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如同先祖所示》關於克

惡魔貓 | 2021-04-18 05:33:12 | 巴幣 1000 | 人氣 64


 克正在看著他的父親塔倫皺起眉頭-人類的書籍是這樣形容煩惱的生物的,但就連與其相處五十年,他也經常難以猜測他父親的表情代表些什麼,就算是氏族的其他人,對其而言可能只不過是一閃即逝的眨眼,克看到了父親的瞬膜連眨了兩次,這代表他的煩躁,對一般種族,龍代表災厄或毀滅,已是難以靠近的生物,更別提察言觀色了,即使如龍裔對待彼此也是如此。有時只是眼尾勾起的鱗片、背棘豎起的角度,又或是一個喉間的低吼,這些細小的動作揭示了些許的近未來。

 畢竟族長的心事即代表氏族的未來。

 但當連克都能看出來的時候,通常代表著氏族的厄運。

 塔倫族長在長達數百年在氏族裡的守序生活,已經變得冷漠而理性,高大的身影與吼聲成為氏族的一道鐵令,灰白的鱗片和雪化為同調,他身穿著有些陳舊的熊皮甲,是塔倫親手在百年前獵殺的一頭最大的霜熊族母,但對於一位龍裔,象徵意味大於保護作用,左胸膛刻著一道藍色的火焰和麟片製的盾狀,正是霜火氏族的標誌,他鬢邊的麟已有些年老脆化,即使如此,他仍看起來能夠獨自對抗四隻霜牙狼。

 塔倫看著遠方即將侵襲的風暴,還有兩天,極寒將至,即使如霜凍之龍的後裔也不得不在地下躲避北境三年一度的霜風暴,但有更危險的東西埋藏在凍土之下,他能感受到。

  克盯著遠方的風暴,那風暴像永遠不會到達這裡,但他嗅聞著濕氣的變化和溫度的驟降,東北方的寒風正碎裂的低語,再不了多久就會直面襲來霜火堡。

 克自出生就開始接受武僧訓練,即如氏族的標準,只花五十年就如克一樣能將氣收放自如也少見,但在父親或其他同輩的師長眼裡,他仍只是剛長出爪子罷了,這點他有隱約的不服氣,但那股叛逆又被霜冬的漫長所消逸,直到最近,他感覺到日復一日的訓練即將結束。

「克,你知道我們和巨龍差別在哪裡嗎?」

塔倫凝視著風暴,他們在霜火堡上的城牆,霜風暴所到之處,只會有黑暗與凍結,在霜風暴的中心,有一塊像是最深邃的黑暗,克曾在描述無光宇宙的書典裡看過,那裡描繪的是一個無限的洞穴,只要有物體過於靠近就會將其吸進去,歸為虛無,他相信這個洞穴真的存在,畢竟眼前就有一個。

「我們的職責是永恆的,不受時間與時光束縛。」克說出標準答案,像是反射動作,這是他從小所被教導的,氏族的延續,即是職責,命運的洪流也無法左右。

「只說對了一半。」

 塔倫轉過身來,與背後的風暴相襯,他竟變得如此渺小,或許是多年來,克第一次「真正的」看著父親,即使隨著多次的麟片蛻換,他在氏族裡也從不顯得老態龍鍾,但如今他卻像一位疲倦於再次握劍的戰士,他是如此的堅守岡位至今,以致疲憊不堪。

「我們的職責是永恆的,但沒有事物是永恆的。」

克看著父親,不可置信。
-------------------------------------------------------------------------

 他跟隨著父親走過石磚所鋪成的地道,這裡已離霜火堡的地面有十呎遠了吧,克猜想。隨著過長的時光,多處石磚的接縫已經裂開而漏出空隙,他從未來過這裡,但似乎過冷的氣溫讓砌在山腰的石室保存良好,他隱約感覺到這裡早於父親的年紀,更甚於智者議會之前。

 他們走到盡頭,是一個拱形的石門,上面有著一雙雕刻精巧的霜龍頭正看著他們,它吐出的火焰成了石門的接縫,克從未在霜火堡裡看過祖先的雕像,頂多在書中提起他們擁有同樣的頭形,但卻擁有如黑夜蝠的雙翅、和攀山羊一樣用四肢行走,有力卻無法兩腳站立的後肢,更長的龍喉與脖子,讓他們的吐息能徹底摧毀一座要塞,就像是傳說一樣。

 差別是他們真的存在。

 石門與地板幾乎接觸,一位龍裔光靠蠻力也難以輕易推開,但塔倫不過輕推,石拱門發出沉重的低響,在地上留下新的刮痕,恰好在舊的痕跡上停下,裡頭的黑暗傾瀉而至。

 塔倫靠著火把尋到了門後的標誌,對其輕吐了一口火焰,碩大的房間瞬間被藍色的火焰圍繞,一個個在石圓柱上端的燭台被點燃,但真正最耀眼奪目的,卻是在房間正中央巨大、如圓柱高的藍色冰晶,如多面鏡一樣反射了所有的火光,克感受到一陣邪惡的寒意-或是凝視,他感受到一股自出生而未有過的恐懼,他努力壓抑著,他感受到心臟正大力的輸送血液,缺氧卻讓他無法思考。

 塔倫向前,沉重的雪釘靴在石磚中和高聳的天花板中迴響,他到冰晶面前,直面這股惡意,克卻動彈不得,幾乎無法停止自己的寒顫與咬牙切齒,他努力、盡最大的力量睜眼看著冰晶,裡頭的存在令他窒息,他感受到那股存在並不帶有情緒,或仇恨,那只是單純的「工具」,它只是天生造來如此,如此單純,而非任何驅使,它的存在意義就是存在的反面。

 塔倫撫摸冰晶,克感受那股惡意離去,凝視開始散逸,開始繼續「沉眠」,克一瞬氣力用盡,感受到無法支撐而單膝跪下,像是努力向前推動的牆突然崩塌,他大口喘氣,口水順著尖牙,無力的滴落在石縫中消失、再次吸入冰冷的空氣,塔倫冷漠地看著他。

「這並不值得我責吼你,不過我以為你可以表現得更好。」

 克忍住向後逃跑的衝動,搖晃的站了起來。

「畢竟沒有人能習慣面對命運。」

 克看著他的父親,冰晶不規則的多面反射著藍色的火光與父親的藍眼,它們是如此相似,他趨步靠前,他的生存本能反抗著靠近冰晶,他不願知道冰晶裡究竟是什麼,但他氏族血脈裡流淌著命運,他必須知道。

 克更靠近了,隨著一步步趨近,冰晶裡的黑影越發明顯,已不再反射火燭,他終於看清冰晶埋葬著什麼-

 他往後跌跤,極端恐懼,而在這同時,他看到冰晶的頂端有了微小的裂縫,正逐漸往下蔓延。

「克,你將接下這個職責」

「如同先祖所示。」

-------
11.還要上班...


創作回應

羊羊 • ̀ω•́
2021-04-19 17:07: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