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囫圇的動漫電玩通︰2012年至2023年的出題歷程

囫圇 | 2023-12-08 11:47:18 | 巴幣 0 | 人氣 170


本篇是一刀未剪的心情記事,或多或少帶點情緒話,不喜莫讀。

我之所以會一心扎在動漫電玩通的起因,與我的小屋創作不受人待見的情況是相關聯的。

2010年1月21日,我抱持著想將好動畫、好漫畫、好遊戲介紹給巴友的想法,
在我的創作小屋發布了第一篇遊戲推廣文「結合滑鼠的2D軸向遊戲:TRINE」。

2010年7月23日,為了能讓更多人看到我的文章,
於是我將我寫好的「二口一口春季新番動畫總匯說」發布到了「動漫相關綜合」版,
當時因為眾多巴哈用戶都只認識「麻枝准」,而不知道「湯淺政明」是哪個人物,
所以將「四疊半神話大系」排在第一位,「 Angel Beats 」排在第二位的我,
引起了眾怒,記得當時90%的巴友都在辱罵我,而我在那之後,
也不敢在「動漫相關綜合」版發表動畫排名的文章。

2010年10月15日、2010年12月31日、
2011年4月18日、2011年4月24日發布的︰
「不是做不到,只是想不到︰BRAID」
「太空戰士六的極限成長法」
「令世界線變動率超過1%的觀測者:Steins;Gate」
「永遠活在我心終: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雖然都是自信之作,但我的小屋依然乏人問津,這令我陷入了憂鬱。
但我還是不肯氣餒,強忍著憂鬱之苦,仍把心思放在個人的創作小屋上。

2012年4月9日,我在各版討論區的右下角發現了「動漫電玩通」並開始嘗試出題。
雖然僅僅只有一小格,但也比我小屋創作的能見度要高出許多,我便開始將心思轉移至這塊領域。

2012年7月10日,生活日漸繁忙,加上我查覺到小屋乏人問津的狀況,
會加劇我的憂鬱情況時,我便立即放棄了小屋創作。

2012年至2014年,出了很多題,但也被「動漫電玩通」的管理員刪了很多題,
理由記得是「與動漫電玩無關」、「看不懂意思」、「題目涉及情色」等等。

2015年初,出破一千題,但因為被刪了五、六十題,所以只有961題。

2015年3月5日,我出得「七龍珠克林沒有鼻子」的題目被刪了,
那時我心裡想著「你說我的題目超過出題範圍,那我也認了,但沒有問題的題目,你憑什麼刪除?」
然後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我在「站務中心」發了一句「我不再出題!」就中止出題了。

2018年11月12日,補完了童年回憶「勇者凱薩」,很是感動,
也令我重新拾回想將好動畫、好漫畫、好遊戲介紹給別人的心情。

2019年2月24日,因自知自己小屋的曝光度趨近於零,
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以「動漫電玩通」的形式推廣我的童年回憶。

2020年,題目數量已達兩千多題,但也很不幸地在「最後生還者」的哈拉區引發仇二者的圍攻,
我雖憤憤不平,但更怕我的帳號會被刪掉,所以就忍氣吞聲,也漸漸的不敢在發言。

2021年,因為鮮少發言聊天,我這年的出題量高達1400多題,題數超過4000。
但,也因為題目數量過多的關係,讓我的題目逐漸出現在諸多巴哈用戶的眼簾中,
然後開始有巴哈用戶因答不出問題等理由,而寄站內信來罵我。承受了不少怒氣後的我,
為了宣洩情緒,就故意出些夾帶日文的題目,刻意刁難那些激憤兇宅。

2022年上半年,巴哈用戶每個月都會寄一、兩封站內信來罵我,搞得我很煩,
跟巴哈管理員反應也只得到不受理此類糾紛的回應,也讓我理解了巴哈用戶素質低落的原因。

2022年下半年,我嘗試回答幾題自己幾年前出過的題目時,發現自己答不出答案後,
再加上參考過「 evenfo 」巴友的題目後,才讓我察覺到自己的出題有題目導引性不足的缺失存在,

2023年上半年,寄來的站內信,我一律不看直接刪除。

2023年下半年,快要沒有動力繼續出下去的同時,巴哈管理員寄來了我獲得「卓越貢獻獎」的通知,
我沒什麼感想,只是覺得那些十年前就在出題的巴友們,原來都沒有堅持下去。
但是當我想了一想巴哈管理員的不理不睬,與巴哈用戶對待創作者的態度時,就只感到「不意外!」

以上就是我個人不帶修飾的心情寫照。

如果要像巴哈管理員一樣地問我這11年以來有何感想的話,
我表面上會說︰「創作題目很像是在寫自己動漫電玩的日記和反問自己的照妖鏡。」
但,我的內心卻是在吶喊著︰「如果不是我的直白發言經常遭受到圍攻、BP、刪除等下場的話,
我也不想躲在巴哈姆特右下角裡的動漫電玩通之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