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易夢

作者:鐘鳴貉│2010-03-21 00:40:58│贊助:22│人氣:1099
  嘿,朋友,你臉色很糟喔!你睡不好嗎?常做惡夢嗎?或者老實跟我說,你已經失眠多久了?嗯?嗯?嘿嘿嘿嘿嘿……
 
  不過別擔心、別生氣,雖然我看起來像個推銷員、聞起來像個推銷員、摸起來像個推銷員、甚至連做的事都像極了一個推銷員!但請相信我,我,是來幫助你的!
 
  你想做紅色的夢嗎?黃色的夢?還是藍色的夢?噢,瞧你一臉貪婪,一定想做一個色彩繽紛的夢吧?嘿嘿嘿……別跟我裝清高、別滿臉不在乎,我看得出來,這是你的渴望,相信我,每個疲累的人都有這種渴望!
 
  我可以讓你做出任何顏色的夢,包括彩色囉!相信我、相信我,你那灰白慘淡的夢已經不算是夢了,只是一團灰塵、一團可怕的髒空氣!
 
  嘿、嘿!你可以選擇我這裡彩色的夢!而且有個好消息,那就是我不收你的錢!如何?如何?聽起來有點可疑、聽起來有點虛偽,但請相信我,本著自己的良心,我這可是在做慈善事業!
 
  不過,有得必有失,交易的原則基礎也是以物易物……咦?幹嘛擺張臭臉?幹嘛自個兒在那碎碎唸?別擔心、別擔心,我要的,只是你不要東東西、你認為的垃圾罷了!
 
  來,很簡單──用你黑白的夢,跟我交換美好的繽紛夢境吧!
 
◆            ◆
 
  「……我要跟你分手!」
 
  她咬著牙、泫然欲泣,而且,雙眼中滿是失望與憤怒。然而,我卻啞著嗓子,說不出半句安慰的話。
 
  就連幫她擦去眼淚,都沒辦法。
 
  「你就繼續一個人爛下去吧!我真搞不懂,外面有一大堆比你還要好的男人,我卻浪費了兩年的時間在你身上!永別了!」一喊完,她轉身就走,不見絲毫猶豫。或許,她連在我面前流淚都嫌浪費淚水。
 
  可是,這是兩年的時間,誰能不為此流淚呢?當然,我也不行。
 
  見她越走越遠,我開始感到焦慮……難道,兩年共度的時光就只有如此?這兩年,我們一起笑過、也一起哭過、更不用說在所難免的糾紛。可是,即便如此,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依然無可取代。
 
  ──我不能讓一切就這麼結束!
 
  我要追上去、並對她說些什麼!安慰的話也好、藉口也好、甚至一句道歉也好……但,為什麼無論我怎麼跑,我與她之間的距離不僅沒有縮短,反而越拉越長呢?
 
  往下一看,我的雙腿竟逐漸陷入黑暗之當中!那深沉的漆黑不斷蠕動且吞噬著我,令我連逃都不能逃……可是,她……她還沒有走遠!只要我大聲呼救,她就一定聽得到!只要我能喊出來……
 
  ……等等,為什麼我的嘴巴不見了?鼻子下的區域怎麼會空空如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正當我焦急慌忙之際,黑暗築起的高牆爬進了我的視野,她的漸小的背影消失在漆黑之後,永不復存。
 
  ……我,則被打入深淵之中……
 
◆            ◆
 
  沉重感壓迫著我的胸口,逼得我難以呼吸,直至再也無法忍耐──睜眼,那是一片駭人無比的黑暗。
 
  「救……救命啊!」我大叫出聲,掙扎著爬了起來,直至重見天日為止。那刺眼的強光扎得我一時難以張眼,接下來,便是一陣凍骨的寒風吹來……真是冷得要命。
 
  回頭望著床鋪上的慘樣……好吧,看樣子,我又忘記自己昨天開了三層厚棉被,就為抵擋這冷冽的天氣。有時睡到一半,它們真的會讓你難以透氣。特別是睡姿不好的人將臉埋入眠被中時。
 
  「……還有兩個小時啊……」我低聲呢喃。看著幾近無光的房間,我也只能無奈嘆氣。雖想睡個回籠覺,但現在卻已經沒了那種雅興。因為夢。
 
  交往兩年的女友對我提出分手,算算也有兩個月了,可這惡夢卻不斷纏著我直到現在。且隨著時間經過非但沒有遺忘,反而越來越深刻、還有糟糕透頂。
 
  那種內容,真不是一顆安眠藥就可以解決的。
 
  除此之外,生活上的種種壓力,也逐一變成誇張的夢境折磨著我。例如昨天,我夢到爸媽決定與我斷絕親子關係;前天,則是夢到自己害公司丟了件大案子,雖然沒有被辭職,卻得無酬為公司工作到死;大前天則夢到小時候不小心養死的狗僅剩下骨頭,不斷在後頭追趕著我,就為了要我陪牠一起前往極樂世界。
 
  真實世界的壓力使我喘不過氣,沒想到夢中的世界卻帶給我二度傷害,然而我卻無法從這持續不斷的螺旋中逃離出來……呵,真是個枷鎖般的人生,也難怪女朋友會想離開我了……
 
  想著想著,眼淚莫名掉了下來。雖說有些丟臉,但我習慣了這種恥辱感。在夜晚中掉淚,早已成為每天的例行公事之一。即使大哭特哭、嘆息人生的不如意,第二天,我還是得準備上班,重覆不斷。
 
  早上七點,梳洗,準備早餐。
 
  早上七點半,享用早餐。
 
  早上八點,出門。
 
  早上九點,公司到達公司、打卡上班。
 
  中午十二點,吃午餐。
 
  下午十二點半,午睡。
 
  下午十二點四十五分,因惡夢驚醒,接著發呆。
 
  下午一點,上班。
 
  下午五點,打卡下班,離開公司。
 
  晚上六點,到家,準備晚餐。
 
  晚上六點半,享用晚餐。
 
  晚上七點,整理公司資料、建檔、準備簡報。
 
  晚上十點,洗澡。
 
  晚上十點半,看電視、發呆。
 
  晚上十一點,關燈、就寢。
 
  凌晨五點,因惡夢驚醒。
 
  早上七點,梳洗、準備早餐。
 
  早上七點半,享用早餐。
 
  早上八……
 
  ……嗯,星期一到星期五,差不多都是這樣的行程,除非碰上加班。另外,
在例假日我會選擇在家裡睡覺,繼續接受惡夢的荼毒。亦或是發呆,想想自己的人生有多悽慘、多糟糕。
 
  再這麼持續個十年,我的人生只會有兩種走向──第一,一樣,什麼也不會改變,估計到了那時候我也還不會有老婆,因為當我女朋友最後一定會被我的爛泥樣氣走;第二,雖然不太可能,但我大概會瘋掉。
 
  ……嘛,也不過只是一個人老死在租屋處內和精神病院的差別而已,不是嗎?或許,我可以對此稍為樂觀一點……
 
  ……去你的……
 
◆            ◆
 
  「喂,等等下班要一起去喝兩杯嗎?」坐我隔壁的小陳趴在隔板上咧嘴微笑。
 
  「你到現在都還沒跟我們出去過。如何?今天就一起來這一趟吧?有十個人要去,其中當然也有女生囉!」
 
  看著他們展顏歡笑的朝氣模樣,幾乎閃亮到可以體會春天一樣的朝陽。只不過,因為壓力,我的內心卻是永遠的寒冬。
 
  對此,我也只能跟往常一樣,苦笑應答:
 
  「抱歉,我今天還有點私事……」其實壓根什麼事情也沒有。
 
  「是嗎?好吧,下回可要空出時間來啊!」語畢,他縮回自己的位子上。但很抱歉,小陳,下回我還是會有點私事,即使我真的什麼事也沒有。
 
  在公司中,我算是大家眼中過份低調的同事,也就是那種你明知道他和你在同一個工作場所,你卻怎麼也想不起對方的名字。就好比我隔壁的小陳,他入公司五個月,可是永遠都不知道我是比他多工作半年的前輩。他到現在還是稱我為……「喂」。
 
  另外,老闆似乎不打算讓我升職,到現在也沒有加過薪。
 
  大概是我較為孤僻,且不像其他同事會自行尋找客源,要不是資料整理得比其他人用心,我可能早被踢出公司了。可是也因為我這個優點,我永遠也只能窩在電腦前,繼續處理報表、並加以整裡……沒辦法,換做是你,會想讓一個只會整理報表的傢伙成為一名主管嗎?
 
  五點一到,他們一群人果然浩浩蕩蕩的走出公司大門。而我則又在電腦前東摸西摸了一陣子,直到確定一切妥當,才安心離開。
 
  走出大門,這個城市的冬天,濕冷、灰暗、且沉重無比。放眼路上,每個人都縮著頸子、快步而行;馬路上車水馬龍,照著號誌的指示時走、時停……呵,一座灰冷的水泥叢林啊。
 
  踏著平常的道路、循著平常的路線,除了新開張的商店,或是收起的店鋪,每一天,這裡都不曾有過任何引人注目的大變化。就像我的生活,一成不變。
 
  只是,這情形今天只延續到我上公車之前為止。
 
  有一個人站在遠處的街邊,吸引了我的注意。
 
  在人來人往的街上,有一、兩個傢伙站在路邊不是什麼奇怪的情形。然而,這人卻不太一樣。
 
  那是一名黑人。我這麼說不是因為種族歧視,而是在這黃種人充斥的街道上,單單一個黑人,理所當然吸引人的注意。
 
  他身穿碩大的黑色風衣,上頭滿是銀製掛飾與扣針,極低的下擺看不見長褲,兩腳則各套了一只銀扣長皮靴;頭上紮著粗大的銀灰色髮辮,他的五官深刻、滿是細微的皺紋與疤痕,年紀少說也有四五十了吧?大黑墨鏡、銀色唇環、還有從鬢角延伸至下巴的鬍渣、深鎖的眉頭,給人一種極為粗曠的味道。
 
  另外,他的右手則提了個陳舊的大黑皮箱,皮箱的大小幾乎可裝進一名十來歲的孩童,外頭則滿是不知所云的標籤。
 
  ……那付打扮,是正在旅行嗎?瞧他站在櫥窗邊,略為昏暗的燈光自背後打來,再配上那張嚴肅的神情,那神秘感猶如電影中的殺手。
 
  想到這,我忽然笑出聲來,總覺得他會猛然大吼一聲,並從皮箱中拿出一把機槍,開始掃射大街上的人群與車輛,締造出一片深紅血海與層層燃燒的火牆……呃?
 
  ──赫然間,一股溫熱襲上我的臉頰,我眨了眨眼,四周突然陷入燃燒與爆破交疊的駭人場面。入耳的聲音不再只是單調無比的腳步聲,而是人們雜亂的逃竄與尖叫。
 
  然後,一抹鮮紅自我額上流淌,世界忽然往左翻轉了九十度……是我躺平在地上嗎?
 
  烈火焚燒著我的視野,逐漸發皺、焦黑、消逝……
 
◆            ◆
 
  「……呃啊!」我驚呼出聲、冷汗直流。周圍又恢復以往,只是人們突然以怪異的眼神注意起我的存在。頓時,我滿臉通紅,即使雙腿仍然顫抖,我還是硬著頭皮快步離開。
 
  ……這是怎麼回事?剛剛還在想像的可笑畫面,為什麼忽然在我眼前呈現?而且感覺還極其真實!
 
  難道,我擔心的第二種情況發生了嗎?
 
  ──發瘋!
 
  「噢,先生,請別擔心,那只是一個小小玩笑而已!」
 
  粗啞的嗓音自我耳邊響起,那感覺使人感到毛骨悚然。我連忙回頭,只見方才還站在遠處的黑人,此時正站在我的身邊,對我展現親切無比的微笑。
 
  「這……你……怎麼……」
 
  「喔?抱歉、抱歉,真的嚇著您了嗎?那麼,請容我對我的行為道歉。」他低頭微微鞠躬,態度恭敬無比。不過,這只會使我感到更為不安。
 
  且近看才知道,原來他的身材如此魁梧,少說也有一百九十公分以上,兩肩打開的距離更是普通人的兩倍;在我眼裡,他與巨人無異。
 
  而且,我也是現在才知道,他的笑容與剛才的嚴肅神情,完全是兩極化的存在。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我故作鎮定問道。這個社會,誰先顯露出弱勢貌,誰就輸了。
 
  特別是面對這種會突然對你微笑的詭異份子。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我看先生您有些煩惱、有些憂慮,想知道自己能不能來幫您一點小忙而已!」雖是位黑人,但他講起話來字正腔圓的程度絕不輸給新聞主播。
 
  但,我可不會就這麼輕易上鉤。從他說話的內容判斷,此人應該與一般推銷員沒有兩樣。表面上他對你投以微笑,想跟你做個朋友;實際上,只是想把自己手上的垃圾,以極高的價錢賣給你,讓你受騙上當!
 
  面對推銷員,最好的方式,就是拒絕。
 
  「抱歉,我想我可能不太需要……」
 
  「噢、噢!等等、等等!對不起,真的是非常──對不起!習慣使然,我都差點忘了一件事……」
 
  「呃……忘了一件事?」對於黑人誇張的反應,我感到有些不自在。就看他搖了搖手指,露出自己兩排銳利的牙齒高聲笑道:
 
  「對!關於這個地方、這裡人們的一件事!那就是──你很討厭推銷員,對不對?」
 
  「嗯……應該說,我討現『強迫推銷』這一種推銷員。若是不打算跟我拿錢還想送我免錢東西的話,那……」黑人再度大笑出聲。說真的,這種被打斷話的感覺相當差。
 
  「噢──耶!請容我打斷您,先生!因為您真是太幸運了,先生!我!我就是那麼一類人!雖然不是完全要送你免錢的東西,但相信我、請相信我!絕對不會花您半毛錢!」
 
  「……不打算花我半毛錢?該不會是那種得先加入會員,事後再挖我入會費……」我以尖酸的口氣回應道,但對方沒有絲毫不悅,反而一臉無辜。
 
  「不花錢就是不花錢!先生,假如我讓您花到半毛錢,那這簡直褻瀆了我的尊嚴!這是個以客為尊的社會,既然都說不讓您花錢了,我又怎麼可能會設下如此卑鄙無恥、低級下流的陷阱呢?放心、拜託請放心!您只需要花些時間聽聽就好!哪怕是十分鐘!五分鐘!甚至是三分鐘!您越趕,我可以講得越簡單;您不敢,我就更可以鉅細靡遺的說明!所以拜託、先生,拜託您!給我一點時間吧!哪怕是三秒鐘也好……」
 
  「好,就給你三秒。」我原以為可以看到他手忙腳亂的愚蠢模樣,畢竟這一種大都只會說些大話,等到真有什麼限制時,卻又常啞著喉嚨,半個字說不出來。
 
  然而,對於眼前這位高大無比的黑人,這似乎不算什麼難題。
 
  他咧嘴微笑,厚唇裡的尖牙令人感到有些畏懼。
 
  「我將可以改變您的生活,大大改變、徹底改變,讓您躲在棉被裡頭都會笑!」
 
  ……雖是如此,但嘴快並不代表一切。可正當我要明確拒絕時,他舉起那滿戴銀戒與刺青的右手對我正聲道:
 
  「──您最近並不是睡得很安穩對吧?惡夢連連,但規律的生活更讓您無法得以紓解壓力,不是嗎?這種可怕的迴圈只會讓您越來越糟,先生,越來越糟!但是,當您接受了我的提議,可以用性命跟您擔保,您的人生將會變得截然不同!至少,我可以解決您那駭人的惡夢!」
 
  這段話,當真勾起了我的興趣,就算這話聽起來,讓我覺得此人根本是賣白粉的,不過……
 
  ……現在的我,真的需要毒品一類的東西。
 
  ──即使明知道這只能暫時麻痺我的靈魂。
 
◆            ◆
 
  實話實說,當我看到皮箱中的東西時,我有點傻眼。
 
  ……不,應該說,皮箱內的東西恨不得讓我揍這黑鬼一拳!你沒看錯,就是揍這個比我魁梧的黑鬼!
 
  在那陳舊的大皮箱中,裝著一只小黃銅喇叭。
 
  雖然我對喇叭沒什麼研究,但從那尺寸看來,應該是喇叭中的小號。這喇叭看起來就跟皮箱一樣年代久遠,原本亮眼的外表被一層厚灰蓋住,喇叭口更爬著些許蜘蛛網……嗯……
 
  ……這東西,就是能改變我人生的關鍵道句嗎?別開玩笑了吧!
 
  「先生,這東西是不是很美呀?」黑人略帶感動的讚嘆道,然而我緊握的拳頭卻在微微發抖。
 
  「……沒有事的話,我先離開了。要發瘋,恕不奉陪!」語畢,我轉身就走。但正當我要起步離開時,一只如巧克力般的大手強按住肩膀,令我寸步難行。
 
  「等等、等等,先生!我知道很多人第一次都是這種反應,但請相信我!麻煩請把您的信任交給我、託付給我吧!這東西一定能改變您的人生,我保證!」
 
  ……很好,真的太好了。從他按壓的力道來看,我要是不答應,他肯定會把我揍到連我爸媽都認不出來!為免除一頓不必要得挨揍,我也只好再回到皮箱前。
 
  「說真的,這東西到底要如何改變我的人生?你是打算要我當音樂家嗎?我可不曾演奏過喇叭啊!」
 
  「先生,別激動!拜託,不要激動!相信我,這過程很快的!可是,有一件事情必須請你口頭答應我,可以嗎?」
 
  「什麼事?」
 
  「──我與你之間發生的任何事情,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可以嗎?」
 
  「……好、好、好,我答應你就是了,不告訴任何人……」
 
  「非常感謝您!」二話不說,黑人一把抓起了喇叭。
 
  喇叭與他的大手相比,簡直就跟玩具沒有兩樣。可是他沒有吹奏,只是一臉愉悅的按著上頭的活塞……老天,今天真是夠了,竟然碰上這種不知所云的瘋子,回去我一定要來碗豬腳麵線,好好給他驅……
 
  赫然間,我瞠目結舌。
 
  從喇叭口中,一個個五彩繽的泡泡不斷冒出,再仔細去看,才發現泡泡之所以會五彩繽紛,正因為裡頭懸浮著的煙霧。在光影變化之下,煙霧與泡泡的顏色也隨之改變,時紅、時綠、有時更產生出黃藍相間的效果。一顆顆泡泡浮在我的面前,且隨著黑人按下活塞的頻率上下晃動。
 
  禁不起好奇,正當我想戳破其中一顆泡泡時,黑人猛然抓住我的手,微笑道:
 
  「噢,抱歉,基於安全的理由,先生您最好不要亂碰比較好喔!」
 
  「那還真不好意思……不過,這些泡泡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質問道。就看他高聲大笑幾聲,泡泡上的薄膜因此微微抖著。
 
  「哈哈哈……有!當然有!先生,要是沒有關係的話,我又拿出這些可愛的小傢伙做什麼呢?告訴你吧!這些小泡泡就是──夢!」
 
  「夢?」
 
  「對!」黑人收起喇叭、闔上皮箱。他輕輕捧起一顆泡泡,裡頭瀰漫的煙霧使泡泡發出閃閃金光。
 
  「每一個泡泡都是一個美好的夢!海枯石爛的愛情、隻手遮天的權力、富可敵國的財力……等等,每一顆泡泡,都是人生最為理想的美夢!」
 
  「喔……」話聽到此,我更加確定了。
 
  ──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不過就是用喇叭吹出泡泡,就要跟我胡扯這麼多難以置信的事情?我是個明眼人,怎麼可能相信這種蠢事!
 
  「先生,從眼神來看,您還是依然不肯相信呀?沒關係、沒問題,這種事情,任何人一開始都會心生懷疑!不過,等到之後,您便會完全相信我的話了!」
 
  「……好吧,請問我該怎麼相信你所說的話?」
 
  「很簡單,一個小小交易!」
 
  ……現在我很想罵髒話,這傢伙方才不是說不用錢嗎?現在又跟我談交易兩個字是想怎麼樣啊!
 
  就像看穿了我的煩惱,黑人露出更深的微笑道:
 
  「放心好了,不是用錢!」
 
  「不用錢?難不成你要我刷卡?」
 
  「不、不、不!很簡單,以物易物而已──先生,用您的夢,來跟我交換這些美麗的夢境吧!」
 
  「我的……夢?」
 
  哈,這下可真是越來越好玩了!原來如此,用夢來買一個夢嗎,這話聽起來很合理。那麼,我想請問一下大家──我要怎麼拿出我的夢?以夢易夢,這是什麼黑鬼笑話嗎?
 
  「請拿好這個喇叭,先生。」他將剛才那個黃銅小喇叭遞給我,接著又說道:
 
  「只要您按下第一個活塞,您就能了解啦!」
 
  我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依照指示按下第一個活塞。就在這瞬間,全身似乎竄起一股冷冽的寒流。
 
  一顆泡泡從喇叭口中浮了出來。
 
  泡泡黯淡無光,裡頭的煙霧宛若一朵烏雲,更隱隱閃著駭人的雷光。好吧,看樣子,這真的跟惡夢相互匹配。
 
  ……好吧,這一連串的魔術手法可真騙到我了!既然他要玩,我就給他玩到底!
 
  「好,現在?」
 
  「觸碰一個美好的彩色泡泡吧,先生!這樣您就自然可以接觸到對您最好的夢境!無論是任何的祈望、任何的願望,我都可輕易幫您實現!」
 
  看著眼前繽紛無比的泡泡群,我想都沒想,就對其中看起來稍大的青綠色泡泡碰了一下。那觸感就與一般的泡泡沒有兩樣。
 
  然而,就在泡泡破掉的瞬間,其它泡泡也跟著破了開來。隨著一聲轟隆巨響,我的眼前忽然爆噴出七彩的煙霧。正當我驚慌失措之際,黑人卻在這時哈哈大笑,與我道別這麼一句──「感謝您的訂購,先生!一定讓您滿意,先生!」
 
  待煙霧散去之後,那高大的黑人老早失去蹤影,只留下一臉茫然的我站在原地。
 
  ──還有,那討人厭的高亢笑聲。
 
◆            ◆
 
  狹小的租屋處內一片漆黑,僅有窗外透射進來的一點街燈可供照明。燈?我懶得開了。
 
  一身勞累的我,回家倒頭就睡。不管今天看到的幻像、不管那莫名其妙的黑人、不管接下來的破喇叭和爛泡泡。
 
  ──不管等等是否會做惡夢。
 
  閉上雙眼,觸目所及一片黑暗沒有多久,我便有了睡意。不知為何,今天的床睡起來特別鬆軟,是因為身心都太過疲累的關係嗎?
 
  幾分鐘後,在一片朦朧之間,我忽然發現有人正輕聲對我呼喚。沒有特別去理是什麼聲音,我照樣睡我自己的。沒有多久,突然一隻手正輕推著我。出於無奈,只好含糊罵道:
 
  「你老子我正在睡覺,不要煩我……」
 
  「那麼,親愛的,我就真的不管你囉?」溫柔的嗓音如是道,身體明顯感覺有人離開了這張雙人床……等等,聲音?雙人床?我自己的房間哪來這些東西?
 
  我猛然睜眼,一片金碧輝煌的景色映入眼簾。
 
  挑高的房間、三層吊燈、精緻的木造裝潢、還有一座座不曾看過的高級原木傢俱。再看看我自己,躺在鬆軟的白淨大床上,身上蓋著的針織被毯更是柔順無比。整個房內,充滿我未曾體驗過的溫暖與奢華。
 
  「親愛的,怎麼了?看你一臉驚訝,剛剛是做惡夢了嗎?」望著前方,過於震撼的景像令我說不出話來。
 
  我的前女友正站在面前,臉上掛著好奇的甜美微笑,粉色薄紗下蘊藏記憶中懷念的溫柔鄉。看看她,還稱我為親愛的!這……這是只有在我們熱戀初期才有過的稱呼啊!
 
  「對了,如果你已經清醒的話,親愛的,南亞電子的董事長還正等著你的回應呢!」
 
  「……等、等我的回應?董事長?」
 
  「是啊。」她開始整理起自己稍嫌凌亂的長髮,輕聲道:
 
  「他排了好久才跟你訂到時間吃頓飯呢!親愛的,確定要的話最好快點回應別人,不然我就把時間排給其他人囉?」
 
  「時間?什麼時間?」我一臉茫然,腦裡一片混亂。就看她噘起小嘴,似乎有些生氣的對我唸道:
 
  「我說你啊,董事長先生,一定要讓你的秘書兼老婆大人,時時提醒你董事長的責任有多重大嗎?」
 
  ……什麼?董事長?我?
 
  讓我了解一下。我在看似有錢人的家裡醒過來,前女友還說她是我這個董事長的秘書和老婆……這是什麼情形?夢嗎?如果是夢,這一切也未免太過真實了吧?
 
  我捏了捏臉頰,當然會痛,但更重要的,是我沒有回到之前那可悲的迴圈之中──我人在這裡,有錢、有權、還有我的初戀情人……不,她現在是我的老婆大人了。
 
  這一切的一切,真是像那黑人所說,全都只是個美好的夢境嗎?可是、可是……在夢裡捏臉頰,不是會痛到醒過來嗎?看看這些,伸手可及的觸感,全都真實無比……為什麼?
 
  ……還是說,我以前的人生才是一場夢境?現在眼前的一切,才是真正得生活?
 
  一時間,我熱淚盈眶,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她見我如此,急忙跑到我的身旁,就像以前一樣,以溫柔的嗓音問著我道:
 
  「親愛的,怎麼了?有什麼不愉快的嗎?」
 
  「……沒什麼,只是,我做了一場好長的惡夢……嗚……」
 
  緊握著她柔細的小手。
 
  ──緊握著,這份無暇美好,並打從心底企盼一切,永遠持續……
 
  對,永遠……
 
◆            ◆
 
  輕輕推開門,我愉快的吹著口哨。即使眼前一片漆黑,還是不會打擾我的好心情。輕輕一按,昏黃的燈光亮起。
 
  噢,瞧啊,床上的男人睡得有多麼香甜!看看他,掛著微笑進入夢鄉,就像嬰兒一樣,天真無邪、愚蠢到令人想要發笑!
 
  我躡手躡腳。雖然沒有必要,但我還是躡手躡腳,偷偷摸摸走到他的身旁,深怕驚醒睡夢中的他。即使那場夢沒有醒來的一天,我還是喜歡這樣。
 
  依照慣例,我輕輕附在他的耳旁,用我肉麻的腔調悄聲耳語:
 
  「先生,謝謝您的惠顧……」
 
  男人報以我一個微笑。雖然不知是針對我,還是他自己的夢。
 
  我笑笑──又是一個滿意的顧客!
 
  但再看看這張毫無懷疑的面容,我每每都不禁會對之嘆息。
 
  「……夢是記憶的延伸,而記憶則是靈魂的見證。若沒了夢,自然會失去其靈魂的見證,只剩下一副軀殼……自己的夢,無可取代,為什麼就是沒有人能了解呢?」
 
  望著那逐漸冰冷的身軀,我惋惜道。這男人的死訊什麼時候才會被發現?三天?五天?還是半年?噢,細想肉體的腐爛,讓我覺得頭皮發麻。
 
  有時,即使深知自己的東西如此可怕、如此駭人,我還是不得不繼續推銷、繼續推廣給更多人知道!
 
  因為,這個世界有太多徒讓自己夢腐朽、記憶生鏽、更讓靈魂空洞的傢伙。他們灰暗的靈魂令生活黑白、令記憶無趣、令惡夢糟糕不已。如此無限的循環,最後,讓嘆息埋葬自己,留下滿心的不甘與怨恨。
 
  所以,這些彩色的夢著實必要。即便這是個一覺不醒的夢,至少,還是個美夢。
 
  輕輕提起腳跟,我順著軌跡回到入口,反鎖、輕輕帶上,不驚醒屋內的任何事物。噢,美夢可沒有被打擾的權力。
 
  嘿!朋友,您呢?英俊挺拔的帥哥?還是嬌麗可愛的美女?您的臉色似乎也不太好看?嗯?最近做了惡夢,對嗎?
 
  如何?如何?想用您手上悽慘的惡夢,換我手上仙境一般的七彩美夢嗎?
 
  嘿嘿嘿……不用害怕、不用害羞!拜託,請您給我一個機會,一個服務您的機會!雖然我看起來有些狡猾、有些狡詐,不過,拜託、拜託!請相信我、信任我!
 
  ──因為,我一定會讓您做個不願清醒的美夢!



 ◆            ◆



  個人粉絲團!雖然是自我感覺良好用的,但還是歡迎大家前來看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9669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恐怖|靈異|小說|浪羽|虎尾溪|文學獎|首獎|交易|

留言共 5 篇留言

某雨
我是一隻沙皮狗到此一遊,兄台請多多指教!

話說回來,無意中從角川第二屆的相關新聞,點下評語欄,看到兄台那奇特的發言,因好奇而點擊,居然還能看到這篇熟悉的文章......世界還真小......

03-23 00:47

鐘鳴貉
  這世界簡直比虎科還要小呀!(驚)

  話說,虧我當時卯起來硬幹角川、浮文字、和倪匡(當然也包括了虎尾溪),甚至冒著期末很可能會被當掉的危險打文,但那三個比賽全都初審被刷……(超遠目)

  原本還以為虎尾溪也會步上後塵,但沒想到被我矇中了首獎——嘛,機械元件設計的重修費已經賺到了……(被狠揍)

  當時未能好好與大哥問個好實在失禮,特此向您請安——小弟是機械設計系的,有可能延畢的大三生一枚!

Yahoo: michael78529@yahoo.com.tw
msn: mihael78529@yahoo.com.tw <=沒有打錯,真的和Yahoo的一樣

  希望能有機會彼此交流一下喔!(揮手)03-23 01:45
四十四隻石獅子
總覺得最後一段講解的過於詳細,反而讓恐怖感都跑掉了呢@@ 個人看法,看看就好XD

09-23 23:18

鐘鳴貉
沒關係, 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認為. 當初比賽時的評審也這麼說過, 而且我也這麼絕得過, 可是... 那時候我已經懶得改了 <=請原諒我的靈魂發爛腐臭...
09-23 23:20
伊姆
講真的,我最開始注意到的是你情緒的表達。
你的情緒,好像被什麼東西綁住了。該激動的地方、該灑脫的地方,都被那文謅謅的詞句給綁住了...讓我看起來,有些四不像。
就像白話文中加入了文言文的字句,怪詭異的...

然後是刪節號和頓號,刪節號可以讓人有猶豫、有下文等感覺,而頓號則是感覺時間很短。
你有些地傷應該用頓號來呈現,這樣才會有讓人驚愕,而不是欲言又止的感覺

轉換場景的地方,尤其是第一次遇到黑人、第一次看到喇叭的地方。
很突然,而且沒有敘述到場景的轉換,讓人覺得他們依舊站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
如果真是站在那邊使用喇叭...不用主角跟別人說,大家就都知道了吧~"~

再來,到夢裡的驚訝度不是很夠...用句號來結尾給人非常冷靜的感覺。

最後,不知道是因為我太少看恐怖小說了還是怎樣...這篇沒辦法給我恐怖的感覺 囧
就覺得好像只是一篇故事...Orz
個人不常看恐怖小說,所以實在沒辦法給你什麼意見,真抱歉...

至於最後一段的部分,也許是口吻太輕挑吧?氣氛又變得不大一樣。

總覺得這故事應該可以在描述得更多才對,把場景、氣氛、主角的思緒整個描寫得更細緻,也許就能營造出恐怖的氛圍了吧?


以上是不專業評文,如有不解之處歡迎來信。
若有不好之處還請見諒。

P.S我只評這篇,還是你還有哪篇要給我評嗎XD"
先聲明,個人不擅長恐怖小說唷...

09-30 12:55

鐘鳴貉
比起恐怖故事, 這邊反而比較偏向於都市奇談的小故事. 只是當初不知道該怎麼分類, 就往恐怖故事裡面丟了. 另外, 因為第一人稱考量到主角本身的敘述, 所以全部的場景可能不會過於客觀的描寫出來. :D
09-30 15:17
伊姆
但至少長井轉換的時候要交代一下吧,不然感覺使用喇叭的時候也在人行道上的說XD"

09-30 16:48

鐘鳴貉
當初寫的時候好像有寫場景轉換的過程. 但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 我直接刪掉了. 非常俐落的.
09-30 16:55
レンレン王者
錯字好多,
1.公司到達公司
2.討現強迫推銷
還有一些懶得挑了~~
這篇好長,不過感覺不錯!!

03-08 00:48

鐘鳴貉
沒想到還是有錯字... 不過, 這篇當初能得名我已經無所謂了~ <=好隨便! 這傢伙真得好隨便呀!!
03-08 00:55
鐘鳴貉
怪哉, 剛剛檢查了一下, 發現原稿只有公司那邊有問題... 看來巴哈姆特這篇是相當原始的產物? 嘛, 留作紀念~ (被打
03-08 0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michael78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軍靈 第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假面情聖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連載小說 奇幻類 (0)
傳說興衰<完結> (8)
夢想起飛<完結> (24)

連載小說 恐怖類 (0)
詭夜談<連載中> (20)
標本殺人魔<完結> (20)
瞳恐<完結> (23)
陌屍<完結> (24)
美食家<完結> (5)
人頭公寓<完結> (8)

連載小說 愛情類 (0)
假面情聖<完結> (37)
戀愛完美理論<完結> (30)

連載小說 劇情類 (0)
輕唱,一曲安眠<完結> (3)

短篇小說 奇幻類 (6)

短篇小說 恐怖類 (65)

短篇小說 武俠類 (1)

短篇小說 感情類 (5)

短篇小說 科幻類 (4)

短篇小說 劇情類 (3)

短篇小說 雜記類 (0)
鐘鳴.貉的◆<連載中> (7)
【RPG公會】 (7)

停刊小說 (0)
紅髮的羅格斯<停刊> (12)
那天,我成了恐怖小說家<停刊> (3)
彼得潘的影子<停刊> (2)
羊媽媽<停刊> (15)
不死之子第十版<停刊> (29)
怪男異女<停刊> (28)
不死之子第七版<停刊> (6)
這個派對有鬼!<停刊> (28)
恐怖小說家 夜喃禁話<停刊> (10)
0=安卓<停刊> (7)
軍靈<停刊> (16)
銀槍<停刊> (24)
落天紅星<停刊> (33)

興趣心得 (0)
活動喔活動 (15)
塗鴉而已 (8)
隨手練習 (1)
電影心得啦心得 (1)
就是會亂花錢 (6)

(≖‿ゝ≖)✧讀者の崛起! (0)
公會公告 (4)
公會專區 (9)

書管精靈 (1)

鐘私說 (35)
鐘鳴貉不隨便教的小聰明 (4)

未分類 (0)

fishandy1210所有人
今日分享一枚台中北區咖哩,有興趣的可以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