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梗小說-S9 第十一章 -赤櫻血魂

作者:紅茶梗│2010-06-24 20:18:42│贊助:0│人氣:413
 
這個阿....是下章才會出現的薄影角色ㄎㄎ
聽說線弄乾淨一點比較好看
所以就花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在弄這角色(真的很多
原本要用夜月的稿的......(跟這張差不多的感覺
哪知道她小姊害羞(沒辦法....她小妹害羞 原諒她吧
下章再請她出來亮相 啾咪
 
 
以下本文(這章算月夜的回合)

 
「那就是夜月嗎?」透過狙擊鏡,兩名吸血鬼,一位作風向修正,另一個拿著長兩公尺的新式狙擊槍
『R-82』,狙擊鏡上瞄準的是夜月
 
「風向修正4,自轉修正-1,無魔法及科技的偽裝,目標確認完畢,瞄準。」
 
「對魔法生物型穿甲彈裝填完畢,上膛,瞄準完畢。」
 
「發射!」
 
扳機牽引著引信,引信撞到子彈內的火藥,火藥爆發,子彈頭上有不少魔法文字,在貫穿有生命的物體時,魔法文字會轉印在目標的傷口上,引發一連串對傷口很不好的反應。
 
碰!
 

從樹林中走出來的牛奶喵這麼說道「女王大人!我才是牛奶喵!」
 
逃過死劫的牛奶喵也這麼回道「你這冒牌貨!閉嘴!」
 
「停~」布丁看了兩個牛奶喵。
 
以現狀來看,自己的配色黑白顛倒了,如此看來剛剛在場地裡遇到危險的那隻配色才是正常的,但攻擊的那隻牛奶喵配色完全跟之前一樣,連『鋼格尼爾』也是從他手上發出來,從能力上看他也是牛奶喵。
 
「啊~我混亂了~我看你們兩個我一起抱回家好了!」
 
兩位牛奶喵互相瞪了一下。
 
「你怎麼說?」
 
「我還想問你耶!」
 
「誰先進行攻擊我就當他不是牛奶喵摟。」
 

「爹地~你好殘忍啊。」腦袋破了一個洞,腦漿四溢的夜月從血泊中站起。
 
「這可不是我幹的啊,要怪就怪你太大意吧。」
 
「說的也是,黑茶姊也是這麼告誡我的。」夜月伸起右手的食指,像掏耳朵般挖著子彈的彈孔,臉上多少有些不悅,手指挖出一個中空的黑色鏤空物體「如果放著這個不管,直接進行恢復的話,傷口會爛掉吧?真是糟糕的子彈,我要代替月亮懲罰那些壞人。」
 
「妳也知道,我不太可能在這裡放過妳吧?」月夜這麼問道。
 
「親愛的父親大人,你可能有所不知,在遠方的山丘上啊…」夜月指向遠方的山丘,笑得很燦爛,聲音也很可愛,但接下來說的話卻很恐怖「那裡有兩個吸血鬼啊,都很過分喔,看到我的妹妹就拿出短槍射她,是不是很過分?啊!對了,這是我的妹妹。」
 
波!
 
血泊中的腦漿起泡後,另一個夜月就站在月夜面前。
 
「捏~姊姊~這就是我爹啊?」新生的夜月指著月夜說道。
 
「是啊~不要用手指別人,很沒禮貌喔。」
 
「是的~姊姊大人。話說姊姊大人的臉好醜喔,這樣不會給爹地壞印象嗎?」
 
「說的也是,那接下來妳來當姊姊。」
 
「是的姊姊大人,我現在是姊姊,我現在覺得妳太醜了,給我去死!」新生夜月命令道。
 
「是的,姊姊大人。」說完這段話,腦袋開花的夜月背後的翅膀將主人砍成肉塊。
 
「我妹妹應該是說到,遠方那兩人開槍攻擊我吧?」
 
看慣大場面的月夜只點了個頭,並沒有被剛剛的畫面嚇到。
 
「因為他們攻擊我啊~基於正當防衛,我認為能自由處置那兩個人,在短槍的子彈用完了之後,其中一個頭髮較短的吸血鬼立刻拿短刀進行攻擊,真過份~刀上面居然塗毒,不過我妹妹很神勇的將刀搶過來進行防衛,沒想到刺兩刀,他就倒下來抽蓄了,真沒用,妹妹之後問了那把刀上塗的是什麼,那個綁了一個辮子的吸血鬼說,是一種即時麻痺的毒物,只要一點點的量就能麻痺鯨魚,當然這也是我妹妹抓到他之後拿刀來問他,他才說的,也請爹地不要太責備他,因為我妹妹有些資訊想問他,才繼續拿刀逼問他。捏~妹妹~他說了什麼?」
 
「他說他寧願死。」另一個夜月趴在夜月身上。
 
「當然啦~既然他說這詞,代表他不要命了,因此我妹妹正在玩些很好玩的遊戲,妳說說看~妳剛剛在玩什麼?」
 
妹妹捧著臉頰說道「因為那個在抽蓄的吸血鬼大概一時間沒辦法醒了,我就在他肚子開一個洞,拉出他的腸子,然後要那個綁辮子的來吃,他當然是拒絕啊,沒辦法只好用我的刀子硬把他的嘴巴切開,但好像砍太深被辦法做咀嚼的動作,因此就由我的手代勞了。他那張扭曲的臉,看得我好興奮~」
 
「那問出什麼了嗎?」姊姊戳了妹妹的額頭。
 
「現在還沒,但他看到妹妹現在正在開腦袋,他的臉真的超有趣的。」
 
「千萬不要忘了喔,我們要問的是『要怎麼正確殺掉月夜』的方法。」
 
「我絕對不會忘的~姊~姊~大~人!」
 
是影分身之類的嗎?以諮詢即時同步更新的確有這可能,不過也沒聽說過她有學類似的東西,是誘敵嗎?要直接進行攻擊嗎?以白茶的風格不大可能那麼順利,先保持一定距離攻擊試看看效果…
 
月夜手持著『霞劍』,這把刀的刀身是經過特殊的方法做成,接近透明的刀身以及能自由伸縮的特性,讓這把刀的價格上升不少,不過也因為此特性不易操控,刀身距離無法正確目測,伸縮速度不算快,能確實發揮這把刀性能的人實在不多。
鏘!
 
咚!咚!
 
月夜有點傻眼,竟然成功了…沒想到這麼輕鬆。
夜月姐妹的頭顱在沙地滾了一圈,兩顆頭顱剛好面對面。
 
「姊姊,爹地好沒禮貌呢。」
 
「是有一點,不過爹地大概想告訴我們,他能玩得更激烈一點。」
 
「能由我動手嗎?姊姊大人~拜託妳!」
 
月夜用手秤了秤刀身重量藉此推測距離,再次揮舞霞劍,砍向那兩顆頭顱,頭顱後的沙因為霞劍的劈砍而揚起。
 
「有手感,但、」月夜跳開原地,剛剛站的沙地正好就炸開「果然沒辦法那麼輕鬆。」
 
沙塵中衝出兩個人影,兩個夜月手上至少有三把刀,其中一個雖然呈握狀,但手上並沒看到任何東西,
另外三把刀都是月夜看過的刀『黑刀˙漆夜』『邪劍˙燦暗』『白刀˙疾風春雨』,兩黑一白的組合,雖然都是好刀,但都是一刀流比較適用的太刀,以二刀流來說,這些刀都與夜月等高,重量也不輕。
持兩把黑刀的夜月凌空跳起,握在手上的兩把黑刀在背後呈十字型。
 
而拿一把白刀的夜月,搶在黑刀夜月前,使用白刀突刺。
 
「果然是小鬼。」月夜說完這句話後,『死神之鐮』劃出了一道弦月型的漂亮刀影,鐮刀劃開了兩個夜月的身體。
 
「我是妹妹,妳呢?」
 
「我也是耶~」
 
「那姊姊呢?」
 
「爹地~」「爸爸~」「把拔~」月夜背後傳出至少三個人的聲音。
 
月夜一回頭,二十個夜月拿著不同的武器正衝向他。
 
但月夜至少也是擁有『白金』階的實力,就算有十個夜月同時衝向他,他也能輕鬆面對。在二十個人敗下來後,又唐突的從沙地中竄出五十個夜月。
 
「有沒有搞錯啊?」月夜嘆了一口氣,再次揮舞死神鐮,在這把鐮刀前,就算夜月用盾來擋,連同盾都會被劈開,而即使攻擊也會被『魔眼盾』擋住,夜月打的是人海戰術,但月夜則是以實力搞單方面的大屠殺。
 
「奇怪?」其中一名待命中的夜月留下一行眼淚。
 
「姊姊,發生事情了。」另一名夜月說道。
 
「黑茶姊出局了,頸部一刀…」另一名夜月手揮了一下脖子。
 
「抱歉,爸爸,我們要先去找紅茶姊了。」一名夜月鞠了個躬。
 
「遠方那兩個吸血鬼是我開玩笑的,不過沒辦法動彈是真的,但他們並沒有透露任何關於你的事,請不要太責怪他們。」聽得出來是蠻認真的,跟剛剛說話的語氣完全不一樣。
 
其中一名夜月的影子正在橫掃地上的屍體邊說道「這些那些肉塊喔,妹妹們的肉塊,以一定程度的魔力與靈魂所做成的。」
 
嘛~結果還是一點用也沒有嘛,我也順便說一下我的能力好了。」
 
一名夜月邊走邊說明道
 
「我是由"神行白茶子"為基底,並以您的"血"為觸發點,而白茶的能力為『魔力共享』,是在黑茶與紅茶中間所搭建的魔力供給線,因為基底沒有任何魔力,因此可以提供純粹的魔力給紅茶運用,但您的也知道,要撐過吸血鬼的"變化"最需要的是什麼吧?爸爸。」
 
「大量的魔力,我也知道這點,所以當初也是準備看一場肉塊爆破秀的,沒想到妳居然有魔力,而且還是夠撐過轉化所需要魔力。」
 
「其實那也不是我的魔力,是這轉化所需魔力的大量空缺,導致身為魔力供給線的白茶突然變成其中一名魔力所需求的對象,而黑茶跟紅茶從一個是供應一個是接收的角色,變成兩個都是供應者,而我就是這樣所誕生出來的生命,你為我取名為夜月,正如同你給我的稱號『正體不明』,我並沒有確定的能力,但我繼承到,黑茶姊的『無限魔力』的一部分,也獲得爸爸所給我的部分『幻想武器製造』的能力,也同是獲得了吸血鬼一族的『血緣』及『基礎能力』,那些肉塊……
 
「可以了,不用再說。」一名夜月喝令,剛剛成堆的屍體,已經吸收到只剩五個夜月站在沙地上,明顯所剩的這五個夜月的魔力比剛剛那些夜月還要強
 
「嘛~先失陪了,爸爸,也希望爸爸不要阻攔我。」夜月張開巨大的黑翼。
 
「以防萬一,其中一人去把老唯接過來,她用跑的不知道要跑到什麼時候。」
 
「小鬼!妳是不是太小看我了?」月夜拿著死神鐮衝向張開雙翼的夜月。
 
「爸爸…」
 
月夜的兩隻手掉落在後面,其中兩名夜月揮舞著死神鐮,失去雙手的月夜剛好就停在夜月面前。
 
「正因為我殺不死您,所以我不斷的嘗試,雖然剛剛那近百個妹妹沒發現,但我相信我們再打下去一定能發現『高速再生』的弱點,要把您弄出局是多容易的一件事,想辦法多砸幾個鐵塊,撐個十分鐘你就結束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暝無』這件事,看您的眼睛就知道了,去把手接回去吧,然後那兩個吸血鬼在哪 您一定知道。」
 
其中一名夜月輕聲道「姊姊大人,快點吧,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既然有對不起我們家的人,管她是誰,都得讓她吃點苦頭。」
 
「爸爸~我們先走摟」夜月輕摸了一下月夜的臉頰,親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再將手指點到月夜的嘴唇
 
「掰掰~」

「抱歉,請允許我越位發言。」
 
「說吧!」
 
「我知道這樣對C姊有點不禮貌,但這是我跟月夜的模擬戰,妳的加入對我跟月夜都是一種困擾。」
名叫C姊的女子這麼說道「不對喔~我是來做黑茶的『升等資格』的審核的。」
 
「但如妳所見,目前黑茶姊狀況不是很好。」
 
「是啊,她現在全裸。」
 
現在不是能跟C姊拼的時候,要想辦法撐到黑茶醒來…跑嗎?不行,現在跑,動作太大!還能繼續說下去嗎?也只能這樣了。
 
「我說C姊…」紅茶還沒說完,C姊便舉起右手──
 
紅茶將黑茶用力往外拋
 
轟!
 
啪!
 
沙塵揚起,紅茶只剩一隻手掉在地上。
 
「啊啦~身為『將軍』卻為了其中一名隊員犧牲,某種程度上是不及格的,但某種程度也是滿分呢。」C姊將右手對上黑茶「升等考試都是很不公平的,但就是因為不公平,『階級』才會被尊重。」
 
咚!
 
「就是因為我的不及格,所以才會當妳的女僕啊。」
 
腹部受到打擊,紅茶架一個拐子在C姊的肚子上,儘管如此充其量只是一個拐子,C姊身上的衣服是『最上數據統合型防護衣』,價值十二億的精品當然防禦力也是十二億的等級,內附強大的AT力場,別說一般的拐子,甚至連核彈在眼前爆炸都可以不當一回事。
 
「是啊!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C姊環抱住紅茶。
 
「嗚呣嗚!」
 
「怎麼了嗎?看妳一臉痛苦樣。」
 
「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想死在女的胸口中,明明超痛苦的。」
 
「別這樣說~有一堆人搶著被悶死呢~哎啊!看來咱們的睡美人醒來了呢。」
 
黑茶搖搖晃晃站起身。
 
「快讓開!紅茶!」黑茶站穩了腳步。
 
C姊盯著我的雙眼,再看了一下黑茶。
 
「我突然發現你們的眼睛都變紅了呢,是瞳孔變色片嗎?」
 
「紅茶!快讓開!!」看得出來黑茶的眼神變了。
 
「小紅茶~妳一定覺得這戲碼很討厭吧!一邊是自己喜歡的人,另一邊是自己的至親,那邊輸妳都不好受吧?不過最上層可是看的很開心喔,那種掙扎、痛苦、選擇,她們可都是看在眼裡的,當然~她們為了這齣戲還特地把S9的裝備送給黑茶,當然~我也只能扮演好這個角色了,畢竟她們也算是認真的想要把黑茶栽培上去。」
 
受傷的右手突然傳來劇烈的疼痛,我最後記得的一幕,是我以極快的速度撞上黑茶的頭,隨後就失去了意識。
 
失去意識的時候,腦中浮現的是一名金髮小女孩跟我揮手,眼睛是漂亮的靛青色,漂亮的金色的微卷髮上別了一個和眼睛顏色一樣的的靛青色蝴蝶髮飾,她笑得很可愛,真的很可愛,意識逐漸被拉走,最後我看到女孩的嘴巴在說話,從小女孩的嘴型來看應該是說……
 
「之後…請妳…多加照顧…」
「妳睡傻了啊?」天候看起來有點昏黃,但黑茶的臉卻映在我的眼睛上,黑茶雙眼都變成再正常不過的黑色,再透過黑茶的雙眼,我看到我的雙眼也恢復原本的紫色。
 
「算了!我想拜託妳殺了我」

 
白色的牛奶喵說話了「我們已經這樣互相瞪了一小時了耶」並露出有點不耐煩的表情
 
「不然你去呼布丁女王一巴掌,我們正式開打阿,冒牌貨」黑色牛奶喵笑道
 
「我現在只想等等出去,我要怎麼宰了那個叫塔馬的小鬼」

 
「算了!我想拜託妳殺了我」黑茶用笑容跟我說這段話時,迷濛感瞬間轉為恐懼感,坐起來,望向黑茶,全身是傷,被砍斷的左手直直插在腹部中央,右手的肩部以下只剩下一塊肉掛在那邊。
 
「啊…」紅茶像要抓住黑茶的雙臂,但黑茶已經失去了雙臂。
 
「不要讓我失望,我已經盡力了。」黑茶笑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噗!
 
黑茶給了正在尖叫的紅茶一記頭槌。
 
「吵死了!妳這白癡!」
 
「呣嗚,啊~痛痛痛!」這記顏面直擊很重。
 
「總之,我已經無法成為戰力之一了,甚至連主要戰力之一的『黑神木』,都被消除,不得不說那不可
 
跨越之壁真的很難破,不過我也達成了『黑銀階級第一位突破神之盾防禦』的成就了。」
 
紅茶用時間控制把臉回復到十秒前,並摸了摸鼻子。
 
「對不起,我一時失控了,但下次請控制一下力道好嗎?鼻子都被撞歪了。」
 
「唯還沒出局,白茶、布丁、牛奶喵不清楚,但我將是第一個出局的人,妳知道吧!模擬戰不需要顧慮到情感、靈魂、生死這類麻煩的附加條件,只要想著如何贏就好,這是我拜託『神之盾』的,給我最後一刀,結束在妳手上人家心裡比較舒暢。」
 
「可是我不舒服啊!」
 
「不會啦~我會先去買些蛋糕跟高級紅茶等妳們回來的。」
 
黑茶低下頭「幫我把頭髮往前撥,下刀時請俐落一點。」
 
紅茶用顫抖的手幫黑茶把頭髮往前擺「黑茶姊,妳的頭髮真漂亮,等我贏了這場戰爭後,能讓我幫你洗頭髮嗎?」
 
黑茶笑笑的說道「妳在立死旗嗎?老梗?都活了兩千多年,還在撒什麼嬌啊,別逗我笑了,成熟一點!」
 
「呣~」
 
黑茶低著頭「好啦!不要再聊了,很丟臉!」
 
紅茶站起身,手中幻化出一把紅色的刀『慈悲者的原罪-憐憫』,對於已有赴死之心的人能給予『死』的一把刀,赴死之心愈大,刀刃就越利,並能將『死』的痛與恐懼轉往持劍者;反之,這把刀對於根本不想死之人,只是一把鈍刀,持劍者亦同。劍身上有用不知是哪裡的語言寫道『生與死皆是不公平的,此劍亦同,願持劍者能帶著慈悲揮劍』,造劍者是一名擁有造魔器資格的工匠,在將死時用盡自己的生命所造,劍身上的詞句也是那名工匠的弟子所轉述的。儘管是工匠燃盡生命的最終之作,但劍的效果卻極差無比,而因為是那名工匠的最終之作造出的刀,多數人都以為是擁有什麼特殊效果的神兵利器,但反應卻極差,『魔兵大全』笑稱「這把刀根本不是武器,連菜刀都比這東西有用,作為那名工匠的最終之作,實在應該把他拖出墳墓鞭屍」。紅茶在出外任務時,意外看見這把刀,放在武器店的牆角邊,而因為在圖鑑看過,就以一百銅幣的價格買回家了,效果真的很差,某種程度真的普通菜刀都比這把劍好,但對那名被砍者,能平靜的接受死亡,對於不希望被砍者有太多雜念的持劍者,也許算是一把不錯的『武器』吧?
 
全身帶著劇痛的紅茶,黑茶還是很畏懼死這件事,黑茶的內心一直在狂叫
再等一下,求求妳!原來我還是會怕死啊?我不想死!拜託不要揮下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慈悲者的原罪-憐憫』能將這些雜念切割下來,反映在持劍者的內心上。
 
「真是出乎意料的平靜啊,看來我真的選對人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紅茶緊閉眼睛說道「深呼吸以後,我們在外頭再見面了。」當然黑茶低著頭,並沒有看到紅茶的臉。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不要輸啊!」
 
我不希望妳輸。這是脖子傳來劇痛的前一刻,黑茶的負面心境。
 
咚!
 
這個聲響,伴隨灑滿膝蓋以下的液體,雖然我緊閉眼睛,但我很了解我做了什麼事,以及發生的畫
 
面,畫面很生動的呈現在我的腦袋之中,血腥味催化了這畫面的負面感受。

 
啪!
 
「咦?」布丁的右臉頰上出現一個淡紅色的掌印。
 
「我對你們兩個太失望!」白色牛奶喵說道
 
神槍瞬間貫穿白色的牛奶喵,不過白色的牛奶喵只是像氣球破掉般的消失
 
白色牛奶喵的影子浮起,基本上只是呈現一個大致的人樣外加一雙發出紅光的眼睛。
 
黑色牛奶喵跑到布丁前,站在布丁與謎樣影子的中間。
 
「是妳的能力嗎?布丁?」
 
「不是!他的實體可能不在這裡,而且對方可能也是影子操作系的。」
 
謎樣人影說道「其實是妳已經在我的影子裡。」
 
黑色牛奶喵突然轉頭
 
啪!
 
布丁的左臉頰又出現一道鮮紅的掌印
 
布丁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用毫無起伏的語氣說道「我要把你連靈魂都殺掉 。」

 
C姊的聲音「親愛的紅茶,我知道這些行為,可能會造成妳的不悅,但這…」
 
「不要再說了!」緊閉雙眼,生理上的痛覺消失,但心理上的痛覺卻還留著,黑茶的喊叫還環繞在腦海之中,腦海中的想像還沒停止,劍的效果應該在被砍者死亡後瞬間消失,應該是這樣,應該是這樣才對!
 
張開眼睛,黑茶已經消失了,只剩下膝蓋以下的血漬。看著血,一陣噁心感襲捲而來。
 
嗚……噁!
 
「捏~C姊。」
 
「嗯?」
 
「我好沒用啊,明明已經過著打打殺殺的日子超過兩千年了,卻還是會因為弒親而感到罪惡耶。」我望向C姊。
 
跟身軀破破爛爛的黑茶比起,C姊感覺就一點事情都沒有,就只是裙子的薄紗破掉,身上有大片的血漬而已。
 
「千萬不要忘記這種感覺,我們並不是冰冷的機械,失去了感情,我們只是一般的『工具』,但正因為有『感情』,因此就算是被製造出來的,我們依舊能大聲的說我們是『人』。」
 
「我先說喔,我可沒有因為這件事而討厭C姊的,妳依舊是我的偶像,也希望妳不要因為我的軟弱而對我改觀。」
 
「小笨蛋。」
 
噹!
 
一道黑影撞上C姊的防護璧,
 
「唉啊~不速之客啊。」
 
黑影穿著黑色的哥德裝束,一頭黑色長髮,左臉頰上跟腹部上各有一個魔法迴路的印記,背後的黑翼跟黑茶有些相像。
 
「妳好!我叫夜月,來這裡的目的是來弄哭妳的。」
 
C姊笑著說道「那妳可要激烈一點喔!」
 
「我是不會讓妳失望的。」夜月鬆開拳頭,手掌中發出黃光
 
碰!轟!
 
「真是有趣,明明會用這招式的人,已經被我請出去了,好吧,我就陪妳玩一玩」
C姊身後超過數十公里的沙地,像核彈炸開的樣子爆開,不過她本人連一步都沒移動。
 
 
-待續-
 

 
都給月夜強成這樣了
下章輪到我蹂躪你了吧?
月夜:我好像又被婊了(揉眼
紅茶:那是錯覺(拍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8164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梗小說

留言共 14 篇留言

不營養大雞排-Snow
7

06-24 20:20

紅茶梗
-6=1=紅心*106-24 21:13
不營養大雞排-Snow
還有兩個的牛奶喵和月夜唷

ㄎㄎ

06-24 20:23

紅茶梗
一個夜月(女)我自創出來錶月夜用的角色
一個月夜(男)你認識的那個

牛奶喵阿....ㄎㄎ06-24 21:12
塔馬
你已經死了

06-24 20:45

紅茶梗
你也準備死了ㄎㄎ06-24 21:13
搔手潮吹毒龍鑽汁
小紅茶加油˙ˇ˙ˊ

06-24 21:25

紅茶梗
謝謝06-24 22:39
黑白鬼
小紅茶加油^O</
月夜好帥~

06-24 21:27

紅茶梗
月夜~快看阿ㄎㄎ06-24 22:39
火之殺手
已經這麼晚了阿...
---
錯字以都回報完畢。

06-24 22:01

紅茶梗
是ㄚ
牽去睡覺(無誤06-24 22:38
☆寒月映雪☆
飛進來~
不知道要說什麼~
又飛走~

06-24 22:18

紅茶梗
沒辦法把你打下來真是可惜06-24 22:38
(゚Д゚)何…やて…
>從樹林中走出來的牛奶喵這麼說道「女王大人!我才是牛奶喵!」
>逃過死劫的牛奶喵也這麼回道「你這冒牌貨!閉嘴!」


像現在的描述方式,對話框前面,務必加上引號「:」
冒號與單引號兩者是連用的,除非對話放在段落開頭。

06-24 22:29

紅茶梗
好難懂......
關於這個我再慢慢學好嗎.....
我看的小說不多(最近開始看
常用到「:」的作者也沒幾個

我不想寫作文阿(淚奔06-24 22:37
幽暗月夜
反正黑的都是強的
白的都是弱的(淚奔

06-25 01:12

紅茶梗
我也是白的耶(笑06-25 16:44

牛奶喵大人 ── !!!

人家是真的很想要把你們兩個都帶回家的說 (掩面)

乎我巴掌那個格殺勿論 !!!

06-25 09:25

紅茶梗
指牛奶喵06-25 16:43
流星艾米露
好厲害的畫功喔...

06-25 17:52

朱い月
嗯...
感覺夜月有點....變態變態的(被巴
情境寫的還不錯
如果人物的心境可以描寫得更深就更棒了
純對話感覺還不夠力(被巴




(不專業又不付責任的評語)


老唯好帥XD

06-30 16:09

冥王草莓
月夜不是有點變態變態,是已經步上妖哥的路了...

07-03 20:33

夜天の光輝–Fate
同上~

另外關於這次的人設,我真的覺得顏色深一點感覺很棒。
如果身體跟右手是同一個顏色&工具就很完美了

07-09 10: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a79080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M CCS... 後一篇:勇者造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II5000大家
《惡魔神話》第四章《背叛神話的藝伎》更新囉!趕緊追蹤來觀看最新一集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