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介紹:「哪,熊熊……」伊莉絲落寞地對著懷中的熊娃娃低喃,「哥哥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呀……」 以紅黑為基色而無限延伸的空間,有著說不出的詭異氣氛。 偌大的空間裡,只有席地而坐的伊莉絲、熊娃娃、縮小後顯得異樣可愛的巴風特,以及散落一地的西洋棋。 伊莉絲隨手撿起一枚棋子,凝神往晶瑩剔透的棋子裡望去,不知看到了什麼,又惱恨地扔下。 「為什麼……在那個人身邊就那麼快樂嗎?……快樂到……」雙臂環膝蜷起身子,「快樂到扔下伊莉絲的地步……」 小巴風特走近伊莉絲,努力地以嬌小的身軀蹭了蹭,像是安慰似的。 「小巴……」伊莉絲看向巴風特。 巴風特扔下手中的鐮刀,將手伸向伊莉絲。 她這才察覺,竟在不經意間,淚珠悄悄地滑出眼眶,墜落。 「謝謝……」空下雙手,緊抱住巴風特。 巴風特抬起頭,對上伊莉絲的眼。 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r 「嗯……」胡亂將淚水抹了去,綻開那雨過天情後清淺的笑。 外型為西洋棋的透明棋子可不是用來下西洋棋的。 代表著「世界」的棋子,不斷地從無限迴廊中凝合生成,逐漸成長的棋子至終成為國王、皇后,而後,逐漸崩解。 但不甚穩定的迴廊,若一時興起主動提供力量給棋子們,只怕所有的世界都要毀了的。 要再重新生成棋子,又得是幾萬年後的事了。 也因此,與迴廊一同誕生的雙子「生」與「死」,便得負擔起調節力量之責。 直到數千年前,雙子的哥哥將自身投進棋子的世界為止。 「對了。」一絲邪魅的笑意攀上伊莉絲的嘴角。 「小巴你說,我們也去逛逛好不好?嘻嘻……」巴風特聞言一驚,掙脫她的懷抱,猛烈地搖頭反對。 「唉呀,連哥哥也怠忽職守,怎麼會發現嘛。」伊莉絲整個人趴在地上,把玩著一地的西洋棋子。 出了意外怎麼辦……\r 巴風特差點沒哭出來,這千千萬萬個世界容不得半點差錯啊……\r 「吶,這幾千年來你見過意外沒有?」微嗔地瞪了巴風特一眼。 唔……\r 巴風特勉力地抵抗伊莉絲的勸說。 「好不好嘛……小巴……」伊莉絲放軟聲調撒嬌,使出屢試不爽的殺著。 不管了啦!那死哥哥還不是一樣拋下她去玩了! 認命地扛起鐮刀,如預期地聽見伊莉絲歡快的笑聲。 待伊莉絲將自己轉化,潛進一枚西洋棋裡之後,巴風特掃了這空間最後一眼。 讓她……稍稍放縱一下吧! 在這無限迴廊裡每日每夜看著棋子裡的世界運行,靜觀棋中棋的進展,似乎從有意識以來便一直如此,也難為了這對兄妹支撐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r 搖了搖頭去除紛亂的思緒,揚著鐮刀,隨著伊莉絲的腳步進入棋子裡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