒幾步遠的場地最前方。
  短短幾步路的過程中,你聽見身畔傳來他的聲音:「往後的未來裡,希望你能守護好自己的笑容,如同我守護格雷德爾那樣……後者對我而言,是責任、是理想,前者則是我的幸福。」
  你還想說些什麼,但蘭斯洛特大人已經把你帶至定點,在那裡的還有雷跟弗蘭。
  從弗蘭手中接過魔寶石製成的擴音裝置,兩位King一同致詞,一個冷酷寡言、一個則比誰都不耐煩那些繁文縟節,於是簡單的說明這是為了愛麗斯所舉辦的感謝茶會,同時回顧了一下你來到格雷德爾後做出的貢獻後,雷便把擴音裝置交到你手裡。
  你抬頭,恰好和正從門口進來的慕斯對到視線,他向你揮揮手,你報以微笑,再環視整個會場,不論是熟悉的臉孔,又或是點頭之交的人們,現在都聚在這裡。
  被這麼多人注視著,你不免有點緊張,然而還是努力開口:「感謝祭的時候,我收到了好多人的謝意,然而我也相當感謝大家……自從來到格雷德爾後,我收穫了許多快樂的回憶,傷心時不乏有人給予支持……能夠與大家相遇,是人生迄今為止最幸運的事了!」
  會場靜默一瞬,爾後芬里爾帶頭開始鼓掌,霎時間掌聲如雷,你被這陣仗嚇得呆在原地。
  「說得好。」有人站到你身邊這麼說,你轉頭一看,是剛剛退到後面去的雷。
  雷捉住你的手腕,「弗蘭,我先帶這傢伙下去了,看這架式,要是愛麗絲不下台那群小子打算一直鬧騰下去。」說到最後,他斜睨了黑軍軍人們一眼,然而語氣卻染著笑意。
  你順著看過去,同樣是熱烈的鼓掌,紅軍雖然也很賣力但是站的板板正正,黑軍的各位可就誇張了許多,不僅一個人鼓出了五個人的聲量,還有把手舉起來的、吹口哨的……相當有活力了屬於是。
  弗蘭笑著上來接過你的話筒,在你被雷帶下去後示意大家安靜,便為開場做了總結,讓大家放開了心,該吃吃,該喝喝,和你共度一個美好的夜晚。
  而雷拉著你,一路帶著你來到放著吃食的長桌前,為你倒了杯果汁。
  還真貼心——
  「給,我看你剛剛在台上小腿肚都在打顫了,喝點東西壓壓驚。」
  ——收回前言。這人到現在都還是這麼壞心眼!
  你癟著嘴接過果汁,賭氣似的一飲而盡。
  「不過,」他給自己倒了杯香檳,「我覺得你講得很好,你的心意肯定有好好地傳達給所有人。」
  「雷……」
  「來乾杯吧,為剛剛的致詞、為今天、更是為了與你的相遇以及至今為止的點點滴滴。」雷向你舉杯。
  ……然後發現你的酒杯一滴不剩。
  「……」
  「……」
  你倆看看酒杯,又看看彼此。
  「噗哈哈哈!」
  「呵呵……」
  而後一同笑了出來。
  「呦,搭檔,有什麼有趣的事嗎?」端著酒杯路過的芬里爾見你們笑得歡,停下來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要乾杯而已。」雷邊說邊給你的杯子重新滿上,「你也來?」
  三人清脆的碰杯短暫而悅耳。
  閒聊一會,沒多久雷就被黑軍士兵抓去接受敬酒了,剩芬里爾陪著你。
  「喔,這個派!不愧是露卡啊!」
  「是的,超級美味!」
  你們兩個開啟了吃貨模式,邊吃邊對露卡的手藝讚不絕口。
  就這樣幾乎快要吃遍了所有料理,面對芬里爾「不是說已經飽了嗎」的調侃,你一邊說著「甜點是另一個胃」一邊心滿意足的往嘴裡塞了一個蛋塔,芬里爾看著雙頰鼓鼓的你勾起嘴角,小聲低喃:「太好了,就是該這樣嘛!」
  「嗯?芬里爾你說什麼?」
  「說你這個笑容真不錯!」
  「什麼啦,好突然。」
  「我可是認真的,你的笑容是最棒的!可不要不小心把它弄丟了喔。」你看向芬里爾,他的表情和平時無異,咧著嘴笑著,然而語氣相當認真。
  你學著他咧嘴一笑,「當然!」
  「愛——麗絲!」冷不丁,你被某人從後面抱住,柔軟的髮絲搔著你的頸項,你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洛基!」
  「芬里爾霸佔愛麗絲太久了啦,我也想跟愛麗絲玩啊。」洛基黏糊糊的又在你身上蹭了幾下,不待芬里爾說些什麼,他伸直手臂指向長桌另一角,「雷在找你喔,今天大家都很熱情,作為好朋友的芬里爾應該要去幫他分擔下火力吧。」
  那邊的雷臉上已出現薄紅,芬里爾一邊念叨著「喂喂那群傢伙來真的啊」一邊趕了過去。
  「那個、洛基,先從我身上下來……」稍微感到有點悶熱的你忍不住討饒。
  「是——」洛基乖巧的放開你,繞到你面前,歪著頭盯著你,你被他盯得不明所以:「怎麼了嗎?」
  「我啊,很喜歡愛麗絲喔。愛麗絲也最喜歡我了對吧?」
  「嗯?」對於他突如其來的提問,你一愣,然而在看到洛基的表情後你立刻用力點頭:「嗯!」
  ——看起來,就像快哭出來了似的。
  「愛麗絲也喜歡我的話……不會不要我的吧?」
  你下意識就回答:「怎麼會!」而後像是想起什麼怔了一瞬,正想說些其他的來挽救時——
  「這樣啊。」洛基扯著嘴角露出笑容,然後再次抱住了你,這次是從正面,他在你耳畔喃喃,吐息溫熱的撒在耳郭上:「太好了,你絕——對,不可以把我丟掉喔,就算見不到面……」
  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彷彿剛剛吃下去的蛋塔卡在喉嚨處——
  「洛基,你這樣會讓愛麗絲很困擾。」
  沉穩的男聲從你身後傳來,洛基的臂彎瞬間收緊,沉默幾秒後,悶悶地說了聲:「我知道啦。」
  語畢,乾脆的放開了你,你看見他的臉上仍是初見時狡黠的笑容:「抱歉呀愛麗絲——你太可愛了,忍不住就想撒一下嬌——你不要生氣喔。」
  「怎、怎麼會,我才是,洛基,真的——」你是想道歉的,正因為了解他,你才知道洛基是真的傷心了,然而洛基卻用一隻食指壓住你的唇:「噓——今天的愛麗絲要留下美好的回憶才行,剛剛的任性就忘了吧。」他收回手,調皮一笑:「哎呀,因為愛麗絲,我多少也變得成熟了呢!」說完朝你揮揮手,轉身要走:「接下來是哈爾的場子了吧——」
  「不會忘的!」你鄭重地說,洛基停住腳步,沒有回頭,你上前摸著他的頭,「不會忘的,不論是剛才的撒嬌,又或是與洛基之間的一切。」
  你聽見洛基悶悶的「嗯」了一聲,又讓你揉了幾秒頭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你看著他的背影遠去,轉身,「哈爾先生。」
  「抱歉,洛基他——」
  「嗯嗯,沒事的。」
  哈爾不知在想些什麼,半晌沒有接話。
  「哈爾先生?」
  「愛麗絲。」哈爾苦笑了一下:「雖然剛才那樣訓斥了洛基,但看到你的臉……我發現自己大概沒那個資格說他。」
  你微微睜大眼睛,意思是一直表現得沉穩的哈爾先生……?
  而後下一秒,哈爾又放柔了表情,「不過,就像你說的,你會一直記得,我也不會忘記……這樣便足夠了。」
  你用力點頭,「與格雷德爾的大家之間的回憶,是我一生的寶物,我絕對不會忘記哈爾先生的!」
  哈爾聽完你說的話,沒被面具蓋住的半邊臉浮現薄紅,支吾了一句「我、我也是」之後,腳步略顯倉皇的轉身離去。
  你忍不住笑出聲。
  「還真是純情呢。」一個人影不知何時站到了你身邊,和你一同看著大魔法師的背影。
  「!?達利姆先生!」
  「晚安,公主殿下。」達利姆笑著執起你的手,低下頭準備親吻時——
  「唉,麻煩的傢伙出現了呢。」
  你看著迪恩出現在達利姆身後,提著他的領子迫使他的腦袋遠離你的手,「花花公子還真是讓人防不勝防呢。」
  「這是我要說的話吧,我都特意繞開你走了。」
  「我也不想主動靠近你,但愛麗絲也很困擾吧。」
  啊,怎麼說,與其說困擾,不如說如果是達利姆先生的話這種事好像已經要習慣了。
  「愛麗絲可不是你的學生,你擅自的關愛才令人困擾吧。」
  嗯,真要這麼說,迪恩先生這邊也是已經習慣了……
  你這才發現,不只是面前兩位自稱不是雙胞胎的雙胞胎王子,你對於格雷德爾的大家各種獨特的作風,都已經從初來乍到時的「???」變成了「啊果然是這樣嗎」。
  「「愛麗絲,你是怎麼想的?」」
  二人異口同聲,而後又嫌棄的看著彼此張開嘴,似乎是想吐槽「不要跟我說一樣的話」,但又都已經預判可能又會再同步一次,於是同步的選擇了沉默,結果就是兩張帥氣臉蛋表情更加扭曲。
  「欸……」被夾在二人中間的你,不知怎麼回答,於是試圖轉移話題,「嗯……我在想,這次的酒水,是達利姆先生提供的嗎?」
  「是啊,我可是拿了最好的酒來呢。」達利姆勾著嘴角。
  「不務正業的酒館老闆也就這點拿得出手了。」
  「沒人跟你說話,總比某個鬼畜教師什麼事前準備都沒幫忙好太多了。」
  「怎麼沒有,我可是和學生們一起幫忙布置會場了。」
  「哇啊,這都不忘奴役學生,你是惡魔嗎。」
  「我可是有好好付酬勞給他們,還有一部分是自願來幫忙的。」
  你連忙打斷他們的鬥嘴,「謝謝你們為了我的事這麼盡心!」
  達利姆說道:「沒什麼,也算是賠罪,畢竟之前……也對你做了許多糟糕的事嘛。」你非常明白他指的是魔法之塔的事,然而配上他曖昧的笑容,真的很難讓人不想歪。
  還不等你說些什麼,迪恩就冒著黑氣擋在你和達利姆之間,「愛麗絲,不管在哪裡都要記得,這種滿嘴不正經的男人是不能靠近的。」
  「還真是好.為.人.師啊。」達利姆哼笑。
  沒有理會達利姆的挑釁,迪恩直接箍住對方的脖子,「那麼,愛麗絲,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也希望你不會忘記老師的教誨。」他說得讓你一瞬間以為自己回到了以前學生時代的畢業典禮。
  就在迪恩要拖著達利姆離開時,達利姆扭動了幾下便順利掙脫,直視著你:「公主殿下就連惡人的心也能俘獲,所以不用傷心,你一定可以得到幸福的結局。」
  迪恩也同樣轉身看著你:「我難得和這傢伙意見一致。」
  你愣了一下,先是微笑打趣:「能夠得到迪恩老師如此高的評價,是不是說明我能以優等生的身分畢業了呢?」而後正色道:「會的,而且不只是我,即使是惡人,也會有屬於他的Happy end的,因為有很多人都在為了使格雷德爾成為不論是誰都能幸福的國家而努力。」
  你看著達利姆與迪恩露出一模一樣的微笑,而後又互相嫌棄著走遠,一轉身卻又看見慕斯。
  「慕斯先生!」
  「愛麗絲。」他與你打招呼,然後相當突然的提出了一個要求:「我可以給你一個擁抱嗎?」
  「嗯!?」
  「因為,最喜歡的你要踏上新的旅途了……之後可能都見不到面了,光用想的就很寂寞。」
  你瞬間理解了,因為你也同樣的會覺得寂寞,於是你主動抱住慕斯。
  慕斯的手環上你後背,在你耳邊像是說悄悄話似的低喃:「明明還想再多和愛麗絲相處久一點的,還想和愛麗絲變得更要好……」
  你放開慕斯,盯著那雙彷彿無時無刻不睡眼矇矓的眼睛說:「我也是喔,很想多和慕斯先生待久一些,想更了解慕斯先生。」
  慕斯先生認真道:「那麼,就約好了喔,我會為了前往新世界而努力,也許有一天能夠再次遇見你,到時候我會更賣力向你發動攻勢的。」
  發動攻勢?是不是聽到什麼奇怪的用詞了……
  心裡雖然有疑惑,但你還是說:「我衷心期待著和慕斯先生重遇的那一天。」
  慕斯揚起笑容,「我果然很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打得你措手不及,而慕斯看向窗外,自顧自說道:「時間差不多了呢。」
  你跟著看去,一輪滿月正攀在半空中,兀自瑩瑩發光。
  「那麼,我該去找弗蘭先生了。」
  告別了慕斯,你在會場中尋找弗蘭先生的身影,最後在角落發現了他的身影,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凱爾。
  肯定又是凱爾拉著他們陪喝酒了吧……
  你快步走向他們。
  「哦,主角來了啊。」凱爾最先發現你,舉起啤酒杯同你打招呼。
  「愛麗絲,你來了。」弗蘭勾著嘴角,掏出懷錶看了看,「不用緊張,我們還有一點時間。」
  凱爾豪爽的笑著勾住你的脖頸:「如何,開心嗎?」
  「嗯,非常開心!」不管是今天,還是來到格雷德爾之後的日子。
  「很好,要繼續保持啊,心情愉快身體才會健康!」
  一道聲音毫不留情的插入:「所以這就是你老是喝個爛醉的理由嗎。」
  「喂喂,奧利佛,這麼特殊的日子你的嘴還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啊。」
  「你還不是一如既往的喝得醉醺醺。」
  「說什麼呢,我現在可還沒醉。」
  「哈,醉鬼經典語錄。」
  「真沒醉,總不能讓這傢伙放不下心吧。」
  難得的,奧利佛沒有繼續毒舌下去,而是靜默著抿了一口酒。
  凱爾放開你,臉頰因酒意而發紅,然而眼神卻是格外認真:「從今往後,我仍然會貫徹我的理念,一直走下去的,所以你也是……一起前進吧。」這麼說著,他抬起寬大的手掌,看樣子是想揉你頭髮,不過終究還是停在半空中。
  你疑惑看他,他收回手搔搔自己的腦袋,「好險好險,差點弄亂你的髮型了。」
  你笑了起來,摸摸垂在臉畔的碎髮,今天的髮型是賽斯幫你綁的,是符合當下流行又俏皮可愛的編髮。
  在一旁的奧利佛嗤笑:「看來你的腦袋還沒被酒給裝滿。」
  「都說了沒醉了。」
  「愛麗絲,時間差不多了。」突然,弗蘭開口。
  凱爾跟你揮揮手:「多保重。」
  「凱爾也是,別喝太多了喔。」
  你和弗蘭往出口走去,奧利佛也跟上來了。
  你看著身邊身形高大的男人說:「今天是大人的奧利佛呢。」
  「本來就是大人好嗎。用你那不靈光的腦子也能想明白吧,今天這種日子肯定要用自己最本來的模樣。」
  到了門口,你突然停住腳步轉身。
  奧利佛和弗蘭也跟著你停下腳步。
  你本來是不想打擾大家快樂的享受的,所以已經跟弗蘭他們說好自己要安安靜靜不引人注意的前往頂樓庭院。
  然而你一回頭,卻發現會場中的人們雖然還是彼此聊着天、喝著酒,卻都看著你的方向,顯然是在目送你,因此你突如其來的回頭讓會場霎時安靜下來。
  你的目光一一掃過他們的臉。
  蘭斯洛特大人、尤納、愛德華、凱爾、零。
  ……
  雷、天狼星先生、露卡、賽斯先生、芬里爾。
  ……
  弗蘭、奧利佛哈爾、洛基、達利姆、迪恩、慕斯。
  ……
  你看著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氣:「真的非常謝謝你們這些日子的陪伴!」你大聲說道,深深鞠了一躬,然後直起身,露出大大的笑容:「那麼,我出發了!」
  語畢,你轉身走出會場,踏出去的那瞬間,你聽見後方有某人的聲音——
  「一路順風。」
  你踏上庭院,發現不知何時,一直同行的奧利佛不見了。
  此時滿月已爬至最高點,月光照射在地上,為你打開了離開格雷德爾的洞穴。
  一個月前,觀測到了洞穴發生異狀,經研究後確定科學之國的人即將被強制遣返,無法繼續待在格雷德爾,而之後格雷德爾與科學之國的通道也會永久關閉,再也無法交流——今天正是最後一次的洞穴開啟。
  當初那個帶你來到格雷德爾的白兔先生,現在牽著你的手,準備親手送你踏上歸途。
  來到洞穴旁,他突然說:「愛麗絲,現在的你,中了戀愛魔法嗎?」
  ——想要回去的話,有一個絕對不能被施加的魔法。
  ——那就是,戀愛魔法。
  你看著弗蘭先生,相信他已知道你的答案,因為他看過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當然也一直看著你。
  他很了解你。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你不敢說自己了解他。
  雖然不了解,但若要說整個格雷德爾你最信任誰,那必然是弗蘭。
  在格雷德爾局勢動盪而你對這個國家還一無所知的時候,他一直引導著你,這趟旅途從開始到最後,你最信任的一直都是面前這個白髮男人。
  「中了喔。」你輕聲說,「正是因為中了,現在才會這麼難受。」
  在會場的時候,所有人,包括你,都努力笑著。
  因為不希望最後的回憶中都是淚水,希望能夠讓彼此放下心,好好的珍重道別。
  可是,面對總是看著你、理解你、支持你的弗蘭,你還是忍不住吐露心聲,「明明應該是中了魔法才無法回家,但為什麼現在中了魔法卻不得不回家呢……我不想和大家分開、我喜歡著大家……我愛著格雷德爾的一切啊。」說到最後,你眼中的弗蘭先生面容開始模糊,直到弗蘭先生用手擦拭你的面頰,你才發現原來眼中早已滿溢淚水。
  你連忙用袖子擦拭眼睛,生怕少看見自己所愛的人一秒鐘。
  「淚水和美麗的淑女並不相襯……雖然很想這麼說,但將情緒坦率展露也是你的魅力之一呢。」將手帕遞給你,弗蘭溫聲說,淺褐色的眼睛將你完全容納,他直直盯著你的模樣,讓你有種錯覺,似乎他也眷戀著能見到你的每一秒。
  弗蘭這麼說著,但他終究不希望你傷心,安慰的話正要出口,卻聽你說:「但是……雖然很難受,更多的卻是慶幸,慶幸我能在科學之國與格雷德爾斷聯前來到這裡,與大家一同度過這麼多閃閃發光的日子。」
  「真的,能夠來到這裡,能夠愛上大家,能夠和大家好好道別,真的太好了……」
  「謝謝你,弗蘭先生。謝謝你帶我來到這裡。」你紅著鼻頭,對弗蘭笑著說。
  弗蘭愣住了,而後欣慰又憐愛的看著你:「能夠得到愛麗絲的感謝,是我的榮幸。」
  你對弗蘭說:「這段時間,我很幸福喔。」
  「那麼,請一直幸福下去。這不只是我的願望,也是被你施加了戀愛魔法的他們的願望——」
  眼前的弗蘭和夢中的弗蘭重疊了。
  『——接受來自格雷德爾所有人的感謝之情,不論在何方,不論在何時,永遠幸福的活下去。』
  『——即使分別的那天到來,也請永遠記得,有這麼一群人感謝著你、支持著你。』
  「時間快要過了吧。」冷不防,奧利佛的聲音傳來,你聽見腳步聲由遠至近。
  你這才恍然,他是給了弗蘭單獨道別的時間。
  不過,你都沒好好跟奧利佛道別過呢。
  你抬頭看看月亮,發現現在再不出發洞穴就要關閉了,不禁有些失落。
  「喂,廢物,不許擺出那麼醜的表情。」奧利佛毫不留情的說。
  「奧利佛都不懂我的心情……」你嘀咕著。
  「碎碎念什麼啊,走了!」奧利佛牽起你的手。
  「欸?」
  「蠢死了,還不明白嗎,我會陪你走一段!」
  不等你反應,奧利佛抓起你的手就往洞穴跳。
  「哇啊啊啊——」
  從洞穴口看出去,剛好可以看見完整的滿月,你看著月亮與深藍色的天空向遠方流去。
  加速度與重力牽引著你的身體,空氣被破開。
  一切都與你來到格雷德爾的那天如此相似,只是那時,逐漸離你遠去的是平和安穩的日常,而現在你則是看著那個光怪陸離卻又讓你深愛無比的一切往天空墜落。
  直到連格雷德爾的月亮都看不見之後,你才聽見奧利佛正在叫你:「愛麗絲。」
  少見的,不是廢物,也不是小丫頭,一手拿著禮帽,一手與你十指相扣的他認真的呼喚著你。
  「回去後,夢就會醒了。」與你一同下墜的他說著似曾相識的話,「我不會再說要你忘掉這場夢的話,因為不可思議之國的夢境,對你的現實來說到底有沒有必要,不是我能決定的。」
  「而我,是絕對不會忘的,與你有關的一切,即使一切都是夢,我也會牢牢記著,因為對我而言,那是不能捨棄的、最珍貴的寶物。」
  奧利佛少見的坦率嚇得你腦袋一片空白,以致於忽略了他話中的違和感。
  下方的白光越來越強烈,就快要到盡頭了,你逐漸看不清奧利佛,奧利佛從視野中完全消失的前一秒,你看見他露出了一個非常少年氣的笑容。
  在終於僅剩自己一人的時候,你看著將自己牢牢綑縛住的戀愛魔法,閉上雙眼——
  「掰掰,格雷德爾。」
  ——故事的最後,愛麗絲從不可思議之國的夢中醒來了。
  你環顧四周,這裡不是海德公園,不是倫敦,當然更不可能是格雷德爾。
  ——是現實。
  奧利佛做給你的髮飾、蘭斯洛特為你別上的玫瑰、弗蘭給你擦眼淚的手帕都不見了。
  唯有一路以來支持著你的那些話語、傾注於你身上那些溫暖的感情、以及如夢似幻一般的點點滴滴留在你的心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