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原創文章]20100711廢死問題與論點整理[新增廢死問題常見回應整理]

作者:基隆小王子│2010-07-11 13:18:21│贊助:6│人氣:4723
當然我認為死刑的目的並不只有"報復"
 
而這篇文章僅是提供另外一個思考的觀點供各位參考
 
主要想表達的是社會大眾往往將被害者或者家屬往當然支持死刑方面聯想
 
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被害者或者家屬都支持死刑的存在
 
反而有些人希望國家不要用他們的名義去殺人
 
因為人殺人不對,國家殺人也不對,他們的本質都是殺人
 
如果我們來討論支持死刑者常去討論的另外一個面向
 
也如同您所提到的"嚇阻、警示"作用
 
死刑或許多少有嚇阻作用這我並不否認
 
但死刑具有嚇阻作用並不能完全支撐死刑存在的所有論點或作為死刑不應該廢除的理由.
 
為什麼呢?
 
我們都能理解死刑是一種國家的刑罰制度
 
使用到刑罰的法律通常都代表著我們必須譴責這些相對比較嚴重的利益侵害行為
 
但我想很多人都忽略了,死刑作為一個刑罰制度,它代表著它是一個法律課與人民的處罰
 
而一個注重人權法治的國家,還有一些東西是超越法律,超越國家而存在的
 
那就是"人權",我們現在的憲法針對基本權就有專章的規定,但這些基本權並非法律賦予而享有的,而是人所天生享有的權利,所以可以說這些權力是超越憲法超越國家的權力,這個概念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天賦人權
基本權的態樣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最重要的兩個權力就是人性尊嚴和生命權,這些概念肇因於法國大革命時期,人民交託部分權力給國家,而由國家統一進行管理,但國家的權力既然來自於人民,就必須完全依照法律辦事,不可越權,而國家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也可以對人民的基本權做出限制,套用一句洛克的話來說,就是"人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除非法律不許,國家什麼事情都不可以做,除非法律允許"
 
所以從上面我們可以了解到,人民天生享有人權,而國家的權力是由人民賦予的,僅能在特別的情況干涉到人民的基本權,但有些權力,是國家即便陷於緊急危難,亦不可加以限制與侵害的,人性尊嚴更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例子,大法官釋字567號就指出
-------------------------------------
非常時期,國家固得為因應非常事態之需要,而對人民權利作較嚴格之限制,惟限制內容仍不得侵犯最低限度之人權保障。思想自由保障人民內在精神活動,是人類文明之根源與言論自由之基礎,亦為憲法所欲保障最基本之人性尊嚴,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存續,具特殊重要意義,不容國家機關以包括緊急事態之因應在內之任何理由侵犯之,亦不容國家機關以任何方式予以侵害。縱國家處於非常時期,出於法律規定,亦無論其侵犯手段是強制表態,乃至改造,皆所不許,是為不容侵犯之最低限度人權保障。
-------------------------------------
 
 
656號亦指出即便加害人損害被害人,法院在做處斷上亦要符合人性尊嚴之價值,不得羞辱加害人
-------------------------------------
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後段規定:「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所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如屬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而未涉及加害人自我羞辱等損及人性尊嚴之情事者,即未違背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而不牴觸憲法對不表意自由之保障"
-------------------------------------
 
 
我們之所以可以享受民主自由的生活.
正是因為我們的法制建立在人權上.將國家權力限縮
所以歐洲之所以廢除死刑.最大的理由就在這裡
這樣的規定也明文化在各個國際條約和法律之中.

-----------以下引述陳怡如,<從生命權的觀點論死刑制度違憲審查操作之問題─兼評釋字第一九四、二六三、四七六號解釋>刊載於:《軍法專刊》,第49卷第6期,2003.06,頁20~34-----------------------

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規定:「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德國基本法第一條規定:「人之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及保護此項尊嚴為所有國家機關之義務…。」德國基本法第二條規定:「…人人有生命與身體不可侵犯權,個人自由不可侵犯,此等權利惟根據法律始得干預之。」日本憲法第十三條規定:「…關於國民之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之權利,除違反公共福祉者外,在立法及其它國政上,必須予以最大之尊重。」而世界各國各種酷刑、歧視禁止條款與實質平等、程序正義等憲法規定,亦蘊含著人性尊嚴的價值。
----------------------------------------------------
事實上人性尊嚴的內涵主要宣示了"人本身就是最終的目的,禁止將人物體客體化,禁止任何殘酷非人道的行為"反映在世界人權宣言有以下幾個例子
 
第四條 任何人不得使為奴隸或奴役;一切形式的奴隸制度和奴隸買賣,均應予以禁止。
 
第五條 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第六條 人人在任何地方有權被承認在法律前的人格。

上面這些概念是現今所有民主法治國家的共同概念與結構,而廢除死刑論就是在這個根本的結構上進行探討.
前面有提到,人民基本權的核心有二,一是人性尊嚴,二是生命權,人性尊嚴的部分上面大法官已經有相當明確的闡述,而生命權的部分,從前面提到人性尊嚴的角度來看,國家禁止對人民為任何殘酷非人道的行為,正因為如此,新加坡的鞭刑在民主人權國家是受到強力譴責的,而死刑本身其殘忍殘酷的程度更甚於鞭刑,所以死刑很可能是違背人性尊嚴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生命權是我們享有一切其他權利的根本,一但喪失了生命,則其他基本權都是空談,所以生命權是"國家"必須保障的最高位階(我這裡特別強調國家就是國家是發動刑罰權的主體,而這是國家作為一個主體對所有人民的義務,即便是對犯罪人亦應該保障),而死刑根本上就是生命的剝奪,完全違背了這個價值.
 
目前已經內國法化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本身目的就是在於廢除死刑,雖然在當時因為採用逐漸廢除死刑政策保留了對重大犯罪的死刑執行規定,但他也規定了
-------------------------------------
六、本公約的任何締約國不得援引本條的任何部分來推遲或阻止死刑的廢除。
-------------------------------------
 
 
到了1989年第二任擇議定書更做出明確規定
-------------------------------------
第一條
一、在本議定書締約國管轄範圍內,任何人不得被處死刑。
二、每一締約國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在其管轄範圍內廢除死刑。
第二條
一、本議定書不接受任何保留,唯在批准或加入時可提出這樣一項保留:即規定在戰時可對在戰時犯下最嚴重軍事性罪行被判罪的人適用死刑。
-------------------------------------

反映在亞洲人權憲章上有如下規定
-------------------------------------
生命權  
3.2 生命權為諸權利之首,其他/她/她權利和自由均由此而生。
3.7 所有國家均應廢除死刑。
2.7 國家負有促進人權的主要責任。
權利的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 
2.2 我們認同〈世界人權宣言〉、〈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以及其他/她/她保障權利和自由的國際公器。我們深信權利的普世性,每個個人因生而為人就已擁有。
-------------------------------------
 
另外在我國憲法上,我們常稱憲法23條為比例原則,也就是國家在制定法規以及行政上所必須遵守的重要原則,他核心內涵有
1.適當性(手段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死刑的目的我們姑且認為是"嚇阻犯罪,永久隔絕於社會",死刑也許?能達成目的(後述)
 
2.必要性(又稱最小侵害原則,亦即有多種手段能達成相同的目的,國家必須選擇對人民侵害最小的手段)
死刑所欲達成的目的如上所說暫定"嚇阻犯罪,永久隔絕於社會",但無期徒刑之本質顯然就是永久隔絕於社會,雖然目前無期徒刑並沒有做到他本來的目的,但這不是制度的問題而是人為問題,本質上無期徒刑能和死刑達成相同目的但卻侵害的是位階較低的自由權,死刑顯然不合於必要性原則,至於嚇阻犯罪的效用更有可議之處,這部分容後再述.
 
3.衡量性(國家達成目的所造成的侵害與欲達成的目的不能顯失均衡,亦即不能大砲打小鳥,本來死刑通不過必要性及無須再檢驗衡量性,但這裡我可以很簡單的說,前面提過生命是無價的,人本身就是最終的目的,禁止將人物體客體化,本來就不可以拿來比較.)

歐洲廢死的根本理由就是在於上述的幾個論點,歸結到最後就是"人不能殺人,國家也不可以殺人"
但我認為這句話可以擴張為"人因為法律和道德責任不能殺人,即便殺了人,國家因為對人民基本權的保障義務亦不可殺犯罪人"
 
這些人權與法律上的概念非常的抽象,但這正是為何國家要廢除死刑的根本理由,也是廢死論者的最根本論點
 
回頭來看關於死刑嚇阻作用的部分
關於死刑是否具有嚇阻作用其實一直眾說紛紜
引述犯罪學大家楊士隆教授在監獄學-犯罪矯正原理與實務一書文中所提
-------------------------------------
Ehrlich在美國的研究指出,在1933到1969年期間,在每一年中多執行一名死刑,即大約可減少7到8人的謀殺:但Bailey之研究則顯示,對於部分人口而言,死刑卻可減少殺人事件的發生,然而對其他的人卻可能影起更多殺戮:相反的Forst的研究指出死刑根本無法預防犯罪,甚至可能激發更多的殺人案件
-------------------------------------
 
除了上述的研究外,事實上目前世界各國對於死刑嚇阻犯罪的研究報告結果常指出,我們難以證明死刑與嚇阻犯罪間的正相關.
相反的能嚇阻犯罪的絕對不只是死刑,由犯罪學中日常生活理論.控制理論和抑制理論來看,犯罪的發生除了犯罪者本身的動機外,主要也受到目標物和監控的影響,如果國家能強化監控措施和諸如學校教育家庭教
育等非正式社會控制因素,對犯罪者的內在抑制或外在抑制都會得到大幅加強,進而減少犯罪的發生機率.我就對倫敦的監控措施感到佩服,倫敦超過50萬隻的街頭攝影機並密切與政府機關合作,大幅的減少了犯罪的發生機率.
 
由一般化犯罪理論和社會控制理論來看,一個人在幼年以及青少年時期的際遇和教育更是一個人是否會成為犯罪人的主因,當一個人越能依附家庭學校和同儕,或者越能從正規的管道取得自我價值的認同,就越不會成為犯罪人.
 
除了死刑之外,對於降低犯罪率還有更多我們應該去做去關心的,為何要執著於直觀但卻不符合價值的死刑呢?
 
即便我們說死刑對於某些預謀類型的犯罪多多少少是有嚇阻力道在的,但根據研究指出,大多數的犯罪是源於一時的失控與衝動,換句話說,死刑的這個"成本"考量往往是在犯罪之後才意識到,對這種類型的犯罪難起嚇阻作用,對於某些預謀犯罪的人而言,他們雖然考量到死刑的成本,但更多的時候他們關心的是他們會不會被抓到,應該如何製造脫罪的機會,即便被逮捕他們是否能找到優秀的法律人員為其辯護.
世界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在廢除後犯罪率或者謀殺案的犯罪率是某上升下降都不太一樣,有些國家廢死後犯罪率上升,有些甚至有大幅下降的狀況發生,但如同前面所說的,現在的研究難以找到死刑與犯罪見的關聯,這些廢死後犯罪率的變化更可能來自於其他因素.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企圖保留死刑的人則主張,死刑具有威嚇犯罪的效果,就他們的理論而言,若死刑能具有嚇阻作用,死刑判決與執行的數量越高應足以使「潛在犯罪人」心生畏怖而達到降低犯罪率的效果,但1989年聯合國就死刑問題的研究報告指出,無法找到學術上的證據,證明死刑比終身監禁更具有威嚇作用,前文中也有提到「中国犯罪率的上升也证明了大量执行死刑是没有用的」,根據我國內政部警政署和法務部在76年到84年針對死刑執行數量和擄人勒贖、故意殺人犯罪數量的統計數據顯示,在我國「犯罪率高的時候,死刑數量就高;犯罪率低的時候,死刑數量就低」,而在某些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反有降低的趨勢.
反之,按照他們的理論,若廢除死刑,將促使潛在犯罪人付諸行動,但美國的研究報告
(1959/1960/1967/1979/1980/1981),總合了1920~1963仍保留或已廢除死刑的美國各州殺人犯罪率做一比較,也將已廢死刑各州廢除前後之殺人犯罪率做出比較,研究的結果發現,嚇阻作用與殺人罪犯罪率並無明顯的差別關連.2004年,仍有死刑的各州,殺人罪犯罪率的平均數目,為十萬人中有5.71例,已廢除死刑的各州卻只有4.02,調查局的近10年的統計資料比率仍然相同,美國紐約州最高法院於2004年宣告所有准許死刑的法律都違反美國憲法並廢除死刑,至今日民意機關仍然拒絕恢復死刑,事實上,在2005年的上半年,殺人罪犯罪率已下降了5.3%.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台灣目前確實朝向廢除死刑的目標在改進,法務部對於死刑的替代方案目前擬定為以終身監禁代替死刑,看到版上很多人支持死刑的理由常說不想拿納稅錢養犯罪人,但我想這不是一個"使國家侵害人權且足以支持死刑存在"的正當理由,我們很廣泛的可以說,國家使用稅收,本來就是用來維持政府各項合法合憲政策的支出,如果一個在法律上有理由的政策.他保障了"全體人民"的基本權利.
(不要懷疑.就是全體人民的權利.任何一個人居於該地位皆會享有)
這難道不是一個值得人民去支持的一個政策麼?
廢死團體的文章也常常提到.其實終身監禁的成本低於死刑,這個實際的推算過程我不是很清楚,但就我所知受刑人在監獄中亦非混吃等死,他們都有一天6~8小時的固定作業時間薪水用於改善生活與被害人補償.
另一方面.如果各位認為目前冗長的訴訟制度正是為了保障人民基本權利,謹慎小心戒慎恐懼侵害人民權利的一個合理制度的話.
(但這樣謹慎小心的制度卻還是會造成冤獄與誤判!!這裡容後述)
我想廢死問題也是同理可證的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有人質疑終身監禁制度人民為何要用自己的納稅錢來供養犯人,其實作為一個人權保障健全的法治國家,訴訟救濟之程序保障應是相當完備的,根據經濟學家的研究.就美國而言,就死刑犯逮捕起訴到處決,往往耗費10年以上之時間,費用約需150-215萬美元,而終身監禁僅需花費100萬美元,所以事實上,死刑比終身監禁昂貴的多.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再來我們來說死刑制度本身的缺陷與問題所在,除了死刑可能是違反憲法,違反人性尊嚴,背於人權價值之外,各位會看到廢死論點常常提到的"誤判可能性"
誤判的可能性可以說是"以人審判的司法無可避免的問題",誤判伴隨的就是冤獄甚至是冤死,如果被誤判的人是自己,我想任何一個人都是不能接受的,如果不談人權保障問題,單拿社會契約論來說,死刑是違反社會契約論的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社會契約論」認為人民並未把個人最高利益──生命權限交給政府,所以死刑制度的存在違反社會契約論。關於盧梭的社會契約說,主要是說當我們要締結社會契約時,以「需要目的者也需要其手段」為前提,導出一個結論:「每一個人為了要避免自己被殺害,則有必要事先承諾,當自己成為殺人者時,也願意接受死刑的懲罰.」(團籐重光,第66頁。)
  但凡審判─包括死刑判決─都有不可避免的誤判,借用盧梭的邏輯來說,在訂立社會契約之際,除非每人都承諾「萬一自己被誤判,因無實之罪處以死刑也沒有關係」,不然的話這個契約也不可能成立.(團籐重光,第67頁。)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我想如果各位之所以支持死刑或著本身認同"生命是必須尊重"的概念的話,我想各位就不能迴避誤判可能性這樣的問題,當我們在支持死刑的同時,就是支持國家隊生命權的侵犯,如果各位認為是有理由的話,那一個被誤判而冤死的人就更顯而易見了,我們不能容許人殺害無辜的人,我們又怎能容許國家錯殺無辜的人呢?
 
"司法院公布的資料顯示,過去十年間,政府已經發出四十六億八千多萬的冤獄賠償,每年全民付出將近四.七億",有板友反應這些大多拿來補償以前政治迫害事件的受難者,但也不可否認的,當中確實有些金額是用來賠償冤獄的,拿出實例來說,前陣子在死刑問題沸沸揚揚的時候,就有一個人(我忘記名字了,上TVBS的2100)纏訟多年打到更6還是更7審才獲判無罪,在這之前曾經被判了多個死刑,那個人事實上到底有沒有做我不知道,但本身身為學習法律的我在觀摩法庭和聽法官分享經驗中知道,即便目前司法程序如此繁瑣,司法卻仍然辦法做到100%正確,站在尊重每一個生命的角度上來看,我無法容忍任何誤殺.
 
美國作為一個保有死刑司法程序繁瑣的先進大國,目前風向也逐漸在轉變,廢除死刑的州慢慢的陸續增加,美國長久以來支持死刑的古老團體"美國法學會",他們認為只要改善司法制度就可以避免誤判問題,但近年來他們也認識到死刑本身的問題所在和誤判難易避免的問題,轉而聲明支持廢除死刑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死刑一旦發生錯誤而又無法糾正,將給無辜的生命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支持死刑的人對待錯殺的態度是:只要嚴格限制死刑,就可避免錯殺,因為總有一些案件是可以絕對確定的,對這一部分人判處死刑,不會判錯。當然,我們這在理論上可以這樣假設,但問題是國家的制度設計不是針對個案的。大法官奧康納說,“如果統計能夠說明問題,則說明制度在允許錯殺無辜”。一位大法官在某一案中說:“證據顯示,說明被判死刑的人無辜的證據往往出現在執行裁判之後。”美國一位聯邦地區法官認為:“依賴死刑的法域,不可避免地要濫殺無辜。因為要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事情都做到完美無缺是不可能的,任何誠實的死刑支持者都應當面對這樣一個事實。”
其實,在程序上,沒有哪個現代國家不是按照最嚴格的要求來規定死刑程序的,但即使如此,錯殺也只是減少,仍然難以避免。因為法律的執行者是人,制度只可能做出規定,卻無法使每一起案件都不出錯。在程序極其嚴格、甚至司法人員沒有過錯的情況下還是可能發生錯殺的情況。生命的無價,使國家沒有理由因為極少數而可以忽略廢除死刑的理由。
----------以前曾提出的資料---------------------------
 
------以下引述國際特赦組織資料------------
  自從1973年以來,美國有122名罪犯在被宣判為死刑之後,又因新證據出現而被無罪釋放。在2004年有四起,而在2005年十二月之前則有三起。其中幾人在判處死刑多年之後,幾乎接近處決日期。包括檢警錯誤處理、採用不可靠的證人證詞、物理性證據、自白,以及被告法律代理人不足等狀況,都出現在上述的案件中。其他的美國死刑犯,甚至在罪證尚未確鑿時,便遭到處決。
  依利諾州州長George Ryan,曾於2000年1月暫時停止死刑之執行。他的決定起因於該州自1977年恢復死刑以來,出現連續十三起誤判並最後無罪開釋的死刑判決案件。1977年至2000年中,有12名伊利諾州的罪犯遭到處決。在2003年,州長赦免4名死刑犯,並減輕其他167名死刑犯之刑責。
-------------------------
 
至於談到被害者和補償問題,我個人有如下見解
這個問題對反廢死的人來說
幾乎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問題
當初朱學恆發起反廢死遊行的整個主軸也就是在於
"誰和被害者站在一起"
其實廢死對於這邊的論述比較薄弱一些
因為這牽涉到幾個問題
 
1.法律現實面問題
簡單的介紹現在的法律.整體而言是由民事不法=>行政不法=>刑事不法
這三種態樣是有層升關係的
一個人的行為侵害到他人'整體或國家的權利.一般而言依照譴責的程度(不法的內涵)來決定國家介入的程度.
 
如果今天是一個單純的損害或者權利義務的作為或不做為.沒有其他值得非難的理由.就交給民事法律來處理.民事法律處理的就是"損害賠償".他包含了實際的損害賠償和精神上的賠償.所以民事法所做的.就是"如何填補損害"的問題
 
當一個人侵害到他人的權利而有其他值得被非難譴責的事由.就會層升到行政部法與刑事不法.比如說亂闖紅燈會損害社會秩序.甚而危害他人行走和行駛的安權的時候.行政罰就會出手."對不守秩序的人處罰.希望不要再犯"
 
如果這個闖紅燈的人已經造成更嚴重的損害.不小心撞到人了.甚至是明明知道不煞車會撞到前面的A.但卻不踩剎車的.這時候在評價上就會更升一級.由刑事法出手介入.其目的有三個理論可以說明.
 
一.應報理論(這部分我以前其實對他有誤解.現在釐清了)
應報理論的其實就是板上常說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認為刑罰的目的不在於威嚇大眾也不在於預防犯罪.是為了橫平犯罪者的責任.實現法正義.這個理論是啟蒙時代後的產物.起源於康德和黑格爾.犯罪學裡面的
古典犯罪學派也是這樣主張.但這個理論對刑罰沒有整體的概念.無助於更生人遠離犯罪.
值得注意的是.應報理論講究"罪刑相當".大罪不能小罰小最不能大罰.事實上他是反對"亂世用重典"的思想的.在犯罪學裡面.主張應報的古典犯罪學派也是反對死刑的.

二.嚇阻理論(一般預防理論)
    後來到了十九世紀,有人認為刑罰的目的不只是在事後懲罰犯人,而是想要事前透過嚴刑峻罰,威嚇那些潛在的犯罪者,警告他們犯罪的下場是很悽慘的,嚇阻他們不要以身試法.
所以,嚇阻理論認為,刑罰的設計,必須真的能夠嚇阻潛在的犯罪者,倘若刑罰沒有辦法嚇阻潛在犯罪者,那麼就不需要有刑罰.
  
三.教育理論(特別預防理論)
    十九世紀末葉,又有人認為,刑罰的目的不在於報復犯人,把犯罪者抓到監獄裡面關,是怕他 們在社會外面繼續犯罪.關在監獄不是為了處罰他們,而是為了保護社會,更重要的是,監獄會教育這些犯人,等到犯人改過自新了,不再對社會造成威脅,就可以放他們出獄.
  現在很多刑罰的設計,就有考量到教育的功能,例如一般的犯人在監獄哩,都會受到一些職業訓練,希望他們將來出獄之後,能夠有一技之長,能夠賺錢養活自己,而不再去犯罪.又例如,對於未成年人,我們設計特別的少年監獄或少年觀護制度,就是覺得年輕人形塑性高,雖然不小心學壞了,還是可以學好,不要把他們關到監獄這個大染缸裡,否則他們容易學得更壞.
現代刑事政策的主要理念就是特別預防,刑罰的目的就是使犯罪人再回歸社會.而死刑卻是與現代刑事政策背道而馳,犯罪人即使有改過自新之決心,也沒有機會再次回歸社會.
 
由上面可以知道
法律上用以平復被害者的只有一個.就是民事賠償.也就是用"金錢與道歉"來賠償.別無其他.刑法的應報理論或許也可以認為有這樣的效果.但事實上上面也說過.古典理論贊同處罰.但不贊同死刑.
所以就法律的現實面來看.刑事法即便有顧慮被害人感受的作用.也不會達到死刑.(更何況不管哪本書在介紹這理論時對於被害人基本上都是隻字未提.可見該理論本意就不在彌補被害人)
這樣的法律制度在東方道德感較重的國家很容易造成批評.因為背於"法官大人幫人民申冤"人民所期待的
法正義感.但現實即是如此.
 
2.被害人事實上和死刑問題無關
前面的留言事實上有提到.廢死理論事實上是譴責死刑這個整體制度.而非針對單一犯罪.由刑法理論看來.死刑也不是為了被害人家屬而發.套國內台大刑法著名教授教科書的一句話"死刑與其說是針對罪犯.不如說是針對觀眾而發"
 
所以事實上被害者的損害原則僅能藉由金錢和道歉來賠償.把人打斷腿殘廢.罵髒話侮辱人.都是藉由金錢賠償.但一碰到行為兇惡的犯罪人和無辜的被害者就會觸動大眾的道德和危機共感的敏感神經就是了.
那被害人到底重不重要.我想這個問題是非常重要的.前面也提過監獄內作業的金錢一部分是提供被害人補償的.另一方面國家對於犯罪被害者有犯罪被害者保護協患和很多社會協助機構和措施.協助諮商輔導走出傷痛.
 
即便不談刑法理論.假設死刑存在能讓社會大眾和被害人的情緒獲得宣洩的出口.但我想功能也僅只於此.
拿情感宣洩和法正義感的伸張和先前提過的死刑缺陷以及人權基本價值.我想比較起來.廢除死刑是一個更
能夠照顧到"每一個國民"的合理作法.

其實我認為這種補償真的也是比較無奈的
國家對於被害者保護和補償真的做的不好(其實世界各國差不多)
法律有時候真的沒辦法兼顧到每一面
強制性交的犯罪者(或者是和殺人的結合犯)除了受到刑法制裁外.仍然要面對民事上的賠償和道歉.並不是刑法罰了民事上就不賠償了.那這樣的補償公不公平呢?
我想沒人知道到底公不公平.每個人的標準也不同.但這真的是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損害已經造成.惟有透
過更多的社會救助機制.才更讓這個損害降到最低.
 
至於再犯問題
大多數的人民確實關心是否再犯.
 
犯罪的人會不會悔改我不知道.但站在人權法制的角度來看.一個人僅對他做錯的行為負責.當他被譴責之後.他就是一個被推定不會犯罪的清白之人.
 
而法律的處罰和賠償就是犯罪人付出的代價.這樣的代價其實在現今社會遠超過了法律想賦予的.(出獄之後依然沒有謀生技能.年紀可能太大.社會對更生人產生標籤歧視.很多工作因為犯罪而無法取得.甚至連想開計程車都被行政法規限制)
我想對一個想悔改的人來說.這樣的代價不能說不重.
 
與其把再犯的人全部槍斃掉,我們更應該去加強我們的假釋措施和假釋後監控輔導措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我想不是一個很好的做法
 
 
 
 
 
 
 
 
 
-------------------------------------------------------------------------------------------------
20100802新增
 
針對之前的數個質疑在此做出回應,或許個人講話沒有那麼用詞精確,但也希望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一.
.我從來沒有說死刑的功能只有報復,我的文章也從來沒有強調報復的層面,我所強調的一直以來只有二,
第一是從人權/憲法與國家義務甚至是從社會契約論的角度出發來推導出國家沒有權力對任何人執行死刑
第二點也是站在第一點的前提下,國家本來就無權,退萬步言,即便國家有權,但仍然無可否認只要是人審判的司法就有誤判可能性,而誤判務執行死刑具有很強烈的不可彌補與不可回復性,因為它剝奪的是人權之首"生命權",沒有生命其他都是空談.
 
只要死刑這樣的刑度存在,就有可能有無辜的生命被國家處決,如果各位真的那麼尊重每個人的生命,沒有道理因為誤判而消逝的生命就被各位忽略.
 
------------------------------------------------------------------------------------------
為何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在最近短短幾年內廢除死刑?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人們對死刑的看法己經從過去把它當成國家刑事政策的主要工具,轉變成認定死刑的存在違反人權,不只是違反生存權,還違反自由權。這一股新潮流是因為愈來愈多國家走出極權主義和殖民壓迫,以民主和自由之名,尋求保護人民免於來自國家和公眾意見的暴力。
------------------------------------------------------------------------------------------
 
 
二.
反過來說"報復"和"被害人家屬"常常是支持死刑者一直在提的理由之一,個人由支持死刑到接觸死刑議題進而反對死刑的3年以來,常常接觸同學朋友的各種質疑和反彈,求學時期我也會利用課堂上報告的機會對反對死刑的議題做報告,就我的歸類而言,可分為:
1.合乎社會道德正義
2.嚇阻潛在犯罪人
3.確認社會道德界線,凝聚人民法信賴感
4.比起終身監禁更便宜
5.平撫被害人情緒協助重建心理
我想支持死刑的理由不外乎上面5點
但就我個人看來,除了第3點,其他都是很有問題禁不起打擊的
1.正義是個抽象的概念,一個看似正義的概念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很可能是不正義的.
2.死刑與嚇阻犯罪的關聯性無法透過研究證實,如果大量的死刑能嚇阻犯罪,那無法解釋很多大量執行死刑國家犯罪率不斷上升的問題.根據我國內政部警政署和法務部在76年到84年針對死刑執行數量和擄人勒贖、故意殺人犯罪數量的統計數據顯示,在我國「犯罪率高的時候,死刑數量就高;犯罪率低的時候,死刑數量就低」,而在某些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反有降低的趨勢.
3.終身監禁是否比死刑更便宜各有解讀,美國有研究甚至死刑的成本比終身監禁更高,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各位是尊重生命的,拿錢來做為剝奪一個人生命的理由並不是合理的
4.用某些人常用的邏輯
(1)如果你是被害人家屬,你會原諒麼?
A:如果你是被誤判死刑的家屬,你會原諒麼?
(2)死刑犯可能造就了一個破碎的家庭,往後造成社會問題
A:將犯罪人執行死刑可能也造就了另一個破碎的家庭,往後造成社會問題
我想死刑問題本來就不是這麼簡單
大家都同情被害人,但我們仍然要想想死刑本身是否是一個安全且合乎人權的作法.殺人償命的論點,在現代的法治原則下,是有問題要檢討的
 
三.有人要我提出有關台灣誤判的數據,以下2點說明
 
1.我還是必須先說明,全世界的法律都是由人來審判,而很多國家的司法程序的嚴謹度以及人權的重視度都已經超過我國,但他們仍然沒有辦法避免誤判的問題,以保有死刑的先進大國美國為例,我有提出過國際特赦組織的數據
-------------------------------------------------------------------------------------------
自從1973年以來,美國有122名罪犯在被宣判為死刑之後,又因新證據出現而被無罪釋放。在2004年有四起,而在2005年十二月之前則有三起。其中幾人在判處死刑多年之後,幾乎接近處決日期。包括檢警錯誤處理、採用不可靠的證人證詞、物理性證據、自白,以及被告法律代理人不足等狀況,都出現在上述的案件中。其他的美國死刑犯,甚至在罪證尚未確鑿時,便遭到處決。
  依利諾州州長George Ryan,曾於2000年1月暫時停止死刑之執行。他的決定起因於該州自1977年恢復死刑以來,出現連續十三起誤判並最後無罪開釋的死刑判決案件。1977年至2000年中,有12名伊利諾州的罪犯遭到處決。在2003年,州長赦免4名死刑犯,並減輕其他167名死刑犯之刑責。
------------------------------------------------------------------------------------------
 
再補充幾個資料
------------------------------------------------------------------------------------------
國際犯罪學專家,羅吉爾‧胡德(Roger Hood)教授來台演講,在他的文章中提到,「 …社會科學証據已經證實『死刑可以有效遏阻犯罪』的說法難以成立。或許在快速有效率執行死刑、死刑執行比率高的狀況下,對遏阻犯罪還可能有一點點的效果,然而這種情況下,卻會造成極高比例的無辜者被誤判、執行,也可能使許多罪不至死的人被處死。…」我覺得這句話,精準的呈現了中國對新疆和西藏人使用死刑所引發的問題。死刑不是拿來嚇阻犯罪,而是作為政治控制的手段。
------------------------------------------------------------------------------------------
 
如果全世界用人審判的司法都承認有誤判的可能性與有實際案例發生,沒有道理司法制度完全移植於歐洲的台灣能獨善其身.

2.關於台灣的誤判案例一直以來沒有學者或者專家有很明確的統計,事實上我國在犯罪學領域的研究上上還非常不發達,但我在前面就有貼了台灣的司法有誤判問題的案例,甚至有法官自己投書談到自己以前的誤判死刑經驗,尊重生命的各位,你們還要蒙著眼睛麼?
不要再說如果怕誤判就乾脆不要有司法或者這是因噎廢食了,我們永遠無法否認是人在做事就必定有瑕疵,更何況讓人來決定其他人的生命!我們談的是生命!世界各國甚至我國都已經證實了即便在極為繁複的司法程序與多數公正的司法人員下我們依然會出現誤判,如果各位要說誤判也是極少數,甚至說廢死只是抱著外國的大腿,那我想你必須先想想自己真正尊重生命麼?這樣的思考方式是一個尊重生命的態度麼?還是這只是一個逃避的藉口呢?如果廢死沒有理由那現在不限於歐盟世界已經實質廢死的國家難道都會隨著歐盟起舞麼?世界各國民情沒有一國是一樣的,世界幾乎所有國家人民都反對廢死,但那些國家都瞭解到人權的普世性與死刑的問題,進而廢死,民情是什麼?在我看來民情只是藉口
  • 法律上或實務上廢除死刑國家總數:139
  • 保留死刑:58
  •  
     
    四.
    有人要廢死團體保證出來的人不會再犯,我認為這樣的質疑本身就有問題,因為一個被法律給處罰過的人我們本來就應該推定他是一個清白的人,和你我都一樣.
    但現實中確實是有很多人有再犯的問題,事實上我們應該如何去避免某些人再犯呢?
    這樣的事情不應該推給廢死聯盟這些民間團體,國家的治安本來就是國家的任務,廢死團體只能給建議,如果國家擺爛又能如何?
     
    重刑犯的再犯率很高,我認為這是一個"制度或實行制度的人本身的不良",而這樣的問題是可以透過修法和配套改善的,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可以做出修法
    1.增加"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
    2.加強並落實假釋審查委員會的制度,包含強化重刑犯的假釋審核,落實目前淪為虛文的專家參與審核制度.
    3.改善目前監獄不把人犯當人的態度,加強關教人員的專業知能
    4.增加監獄內進修機會,受刑人職業訓練
    5.假釋後配合警察與司法機關持續監控輔以科技輔助工具,並加強假釋後就業輔導機制.

    我想我們有太多的東西該做而沒有做
    我們一昧地認為死刑是解決問題的良方
    卻不知道死刑其實是國家擺爛的最好藉口
    讓政治人物拿出來操弄,而國家真正該做的卻丟在一邊
    引起輿論撻伐就找個人來槍斃,麻痺社會大眾的神經
    根本的問題沒有改善,小偷出來變職業慣竊
    慣竊出來變搶奪
    搶奪出來變強盜
    強盜出來變成路人勒贖
    然後呢?
    重大社會事件的問題到底是出在死刑身上還是政府身上?
    所以說死刑其實是個會被人為操作虛假的危險制度
     
     
    五.
    不要說等到台灣人民進步到不會犯罪的時候再說,因為你我都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以犯罪社會學的觀點來看,因為每個人的需求不同,每個人的性格不同,每個人達成需求的手段不同,因為人個體本身的差異性,人會犯罪本屬理所當然,而犯罪不只對社會有損害,甚至對社會有正面的功能,人與人的差異本屬理所當然,也正因為差異社會才會進步,沒有犯罪的社會是個靜止的社會,這樣的社會是死的.
    廢死是針對一個會出現問題的國家制度以及國家的基本價值做出質疑,這不是針對個案,但站在這個價值上,不能容許國家去執行死刑,如果廢死團體依照法律程序去阻止死刑執行,何來的干預司法?因為這本來就是司法賦予的救濟管道.
     
     
    我想大部分的質疑我都有回應到了,接不接受在各位,我僅僅是提供一個思考模式與參考資料,我認為看死刑問題要站在國家政策客觀而理性的角度去看,就我自己而言非常贊同某個人說的''台灣人理盲又濫情''這句話,支持死刑的人不能理所當然的去認定某些邏輯是理所當然的,我們都要一個論證的過程,更重要的是要講一整個面而非一個點,
     
    因為被害人很可憐不能理所當然和犯人該死連結,很可憐為什麼犯人要死,犯人死了被害人就不可憐麼?犯人死了剛好一了百了都不用去盡力彌補損害這樣比較好麼?
     
    再犯率高也不能和支持死刑存在連結,死刑當然事實上可以避免特定的某個人再犯,但這樣的作法到底能不能有效地解決問題?竊盜再犯?詐欺再犯?強制性交再犯?殺人再犯?到底是哪種,而且總會有人沒有再犯,那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如果統一用重刑大罪大罰小罪也大罰公平麼?如果我說死刑過去在懲治盜匪條例時期一大堆罪是死刑反而有助長犯罪的效用你們又要如何回應?
     
    說民情也不能和死刑必須存在連結,到底所謂民情是什麼?為什麼民情可以推導出要有死刑?因為民情就可以無視一切死刑的缺陷和人權的保障麼?
     
    說法律要有正義,正義是什麼?為什麼殺人犯不死就不正義?那誤判錯殺正不正義?有人支持犧牲某些人的權利造就大家的快樂這樣難道也正義?到底正義的範圍在哪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84738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4 篇留言

    月君
    同意,在無絕對的定論之前,不該實行非必要性的手段

    07-11 14:53

    QC
    我認為

    會被判到死刑的犯罪者

    已經不能用"人"的觀點去對待他們了

    "那些"不過就只是"垃圾"罷了

    07-29 12:39

    基隆小王子
    你好
    我想這樣的觀點很多人都有
    可能因為我個人學習法律的關係
    我贊同人的人權是不可剝奪的
    無論犯了多大的罪,他始終是人,應該受到人權的保障07-29 13:41
    你再GGYY我就揍你
    台灣是台灣,歐美是歐美。
    只能說你了解的不夠多,不清楚兩地風俗民情差異有多大。
    說的是很好聽,實際上中華民國憲法依然存在死刑。

    等你知道重刑犯再犯率有多高,
    我相信你就不會說這些沒邏輯可言的言論了。

    07-29 13:14

    基隆小王子
    你好
    我想我上面的文章並沒有站在風俗民情的角度去觀察
    而是站在目前世界各國法律制度的基礎上作為理論的依據
    但我想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如果一個死刑制度本身是有問題而且是人力不能修正的,而這樣的制度卻關乎到人民的生命,那應該沒有任何理由能讓我們忽視這個問題.

    重刑犯的再犯率很高,我認為這是一個"制度或實行制度的人本身的不良",而這樣的問題是可以透過修法和配套改善的,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可以做出修法
    1.增加"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
    2.加強並落實假釋審查委員會的制度,包含強化重刑犯的假釋審核,落實目前淪為虛文的專家參與審核制度.
    3.改善目前監獄不把人犯當人的態度,加強關教人員的專業知能
    4.增加監獄內進修機會,受刑人職業訓練
    5.假釋後配合警察與司法機關持續監控輔以科技輔助工具,並加強假釋後就業輔導機制.

    我想我們有太多的東西該做而沒有做

    我們一昧地認為死刑是解決問題的良方

    卻不知道死刑其實是國家擺爛的最好藉口

    讓政治人物拿出來操弄,而國家真正該做的卻丟在一邊

    引起輿論撻伐就找個人來槍斃,麻痺社會大眾的神經

    根本的問題沒有改善,小偷出來變職業慣竊

    慣竊出來變搶奪

    搶奪出來變強盜

    強盜出來變成路人勒贖

    然後呢?

    重大社會事件的問題到底是出在死刑身上還是政府身上?

    所以說死刑其實是個虛假的危險制度07-29 14:02
    你再GGYY我就揍你
    我從你文章得知一件事:你是把死刑當作是"報復手段"的。
    實際上國家執行死刑的理由不是這樣。

    07-29 13:16

    基隆小王子
    從支持死刑的論點來看可以分為
    1.合乎社會道德正義
    2.嚇阻潛在犯罪人
    3.確認社會道德界線,凝聚人民法信賴感
    4.比起終身監禁更便宜
    5.平撫被害人情緒協助重建心理

    我想支持死刑的理由不外乎上面5點
    但就我個人看來,除了第3點,其他都是很有問題禁不起打擊的

    1.正義是個抽象的概念,一個看似正義的概念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很可能是不正義的.

    2.死刑與嚇阻犯罪的關聯性無法透過研究證實,如果大量的死刑能嚇阻犯罪,那無法解釋很多大量執行死刑國家犯罪率不斷上升的問題.

    3.終身監禁是否比死刑更便宜各有解讀,美國有研究甚至死刑的成本比終身監禁更高,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各位是尊重生命的,拿錢來做為剝奪一個人生命的理由並不是合理的

    4.用某些人常用的邏輯
    (1)如果你是被害人家屬,你會原諒麼?
    A:如果你是被誤判死刑的家屬,你會原諒麼?

    (2)死刑犯可能造就了一個破碎的家庭,往後造成社會問題
    A:將犯罪人執行死刑可能也造就了另一個破碎的家庭,往後造成社會問題

    我想死刑問題本來就不是這麼簡單
    大家都同情被害人,但我們仍然要想想死刑本身是否是一個安全且合乎人權的作法.殺人償命的論點,在現代的法治原則下,是有問題要檢討的07-29 14:20
    你再GGYY我就揍你
    你沒有從風俗民情去看,所以你看的會不夠周全。
    全世界的法律標準不一,不少都是風俗民情的不同而有差異。
    你說你以世界各國法律制度的基礎上作為理論的依據,可是你卻不知道這點...??

    07-29 14:04

    基隆小王子
    當然法律會隨著民情不同而有所差異
    但問題在於,有一些東西是超越法律與國家的
    那就是人權
    這個概念源於法國大革命,而這個理念也是現代民主國家制度的基石
    而目前廢除死刑的國家遍布於全球各地
    事實上每個國家的民情都不同於歐洲
    應該說沒有一個家的民情是相同的
    但他們都選擇了廢除死刑
    為什麼?
    就是因為他們站在比法律更高位階,超越憲法的人權與人性尊嚴角度來看
    加上死刑制度本身的缺陷以及可以透過其他措施替代,所以他們選擇廢除死刑07-29 14:27
    你再GGYY我就揍你
    你以為台灣不想廢死刑嗎?可是民意潮流是?
    你能說民意錯?錯在哪?

    政府最怕的就是民意。

    所以我說~~~~你看的事情不夠多。

    07-29 14:06

    基隆小王子
    這也是死刑問題常常出現的問題所在
    關於這個問題我自己也在研究與摸索中
    到底什麼事情是應該交給大眾決定而什麼事情又必須由專家決定

    民意沒有所謂對錯,他反映的是人民的觀念與價值
    而世界各國目前廢除死刑的國家,在沒廢除前,沒有一個國家的國民是多數支持廢除死刑的,我想這是源於人的天性使然.
    但這些國家透過議會或者政治人物的強力引導(如法國),他們用國家力量廢除死刑,很多廢除死刑的國家,目前廢除死刑反而轉變為他們人民的價值觀.
    如果不是死刑本身有問題,不符合人權保障的價值,那世界上並不會有那麼多國家會隨著歐洲起舞廢除死刑.07-29 14:33
    你再GGYY我就揍你
    我贊同人的人權是不可剝奪的
    無論犯了多大的罪,他始終是人,應該受到人權的保障

    這觀點才奇怪。
    會被判死刑的人,基本上它的人格信用早就破滅。
    法律只保障乖寶寶,你知道的。

    情理法,法理情,這兩個角度永遠在征戰,
    可是你要搞清楚,台灣不是法治社會。

    07-29 14:08

    基隆小王子
    世界人權宣言第六條就指出
    第六條 人人在任何地方有權被承認在法律前的人格。

    習法的人都了解,人權是不可分割,某些人權甚至是人民無法拋棄的
    在監獄學的領域上,我們探討自由刑的純化,就是因為監獄是限制自由的場所,但也僅限於自由,所以國家必須保障受刑人除自由外儘可能不受到其他權力的侵害,所以國外有所謂開放式的監獄,運動場花園休閒娛樂一應具全,甚至有讓受刑人能在家服刑'與家人同住'日間能外出等....,此外還有監獄民營化,讓受刑人能自己購買一些用品,使服刑能夠更舒適.這些都是人權受暴保障的實證.
    而監獄作為教化的場所,並不管轄死刑的執行,多數學者也認為死刑並非監獄的功能.

    台灣曾經有一名死刑犯因為被銬上腳鐐的照片流出,受到世界各國撻伐,法務部才修法讓死刑犯多數時間不用戴腳鐐.這也是一個實證07-29 14:44
    基隆小王子
    謝謝您的討論^^

    也給了我一些思考的點07-29 14:45
    KILUBE

    基本上
    看完後覺得各方都說有它的道理在(死刑and反廢死)

    我得出的結論是
    我覺得從人民教育和監督法律的公正性以及其他相關制度上下手比較合理

    因為任何事都不太可能做到完美無缺的吧?
    死刑也是,反廢死也是

    恕我還對你的文章抱持著懷疑態度
    我目前仍選擇站在"保留死刑"這一方的

    07-29 16:04

    基隆小王子
    我想多思考永遠是好的

    就怕把一個制度視為理所當然

    希望能讓人思考死刑問題本來就是我的目的

    也謝謝你的指教^^08-02 16:24
    鏡羚
    安安喔,小的也是讀法律相關系的學生。不過小的認為被判死刑的人,幾乎是檢察官能調查的都調查了,而證據也幾乎都已經完整了,法官基於法律上的規範還有法理的全盤考慮下才會得出死刑的判決吧。因為現在台灣其實非常注重犯人的權利保護了,所以誤判這樣的情形也比以前縮小許多,台灣的法律一直不停的依照現代的需要在做變動,因為人權團體的橫行,也讓法律裡制定的很多保護這些罪犯成立的人很大的安全網,因此,其實可以看到目前許多被判死刑的案例,都是已經作過許多的審查,而不是只是單單由法官說得算、比照在新聞中也可以看到,如果一個罪犯做了嚴重的惡行,而最後判決結果大部分的人民覺得過輕的話,也都會有質疑法官是否有有因不法利益而讓判決結果過於有利犯罪人的情況,因此目前這樣的環境下是給司法有一定的公正壓力,誤判的情況也會十分少見,尤其是死刑的誤判更少。台灣的環境很小,監獄的空間相對也比歐美等地小很多,當廢除死刑後那些罪犯能去的地方也只有監獄,當監獄空間不足以容納這些罪犯時法律也只能有兩個途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一個是釋放、一個是用死刑懲處罪行很大的罪犯,因此在這裡就衍生了十分重大的問題,當沒有死刑時,我們只能選擇釋放那些罪大惡極的犯罪人,不要認為我舉的這些情況離現實太過遙遠,其實現在實務上就有許多案例就是如此,法官不停的用法律裡那些減輕刑責的法條讓極大部分的犯罪人只需有期徒刑或輕到易科罰金的地步,許多有危險性的犯罪人根本沒有反省到就出獄了,犧牲的也是守法的人們的權利,如果可以保留死刑將本來就有重罪的罪犯得到他們應該必須付出的代價,相對,危險性頗高的犯人被釋放出監獄的機會也較少,其實關於保不保留死刑的想法,拋開那些法律學說上的紙上談兵,看看時務上目前的治安跟以前有很明確的實施死刑的時期比較哪個比較好就可以知道了,法律的適用是要看一個國家的情況而言的,而台灣的情況,小的認為,死刑的保留是必要的。

    08-02 14:31

    基隆小王子
    你好^^.感謝你這麼認真的回應,相同是法律系的,我想這個問題是比較好溝通的.因為事實上死刑問題不全然是一個法律議題,有人認為他更偏向一個哲學議題,哲學我不懂,我僅能就法律的部分和自己的意見和你討論

    1.我能理解到目前刑事司法程序已經算是比較完備了,事實上誤判率相對於全部案件來說確實是很低,這些我能了解,但我要質疑的是,即便程序如此完備卻依然有誤判產生的現實,有人說外國會誤判台灣不見得,這根本是個很弔詭的說法,我想學法律的你應該也能了解一個法律見解的不同可以造就天差地遠的結果,例如陳哲男收錢但卻不是為"違背職務上的行為"不合於構成要件而改判詐欺取財12年變7個月,又或者是TVBS2100那個打到更6更7無罪的人,又或者從學理上來看,26條不能未遂隨著實務採用具體危險說或者構成事實欠缺的不同,可以導致殺人罪的普通未遂或者根本是不能未遂的差異
    裁判字號: 28年上字第2075號
    要  旨: 上訴人向某甲開槍時,某甲已為某乙毆斃,是其所射擊者為屍體,而非有生命之自然人,縱令該上訴人意在殺人,因犯罪客體之不存在,仍不負殺人罪責。08-02 15:39
    基隆小王子
    以上舉了幾個例子,但我要強調的是,不論是哪個案件,我們在談的都不是抽象的法律條文,而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三審發回更一更二無限循環,每個法官都不同,而事實上有些法官有他自己的獨到見解,不見得會採用通說,像我以前有個法官來兼課的老師,他就很自豪自己有自己的獨到見解,而採證或具體適用證據每個法官也有它不同的心證,甚至有法官投書自白以前在寫死刑判決說內心根本被正義感蒙蔽,沒有做到訴訟法對被告有利不利一切注意的要求,因而有誤判了死刑,在美國的數據很多對被告有利的證據出現在執行死刑之後,所以事實上我們也可以理解到法律的安定性事實上是不足的,所以接下來就是一個價值抉擇.

    "我們是否能夠接受這樣的問題發生,我們要容忍一個即便經過多次審判程序卻可能誤殺無辜的死刑麼?"

    2.在這裡我選擇回到憲法與人權的層面來思考,也就是一個國家是否有權利去執行死刑的問題,如果你去問問學校公法教授,我個人問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支持死刑的,他們的立基點就是在於"人不能殺人,國家也不可殺人"這也是我先前所提到的,人性尊嚴與生命權的問題,人性尊嚴與生命權是不可侵犯的,是所謂"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的一環,即便國家陷於緊急危難出於法律規定依然不可侵犯,如果你把一個人的生命和大眾的利益來比,顯然這樣是一個將人的生命客體化甚至物化的行為,這就直接違背了人性尊嚴的大原則,憲法上有所謂形式正當與實質正當的概念,一個法規即便形式上(法律有規定)正當,依然要實質上也是正當,前面講到大法官567號所說即便限於緊急危難出於法律規定依然不容侵犯,是為最低限度人權保障,就是這樣的意涵.08-02 15:40
    基隆小王子
    所以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著團體或著國家能因為任何原因剝奪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最理想的狀況就是連戰爭都不行,這也是世界各國的努力方向,前陣子歐洲就有公約開始推行,要世界簽約國削減軍備減少彈藥庫存,和平理性尊重每一個個體這是一個進步的方向.

    3.世界各國的監獄事實上都有壅擠的狀況,英國針對這樣的問題是讓輕刑犯"輪流放假",事實上我國有類似的制度,例如外役監,與眷屬同住制度,日間外出制度等等,這都是一個做法,而且我認為這裡要考量到的是,監獄擁擠是否能作為國家侵害人民生命權的支撐點,如果一開始就考量這個支撐點,我想這個問題就不用討論,因為生命就是國家應該保障人民的最高準則,就是國家一切該去做的,沒有任何理由能去打擊或著撼動他,監獄擁擠就蓋監獄,預算增加就想辦法開源節流,這就是國家的任務,人民也不能不繳稅,因為這樣的政策是保障每一個人民,當每個人民居於該地位時都會受到相同保障,講難聽一點,就是人民沒有拒絕付錢的權利.

    而假如按照既定配套修法過後增訂"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我想死刑問題就更顯而易見,終身監禁幾本上解決了目前再犯危險性等等的一切問題,再來我們就要探討監獄行刑的純化,如何讓受刑人在監獄內除了人身自由受限外,其他的自由受到最小干涉,擁有人身自由外最大的其他自由,這就是下一階段的努力目標,外國監獄民營化不僅實現監獄行刑的純化,也降低國家開支.這是監獄學探討的範圍.08-02 15:40
    基隆小王子
    講到這裡,前面都是在論述廢除死刑最核心的點,也就是"國家無權執行死刑"

    誤判可能性的問題在這個框架下也就沒什麼好討論,國家殺人不對,殺錯人更不可能對.
    更何況站在死刑最大目的是為了譴責犯罪人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的這個基礎上,也就是尊重生命的基礎上,就更不可能去忽視誤判可能性的問題,如果不在乎誤判冤死的生命,就不可能是尊重生命的.
    再來如果說到隔絕於社會,前面談到修法"不能假釋的無期徒刑"防衛社會的問題也就得到了解決,更不用說,死刑是違反比例原則的.
    1.不合於適當性必要性與衡量性前已有述
    2.憲法23條僅能權利僅能"限制"不能"剝奪",死刑對生命權僅僅是剝奪無法回復,是有問題的(這個法務部有函文提到)08-02 15:50
    基隆小王子
    我想做個總結的話
    1.國家無權剝奪生命,違背國家任務也可能違憲,國家既無權剝奪生命,遑論誤判
    2.基於生命權的至高無上,沒有任何社會利益'經濟甚至文化上的理由可以做為國家存在死刑的支撐點
    3.誤判可能性是全世界皆然的問題,台灣不可能獨善其身,如果尊重生命這樣的問題就沒有理由忽視
    4.誤判的因素是因為人,但我們無法避免用人來審判,所以誤判只可能機率微乎其微,不可能滅絕
    5.即便會誤判也不可能沒有司法,但生命作為國家保障最高位階,與其他犯罪不能等同視之
    6.是為了廢死才修法配套,不是為了配套才廢死,廢死是大前提
    7.增訂終身監禁後防衛社會功能已達,大幅解決重罪再犯問題
    8.人民對合法合憲的政策沒有不繳稅的權利,也沒有用低位階法益的財產作為侵害生命的合理化事由的道理
    9.治安的維護是屬於國家的任務,由地方制度法觀之甚明,死刑在司法實務上有窮盡努力不可避免之瑕疵,但治安與再犯問題是國家可以透過政策改善,不可混為一談.
    10.依犯罪社會學理論,犯罪是社會進步的力量之一,犯罪是社會的正常現象,是不滅的08-02 16:05
    基隆小王子
    最後跟您分享

    其實我國最開始設置刑法和監獄制度的時候,正逢矯治思潮的興起,也就是實證學派的發跡,實證學派極端的認為,人之所以會犯罪,是因為他生病了,生病把人關起來是效果有限的,我們應該治療他

    這反映到目前監獄制度上就是監獄行刑法第一條開宗明義''徒刑'拘役之執行,已使受刑人改向上適於社會生活為目的''
    監獄是教化的場所,死刑不能達成教化作用,所以死刑並非監獄權能

    還有刑法51條第5款,現在數罪併罰最高30年,但其實以前是20年,你應該記得有期徒刑上限是15年,加重最高到20年,所以以前只要不是死刑,最高最高就是關20年,以前無期徒刑10年可假釋,這就是因為根據研究只要關超過20年,受刑人回歸社會就產生重大困難.現在立委不斷拉高刑度其實是違背立法精神的.


    很感謝您的討論,最後我這篇文章有新增一些針對廢死問題的回應,以前文章也有關於我接觸廢死刑的歷程,[原創文章]人命的重量,也歡迎再討論與指教^^08-02 16:23
    鏡羚
    安安喔,謝謝大大認真的回覆:

    ⒈小的認為,誤判的可能性都是有的,不可能完全不會發生,但是,你我都能理解的,現在誤判已經十分微小了,而關於會被判到死刑的案件,誤判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會誤判幾乎是因為證據上的顯示錯誤,但是至今,科學檢驗的進步讓證據上出錯的程度也相對降低不少。

    關於大大說提出的詐欺取財或會到更6、更7的案件,跟會被判死刑的案件的嚴重度是有差的,死刑屬於重罪,而一般會打到十幾年以上時間的案件,幾乎都是關於法律見解的各有不同才會花費很長的時間,而死刑的案件的攻防,往往不是注重於一個行為的法律見解,而是已經確定有殺人行為跟結果,只是犯罪人方的律師的攻擊點往往會重於他是為何會殺人,有沒有阻卻違法事由或是精神上的不穩才去採取這樣的殺人動作,大部分的訴訟時間都在於保護犯罪人,讓他有更多的減輕刑責的可能。
    在經過兩方辯論的程序後,在最後仍然會被判決殺人罪並且死刑的罪犯,是十分小的部份,因此,被判決死刑的罪犯幾乎都是十分有理由必須為他所做的行為負出相對代價的人。
      
    大大所提出的刑法第26條不能未遂的定義以及大法官釋字兩方注重於的是基本的法律概念,也就是刑法上在判定一個人是否有罪時必須有審核的一個程序:此行為是否會一定得到這樣的結果→是否有因果關係→是否有故意→是否有阻卻違法事由→行為人是否有精神上的問題,大法官解釋的案件狀況裡,上訴人向已經被某乙所毆斃的某甲開槍,因此上訴人是無殺人罪的。
    大大所提出的這個例子和大法官釋字小的也沒有任何異議,不過,不太明白大大提出這些例子想傳達的意含。

    在此先謝謝大大分享了聽聞的案件實例,小的也有聽過身為律師的教授所說得一些實務經驗,教授的朋友曾去辦理過白姓藝人的女兒一案,陳某在跟律師坦承作案經過時,還帶著炫耀的語氣態度說明殺害幫他整容的醫生的經過,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悔悟的神情,而陳某已經被執行死刑了,小的也認為他應該需要為了自身的行為付出對等的代價。


    “我們所期盼保護人民的法律,是用來保護這樣的罪犯用的嗎?”


    難道被害者的家屬就必須自行承擔失去親人的痛苦嗎?
    難道被害者被用極為不人道的方式殺害以後,我們還要為了那些被判處死刑的重罪罪犯守護生命權嗎?

    08-04 00:59

    鏡羚
    小的還聽過教授說過一些犯罪人告訴過他:「殺人也不會死啦,放心。」這句話,相信這是一句足以讓人感到生命威脅的話語,要是死刑被廢止,會不會造成許多有殺人意念的人更加猖獗呢?美國的整個法律程序跟台灣有很大的差別,關於一個行為人是否犯罪取決於陪審團是偏於哪一方而定,法官只尋找適用的法條,因此死刑的錯誤判定度也跟台灣不同,小的認為,美國的死刑錯誤判決的數據並不能拿來跟台灣相提並論。

    台灣的法律對於被害人的保護及補償觀念可以說是與保護犯罪人的觀念差了一大截,死刑可以說是制裁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要將死刑廢除,勢必,需要花費極長的時間,先制定能有效保護及補償被害人的法律,而不是在現在的仍然漏洞百出的法律情況下就廢除,這對其他奉公守法的人民來說,可謂是變相的侵害生命權。

      ⒉小的聽聞過的教授都對於支持死刑實行度比較高喔,關於大大說到的「人不能殺人,國家也不能殺人。」此句話並不能解釋到完整的思考面向,也就是負向的想法,這句話只有一貫性的說法會不會太過以偏概全?也太過單純的去探討國家運作,在此負向的提出,如果變成「人殺人且毫無悔意時,國家是否也可以採取相同行為去制裁殺人的人。」當將人性可能情況加入時,是否更具有說服力呢?請問,如果是像小的所提出的負向中的情況,大大會不會有另一番感受呢?
      
      關於大大對於小的做出對人的生命物化的臆測,小的覺得十分疑惑,法律上我們常常以生命權去相互比較而得出判決的結論,在此,小的就以最常見的案件為例:
      某甲因為其子乙發高燒必須馬上去醫院就診,而疏忽了正在使用的熨斗,忘了關閉電源就帶著乙去醫院,甲回到家以後才發現因為其疏忽所以發生火災,但是醫生說乙當時被送到醫院的情況是只要再延遲一點就會有很高的機率死亡,試問,甲是否有罪?
    此案例的判定,就是用大眾的利益以及個人的生命比較作為判決的結果考量,乙的生命跟大眾的生命利益哪方比較重要作為基準,結果是乙的生命雖然也重要但甲仍構成公共危險罪,我們以結果來看,公益可以說是比個人利益還要來的重要一點。
      
    請問以上的說法有物化的疑慮嗎?小的以為這是法律很常見的比較方法。
      
    關於大法官釋字567號的案件情況原因,小的在此貼上來,這樣也比較能釐清大法官的解釋:

    08-04 00:59

    鏡羚
    (一)袁00聲請解釋案
    聲請人因叛亂案件經前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於民國四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褫奪公權三年,於四十七年十二月一日執行刑期完畢,未依法釋放,而依戡亂時期預防匪諜再犯管教辦法第二條規定發交勞動教育場所強制工作予以管訓,復經前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准予繼續管訓,直至四十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始予釋放。聲請人以其執行有期徒刑完畢後繼續執行之強制工作及管訓係屬違法羈押而聲請冤獄賠償,經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以九十年度台覆字第二六四號決定駁回確定在案。聲請人以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戡亂時期預防匪諜再犯管教辦法第二條第一項、第二項及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有違憲法第八條、第二十三條之虞。爰聲請解釋。

    (二)江00聲請統一解釋案聲請人因叛亂案件經前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於民國四十年八月九日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褫奪公權三年,自四十年三月十八日起至四十五年三月十七日執行刑期完畢,未依法釋放,而依戡亂時期預防匪諜再犯管教辦法第二條規定令入勞動教育場所強制工作,復解交前保安司令部職業訓導第三總隊小琉球管訓,直至四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始予釋放。聲請人以其執行徒刑完畢後繼續執行之強制工作及管訓係屬違法羈押而聲請冤獄賠償,經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以九十一年度台覆字第八五號決定駁回確定在案。聲請人以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戡亂時期預防匪諜再犯管教辦法第二條第一項、第二項及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有違憲法第八條、第二十三條之虞。爰聲請解釋。

    在此可看出釋字567號遇到的是戒嚴時期法律程序的違法執行狀況,能得出任何的法律行為都必須有正當的執行程序,案例發生的情況與現在並不是戒嚴時期的情況有所差距。
    而關於緊急危難的規定,小的認為應採釋字543號解釋的意含較為恰當,“… …緊急命令係總統為應付緊急危難或重大變故,直接依憲法授權所發布,具有暫時替代或變更法律效力之命令… …”。
    因此可得知,於緊急危難時緊急命令可以依其狀況覆蓋某些法律的適用,這是一個很有彈性的說法,而且會如此制定就是考慮到緊急危難的實際狀況下,是需要較寬鬆的法律框架,而與大大說的即便限於緊急危難出於法律規定依然不容侵犯這個論點有所出入。

    08-04 01:00

    鏡羚
    小的能看得出大大的理想,但可悲的是現實並不是只有理想,應該想出更務實的方法實踐會較為妥當,大大應該也知道,那些廢止死刑的國家仍然在最近幾年發動戰爭,這不就是一個諷刺嗎?

    ⒊關於大大認為的生命就是國家應該保障人民的最高準則,就是國家一切該去做的,沒有任何理由能去打擊或著撼動他,似乎意思是就算某甲殺了好幾百人且無悔意,但還是不能判他死刑的意思嗎?
    小的認為“人性”才是法律的適用依據,而不是只有單看法條就解釋法律的適用,大法官解釋這樣的程序,大法官是以去考量當時的案件情況而解釋出符合人性的說法,因此民意是與當時案件的情況是十分重要的環節,如同大大說的大家有繳稅的義務,這是大家要負起的責任,國家的許多執行也賴於人民所繳出這些費用才能得以運轉,人民有感受到國家回饋我們的部份,承認且相信政府的作法是正確的才會繼續繳稅,說坦白,我們廢止死刑讓上面我所說的某甲得以繼續活下去甚至釋放,人民大多只會感受到自身生命權益的威脅及恐懼,並且產生對於殺人的行為是否為絕不可做的行為這點產生疑問。

    台灣的監獄有讓許多輕罪的犯罪人去工廠工作產出並且有許多幫助他們的措施,小的認為其實辦得很有意義,但是,被判處殺人罪的重罪人,他們是沒辦法像其他輕罪的罪犯那樣比照辦理的,監獄的犯人生活狀況是有分犯罪性質或重輕罪的不同,不能混為一談,對於曾經有過殺人行為的死刑犯,對於他的輔助機制相對也較高。

    小的聽聞過得案例裡有被判處無期徒刑重罪的殺人犯,認為既然已經毫無自由可言必須終生老死在監獄裡,那他們寧求一死,可是悲哀的是,當時是某女性法務部部長在位,因此該殺人犯最後自己上吊結束生命,那這樣子我們以保衛人權的觀點來看,是不是連無期徒刑都應該一起廢止呢?
    要一個人終生且無法假釋的在監獄裡度日,在小的看來,這不僅僅是對被判處得那人有更多的精神衝擊,還多了人民的繳稅壓力,並沒有解決掉再犯的發生率。

    目前台灣再犯的發生率會那麼多,就是因為保護犯人的權利已經彰顯到大過公共利益了,我們缺乏一套有縝密的制裁犯罪人跟保護人民的機制,因為我們一再的減輕犯罪人應該負的刑責,造成許多犯罪人往往會很快的被放出監獄,後果不是傷人就是自己終結生命,例如吸毒者很快的被放出監獄後又再度吸毒,吸毒過量導致死亡,這都是保護犯人的機制有點太過所導致的結果,最後仍需要人民去買單。

    08-04 01:00

    鏡羚
    小的認為現在要判處某人死刑且殺錯人的情況非常微小,依照科學檢驗等器材的日益進步誤判的情形可說是少之又少,但公共利益卻永遠都很大,兩相比較下,真的有需要廢除死刑嗎?

    死刑在於法律中是最重的刑責,法官在判定時一定會先看犯罪人的反悔態度,如果犯罪人有反悔的態度,法官往往不會判處死刑。
    如果犯罪人是在很無奈的情況下才殺人,法官往往不會判處死刑。
    如果犯罪人的年齡是限制行為人或無行為能力人,法官往往不會判處死刑。
    或是有年齡限制,或是各種因素,會讓法官心生憐憫的情況,法官往往不會判處死刑還會想盡辦法減刑減到最低。
    死刑的判決結果要出現在現今的案件是少之又少,因為現在對於法理的想法非常重視,所以目前實務上會被判決死刑的人往往都是不符合以上幾點的犯罪人。

    殺人罪主要是在懲罰殺人的行為,既然殺人犯都已經去實行殺人的行為,為何還要維護他的生命權?當大部分的人民都覺得殺人犯是罪有應得時,我們去維護一位已經奪去其他人生命權的人,對人民有何意義呢?當多數的人民都認為其應該付出相對的代價時,此犯罪人能寧靜的活下去嗎?且當他被判處死刑時,表示他完全沒阻卻違法事由,表示他是一個精神正常的人,表示他無悔改之意,難道法律必須讓他活下去,變相表示殺人的作法是正當的嗎?

    憲法的第23條的含意只是個大方向,因為法律條文是死的,人才是活的,而關於死刑是否要廢止這一件事,大法官迴避解釋,這不就再度證明了民意的重要性?
    褫奪公權或刑法規定的許多對犯罪人該負的刑責,其本意是讓犯罪人付出代價,台灣是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人民是國家最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元素,尊重民意是構成台灣最基本的要素,雖然學說上口口聲聲說死刑是違法比例原則,但是事實上,刑法的法律基礎就是以比例原則來判決,硬要將死刑分離出比例原則的想法,來維護犯罪人的權益,本身就是讓大部分的人民無法接受的主因之一。

    08-04 01:01

    鏡羚
    關於現今誤判死刑犯的可能性,小的認為是少之又少,大大有提到如果不在乎誤判冤死的生命,就不可能是尊重生命的這句話,但請翻翻現今的法典,目前的法律不就制定了許多減輕罪行的條文嗎?那樣法條制定的意義就是尊重生命,因此如同小的上面有提到的年齡限制或是各種因素亦或阻卻違法事由… …等,都是尊重生命保護行為人的法律概念,因此,當某甲完全不符合這些條件而被判處死刑時,請問法律還不算尊重他嗎,法律為他的設想還不夠多嗎?試問,法律真的沒有保護到殺人犯的權益嗎?這時,請在想想被害人的親人們的心境是如何的吧。

    小的想法的總結大概如下:

    ⒈台灣是民主法制的國家,人民對於政府的信任是讓政府順利執政的重點,因此,民意對於法律的施行是十分重大的影響,不可只以有無違法作為廢除死刑的依據,而忽視民意,關於廢除死刑的釋憲,大法官不受理的結果也證實了民意的重要性。

    ⒉憲法條文只是以限制國家權力且保護人民的大綱制定,反觀緊急命令的制定就可以知道,實務上,法律也可以為了人民做出變動,因為人是活的,如果將人民的權益犧牲只為了換取適法,明顯是本末倒置。

    ⒊生命權的至高無上,讓法律制定了許多減輕事由保護有實行殺人行為的犯罪人,現今法律已經將犯罪人的權益保護到最大範圍,但是其仍不符合的情況下,犯罪人應為了自己的行為付出對等的代價。

    ⒋誤判的可能度在現在的科學檢驗日新月異的情況下已經降到最低,既然已經降到最低,而公共權益卻永遠不仍忽視的情況下,死刑的誤判更是小,如果只為了極少的誤判可能性存在而將最後一道防線的死刑制度廢除,明顯是忽視了絕大部分人民的權益。

    ⒌被害人的保護制定是前提,如果無法先將制度完善制定下就廢除死刑,到時候買單的也是無法捍衛自己安全的人民,因此要廢除死刑前必須要長遠的規劃,循序漸進,而台灣目前的情況並不適合廢除死刑,因為被害人的保護制定方面是漏洞百出。

    ⒍頗高的再犯率是多數人民無法相信廢除死刑後會讓國家秩序良好的主因,會有頗高的再犯率的情況,表示國家對於犯罪人無法給予有效的幫助方式,目前的治安情況都讓人堪憂了,廢除死刑更是不善之舉。

    ⒎終身監禁並不能解決實質問題,甚至還因此出現犯罪人自縊的情況,對犯罪人及社會都是另一種無實體助益的壓力。

    08-04 01:01

    鏡羚
    ⒏財產權雖然不會侵害人民的生命權,但在實際方面,人民時常對收取許多人民費用的某國家機關提出異議,因此可得知,人民所期望的是政府在收取費用後做出利於社會的有效作為,義務與責任的想法才得以施行,而對於不符合減輕事由的死刑犯罪者保護其生命權這點,符合回饋人民所構築的義務與責任之意念並不存在。

    ⒐國家的犯罪者再犯率高導致人民產生的不安感,治安好壞的全面性對於死刑的廢除採肯定或否定的想法分歧有一定的影響,不可忽視。

    ⒑在沒有制定出完善保護被害人及社會的法律前,廢除死刑很難讓社會達到進步,除非先有妥善的制度,才可符合犯罪社會學理論的思想,因此現階段廢除死刑是極不妥的作法。


    在此謝謝大大的分享,關於此觀念小的是有聽聞過的,而小的也認為立委的作法,與現今保護被害人的法律領域太過鬆散有關,才會造成此情況,而死刑的廢除會增加目前的法律領域衍生出更多爭議的可能。
    小的認為將人性帶入法律概念才更加的適用在社會上。^^

    08-04 01:02

    基隆小王子
    哈哈.真的是很認真^^

    其實看到最後我認為還是一個法律價值觀如何去選擇的問題,以下針對您的回覆回應:

    一.
    您一直在強調現在的施法程序已經盡其所能的去避免誤判,也有很多減輕刑罰等等的機制,但其實說到最後,您仍難沒有辦法否認誤判可能性的存在,我想這就是一個重點,再者關於567號您所貼出來的理由我個人認為和解釋文沒有衝突,釋憲的原因是因為國家未按照正當法律程序至有侵害人民基本權之虞,這本來就是屬於申請釋憲的門檻,鑒於我國大法官只做實質審查,所以必定先有侵害才可能解釋,而主文所揭示的正是所謂"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的內涵,而您提到的543號解釋完全僅解釋何謂緊急命令,而且屬於暫時性直沒有安定性的緊急命令和法律的內涵並不相同,依照您所提出的內容,緊急命令可以變更法律或命令,但憲法層次就不是他能干預的範圍,出於緊急命令能否侵害最少是憲法位階的基本權還是有疑問,我想567號解釋正剛好否定了國家以任何理由侵害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的合理性.

    1.非常時期,國家固得為因應非常事態之需要,而對人民權利作較嚴格之限制,惟限制內容仍不得侵犯最低限度之人權保障。
    2.憲法所欲保障最基本之人性尊嚴,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存續,具特殊重要意義,不容國家機關以包括緊急事態之因應在內之任何理由侵犯之,亦不容國家機關以任何方式予以侵害。(就個案為言論自由)
    3.縱國家處於非常時期,出於法律規定,亦無論其侵犯手段是強制表態,乃至改造,皆所不許,是為不容侵犯之最低限度人權保障。08-04 12:40
    基隆小王子
    所以問題其實是在生命權到底是不是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的一環,各個國際公約包含世界人權宣言都明文生命權為諸權利之首,而超越國家,無生命就不用談其他權利,以舉輕以明重之理,言論自由都為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生命權自然不在話下,是以很多國際條約明定國家應該廢除死刑,包含了亞洲人權憲章.
    回頭來看我國憲法23條,權利只能"限制"不能"剝奪",每個權利都是能限制的,唯一不能限制的就是生命權,因為生命只有有或無的概念,非生即死,不可能限制,一旦限制就成為剝奪,如果一個"憲法"的條文我們都能視而不見,那我只能說我們根本不是法治國和北韓古巴中國沒有差別,因為他們同樣都視人民權利為無物,相較之下和我國只有輕重之差而已.

    "人不能殺人,國家也不可以殺人"這句話比較空泛,我認為應該改成:
    "人因為法律(法律正是保障每一個個體的生命權)和道德不能殺人,即便殺人,國家因為基本權的保障義務不能殺犯罪人"

    不處死刑不代表不處罰,終身監禁確實有犯人有的會自殺的問題,但這個問題能支持死刑存在麼?我想很有疑問,當你看刑法教科書時你會發現,人其實並沒有自己終結自己生命的權利,但因為罰了沒意義所以不處罰,我想如果讓犯人自殺,這是號稱全天嚴密戒護的監獄管理人員失職.

    這一段的重點是"生命權為無價,是沒有國家可以侵犯的先天核心基本權"
    這是超越法律的,而法律上減輕或著其他事由,僅僅是為了限制國家的處罰範圍,依然屬於法律本身,當法律牴觸了高位階的基本人權或憲法,法律當然有失效的問題.
    拿你的例子來說,即便某甲殺了好幾百人且無悔意,因為基本權保障還是不能判他死刑,但我們可以監禁他防衛社會也透過作業(監獄內作業我是有強制力的)儘量去彌補損害和改善自己生活.08-04 12:41
    基隆小王子
    二.
    在你我都承認可能誤判的狀況下,您的論述是,當一個個人的利益去面對社會的整體利益與民意的時候,誤判的可能性可以被容許存在,即便死刑制度本身不合於憲法上原則依然可以被容許,問題是廢除死刑根本不是一個侵害大眾公益的事情,反而是一個保障社會大眾集體利益的事情,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個人,他關乎全體國民,不能說因為現在你用不到就說他不是公益,任何人在相同地位都能享有到保障生命權不被誤殺的重大利益,怎能說他不是公益?

    再者即便去說嚇阻犯罪的部分,至少到目前為止的社會科學幾乎多數說明了犯罪率和死刑無關,即便我們推定他有關也僅僅是"能嚇阻犯罪眾多因素裡的其中一個點",拿這樣的一個因素來和生命權的侵犯相比也是一個大砲打小鳥違反比例原則的概念.

    至於高再犯率的主因我認為重刑犯的再犯率很高,是一個"制度或實行制度的人本身的不良",而這樣的問題是可以透過修法和配套改善的,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可以做出修法
    1.增加"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
    2.加強並落實假釋審查委員會的制度,包含強化重刑犯的假釋審核,落實目前淪為虛文的專家參與審核制度.
    3.改善目前監獄不把人犯當人的態度,加強關教人員的專業知能
    4.增加監獄內進修機會,受刑人職業訓練
    5.假釋後配合警察與司法機關持續監控輔以科技輔助工具,並加強假釋後就業輔導機制.
    我想我們有太多的東西該做而沒有做
    我們一昧地認為死刑是解決問題的良方
    卻不知道死刑其實是國家擺爛的最好藉口
    讓政治人物拿出來操弄,而國家真正該做的卻丟在一邊
    引起輿論撻伐就找個人來槍斃,麻痺社會大眾的神經
    根本的問題沒有改善,小偷出來變職業慣竊
    慣竊出來變搶奪
    搶奪出來變強盜
    強盜出來變成路人勒贖
    然後呢?
    重大社會事件的問題到底是出在死刑身上還是政府身上?
    所以說死刑其實是個虛假的危險制度08-04 12:42
    基隆小王子
    其實您的概念和某些支持死刑的法官不謀而合,許玉秀大法官曾經在意見書中說過有法官認為死刑不適用比例原則.
    這就是我最生氣的地方,如果一個憲法上保障人民基本權的重要原則,甚至被稱為帝王條款的原則,違憲審查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審查比例原則,這樣的東西是你愛用就用不高興就丟一邊,根本是因為民意而根本視人民的權利保障為無物,那我們還談什麼法治國!所以我認為大法官應該在現在明確而完整的地做出解釋,甚至我們應該想辦法逼迫大法官作出解釋.
    前陣子大法官不受理釋憲的案件更好笑,居然對ICCPR明訂不能拿條約的任何一部分阻止或推遲死刑廢除視而不見.


    而關於被害人保護措施,我只能說這也是個不當連結,因為要廢死是因為死刑瑕疵與基本權保障,與被害人無關,被害人多可憐不能引響前述的事實,被害人保護很重要,犯罪人如何賠償也很重要,但這些依然是國家的責任,國家該做的要去做,隔岸觀火把責任都推到廢死團體一點都不負責任.而至少就支持死刑的觀點而言,被害人支持死刑是一個情感應然而非一個制度應然,拿某個人很可憐作為剝奪另一個人生命的理由顯得非常荒謬.


    這段要說明的是:
    1.廢除死刑不但不是損害公益,反而是保障公益,廢死本身就是一種公益,每個人都享有,不能因為你現在用不到就說他不是公益.

    2.如果廢除死刑是保障公益,為了公益放棄個人利益的論點就前提不存在.

    3.死刑由社會科學研究來說與犯罪率無關,高再犯率的主因為國家目前制度的不周延,根本不解決問題只會不斷出現.


    最後我同意在未做配套前暫不廢死,但在未廢死前必須做到停止執行死刑.

    配套措施和治安是國家該做的,社會科學已經證明了死刑和犯罪率的不相關,社會大眾把死刑與犯罪嚇阻做連結可以理解,但事實上國家該做的不做,沒有道理要人民用生命承擔,犯罪人也是人民,他們的生命沒有這麼輕賤.

    我不知道您是在哪高就,但我個人目前接觸到的教授都是支持廢除死刑,我部落格中有一份學界呼籲廢除死刑的聯署書,包含很多知名教授,如台大刑事法大家林鈺雄教授,而我學校的老師並不在其中,其他諸如東吳與輔仁法律系的老師也很多是支持廢除死刑的,其他實務界知名律師包含陳長文等..也支持廢除死刑,我相信至少在法律系教授中,支持廢除死刑應占多數.08-04 12:42
    基隆小王子
    PS.前面提到的不能未遂判例主要想表達,對一件事情採不同學說有不同結果,但其結果卻關乎人民生死,這正是法律不安定的一個事實08-04 13:14
    基隆小王子
    以下補充被害人與死刑的觀點:

    應區分主觀的復仇需求(Subjektive Vergeltungsbedürfnissen)和客觀的刑罰目的(Objektvie Strafzweck)

    刑法學者柏克曼(Paul Bockelmann)主張廢止死刑,他認為:「以我個人情感而言,我是迫切主張死刑的存在,當我想像恐怖份子引爆炸彈造成無數傷亡以及無數家庭失去至親的痛苦,心中立即就會燃起報復的想像,對於這些加害者,希望給予比死刑更嚴厲的對待。將被害人處以毫無痛苦的死刑並不能撫平傷痛,對於這些野蠻的罪犯,真希望先給予施以棍棒刑(Prügelstrafe)。然而,個人的復仇需求並不允許存在於國家刑罰的需求以及刑罰的決定上,對於罪犯的科刑處罰應獨立於個人的情感 。」柏克曼強調就刑罰的角度來看,應該要將主觀的復仇需求和客觀的刑罰目的分開。08-04 13:17
    鏡羚
    安安,謝謝大大的認真回應,因此小的再度來討論了:

    一、犯罪人是否被誤判,本身的判斷就是毫無明確性的問題。
    需要為了如此毫無明確性可言的意念,廢除死刑嗎?
    小的會不斷提起誤判率低就是在思考以上所述說的意念,並不是只單純陳述誤判率頗低這件事實。

    小的認為恐怕連案子是否誤判都無法說清了,還能用誤判的理念來支撐廢除死刑的觀點正當性在嗎?
    在法律保障被害人以及公益都十分低落的現在,如果為了維護誤判這樣曖昧不明的意念而廢除死刑,可說是違背了憲法保護人民的宗旨。

    二、台灣不是單單為法制國,而是“民主”法制的國家,因此法律的施行以及制定都與“人民的意念”緊密而不可離,立法必須要得到民意才可立法,而施行法律也需要民意才可施行,如果只因為法律文字的制定就對民意視而不見而廢除死刑,台灣也可以說是與對岸或北韓差距不遠了。
    無論是法律裡最高階的憲法或是民法、刑法… …都是由「人」所制定,因此就算憲法是最高階的存在還是免不了「修憲」的程序,因為必須符合國情的變化跟許多因素而不斷轉變。

    因此,憲法的制定只能說是一個大方向的參考,遇到憲法的爭論時也不能只單面向的以憲法文字規定來判斷,如果只判斷文字的規定,“那不就完全忘記實務的運作了嗎?”
    在小的看來,只用法條的文字去判斷死刑的存廢根本是不符合現實的虛假構想。
    如果憲法的制定是完美的,那小的也很樂意一切照其文字規定照辦,但可悲的是,憲法不是完美的。

    因為國情的不同,各個國家的法律也有所不同,難道必須為了:
    “死刑的廢除是國際的潮流,台灣就須忽視國情的需要而廢除死刑嗎?”
    小的認為國際上關於廢除死刑的制定,根本不是能考慮台灣廢除死刑的客觀思考。


    另外,關於第567號解釋,為何小的當初會貼出理由書給大大看呢?

    就是要釐清當初是因為兩案都有“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問題,而對案中的兩人沒有依法行政,問題在於沒有正當的依法執行,而繼續將兩人強制工作或管訓的作法,該放人的時候沒放,才因此有違反第23條憲法之規定,並不是符合大大說得否定了國家以“任何理由”侵害最低限度人權保障的合理性這樣如此大略的說法。

    而是當時國家的理由本就屬違法。

    08-10 00:55

    基隆小王子
    你好,因為我個人即將要考試了

    所以雖然今天看到您的意見暫時沒辦法做出回應

    帶我個人看過之後認為依然是切入觀點的問題

    對您的觀點也有很多個人不同意的地方

    我想這和我長期接觸廢死相關文章團體與被個人幾個老師強力主張廢死所影響的關係

    回應還麻煩您等一段時間了08-12 18:44
    基隆小王子
    不是乎不忽略實務運作的問題,法律最基本的解釋就是文義解釋

    如果你連文義都可以忽略,那我們就不用談法治國了

    因為法官連依法判決都做不到

    我只能說誤判是一個理由,但從來就不是全部,最終的理由還是在於

    "國家有保障人民基本權的義務"

    套用美國的邏輯

    "國家對人民最少的干涉就能使人民擁有最大的基本權"

    所以要用權力分立來制衡國家

    我們要談法治國主要要談的就是"國家必須守法"而不是人民要守法

    這後面會談到09-01 20:57
    鏡羚
    而不是“任何理由”,任何理由所包涵的範圍可不只567號解釋的違法理由而已。= =

    因此,小的認為既然要討論有無依法行政的問題,才會貼出第543號的解釋,因為543號解釋也可說是一個特別概念的存在,既然要說到是否一定要依法行政的問題,當然也該提出543號對於法律在某些情況下不一定需要依照法定的程序執行的概念,才可以更全面性的思考實務以及法定的行政狀況。

    在此擷取大法官在567號的解釋,並加以標示出小的認為應當特別注意的部份:… …「“未以法律規定必要之審判程序”,而係依行政命令限制人民身體之自由,不論其名義係強制工作或管訓處分,均為嚴重侵害人身自由之處罰。況該條規定使國家機關僅依“思想”行狀考核,認有再犯之虞,即得對已服刑期滿之人民再行交付未定期限之管訓,縱國家處於非常時期,出於法律之規定,亦不符合最低限度之人權保障,與憲法第八條及第二十三條之規定有所牴觸,應不予適用。」

    在此所提出的最低限度之人權保障論點,與死刑所要提出的保障論點可說是完全不一樣。

    三、關於大大將原本提出的那句話改成"人因為法律(法律正是保障每一個個體的生命權)和道德不能殺人,即便殺人,國家因為基本權的保障義務不能殺犯罪人"這個想法。

    小的認為這句話明顯本末倒置,在此釐清,應是人先有不可以殺人的意念才讓法律得以制定,而國家的法律力量是來自於人民,是人民給國家權利,國家才得以有力量去保障人民,因此,當有人殺人的情況產生時,也就是國家無法執行保障人民基本權的義務時(無法保障被殺害的人的基本權),人民認為國家的基本權保障明顯出了問題,人民認為國家有執行保障人民基本權的義務,國家因此必須有制裁犯罪人的義務,制裁方式則因輕重不同有所分別。

    死刑的存在,本來就如同無期徒刑或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功用相同,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基本權的義務而來。
      為什麼還會有國家因為基本權的義務而不能“制裁”犯罪人的問題存在呢? 
    在此,小的認為大大用的“殺”字極不恰當,死刑的執行是必須有正當理由存在,國家才得以對其執行死刑,國家不是在殺犯罪人,而是為了保障人民基本權的義務而制裁犯罪人。

    08-10 00:55

    基隆小王子
    當然不一樣,每件案件的理由都不一樣啊,如果大法官指解釋那個單一案件那我們也不需要大法官了

    還有關於國家在某些情況下不一定要用既定法律程序,但這完全和死刑無關,因為我的論點在於生命權是憲法位階的保障義務,但是即便國家在某些情況下可以不依照既定程序來,但依然不能違背憲法阿,不然567號是在說什麼呢?


    關於第三點你的批評部分請你參考一下下面有提到的法治國原則,我想本末倒置的並不是我

    你這樣的推演方式我不能說有什麼問題,但是我一再強調,國家即便有維持治安的義務和保障基本權的義務,但不代表保障的方式是"制裁",因為制裁並沒有保障到任何東西,而是國家刑罰權對犯罪人的處罰和矯正,希望不要再犯.

    一個人被另外一個人殺掉了,是一個生命權的剝奪,但我們依然沒有權利去剝奪犯罪人的生命,因為國家要保障每一個人最根本的核心基本權,包含犯罪人.09-01 21:07
    鏡羚
    雖然不處死刑不等於不處罰,但死刑的意含裡,制裁本來就多於處罰的意含存在,而會被判處死刑的犯罪人往往都是被認為毫無減輕事由的適用才會被處以死刑,無法符合減輕事由的罪犯往往已經無法用處罰的方式,使其感到到悔意。
    大大對於終身監禁確實讓死刑犯有自縊的可能性存在有同感,小的感到很開心,但小的並有提到“因為罰了沒意義所以不處罰”這樣草率的想法,很明顯的再度是大大的臆測,看來大大似乎蠻容易產生誤解,事實上小的也十分疑惑大大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因此也不知從何討論才好,小的只是述說死刑犯自縊的可能性提高以及某些人權團體的觀點的確是想將無期徒刑一起廢除的事實分享給大大罷了,另外,關於終身監禁是監獄管理人員失職的想法這點,小的認為更重要的是思考自縊的死刑犯的想法:被判處無期徒刑重罪的殺人犯,認為既然已經毫無自由可言必須終生老死在監獄裡,那他們寧求一死。
      
    明顯是沒有加入死刑犯個人人格考量以及減輕事由核心保護的單向想法,才會有將生命權為無價,是沒有國家可以侵犯的先天核心基本權的意念用在不符合減輕事由的死刑犯身上。

      減輕事由的存在並只有限制國家權力的存在,是保護公益以及個人權益而存在,減輕事由是適用於例如當有不利於行為人(例如為了讓自己活下去而不得不奪取他人性命時)或是行為人不可控制的因素存在時(例如行為人本身是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人),或是為了保護眾人不得已才去殺了某人,為了保護行為人的權益以及公益的權益所制定的規定。
      
      在此,必須再一次提起憲法不是完美的,並且其是會照著國勢的不同兒有所修改的觀念,因此法律的失效並不是僅僅參考憲法。

    照大大對甲的說法,似乎完全沒顧慮到被害者與被害者家屬以及社會民眾的基本人權,只顧慮到已經奪取數人基本人權的甲,大大對甲的懲處可說是無法理以及加入人性的觀點可言,可說是違背了立法保護人民的意含,小的對此內心感到惡寒。

    四、死刑的執行本身就是為了保護公益所定出的制裁方式,為何需要廢除?何來廢除死刑才是公益之說?

    死刑的執行本身就是為了保護公益,在此可以從減輕事由的方面探討起,也就是符合死刑的罪犯必須要不符合減輕事由保護的意含,才會被裁定有需要被執行死刑的“方式”。

    08-10 00:57

    基隆小王子
    老實說我完全難以接受你這段的看法

    你在和我說減輕事由的時候依然是在談"法律"位階的東西

    你是在說某些事由是立法者預先考量可以減輕或不須處罰的事由

    但我在和你說憲法位階的東西,你說的和基本權核心保障風馬牛不相及

    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討論,我想你應該先去把公法和刑法的教科書概念看清楚


    法律本身是為了保障公益,但保障公益的法律即便公益再大依然不可以違背憲法,憲法也不可以脫離基本權保障,這是法學金字塔最最最最基本的一個概念,如果法律訂出來就是保障公益而且是合理的保障公益,那法律每條都合憲根本不需要解釋,那要大法官幹什麼?09-01 21:16
    鏡羚
    減輕事由就是為了限制國家權力以及保護公益與個人權益而存在,如同小的在上面第三點後部份裡的舉例可以看出其可說是融合了公益及個人權益保護和國家不可過於草率的判處死刑的想法在其中。
    一個行為人殺人以後,我們需要以保護行為人的權益觀點出發去判斷此行為人是否需用以死刑的方式,如果都不符合法律中幫行為人保護權益的規定才會判處其死刑。
    在審核一個人是否需被判處死刑的過程時,就融合了公益及個人權益的保護觀點在過程中了。

    我們可得知,死刑是在公益及個人權益的保護流程後,行為人不符合權益維護部份,而得出的結果。

    因此,死刑的制定本身就是一個已經匯集公益及個人權益的觀點後所得出的結果方式,所以何來廢除死刑才是公益之說呢?

    五、小的也有去查閱過社會科學得實驗結果,但認為國情的不同才是評判的標準,社會科學也只能供參考罷了,台灣的狀況與實驗的國家國情可說是相差甚遠,怎可能用推論的方式來決定死刑的存廢這樣爭論的議題呢?
    關於嚇阻犯罪的想法雖然只能算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是許多民意仍然認為其有效用,並且,在台灣法律對於被害人及其親人的保障與公益保障都不夠完善的狀態下,人民對於嚇阻犯罪的想法可說是深根地固。

    既然大大也認為是制度或實行制度的人本身的不良所造成,能理解光是面對目前現有的制度國家就治理的漏洞百出了,那還要如何讓人民如何去接受死刑廢除這樣更大的國家的制度呢?
    以廢除死刑作為前提,根本就是罔顧現在國家的治理情況,簡直可謂是將全國人民的權益拋棄的作法。
    關於大大提的那些修法,小的在此有些想法:
    1關於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的疑慮,大大也想必還記得小的提過得,這項措施不僅增加犯罪人絕望的自縊想法對其毫無意義可言外,對於人民也是不必要的支出,光是要建造更多的管理死刑犯的地方就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了,且死刑犯的管理也需要更多的人事費用,請問大大,這多出一筆的費用是要從哪裡生呢?還不就是人民身上嗎?

    難道行為人之所以會被判死刑,是全國人民的責任嗎?
    為何行為人自己需要負起的罪責,也要由其他守法的人民買單呢?
    請見諒小的實在看不出這條修法建議的正當性,因為根本就忽略了除了死刑犯以外的多數守法人民的權益嘛。

    08-10 00:59

    基隆小王子
    國情不同真的是個很好的藉口

    像這陣子6歲女童和3歲女童性侵案大眾的反應和提出來的理由

    很明顯根本亂七八糟

    罪疑惟輕去哪裡了?

    犯罪事實不明確有利於被告去哪裡了?

    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去哪裡了?

    罪刑法定原則去哪裡了?

    如果什麼事情只要趁全民的心如全民的意

    就什麼基本權保障什麼核心的法律概念都不用管

    我們都不要談法治國了阿09-01 21:21
    鏡羚
    其他守法的人民會怎麼想呢?他們如此的奉公守法,結果還需要為了死刑犯付出一筆不小的費用,請問這個想法的正當性在哪裡呢?
    或許死刑犯還能因此活的比奉公守法的人民更久呢!那麼其他人民會怎麼想呢?這樣殺人罪還算是重罪嗎?

    當多數的民意對此產生疑慮時,還會有人想要繳稅給國家嗎?

     2關於大大提出的第二點建議,小的覺得能加強並落實假釋審查委員會的制度,包含強化重刑犯的假釋審核還算是能接受,雖然是有點懷疑難道現在對於重刑犯的假釋審核還不夠大嗎?不過制度的制定當然是縝密點好,但小的覺得現今這些制度都還不至於淪為虛文的地步,因為仍然有在執行這項程序,大大算是言重了。
     
    3另外,進入監獄的犯罪人可是過著十分健康規律的生活,這也就是為何許多人在出獄以後體重有增加的原因,且監獄裡也常常會舉辦活動給犯罪人參加呢,因此小的實在看不出監獄哪裡不把人犯當人這點大大是怎麼理解出來的,因為小的有聽聞過某位曾擔任司法重職的教授提過監獄裡會舉辦活動,並且還有書籍供他們閱讀,因此犯罪人可是過著很人道的生活的。
    關於加強專業知能這點,小的沒有異議。

     4監獄內本來就有可以進修的機會,不然某些犯罪人怎麼可以攻讀學位呢?關於受刑人的職業訓練這點,國家本來就設有許多給人民的就職訓練輔助了,
    受刑人可以在出獄以後與一般人一樣參加就職輔助。

     5呵呵,現今警察都有在利用科學輔助道具作監控了,但是光是強姦犯假釋後就算有監控也仍然再犯,又何談死刑犯呢?這暴露了現今關於監控是否可以杜絕再犯的機會這點,根本沒有絕對杜絕效用。
      
     就是因為國家目前的制度做的不夠確實與完善,基於公益及國情與種種因素的

    考量下,死刑才得以繼續執行,死刑不是一個虛假的危險制度,因為其要執行

    必須經過嚴格的審理,也與國家的百爛藉口無關,現在國家真正該做的是讓再

    犯率的問題以及幫犯罪人導正方向,而不是廢除死刑,國家還有那麼多當前問

    題要解決,如果不先解決,就算現在真能廢除死刑,最後被民意壓得不得不回

    復死刑也是早晚的事,日本就有這樣的情況。

     比起浪費時間在不解決當前問題就廢除死刑,然後又可能走上與日本相同的狀
    況,還不如循序漸進的先將當前問題解決,免得浪費人民多餘的時間跟金錢。

    08-10 01:01

    鏡羚
    就是因為根本的問題沒有改善,就是因為連比死刑犯輕罪的犯罪人都無法妥善
    管理了,才會發生小偷出來變職業慣竊、慣竊出來變搶奪、搶奪出來變強盜、
    強盜出來變成路人勒贖,

    所以大多數的人民又怎麼可能支持廢除死刑呢?大大您說是不是啊?
    不如先將這些根本問題改善再說,給人民一個支持廢除死刑的理由!^^

    六、小的認為死刑是符合比例原則的,因為並沒有其他制裁的方式可以達到與死刑的一樣的效用,而且死刑是一種由公益及許多因素才得出的一種制裁方式,其執行目的本身就有保護公益的意含在內,在看過大法官對於比例原則的適用是否違憲的探討時,因此長期自由刑(無法假釋的無期徒刑)並不適合拿來代替死刑這點,也在大法官的解釋中得到結論。
      
     第476號解釋關於毒品條例之死刑、無期徒刑規定違憲這點,大法官認為死刑是無牴觸憲法第二十三條之: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其中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係本於特別法嚴禁毒害之目的而為之處罰,乃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無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與憲法第十五條亦無牴觸。
     
     大法官對於死刑根本就無違憲這件事其實已經表達的十分明確了,只無奈學者一直不斷的要求大法官再次做出解釋,小的認為大法官真的不是人做的職業啊~
     不過小的也蠻支持再次請大法官解釋就是了,不然學者們大概還是會覺得不甘吧?雖然476號解釋已經很明確的說明死刑是沒有違憲的!^^

     小的覺得馬總統在簽署像是ICCPR這樣關於國家施政的重大方針時應該要先問問國家的主人們(人民)才對,免得總統跟民意不一致導致兩相對立的局面,而大法官就可憐成為這次的犧牲品囉。
     如果有違背ICCPR理由在於死刑犯無論是在哪一階段都必須要有辯護人幫其辯護這點,那只要把刑事訴訟法更改後就可以解決違背ICCPR明文規定的部份了,根本就不需要到廢除死刑的地步。
     
     因為在ICCPR的第六條第二款裡有明文規定,尚未廢除死刑的國家,如犯情節重大之罪,也可以科處死刑。
     因此,死刑的執行根本也無違背ICCPR。
     大法官會不受理釋憲也不是沒有理由。

    08-10 01:01

    鏡羚
    況且,我國尚非聯合國會員國且國際處境特殊,在台灣一次次被聯合國打回票後,台灣與國際的互動狀況,對於ICCPR到底有無適用在台灣,也還是一個不明確的地帶。

    另外,在台灣實務上的法律運作,是先以國內法規當第一順位的考量,國際法規是放在最後才考量喔。

    七、再次看到大大過於情緒化的言論了,小的認為~既然有能耐去提出廢除死刑的建議,那當然要想到其會產生的壞結果要如何預防囉!這不是符合邏輯的想法嗎?如果硬要說廢除死刑與被害者的保護措施是兩件事,這很明顯的是沒考慮到“立法”需要的全面性才會有的想法,現在台灣極大部分的民意都認為死刑是國家的正當作法,也就是承認關於死刑的相關制定是正當的這回事,而既然大大認為廢除死刑是正當的作法,當然也要討論關於廢除死刑需要的相關制定該如何讓人民承認囉!
      如果只願意單面向提出廢除死刑這件事,而忽視在實施以後需要的相關法律制定,實在是會讓小的懷疑是在逃避問題啊。
     
    因為現在國家認定死刑是正當的,只有部份學者以及較小部份的民意認為廢除死刑是正當的,既然認為其是正確的,當然也要向國家提出相關的法律制定建議才對啊,被害者的保護措施就是其中一個關於廢除死刑的相關制定,因此怎會是不當連結呢?

    這最後的決定可是都攸關於國家(也就是全體國民)的問題啊。

     這可不是以大大所說得「拿某個人很可憐作為剝奪另一個人生命」這樣的方式來討論死刑是否啊,小的只說過將心比心喔,大大的臆測似乎有點荒謬了呢。^^

    在此對作一個小結:

    死刑本來就是以公益及國情與各種現況因素下所考量而定的制裁方式,因此,廢除死刑根本就是違反公益及國情狀況的作法,視民意與國情為無物。
     
      目前的社會科學研究根本不能完全否定死刑有使再犯率或犯罪率降低的可能,因為社會科學研究根本就沒辦法找到一個跟台灣的國情狀況相近的國家,並且其研究未加入的客觀因素太多,根本就不能當作死刑是否要存廢的參考之一。
     

    08-10 01:02

    鏡羚
    八、大大既然也同意未做“配套”前暫不廢死,那也應該能理解台灣該做的配套是不少的吧?如果在未廢死前必須做到停止執行死刑勢必會國家大亂。



      因為,立法施政哪能只有做一半的啊?!= =


    停止執行死刑的作法事實上已經達到與廢除死刑一定程度的結果了(讓死刑犯活下去)既然大大懂得配套的重要,就更應該理解配套必須要跟著死刑廢除的立法一起推出,或是配套應當先推出,否則民意有很高的可能不服立法,

    一個可以預見讓人民不服的立法,請問有實施的必要嗎?
      
    只作半套容易會讓人民產生被愚弄的感覺,台灣需做的配套又多,因此也一定需要相當的時間,

    配套措施跟治安的確是國家該做的事,但是社會科學實驗結果,從來就不是
    能完全證明死刑與犯罪率到底有無相關,因為其實驗還未加入的因素實在太多了,科學實驗永遠都只能假設一個國家在最相近最單純的情況下的結果,請問哪國的國情跟台灣相近啊?

    因此國外的科學實驗結果從來就不能絕對證明些什麼,頂多勉強當個參考。


    死刑犯的生命有輕賤嗎?請問大大從哪裡看出很輕賤呢?
    難道,阻卻違法等許多限制死刑的法條以及嚴格的審查制度都是制定假的嗎?


    如果死刑犯的生命是輕賤的,國家為何不用死刑犯當初殺人的方式來制裁死刑犯呢?為何國家是用槍擊而且還是以要害部位來制裁死刑犯呢?而且還會讓死刑犯在執行前喝點酒,請問被其殺害的被害者在死前有得到這樣人道的對待嗎?

    國家做的還不人道嗎?請想想死刑是需要多麼嚴格的審查後才能做出的結果吧。
    大部分的民意也都認為國家已經十分人道了。


    請注意,國家就等於人民,人民是構成國家最基本的核心要素。

    大大的意思似乎是暗指像是殺害白姓藝人之女的陳某那樣的殺人犯會殺人,都是全國人民的錯啊?請問,奉公守法的人民們到底錯在哪裡呢?

    請問,死刑犯會去殺人,是全國人民的錯嗎?是因為全國人民都沒能好好教育死刑犯所以他才會去殺人嗎?

    請諒解小的實在是無法理解大大的想法,因為因果關係根本就不成立啊。

    08-10 01:03

    鏡羚
    九、就算小的說出在哪裡讀書也無法動搖大部份的民意都支持死刑的事實啊^^

    小的聽聞過得教授老師們幾乎都認為死刑是現在國家必要的制裁方式,而且這些教授老師們都是有實務經驗的喔,不會空口說白話的。

    小的也聽聞過林鈺雄教授的名聲,也看過幾本林教授寫得的書,甚至,小的認識的老師教授群裡也有被林教授指導過,但是,無論林教授在學界裡是一位重量級人物,

    也還是無法只以學界某部份教授認為的,就忽視大部分民意的表示啊。

    立法要保護的是佔國家最多數的一般大眾,可不是只有學者而已。^^


    p.s原來大大前面的判例是想要說明法律的不安定性啊,大大的判例舉的並不妥,因為因果關係的判斷是其判例的爭點,關於法律的不安定性說法,應當是以法律需符合明確性來作考量,這也跟信賴保護原則有些關聯。
       
       

    大大所提出的補充部份,刑法學者只說出十分直線的法律概念,在此必須釐清,對於人民的生命的權益保護是正確的,但當無法完善保護大部分的人民生命安全的權益時,直線的法律概念也就明顯不適用,需以國家的情況做出全盤的考量來制定法律,才是最接近實務以及立法的核心目的。

    08-10 01:04

    鏡羚
    在此,小的也貼上一些資料與大大分享吧:

      http://ntur.lib.ntu.edu.tw/bitstream/246246/12808/1/892414H002044.pdf

    以上網址的資料有說到大法官解釋死刑的是否有符合比例原則。
    以下擷取文中的一小段:更值得注意的是釋字第476 號解釋,在本號解釋,大法官表示,長期自由刑之措置,要達成肅清防制煙毒之目的,「成效難期」,所以死刑規定屬必要。這段話已隱含一項必要原則的適用前提,即拿來跟系爭手段作「最小侵害性」之比較之手段,必須是跟系爭手段具有相同的適合性,或者說,對目的之達成,具有相同有效性。長期自由刑就是因為跟死刑不具相同的適合性或有效性,才無法襯托出死刑的非最小侵害性。

    另外也分享日本及泰國因為多數民意支持死刑,而恢復死刑的新聞網址,這是2010年的報導:

    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id=1&id2=2&nid=231478


    如果廢除死刑真的是必備的國際潮流,

    為何美國部份州仍有死刑?並且,查閱某些資料就可以得知,美國的死刑執行方式是注射或絞刑,請問美國有比較人道嗎?

    為何日本會屈服民意?

    小的認為,這些事實都是需要我們深思的。

    08-10 01:05

    鏡羚
    十分抱歉,這次貼的第三張留言的第二段部份需要修正一下,少了【沒】一個字了,差這字文意整個差超多的XD :
    (以上省略)大大對於終身監禁確實讓死刑犯有自縊的可能性存在有同感,小的感到很開心,但小的並【沒】有提到“因為罰了沒意義所以不處罰”這樣草率的想法… …(以下無錯誤)

    P.S如果又找到奇怪或漏字的部份導致大大無法理解文意,可以跟小的說一下喔。^^

    08-10 01:13

    基隆小王子
    你好,關於上面的問題您可能有2點誤認我想應該要先提出來

    一.首先是你在理解大法官釋字的方式並不完全正確,大法官不做實質審查僅作抽象審查,但要大法官作出解釋有實質門檻,換言之要大法官作出解釋一定是要有具體個案且窮盡救濟途徑而且仍然不能解決時才能為之,但一個具體個案大法官決定做出解釋依然不是依照個案解釋,而是針對法律條文作抽象解釋,所以解釋上你不能完全代入解釋申請的事實而斷章取義僅有在該情況才有適用的餘地,當時國家的違法理由並不是大法官宣告該法律違憲的理由,而是該法律條文本身違憲,我想這樣的概念很多書裡都有.

    大法官567號解釋作出的是"某些基本權利是最低限度人權保障,即便國家緊急危難而且出於法律規定,依然不可侵犯"

    這個解釋只是說明有所謂最低限度人權保的存在,但沒有談到死刑問題,我僅僅是以舉重以明輕之理,認為生命權是一切權力行使的根本,沒有生命權,其他都是空的,如果言論自由是最低限度人權保障,那更不用說是生命了

    二.我想我們對於國家的義務和何謂法治社會有著完全不同的見解,我認為所謂國家的保障到哪裡,我可以舉出一句話"管理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一個好的國家要做到的是對人民的干涉最小,而所謂的法治國,引用李惠宗教授憲法要義中的見解如下:

    1.法治一語在我國常受到誤解,法治並非以嚴刑峻法為治之意,更非人民應知法守法之意
    2.法治國家源自民主的政治哲學,系對專制統治的反省
    3.現代法治故指以法為治,但並不強調人民知法守法,更非單純以嚴刑峻法為治,我國實務上常迷信治亂世用重典,事實上亂世常為專制者之藉口,重點更易為獨裁者所濫用,其結果往往是治亂世用重典
    4.法治最根本的意義是,所有國家公權力的作用,皆須納入一定之規範,其所要求者乃國家知法守法而非人民知法守法,人民縱有不法之行為,在法治國的要求下,國家亦不得以不正當違法或違憲的公權力作用對待人民的不法行為

    在法治國原則的要求下,國家絕對不可以以任何理由即便是公益,來做為國家侵害人民基本權的理由,這也是法務部函釋裡所說的,生命權一旦被限制結果就是"剝奪"而與憲法23條之意指不合,有違憲之虞

    所以即便不談比例原則,死刑依然很可能是違憲的


    再來談到476號解釋,恰好我刑事訴訟法的老師就是申請這號釋字的法官,以下提出他對該號釋字之批評09-01 20:38
    基隆小王子
    一、大法官對比例原則說明不清
    就正面觀點而言,大法官終於肯將「比例原則」納入解
    釋文,並在解釋理由中加以闡明,總是值得肯定。然則,就
    反面觀點而言,大法官對比例原則說明不清,其解釋理由欠
    缺推理過程,顯然下筆倉促,以致說理不清。讀之再三,依
    然不知其肯定販賣毒品罪超重刑不違憲之理由何在,令人遺
    憾。09-01 20:40
    基隆小王子
    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
    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
    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所謂「必要」
    二字,是為必要原則,一般認係比例原則(der Grundsatz
    der Verhaeltnismaessigkeit im Weiteren Sinne,The
    concept of proportionality)之規定。惟比例原則之內涵
    ,通說有三,其一,適當性原則(Prinzip der
    Geeigenetheit)。其意指所採取之手段必須適合其所追求
    之目的,始得謂之適當,而具有適當性。申言之,適合以法
    律為手段而限制人民權利,以達到維護公益之目的時,其立
    法手段始具有適當性(亦有稱之為正當性或妥當性)。其二
    ,必要性原則,亦稱之為最小侵害原則(Erfordlichkeit,
    der Meringstmoegliche Eingriff, Prinzip des
    geringstmoeglichen Eingriffes. )。其意指所採取之手
    段能達成目的,且無其他具有相同效力之更佳手段時,始可
    謂其侵害最小,而具有必要性;申言之,於適當性原則獲肯
    定時,在達成立法目的有各項手段時,應選擇對人民權利侵
    害最少之手段,其手段始具有必要性。其三,比例性原則(
    Verhaeltnismaessigkeit im engerem Sinne,
    Proportionalitaet),稱或狹義比例原則。其意指欲達成
    一定目的所採取手段之限制程度,不得與達成目的之需要程
    度不成比例,亦即必須符合一定比例關係始可。申言之,其
    立法手段固可達成立法目的,惟其法益權衡結果,仍不可給
    予人民過度之負擔,造成人民權利過量之損害。09-01 20:40
    基隆小王子
    一般認為比例原則之內涵,係前述之適當性原則、必要
    性原則、比例性原則三項。惟事實上,比例原則可分為二層
    次,其一須「適當」,其次須「相當」(適度)。所謂相當
    即不過量,所謂不過量乃指侵害最小。因此,若要簡而言之
    ,比例原則之第二內涵即必要性原則及第三內涵即比例性原
    則,可以合而為一,姑且名之曰相當性原則(註十三)。準
    此,若以適當及相當與否來觀察本件解釋,可以清楚看見大
    法官以一大堆「廢話」來支撐其處罰為「適當」之理由,卻
    未見其敘述何以超重刑(僅有死刑及無期徒刑,並無有期徒
    刑)為「相當」之理由。申言之,大法官只說明販毒如何可
    惡,其處罰具有適當性,卻未說明何以其超重刑是侵害最小
    ,而具有必要性;何以其超重刑之侵害並不過量,而具有比
    例性。09-01 20:41
    基隆小王子
    解釋文第一段稱「國家刑罰權之實現,對於特定事項而
    以特別刑法規定特別之罪刑所為之規範,倘與憲法第二十三
    條所要求之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限制妥當性符合,即
    無乖於比例原則」。其所謂之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限
    制妥當性,是否即係前述比例原則之三項內涵即適當性原則
    、必要性原則、比例性原則,筆者不得而知。如是,大法官
    如此創新名詞,有何必要?如否,其涵意如何,令人費解!
    為更深入明瞭起見,再觀之其解釋理由第一段之闡明,大法
    官認為特別刑法之罪刑,以別普通刑法之罪刑,倘其立法目
    的,「就歷史淵源、文化背景、社會現況予以觀察,尚無違
    於國民之期待,且與國民法的感情亦相契合,自難謂其非屬
    正當」,其解釋理由第二段更以鴉片戰爭為例,說明毒品之
    危害如何如何。其第三段前段再次強調為杜絕毒品之危害,
    而以「特別立法加重其刑責,自係本於現實之考量」。事實
    上,大法官此三段之敘述,充其量作為販賣毒品行為應施予
    刑罰乃「適當」之理由而已,並不能作為其刑罰為死刑及無
    期徒刑乃「相當」之理由。申言之,大法官只說明其處罰乃
    適當而符合適當性原則而已,並未說明其處罰為死刑及無期
    徒刑何以並非最小侵害,何以並不過量,亦即並未說明其處
    罰何以符合必要性原則及比例性原則。09-01 20:41
    基隆小王子
    再回顧筆者聲請書貳之三,業已表明「此種超重刑之立
    法,是否違背罪刑相當原則,而非止於立法者形成自由(
    Gestaltungsfreiheit)之問題?此乃本院疑問之所在。本
    院如依法定刑量刑,被告不是被判死刑,便是無期徒刑,將
    是過量之處罰。」換言之,筆者所聲請解釋者,並非販賣毒
    品罪是否應該處罰,而是其處罰是否過重。申言之,筆者係
    針對比例原則之「相當」與否,亦即針對其必要性原則及比
    例性原則如何,而聲請解釋,並非針對其「適當」與否,亦
    即其適當性原則而聲請解釋。未料,大法官竟不針對爭點而
    就法言法,反而以一大堆情緒性之言詞,來說明處罰販賣毒
    品行為之適當性如何,真是牛頭不對馬嘴,馮京乎?馬涼乎
    ?筆者不知!易言之,其所謂之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
    限制妥當性,若係指適當性原則、必要性原則、比例性原則
    而言,則大法官只說明處罰之目的正當性而已,並未說明其
    手段必要性、限制妥當性如何。09-01 20:41
    基隆小王子
    在符合適當性原則時,立法者對於其手段之選擇,仍須
    符合最小侵害原則及比例性原則;既不能以立法形成自由為
    詞,而選擇侵害較大之手段;當其選擇該手段後,亦不能以
    立法形成自由為由,而使規定嚴苛,以致形成對人民權利之
    過量侵害,使其目的與限制程度不成比例。或許大法官亦察
    知其說理之不足,故於解釋理由第一段敘述處罰之適當性之
    後,接著敘述「而其為此所採取之手段,即對於人民基本權
    利為必要之限制,乃補偏救弊所需,亦理所當為者,即應認
    係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乍看之下,此段似想
    說明必要性原則及比例性原則;惟事實上,本段有說等於未
    說,不免廢話之譏,何故?為處罰販賣毒品所採取之手段,
    何以限於死刑及無期徒刑,而排除有期徒刑,如何是對人民
    基本權利為「必要」之限制,正是筆者所要求解釋之重點,
    惟大法官僅以抽象之詞句,宣稱「補偏救弊所需,亦理所當
    為者,即應認係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對於何
    謂「補偏救弊所需,亦理所當為者」,其內涵如何,並隻字
    無片語說明,如何可以推論「即應認係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
    之比例原則」?其跳躍式之邏輯,自然難昭折服。09-01 20:42
    基隆小王子
    再細讀解釋文及解釋理由,其對於必要性原則及比例性
    原則,勉強算是說明者,在於解釋文第二段前半及解釋理由
    第三段之後半。就解釋文第二段前半而言,大法官認為販賣
    毒品「流毒所及,非僅多數人之生命、身體受其侵害,并社
    會、國家之法益亦不能免,為害之鉅,當非個人一己之生命
    、身體法益所可比擬。對於此等行為之以特別立法嚴厲規範
    ,當已符合比例原則」云云,為何對於傳統分類之國家法益
    、社會法益、個人法益均有侵害之行為,就必須處以死刑或
    無期徒刑?大法官亦未加以說明。其僅以販賣毒品行為之侵
    害,「并國家、社會法益亦不能免」,即可推論此等超重刑
    「當已符合比例原則」,誠不知其邏輯從何而來?何況,若
    依大法官之邏輯,所有犯罪之中,叛亂罪之侵害國家法益最
    大,「為害之鉅,當非個人一己之生命、身體法益所可比擬
    」。因此,刑法第一百條及一百零一條之內亂罪,更應處以
    死刑或凌遲至死,豈止無期徒刑?或者根本應採連坐法,甚
    至誅其九族(註十四)。因此,此部分既只有結論而無理由
    ,也是有說等於沒說。至於大法官此段文字所隱含之封建思
    想及其不攻自破之謊言,則容後述之。09-01 20:42
    基隆小王子
    其次,就解釋理由第三段之後半而言,大法官認為「販
    賣毒之行為,除具備前述高度不法內涵外,更具有暴利之特
    質,利之所在,不免群趨僥倖,倘僅藉由長期自由刑之措置
    ,而欲達成肅清防制之目的,非但成效難期,要亦有悖於公
    平與正義」云云。易言之,大法官認為販賣毒品之法定刑並
    無長期自由刑,僅有死刑及無期徒刑,只因其行為具有「暴
    利」之性質。既有暴利之性質,若只處以長期自由刑,既難
    期成效,又不合公平、正義。然則,何以具有暴利之性質即
    應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何以具有暴利性質而處以長期自由
    刑(如有期徒刑十五年),難期肅清煙毒之成效?又何以處
    以長期自由刑不合公平、正義?對此,大法官無以自圓其說
    ,除解釋為辭窮之外,更有何正當理由可說?申言之,推原
    大法官之意:因為暴利,所以不應只有長期自由刑,而應賦
    予死刑及無期徒刑。然而,何以暴利二字可以說明死刑及無
    期徒刑是最小侵害?何以暴利二字可以說明死刑及無期徒刑
    之處罰並未過量?大法官只有結論,亦無理由。其結果,也
    是有說等於沒說。09-01 20:43
    基隆小王子
    何況,觀之刑法因暴利而成罪者,莫過於詐欺取財罪或
    常業重利罪;若要推而廣之,供給賭博場所罪或聚眾賭博罪
    亦然。倒會及地下錢莊豈無暴利?職業賭場更可讓多人於一
    夜之間傾家蕩產。彼等之暴利較之販賣毒品遠遠過之而無不
    及。惟彼等不過財產犯罪,是故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
    之詐欺取財罪、第三百四十五條之常業重利罪,均為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條賭博罪更只三年以下有期
    徒刑;其立法既未賦予長期自由刑,更未賦予無期徒刑甚或
    死刑。準此以觀,大法官「暴利」之說豈非不攻自破?
    再者,大法官認為具有暴利性質之犯罪,即應賦予死刑
    及無期徒刑,就常業重利等罪而言,不但將立法者打一巴掌
    ;而且,其認為販賣毒品罪之處以長期自由刑不合公平、正
    義之說,更將歷年來將販賣毒品罪減刑而改判有期徒刑之法
    官,全數打一巴掌。多說無益,簡而言之,懇請大法官捫心
    自問:販賣一公克毒品海洛因,得款二千元,亦具有暴利性
    質,有何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之必要?歷年來,法官運用刑
    法第五十九條而減輕其刑者,不知凡幾(註十五),豈是所
    有之判決均屬違背公平與正義?執筆大法官說理不足,竟連
    此種「暴利」說,也瞎掰得出來,令人嘆為觀止!09-01 20:43
    基隆小王子
    二、大法官解釋背後之封建思想
    為使販賣毒品之死刑及無期徒刑合理化,大法官並未針
    對聲請書所舉比例原則、法益原則、罪刑相當原則、平等原
    則、生命權保障原則、人性尊嚴原則,連同刑罰理論加以說
    明,反而於解釋理由第二段以鴉片戰爭為例,再以道德及情
    緒性文字,敘述毒品危害之巨如何如何云云,不見大法官應
    有之冷靜也罷,乃大法官竟不惜誇大毒品之危害,作為其超
    重刑不違憲之理由。觀其解釋理由第二段開始,聲稱煙毒「
    一經吸染,萎痺終身」云云,可知其然。若毒品一經吸染,
    必然萎痺終身,則戒治何用?是否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勒戒
    及戒治程序全應廢止?此種誇大已是謊言,歷年來所有戒毒
    規定全部遭其否定。申言之,大法官肯定毒品危害條例立法
    之超重刑於先,竟又否定其勒戒及戒治處分於字裡行間,是
    耶?非耶?筆者不知,讀者指正!09-01 20:43
    基隆小王子
    其次,其解釋文第二段之首稱「防制毒品危害,藉以維
    護國民身心健康,進而維持社會秩序,俾免國家安全之陷於
    危殆」云云,其解釋文第二段中間,進而認為煙毒「流毒所
    及,非僅多數人之生命、身體受其侵害,并社會、國家之法
    益亦不能免,為害之鉅,當非個人一己之生命、身體法益所
    可比擬」云云。此處大法官所流露之封建思想,則令筆者震
    驚不已。
    按「法益原則」要求任何行為要加以犯罪化,必因其法
    益受到侵害或危險。蓋刑事立法之核心,在於其所保護之法
    益。刑法之任務,在於法益之保護。無法益保護,無刑法可
    言;亦即無法益受到侵害或危險,則無施以刑罰之必要。行
    為如未造成「法益侵害」(Rechtsgutverletzung)或「法
    益危險」(Rechtsgutgefaehrdung),則無將之犯罪化之必
    要。在法益侵害,為「實害犯」(Gefaehrdungsdelikte)
    ;在法益危險,為「危險犯」(Verletzungsdelikte )。
    當然,現代刑法之核心領域,依然是實害犯,並非危險犯(
    註十六)。09-01 20:44
    基隆小王子
    再者,法益本身依其價值評價之強度,而呈現法益位階
    (Hierarchie)。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五者,按
    其順序,而高低位階化。生命法益最高,其次身體法益,其
    次自由法益,其次名譽法益,而財產法益最低。此五種傳統
    法益,稱之為「個人法益」(Individualrechtsgueter)。
    其次,在個人法益以外之「一般法益」、「團體法益」或「
    整體法益」,或稱之為「超個人法益」(
    Ueberindividualistische Rechtsgueter),亦必須其與個
    人法益具有關連性者,始得為刑法所保護之一般法益。09-01 20:44
    基隆小王子
    所謂危險犯,亦即行為人之行為造成法益危險,尚未至
    法益侵害,亦立法予以犯罪化。以最高位階之生命法益言之
    ,刑法之有預備殺人罪、預備放火罪、預備強盜罪、預備擄
    人勒贖罪(註十七),均因其行為已造成生命法益之危險;
    否則,各該罪即無設預備犯之必要。如係單純身體、自由、
    名譽、財產之法益危險行為,則未曾設預備犯而加以犯罪化
    。準此以觀販賣毒品行為,其販賣所得係有對價關係,一般
    不認為其係財產犯罪,並非財產法益之實害犯。大法官前述
    「暴利」之說,並非立法犯罪化之正當事由,亦由此可見一
    斑。
    販賣毒品犯罪化之正當化事由,舊法益論者認係社會法
    益之「侵害」,屬於社會法益之實害犯;新法益論者則認其
    不過身體法益之「危險」而已,止於身體法益之危險犯。若
    依社會法益之實害犯觀點而言,販賣毒品行為亦與「國家法
    益」無關,則其解釋文第二段所稱「國家之法益亦不能免」
    、其解釋文第二段之首所稱「俾免國家安全之陷於危殆」云
    云,若非對於新舊法益觀念認識不清,便是鴉片戰爭所造成
    非理性之制約反應,再不然便是危言聳聽,意圖高舉國家安
    全之大帽,包裝並粉飾其封建而落伍之解釋理由。
    其次,若依身體法益之危險犯觀點而言,販賣毒品行為
    縱因其危險對象較多而應比例加重,觀之前述預備殺人罪、
    預備放火罪、預備強盜罪、預備擄人勒贖罪,或為一年以下
    ,或為二以下有期徒刑,則比例加重結果,處以有期徒刑即
    為已足,既不必至長期徒刑,更不必至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對此,大法官無以自圓其說,其避而不談,自在意料之中。
    因此,大法官無視於法益學說之演進,硬將販賣毒品行
    為,由傳統法益論者所謂社會法益之侵害,說成「國家法益
    」之侵害,已如前述;再者,販賣毒品對於身體法益只具危
    險,尚無實害,對於生命法益既無危險,更無實害;惟大法
    官竟無視於危險犯與實害犯之區別,硬將新法益論者所謂之
    個人身體法益之危險,說成是多數個人「生命法益」之「侵
    害」。公然說謊,莫此為甚。09-01 20:44
    基隆小王子
    尤有進者,大法官似認為國家法益優於社會法益,社會
    法益優於個人法益(註十八)。此種完全反乎國民主權原理
    之思考,竟然出自職司解釋之大法官,令人覺得可怕!此一
    封建思想,不禁讓人想起清末法學家沈家本修法時,大清保
    守之大臣所為之頑抗,險些使得沈家本老命不保(註十九)
    !大法官以其封建之思想為基礎而有如此封建之解釋,似為
    理所當然。本來,欲期待封建人員而有嶄新解釋,無異緣木
    求魚!09-01 20:45
    基隆小王子
    三、大法官否定其三七一號解釋
    憲法第七十八條規定司法院(大法官)「解釋憲法」;
    憲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規定法律與憲法有無牴觸「發生
    疑義」時,由司法院解釋之。兩者對照以觀,憲法事項概由
    大法官解釋,法律是否違憲必須「發生疑義」時,才由司法
    院解釋。若各級法官均認為該法律違憲,並未「發生疑義」
    ,又何必勞動大法官解釋?申言之,憲法第八十條既規定法
    官須「依據法律」獨立審判,法官必須依據合憲而有效之法
    律進行審判,則法官進行違憲審查乃當然之事,而非止於有
    效與否之審查而已(註二十)。法官若認法律違憲,在個案
    拒絕適用法律,並未宣告法律違憲,對於大法官之解釋權並
    無侵害;未料,大法官權攬一身,懼遭奪權,竟於八十四年
    一月二十日所作成之第三七一號解釋中,肯定法官之違憲審
    查權,而否定法官之違憲拒絕適用權,當然更否定法官之違
    憲宣告權,而謂法官僅有促請大法官解釋之聲請權而已。
    筆者身為法官,基於權力分立原則(Prinzip der
    Gewaltenteilung),自然尊重大法官之解釋。因此,筆者
    在依憲法原則(Verfassungsgrundsatz)進行違憲審查後,
    雖然認為販賣毒品罪之法定刑為死刑或無期徒刑因過重而違
    憲,但並未在個案拒絕法律之適用,反而遵循大法官第三七
    一號解釋,裁定停止該案之訴訟程序,擬具二萬言之釋憲聲
    請書,表明法律違憲之具體理由,聲請大法官解釋。未料,
    大法官竟因觀念封建而與筆者意見相左,即怒氣沖沖,先在
    解釋理由第一段指摘筆者「單以個人之價值判斷,執以否定
    立法之價值體系」,繼而在其解釋理由第三段批判筆者「僅
    以兩不相侔之侵害個人法益之殺人罪相比擬,殊屬不倫」(
    註二十一)。09-01 20:46
    基隆小王子
    就所謂個人之價值判斷云云而言,法治國(
    Rechtsstaat)之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當然是法官在法
    律上個人之價值判斷。若法官以他人之價值判斷為價值判斷
    ,豈堪稱之為獨立審判?大法官既於釋字第三七一號解釋中
    宣示「憲法之效力既高於法律,法官有優先遵守之義務。法
    官於審理案件時,對於應適用之法律,依其合理之確信,認
    為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自應許其先行聲請解釋憲法,以求
    解決。是遇有前述情形,各級法院得以之為先決問題,裁定
    停止訴訟程序,並提出客觀上形成確信法律為違憲之具體理
    由,聲請本院大法官解釋」,法官若不以其法律上個人之價
    值判斷,去作違憲審查,如何提出確信法律違憲之具體理由
    ?其「確信」當然亦指法官在法律上個人之價值判斷。法官
    若確信法律違憲,當然是以法官「個人之價值判斷,執行以
    否定立法之價值體系」,大官若作出同意聲請書之解釋,當
    然表示大法官同意法官否定立法價體系之個人價值判斷。大
    法官有權作出不同於聲請意旨之解釋,卻無權否定法官個人
    之價值判斷。今大法官宣稱法官「不得單以個人之價值判斷
    ,執以否定立法之價值體系」,等於宣告法官不應聲請大法
    官解釋,從而等於自我否定其三七一號解釋。大法官此段文
    字無異自打嘴巴!09-01 20:47
    基隆小王子
    其次,就所謂以殺人罪相比擬云云而言,筆者在聲請書
    不厭其煩而引述之憲法原則與刑罰理論多多,於茲不謷。大
    法官自以為官大學問大,不肯虛心閱讀也罷,竟在說謊中罵
    人,足以笑死後人!觀之聲請書之之二之(一)後二段,
    筆者以本國刑法相比擬之犯罪有二,其一為刑法第二百七十
    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其一為刑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二項之
    販賣海洛因罪;然而,大法官竟稱筆者「僅」以殺人罪相比
    擬,再次公然說謊。
    在該二段文字之前一段,筆者認為生命法益位階最高,
    「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係直接侵害他人生
    命法益之實害犯,其處罰不過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
    期徒刑,仍有有期徒刑可供選科。如此,在未侵害生命法益
    之製造、運輸或販賣毒品行為,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其法
    理何在」?進而認為販賣毒品罪之立法不合罪刑相當原則。
    在後一段,筆者認為民國二十四年立法之刑法,乃以清末進
    士為主體之學者所為之立法,當時距離鴉片戰爭更近,其販
    賣煙毒罪尚無死刑或無期徒刑,何況現在,以資對比,而稱
    「觀之二十四年施行之刑法,其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二項之販
    賣或運輸海洛因罪之刑罰,不過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已,並無死刑或無期徒刑之規定」,而認為販賣毒品罪「
    死刑或無期徒刑之刑罰所欲保護者,竟是身體法益,並非生
    命法益;其所欲防止者,竟是法益危險行為,並非法益實害
    行為」,進而認為死刑或無期徒刑實為過量之處罰,不合法
    益相當原則。09-01 20:47
    基隆小王子
    未料,大法官見如此之對比鏗然有聲,無從反駁,乾脆
    使用鋸箭法,宣稱普通刑法與特別刑法「兩不相侔」,再避
    而不談刑法之販賣海洛因罪,進而謊稱筆者「『僅』以兩不
    相侔之侵害個人法益之殺人罪相比擬」,最後忍不住責罵筆
    者之比擬「殊屬不倫」。普通刑法與特別刑法之關係如何,
    法學緒論教科書說之甚詳,筆者不忍引之說教。「兩不相侔
    」云云,是大法官不敢面對現實所為駝鳥式之錯誤假設。執
    筆大法官說謊於先,自設「兩不相侔」之前提於後,不倫不
    類,已是典型,竟然還敢先下手為強,指摘筆者之比擬「殊
    屬不倫」!雖然大法官有權解釋,自然有機會罵人,但是,
    真理不會因為大法官之幼稚開罵而改變,歷史和學者總會還
    我公道。大法官「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註二十
    二)09-01 20:47
    基隆小王子
    四、大法官竟然公然說謊再說謊
    如前所述,大法官為誇大毒品之危害,聲稱煙毒「一經
    吸染,萎痺終身」,此種誇大已是謊言,歷年來所有戒毒規
    定也全遭大法官所否定。大法官之公然說謊,此為其一。大
    法官將販賣毒品行為,由傳統法益論者所謂社會法益之侵害
    ,強說成「國家法益」之侵害。其公然說謊,此為其二。販
    賣毒品對於身體法益只具危險,尚無實害,對於生命法益既
    無危險,更無實害;惟大法官竟將新法益論者所謂之個人身
    體法益之危險,強說成是多數個人「生命法益」之「侵害」
    。其公然說謊,此為其三。筆者以之對比說明者,有刑法第
    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及刑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二項
    之販賣海洛因罪;然而,大法官竟稱筆者「僅」以殺人罪相
    比擬。其公然說謊,此為其四。關於意圖販賣而持有罪,筆
    者聲請解釋,大法官竟謂其此部分不予受理之理由,係因「
    起訴事實所未記載,此有在卷之起訴書正本可稽,既不在起
    訴之列,當不屬審判之範圍,聲請人復未說明其如何係屬於
    審理該等案件所應適用之法律,自非得以之為聲請解釋之對
    象」,其公然說謊,此為其五。關於其五,茲說明之。09-01 20:48
    基隆小王子
    如前所述,由於本件之犯罪情節為前三位被告販賣毒品
    海洛因二公斤給予第四位被告,第四位被告於取得毒品後旋
    遭逮捕。檢察官以四位被告皆是販賣毒品既遂罪而提起公訴
    ,筆者審理結果,認為第四位被告不過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
    罪,未至販賣未遂,更未至販賣既遂,應該變更法條,改依
    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論處才對。筆者在聲請書貳之一前段
    ,說明起訴書所載之犯罪事實,並說明檢察官起訴四位被告
    為販賣毒品罪,更在貳之二之初說明「本院審理結果」,第
    四位被告「似涉有前條例第七條第一項之意圖販賣而持有毒
    品罪嫌」,再於貳之二之末說明檢察官將意圖販賣而持有罪
    ,以販賣罪起訴,諒以司法實務奉行不渝「所謂販賣,不以
    販入後復行賣出為必要」之見解而為其論據。
    如此,大法官如何謂之「起訴事實所未記載」?如何謂
    之筆者「復未說明其如何係屬於審理該等案件所應適用之法
    律」?大法官是否已經忘記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有變更法條
    之規定?起訴事實有記載,大法官強說未記載;筆者已說明
    審理結果應適用其他法條,大法官強說未說明,此非公然說
    謊而何?若再從大法官所謂「既不在起訴之列,當不屬審判
    之範圍」之說觀之,大法官不知變更法條為何物,似乎信而
    有徵!09-01 20:48
    基隆小王子
    若筆者推測無誤,大法官此部分之說謊有其不得已之原
    因。何故?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之販賣毒品罪,
    其法定刑為死刑或無期徒刑。若行為人著手販賣而未遂,依
    刑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死刑經減輕
    後,為無期徒刑或為十五年以下十二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
    徒刑減輕後,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註二十三)。換言之,
    販賣毒品未遂罪之法定刑變為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惟該條例第七條第一項之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其法定
    刑為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之
    行為,尚未至著手販賣,其罪責較之販賣毒品未遂罪還輕,
    尚不必至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何況十年以上!兩者對照以觀
    ,責任較輕之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其法定刑較之責任較
    之販賣未遂罪猶重,其立法違背罪刑相當原則而違憲,自是
    毋庸謷言。然而,大法官既不敢解釋販賣毒品罪之死刑及無
    期徒刑違憲,又何來勇氣宣稱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違憲!
    大法官只好再度說謊而不受理該部分,自找台階。
    至於司法實務關於「販賣」一字之解釋,乃依筆者所見
    應適用前述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適用之前提,或依檢察官
    所見應適用前述販賣毒品罪之前提。申言之,關於「販賣」
    一詞合憲性之界定,間接影響法條合憲性與否之解釋,該法
    律合憲性與否之解釋,直接影響本案之裁判結果,即具有「
    間接影響之裁判上重要意義」,本應一併解釋或併為闡明(
    註二十四);惟大法官既不願碰觸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之
    違憲問題,其此部分亦不受理,自在意料之中。其所謂此部
    分「乃見解問題,非屬法律本身適用牴觸憲法之疑義」,故
    不受理云云,當是藉口而已。09-01 20:49
    逍遙
    人權?那些罪犯根本沒人權可言
    沒死刑,等著全國大亂
    為什麼台灣和平四十多年?
    就是因為在美麗島事件給的震懾
    不然台灣早就亂了套了
    那些廢除死刑的,最好讓他們被侵犯人權,甚至不要有人權
    看看他們會不會廢除死刑

    08-20 22:34

    鏡羚
    先說聲不好意思,隔了那麼久才回覆大大。
    因為小的一直很拼命的思考出為何大大會再陳述一次比例原則的原因,而且還貼了不短的一長串… …這似乎是個不小的問題,然而小的都已經說是「個人認為了」。
    而且關於大法官僅做抽象審查這點,小的是知道的。
    會讓大大有斷章取義的感覺,小的在此深感歉意。
    對於大大的回文幾乎都是比例原則的解釋,而且還是直接貼上大大老師的文章,看完以後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所以大大是直接拿老師寫的文章來直接回應小的就是了?
    因此在思考過這一段不短的時間以後,小的最後認為不是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好,而僅僅是大大沒有看清楚罷了。
    請再次見諒小的這樣恐怕會傷到大大的猜測。(一拜)

    當然,第二個原因也可能是因為大大認為小的何謂比例原則,因此才如此貼心的貼了這一大篇,但小的認為這種猜測應該是最不可能的,因為小的如果真的不懂何謂比例原則,又為何會在之前的討論中有討論過比例原則的問題呢?
    在此,大大一定是滿腹疑問,對吧?
    一定在疑惑為何小的可以那麼大言不慚的說「我認為死刑是符合比例原則」的呢?難道比例原則我都當他是空氣嗎?…之類的。
    故小的遂在此解釋一下為何個人認為死刑是符合比例原則的原因,那是因為,小的將死刑看作是一個過程,而不是僅僅是只有行為人死亡的結果。
    小的認為在行為人進入訴訟繫屬時,就已經實踐了憲法第23條中保障基本權的意含,法律的確給予了行為人保障自己生存權的權利,讓行為人能為自己發聲,並且提出確切證據來澄清有無犯罪之事實,法官不會沒事就判人死刑,他們沒那麼想為自己找麻煩,因此,可以推定是在事情證據上或是客觀評判上,都幾乎可確定行為人的犯行重大,才會判決死刑這樣的刑罰,而小的想表達的,就是憲法第23條的旨意已經被彰顯其中了。
    如果硬要說死刑真的完全沒有對於行為人有人權的彰顯,那訴訟程序是幌子嗎?它不就是為了保障行為人的基本權而存在的嗎?
    另外,小的想提一下從教授那邊所聽聞過的事,也就是關於刑罰的演進這方面的,會想說說這方面的東西是因為大大認為,關於監獄要是不夠了怎麼辦這個問題,應該是國家去處理的事這點。

    02-14 20:38

    鏡羚
    關於刑罰這點,小的就在這裡簡單提一點,在西方的處理方式,起初是原本是不管犯的錯誤輕重全部都殺,然後就被人民所詬病,於是改成全部關進監獄,最後在發現「監獄不夠用了」,於是才逐漸將對輕重罪的行為人分不同樣的處置方式。
    在此小的想表達的是,監獄不夠用並不是一個交給國家就解決的小問題,而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臺灣的監獄就目前來看,就十分不夠用了,好比說許多吸毒犯還沒戒完毒癮就出來了,其後果可想而知,監獄數量的不敷使用造成國家的矯正單位沒辦法給予犯罪人重新進入社會的機會,死刑犯的人數目前雖然不多,但是如果廢除死刑改予無期徒刑的話就勢必會壓縮到其他犯罪人應該得到的輔助資源。

    試問,真的要犧牲那些更生人的未來去廢除死刑嗎?

    或許大大會說,那就監獄蓋多一點不就好了嗎?試問,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可以長期實施嗎?而且臺灣就那麼小小一丁點,台中以北的人們往往都認為生活環境很狹小不足,而且房價又貴到不行,一般人民會願意放棄自己的生活環境,拿去蓋監獄嗎?


    另外,廢除死刑讓人詬病的地方還有一個,就是關於如何應對已經對犯罪人失望的社會?是否可以找出一個讓多數人都能接受的,替代死刑方案?
    而不能只是僅僅用目前無期徒刑犯罪人那樣的處罰方式去處罰這些應該被判處死刑的犯罪人,僅僅不能假釋這點,根本無法讓犯罪人好好反省。


    如何讓犯罪人知道生命的重要,才是比廢除死刑更重要的焦點,有些人固守死刑的執行,也是因為在執行死刑時,犯罪人往往才有後悔的情狀。


    另外,大大的老師的文章小的也讀了,到最後獲得的結論的確就跟大法官當時說得一致,死刑是違憲的。
    目前大多的學者認為死刑是違憲的這點,小的認為應該蠻多人知道的,但是,就因為死刑是違憲的,所以就要廢除死刑嗎?
    那既然死刑是違憲的,非得廢除不可,那為何立法者不快點三讀通過快點廢除即可呢?那是因為他們不敢。
    為何不敢?
    因為害怕人民因此把六法全書一併給廢了!
    那為何不甘脆公平點,來個公投呢?

    如果單單只是因為死刑是違憲的,所以我們該把他給廢了,然後又以憲法法條說犯罪人的命是不可剝奪的這些話要把死刑給廢除,根本就不可能讓一般民眾心服口服。
    現在一般民眾所厭惡的恐龍法官,就可以看出一般民眾跟法律人士對於一件罪行的認定上有所出入。

    02-14 20:39

    鏡羚
    法律可以說是死的東西,而且幾乎將感情抽取掉所得到的,只有「理智」的文字書。

    但是,人是活的!

    小的在看了一些被批評為恐龍法官所判決的案件的判決書後,覺得有些法官被批評的是很無辜的,但是的確也必須要好好考慮起「為何會被一般民眾認為,讀過法律的人的思考模式就是非人,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問題了。」

    如果您拿著一本六法全書在一般民眾面前說,無論你們說什麼在這本書面前都是空氣,我管你們說什麼!只有這本書說的是正確的!你們都是錯的!
    那應該會讓一般民眾對於法律人士又多了一層失望… …


    大大,請您看看實務到底是如何,再去看看廢除死刑是不是第一的目標吧。

    討論了那麼久,大大真的沒有瞭解到小的真正想表達的核心嗎?



    P.S因為小的最近越來越忙,回覆文章的時間可能會拖長,或是只能簡明的表達文章,沒辦法多加詳述,另外,也會以大大回覆了什麼來考慮是否需要回覆,例如像是上回一樣的,讓小的感到訝異萬分的比例原則定義重述(不過您要是真的又在把老師的話貼一次,小的也只得當作這篇討論的結果根本就是白費這樣而已啦),小的會因為太難過而無法敲打鍵盤,導致無法回覆文章的。(一拜)
    最近看到江國慶案件跟蘇建和案件的推翻,感到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雖然前者可能亡者已矣,但是如真的能釐清事實真相跟澄清清白,無論如何都是好的。

    被稱為死神的日本法相鳩山當夫說過:實施極刑雖然會使心情難以平靜,但我認為不管多麼痛苦,為了社會正義也必須這麼做……死刑犯也有人權和人格。司法部門經過了慎重判斷,法律也有規定。我是在痛苦抉擇之後才決定執行死刑的。

    02-14 20:39

    基隆小王子
    鏡羚你好^^
    很抱歉我到現在才發現你有回覆我的文章
    如果您還願意看的話小弟有一些想法和您分享

    關於訴訟程序的實踐就是在保障人民憲法上訴訟權的看法我與您相同
    刑事訟法就是做為"實踐的憲法"而存在的
    問題是在於說,我們有著嚴謹的訴訟法和嚴格的法律原則
    但實踐上會是這樣麼?
    一個案件他從發生到警察蒐證,逮捕嫌疑人,製作訊問筆錄,檢察官偵查,法官審判,一個案件會有很多公務人員參與這個過程,每個人都應該要按照法定程序來行使職權,但我們今天看到的事實並不是如此,有太多太多的因素可能導致這個程序變的不那麼公正,即便是先進國家諸如美國或日本,依然會有很多問題發生(可能收賄'蒐證草率'不當訊問....甚至法官當天的心情都可能影響審判),可以想想江國慶案是如何發生的,當然有人會說這是國家應該要去處理這樣的問題,但不妨思考一下,只要國家大力的監督,就不會再發生這些問題麼?
    我想事實不然,就如同犯罪學的一個論點,正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差異,犯罪是社會的常態現象,也是社會進步的來源,販毒在某些國家大力掃蕩而且是唯一死刑,但不是一樣有人販毒麼?要做到人人都有一定的道德標準,無益於追求一個大同世界或烏托邦,你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再說了,即便今天所有的公務員都嚴格按照規定做事,還是可能有些東西並非當時所能確實發現或是難以查證的,有些冤死的案件就會這樣產生,外國就有已經處死的案件在執行死刑之後才發現對被告有利的證據,即便是多名證人指證歷歷的案件,都可能產生誤判.
    先前探索頻道就有一系列節目關於記憶的,讓多個人目擊一個犯罪現場,過一陣子之後再集合起來討論他們當時的目擊情況,還刻意安排了2個誤導人員在列中,結果是,即便親眼所見,還是被誤導了,當時的記憶也變得雜亂無章,但是目擊證人都信誓旦旦的說他"記得很清楚".

    05-22 20:14
    基隆小王子
    所以,可以想見的是,不只是死刑案件,其他的案件也有可能被誤判,即便你再怎麼慎重,還是無法擺脫可能誤判的陰影,而且現實並非沒有誤判的案例,甚至比例還高的嚇人,但問題在於國家錯關一個人固然不對,但錯殺一個人更令人難以接受,尤其是人權之首"生命權".
    我認為在死刑問題上,誤判並非是死刑或無罪的二擇一,罪不致死而被判死刑也是一種誤判.

    這樣的制度會是一個必要之惡麼?我不同意這種說法,以社會契約論的角度也不同意這種說法,以正義主義的觀點更不可能同意這種做法,在一個"無知之幕"之下的人也很難想像會同意這種說法,除非你朝向一個比較極端的功利主義觀點,也是功利主義受到批評的一個點,因為以功利主義來說,"殺死一隻快樂的貓有時候比殺死一個人還要更嚴重"
    05-22 20:16
    基隆小王子
    民主社會的價值在於用數人頭代替砍人頭,但並不代表數人頭可以決定,要不要砍另一個人的人頭,大多數的人決定要留存死刑這個制度,顯現出來的結果是,社會上善良的大多數人決定了一個允許國家用國家機器的力量錯殺無辜人民的一個制度,這樣會是可行的麼?或許有人會說,總有些人是證據完備且罪大惡極的,經科學證據顯示有99.9%的可能是他幹的,那總可以了吧!在現實面是,首先因為前述的因素你不可能保證所有程序無瑕疵,再者現在科學如此進步誤判仍然不是沒有案例,99.9%確定的意思就是還有0.1%可能不是他,或許每1000人才會錯殺1個人,另外999個真的有殺人或幹過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但這樣真的會符合所謂的正義麼?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呢?明明有方法(例如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但是卻擔心選票屈從所謂的民意,這才是問題的所在.05-22 20:38
    基隆小王子
    不信任罪犯的社會全世界皆然,但是該不該以此為理由不去廢死呢?
    我想更加縝密的追蹤和輔導,更尊重犯罪人隱私,去除犯罪人的社會標籤,再加上犯罪學所謂的社會(社區)監控,才會是一個真正可以減少犯罪的做法.例如倫敦街頭攝影機密度居全球之冠,顯著降低犯罪率,北歐國家犯罪的假釋門檻低到嚇死人(14天),他們的犯罪率還是年年降低.
    講難聽一點,如果比較一下同為大陸法系的國家,我們國家的刑法已經是偏很重了,那為什麼還是會有那麼多犯罪和那麼多再犯呢?我們國家無期徒刑25年可假釋有期徒刑二分之一可假釋,日本無期徒刑10年有期徒刑三分之一就可以假釋,剛好證明了重典不足以治亂世,更何況強制性交一個小女童一百次,關20年後假釋出來再強制性交100個小女童各1次,依法還是不可以判到死刑不是麼?這跟廢不廢除死刑又有何關連呢?
    更何況廢除死刑核心並非在於誤判,論點我想您已經知道得很清楚,也就不再贅述了.05-22 20:51
    熱血台灣魂

    當一個人做出泯滅人性的罪行時
    那他已經失去一個當人的權利了
    加害者再加害被害者時都沒有考慮到被害者的權利了
    我們又何必考慮被害者的人權









    11-25 02:38

    世事幾春秋
    學長大大,因為期末考可能要闡述自己對於死刑的看法,因此我就來這裡跟您討論了QQ

    請婊小力一點QQ

    __

    廢死方最為有力的論點之一,便是政府刑罰權之界線。

    因此我僅以政府刑罰權的角度來探討死刑存廢。

    廢死論者主張:人民授權政府統治自己,惟生命權為人權之核心價值,且人民並無授權政府處罰自己的生命權,因此國家無權執行死刑云云((只是簡單摘要

    那麼,支持死刑者得否這樣主張:

    一、概論:

    對於重大之犯罪,可視為行為人對於國家整體秩序之挑戰,可視為國家之敵人,故其生命權可因刑罰而剝奪。

    於我國,所謂重大犯罪,而定有死刑之法律效果之犯罪諸如:暴動內亂(101)、外患(103~105、107)、委棄守地(120)、、劫持交通工具(185-1)、海盜罪(333、334)、殺人(271)、擄人勒贖罪(347)
    【法律效果加重部份就姑且不論了XD】

    二、重大法益侵害部份:

    暴動內亂、外患、委棄守地,這已經是破壞國家之主權,因此對其處以死刑,應無爭議。

    海盜罪屬萬國公罪,因海盜對於世界之秩序有嚴重之破壞,故對其處以死刑,亦無爭議。

    劫持交通工具,則是因為其行為會嚴重危害公共安全,這應該也不會有"過大"之爭議。

    我認為,死刑最大的爭議點就是在於殺人,擄人勒贖等罪名了。以下分別論述之:

    三、殺人罪部分:

    殺人,是行為人對於被害人生命之侵害,因此可以視為行為人已經剝奪了被害人之基本人權。而國家藉由科予行為人死刑,以補償其所侵害之被害人之基本人權。

    因此應探討的是:行為人與被害人之生命價值之衡量,及國家刑罰,應出於約束政府刑罰權,還是保護犯罪被害人之角度而出發,這兩者有因果關係,所以就一起描述了。

    01-09 06:36

    基隆小王子
    如果你要以支持死刑的角度去寫的話,我認為這篇寫的並不是很理想。
    簡單指出幾個你論述中可能的問題點:
    1.國家的敵人這個詞不建議使用,可以改成是"對於否定法秩序人之否定"

    2.國際刑事法院已經徹底廢除死刑,即便是殘害人群或滅絕種族等極其嚴重的罪名也沒有死刑,以國際犯罪來比喻不見得很洽當。

    3.死刑問題的重點在於"死刑與國家刑罰權的關連性",對國家主權或是萬國公罪或公共安全等等的敘述,完全沒有闡述這之間的關連性為何,為何破壞國家主權...就必須死刑?為什麼不是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這當然有爭議。

    4.殺人部分,行為人剝奪他人的生命,補償其所侵害之被害人之基本人權,這樣的理由說服力很糟糕,從兩個層次來說,第一個層次是人死了就一切權利消滅,國家殺了加害人被害人也不會因此復生,所以不會產生任何實質的補償效果。從第二個層次來說,近代的理論認為,國家對於人民的刑罰權僅限於"身體上的自由",連有屈辱性質或是殘忍性質的刑罰也被認為非國家的刑罰權範圍,就刑罰權而言,死刑剝奪生命權已經超越國家界線太多了。

    我個人認為,要寫支持死刑的點可以從以下幾個點來寫,一般大眾論述上常見的支持死刑理由若你想加可以自己斟酌(補償被害人及家屬、社會成本考量),但以我的看法而言那些都不是在學理上會出現的論述,比較情緒化:

    1.由一般預防理論及特別預防理論而言,死刑可能具備嚇阻行為人犯下嚴重罪行及揭示社會大眾行為界限的功能,雖然目前各國研究無法證明死刑與嚇阻力具備關聯性,但反之也無法證明死刑與嚇阻作用間並無關聯。

    2.雖我國已將公民與政治權力國際公約內國法化,該公約第六條雖宣示了國家廢除死刑之刑事政策走向,但在尚未廢除死刑之國家,對於情節最重大之犯罪並未限制科處死刑。

    3.死刑具備凝聚社會大眾道德及法正義感之效果,且具備安撫社會之功能。

    先這樣,有想到再補充

    PS.支持死刑論述的人有認為剝奪他人人權便如同自己放棄自己的人權,甚至不能再視為人,上述這個論點千千萬萬不要寫= =''',另外死刑問題一般會考在憲法科目吧,你可以加入一些憲法上的元素去闡述,我想教授會出這個題目應該僅僅是希望學生去思考,所以這題我認為只要不是寫的太離譜,應該都是送分居多

    祝你考試順利
    01-10 17:08
    正義
    雖然是這樣 但我個人認為犯罪還是越少越甚至完全沒有 因為犯罪帶來的正面功能不是只有犯罪才有

    10-19 06: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reg1020ps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文章]7/2看見被... 後一篇:[原創文章]廢死問題不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ccccc654在座的各位
    幹拎涼阿福是男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