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紀小翔06

作者:YaWen│2008-03-15 01:02:00│贊助:0│人氣:446
  他今天心情很悶,今日說要來探班的那傢伙,不但爽約、打電話還找不到人。他原本還在擔心這傢伙會不會出事情,當他聽到怡青說要跟路風去約會的當頭,他才想到今天是情人節。難怪馬秋慧一大早就來找他麻煩,硬要他收下粉色的小盒子,估計大概是巧克力之類的吧?
  夜了,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路邊一對一對的情侶,一個人的他,心情開始下沉。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感覺,他滿腦子希望看到今天翹班的那傢伙;儘管他知道此刻,他或許有伴。推掉了片廠劇組酒吧的邀約,他決定回家好好享受這空閒的一天。他知道他必須藉由酒才能消弭這酸酸的感覺。
  習慣性的,他摸黑直接往家用吧台去。明明是不長不短的距離,他卻狠狠地給拌倒在地上,發出好大一聲聲響。
  「唔。」
  奇怪,他記得這路上並沒有放什麼東西啊!
  他皺眉,吃痛從地上爬起,將整個大廳的燈給打亮。
  一只綁著粉色蝴蝶結的超大箱子放在他眼前。
  一只綁著粉色蝴蝶結的超大箱子。
  一只綁著粉色蝴蝶結的……
  唔。
  不用想,這一定是歐怡青搞的鬼,他只把放在門外暗格內的備分鑰匙告知過她。他走到箱子旁邊的沙發椅坐下,摸摸那怪異的箱子。
  他忍不住撥了通電話給歐怡青。
  「妳今天很閒嘛。」
  電話那頭的歐怡青還是笑,「為了討你歡心,我包裝了很久喔。」
  他已經不知道該講什麼。
  「你一定會喜歡的。」
  他冷冷笑了兩聲,作為回應。
  「如果你不滿意的話,退貨也可以啦!我包的這東西是具有國家認證編號的寶中之寶,放眼世界可說是獨一無二,最重要的還是他有討你歡心的功能喔。」歐怡青說了一堆,「你一定要拆,知道嗎?」
  儘管她說那麼多,他還是興致缺缺。
  掛上線,室內又恢復了原本的冷清。
  在猶豫幾分鐘之後,他慵懶地伸手拉開粉色的蝴蝶結……
  沒看還好,一看他眼睛只差沒脫窗。箱子裡的那傢伙不就是……
  「你是白痴嗎?」怡青在瘋就算了,他也跟著瘋,真是被他給打敗。
  沒錯,是他,那個白痴經紀人。
  「紀翔,」金皓薰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我的腿軟了,站不起來……」
  突來的驚喜充斥著他的胸臆,他不想去想關於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問題。他知道如果答案不是他希望的,恐怕就是令他失望的。很抱歉,他並不勇敢。
  「你這蠢蛋……」他扶起他。
  「紀翔,情人節快樂。」
  「實在不得不佩服你的大腦,這麼蠢的表達方式……」待他站穩,他才從那詭異的箱子邊走開。
  「紀翔!」
  一聲驚呼,紀翔第二次接觸到冰涼的地板。躺在他身上的還有同樣痛得要命的金皓薰。
  他怎麼會這麼蠢?怎麼會這麼笨?明明站好了還會被箱子絆倒?要命,他的背……
  他痛得呲牙裂嘴。這麼說真的不為過,你要相信,金皓薰那傢伙再可愛都還有一定的重量在,從與地表垂直的位置到平行的位置,能量的轉換,作用力與反作用力造成的後座力有多大,你不會想知道。
  「紀翔……你沒事吧?」
  他看起來像是沒事嗎?「你自主神經失調啊!」
  「啊?」被吼了的金皓薰縮縮肩膀,「我、我很抱歉──我剛剛是一時心急,才會不小心往前撲去。我扶你到旁邊坐下好不好?」
  金皓薰傻笑兩聲,然後扶著紀翔到一邊坐下。
  門鈴響起。
  「我、我去開門。」
  從紀翔會殺人的眼光下,他終於得以快閃。
  不知道他跟怡青在玩什麼把戲,這種驚喜來得真不好受。
  收拾心神吧,敏感的節日,不適合現在的他多做妄想。
  「誰?」看著金皓薰拿著一堆東西進屋,他攢緊眉。
  「他叫我簽收,好像是怡青訂的東西吧……」份量真大,還有陣陣香味傳出,大概是吃的吧。還有一捆酒咧。
  他把東西往桌上放。
  他瞄了他一眼,「放著,你可以滾了。」
  啊?他、他……
  「不要那麼吃驚,你如果不想在報紙上看到什麼噁心的報導,最好馬上滾出我家。」他討厭別人在事後放馬後砲,尤其是他。
  「什麼報導?」金皓薰還聽不太懂。
  這種蠢問題都問得出口,「你說呢?」
  「我說……你在意嗎?」
  「我說的是你!」
  金皓薰傻笑,「你都不在意,我有什麼好在意的?」
  蠢人,不知道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隨便他,「你去拿杯子。」
  別以為他不知道他要喝酒,「空腹喝酒很傷身。」
  「囉唆。」
  「我要照顧你嘛,你先吃點菜吧,我去拿杯子。」
  真是氣人。在他家,他竟然這麼像個主人,逕自忙來忙去的,完全不把他看在眼裡。另一方面,他又有點高興,情人節這種成雙成對的日子,他沒有選擇別人共渡,親自到他家來陪他。
  這種感覺……真甜啊。
  怡青倒是知道他的口味,還好這糕點、食物的並不難吃,否則他就算傷胃也不嗑。
  他到底在忙什麼啊?一會兒拿杯子,一會兒又拿盤子,一會兒又要碗的,有沒有這麼忙啊?這裡不是他家嗎?竟然忙得這麼自在。
  「皓薰……」他忍不住叫他,「你不要走來走去的好嗎?」
  「啊?東西有的要裝,不然怎麼吃?」金皓薰覺得莫名其妙。
  「你難道沒看到我坐在這裡嗎?這是我家,你幹嘛那麼忙?」他猛灌了口酒,拉他坐在旁邊,「為什麼要聽怡青的?」
  平常怡青瞎鬧,那是她想討他開心,他想破頭都想不透,這傢伙幹嘛突然這麼好?真可惡,就是要讓他想到不該想的地方就是了。
  「……」
  「我真的越來越不懂你了……明明忙得沒時間,卻硬是要找個理由做這些無聊的事情。在你心目中,有什麼事情是不應該關心的呢?如果我那天遇到的不是你,我會不會為此遺憾終身?真是……越來越不懂了。」
  「紀翔,不要再喝了。」
  「沒關係……。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害怕面對一個事實。也許是他,也許是你,你們總有一天都會離開。真討厭面對這些,偏偏又無法不去想。是否離開就能不用面對呢?皓薰,你教教我好嗎?」
  「紀翔,你醉了。」
  「我沒醉,我的酒量沒這麼差。」才喝幾杯?怎麼可能醉?「我不知道怡青是否跟你說了什麼,但我很高興。也許你不是那個意思,但這個夜晚,我真的很需要一個人伴在身邊。所以我會假設那是……皓薰……」
  低頭閉上眼,紀翔不住封住金皓薰乾燥的唇瓣。他沿著他唇上的菱線舔吻。
  糟,他的心臟跳得好快。他顫抖著,猶豫著要不要推開紀翔,紀翔身上濃濃的酒味,混合著古龍水淡淡香味,還有點男人特有的味道,「紀……唔。」
  很好聞。只是,他才一張嘴,就被紀翔給探入。紀翔熾熱的法國式熱吻,每一個吸吮都刺激著感官,每一個舔吻都惹得他不住顫慄,他不敢回應,被動的與他交纏著彼此。然後,原本嘗試著推開他的雙手變相成無力的抵抗。
  沙發真的很大,紀翔的身體覆上他的,沙發還有些空間。
  唔,他快要窒息了。
  熱吻結束,紀翔的氣息粗重起來,充滿情慾的雙眼直直瞅著他。紀翔以手背撫去從他唇角滑落的津液,舔吮。貼合的如此緊密,紀翔的心跳聲、呼吸聲,都是多強烈的存在。紀翔要性感,是很有本事的。因為他,也忍不住想要回應。
  然後,他清楚的感覺到紀翔在顫抖。
  「紀翔?」
  「……如果不行,你必須自己推開我,因為我決不會停。」
  「……我知道。」金皓薰吻上紀翔的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993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雲雀
讚! 精華好文推推推!

03-16 06: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oy900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惡夢... 後一篇:紀小翔0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i4441大家
繪圖更新 自家人物設定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