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涼宮春日的日記──驚悚劫車記

作者:阿虛│2009-02-10 15:21:37│巴幣:2│人氣:327
「傷腦筋!」
坐在我身旁的春日,吐出了她的真心話。
「該怎麼辦才好?」
想知道我們發生什麼事嗎?
「為了安全起見,先暫時觀察情況不要亂動比較好。」
古泉的聲音從我們隔壁的坐位傳了過來。
給大家一點提示,我們正坐在公車上,但是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怎麼辦?……嗚嗚……」
在這緊張的氣氛當中,抱著我妹的朝比奈學姊,聲音斷斷續續的。我回頭確認那隻像小狗水汪汪的眼睛,不斷點頭為她打氣,又回首看向前方。
「……」
不想賣關子了,直接告訴你們答案吧!
有兩名持槍的歹徒,劫走了這輛行駛中的公車。
言歸正傳,這會是誰預定的腳本呢?唯有此時,我寧願相信這個腳本是有結局的,而且還是個Happy Ending。否則,我們SOS團五個人加上我老妹,以及車上的乘客、司機,都得面臨慘死的命運。
古泉,快想想辦法啊!
「我也無計可施啊!」
我看向坐在古泉身旁的長門,她在做什麼?我的天啊!她竟然若無其事地繼續看她的書。看來她完全不在乎有劫車這麼一回事。
難道上天真的形成一到什麼規則,只要我們SOS團舉辦什麼活動,都會發生事件。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回憶模式,啟動。
………
……
時值夏日的某一天,在「讓世界變得更熱鬧的涼宮春日團」──簡稱SOS團(來自日文羅馬拼音Sekai wo Ooini moriagerutame no Suzumiya haruhi no dan的縮寫)的地下指揮部門──正確來說應該是文藝社的社團教室──我們依然過著悠閒又和平的時光,簡單的說,就是和平常沒兩樣。
我環視著教室裡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三個臉孔。
最先看到的是,我們的團長涼宮春日,她依舊使用著從電研社搶來的最新型電腦,不知道在瀏覽什麼。
我接著把視線轉向在場的另一個女孩子臉上。
長門有希一如往常地打開厚厚的精裝書,視線釘在書頁上一動也不動。每隔數時秒,她的手指頭就會翻過書頁,這才使人知道她還活著。
她在不在其實都沒差,所以也不需要我多做說明。不過如果做個簡單介紹的話,這傢伙跟我和春日一樣是一年級生,是這間社團教室原本所屬社團的學生──只有一個成員的文藝社。也就是說SOS團=我們的同好會借用了文藝社的社團教室。說的更清楚一點,其實我們是形同寄生似地佔據了這間社團教室。而且這件事當然還沒有受到學校的認同。因為之前我們遞交出去的創社申請書,吃了學生會的閉門羹。
在將視線從面無表情的長門臉上移開,便是正在和我下圍棋的古泉一樹那張盈盈笑著的英俊臉孔。他戴著一張人畜無害的笑容表情,把視線投向我。這傢伙怎麼想都比長門更不重要。這個謎樣的轉學生──其實只有春日一個人說什麼謎樣不謎樣的──帥氣地撥開額前的劉海,將那端正到令人恨得咬牙切齒的臉孔扭曲成微笑的形狀。喵的!下個棋而已,你在耍什麼帥啊?
「嗯~」
我交叉雙臂,像是在思考什麼艱深難懂的事嘴上唸唸有詞。我可不是在煩惱現在和古泉對弈的這盤圍棋下一步棋該怎麼走喔!將古泉的大量黑子逼向死路並不是什麼難事。若是把身為遊戲狂、功力卻不怎麼高明的古泉跟我相提並論的話,我可是會傷腦筋的。
不過我現在真正煩惱的其實是,我今天到現在都還沒有品嘗到朝比奈學姊泡的茶。那一位SOS團的專屬小天使,不知道是有什麼事,到現在還沒來社團教室。
就這樣,我和古泉沉默展開廝殺。長門繼續埋首書海。社團教室內只聽得到春日喀嚓喀嚓的電腦操作聲,以及緊閉的窗外傳來的運動社團吆喝聲。
唉~真想快點喝到學姊泡的茶。

咚咚。
終於,幸福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
春日大聲地說。門打開了。按照順序來說,來的人應該是朝比奈學姊吧!
「啊!對不起,我遲到了。」
恭恭敬敬地道著歉現身的,正是無翼天使朝比奈學姊。
「因為今天剛好輪到我們當值日生。」
而站在她身旁的是──
「呀──呵!」
鶴屋學姊單手大力揮了揮,燦爛的笑容照亮了整間文藝社社辦。
「鶴屋學姊!歡迎妳來。」春日離開了電腦,前去和鶴屋學姊擊掌問安。
「各位,我還帶了禮物來喔!」
鶴屋學姊從百褶裙的口袋裡掏出了六張不知道是什麼的門票。
「噹噹!這是甲子園的門票喔!」
甲子園?!這票可不是隨便買得到的,鶴屋學姊竟然這麼大方,說送就送。
「謝謝學姊,竟然送我們這麼貴重的禮物,妳的大恩大德我們會永遠記得的。」春日答道,並恭敬地收下了學姊的禮物。

朝比奈學姊換上女侍服──這段期間我和古泉當然是暫時離社──之後泡好了熱茶,偶爾來訪的SOS團貴客儘管態度隨和,舉止仍舊高雅,啜飲一小口後,感佩不已的發出「噗哈!」的擬聲語:
「這是我老爸工作的關係弄到手的,可是剛好那天我們家裡有事不能去看。但是留著的話又太浪費了!所以啦,我就想還是送給你們好了,這樣子對這幾張門票也會比較好過些。」
「阿虛,高興吧!真沒想到鶴屋學姊竟然願意免費送我們棒球比賽的門票,而且還是甲子園的。我現在就開始期待了呢!啊!實玖瑠,我還要一杯茶。」
順帶一提,阿虛就是我。真希望他們不要再這樣叫我了!
「好的,馬上來。」
朝比奈學姊小跑步跑向茶壺,
「咿咻!」
小心翼翼地將似乎很重的茶壺往杯子裡傾倒。
「那麼我還有事,先走了!明天見!實玖瑠,謝謝妳的茶,真的很好喝。」
扯開大嗓門道別,旋即離開社團教室。活像是移動速度超快的小型颱風。才來沒多久,一轉眼又跑到很遠的地方……
春日一口接著一口喝著茶,不知道是不是將鶴屋學姊留下來的門票當成歷史遺物,只見春日的目光不停地在上面來回穿梭。
突然,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說道:
「好了!SOS團全員大會開始囉!」
春日不慌不忙跳上團長席椅子上,雙腿叉開──
「這個禮拜六,也就是後天。上午九點全體在車站前集合。我們絕對不能浪費鶴屋學姊的這番好意。啊!還有阿虛,你可以把你妹妹也一起帶來,反正門票有六張,這樣剛剛好。」
也就是說,我那天還得帶我那個小妮子一起來是嗎?
「就是這麼一回事,那麼──會議就此結束,離校前是自由時間。」
那女人跌坐到椅子上,又開始玩起電腦。
而這段期間,我則是邊享用著朝比奈學姊泡的茶,邊和古泉下棋。
等到驅離在校內逗留的學生的敢人鈴聲響起的同時,長門闔上書本的動作,亦正式宣告了我們這一天的結束。

就這樣,時間來到了星期六早上。
我騎著腳踏車載著我老妹,奮力踩著腳踏車衝向車站。
光陽園車站不但是位於市中心的私鐵重要樞紐,而且每到假日,站前的廣場就會聚集許多前來消磨時間的年輕人。事實上,除了出城到大一點的都市玩,或是車站附近的大型百貨公司逛逛之外,根本沒什麼地方可去。但儘管如此,路上的人潮依舊多的嚇人。
將腳踏車停好之後,我牽著老妹的手,走到車站北側的剪票口時,離九點還有五分鐘。不過,其他人都已經到了。
「好慢喔,要罰錢。」
春日探出頭說道。
「為什麼只有你老是遲到?我來的時候大家都到齊了耶!你怎麼好意思讓團長等你?你的良心都不會過意不去嗎?」
我的良心是會過意不去,但是對象絕對不會是妳。
穿著略長的T恤加上一條及膝丹寧布裙的春日,手上拿著她的擴音器,看起來十分開心。
「啊!實玖瑠姊姊。」老妹放開了我的手,正準備撲向朝比奈學姊。
「實玖瑠姊姊妳聽我說喔!……」我妹眼睛閃閃發光抓著學姊的手,仰頭望著朝比奈學姊。
和我老妹聊得很開心的學姊身穿白色的無袖連身洋裝,外頭披了一件水藍色的针織衫。她一頭微捲的長髮用髮夾固定在後,只要一走路就會輕輕晃動,感覺相當可愛。
站在我身邊的古泉則穿了一件粉紅色襯衫,外頭套了一件夾克,並在脖子上戲了一條深紅色的領帶,打扮得很正式。雖然覺得很礙眼,但還蠻帥的,而且他的個子比我還高。
而一如往常穿著學校制服的長門則沉默地站在旁邊一動也不動。儘管她已經把自己當作是SOS團的一員,但其實還是算是文藝社的社員。
例外,今天並沒有要我罰請客;但也不是幸免於難,只是獲判緩刑。下次集合即便是我頭一個到,上咖啡廳吃吃喝喝的花費也是我出。如此交代完畢,春日就走向站前圓環的巴士站。

上了公車後,我就坐在倒數第三排左側靠窗戶的位置。
而春日就坐在我的旁邊;朝比奈學姊和我老妹坐在我們的後坐;長門和古泉則是在第三排靠右的位置上。
SOS團五人組加上我妹,一上車後就開始聊得沒完沒了,活像是要去校外教學似的。尤其是我老妹一直黏著學姊的不放,像是怕學姊會逃走似的。
接下來,沒有麼值得一提的事。
開往甲子園的公車上,老妹的玩興一點都沒有消退,在我們之間跑來跑去,不斷地消耗精力。現在就這樣,等一下到達目的地一定會無精打采。到時我又得背著愛睏的妹妹走。好不容易可以來看免費的甲子園比賽,先多補充點體力吧!可是任憑我再怎麼警告都沒用。
和我妹同等級的春日興致始終高昂,行為比較自製的朝比奈學姊也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只有長門一個人靜靜地坐在窗戶邊看著她的書。
我坐在窗沿托著腮幫子,木然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到了中途的停靠站,也陸續有了新的乘客上車。
「啊!實玖瑠姐姐妳看,那兩個人好奇怪喔!」我妹大聲地對學姊說。
「真的耶!」朝比奈學姊用她那天真無邪的可愛聲音說。
我將目光看向我老妹所指的那兩位人士,我的老天啊!這麼熱的天氣裡,竟然還穿著滑雪裝。
「這兩個人該不會是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所做的裝扮吧!啊!我知道了!他們一定是外星人。」春日開始了她那毫無根據的想像。
這兩個人的體型有著非常明顯的差異,其中一人體格非常的壯碩,另外一人則是有點瘦小。
他們先從口袋裡附了車錢,接著看著車內的乘客笑了一下。
拜託!他們竟然連護目鏡都戴上了!他們是怕太慢了,雪會融化是嗎?話說回來,這個季節,他們是打算去哪兒滑雪啊?主題公園的人工雪嗎?
突然間,那一位較瘦小的中年男子,伸手進入滑雪用具的包包之中。拿起了某樣東西。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好像是……
「通通都給我不許動。」他手上拿著那玩意兒,指著車內的乘客說道。
「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啊?」
「這是在做什麼?」
車內的乘客突然議論紛紛起來。
「碰!」一擊槍聲止住了所有人的嘴。
那名瘦小的男子朝著天花板開了一槍:「你們聽不懂話是嗎?」
接著,另一名男子也拿著槍指著中年的司機大叔,說:「把門關起來,給我好好開車。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樣,否著的話,你這條小命就不保了!」
「是…是,遵命。」司機全身發抖著,按下了關門的按鈕,然後慢慢地踩下油門。
……
………
回想到此結束,現在你們總算了解為何我們困在公車上舉步維艱了吧!
「等一下紅燈停車後,你就給我連絡總站知道嗎?記住,如果你敢給我耍什麼花招,你知道會怎樣吧!」壯碩的男子用槍孔在司機的太陽穴上轉了幾圈。
「是,我了解。」
停下車後,司機趕緊拿起話筒:「喂!喂!這裡是XX號公車,總站聽到請回答。」
「其實…那個我現在…」
壯碩的男子搶走了話筒:「其實現在這輛公車被我們給劫走了!如果不想要有乘客受傷的話,最好乖乖聽我們的話。」
「我要你們連絡警方,馬上釋放……」
當我聽到某個名子之後,終於了解了。原來他們就是前幾天新聞報導的珠寶大盜。詳情我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有四名歹徒,持槍搶劫某一家銀樓珠寶商,其中只有主嫌,也就是這名男子所說的這個人,被警方帶補。其餘的共犯,警方還在通緝中。
「原來如此,」春日小聲的說:「因為在他們之中,只有老大最了解寶石。所以其餘的共犯人,如果沒了他的管道,就賣不出寶石了。」
所以逼不得已要救出老大是嗎?真是一群現實的傢伙。
等一下,寶石搶匪有四個人。先扣掉老大,應該還有三個人。但是車上的歹徒只有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
在等待警方回應的這段期間,瘦小的歹徒如是說道:「為了以防你們耍什麼小把戲,你們的手機暫時由我們來保管。」說完,他拿起了一個小布袋走向了乘客。
而乘客們也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聽從了歹徒的話依依交出手機。
當他走向我們之後,也只能聽從他們的話,乖乖交出手機了。
當他走到最後面。
「喂!女人,給我交出手機來。」
我好奇的往後面一看。
哇賽!這女人竟然比春日還要大膽,都被劫車了。竟然還有心情嚼著口香糖。
「我看你們還是乖乖回家去好了!反正到頭來一定會被警察抓到的啦!」
「碰!」
子彈貫穿了椅背。那位女士也就嚇得不敢囂張了!
「我…我知道了!我安靜就是了!」
「哼!一開始乖乖聽話不就沒事了!」那名瘦小的男子笑著說道。
當他收完所有人的手機之後,原本準備回來原來的位置上。
坐在我身旁的春日,卻突然有了動作。她的左腳翹起了二郎腿,還伸在走道的位置上。
等…等一下!她這是要……
正當我想發出聲音的時候,悲慘的事發生了!
「哇!碰!」
春日那翹高高的二郎腿,順利地絆倒了正在走動中的歹徒。
而春日則是頭低低地像是在裝睡一樣,完全不知道發生了怎麼一回事。
「痛痛痛。」那名男子慢慢扶起了身,摸著鼻樑說。
「喂!…春日…妳這是…」我整個人像是想要逃出窗外似的,背緊貼著窗戶,小聲地對春日說道。
「啊!怎麼了嗎?」春日突然醒了過來,用疑惑的表情問道。
怎麼了…,妳竟然還敢問我怎麼了。
春日發現跌坐在地上的犯人,趕緊起身扶起了他。
「啊!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春日邊說,邊抓著槍口指著自己的胸口。
我的天啊!這女人是怎樣啊?
和我一樣被嚇到的歹徒:「我…我沒事,妳快點回到座位上。」說完後,就趕緊跑回車前。
回到座位上的春日,將嘴巴靠近我的耳朵,輕聲說道:「真的好刺激喔!」
「………」天哪,這傢伙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白癡。
「噗!噗!噗!」話筒響起。
「喂!」壯碩的男子接起了話筒:「喔!是嗎?很好,那麼幫我告訴警察,三十分鐘後,我會和XXXX連絡。等我們確定他真的平安無是以後,我們就會先釋放三名乘客。」
說完話之後,那名瘦小的男子拿起了他們那兩個裝滑雪用具的包包,擺在走道上。
其中一個,剛好就放在春日的旁邊。
等他放好走回車前後。
春日突然趴到地上,像是想看包包裡裝些什麼。
但是,就在她準備觸摸包包的同時。
「妳在做什麼?」那名瘦小的男子用槍指著春日,大聲的斥喝著。
「妳是不想活了嗎?給我站起來。」
春日也不甘示弱的,用她那足以殺死人的春日目光,緊緊盯著那歹徒。
「臭女人,妳那什麼眼神?妳想死是嗎?好,我就成全妳。」
在那名歹徒試圖開槍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突然動了起來。
當我發覺的時候,我已經站在春日的面前。
「臭小子,你想幹嘛?」
完了!這次真的完了!我緊張得說不出話來。就在此時,古泉竟然擋在我的前面,說:「請你們不要這樣。你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沒有必再要傷害車上的乘客,萬一有乘客受傷了,說不定還會影響到你們的計畫。」
「你以為你是誰啊?」瘦小的男子大聲的斥罵著。
「你們在做什麼?」壯碩的男子前來制止我們。
然後對著瘦小的男子說:「笨蛋,萬一不小心槍枝走火,打到那個怎麼辦?」
「啊!真抱歉!」
「好了!你們給我乖乖回到坐位上。」壯碩的男子說。
呼~得救了!
回到各自的位子上,我有點生氣地說:「拜託妳不要再這麼亂來了好嗎?」
「太奇怪了?」春日摸著下巴說道。
根本沒在聽我說話。
「妳說什麼很奇怪?」
「我明明才剛趴下去,歹徒竟然馬上就發現了!」
那是偶然吧!
「本來還在前面關心著老大的動向,才一個小動作,他們卻馬上就發現了!你不會覺得太奇怪了嗎?這之中一定有問題。」
難道妳想說……
「在這輛車上,肯定還有他們的同夥,觀察著車上的乘客。」
這樣就說得通了!一名主嫌、兩名歹徒、加上一名假乘客,總共是四個人。這樣就和新聞報導的情況一樣了!
「現在問題在於,誰才是假乘客。如果不設法找出他的話,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那妳為什麼要趴下去?
「我在猜…那滑雪袋裡裝的東西,應該是…炸彈,他想把我們炸成爛泥巴。」
「泥……泥巴…」聽到之後,我整個人跳了起來。
「!?」所有的乘客都朝著我的方向看了過來。
「泥、泥巴…泥爸爸~泥爸爸~我做她爸爸~」
「那邊那臭小子,你在做什麼?」瘦小的男子問到。
「沒…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唱歌罷了!哈哈!」
說完後,我又坐回位自上。
我看向春日,她皺著眉頭,對我說道:「白癡!」
要妳管!
「妳說的是真的嗎?那裡面放著…炸彈?」我低聲問道。
「我想應該錯不了!」
唉!怎麼會這樣?
「噹噹噹!」這一回換成手機的聲音。
「喂!」原來是歹徒的手機聲,「老大,你平安無事啊!條子都走了吧?好,那麼三天之後,咱們老地方見。」
「很好,現在只要繼續乖乖聽我們的話,你們馬上就可以恢復自由了!」瘦小的男子對著司機說。
「了解。」
「聽好了,進入隧道後,就將車子放慢速度,給我好好的開。」
「是。」
就這樣,車子進入了隧道。車內的光線漸漸地消失,希望我們的生命不要也像這樣消失掉。
「你再說什麼啊?有我在怕什麼。」春日用她獨特的笑容說。
妳怎麼笑得這麼燦爛啊?
露出了她那白皙的牙齒,說:「我已經知道誰是另一名共犯了,而且也知道他們打算如何脫逃。等著看吧!我絕對會將阻礙我們SOS團觀看甲子園比賽的邪惡之人繩之以法的。」
「喂!剛剛那兩個男的,給我出來。」瘦小的男子說。
他是指我和古泉嗎?為什麼要我們出去?
「乖乖聽話對你們只會有好處。」
「放心吧!他們現在一定以為計畫成功了,而疏於防備。不用擔心,我一定會救出車上所有人的。」春日說。
我和古泉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站了起來,走向車前。
在我走前,只看見了春日笑盈盈的表情,手中還拿著不知是哪來的麥克筆。
這兩名歹徒,脫去了他們的滑雪裝,同時讓我看見了他們的廬山真面目。
較瘦小的男子,臉上憎恨的表情扭曲了五官粗糙的臉孔,而且還瞪著我。看來他對剛剛的事還懷恨在心。我話可說在前頭,我長期接受春日目光洗禮,你這點程度我才不怕哩。假如你的想進行視殺戰,我絕對奉陪到底。但如果你想進行槍戰,就另當別論了。
另一名,莊碩的男子則是邪邪的笑著,看來他們相當有把握不會被送進監牢。
「你們兩給我穿上這滑雪裝。」
現在也只能聽從他們的話了。

穿上了厚重的滑雪衣,我和古泉倆跪坐在地上。果然,夏天穿著這麼厚重的衣服,我都快要熱死了!我真佩服他們倆可以穿到現在。
「很好,現在你們聽好。你們就一直穿成這樣混淆警方,讓我們順利脫逃。放心!你們不會被當成嫌犯的,之後車上的乘客自然會幫你們脫罪的。」壯碩的男子向我們說明。
瘦小的男子對司機說:「還有,為了我們下車後,你還會乖乖聽我們的話。我先抓一個人質。」
說完之後,他就往車子裡面走,不斷地看著每位乘客,像是在挑適合的人選。
每一位乘客都低著頭,不希望自己被這兩名歹徒帶走。
「就妳吧!後面的那個女人。」
「什麼!?我嗎?」
他指名要的是剛剛嚼口香糖的那一位女士。
「為…為什麼?」那位女士發出顫抖的聲音。
「沒有為什麼,過來就對了!」
瘦小的男子用槍口對著這位女士的太陽穴:「聽好了!等一下,出了隧道,我一下令,你就給我加速。記住,不要給我動什麼歪腦筋。」
「是、是。」
「3、2、1,就是現在。」
公車的速度不斷地加快。
「很好,很好。這樣車上的乘客就可以活命了,你做得很好。」壯碩的男子拍了拍司機的肩膀。
「說的真好聽,到最後還不是要把我們給殺了!要不然你們也不會膽子大到讓我們看到你們的長相。」
這個充滿自信的聲音,正是涼宮春日。
現在也只能夠相信她了!
「又是妳這傢伙。」瘦小的男子憤怒地用槍指著春日說。
「有本事你就開槍啊!我們手上可是有這玩意兒喔!」
我看著車上的後照鏡,天哪!她和長門一起舉起了滑雪袋,那裡頭可是放了炸彈耶!
「笨蛋!打到那個怎麼辦?」壯碩的男子說。「耶?那上面好像寫了什麼?」
「司機,快一點。」春日說。
司機一邊看著後照鏡上,滑雪袋上寫的字,一邊念了出來:「S‧T‧O‧P,『STOP』,停車。」
司機趕緊踩了煞車。
相信各位學過物理的都知道,疾駛中的公車,突然間緊急煞車,會發生什麼事。
兩名持槍的歹徒,和人質都因重心不穩倒了下來,乘客們也趕緊抓住身旁可以扶持自己的東西。
「阿虛!古泉!保護好炸彈。」春日大聲的說。
我和古泉敢緊抱住兩枚危險的炸彈。
車子在路上甩了個尾,緊急的停了下來。
現在車子裡的狀況只能用「全倒」來形容了。
「阿虛!古泉!抓住犯人,和那個人質。那人質是假的,她也是共犯。」
聽了春日的話,我趕緊將那壯碩的男子手上的槍踢的遠遠的,然後才用兩手制住了他;而古泉,也用兩手制住了春日所說的假人質。
但是還有一名歹徒,他剛好倒在春日附近。慢慢站起了身,喝斥:「妳這個臭女人。」
當他正準備攻擊春日的時候,春日一擊拳頭重重地打在那名歹徒的腹部。
「哇!」他彎下腰摸著腹部,痛得說不出話來。
似乎還嫌不夠的樣子,春日再用她的手軸,重重地打在他的背上。
瘦小的男子因為實在無法忍受春日接二連三的攻擊,所以倒了下來。
春日跨坐到他身上,說:「啊!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
「妳這傢伙。」我都忘了這名男子手中還拿著槍。
他拿起了手中的槍對準春日。
「春日。」我大叫。
他按下了板機。
我閉上雙眼。
………
耶?奇怪,沒事。
似乎和我一樣感到疑惑的男子,再按了幾下板機。
「奇…奇怪,怎麼會?」
「你用的手槍是半自動手槍,使用時第一發子彈一定要先上膛。這一點,應該在你學會使用手槍前,就該學起來的吧!」
難道她是在故意絆倒歹徒的時候,偷偷將扣板關起來的嗎?她該不會以為自己是詹姆士‧龐德吧?
「妳…妳到底是誰?」
「本小姐乃是SOS團團長,涼宮春日是也。」
被春日的話搞得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歹徒,呆呆的看著春日開心的笑著。
唉唉唉!算了,至少這件事算是圓滿落幕了!
過了沒多久,警方就敢來了!
他們將那三名歹徒送到了警察局,也將那兩枚炸彈安全的帶走了!
「妳是怎麼發現,那女的共犯?」我問春日。
「很簡單啊!是因為口香糖。」
口香糖?
「她利用口香糖吹出的泡泡,如果有人有動靜她就吹出一個泡泡,等泡泡破了以後,再用左右手告知看著後視鏡的犯人,哪裡?誰?有動靜。」
這女的,只要把能力花在尋找外星人……以外的事情上,對社會也算是一大貢獻。
算了!這一次的確是春日救了我們,還是得好好感謝她一下。

星期一,我們瞬間成了全校的大名人了!
要問為什麼,原因就在鶴屋學姊早上拿來的報紙頭條新聞:
「成功抓到三名劫車歹徒,神秘團體SOS團力下大公。」
唉!真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

─完─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9345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涼宮春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hjhs301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