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創作】仙劍奇俠傳現代惡搞版 第五十章 陸無雙

作者:番茄│仙劍奇俠傳│2009-12-20 22:06:59│巴幣:0│人氣:820
仙劍奇俠傳現代惡搞版 第五十章 陸無雙
 
『終南山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簡稱南山,是秦嶺山脈的一段,西起陝西寶雞眉縣,東至陝西藍田,千峰疊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稱。主峰位於周至縣境內,海拔2604。對聯:「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
 
  終南山地形險阻、道路崎嶇,大谷有五,小谷過百,連綿數百里。《左傳》稱終南山「九州之險」,《史記》說秦嶺是「天下之阻」。宋人所撰《長安縣誌》載:「終南橫亙關中南面,西起秦隴,東至藍田,相距八百里,昔人言山之大者,太行而外,莫如終南。」至於它的麗肌秀姿,那真是千峰碧屏,深谷幽雅,令人陶醉。唐代詩人李白寫道:「出門見南山,引領意無限。秀色難為名,蒼翠日在眼。有時白雲起,天際自舒捲。心中與之然,托興每不淺。」
 
  終南山為道教發祥地之一。據傳楚康王時,天文星象學家尹喜為函谷關關令,於終南山中結草為樓,每日登草樓觀星望氣。一日忽見紫氣東來,吉星西行,他預感必有聖人經過此關,於是守候關中。不久一位老者身披五彩雲衣,騎青牛而至,原來是老子西遊入秦。尹喜忙把老子請到樓觀,執弟子禮,請其講經著書。老子在樓南的高崗上為尹喜講授《道德經》五千言,然後飄然而去。
 
傳說今天樓觀台的說經台就是當年老子講經之處。道教產生後,尊老子為道祖,尹喜為文始真人,奉《道德經》為根本經典。於是樓觀成了「天下道林張本之地」。對終南山的雄偉,張衡的《西京賦》有一段描寫:「終南山,脈起崑崙,尾銜嵩岳,鐘靈毓秀,宏麗瑰奇,作都邑之南屏,為雍梁之巨障。其中盤行目遠,深嚴邃谷不可探究,關中有事,終南其必爭??一是子午道,是西安通往漢中、四川的要道。唐代,四川涪州(今涪陵市)進貢楊貴妃的荔枝,取道西鄉驛,不三日即到長安,因此這條道也名荔子路,現在的(西)安萬(四川萬縣)公路仍循此線。二是武關道,是西安經商洛通楚、豫的大道。秦始皇二十八年「自南郡由武關歸」,走的即是此道。唐代韓愈去廣東潮州.途經藍關時寫下了「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名句。』
 
 
「妳說完了嗎?」李逍遙拿著一張書寫好的傳送定位符,在房間裡左看看右看看的,最終決定貼到天花板上,剛貼好,就這麼問了一句。
 
「還沒耶,還有歷史、景點、詩詞這幾個部份還沒說明。」小唧在半空中飄著,瀏覽著搜尋而到的資料,如實的對李逍遙說著。
 
「夠了,我只不過想要個地理位置,妳需要把終南山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來嗎?」看來或許去山下買份地圖才是正確的選擇,而不是特地把沉睡在體內不管事已久的小唧給叫醒。
 
「這是你對本女神該有的態度嗎?我還沒怪你吵醒我,你倒先發起牢騷來了,怎樣,想打架嗎?」小唧作勢捲起袖子,打算給李逍遙點顏射…不對,是一點顏色瞧瞧。
 
「我只是說說而已,不需要這生氣吧,嗚…妳不要過來,妳再過來我就要…叫救命了唷!」看著摩拳擦掌,漸漸飄近的背後靈小唧大人,李逍遙只能像謎片裡要被OX的女主角一般,無助的一步步往牆角縮。
 
「你儘管叫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嘿嘿。」這還是那個單純的小唧嗎?怎麼似乎有黑暗化的趨勢,這種話她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我都用京都念慈菴枇杷潤喉糖來保養我的喉嚨,不對!不要以為我會陪妳玩老梗,我要出絕招了,看我的龜…龜縮!」李逍遙一個縱躍,逃了。
 
破喉嚨&沒有人:「靠!說好的戲份呢,我們坐馬車來這邊也是要車資的耶,好歹給個便當吧。」兩個看起來像路人的傢伙,憤憤不平的抗議著。
 
「閃邊去,別擋路!」小唧揍飛擋路的兩人,跟著李逍遙的後面飄了出去。
 
 
古墓密室裡,小龍女正細心的敎著李莫愁和洪凌波兩人九陰真經,兩人也極為認真的學著,其認真的程度,可以讓在課堂上睡覺的學生汗顏。
 
「哇哇!」練功練到一半,李逍遙邊跑邊叫的跳進了密室。
 
「過兒,你怎麼了,不是說要出去採藥嗎,怎麼還沒出發?」小龍女滿臉疑惑的看著李逍遙,她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慌張。
 
小唧緩緩的飄了下來,臉上帶著一絲「你跑不掉了吧」意味的笑容。
 
「哼哼,這次我可是真的要出絕招了。」李逍遙不慌不忙,左手環抱住小龍女的柳腰,右手拇指食指輕輕抬起了她的下巴「龍兒,妳真可愛。」隨即俯下身子吻住了她嬌嫩欲滴的紅唇。
 
「唔…」沒有心理準備的小龍女,掙紮了幾下之後,身體卻也慢慢軟了下來,滿臉桃紅的靠在李逍遙懷裡,好似渾身沒有了力氣。
 
李莫愁與洪凌波在一旁看了極為羨慕,紛紛雙目含春的望著李逍遙。
 
李逍遙一不做二不休,伸出手拉了兩人過來,來個左擁右抱,三美在懷。
 
「你…竟然放多重閃光?嗚啊!」小唧伸出雙手,艱難的擋住前方,但想要擋住情侶大絕閃光彈又談何容易呢。
 
『妳已經瞎了。』是妳逼我的,我也不想這麼做呀。
 
李逍遙瀟灑的放開了小龍女她們,看著掩著雙目,在半空中滾來滾去的小唧,嘴角露出了奸詐的笑容「兄弟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閃之。」李逍遙腦海中響起這明顯不知道哪盜版而來,莫名奇妙的一段話。
 
「你以為…」小唧聳動著雙肩,聞言狂笑。
 
「神是那麼容易擊敗的嗎?呼呼呼呼,哼哼,啊哈哈…」小唧如八神庵似的右手掩著額頭,三段狂笑。
 
「這怎麼可能!我都已經放閃光了,妳怎麼可能沒事?」李逍遙不想相信,但事實就擺在他眼前,看小唧那個樣子,感覺就像下一秒隨時都會施展禁千弐百拾壹式八稚女衝過來一樣,不禁讓他冷汗直流。
 
等到小唧狂笑完了,李逍遙想像中的禁招八稚女沒有施展,小唧只是緩緩的放下了右手,慢慢的低下了頭,注視著李逍遙。
 
「墨鏡在手,天下我有,可魯不出,誰與爭鋒。」小唧牽著一隻不知道哪抓來的拉布拉多犬,非常傲氣的說出了這十六個字。
 
「什麼,竟然是墨鏡跟可魯,我失策了。」李逍遙壓根沒想到自己的大絕招竟有被破解的一天,這真是太黯然太消魂了啊,想著想著,不禁心灰意冷,有如行尸走肉一般,舉起手掌劃出了一道詭異的軌跡。
 
「黯然消魂…噗!」還沒說完,李逍遙就被大力的巴了腦袋,險些連眼珠都被巴了出來。
 
「夠了,不要再玩了,再玩下去永遠都出不了門,你想拖到什麼時候啊。」分明是自己先玩的小唧,反過來惡人先告狀,李逍遙就算恨的牙癢癢的,卻也拿她沒辦法。
 
 
在旁邊看著李逍遙像發瘋似的對空氣大呼小叫的三女,已經早就看傻了,怎麼好好的一個丈夫,說發瘋就發瘋呢?這才成親沒幾月呢,該不會是這幾晚要的太多,丈夫耗損太過於嚴重,不過那樣最多也只是腎虧,沒聽說過有人腦子受損的,真是令人想不透呀。
 
看小龍女她們還在發呆,李逍遙趕緊喚醒了她們,隨即交代了一下自己要去採藥之事,吩咐她們要好好練功,不要到處亂跑,早晚天氣涼要多加件衣服,太瘦了要多吃點,姐妹們要好好相處(下略五千字)之後,從懷裡掏出了三個早就製作完成,外表像是香火符的護身符,交給了三女戴好。
 
最後三女離情依依的送李逍遙到了古墓門口。
 
「好了,妳們進去吧,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大概…可能…或許只會迷路吧,這種沒路標路牌的古道,不迷路的可能性應該少於10%。
 
等到了三女消失在古墓的門口,李逍遙看了看前方的小路,緩緩的踏出了第一步。
 
「慢著,妳怎麼還牽著狗,而且這種跟妳一樣透明的狗是哪找來的呀,應該放牠回去了吧。」李逍遙可不想後面除了跟著一個幽靈之外,還多加一隻幽靈狗,就算狗長的很可愛,是人類的好朋友,畢竟人狗殊途不是嗎。
 
「喔,牠是我臨時從天堂借來的,聽說很有名。」小唧親暱的摸了摸拉布拉多的頭。
 
「就算牠是嘯天犬也一樣。」李逍遙立場堅決。
 
「好吧。」小唧攤了攤手。
 
「再見了,可魯。」小唧揮了揮手,看著可魯長了雙翅膀向天上飛去。
 
「…」李逍遙無言了,莫非那隻拉布拉多還真的是可魯不成。
 
李逍遙和小唧沿著終南山那崎嶇的道路向著山下而去。
 
 
 
 
到了終南山下小鎮,李逍遙尋了客棧,往角落靠窗的桌子一坐,喊了聲店小二,這時尚未中午,客棧還有許多空位,只有三兩張桌子上有顧客,所以沒等多久,一個看起來挺精明的小廝屁顛屁顛的提了個大熱水壺走了過來。
 
「客官,您是要打尖還是要住店呀?」一邊問著,一邊把李逍遙桌上的茶壺給滿上了,聞其味、觀其色,乃最為低下的普通茶葉泡製的劣等茶,純粹解渴之用。
 
「給我切五斤滷牛肉,上幾盤好菜,再來壺好酒,順便幫我打包些乾糧、肉乾。」李逍遙豪氣的大喊,這種話他不知想說多久了,終於有機會大喊特喊,他又怎麼會客氣呢,隨即從錢袋裡掏出了一大錠元寶拋給店小二。
 
小二接過元寶,正要低頭謝過,李逍遙又道:「順便幫我買匹好馬。」卻是那李逍遙從沒騎過馬,想要嘗鮮來著,小二聽了連忙點頭答應之後退去,這麼一大錠元寶,就算買馬也剩下許多了,剩下的恐怕都夠他整年的薪水了,這麼好的差事,豈有不應之理。
 
過了一會兒,滷牛肉、白斬雞、豆腐白菜、筍絲炒肉乾、女兒紅如流水一般端了上來,李逍遙興沖沖的舉筷就吃:「嗯,雖然沒我做的好吃,不過也勉強能湊合。」又倒了杯女兒紅,舉杯暢飲,一喝下肚,卻是滿面愁容:「喵的,好難喝,小說根本是騙人的,這種東西喝一杯就受不了了,還真有人能喝一罈嗎?」頓時不再去理那壺女兒紅,只專心吃菜。
 
吃到一半,突聞客棧門口人聲鼎沸,卻是兩名滿臉鬍子,腰際大刀明晃晃,作江湖打扮的壯漢進得門來,逕自在李逍遙的隔壁桌坐了下來,隨即大聲呼喊著店小二,不過這店小二正幫李逍遙買馬去,這一時半刻的卻也不在,李逍遙見狀,既然店小二是幫自己辦事去了,那這兩名客人,先幫小二安撫一下也無不可。
 
「不好意思,兩位壯士,我剛差遣小二幫在下買馬去了,恐怕這一時半刻還不會回來,不如與在下同桌吧,你看這一桌的菜,我也吃不完,不是嗎?」李逍遙客氣的對那兩個鬍子壯漢解釋,那兩人倒也是豪爽男子,也不多加客氣,笑呵呵的就坐了下來。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哈哈。」見得有酒,也不先吃菜,兩個漢子隨即滿上了兩杯,舉杯就乾:「好酒,好久沒喝這麼好的酒了。」頓時就喝開了。
 
喝了酒之後,兩人的話也漸漸多了起來,原來兩人竟是成都小幫派金錢幫底下的長老,說是天下有名的英雄好漢都到大勝關陸家莊赴英雄宴,說什麼也該去見識見識。
 
「不知不覺也到了這個時間了啊,看來採藥要延期了。」沒記錯的話,大勝關可是個不能不去的地方,不僅郭靖、黃蓉在那裡,死對頭金輪法王在那裡,重點是郭芙那個被寵壞的小丫頭也在那裡,要調教郭芙…應該說改正她刁蠻性子的機會,就近在眼前了。
 
「客官,您要的馬我給您買來了。」小二牽著一頭看起來有點弱的黃毛瘦馬,在客棧門口大喊,李逍遙既已得到大勝關的消息,也不再與這兩名多加閒聊,拿了油紙所包的乾糧、肉乾還有一袋清水走到了門口,見得這匹命中註定我騎你的黃毛瘦馬,不由得笑了笑,也不跟小二囉唆,翻身上了馬背就走,讓買不到好馬內心還有所驚恐的小二摸不著頭腦,自己竟沒受到譴責,看來這位客官是一位好人啊,恐怕李逍遙也不知莫名奇妙的,自己又多收了一張好人卡吧。
 
 
秋去冬來,下了場小雪,小路兩旁的樹上甚至積了層白雪,遠遠的看去片片雪白,倒也甚有意境,李逍遙策馬前行,速度並不甚快,只因他以前並沒騎過馬,先前貪快,胯下不慎竟然磨破了層皮,痛的他唉唉大叫,是誰說策馬奔騰、豪情萬丈的,那根本是唬爛的好不好,見得在一旁笑的直在空中翻滾的小唧,李逍遙有氣無處發,只能挪了挪屁股下途中買來的墊子,努力讓自己感覺舒服一些
 
不知不覺中,穿過一座密林,竟來到了一個四周群山壁立的山谷,看來是走錯路了,沒有飛劍果然麻煩,想造劍不是缺材料就是缺鐵鎚鐵鉆的,李逍遙也無奈之極,搖了搖頭剛想轉身離去,谷口卻傳來了數匹馬的馬蹄聲,於是李逍遙停了下來,打算先看看情形再說。
 
只見谷口進來了三個道人,兩個年輕長相普通,一個卻是中年矮胖大叔,之後又進來了兩人,卻是一個粗壯、另一個白髮蒼蒼、面態衰老乞丐裝扮的傢伙。
 
見得此處,李逍遙卻是知曉自己到得何處,看來冥冥之中必有天意,沒想到連迷路都可以碰上攻略目標,難道這就叫做主角威能,沾沾自喜的李逍遙,壓根沒發現兩眼發光的小唧,配上奸笑,簡直就像意圖不軌的小惡魔,他沒想過,有小唧跟在自己身邊,怎麼還有可能迷路,除非是刻意為之。
 
過得不久,一騎著黑驢的白衣女子,進得谷口之後,滿臉鄙夷,冷冷的看著五人。
 
她一張瓜子臉,頗為俏麗,年紀似尚比自己小著一兩歲,她雖與小龍女一樣穿著一身白衣,但膚色微黑,與小龍女的皎白勝雪截然不同。其實不管什麼女子,要跟整天幾乎都待在古墓那暗無天日,根本不用作防曬之所,皮膚白到可以罵靠杯的小龍女相比,根本是拿懶趴比雞腿,就算這女子是正拿刀亂砍的陸無雙也一樣。不過仔細一瞧,不得不讓李逍遙失笑,阿奴完全不適合這個角色呀。
 
陸無雙跟那三個道士、兩個乞丐,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一開始陸無雙仗著古墓派武功精妙,刀當劍使,刺削多而砍斫少,倒也讓幾人無法近身,甚至有個道士劍還給砍斷了,拿著一把斷劍躲躲閃閃,甚為滑稽,但到得後來,幾個惡劣的道士乞丐人打不過,卻向那黑驢下手,又戳身體又砍腳的,看的極負愛心的李逍遙,氣的直想搬出動物保育法來懲罰這幾個廢物,不過這年代好像沒有這種東西,只好以暴制暴了。
 
陸無雙失去黑驢,只能下得地來,但閃躲縱躍之間,左足微跛,甚為不便,眼見即將不敵,拆招之間危險萬分,就在陸無雙要被對方斬於劍下之時,李逍遙愛美之心頓起,運起仙風雲體術輔之醉仙望月步,速度詭異、方位刁鑽,剎那間左手已緊緊環抱住陸無雙,而且還不是抱住細腰,竟然是緊緊壓在她那女孩子家溫軟嬌羞之處,連同手臂一起緊緊抱住,讓本來閉目等死的陸無雙,驚醒之後卻連動都不能動,只能滿臉通紅、徒勞無功的掙紮著。
 
而那幾個道士和乞丐,根本連影子都沒看見,只覺一陣風吹過,喉嚨一涼,最後看見的是自己脖頸之處那狀似湧泉的鮮血,之後四週一暗,身首分離,魂歸西天去也。
 
「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這句名言,李逍遙夢裡也不知講過多少回,但真的講出來,卻又是一種不同的滋味,頗有點沾沾自喜。
 
「放開我,你這淫賊!」陸無雙不掙扎還好,一掙扎之下卻感覺自己胸前的蓓蕾,在與少年的左臂緊緊摩擦之下,竟然有了感覺,而且還越來越強烈,那種痠軟酥麻、難以言喻之感,搔的自己心癢癢的,自己似乎變的奇怪了,頓時又惱又怕,淫賊兩字連珠炮似的罵了出來。
 
「你再不放手,我一刀砍死你。」陸無雙見罵之無用,便語加威嚇,卻不想李逍遙卻是抱的更緊了,而且還把劍給歸了鞘,用上了兩手,說道:「妳以為我是笨蛋嗎,放開妳好讓你砍我?」李逍遙真不知這陸無雙是不是急壞了,這說話竟然沒有經過腦子,不過也好,可以多抱一會兒,嗯,她身上還挺香的,不像是胭脂花粉,倒像是女孩子家自然的身體芳香。
 
「不然你要如何才要放我?」陸無雙沒了法子,鑑於胸前那異樣之感,卻也不敢再掙扎,語氣也放緩了許多,竟然溫言軟語的跟李逍遙商量了起來,李逍遙笑呵呵的道:「只要妳答應,我放開妳之後不砍我,那我就馬上放手。」還對陸無雙眨了眨眼睛。
 
「好吧,我不砍你就是。」陸無雙弱弱的點了點頭,李逍遙聞言也依依不捨的鬆開了雙臂,不得不說,那種溫香滿懷的感覺,還真讓人迷戀。
 
「去死吧!」陸無雙還是守承諾的,她沒有用刀砍李逍遙,不過那快意絕倫的撩陰腿,就其威力來說,恐怕也不比砍刀還低,被刀砍了,沒有傷到要害可能還有救,不過這撩陰腿要是踢實了,那可是絕子絕孫的下場,好處恐怕只有將來練葵花寶典的時候,不必再怕這第一關過不去了:「欲練神功,引刀自宮。」似乎也算個安慰獎不是。
 
不過不說李逍遙不需要練那種邪功,就算需要,他可是抱持「武功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為準則的有為青年,寧願要愛情也不要武功,所以你說,他怎麼可能讓陸無雙得逞呢,這不,一個醉仙望月步,他又繞到了陸無雙身後,又把那溫軟的身子給抱在懷裡,這次連陸無雙的柳腰都不放過,大吃豆腐。
 
「這次,可不能再輕易放妳了,除非…」李逍遙看陸無雙氣鼓鼓的雙頰,捉弄之心又起,於是說道:「除非妳叫我一聲親親好老公,那我就放了妳。」見陸無雙怒意更甚、罵聲連連,李逍遙依舊嘻皮笑臉的,全當聽不見,也不去理她,等到陸無雙罵的累了,見李逍遙絲毫沒有放開自己的意思,雖然心中惱怒,卻也只能不甘的輕輕叫了一聲:「親親好老公。」
 
「什麼?大聲點我聽不見~」李逍遙把右手擺在右耳後,看起來像是個耳背的老人,不過李逍遙是個老人嗎?答案當然不是,這是他故意氣陸無雙來著,是個人都看的出來,陸無雙當然也知道,恨的牙癢癢的,卻又無計可施。
 
「親‧親‧好‧老‧公~」看不出來陸無雙還有練獅子吼的潛質,李逍遙感覺自己差點就可以去申請殘障手冊,耳朵轟隆隆的,過了一會兒才聽的見,總算是沒聾,要說這叫什麼,恐怕也就只有那什麼河東獅子吼之類的最貼切了。
 
 
這次之後,陸無雙倒也沒再耍橫,眼見她騎來的黑驢不活了,捨不得讓牠多受折磨,一刀下去免的讓牠多受苦,最後還挖了一個大坑把牠埋了,找來個木牌,幫黑驢老兄弄了個簡易墓碑,在上面寫了「黑驢兄弟之墓」立在墓前,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驢呀,你要是不甘心,就在黃泉路上追上那些壞蛋,踢他們兩腳,可別回來找我呀。」陸無雙在黑驢墓前拜了幾拜,說的話卻讓李逍遙不禁發笑,殺人都不怕了,還怕一頭驢回來找妳,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不過陸無雙這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小女兒心態,卻讓李逍遙對她的好感又加深了幾分,要說之前李逍遙對她的好感,本來還建立在原書中她對楊過那種苦戀的憐惜的話,現在卻是李逍遙本身對陸無雙這個女孩本身的喜歡略勝一籌了,這樣的女孩,怎麼可以讓她孤苦終老呢。
 
陸無雙沒了黑驢,腳又不方便,剛剛那幾個臭道士、乞丐的馬早已不見蹤影,眼下只剩李逍遙這頭黃毛瘦馬可以坐了,剛剛還惱怒李逍遙輕薄自己的陸無雙,現下冷靜下來一想,卻是李逍遙救了自己一命,恐怕抱住自己那裡,也是情非得已之舉,古人說:「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被他抱得兩抱又算啥呢,自己卻對他罵聲連連、要砍又踢的,似乎有點恩將仇報,哼,誰叫他要叫我叫他親親好老公,活該。想到這裡,陸無雙內心卻有股莫名的竊喜。
 
 
兩人同乘一騎,陸無雙剛開始還有點拘謹,後來見李逍遙沒再對自己做什麼,內心反而有點失望,其實現在仔細一瞧,這少年劍眉入鬢,鳳眼生威,雙目精光四射、英氣逼人,相貌神采飛揚,十分清雅俊秀,而且武功奇高,恐怕連自己的師父李莫愁都不是對手,這樣的男子,如果能嫁他為妻的話…
 
『我在想什麼呀,真羞人。』意味到自己剛剛在想什麼的陸無雙,一張俏臉微紅,羞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轉頭瞧了一眼李逍遙,見得他似乎沒有發現,撲通撲通跳的心才緩了一些,不過內心的愛慕之情卻沒有絲毫的稍減,活生生一個墬入情海的初戀少女,恐怕是沒救了。
 
 
「對了,我們相處那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陸無雙突然想到,這救了自己命的少年,自己卻是不知其姓名,故有此一問。
 
「我姓楊,名過,字改之,興趣是行俠仗義,愛吃的東西有很多,不過最愛的是牛排。」慢著,這個時代有牛排這種東西嗎?恐怕沒有吧。
 
「牛排?」那是什麼東西呀「我姓陸,名無雙。」既然不知道牛排是什麼,索性也就不想了,也老實的報出了自己的芳名。
 
「這我早就知道了,我還知道妳偷了妳師父的五毒神掌秘笈,本來應該要被追殺的,不過妳應該好幾個月沒看到妳師父的蹤影了吧。」哼哼,請叫我李半仙,妳看,我是不是料事如神呀。李逍遙自以為自己很厲害,不過這種東西,任何一個有點記憶力的人,恐怕也很難忘記,這應該算主線吧。
 
「你怎麼知道!」陸無雙一聽之下大為震驚,這個淫戝怎會知道那麼多,難道他跟蹤我很久了?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好像我是個十惡不赦的採花大盜似的,只是我們剛好同門而已,妳師父現在還在古墓閉關,而且那種爛秘笈,我想她也不需要了。」跟九陰神爪、催心掌比起來,五毒神掌就好像雜耍一般,大概只能拿來對付雜魚。
 
「真的嗎?可是古墓派不是不收男弟子。」而且還是個色色的男弟子,陸無雙臉紅了紅。
 
「不相信是吧。」李逍遙也懶的多說,從黃毛瘦馬上一躍而下,一套天羅地網勢就這樣施展開來,古墓輕功輕柔飄逸,搭配上此武功,一時之間,附近的麻雀又遭殃了,就這樣被李逍遙擋來擋去的,飛到發昏。
 
會選此武功施展,乃因天羅地網勢為古墓派的入門武功,只要是古墓派門人,入門必先習之,加上古墓輕功,用來確認身份最是簡單。
 
「原來你真的是…」陸無雙至此才真的信了,沒想到這個佔自己便宜、救了自己的俊美少年竟然與自己同門,他的年紀明明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呀,他的武功到底是怎麼練的?
 
「嘿嘿,怎麼樣呀,小媳婦,有沒有興趣跟我學兩招呀,我可以敎妳本門最厲害的玉女心經唷。」李逍遙又開始打起了不良主意,不得不說這玉女心經真是太好用了,祖師婆婆萬歲。
 
陸無雙沒有發現李逍遙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一聽到玉女心經就兩眼發光,以前可沒聽師父少說過這門鎮派絕學,可想而知必是極為厲害的武功,現在一聽到李逍遙願意敎自己,那豈有不答應之理,殊不知,她已經掉進了李逍遙的糖衣陷阱裡了。
 
 
 
 
「走小路,經竹林關,越龍駒寨,再過紫荊關南下,雖然路程迂遠些,卻是太平得多,小媳婦,妳說好不好呀。」李逍遙已經叫上癮了,完全就當陸無雙是自家的老婆一般的叫,也不去管她那羞紅氣鼓鼓的臉,依然故我。
 
這路徑卻是小唧提供的,根據情報,依照此路線行走,將可以順利依序遇到完顏萍、耶律燕、程英、郭芙等人,這樣一來,劇情的完成度也大大增加了。
 
到了這邊,故事似乎有《青澀之戀》、《純愛手札》、《同級生》化的趨勢!
 
「隨便你啦,哼。」陸無雙聽得李逍遙如此叫自己,雖然臉上裝的怒氣衝衝,但內心卻是隱約有點竊喜,恨不得李逍遙多叫幾聲,而且她也沒有想到,玉女心經的修練方法卻是那般羞人,自己怎麼就禁不住武功的誘惑,害得全身上下被看個精光,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怎麼都想不透,難道這就叫做欲拒還迎?唉呀,羞死人了啦。
 
於是陸無雙繼續當鴕鳥,用小手遮住了臉,不過脖頸之間的通紅,已經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李逍遙緩緩策馬前行,此刻卻已接近竹林關。
 
「救命呀!」原本寧靜的小路,遠方卻傳來陣陣呼救之聲。
 
「吼~」呼救之聲中夾雜著某種動物的吼叫聲,聽起來似乎正在發怒。
 
「那個…親親好老公,我們過去看看好不好?」陸無雙遲疑了下,方才羞紅了臉叫出這令人害羞不已的稱呼,但不這樣叫,李逍遙卻又不理她,自己是沒有辦法之下才會答應他這樣叫的。陸無雙這樣催眠自己。
 
「嗯,也好,既然小媳婦這樣說了,我們就去看看吧。」李逍遙策馬狂奔,往呼救聲之地而去。
 
 
第五十章,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9790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番茄|仙劍奇俠傳|同人|惡搞|仙劍|仙劍奇俠傳online|新仙劍奇俠傳|小說|創作|原創

留言共 1 篇留言

星夜之語
後宮+1

12-21 14:47

番茄
嗯,我已經把這系列當戀愛AVG寫了(怨念)12-21 15: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OYISBES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創作】仙... 後一篇:[達人專欄] 【創作】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6439242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