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靈魂圖騰──山海經》【五行術】「珍山味海」(一)─取水乍見柢山鯥,登岸緩道昔日交

文枉少 | 2022-05-26 23:29:28 | 巴幣 100 | 人氣 50


前一篇:山海經—楔子

第一章、取水乍見柢山鯥,登岸緩道昔日交

  山腳下,一年輕道士站在溪流旁的一棵歪脖子樹下,此時正端詳著一片破簡,上頭寫了兩個古字「柢山」。

  道士頭上歪歪斜斜地盤著逍遙巾,包著的道髻外有幾根亂髮隨意擺蕩,背負一桃木柄拂塵,身著青色大褂,右肩用朱絲繡了「補淵」兩個篆文,足穿麻履,身右縛緣瓢、葫蘆和幾塊空白竹簡,左側繫著一把二尺長的短劍,腰後還插著一把短匕。

  自那年山海經經文散佚,地水風火湧動,乾坤顛倒,陰陽難調。有群人僥倖尋到了幾片殘簡,便藉此開闢福地洞府,成立宗派,招納子弟,庇護一方百姓。事後發現,這竹簡所記皆為完整一段山海紀錄,若為斷簡,內容所記大多不全,則此斷簡毫無作用。

  為了修復斷簡,各宗均遣弟子根據斷簡所存信息,四處遊歷,尋回山海秘要並將斷簡內容補齊,攜回宗門。如此一來,各宗將之重新組織,天下安定指日可待。

  轉眼兩日光陰便已逝去,倒是一無所獲,所到之處,除了溪流別無他物,也沒找到任何金玉之屬,也無神跡仙蹤。索性這春冰漸融,河川湖泊也有游魚可以果腹,暫時不用擔心飲食,可這魚兒是怎生活下來的呢?趕明順著上游探查一番源頭,或有發現。道士腦中想著,步伐已走到湖邊準備取水,卻見湖面水波湧動,轉瞬便掀起大浪,耳中響起一聲驚雷般的巨咆,聲如留牛,一條異獸自水中騰躍而出,前滾三輪,靈活的落在岸上。

  道士定睛一看,好傢伙,只見這異獸牛頭、牛身,卻生了一副魚鰭,還渾身長滿魚鱗,牛尾處也成了一條巨蚺的尾巴,兩條前鰭腋下長了一對帶羽的鵬翅,難⋯⋯難不成這便是山海經中,柢山所記載的異獸!

  這異獸蚺尾連擺,門板大的頭顱向道士探去,兩顆銅鈴般的眼珠在他身上掃視,緩緩說道:「這才來人,吾還以為人族的傳承都斷的差不多了!」

  道士大驚:「見過前輩,不知前輩與我人族先祖可有淵源,若有不敬之處,尙祈前輩見諒。」,心裡暗道:「師尊可沒說過哪些山海異獸靈智已開,這出來第一個就撞見,莫要誤了事才好。」

  異獸「嗤」的噴了一口氣,盤曲在地,道:「吾名日鯥。」說完使用尾巴在一旁的岩盤上鐫刻了一個「鯥」字,頓了一會兒,「吾還記得那個小乞丐,他當初是鑽到湖裡尋吾蹤跡,不知是沒換上氣還是怎的,就溺在湖裡,漂到吾那岩洞裡⋯⋯」

  「岩洞?」

  「某以為吾居何處?適才從湖裡鑽出來未瞧見?難道爾輩連吾一點消息也無?」

  道士拱了拱手:「實不相瞞,十年前山海經劇變,經文散佚,所剩皆是隻字片語,百不存一。小道便是為重新搜羅山海本色,望恢復山海經,還我昔時人族昌盛。」

  「也罷,今日就把這一切都說與爾聽,也是了卻一段因果。那時他到吾那,已是奄奄一息,想來吾獨居於此也是百無聊賴,當時見有人,又是個傷者,出於好奇及惻隱之心,便救了他。」說完還歡快的拍了拍翅。

  「救!」道士抓住一個關鍵字追問道:「敢問前輩,這柢山可是有其他仙植靈株?又有什麼療效?」

  「哪有什麼花花草草,爾要能在這柢山找出一株草根便算吾敗,救他不過是從吾腿上削下一片,他當時滿身皮膚病,嘿嘿,乞丐二字吾還真不是替他瞎取得。」

  「皮膚病?這位⋯⋯嗯⋯⋯這位先賢不應該是溺水嗎?」

  「溺水?呵,吾沖他背上抽一尾巴,水就全吐個乾乾淨淨。」

  「想來丐老當時奄奄一息就是爾抽的。」道士暗自腹誹,又趕忙接著問:「前輩可還有什麼奇聞秘辛願說⋯⋯」

  鯥振了振巨翅,隨後擺頭說:「當言者吾已言畢;余者正是爾等使命。散了散了,若非了卻這緣,吾尚冬眠矣。」說完便側身躍回湖中,也不給道士機會。

  道士站在湖旁愣了半晌,心道:「這糊裡糊塗也就訪畢柢山,還是將這趕緊紀錄,帶會宗門是正經。」,摘下身側一塊空白竹簡,刻下「鯥」、「冬死夏生」、「蛇尾」等一些碎字,便順著原路返去。
—------------------------------------------------------------------------------------------------------------------------
  是日,補淵宗牛吼陣陣,一片竹簡高懸於空,上頭刻著:「東三百里柢山,多水,無草木。有魚焉,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夏生,食之無腫疾。」

  這與鯥淵源頗深的「丐老」是何方人士?柢山訪畢,天下又有何處待有緣人一窺究竟?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前一篇:山海經楔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