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關於魔戒新譯本,想替朱學恒說幾句公道話

疾風 | 2024-02-11 16:26:15 | 巴幣 1518 | 人氣 2565

在開始之前,我想強調一點,我認為我有真正的資格全面評價朱學恒翻譯的著作,因為我是少數看過他所有翻譯作品的人之一。












最近,中國和台灣的《魔戒》作品版權到期,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改編、出版相關作品。於是,台灣的雙囍出版社計劃在今年三月出版李函新翻譯的繁中版《魔戒》。在一次Openbook的訪談中,李函稍微暗示了對舊譯版《魔戒》的不滿(雖然相當含蓄),再加上Openbook在其社群粉專提到了一個「拿到新譯版《哈比人》和《魔戒》三部曲後將舊版放火燒掉」的活動,這引起了許多人的跟風,對舊版《魔戒》進行了批評。
https://www.openbook.org.tw/article/p-68796



根據我的觀察,這些批評大部分是出於不喜歡朱學恒這個人,所以想要抨擊他一番。有些人甚至承認自己根本沒看過《魔戒》,那麼除去這些因素,朱學恒的翻譯真的有這麼差嗎?

根據我看過的朱學恒的許多譯作,我的評價是朱的文筆其實不錯,至少贏過八成的人。但比起頂尖水準還有些差距。他的文字通俗易懂且流暢,但缺乏文學造詣。若用傳統翻譯的「信、達、雅」來看,「信」和「雅」算是及格,雖然偶爾會有漏翻或翻錯的情況,但整體不偏離原著的意思。「達」方面他做得很好,將原文艱澀難懂的部分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呈現出來,讓大多數讀者都能理解。他的成功之處在於,即使沒有深厚的中文底蘊,讀者也能輕鬆閱讀他翻譯的小說。

當然,要提一下,這些評價是針對以前的朱學恒而言。沒記錯的話,他在翻譯《龍槍》時還是大學生,翻譯《魔戒》時才二十多歲,文筆上難免會流露出青澀稚嫩之感。嚴格來說,那時的他並不是專業的譯者。另外,回顧當時的奇幻小說,多數的翻譯品質其實都不如現在。在那個時候,中文奇幻文學才剛開始興起,出版社為了快速推廣,引進了各種質量參差不齊的翻譯作品。在朱學恒之前,聯經還有一個真正的舊版《魔戒》,那個版本翻譯得相當糟糕,朱的版本一推出就受到網路上一片好評。更何況當時並沒有像現在這樣豐富的翻譯資源,現在的新譯版其實也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時隔二十年再去批評以前的翻譯,我認為有失公允,相當不厚道。

另外,李函表示朱的版本有不少漏譯的地方,但有篇文章比較了鄧版和朱版,作者表示兩個版本內容並無不同之處。那麼,按照李先生的說法,是不是鄧嘉宛也漏譯了?我沒有看過鄧版,所以不予置評,只是想提出這個疑問。聽說鄧也要出繁中版,到時候大家可以看看和李版有什麼區別。

談到新譯版,出版社官方在臉書的集資問卷中附上了朱版和李版的翻譯比較:

這邊補充上鄧版:
當他從這片被遺棄的大地抬頭仰望,希望又回到了他心裡,因為一種清晰又
冷靜的領悟如同箭矢一般,直透他心底──魔影終歸只是渺小之物,且會逝
去,而在魔影無法觸及之處,光明與崇高之美永存。


這是AI翻的:
ChatGPT:像一根清澈而寒冷的箭,這個念頭穿透了他,最終他意識到陰影只是一個短暫而微小的存在:在其觸及不到的地方,永遠存在著光明和高尚的美。
Copilot:就像一道清冷的光芒,這個念頭刺穿了他的心,讓他明白到最後黑暗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短暫之物:永恆 的光明和高貴的美麗遠在它的觸及之外。

大家覺得如何?
根據這段比對,個人認為鄧>朱>李

對於新版翻譯,我一開始看了好幾遍才理解意思,雖然按原文翻譯沒有錯,但這典型的譯者中文表達能力不足。可能因為李是在國外唸書,這類吃洋墨水的通常有個壞習慣,就是在翻譯時將英文的文法結構直接套用到中文,加上這位譯者似乎非常堅持「直譯」,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也不足為奇。

然而,這只是一小段文字,以此評論孰優孰劣還言之過早。

文末再提及一下,在搜尋相關資訊時,看到了一篇PTT的文章,實在令人不禁想吐嘈。
https://www.ptt.cc/bbs/book/M.1632114508.A.3A4.html

這位小朋友大概不知道,奇幻基地是朱學恒當初與其他人共同創立的,他是創辦人之一,也是首任執行長。奇幻基地的部分創始資金是由他提供的。因此,公司找創辦人回去幫忙是很正常的。
只因為你不喜歡朱學恒,就想用自身意識形態綁架出版社,請問你有什麼資格?

除了燒朱學恒,還看到一些人想燒鄧嘉宛,只因為她過去支持朱學恒送花籃。我看這幫側翼根本不在乎奇幻文學,只是想要利用這個機會進行獵巫而已。

你可以因為朱學恒的品格不喜歡他,你也可以因為鄧嘉宛的政治立場而不喜歡她,這是你的自由。但是僅僅因為你不喜歡他們,就想要抹黑和詆毀他們過去的成就。不好意思,你們沒有那個資格。

創作回應

我是先看朱的版本,之後讀了原文,也看過網路上關於鄧版和朱版的翻譯比較。
自己的感覺是朱版用字淺白易讀,專有名詞也翻得比較好,但確實文筆只能說流暢,沒辦法如實傳達原文的美;而鄧版就辭句優美文雅,在文學性上更勝一籌,不過以翻譯小說而言,我個人認為稍有過度堆砌辭藻之嫌(不過我沒有看過鄧版全書,只以網路上提供的片段為依據)。兩版各有各的優缺點,加上時代背景有所不同,一面倒的踩朱確實是有失公允,相信政治因素居多。行有餘力還是看原文吧!可以學到很多根本用不到的生僻單字(誤
身為魔戒粉看到要出新翻譯終歸是開心的,不過文中放的那張新舊翻譯對比圖讓我有點擔心⋯⋯認同李的翻譯是最怪的,原文和其他譯本都是在段末傳達「光明與美永存」的正向理念(讚嘆一下托老的文筆,這裡我比較喜歡鄧的翻譯,很美),只有李不知為何要把「冰冷的念頭刺穿內心」一句放到最後,不僅變成不太順暢的倒裝句,也削弱了原本整個段落帶有的希望正面之感。
希望正式出版的時候沒有這些小瑕疵吧。
2024-02-17 03:41:27
剛剛發現我讀過這位譯者翻的另一本書《克蘇魯的呼喚》,閱讀體感不太好,書中有很多不通順的句子,真的令人擔心⋯⋯
2024-02-17 03:50:41
疾風
我有注意到李函翻譯的《克蘇魯的呼喚》負評似乎有點多。
https://i.imgur.com/SHGw3qN.png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79986
譯者中文能力不足,需要後期校對來加以修正。
期望新譯版的《魔戒》能夠避免出現和《克蘇魯的呼喚》相似的翻譯問題。
2024-02-17 17:57:52
鳳炎墨客
  我自己非政治因素但我不是很喜歡朱的翻譯所以會想燒掉他的翻譯,但新版李的我看過試閱後,真的就示範了什麼叫做從期待變成失望。
  
  對比各版本,朱的翻譯優點在於他簡顯易懂比較直白、流暢及口語化,但相對前面版本來說只是比較好而以,沒有好到足以稱讚。
   
  李的翻譯相較朱的來說是該翻的有翻,但文字上太多冗言贅字,以及詞彙上的運用很作文,對比來說朱的流暢度會比較好。
   
  鄧的翻譯則是還原魔戒的味道但不失中文字詞的典雅跟優美,我認為目前最好的翻譯版本應當屬於鄧版最近三月本事出版社要出繁中鄧版的哈比人歷險記跟托爾金短篇故事集,並有計畫出版魔戒鄧版繁中。
   
  當然有些人會因為台灣用字習慣,想說李版會沿用朱版的一些專有名詞上的翻譯,但實際上就是李有自己的想法並作認為自己合適的翻譯,如他把朱版的半獸人翻成歐克獸人。
     
  本事出版社並沒有做什麼採一捧一的宣傳,反而認為讀者有新的多元選擇這是好事,反觀另外一個李則是被行銷塑造成什麼人肉托爾金百科全書,以及自稱自己最能還原原本托爾金的味道採一捧一,我真心說我看完試閱後真的無比的失望。
2024-02-21 17:11:31
疾風
[情報] 魔戒譯者轉發大陸網友銳評李版新譯本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708258509.A.E53.html
這位大陸網友在臉書將此評論轉達給李函和出版社,但至今已過去一星期卻沒有收到任何回應,感覺高機率是在裝死。雖然李版的《魔戒》還未正式發售,但透過四千字的試讀以及他過去的翻譯作品,大致可以了解到他的翻譯水平。

我認為,出版社可能是看朱學恒現在身敗名裂,才敢採取這種行銷手法;如果舊版《魔戒》是譚光磊翻譯的,這些人會敢說要把舊版書籍毀掉嗎?

喜歡哪個版本完全是個人自由,但為了推廣自己的作品,卻用採一捧一的方式詆毀舊作實在令人無法苟同。
2024-02-22 14:52:08
鳳炎墨客
  這我知道其實目前很多網友都有在臉書粉專言外企畫留過,看起來目前他們也沒有什麼回應也沒在檢討,我也有查過他的翻譯水平真的是越看越失望,還希冀試閱不會這麼慘,結果是失望透頂。
    
   雖然目前因為魔戒著作權的到期,所以任何出版商都可以出版,翻譯家要批判人家翻的不好說自己是人肉托爾金百科全書,你要真有實力我還不覺得怎麼樣,起碼實有所憑,結果看到的也是沒有翻的多好的作品。
     
   也就是說你沒實力還要踩一捧一,外加上翻的也沒多好,只會讓我覺得說前面所包裝的人肉托爾金百科全書有夠汙衊這個稱號......說自己多能還原托爾金位到的也踐踏了想看到還原托爾金味道書迷的心。 
    
   
     
   
2024-02-22 15:25:06
疾風
李函終於給句回覆了
https://i.imgur.com/w4N663y.png
說是還在監修中,三月就要出版了,大丈夫?
https://i.imgur.com/N48cKvu.png
本事出版社滿有風度的,至少不會靠詆毀別人的譯作替自己宣傳,光是這點就值得肯定。
2024-02-23 14:15:04
鳳炎墨客
我說真的啦,拿初稿這個理由很不應該.............我內心覺得這到時出版應該會整個大爆炸......因為光是試閱這一小部分都出問題了.....
2024-02-23 23:08: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